第 六 章

我雙手上下齊上,開始扯他的衣服。

他的襯衣釦子刷的一下都飛了,濺到車窗上,劈劈啪啪的響,我更加激動,俯身吻上了他的胸膛。雙手在他腰上滑動,並繼續向下著‥‥

我的大腦已經無法思考,我感覺自己已經失控了,完全憑著神經支配在動作,而正支配我的神經的,就是金在中,眼前慌亂又可憐,美麗又性感的金在中。我開始扯他的褲子,他的腰帶很難解開,是那種帶環扣的,我不得不用兩隻手去對付,所以‥‥

“啪!”清脆的一巴掌,結結實實打到我的臉上。

我忽略了他的意識是存在的,也開始回復意識。

我愣住半天,才又緩過了神。

「對‥‥對不起,我喝多了。」

我幫他繫好沒扯下來的腰帶,又幫他攏上沒有了釦子的皺巴巴的襯衣,然後狼狽的爬下他的身體,打開車門,鑽進我自己的車裡,從後面把車倒了出去,胡亂的,超速行駛在公路上,就那麼開了一晚上。

 

我沒臉回去了,我差點又把他強暴了,這不是我想要的。我明白,越是這樣,我就越得不到他,越是這樣,他就越討厭我,我們的距離就會越遠。

我鄭允浩,一定不能做卑鄙小人。上次‥‥那是個例外,所以這一次,我關鍵時刻,終於刹車了。我承認,我喝多了才會這樣,否則我絕不敢再這樣對他。

我發誓,我要得到金在中,是要他心甘情願投懷送抱,否則我絕不再碰他一根汗毛。我要做一個有道德,有理想,目光遠大的攻。

不知道金在中昨晚睡得好不好,還是和我一樣一夜不睡。他是會害怕我,還是會更加討厭我?是會再告訴亞美,還是不會?帶著太多的好奇問題,我還是在黎明時分回了宿舍。其實我是真的不放心他了。回來看看心裡踏實一點。

 

我打開門的時候,發現所有窗簾都被拉上,導致雖然已近乎黎明,卻黑漆漆的,金在中的房門閃著一條縫,從裡面射出一點點燈光,我悄悄走到他的門外,往裡看,他趴在床上,衣服還是昨晚穿那套,好像是睡著了。

我輕輕推開門,想進去給他蓋上被子,這樣會著涼的。

燈光暗暗的,我走到他身邊,扯過被子剛要蓋上,他突然一個翻身,縮到了床角,仿佛受到了很大驚嚇,我抬起頭,發現他的眼睛裡滿是恐懼,他驚恐的望著我,就像一隻被餓虎逼到角落無處可逃的兔子,我的心倏地抽緊了,我傷害到他了,比上一次更嚴重,他真正的從心底裡排斥我了!這就是我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就算他不會愛上我,至少我們可以做朋友,不會討厭我,排斥我,但是現在‥‥

「在中啊,」我不知道要說什麼,但是現在,必須要說,「真的‥‥對不起,我‥‥」

「出去!」他顫抖著沖我吼,手指向門口。

「在中。」他恨透我了。

「出去!」他又重複一遍。

我手裡還提著被子的一角,愣在那看著他,這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金在中,他如此憤怒,讓我害怕。為什麼上一次我得手上了他他都沒有這麼憤怒,這一次我放過了他,他卻如此的氣忿?這個傢伙,還真是搞不懂啊。金在中,要怎麼樣,才能讓你愛上我呢?

我在客廳沙發上等他,結果一直從早上等到了中午,他終於出來了,換了一件衣服,直接出門了,完全無視我的存在,我想叫住他,但是站起來又坐下了,還是‥‥冷靜冷靜吧,還需要,再一次,談談,這次我找他談。

還有最重要的,不能讓他再和亞美說。

為了避免像上次一樣一個月不理我,我決定死皮賴臉。

我鄭允浩臉皮厚我承認,但絕不是個死皮賴臉的人,但是‥‥又是因為,物件是金在中,所以,我又多了一個缺點。

 

我找了人監視亞美,我承認這有一些不道德,但是絕對只是監視而已,並沒有干涉她的任何活動,我只是想知道他和金在中在一起的時間和活動,盡可能知道他們的談話內容,但是我很奇怪,在中並沒有去找亞美,並且幾次亞美主動找他出去吃飯,都被他以各種理由推了,似乎金在中並不想和亞美沒在一起的樣子。

我時刻關注著在中的動向,他的情緒一直不好,眼睛沒有神采,臉色也不好。我很心疼的,真的,都是因為我,他才變成這樣的。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其實和他也差不了多少,整天寢食難安的,腦子裡除了金在中,就不知道再去想點別的,要不是老媽提醒,我都忘了,明天是老爸生日,他要在家裡開個宴會。

我意外的發現,宴請名單裡,有金在中一家的名字。

真的是好機會啊,讓我爸媽見一下他們未來的‥‥兒媳婦。

 

我一夜沒睡,準備向金在中做最最正式的告白,並把地點安排在我家的後花園。

等到花兒都謝了,幾乎所有客人都到了,還是沒有在中一家的影子。不會是‥‥在中把事情告訴他的家人,然後他們‥‥都不來了?

我就愛胡思亂想,而且總是愛把事情往壞的方面想。

所以當金爸爸金媽媽出現在我家大門口的時候,我急忙迎了出去,因為他們的後面,跟著金在中呢,他穿著一件灰色V領衫,在後面打著傘,慢悠悠的跟著他的父母,出現在我家大門口。

我真的非常激動,這是他第一次來我家,而且怎麼看怎麼覺得,他今天格外好看。

「在中啊!」我越過了他父母,直接走到他身邊,「在中,你來啦。」

「這是允浩吧,常聽我們在中提起你呢。」金媽媽說道。

「哎,是啊伯母,我是允浩,伯父伯母好,請進去吧,大家都到了,歡迎你們來啊。」

我儘量努力表現出乖孩子的樣子,不對,我就是乖孩子,只不過今天更乖一點。

「這孩子,真愛說話,在中啊,不是住在一起嗎,要多向允浩學習啊,不要總是悶悶的不說話。」金爸爸的話聽起來格外順耳,呵呵,我們住在一起,是啊,可不是嗎。

「哦。」這傢伙,悶悶的。

「伯母啊,我想和在中說點事情,所以‥‥」

「好啊,你們年輕人聊,我們就進去了。」

「你要說什麼就現在。」他冰冷冷的說。眼睛直視前方,不看我。

「不行,你跟我來。」我硬拉著他,總算把他拉到了後花園的亭子裡,然後把他按在座椅上。

「鄭允浩我警告你,再耍什麼花招,小心我揭發你。」

「那個‥‥」揭發,的確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但是我不怕,因為這在我的打算之內,我早就想好要公之於眾,但前提是,在中接納我,我們一起,用行動來證明。「在中啊,你聽我說,我今天,一定要告訴你‥‥我‥‥我喜歡上你了,所以‥‥你能不能,給我個機會。」

這是我權衡了一個晚上,想出來的最直白易懂,最不會讓他聽了就走的話。

 

 

 

 

第 七 章

「啊?」他沒聽懂的樣子,難道還是不夠明白,那好吧。

「我是說‥‥我們戀愛吧!」

他沒有回答,只是抬頭看著我,然後深吸了一口氣,我看到他站起來,走到我面前,離我只有幾公分,然後,一拳,打到了我的右眼。

我立馬眼冒金星,頭嗡嗡的響著,但還是清楚的聽到他說,「鄭允浩,你是gay,我不是。」

我看到他氣沖沖的走出了亭子,好像是受了侮辱一樣的表情。

其實,我感覺我才受到了侮辱,我決不是個gay,我也從沒想過我是gay,我鄭允浩是個正常的男人,可是‥‥‥我為什麼會喜歡上你金在中呢?

是啊,我怎麼沒有意識到這麼嚴重的問題呢?我不是gay啊,但是,我為什麼會喜歡上金在中啊?

被男人喜歡,是很可怕是事情吧?所以金在中這次會格外討厭我是因為我告訴他,我喜歡他?

我的大腦一片混亂,無法思考,乾脆追著金在中往大廳去。

 

剛一進門,老媽就迎上來。

「允浩,是誰打你啦?」她疼惜的撫上我的右眼。我忘了,肯定是青了。

「哦,沒事,不小心撞到樹上了。」我眼睛在搜索著金在中的身影。他坐在角落的沙發上,獨自喝著東西。

「亂說,這明明是被人用拳頭打的啊。」老媽何等的聰明啊,和他兒子我一樣。

「哦,不是啦媽,我還有事,你去陪客人吧。」我直奔金在中而去。

走近了才發現,他在喝酒啊,還是白酒啊,他不是討厭酒嗎,從來滴酒不沾啊。一定是,心情鬱悶了,因為我。

「那個‥‥在中啊,」我蹭到他身邊坐下,他頭都沒抬,「對不起,可能嚇到你了,但是我真的‥‥我不是。」

「呃?」他抬頭看我,臉紅紅的,不是吧,好像應該沒喝多少吧?臉就紅成這樣,怪不得滴酒不沾,原來是沾酒酒醉啊。「什麼不是?」

「我是說,我不是gay,你明白嗎?」我只想讓他明白,我喜歡他,不是因為我喜歡男人,是因為,我只喜歡他,不會喜歡他以外的男人。天,我頭好大。

「我是男的!」他噌的站起來,大聲叫道。

整個大廳的人都看向這邊,靜的可以聽到金在中的呼吸聲就在我耳邊,帶著淡淡的酒香。

「在中啊,怎麼了?」金媽媽走了過來。

「伯母,沒事,在中他‥‥」他好像有點醉了。

「我說鄭允浩,」他打斷了我,無視他媽媽,無視整個大廳的客人,接著說,「我是男的,你,不能喜歡我,知道嗎,啊?」他的頭抵著我的頭,他的鼻尖抵著我的鼻尖,「你看清楚,仔細看,我是男生啊。我是你的室友,所以,你不要再強迫我和你‥‥」

「喂!」沒等我張口阻止,他身體一斜,整個重心都壓到了我身上。

睡著了。

「在中啊,在中‥‥」我拍著他的背叫他。

沒有人說話,因為大家都在想,不要強迫我和他‥‥後面是什麼。

「在中。」金媽媽也加入我。

「強迫我做那件事,我還沒有和別的女生做過,就先被你做了‥‥」

就在金媽媽一隻手剛要搭到兒子肩膀上時,金在中迷迷糊糊吐出了這樣一句話。

我知道,我,玩完了。

他的聲音不大,但我家的大廳此時很安靜,於是,我就這樣尷尬的站著,金在中倚著我睡著,沒有人說話,沒有人喝酒吃東西,都靜靜地站著,直到我的爸爸,我可愛的爸爸,終於說話了。

「允浩啊,」他說,「把在中扶到樓上睡吧。」

他的聲音很紳士,我想,我一定不會忘記今天老爸的溫柔和慈祥,雖然他平時對我很凶。

「哦。」我伸出胳膊打橫抱起金在中,聽到身後一陣抽氣聲。這個時候絕不能回頭看,我以最快的速度,抱著他往樓上跑去。不要懷疑,我的力氣就是這麼大,我自己都才剛發現的。

「大家繼續,繼續吧,兩個孩子喝醉了在開玩笑,不要掃了大家的興啊。」

老爸大聲張羅著,老媽也隨聲附和著,我就抱著金在中,往我的臥室跑。

 

放他在床上,我已經是滿頭大汗,其實不是累的,是嚇的。我決定,永遠不會讓金在中再喝一滴酒,酒真不是好東西。

我轉身關上臥室的門,回頭看金在中,這個傢伙,皺著眉頭,薄薄的眼皮兒下,眼珠兒不安的動著,長睫毛隨著閃動,臉頰紅紅的,嘴唇紅紅的。

我咽下口水,準備下樓,我絕不能再在這裡呆下去,他太有誘惑力,我對他完全沒有抵抗力。

「鄭允浩。」金在中卻突然坐了起來,睜開眼,看著我。

「啊!」我突然想到了僵屍,但是,顯然不是,原來金在中喝了酒會這樣啊。「在‥‥在中啊,怎麼了?」

「鄭允浩,你‥‥你欺負我‥‥」他的聲音完全就像女生撒嬌一樣,還扁起了嘴,像是要哭的樣子。

「我‥‥我‥‥我沒有。」沒有就怪了,只是,誰願意承認自己欺負人。

「你欺負我了,你強暴我了!」他眼睛紅紅的沖我喊。眼看眼淚就在眼睛裡打著轉轉。

「呃,那個,在中啊,」我想哭,還想笑。他這個樣子,還真是單純可愛啊,但是,太單純,不好。愛說實話。「在中啊,你要不要睡一覺啊。」

「睡!你把我睡了!你承認了!鄭允浩!你這個‥‥你‥‥」他語無倫次,坐在床上,眼淚終於是掉了下來,劈裡啪啦,順著臉就往身上流。

「在‥‥在中啊,」怎麼喝了酒就沒有智商了呢?「不要哭啊在中,不要哭了。」

我站在床邊,手足無措,不敢上前,又不能後退。

「我要報復你!」剛才還嘩嘩的眼淚,突然中止,他從床上彈起來,直奔我走來。

「在中啊,你‥‥你已經報復我啦,你用刀砍了我,還記不記得?」

我一步步後退,他一步步向我逼來,直到我的後背貼到了牆壁,他也走到我的面前。

「我不是故意砍你,是你自己往我的刀上撞的。」

呵呵,我就知道他不是故意砍我,他不是那麼狠心的人。

「那‥‥那你想怎‥‥怎麼報復我啊~~」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怕一個人,還是一個喝醉酒的人。

「我‥‥我想想。」他就站在我面前,手抓著頭髮,嘟著嘴,十分認真的想了起來。

我鄭允浩發誓,我今生非金在中不娶,他太可愛了,我想,以後還是讓他偶爾喝喝酒吧。

「啊,有了。」他突然棲身上前,和我近距離接觸了。「我還回來好了,你睡了我,我就把你睡了,這樣,咱倆就扯平了!」他得意地笑著,眼睛迷離著,手還拍了拍我的臉。

我突然想起以前,我偷吃了金在中放在冰箱裡捨不得的吃的魚子醬,然後他很生氣的要我去買一罐一摸一樣的,然後放在冰箱裡,讓他偷偷吃掉。這樣我們就扯平。

可是,這個跟魚子醬怎麼能一樣呢!

 

 

 

 

 

第 八章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之時,金在中已經開始大力扯我的衣服。

「喂,喂,在中啊,不要這樣啊‥‥」

我努力按住他的手,他卻把臉湊過來,眼睛盯住了我的脖子,我有不好的預感。

果然,離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然後,他就一口,咬了我的脖子。

「啊~~~」我痛得大叫。

這傢伙抬起頭,我看到他的嘴角有血,我的脖子,被他咬破了。

「很疼啊,我也很疼啊。」他無辜地看著我,眼神真誠,卻沒有一絲愧疚,反而是很委屈的樣子。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是說,被我強暴,不是,和我那個什麼的時候很痛。

「在‥‥在中啊,你冷靜一點,我們有話好好說啊,乖。」這樣的金在中,只能用哄的了。

「我不是說了,我強暴你,然後我們扯平,你就不用想著要對我負責而和我談戀愛,我也不用被你煩。」

他說得很認真,我卻覺得,他太天真。

他以為我是想對他負責才要和他談戀愛嗎?他以為這種事情是可以像魚子醬一樣還回來?他覺得還回來我就不會再煩他了?金在中,我真想打你屁股啊。

「快點脫衣服,我有點睏,一會如果我睡著了,你跑了怎麼辦。」他又開始扯我的襯衫。釦子已經全部解開了,我的胸膛露在外面,涼涼的。

他的手在我的胸前遊走。

我就那麼愣愣的站著,忘了讓他停下。

他的每一下動作都非常生澀,但是我非常非常熟悉,因為那完全是我對他的動作,簡直是‥‥自作孽。

他的手停在我胸前的,兩隻手指用力一掐!

「呀!」金在中,這可不是我教你的啊,你是要掐死我啊,下手也太狠了點兒!我感覺後背一股股的涼氣往頭上冒,他在這樣下去,我肯定全身是傷了。

「在中啊,不要掐了,會出事的。」

「哦,」他果然收手了。

我剛要放鬆下來,他毛茸茸的頭,抵在我的下巴上,然後他一口,咬在我的肩膀上。

「啊!」疼啊。這傢伙到底想怎樣啊,要把我折磨死啊?

「那個‥‥在中啊‥‥啊!」又一口啊,直接咬到凸起上了。

然後一口又一口啊,手竟然還伸到我的腰上,開始扯我的腰帶。

我痛的幾乎沒有力氣反抗了。

「在中啊,要是真的做的話,不是這樣啊。」

「哦,那是怎樣啊?」他抬起頭,真誠的問我。

 

樓梯突然傳來腳步聲,然後有人敲門。

「允浩啊,發生什麼事情了?」

是老媽,我們的聲音太大,連樓下都聽到了?

這樣的狀態,還有這個死命貼著我不放的傢伙,要是讓老媽看見,我鄭允浩一世英名啊,絕對會被他金在中給毀了‥‥

「在中啊,我媽來了,你快住手。」我繼續掙脫著。

「不行,馬上就強暴成功!你不許動!否則,我要你好看!」

我的天哪,金在中先生,你就饒了我吧,你明明什麼都不會做,到最後還是得屈服於我的身下!難不成我還指導著你把我上了嗎?我真的不能乘人之危啊,更何況,照他這樣鬧下去,萬一我一不留神真的被強暴,那我鄭允浩怎麼再好意思說我是個攻。

我決定再強硬些,伸手大力推開了他,想趁機跑出去。

我成功將他推離我的身體,可是‥‥他沒有放手,我就這麼和他一起,倒在了地板上。

然後,我出於作為攻的義務以及作為男人應有的對愛人的保護欲,在我們即將摔到地板上的時候,我大義凜然地翻身,然後,“砰”,身體重重跌到了地板上,金在中保持著雙手扳著我脖子的姿勢,趴在了我的身上,而且他好像完全沒反應過來,伸出一隻手,繼續扯我的腰帶。

我再說一次,我真的,想打他屁股。

 

就在我要這麼做的時候,門開了。

「你們‥‥」

我將頭轉向門口,我的媽媽,張大了嘴巴,指著我們呢。

繼而,老爸,金爸金媽,一起出現在門口。

「鄭允浩!」

「金在中!」

我徹底放棄,我鄭允浩的一世英名,果然,還是讓你金在中給毀了,不過‥‥捉姦在床欸,你不嫁我嫁誰。吼吼吼。

「媽,我在強暴他,馬上就好,你們先出去一下。」

他說得一本正經啊,我發誓,沒有比這更一本正經的了。我雙手一攤,假死了。

我都替他丟臉。

「允浩啊,快起來啊,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被他‥‥」老媽欲言又止,「要是‥‥也應該‥‥」

得了老媽,你的心,兒子懂:允浩啊,快起來啊,你怎麼可以被他壓在下面,要是做,也應該你在上面啊!

「金在中,你丟盡金家的臉了!」金爸衝進來,一隻手抓起在中的衣領,將他從我身上提了起來。可是他的兩隻胳膊還纏著我的脖子啊伯父,於是我被連帶著拉了起來,金媽媽和我媽見勢不妙,上來就扯他的手臂,他們成功了,於是我的後腦勺又一次和地面接吻了。

「哦~~」我真想暈倒,但是我很清醒啊。好疼啊。

「呀,鄭允浩,你等著,我一定要強暴成功,強暴成功!」他邊說還邊舉起拳頭給自己加油。

我眼看著他被他的父母一步一回頭道歉的拖下了樓梯,老爸看了我一眼,跟了下去。

 

「那個‥‥允浩啊,他沒有把你怎麼樣吧?」老媽上前拉起了我。

「沒有。」不是強暴,是施暴啊。看我身上一塊兒塊兒的淤痕就知道。

「在中他,是不是有問題啊?」

「啊?不是啦媽,在中他喝多了。他平時可不是這個樣子的。」平時這個樣子的是你兒子我啦。

「可是,他為什麼要強暴你?你比他高,比他壯欸,竟然還被他壓了?」

老媽你可不可以不要刨了,女人就是八卦。

「沒有啦,我們跌倒了。」

「是這樣啊,那他都對你做什麼‥‥」

「媽!」再不打斷她,不知道還想問什麼了,「我身上都是瘀傷,你能不能幫我那些藥膏來啊。」

「呀,真的,好多啊,是他咬吧?都是牙印啊,想不到金在中這小子這麼有魄力,不過幸虧沒得逞啊,要不我兒子的臉往哪擱啊。我馬上去,兒子啊,快上床歇著吧。」轉身走了。

呼,老媽,你比你兒子我還拽啊。

 

 

 

 

第 九 章

老爸回來的時候,我正配合著老媽一聲聲心疼的嘆息在上藥膏,樓下的客人已經全都離開了。

他黑著臉看著我,不說一句話。我大氣都不敢喘,假裝集中注意力上藥膏。

「到底怎麼回事?」

終於開始審問了。

「我們在開玩笑啦,呵呵‥‥在中他喝多了,在和我開玩笑。」

「哪有這樣開玩笑的!你當我們都是傻子啊!」呃,老爸一發威,我就是病貓一隻。

「爸,沒有怎樣啦。」

「在中在樓下的時候說的話,什麼意思?是不是向他說的,你先把他‥‥把他強暴,他才會報復你!」

我想說,我鄭允浩,有個很聰明的老爸。

「那個‥‥那個是意外。我意外,一不小心,一衝動,把他‥‥」我的聲音愈來愈小,頭愈來愈低,用力絞著手指。

「你這個‥‥你‥‥逆子!你到處沾花惹草我沒有管你,你就越來越大膽,竟然‥‥竟然開始玩男人啊,你老爸我什麼時候教會你玩男人了,啊?」

老爸來回來回的在我的面前踱步,然後突然轉身面對我,我知道,我要挨打了,那就全盤托出好了,反正怎麼都是要挨打。

「爸,我不是玩兒,我喜歡他,我要娶他當老婆!」

「啥!」沒等老爸伸手打人,老媽先喊了一聲。「允浩啊,你不要開玩笑啊,我還等著抱孫子啊,在中他要是能生孩子就好了,那孩子不錯‥‥。」

「你不要胡說八道了,什麼亂七八糟的,這怎麼可以,難道以前‥‥」

老爸突然停止了,抬頭發現他的表情很不自然,老媽也是怪怪的。

「總之,不可以。」老爸轉身出去了。

「媽,以前怎麼了?」我聽出來了,一定有問題。

「那個,允浩啊,你自己上藥吧,我去看看你爸。」

「哦。」

不願意說,那就一定有事情。

越不說,我就越想知道。

在中回家也一定好不到哪去,被父母發現要強暴男同學欸,金爸金媽脾氣再好,也不能忍受吧。但是,如果在中也和我一樣向他的爸媽坦白,那麼‥‥他們不會把我告上法庭吧?還是,會找黑手黨殺了我?不會,他們是慈祥的大人啊,那會怎樣啊?

呼,好煩人啊,胸前一個個牙印那麼清楚啊,看著都疼,金在中,我那次有咬你是沒錯,但是你也太用力了,要是輕點兒就好了‥‥

 

 

老爸堅決要求我和在中“分居”,我強烈反對,老媽不置可否,於是不愉快的週末終於就這麼過去了。

週一我課都沒去上就直接開車去宿舍,我就是怕我努力要留在宿舍,他卻搬出去。

還好,車在,東西也都在。

但是,人去那裡了,他今天沒有課的啊。

我連他床底下都找了,還是沒有找到他。

就在我打開衣櫃找他時,他從外面回來了。

「你在我房間幹什麼?開我衣櫃幹什麼?」

「在中啊,那個‥‥那天在我家,你‥‥」

我盡最大可能的裝著鎮定,觀察他的表情。

「哦,把白酒當白水喝了一大口,醉了。聽我媽說在你房間休息了,謝謝。」

「唉?啊?」

「哦,我喝一點酒就會醉的,而且醒酒了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輕描淡寫,輕描淡寫啊。

 

我突然感覺特別委屈,差點被他強上了,被他咬了那麼多口,他竟然全都忘了?

「金在中。」我很受傷啊,所以,我受傷起來,會很衝動。

我一下子扯開了新襯衫的釦子,胸前一個一個的牙印,觸目驚心,從脖子到小腹。

「你‥‥你幹什麼,鄭允浩,我警告過你了,你不要再想對我做什麼。」

他擺出一副堅決抵抗到底的樣子,皺著眉頭看著我身上的傷。「還有,你和別人剛做完就來向我炫耀想讓我嫉妒嗎?別天真了,我不會吃醋,根本不會。」

我真的很難過啊,就像一個被花心男友誘騙的女人完事後前來要他負責,那人卻說,你是誰啊,我什麼時候和你那個了‥‥

就是這種感覺,失落啊,傷心啊。

「在中啊,這可是你親口咬的啊。」我語氣像一個怨婦。

「你這樣會讓我瞧不起。」

「你喝了酒,在我家的臥室強暴我,你不記得,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呀!金在中,我鄭允浩,絕不會是你想像的那樣的人!」我真的怒了,瞧不起我?我鄭允浩最恨人家瞧不起我,最恨人家誤會我。

「呀,我‥‥不可能,我喝了酒就會睡著,根本不可能‥‥」他的語氣有點軟了下來,因為他忘記了,他自己都不敢確定了。

我想起了一個好辦法。

「你過來金在中。」

我乾脆脫掉襯衫,上身赤著了,向他伸出手臂。

「咬我。」

「鄭允浩,我沒閒心和你胡鬧。」

「你要想證明我身上的痕跡不是你幹的,就咬我一口。」我要讓你親眼看見你的牙印是什麼樣的。

「好啊,那我就咬,你最好不要刷什麼花招。」他聽我這麼說,拉起我的手臂就往嘴邊送。

「用力咬,就想上次那樣。」為了讓你承認,對我負責任,我豁出去了。

他真咬了,但是不痛。

「用力咬,你心虛啊‥‥啊~~」還真用力啊。

「誰心虛啊,你才是!」

咬了我還蠻得意是吧,我擦掉他留在我胳膊上的口水,把手臂橫在胸前,我幹嘛?當然是作對比啊,你金在中可以不承認,但你的牙齒不會變吧?牙齒不會變,牙印就不會變,我鄭允浩是十分聰明的。

「你過來看。」我得意的站在他面前。

「看什麼?」他顯然明白了我的意思。

「看你的牙印啊。」讓你還不承認。

他很猶豫,但還是蹭到我面前,一會看我的胸前,一會看我的手臂上的新痕跡,然後,他的臉色越來越差,越來越差,最後他終於抬起頭看著我說:「我‥‥我真的把你給‥‥強暴啦?可是‥‥怎麼可能‥‥」

他絕對不相信的樣子,驚訝的往後退著。

 

 

 

 

第 十 章

我應該把事情說清楚,告訴他強暴未遂,但是,我就是不想那麼做。

「金在中,你強上了我,還不承認嗎?」我步步緊逼。

「我‥‥我怎麼會‥‥我喝多了‥‥我真的什麼都不記得,真的。」他看著我胸前的觸目驚心,眉頭皺成了小山。他一般這樣的表情的時候就是在思考,他一定是在回想,呵呵,如果你說什麼都不記得了是真的,那麼,金在中,我吃定你了。

「你放心,我不會怪你,就像你說的,我們扯平了。」

「我是這樣說的?我說我‥‥強暴了你我們就扯平嗎?」

「嗯,你就是這樣說的,所以我沒有反抗,這樣,我們就真的扯平了,所有事情都重新開始,現在,我要正式向你告白,我喜歡你,所以我會追求你,我已經和我的父母講明瞭,所以我的唯一出路就是讓你愛上我。」

「我‥‥我很對不起,但是我們‥‥我們都是男生啊,男生和男生怎麼可以相愛呢?

「男生和男生都做了愛人之間的事,為什麼不可以相愛。更何況,你昨天晚上,明明那麼舒服‥‥」金在中,你要乖啊,永遠都不要想起這件事。

「啊?我‥‥我有很舒服?」他瞪大眼睛看著我問。

「當然,不顧我痛的死去活來,你自己只顧享受,我上次對你‥‥哪有那麼狠!」

「我‥‥我喝多了酒才會‥‥」他十分的委屈,急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你的意思是‥‥昨天晚上的事,要我忘掉嗎?就當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是嗎?」

「不‥‥不是,我會負責任的,雖然我們都是男的,但是,我會負責任。」

他抬手捂著額頭,十分慌亂的跌坐到床上。

「呐,就這樣好了,既然我們已經有了夫夫之實,就要有名分不是嗎,我們就戀愛好了,昨天在我家那麼多叔叔阿姨面前,你可是親口說要和我做那個哦,所有人都知道了,就算你不願意,也已經晚了。」呵呵呵,呵呵呵,我真是十分的激動啊,這樣,他不答應都不行了。

「你說什麼?!我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前說‥‥我‥‥我發誓我再也不喝一滴酒。」

「那你答應和我交往咯?!」

他反身撲倒在床上,把臉埋到枕頭裡,沒有說話。

「呐,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嘍!」

「你答應咯,可不能反悔啊?」我看見滿屋子的小丘比特拿著弓箭在飛舞,他們還沖我微笑。

「你能不能先出去,我想靜一靜。」

「哦,你要好好考慮一下我們的未來哦。」

我關上門回到自己的房間,一屁股坐在床上,然後彈起來,又坐回去,再彈起來‥‥

我感覺大腦已經亢奮了,我終於是把它弄到手了,吼吼吼‥‥

我這個美麗帥氣聰明絕頂世間少有的攻,終於要走馬上任了。

 

直到中午吃飯時間,金在中終於走出了房間,他的神情讓我有種誓死如歸的感覺。

「鄭允浩,我要先調查一下那天在你家到底發生了什麼,然後再決定答不答應你。」

他說著就往外走。

「在中啊,你去哪裡啊,我叫了外賣,馬上就吃飯了。」我得拖住他,不能讓他去問啊,剛高興了幾個小時而已,幸福不可以如此短暫啊。

「我要去找人問問。」他突然停下,「不能問你爸媽,他們一定會護著你,也不能問我爸媽,他們要說早說了。」

他站在門口嘟囔著,然後回頭問我,「那天還有誰去你家了?」

「啊?我‥‥我忘了,剛一進大廳就被你拖上樓然後‥‥」

「夠了,別說了。」

「呃‥‥那個‥‥對了,」我靈光一閃,「林家人有來,我看見林阿姨了。」

「就去林家問好了。」

「我陪你去,免得你一個人尷尬。」

「也好,我一個人問,是有點‥‥」

「啊,那走吧。」

我殷勤的開門,然後下樓牽車,再開車門。

金在中有些意外的看了看我,上了車。

 

 

林家離學校不是很遠的,但是我還是開的很快,其實我是在趕時間啦,今天可是週一啊,現在這個時候,林家阿姨會和我媽以及另外幾個阿姨在瑜伽訓練中心吃午餐。

車停在林家別墅外,我跟著金在中,走到門口。

他抬手按門鈴,我發現他的手很好看。

他仰著頭看著門上的貓眼,我發現他的下巴很好看。

他站在那裡,我發現他全身上下哪裡都好看。

金在中,你這個傻瓜,會有人開門就怪‥‥

門開了。

呼,原來是僕人啊。嚇得我心都不跳了。

「兩位是‥‥」

「你好,我們來找林阿姨,請問他在家嗎?」金在中彬彬有禮的問門口的女僕,嗯,這樣說話,也好看。

不在。

「在家啊,正在吃午飯啊,兩位進來吧。」

「啥?在!不是要去‥‥哦,‥‥在啊,哈哈,那我們進去吧在中。」

完蛋了,我親自毀了我未來的幸福啊,林家阿姨啊,你為什麼在家?!!!

 

我從在中和僕人中間擠了過去,進到客廳,直接用眼睛快速搜尋林阿姨的下落。

啊,找到了,在餐廳吃飯。

「林阿姨,不好意思打擾你吃飯了。」馬上諂媚一點吧,我的未來可就掌握在你手裡了。

「允浩?你怎麼來了?哎,在中也來啦?你們‥‥」林阿姨起身迎接,臉上表情有些不自然。

「林阿姨好。」在中也走過來了。

「林阿姨,今天來是想問你些事情,就是‥‥那天允浩家的聚會您也去了吧?」

「哦,是啊,我去了,怎麼了?坐啊,別站著說。」

「謝謝阿姨,就是那天在允浩家‥‥」

「阿姨啊,在中那天在我家喝多了酒,他把事情忘記了,關於當時他對我‥‥就是‥‥那個‥‥他不相信我說的,所以想到您這來確認一下,他‥‥那天‥‥」

我故意閃爍其詞,林阿姨聽到這個果然臉色變了一下,然後極不自然的笑著說,

「呵呵,允浩啊,在中那天不是喝多了嗎,他那樣子明顯是酒醉亂來的,你不用在意,阿姨不會對別人說的。」

原來他以為我們來是想封她的口啊。

「不是啊阿姨,您誤會了,我只想知道我對允浩他‥‥說了什麼,或者做了什麼?當時大家都有看到嗎?」

「在中啊,不要這樣啊,阿姨真的不會說出去的,真的,阿姨已經忘記咯。你們就放心吧,你們倆的事,阿姨一定保密,其他的人,如果你們不好意思,我可以幫你們轉達,他們也一定不會說出去的。」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