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十五 章

我專門趕到週六去了金家,因為金在中週末是從來都在家的,這樣,不僅可以辦爺爺交代的事,更重要的,可以見到金在中啊。

爺爺千交代萬交代,要我把戒指和話帶到那個人面前,否則就不幫我把金在中“搞到手”。

金家離我家很遠,所以我足足開了一小時的車,才算是見到了金家的大門。

我對著車鏡整了整頭上帶的鴨舌帽,然後去敲門。

我很希望來開門的是金在中那傢伙。

可是‥‥

 

「你是誰?」

一個十七八歲的小丫頭探出頭來問我。

我當場僵化,這聲音,不就是那天電話裡的那個女生嗎?都好幾天了,還沒有離開?還是每天都在金家,和在中在一起?

我感覺頭頂上呼呼地冒火苗,一把扯下擋了大半個臉的鴨舌帽,沒好氣的問她:「你是誰?」

「啊!」他看到我摘下帽子,大叫了一聲,然後用那雙算是比較漂亮的眼睛驚訝地看著我的臉。

呵呵,怎麼樣,我鄭允浩從來都是走到哪迷到哪,哪個女生第一次見我不是這種表情。這就是魅力,我也沒辦法啊。

「爸爸?」

我差點沒躺倒地下,叫我爸爸?

他居然叫我爸爸?

我‥‥我鄭允浩年方二十出頭,英俊年少時啊,竟然被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子叫爸爸?簡直就是侮辱我的美貌和年齡。

「飯可以亂吃,人不可以亂叫。」我滿臉黑線,但是儘量表現出我的年輕,我的‥‥青春魅力。

「不‥‥不是啊,真的‥‥」

我都不知道她在胡言亂語什麼,就看見她激動地往屋裡喊‥‥

「不得了了,媽媽,爸爸他‥‥他來找你了,你快出來啊‥‥」

這是什麼情況?還有媽媽?

我難道走錯了嗎?

 

我退後三步,向四周打量了一番,沒錯,是金家啊,金在中的家。

屋裡一陣混亂,就聽見有人說:「不見!」

那語氣,絕對的夠狠。

但是‥‥不是“媽媽”,是個男人的聲音。

「不是啊,媽媽‥‥」,那個女孩子又回頭看我,然後貌似很不確定的回頭往屋裡又喊:「爸爸他‥‥返老還童了。」

我一個踉蹌,扶住門廊。

我還返老還童?

等等‥‥

我返老還童,那不就是‥‥他的爸爸是‥‥我的爺爺!

哈哈,我鄭允浩何其聰明的人啊,一下子就想到了這層關係。

「丫頭,先讓我進去怎麼樣?」

有什麼話,和裡面那位說。

「不行,媽媽不同意,爸爸絕對不許進房間,這是媽媽定了幾十年的規矩,您忘啦?」

呃~~~

 

正當我努力在想這句話中包含的比較深刻的問題時,又一顆腦袋探出門外。

厚厚,是在中。

「金在中,你能不能先讓我進屋。」

在門外站著,感覺很爛的。尤其是因為被拒之門外。

「原來是你啊。」在中拍了拍女孩子的頭,示意她進屋。

還拍她頭?你什麼時侯這麼親昵的拍過我的頭?枉我大早上的跑過來見你。當然,還因為爺爺。

「鄭允浩?你來幹什麼?我現在不想見到你。」沒有語氣的語氣,比剛才屋裡那聲狠的更讓人聽了難受。

「金在中,別自作多情,到你家來,不一定是要找你啊。」別以為我鄭允浩的世界裡都是你,總對我這麼冷冰冰,我偶爾也要男人一點,未來的路還很長,我絕不能讓你以為,我是個老婆一發威就變病貓的人。「我有正事,比找你重要得多。」

我一本正經的看著他,然後發現他‥‥怎麼說呢,比剛才更冷的眼神,皺著眉頭,臉上仿佛突然附上了一層冰霜的感覺。

我說錯話了嗎?還是我這樣的態度,讓他接受不了了?呵呵,這就是你老公的厲害,我不要做妻管嚴!

「隨便你。」

門開著,人家轉身就進去了,然後我聽見他穿著拖鞋上樓的聲音。

完了,英雄沒逞好,拔了老虎毛。

先辦爺爺的事吧,至於金在中,沒關係,我會搞定你。大不了,讓你做英雄,我當病貓算了。

 

可是,我進了屋,並沒有剛才大喊「不見」的那位。只有大叫我「爸爸」的小姑娘。

她坐在沙發裡看著我一步步走近她。眼珠機靈的轉著。最後終於在我站到他面前的時候,一把抓住我的手臂說:「我知道你是誰,也知道你來幹什麼,我可以幫你,但是‥‥」

得,又來一位說話說半截的,有條件,說。

「但是什麼?」

「你必須叫我姑姑!」

姑姑?怎麼地?小龍女?可我不是楊過啊。

「丫頭,別跟我開玩笑,我現在心情不好。」我是真的不想跟一個小丫頭在這浪費時間,金在中讓我亂了方寸,我真想衝上二樓告訴他,雖然是來辦事,但是更主要的是想來看他。不管他在不在意,至少我可以表明我懇切的誠意。

「那好吧,我媽媽可是個很厲害的人,如果他不想見一個人,那你是絕對見不到他的。」

「你媽媽‥‥是不是‥‥在中的爺爺?」我小心的問出口,不敢確定她會叫他媽媽。

「是啊,所以你要叫我姑姑嘛!」看她的樣子,絕不會是在撒謊,可是‥‥她是哪裡來的呢,我爺爺是男人,那個‥‥在中的爺爺,也應該是男人吧?

「快叫,我就告訴你媽媽在哪裡。」

「姑‥‥姑姑。」不管她是哪來的,先見到人再說。

說實話,我對這個爺爺深愛的人,還是有很大興趣的,我就是想知道,和爺爺生活了快四十年的人,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真乖,呐,現在姑姑帶你去見你要見的人,但是,你絕不能說是我告訴你他在哪個房間的。」

「一定!」一定會說的。

然後,我的“姑姑”躡手躡腳的上了樓,我躡手躡腳的跟在她身後,到最裡面的房門前,她示意我敲門,然後轉身跑了。

 

 

 

 

第 十六 章

我立在門外,手心都捏出汗了,最終還是敲了門。

我對在中的爺爺有著各種猜想,但是總體上是以在中的形象為基礎,他應該和我爺爺一樣年輕,和在中一樣漂亮,性格嘛,如果比在中溫柔一些,比在中更能善解人意一些,那會更好一點。

但是從進門那句夠狠的「不見」,到小姑姑口中那個定了幾十年的規矩,他的形象已經和在中重疊了。

裡面沒聲音,我再敲。

有腳步聲了。越來越近。

我用手拔拔頭髮,又低頭整整衣服,然後恭敬地站在門外,等待門開。

門開了。

但是‥‥

 

一個龐然大物,就那麼壓了下來,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華麗麗滴倒在了地上。

嘩~~~~

獅子!

一聲尖叫劃破寂靜的清晨,我全身僵硬地被一隻金毛獅子撲倒在地板上,他那雙黑亮的眼睛炯炯有神、饒有興趣地盯著我看。我感覺心都不跳了。

完蛋了,想不到我堂堂鄭允浩,竟然會是如此悲慘的結局,下一秒我就會被獅子撕碎吃到腹中了~~

我不甘心啊,於是我決定垂死掙扎。

「救命啊~~~」

變了調的聲音聽上去也許不怎麼樣,但是它的干擾度是絕對有目共睹的,只見隔壁房間的門刷地打開,金在中的頭伸了出來。

「在‥‥在中,救命啊!!獅‥‥獅子~~~」

我努力向他伸出雙手,閉上眼大叫。我希望聽到他說,允浩,別怕,我來啦!

可是‥‥我聽到門關上的聲音。

金在中的頭又縮回去了,順便關上了門。

我‥‥我徹底的,死心了,金在中,我都要死了哎,而且還是死在你家的獅子口中,你竟然這麼無視我的死活,就算是不認識的人,現在這樣的情況下,也不會見死不救的吧?

那好吧,老爸老媽,再見了。金在中,等過一會我變成了鬼魂,一定會來纏著你,讓你每天都夢到我‥‥好吧,我承認有點不道德,但是‥‥死人還講什麼道德不道德的!

我轉頭看著身上的大獅子,努力記住它的樣子,要是我死了真能變鬼,我一定要嚇得你魂飛魄散!

獅子已經張開了嘴,白森森的大牙齒啊‥‥徑直沖著我的臉就下來了。

我最驕傲的英俊面龐,馬上就會變得‥‥血肉模糊‥‥

這是難以想像的畫面。

 

我閉上眼睛,等待世界上最慘烈的死亡。

臉上濕濕的,有東西在舔,我的媽呀可愛的獅子,你是不是覺得我的臉太好看捨不得下口,還是你喜歡像貓一樣在吃掉老鼠之前先好好把它舔個遍?

你還真不是人類啊。

要吃就吃吧,我絕對不會像老鼠一樣到處爬,讓你追著玩,你是貓科,我可不是鼠科。

我躺著等死,那時間是相當漫長的,所以當我不知道到底這獅子舔了我多久的時候,它終於說話了。

「汪!」

聽上去倍兒高興的一聲狗叫。

狗叫?

不是獅子嗎?

我睜開滿是口水的眼睛努力看,再看。

「汪汪!」

的確是從這個獅子口中發出的叫聲。我側頭往後看,一條毛茸茸的大尾巴晃來晃去,倍兒歡實。靠,原來是狗。

好像還挺喜歡我‥‥哈拉著舌頭歪著頭沖我叫。

我終於感覺到了心跳,那跳的這叫一個歡實。

我抬手摸它的狗頭,試著往後撤。

我撤出來了,和大狗面對面坐著,它還是哈拉著舌頭歪著頭看著我,我明白了,你是看我順眼才撲我舔我沖我叫的是不?死狗,你早咋不說。

我站起來向門裡看,一個人倚在門框上看著我,那眼神兒,頗玩味啊。

我知道你為啥那樣看著我,因為我長得像你的情人我的爺爺。

其實我想說,你長得,也倍兒像我的沒到手的情人你的孫子。

那皮膚,那眼神,那身段,那嘴,還真是看不出來已經六十歲。

有其孫必有其爺啊~~~

「回去跟他說,我要和他離婚。女兒和狗都歸我,家產我不要一分。」

啪,門關上了。

關的那叫一個帥。

只可憐我這個門外客,真的是姥姥不疼舅舅不愛那個。

再去敲門,我沒那個膽,不敲門,回去面對爺爺?我沒那個臉。我是那麼信心滿滿地走出家門,卻要這麼狼狽地回家。想起來就不是我鄭允浩的style!

一低頭,那長得像獅子的狗正抬著頭沖我搖尾巴。

嘿嘿,有了!

既然你對我“一見鍾情”,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我拉起大狗頭上的一撮長毛,悄悄往樓下走。

樓上的兩位都給我吃閉門羹,樓下的小姑姑也不知道藏哪去了,我順順利利地,把大狗拐到了我的車上,發動油門。

既然人沒帶回來,那帶隻狗,也行吧?反正這狗也不討厭。

開到半路的時候,手機響了。

金在中。

我不接我不接我就不接。掛斷。

金在中,我決定今天一天不理你。

因為你嚴重傷害了我對你的熱情如火的心啊。

雖然‥‥那不是獅子而是一隻狗,但它也具有一定攻擊性不是?我那麽危險啊‥‥你竟然那麼淡定‥‥

可是‥‥‥

又打來了。

算了,大人不計美人過。我忍了。

「喂?在中啊。」我也淡定,淡定。

「鄭允浩,我爺爺把我家的房子都要拆了,你最好把狗給我帶回來,否則‥‥我要你好看!」

 

 

 

 

 

第 十七 章

要我好看?剛剛我不是已經很好看了。

「可是,這狗他願意跟我走,我也沒辦法啊。」

這可是我要帶回去孝敬爺爺的,就算是你金在中,我也決不奉還。

啪,掛了。

你爺爺是爺爺,我爺爺就不是爺爺?況且據我估計,我的爺爺,絕對是個攻,所以一定要強勢!對,就是這樣,我也要強勢!一定要記住,要做就做強勢的攻。

帶著這個想法,我得意的把狗帶到了爺爺面前。

 

那狗老遠在門外就看見我爺爺了,蹭蹭的就往屋裡跑,等我進到客廳,一人一狗已經呈溫馨狀在沙發裡擁抱了。那狗的大舌頭在爺爺的手心裡舔啊舔,不時抬起頭看看爺爺的臉。爺爺雙手摟著它的脖子,一口一個「點點」的叫。

這麼大狗,叫點點?還真是個性。

那狗見我進來,看看我的臉,又看爺爺,又看我的臉,又看爺爺,呵呵,搞不清楚了吧,狗就是狗,再聰明,還是狗。

爺爺抬頭看我,也不說話,這是等著我先開口呢。剛進大門口他就看見我了,沒帶回人,光帶回隻狗來。

不過這也不怨我啊,是人家氣場太厲害,我一個人勇闖龍潭虎穴啊,好歹也帶回了戰利品呢。

「爺爺,人家說了,要和你離婚,不要家產,只要女兒和狗。」

「戒指給他了?」語氣很淡定,但表情明顯極度緊張的樣子。

「呀,戒指,忘了拿出來,當時‥‥情況緊急啊‥‥

「那我交代的話也沒說咯?」

「沒‥‥」

「再去。」

啥?爺爺啊,我可是剛回來啊,再說,你自己在家呆著,讓我去,憑什麼呀?就算我是你孫子,那又怎樣,誰規定孫子必須什麼都聽爺爺的,連這種事都要孫子幫,太不合適。

「爺爺,我看這事,我不太合適辦,要不‥‥還是您自己去‥‥」

我儘量放低姿態,很低很低啊,自己都覺得話說的沒有底氣。

「我去,大門都不一定讓我進。再說,給你機會接近你的在中,你不想嗎?」

爺爺啊,別老這麼做人啊,金在中他是我的軟肋啊,你別老掛在嘴邊成不?

「爺爺,人家根本不理我啊。」

「是你太笨了。這樣,你幫我把人帶來,我保證讓他理你。」

真的假的啊?

「那我現在就回去。」不管真假,只要有希望,就得試試啊。

於是我就又回金家了。

到大門口遇到老爸回來。

「又上哪瘋去?」

「幫爺爺辦點事。」

再問下去,去哪辦事啊?金家。得,又認為我是藉口去找金在中,大門一關,不讓走了。

所以我開車飛走了。

 

到金家,我在門外觀察了好久,發現金媽媽在家。好,進去了至少有人理我啊。

「伯母好!」我盡力表現的很乖。要給未來的岳母留下好印象。

「是允浩啊,快進來吧。」金媽媽表情有點不自然,還是因為上次那件事覺得他兒子對不起我吧。呵呵,沒關係啦岳母,反正早晚是一家人嘛。

坐在客廳裡,金媽媽給我端了一杯茶,坐在我對面。

其他人都不在。

「允浩啊,是來找在中的嗎?他在樓上,要不要我叫他。」

好啊,你叫他吧。但是‥‥

「阿姨,我是來找在中的爺爺。」

「找‥‥找在中的爺爺?你怎麼知道在中的爺爺回來了?難道‥‥」

「阿姨,是我的爺爺,他回來了。他叫我來必須把在中的爺爺帶到我家。」我把必須兩個字強調。

「啊,是‥‥是這樣啊。」表情更不自然了。也是啊,兩代人都是這樣的關係,是比較尷尬的。「他在樓上,你自己去找他吧,自從回來,他很少下樓的,吃飯都在房間裡,心情很不好,我早你一步才從外面回來的,發現他不知為什麼又發脾氣了。你叔叔不在家,我又不好過問,剛要去問在中見你就來了。」

「這樣啊,那阿姨,我上樓去了。」

我知道,我又看不到好臉色了,我把人家的狗拐跑了,惹人家生氣,又跑來要把人拐跑,這不自找不痛快嘛。

 

我又走到那扇門前,金媽媽在樓下往上看著。我敲門。

「誰啊。」語氣和金在中一樣冰冷

「爺爺,是我,鄭允浩。」我有生以來頭一回不願意說出我是誰。

半天沒聲音兒。肯定是算計著怎麼罵我。

額?門開了。

金爺爺面無表情的站在門裡,說了聲,「進來。」

我聽話的進去了,怎麼這麼順利?不是在生氣嗎?

「說吧,他想幹什麼?」

原來是想直接進入主題啊。

我掏出戒指遞給他。

他一愣,接了過去,仔細一遍一遍的用手指摩挲,動作和爺爺一模一樣。

「爺爺說」我清了清嗓子,「他答應你的要求。你可以馬上和我去我家,他願意當場兌現。」這個要求真的這麼重要?能讓金爺爺從太平洋跑回來。

「他真這麼說的?」還不相信。

「嗯,一字不差。」

「當場兌現?」

「當場兌現。」

「哼,早這樣多好。走吧。」

哇,不是吧,這麼善變,剛才還烏雲密佈,現在就萬里無雲了,我開始同情我的爺爺了。還好金在中不會這樣,否則我會情緒紊亂的。

路過金在中的房間,我站在門口停了一下,前面走的像二十幾歲年輕人那麼有活力的人回頭就沖我喊啊。

「快點,小子。」

「哦。」

看來這次是見不到在中了。

不過沒關係,等我的爺爺一出馬。呵呵,看你還不理我。

 

 

 

 

第 十八 章

等我從屋裡出來,人家已經開車出了大門,我一路追啊追,還是追不上,不是我車技不好啊,你看人家金爺爺那車速,我看著就心驚啊。到底爺爺答應了他什麼要求啊,能讓他這麼激動。

我到家的時候,只有那隻大狗在客廳沙發上趴著睡覺,見我回來了,抬頭瞟了一眼,理都沒理就又趴下睡了。狗仗人勢啊。欸?人呢?

樓上突然傳來一聲東西砸到地上的聲音。

「碰」。

不會是‥‥打起來了吧?

我蹭蹭跑到樓上,直奔爺爺的房門口,剛要進去,就聽見爺爺的聲音。

「喂,不要在地上啊,去床上吧。」

「你要是再敢亂來,我就直接拉著你去離婚。」

「保證不會!」

「那好吧。」

然後是腳步聲,再然後‥‥

「喂,你行不行啊,要不還是我在上‥‥」

「你給我閉嘴。」

「好吧,可是‥‥唔‥‥」

嘴被堵上的聲音。

我還是離開吧,這樣聽門口‥‥不太道德啊。

原來,原來,爺爺是下面那個啊‥‥

枉費我那麼相信你啊爺爺,原來你還不如孫子我啊。

突然很想我們在中呢~~~~

 

下樓看到老爸在看報紙,我蹭過去坐在他旁邊,

「爸,那個報紙拿倒了‥‥」

「啊?哦」老爸把報紙放到桌子上,點燃了一支煙。

「爸是不是因為爺爺‥‥」

「沒想到四十多年了,他們的感情還是那麼好。」

欸?四十多年?哇塞,爺爺好專情啊。

「爸,爺爺的故事,您能給我講講嗎?」

「不能!」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還有,金在中,那個孩子,人怎麼樣?」

「在中啊,單純的不得了,高興生氣都寫在臉上,而且啊,長的那麼好看,嗯,眼睛最好看,嘴唇也漂亮,皮膚也好,頭髮也漂亮‥‥欸?爸你問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

「這麼好的孩子,跟著你,白瞎了。」起來走了。

 

我坐那半天才反應過來,哇咧咧,老爸的意思是‥‥

認同我和在中在一起了嗎?

是啊,就是!

可是,為什麼呢?

因為爺爺嗎?因為老爸看到爺爺和在中的爺爺很幸福,才會同意的嗎?

嗯,又是爺爺的功勞。

我要努力讓金在中愛上我,不辜負爺爺和爸爸的一片苦心啊。

 

一直到吃完飯的時候,老媽遞給我一個托盤,四菜一湯,兩碗飯,兩雙筷子。

「允浩,把這個端上去給爺爺吧。」

「哦」。

我知道你們不好意思敲門,那我就好意思嗎?真是的,做父母的,一到這種不好意思的時候,就會那孩子當擋箭牌。

我在門前猶豫了半天,才抬手輕輕敲了下門。

沒有回應。

再敲。

「幹嘛?」

低低的聲音從門裡傳來,很沙啞。

「那個,爺爺,晚飯,我端上來了。」

「門沒鎖。」

「哦,那我要進去咯。」我的意思是,那我要進去咯,不要讓我看到不該看的哦。

窗簾拉著,屋裡暗暗的,我走到床邊把東西放到床頭櫃上。

「允浩啊,幫忙把窗簾拉開吧,現在幾點了?」

「哦,快六點了。」我走到窗邊,嘩的一下,窗簾打開了,一回頭,爺爺倚在床頭低頭看著懷裡睡得正香的那個,手撫摸著他的頭髮。

哎呀,好溫馨啊,要是現在床上的人是我和我們在中就好了。

「幫我準備一下洗澡水吧。」

「哦,好。」我進去浴室放洗澡水,當孫子的,就得給爺爺幹這個啊。

等我從浴室出來,爺爺正趴在在中爺爺耳邊。

「天亮了哦,起床了。」

在中爺爺往爺爺懷裡蹭了蹭,咕嚕道:「好累啊」。

「呵呵,你以為便宜是那麼好佔的。」

爺爺啊,您孫子我還跟這站著呢啊,注意影響啊。

「爺,爺爺‥‥我去吃飯了。」

「嗯。」人家頭都沒抬。

 

我紅著臉下樓,老爸老媽一動不動的盯著我看。

「還沒起來嗎?」老媽明知故問的語氣。

「哦,那個‥‥爸,下次輪到你去送飯啊。」低頭猛吃。

 

 

兩個人一直沒有下樓,我和老爸老媽沒人敢上去打擾,就這樣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老爸老媽都出去,我在樓下遛狗的時候,終於看到倆人出來了。

「允浩,過來。」

爺爺一招手,我沒等答應,就被那大狗帶著往他們身邊跑。

「小子,謝謝你啊。」在中爺爺拍拍我的頭,又拍拍狗的頭。「昨天幫我傳話。」

「哦,沒什麼,只是給爺爺跑跑腿。」

「聽你爺爺說,你對我們家在中有意思,但是他不理你啊?」

說話不帶這麼傷人地。

「爺爺今天心情好,就幫幫你,也當是給你的見面禮了。」

幫我?金爺爺爺支持我啊?呵呵,金在中啊,你自己的爺爺都要把你送給我當見面禮咯,你就認命吧。

唉,金家和鄭家還真是有緣呐。

 

 

 

 

第 十九 章

「在中啊,爺爺在鄭家,你來接我吧?」

「嗯,我等你啊。」

金爺爺掛了電話,看著我,曖昧地笑。

「我把人給你叫來咯。」

「不是啊,在中他根本不想理我啊。」把他叫來又怎樣啊,不和我說話,不正眼看我。

「小子,那就看你有沒有本事了。」

「爺爺~~」金爺爺不行,就求親爺爺。

「允浩啊,其實,在中他應該很好搞定啊。」

不帶這樣的,好搞定我早搞定了,還用得著求你們啊。

「要是我們在中不願意,你可不能強求啊。這種事可不是強求的來的。」

「那要不是我那麼強求,一心一意地追求你,你也不會愛上我啊。」

爺爺啊,您真是好爺爺。

「我那是嫌你太煩人,再不答應你,我就煩死了。」

「是嗎,那接著煩了四十多年,豈不是早就煩死了‥‥哈哈哈」

得,你倆又甜蜜上了,我咋辦呢?

 

人家倆人在後花園甜蜜著,我在前面等我的在中來。

望眼欲穿啊,雖然昨天才見過,但是就是很想見到他。

終於來了。他把車停在我家大門口,穿了一件V領白色T恤,藍色的牛仔褲,這是他最喜歡的搭配。哎呀,老遠看著我們在中啊,好看的不得了啊。

「在中啊。」我迎上前去。

「我爺爺呢?」直奔主題啊,還真是不正眼看我。我忍。

「哦,和我爺爺在後面花園。」

「我去叫。」

「在中啊,我看,還是不要打擾他們吧。」

「那我一會再來。」

「喂,金在中,你就那麼不想看到我嗎?你都已經答應和我交往了,幹嘛還這麼彆扭著,再說,你在我家對我那樣我都沒說什麼,你憑什麼這麼對我。」

我委屈啊委屈,我不過是喜歡他而已嗎,幹嘛像是我欠了他幾百萬似的。

「別再提那件事。我只不過喝多了酒。」他理直氣壯啊,我心裡這叫一個難受,我鄭允浩從來沒有被人拒絕過,從來沒有得不到的東西。我走到他跟前,盯著他的眼睛。

「金在中,我喜歡你,你就那麼不能接受嗎?」

「不能。」

他沒有後退,沒有閃躲,直接和我對視著,眼睛裡的堅決,讓我一時間慌了神。

「為什麼?因為亞美?」

「跟她沒有關係。」

「別告訴我是因為我們都是男生,你爺爺正和我爺爺在我家花園親密呢。」

「鄭允浩!你不要亂猜了,我告訴你,因為我不喜歡你。以前一直把你當朋友,現在‥‥朋友也不可能了。」

真夠絕的啊,這麼絕情,一點機會都不留給我嗎?

「金在中,我到底哪裡讓你討厭了?」

「你覺得呢?從一開始,你喜歡的,是我,還是我的身體?每次一接近我,你腦子裡不想別的,只想著和我‥‥,我看你是和女生做,膩了,想玩些新花樣吧?」

「喂,我是喜歡你才想和你做的,那是因為我喜歡你。」

「你懂得什麼是喜歡嗎?」

「我‥‥」

「我要的,是一段真正的愛情,不是被玩弄的感情。我玩不起。」

「我沒有‥‥」

「我去找爺爺。」

在他心裡,我是個玩弄他感情,只對他身體感興趣,不懂得什麼是愛的人嗎?

「金在中,那你告訴我,什麼是真正的愛情?從小到大,沒有對你金在中以外的人動心過,不在乎你是男生,就是對你的感覺和別人不一樣,只要和你在一起,做任何事都是快樂的‥‥」

「夠了!」

我努力壓抑著心中那隱隱的苦澀,向他真正表明我的感情,結果卻被他無情的打斷了。

「鄭允浩,無論你說什麼,接受你的感情,那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我決不會答應。不要讓我更討厭你。」

突然感覺心很痛,像被針紮了。

第一次真正對一個人付出感情,卻被這樣無情拒絕。

鄭允浩,你還真是失敗啊,那麼多難搞的女生都到手過,一個金在中,就那麼難嗎?

到底他說的真正的愛情,是什麼呢?

 

 

三個人走到前面院子的時候,我還站在原地思考這個問題。

「允浩啊,」金爺爺走到我身邊,拍了拍我的肩膀,「要不要放棄?」

「不要。」我說的很堅決,看著金在中的眼睛,他抬頭盯著我,皺著眉,沒關係,就算你再討厭我,我還是要說,「金在中,我一定會讓你愛上我!」

在中什麼也沒說,轉身向大門口走去。

「爺爺,你說了要幫我,現在要怎麼辦?」我完全沒有追人的經驗啊。

「小子,精神可嘉,但是,這樣下去,他會離你越來越遠。」

「不要啊爺爺,怎麼辦?我完全沒有經驗啊。」

沒有追人的經驗啊,從來都是別人主動送上門來的。

「潛移默化,慢慢感動他,你要真正讓他感受到你的愛,不要光嘴上說啊。就算你說一萬年,也比不上做一件事讓他感動來的有效果。」

爺爺扒在我耳邊,嘰嘰咕咕了一番,摟著愛妻往大門口走。

「對了,」快上車了又回頭,「我們要去山上的別墅住幾天,明天你和在中一起,把點點給我送去。」

「哦,知道了。」

送個狗用得著兩個人嗎?

呀!爺爺。孫子愛死你了。反應過來了,機會啊。

 

我跑到到車子旁邊,和他們道別,聽見在中在車裡建議現在就把狗帶上。

「不行啊,今天點點心情不好,坐車會暈車的。」

什麼爛理由啊,人家點點正在沙發後美滋滋兒地啃著一根大骨頭呢。

不過,看來,薑還是老的辣啊。

經驗告訴我們,爺爺懂的,永遠比孫子多。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