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1. 有時候,我把你推得很遠,只是想讓你把我拉得更近。

 

去燒烤攤子吃燒烤,幾個爺們兒點了幾箱啤酒就吆喝上了,在中坐在鄭允浩旁邊,翻轉著烤架上的肉並不太想喝酒的樣子,鄭允浩給他倒了一杯,吃了好幾串燒烤在中也只是喝了一小半,鄭允浩還想說他是不是不愛喝啤酒,點瓶飲料也好。

其實在中很會喝酒,但一直不愛酒的味道,能不喝的時候儘量是不喝的,鄭允浩點了一瓶純牛奶往他面前一放,他差點要拿著吃完燒烤留下的竹籤戳他,就算他不喝酒,點一瓶純牛奶算怎麼回事,當他小孩嗎。

果然朴有天哧哧笑了,「鄭允浩,你讓在中喝奶幹嘛啊。」

存著小心眼,朴有天是想把在中給灌醉的,剛才被他用檯球給虐了,怎麼的也得扳回來一程才行,果然他說完那句話之後在中就黑臉了,朴有天就開始鼓動其他人一杯一杯勸酒,在中來者不拒,喝得那叫一個爽快,提議劃拳玩色子也沒推拒,氣氛開始熱火起來。

朴有天故意無視鄭允浩殺人目光,反正這麼多人鄭允浩也不敢怎樣怎樣的,用眼角斜睨表示鄙視,老母雞護崽一樣罩著金在中幹嘛,可沒見以前鄭允浩對其他人有這麼上心的,莫非這次真認真了?朴有天覺著還得觀察一陣子才行。

 

鄭允浩見識過在中喝醉酒的厲害,就怕這麼多人灌他酒給他弄醉了,完了還得他把在中弄回去,金老太太還在家呢,帶著醉醺醺的在中回去,肯定會認為是他給帶壞了,到時候非得把他的腿打斷不可。

真是越想越嚴重,鄭允浩趕緊制止,「別喝太多了。」

在中把杯子拿回來,咕嚕咕嚕下去一杯,「沒事。」他是有分寸的,從來他也醉的不多,除非他想讓自己喝醉。

鄭允浩只得作罷。

 

啤酒不醉人,喝多了醉了的話會很難受,可是最後的結果在中沒醉,朴有天自個兒給醉了,勸酒勸到這份上著實讓人覺得敬佩,在中也不忍心再喝下去了,他看著醉的已經開始發酒瘋的朴有天還嚷嚷著再來幾箱啤酒就趕緊讓老闆別上啤酒了,結了帳走人了事。

鄭允浩讓其他幾個朋友把朴有天送回家,朴有天被人攙著還結結巴巴地嚷著,「在在在中‥‥我們下下下下下下次再再再喝吧‥‥」

「你你你你你快滾吧。」鄭允浩學朴有天大著舌頭說話,擺擺手讓人快把這貨拉走。

朴有天被塞進車裡的時候還掙札著把腦袋探出來車窗要說話,鄭允浩毫不留情地伸手把他按進去,好不容易把這些個人送走了,才鬆口氣,回頭看在中。

在中站在那眼眸彎彎地笑,心情好像很好,「你的朋友挺好玩的。」

「哎哎哎,你該不會是看上朴有天了吧,我告訴你,那小子可不靠譜了,整天嘻嘻哈哈一看就靠不住,你還是看看我吧,我多帥啊,而且我多貼心多溫柔多可愛啊‥‥」

只看到有多不要臉了,再者說,就那麼輕易能看上一個人嗎,在中把手插在兜裡轉身,「你當我是你?好了我們回家吧,很晚了。」

鄭允浩沒琢磨出個意思來,磨磨唧唧地跟上去了。

 

已經是將近一點了,街上也沒有什麼車了,燒烤攤離在中住的地方並不遠,他想慢慢走回去,旁邊跟著個囉嗦男人鄭允浩,他居然並沒有覺得這樣的囉嗦很討厭,只是不答話,讓他一個勁的找話題說,就嗯個幾聲當回答了。

說的累了鄭允浩就不說了,他看著覺得冷而微微縮起肩膀,嘴唇粉粉的金在中,突然很想親親他,好吧,其實這個想法一直都有,他想親近親近他。

只是走了又走,鄭允浩不知道為什麼猶豫著沒親,那種矛盾又糾結的心情,就好像從沒談過戀愛的毛頭小夥子,想要偷親一下自己心愛的姑娘。

這真不像以往的做事風格,鄭允浩心裡那個煩啊那個鬱悶啊。

在中當然知道鄭允浩在看他,目光熱烈,一瞅就知道他圖謀不軌,但是奇怪的是鄭允浩卻沒有半分舉動,直到到了公寓門口,鄭允浩好像很懊惱似的抓抓頭髮,還是什麼也沒做,老老實實站在旁邊等著在中拿鑰匙開門。

轉了轉眼珠,在中看他,發現這傢伙有時候也會純情起來。

其實知道自己是好看的,喜歡他的人也很多,掐著指頭可能也算不過來,喜歡的方式表白的方式追求的方式也是各式各樣的,論起來,鄭允浩算哪一種呢,他們就這樣莫名其妙地,好像開始像情侶一樣相處,交往起來。

一開始自己不是討厭他的嗎。

金在中覺得,自己就像著了魔一樣,想過停下來,可是停不下來了。

就像現在這樣,本來是想要從口袋裡把鑰匙掏出來的,卻伸出手臂勾住了鄭允浩的脖子,把他微微拉下來一點,感覺酒意好像翻湧了上來,鼻子呼出來的氣都是熱得不行,潮濕地和鄭允浩的氣息交疊在一起,他知道這樣很突兀,卻想這麼做。

嘴唇在另一個嘴唇上柔軟地貼了一下,在中貓咪一樣瞇了眼,用鼻尖蹭蹭鄭允浩被風吹得冰冷的臉頰。

心頭湧上的是什麼呢,那種奇異感,那眉那眼,還有嘴角性感的一顆小痣。

既然這樣被撩撥了,鄭允浩哪能放著送到嘴邊的肥肉不嚐呢,強勢地想把人推到牆上,好按住了狠狠吻,舌頭探進溫暖的口腔的時候那種滿足感讓鄭允浩自動忽略了尖銳的聲響,心裡覺得不對勁但是還是沒放在心上,專心吻在中。

在中使勁想推開他,可是鄭允浩的吻太纏人,他推不開,只能儘量不讓自己的背靠到門上,唔唔唔地含糊說:「鄭‥允浩,門‥‥門鈴。」

門鈴?門鈴是什麼東西,鄭允浩分不出思緒想這些。

直到門被用力打開,在中險些栽進去,鄭允浩反應迅速地把人給拉進了懷裡才不至於跌倒,還想看是誰膽子這麼大,膽敢打斷他鄭大爺的好事,就看到金老太太舉著掃把氣勢洶洶地站在門口,橫眉豎眼的。

鄭允浩這下總算從意亂情迷裡清醒過來了,金老太太的掃把直接劈頭蓋臉的砸過去了,鄭允浩捂著腦袋嗷嗷亂竄,「伯母!伯母!!你別這樣!!大半夜的影響多不好啊啊啊!!好疼!!您輕點成嗎!嗷!好疼!!您再打出人命了!!‥‥‥」

在中面無表情地看著,一隻手風淡雲輕地抹了抹被吻的紅紅濕潤的嘴唇,看鄭允浩被追的雞飛狗跳也沒伸出援手,看著看著,終於還是沒有控制住自己的表情,笑了,笑意從眉眼間流露出來,很真實的笑容。

現在這樣,好像也挺好的。

 

 

 

第二天早上鄭允浩難得起了個大早,其實他只是六點鐘左右的時候聽到外面客廳有走動的聲響,就知道是在中起床來了,昨天睡得晚他還能這麼早起床,鄭允浩覺得簡直是奇跡了,用被子蒙住腦袋打算繼續睡,眼睛閉上又睜開,鄭允浩突然覺得他也得起床。

能一起和在中去上班也是好的啊,反正醫院和公司順路。

鄭允浩這麼想著,覺得之前的賴床行為簡直是浪費了和在中親近的一次又一次機會,刷著牙的時候,捏了捏拳頭下了下決心,鄭大少爺決定以後都不賴床了,儘管不知道能不能做到。

 

從臥室出來就看到在中坐在餐桌那喝一杯牛奶,看他出來,放下杯子,嘴上邊還有一圈白沫,「今天這麼早?」

四下瞅瞅金老太太不在,鄭允浩就過去俯下身伸出舌頭舔了一圈把在中最上邊的奶漬給清理掉了,「我這不是想著要送你去上班嗎?」說著笑嘻嘻地在他旁邊坐下,拿著盤子裡的包子就啊嗚一大口啃到大半。「伯母呢?」

十足的流氓樣,在中被那舌頭舔過的異樣感覺弄得十分不舒服,用拇指擦了擦,「她吃過了,去天臺曬被子了,但是你也不能因為她不在這就一大早噁心我,另外,我自己有車,不需要人送。」

把最後的一口包子塞進嘴裡,鄭允浩鼓著腮幫子咕咕噥噥地不滿,「那怎麼能叫噁心呢,那可是老子稀罕你的表現。」他也知道在中是有車的,不用送那麼一起出門也好,於是更加膩歪地湊過去,「那咱一起走唄。」

看著吃了包子粘著油的嘴又湊過來,在中趕緊站起來,「那你就快點,我上班可不像你,不能遲到。」

鄭允浩受傷了,先不說金在中對他的稀罕無視,還嫌棄他,他只好化悲憤為食量一口一口塞包子。

 

一起出門上班,鄭允浩開著他的黑色悶騷寶馬跟在金在中白色奧迪後面,感覺有點微妙,而在中偶爾眼睛瞥到後視鏡裡那輛悶騷的寶馬,自己也沒察覺地,嘴角上揚。

在中醫院比鄭允浩公司離家近,所以先到了,鄭允浩停下來看那輛白色奧迪開往地下停車場了才繼續開車,有點悶悶不樂,這金在中怎麼會這麼沒有情趣啊,一個稍微有點生活情趣的人都會過來給愛人一個告別吻不是,越想越悶悶不樂。

也不能怪鄭允浩這麼想,反正他就從沒想過是不是自己太過肉麻了。

手機滴滴響了幾聲,空出一個手拿手機,居然是金在中發過來的,短信內容是:允許你稀罕我好了,以後都一起上班吧。

沒頭沒腦的一句話,卻讓鄭允浩一激動闖了一個紅燈。

 

 

 

 

 

Part12. 不要再殘忍的對待自己的自尊心,即使你是有多愛都埋在心底吧。

 

金老太太是除了鄭老爺子之外唯一一個能把鄭允浩打得滿頭包,而鄭允浩也無可奈何的人,誰讓鄭允浩稀罕她兒子呢。但是鄭允浩也不是討厭金老太太,因為是知道的,金老太太是太寶貝自家兒子了,其實想想,要是自己和家裡出櫃的話,鄭老爺子非得把他和那個人的腿打斷不可,金老太太作為一個家長也算寬容的了。

說實話,鄭允浩想過,自己好像沒有那個勇氣出櫃,他也沒有想過未來,只是想過好一時算一時,他是及時行樂的人,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把一個人放在心上過,總之他是想,明天的事就放到明天說吧。

 

金老太太身體不太好,有高血壓,這天鄭允浩在家休息,金在中加班,老太太正在廚房忙活著做飯呢,鄭允浩就聽到廚房傳來碗摔碎劈裡啪啦的聲音,嚇得他拖鞋都來不及穿,就趕緊跑到廚房去看,就看到金老太太暈那了。

這可怎麼得了,鄭允浩趕緊打了醫院電話,救護車呼啦啦地來了把人給接到金在中那個醫院去了,鄭允浩也給在中打了電話,送到醫院去的時候在中就急著來了,老人家任性不愛吃藥,所以高血壓又發作得厲害了,才暈倒了。

鄭允浩掐著指頭發誓說,「這絕對不是我給氣的啊‥‥」

本來還很著急的情緒好歹是安定點了,在中給躺在病床上昏睡著的老人家掖了掖被角,這才直起身來,放鬆地呼了一口氣,「我知道的。」然後伸出手拍了拍鄭允浩的額頭,「謝謝你及時送我媽來醫院。」

又被當做某種寵物對待的感覺,鄭允浩揉了揉額頭,不習慣這麼正經,咳了咳,「不用跟我這麼客氣。」

 

 

鄭允浩往醫院跑的勤快,老人家住院了,他總不能冷血無情地沒有表示啊,反正他也閒得慌,伺候老人家吃飯吃藥表示一下熱情也是必須的,期間見過金家幾個姐姐,姐姐們也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但是並沒有怎麼為難鄭允浩,也沒多問什麼。

但是禮貌的態度也稍顯得冷淡了,鄭允浩想,這麼多的小姑子也很難應付的啊。

金老太太也不領鄭允浩的情,鄭允浩拿著藥讓她按時吃飯過後吃,水是細心放涼了的,水杯裡盛著溫水,她不愛吃藥,生著病脾氣又壞,看到鄭允浩只覺得堵心,一揮手就把水杯給砸地上去了,水花四濺,玻璃杯也可憐地碎成玻璃渣渣。

「你滾!看到你我就堵心得很!」金老太太把頭扭開,不想看他。

鄭允浩忍了,好脾氣地勸她,「您對我有意見我知道,但是為了身體好也不能不吃藥對不對啊。」鄭允浩覺得自己的脾氣簡直是好到了極限,這幾天看金老太太的臉色 也不是一回兩回了,他就算是氣憤也不當著老人家的面發脾氣,就只是勸老人家吃過飯吃過藥自己鐵青著臉去外面抽根菸,完了回來繼續逗老太太開心。

「你一天不離開我家兒子我的身體就一天不會好!」金老太太氣的皺紋都多了許多,瞪著鄭允浩的眼神很是憤怒。

聽了這話,鄭允浩就真的是炸毛了,把藥猛地放到櫃子上,「我就實話跟您說吧,我真心想對您兒子好的!就算您不支持我倆也不能不拿自己身體當回事!好好養好身子以後要是您看我對您兒子不好了您打我也好罵我也好也有力氣是不是?」這話說得臉紅脖子粗的,鄭允浩的大嗓門也不是蓋的。

沉默良久,金老太太似乎是被鄭允浩的嗓門震懾住了,慢慢地只是說了句,「會一直對我兒子好嗎。」她就這一個兒子,她不忍心看到自己兒子受到一點點傷害,哪怕一點也不行,她需要一個保證,哪怕只是口頭上的。

鄭允浩特爺們兒地甩了一句,「您就看著吧!」

他渣了這麼久,第一次對別人說出個類似於承諾的話語,鄭允浩都覺得自己不像自己了,這算怎麼回事呢,他怎麼就變得這麼心軟善良了呢,可是話說出口就像潑出去的水,鄭允浩並沒有因此後悔。

漫長的時光過去,說不定,他真的就塵埃落定了呢。

 

金在中半推開門,也不知道在那裡站了多久,看到鄭允浩吼完之後又乖乖拿了藥去勸老太太吃,老太太皺著眉毛但還是把藥給吞了下去,鄭允浩就趕緊拿了糖給她,跟哄小朋友似的,等餵老太太吃了糖,鄭允浩才後知後覺看到在中,傻兮兮咧著牙沖他一笑。

男人的笑總是那麼傻氣,在中暗自嘆氣,可是看起來卻讓人覺得很真誠。

 

 

金老太太在醫院住了幾天,說什麼也呆不下去了,要回去休息,這幾天鄭允浩忙前忙後伺候著,和金老太太的關係漸漸好了起來,至少在金在中看來是這樣,雖然金老太太總是不配合鄭允浩,但是明顯看得出來她不是那麼排斥鄭允浩的存在了。

鄭允浩老是和老太太鬥嘴,他嘴皮子厲害,老太太也不是吃素的,兩人就和小孩子似的每天吵個不停,但是比起之前的僵持,在中倒是樂於見到現在這種狀況。

每次吵完了鄭允浩就和在中告狀,說老太太怎麼怎麼不聽話了,又不吃藥了,又耍小孩子脾氣了,檸檬味的糖不吃非得要草莓味的了,又不按時午睡了‥‥等等瑣碎的事情都能讓鄭允浩唧唧歪歪念叨,金老太太也跟在中告狀,說鄭允浩大嗓門脾氣差,削蘋果也削不好‥‥

在中每每都哭笑不得。

 

 

金老太太從醫院回了家,家務活在中不讓她幹了,晚飯也是自己動手,端最後一道菜出來的時候,鄭允浩又開始告狀了,「你看咱媽,吃一小碗飯就說不吃了,那怎麼行,你趕緊再給她添一些,我勸她她不肯吃,還跟我擰。」

這個咱媽說的還真是自然,在中也沒有覺得哪裡不對勁,就拿了金老太太的碗打算再去添一些。

「誰是你媽了,你少死皮賴臉的。」金老太太拿筷子就在鄭允浩腦門上一敲。

「哎喲,您拿筷子敲我腦門不嫌髒啊,您待會還得吃飯不是。」鄭允浩沒覺得多疼,拿另一雙筷子給金老太太換了,繼續死皮賴臉,「是吧,媽~」

金老太太:「‥‥‥」

 

吃完晚飯在中在廚房洗碗,鄭允浩趁金老太太在客廳看電視,貓著腰就擠進來,把手伸進泡泡裡和在中一起洗碗,一看就是沒幹過家務活的,洗個碗洗了裡面外面就不管了,在中嘆氣,趕緊把鄭允浩洗的那個碗拿過來重新洗。

鄭允浩決定暴露了他耍流氓的真實目的,在在中伸手過來的時候滑溜溜的就把在中的手給抓住了。

「別鬧。」在中拍了拍他的手背。「你還是出去陪我媽看電視吧。」

鄭允浩不動,就抓著在中的手特真誠的說,「我覺得現在的感覺真的特別好,以前下班就是吃喝玩樂,現在下班回到這裡,就特有家的感覺,特溫馨。」這可是掏心窩子的話,就打個比方說吧,在中剛才和他說的這句話,就讓他有種他們已經生活了好幾年,並且要一直這麼生活下去的感覺。

他正經的時候嘴就特別笨,說不出什麼動人的話,也很難描述出自己內心真實的情感,總覺得難以形容。

在中回視他,在明亮燈光下面眼神澄澈,「鄭允浩,我以前覺得你挺壞的。」

這個鄭允浩承認,他一直特別不正經,不然朴有天怎麼說他人渣呢,給在中留下的第一印象應該也只是個亂搭訕的浪蕩公子,自然不會好到哪裡去,但是被在中這麼直白的說出來,還是覺得不好受,就嘟著臉,「現在呢?」

看著面前這個男人露出期待的眼神,在中只是把手從他手裡抽出來,埋頭繼續洗碗,故意很冷淡地說,「嗯,好一點點了。」

哪能只是好一點點呢,他可是一直盡心盡力表現自己好的一面了,鄭允浩不樂意了,不許在中洗碗,抓住在中的肩膀,然後吧唧捧住他的臉,讓那雙烏黑的眼睛和他對視,「快說,你老公好不好!」

在中眼看著那雙粘著泡沫沒沖洗乾淨的手抓了他的衣服,還滑溜溜貼上了自己的臉,還說著那麼讓人惱火的話,也二話不說把沾了泡沫滑溜溜的手蓋過去,一巴掌把鄭允浩湊得很近的臉給推開。

鄭允浩抹著一臉泡沫很欠扁地撇嘴,「媳婦‥‥」

在中面無表情,「我會覺得你好一點點了,果然是我的錯覺。」

鄭允浩:「‥‥‥」

好吧,金在中是個喜歡口是心非的彆扭男人,鄭允浩在腹誹,心裡還指不定覺得我多好呢,肯定喜歡我喜歡到要死了,那我也勉強喜歡你一點好了。

他堅定這麼認為著。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