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9. 不要不相信我,我會懂得珍惜你。

 

鄭允浩下班回到家,在中居然比他下班要早,正在廚房不知道忙活什麼,聽到他關門的聲音,就從廚房探出頭來,「你上次說想吃的抹茶蛋糕我幫你買回來了,在茶几上,不過你不能吃,飯後再吃,如果你還能吃得下。」

看到在中的臉,鄭允浩突然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定定地站在門口,拖鞋都忘記了換。

本來是想要回去廚房繼續料理那條魚的,可是敏銳地覺察到鄭允浩的不正常,金在中就走了出來,直到走到鄭允浩旁邊,伸手把他忘記關的門給關上,問:「你怎麼了?」

「啊?」鄭允浩後知後覺地應了聲,「沒什麼。」

男人這樣動不動不正常的行為在中已經習慣,也就沒有怎麼放在心上,轉身去廚房了,鄭允浩把外套脫下來隨手放到沙發上,攤開手腳在沙發上坐下來,茶几上果然放著一個三角形的抹茶蛋糕,前天偶然說過想吃,在中就記在心裡了,然後就給買回來了,他總是那麼細心。

為什麼這麼好的人,那個時候就沒能好好珍惜呢。

他對金在中說了那麼多殘忍的話,做了那麼多混帳的事情,金在中還是抱著一顆喜歡他的心再次選擇和他在一起嗎?鄭允浩對這一點,真的是沒有多麼大的信心的,其實他知道,自己不是什麼好傢伙,金在中當初會喜歡他也不知道是著了什麼魔,然而這麼多年過去了‥‥

他還是喜歡著的嗎?

鄭允浩都不敢提自己心裡那個一直顫抖著的愛字。

 

吃飯的時候,在中喊了他幾聲,鄭允浩才聽見,回過神來抹了抹臉坐到餐桌邊,晚上吃的是在中精心料理的蒸魚,還有一些小菜,味道很好,但是鄭允浩沒吃出什麼味道來,一直盯著在中的臉看,他有話說,可是不知道該怎麼說。

在中給他夾什麼吃什麼,直到在中把一塊生薑放到鄭允浩碗裡,鄭允浩看也不看就毫不猶豫地塞進嘴裡,嘴裡瞬間彌漫了薑辛辣的味道,鄭允浩哇地跳起來,呸呸呸地把嘴裡的薑吐出來,「你幹嘛把薑夾給我啊啊啊!好討厭這個味道!!」

倒了一杯水,在中拿給他,一隻手撐著下巴很嚴肅地問他,「說吧,你今天是怎麼了。」

鄭允浩嗆咳了幾聲,喝了水又坐下來,沉默半晌,然後和在中對視,「我們以前是認識的吧?金在中。」

鄭允浩感覺自己並不瞭解金在中,或許換句話來說,他對金在中的關心,始終都不太夠,上次和在中一起回去X市,一起去了S中,在中說過自己是S中的學生,他也忘了仔細問清楚,在中究竟曾經是S中哪個班的,曾經愛過什麼人,曾經經歷過什麼,他都沒有問。

自己一定很不適合做戀人吧,因為做的很不合格。

把撐著下巴的手放下來,在中的臉色不易察覺地變了變,終於還是從桌子的這邊走到男人那邊去,他想,把所有哀愁和矯情都收起來好了,只要笑起來就好了,他把手放到了男人頭上輕輕摸了摸,然後抱住了他,緊緊地抱著。

「你不是說。」金在中閉著眼睛,嘴角是一個微笑的弧度,「你不是說,過去了就過去了嗎?」

‥‥‥‥

 

 

有些事情金在中過多久都不會忘,例如初戀。

沒錯,鄭允浩的確是他的初戀,很不理智很傻的初戀,毫無理由的就那麼喜歡上了,他知道自己和別人的性向不一樣,並且為此感到深深自卑過,但是卻無法阻止他去喜歡一個像太陽一樣會發光的人,即使那個人並不如他想得那麼好。

相信每個人曾經都這樣喜歡過一個人,並且泥足深陷不可自拔。

鄭允浩那時在S中很出名,幾乎每個人都認識他,男生都羡慕他,女生都愛慕他的那種人,金在中那時卻是卑微到塵埃裡的那種人,人和人是真的又不一樣的吧,不管他如何努力,他都無法糾正自己那樣怯弱的性格。

他去表白簡直是不自量力,情人節那天,他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捧著好不容易自己織好的圍巾,忐忐忑忑地去表白了。

少年眼裡的諷刺和嘲笑簡直能變成刀劍把他一刀一刀刺死。

可他從沒想過放棄,因為好不容易才有勇氣表白,他不可能就那樣放棄,他覺得自己是個很貪心的人,不像別人只要讓喜歡的人知道自己的心意就好,他貪心地想要和鄭允浩近一點,再近一點,就算不是交往,就算只是朋友。

當被鄭允浩傷害了之後,鄭允浩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對他說出了交往兩個字,他的貪心又再度吞噬了他,本來不該拉住鄭允浩的手的,但是他在少年要轉身離去的那一秒,終於還是緊緊抓住了他的手,抓住這唯一的希望。

以至於到最後鄭允浩對他說讓他滾說他賤,其實也是他預料中的事情。

 

鄭允浩是不喜歡他的,金在中並不是不知道,因為他長得不好看,穿的很土,時下流行的話題他也不知道,他只會埋頭死讀書,唯一做過的一件逾越本分的事情,就是和鄭允浩在一起,然而他卻和鄭允浩一點共同話題也沒有。

鄭允浩偶爾會和他一起吃個飯帶他去開房,但是從來不會帶他去朋友面前,因為被鄭允浩的朋友知道他居然和鄭允浩在交往,鄭允浩是會被嘲笑的,金在中不是不明白,而鄭允浩也是在需要發洩的時候找他,金在中也不是不明白,他只是善於欺騙自己而已。

他欺騙自己,鄭允浩有一點點的在乎他。

 

那天鄭允浩第一次帶他去見朋友,他滿心歡喜,把頭髮梳得一絲不苟,衣服也儘量整齊乾淨,而鄭允浩僅僅是掃了他一眼,嗤笑了一下,金在中知道自己不上檔次, 只是默默地坐在他身邊,也不說話,鄭允浩倒是和朋友聊得很開,大家一起喝酒劃拳,酒吧裡的菸味酒味很重,但是在中只是皺了皺鼻子,難受卻不想離開。

沒有人詢問他的身份,而鄭允浩也懶得向眾人說明,金在中就像空氣般被人無視的徹底,有人提議去舞池跳舞,大家熱熱鬧鬧地往舞池去了,金在中不會跳舞,而鄭允浩也壓根沒有要叫他的意思,他就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原地看著他們。

鄭允浩跳舞真的很帥氣,動作也很有力道,他正在和一個美女跳著貼身舞,美女對他暗送秋波,鄭允浩一點推拒的意思都沒有,任憑那鮮豔的紅唇印上他的臉頰。

眼眶不知道什麼時候紅了起來,他努力吸了吸鼻子,「不要哭啊。」他這麼小聲對自己說,「別哭啊。」

然而眼淚不聽話,金在中使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站起來想去洗手間。

冰涼的水和熱燙的眼淚混合在一起,順著臉頰流下來,他看著鏡子裡憔悴的臉,也許就像鄭允浩說的那樣,他就是犯賤吧,如果不是賤,他就不會這樣苦苦地糾纏不願放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把眼鏡戴上,他努力平復著心情。

鄭允浩也有對他好的時候啊,也不總是對他板著臉的,心情好的時候也會微笑抱抱他,偶爾還帶他去吃一些昂貴的西餐,也曾給他買過一些很貴的衣服‥‥金在中拼命想著少年對他的好,想著想著似乎也並不那麼難受了。

 

剛想轉身,卻被人蠻力抱住了,金在中驚慌地想掙脫,從鏡子裡看到抱住他的是一個他壓根不認識的中年男人,男人很高很壯,力氣也大的驚人,很顯然是一個醉漢,伸手就想把他身上的外套扒開,另一隻手從背後探到了他衣服裡面胡亂摸著。

在中好不容易掙脫開來,想往外面跑,卻直接被人給壓倒在了地上,強行按住了雙手,醉漢酒臭的嘴就湊過來在他脖頸亂親,他驚惶地想要躲開,但處於弱勢,抬起膝蓋向上頂,正好用力頂到醉漢的脆弱之處,醉漢受了疼,在中才得以逃脫。

還沒有跑出多遠,就被人一腳狠狠踹在背上,醉漢暴躁地罵著,「你這個不識好歹的!居然敢反抗老子!」醉漢一邊罵一邊拳頭就砸下來,金在中似乎都能聽見他的骨頭不堪一擊地喀嚓作響,疼得他臉色蒼白。

他覺得好笑,因為他這個時候居然還在想,他難道做錯了什麼要受這樣的苦,為什麼呢。

金在中捂著腦袋,無力還擊,這時候的他,窩囊的他都想要打死自己,然而這樣的苦痛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為鄭允浩出現了,他揪著醉漢的衣領把醉漢一個側身翻摔倒在地,同樣用拳頭狠狠砸了下去,鄭允浩練過合氣道,打人又狠又准,嘴裡還在飆著髒話。

醉漢被打得不醒人事,要不是金在中和鄭允浩跟來的那個美女拉住他他還是要繼續打。

鄭允浩站起來的時候,朝地上粗魯地吐了一口唾沫,朝著金在中就凶,」你怎麼這麼能惹事?我剛一沒注意你人就不見了,要是我不來找你你怎麼辦?讓人打?你不會還手嗎?!就算打不過你也不會呼救嗎?!你腦子裡裝的是屎吧?」

雖然是這樣不好聽的責?,可是金在中聽著,卻覺得有一種被在乎的感覺,讓他暖得眼眶再次泛紅了,喃喃著,「對不起,對不起‥‥」

「你還是個男人嗎?動不動就哭!哭個屁啊!」鄭允浩看他眼眶泛紅就來火,用力推了一把他的腦袋,「我看你就想抽你!」

他垂著腦袋不出聲。

然後鄭允浩就對他說,「以後你不要再來找我了,我不太想再看到你了,我對到處亂勾搭的人沒有多大興趣。」

他猛然抬起頭來,剛剛暖起來的心口驟然發涼,「我沒有!」他辯解,急的發慌,就去拉住鄭允浩的手,「我沒有,是他自己喝醉了撲上來的!」

「你裝什麼單純?」他聽到少年這麼惡意地對他說,「真賤,你以為我真的喜歡你嗎,傻B一個,不要再糾纏我了。」

而旁邊的漂亮女生掩住嘴輕笑,是明顯的嘲諷。

那句話是他一輩子的噩夢。

他知道,鄭允浩一直不喜歡他,鄭允浩喜歡光鮮亮麗的漂亮的閃閃發光的,總之不會是他這樣的,但他也很努力地想要改正了,並且已經慢慢開始改變了,但是鄭允浩還是不喜歡他,厭惡他,玩過了厭煩了就要找個理由踹掉他,他都知道。

 

那天他獨自一個人離開的酒吧,鄭允浩回到朋友堆裡,一個朋友就問他,「喲,是把他給踹了啊?你怎麼這麼狠心啊,這個人看起來倒是蠻單純的嘛。」

「單純分兩種,一種是真的單純,另一種,是故意裝得很單純來博取別人的喜愛。」鄭允浩漫不經心地這麼說著,一邊摟著那個女生,敷衍過去他要和金在中分手的理由,還諷刺地笑著說,「我剛剛看到他在廁所和別的男人拉拉扯扯。」

在中經過他們的時候正好聽到這段對話,眼淚就這麼掉下來,明明不是他的錯,而鄭允浩也完全是知道真相的,這次,他找了這個當理由,終於能甩掉一塊又臭又粘的牛皮糖。

金在中有這樣的覺悟,愈發感覺自己有多麼可悲。

那個時候,他寧願自己是一顆不起眼的塵埃,慢慢卑微下去,直到被湮沒。

‥‥‥‥‥

 

 

 

兩個人就這麼抱著,直到彼此的溫度都慢慢暖和,男人在金在中的頸窩蹭了蹭,把金在中抱到了腿上,嘴唇在他垂下來的睫毛上親著,「對不起。」男人心裡的歉疚就像針一樣密密麻麻插在心臟上面,只有金在中的原諒才能拔除它們,只不過連著皮肉很疼。

「我說過對你好的,以前都是我的錯。」

「我承認我從來都是以貌取人,但是以後不會了,以後你變老變醜了我都對你好。」

「你要相信我。」

「我會珍惜你。」

一句一句說著話,忐忑得就只怕金在中不肯相信,只好一遍遍重複著,直到在中捧住他的臉,和他額頭抵在一起,烏黑的眼眸裡泛著淚,嘆息著聲音輕輕的。

「笨蛋。」他說,卻遲遲不敢說出那句我相信。

 

 

 

 

 

 

 

Part20. 我知道你想要的不多,我也會努力給你想要的。

 

鄭先生和金先生的小日子過得很安穩。

晚上被鬧騰的厲害,在中早上還是很及時地醒了過來,其實是不用上班的,但是鄭允浩卻難得的週六要加班了,晚上還千叮嚀萬囑咐在中早上得喊他,因為鬧鐘壓根就鬧不醒鄭允浩,早晨鬧鐘剛響,鄭允浩就手一揮,一隻新買回來的鬧鐘又這樣被無情地摔在了地上。

這個月好像已經買了三個鬧鐘了,金在中扶額,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

趕緊推了推旁邊睡得和死豬一樣的男人,趁著男人沒有伸手過來亂摸吃豆腐把自己的襯衫穿上,鄭允浩沒有摸到,十分不滿地坐起來,抓抓自己鳥窩一樣的頭髮,看著在中穿上拖鞋站起來,迷迷糊糊地問:「不睡了嘛‥‥‥」

在中用食指戳男人的額頭,「你不是今天要加班嗎?我起來給你做早餐。」

緩了一會兒,男人才慢騰騰回答:「哦‥‥」

鄭允浩起床偶爾有點低血壓,迷糊地找不著北,嘟囔著要去上班,在中把衣服遞給他,他怎麼也不能把胳膊塞進衣袖裡,就嘟著臉使勁折騰,在中洗漱完出來,看他瞇著眼還在套衣服幼稚的樣子好氣又好笑。

走過去把鄭允浩的襯衫好好給穿上,在中埋著頭給他一個個繫紐扣,脖頸露出潔白的一塊,看得鄭允浩心癢癢的,就把嘴唇湊過去親,在中覺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把最後一顆紐扣繫好,就伸手把男人推開一點。

鄭允浩就是不依不饒,嘴唇又湊過去要親在中,男人在早晨的興趣總是比較大的。

金在中板起臉,「我怎麼跟你說的,沒刷牙不要親我,臭死了。」

很顯然這個說法沒有用,就像之前在中跟他說不要叫媳婦兒鄭允浩也是不聽的,捧住在中的臉,鄭允浩把人給結結實實吻了個透,吻得在中的臉透著點粉紅才放開,總算是清醒過來了,想起來是要上班的,在中推他進浴室洗漱,他滿心不樂意的進去了。

要不是最近接的單子比較多,他早就和在中在週末這個美好的日子出去玩兒了,鄭允浩使勁刷牙洩憤,差點刷破牙齦。

 

吃完了早餐鄭允浩拿著自己的資料夾依依不捨地要出門了,在中站在門口送他出去,在鄭允浩要走的時候想起什麼事來,把人給拉住了。

「哦哦。」鄭允浩嬉皮笑臉地站住了,「差點忘了告別吻,沒關係,來親個。」說著就把臉湊過去。

在中對這個無賴已經無言以對了,但是還是正經了神色問他,「今天你什麼時候回家?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想怎麼過,想要什麼禮物?」

「啊。」鄭允浩一拍腦門,他才想起來今天是他生日,要不是工作實在忙他真他媽不想去公司了,秘書小姐來了幾個電話在催了,生怕他翹班,他猶豫了會還是決定晚上回來再說,就沖在中撒嬌,「我晚上會早點回來,你把自己脫光綁上蝴蝶結躺在床上等我就好了。」

在中面無表情地看了他十秒鐘,「再見。」伸手就要把門給關上。

鄭允浩趕緊扒住門框,「好了好了啦,我不開玩笑了。」他想了想,就說:「我想吃你做的麵,我一直想吃,你一直沒給我做過。」

這才對嘛,在中露出點笑容來,「我等你回來給你做長壽麵,加兩個雞蛋。」

瞧這寒酸樣,鄭允浩砸吧嘴,兩個雞蛋就想敷衍過去啊,吃完麵再收拾他,鄭允浩看了看錶,已經遲到了,就不多說了,要走的時候被在中又一把拉住,正不解地回頭看他,被人猝不及防地在臉頰上親了一下。

在中點了點他的臉頰,好像有點不好意思了,「告別吻。」他解釋著,然後推了鄭允浩一把,「上班去吧。」然後就倉皇地把門給關上了。

如果不是金在中把門給關上了,鄭允浩可能要忍不住把他扛起來直接扔到床上去,愣了會神,鄭允浩摸著腦袋嘿嘿傻笑,媳婦兒難得有可愛的時候啊。

 

 

鄭允浩忙裡偷閒的時候就在美滋滋地暢想自己晚上回去該怎麼把金在中給收拾了,面前還有一大堆檔要看,他拍拍臉打起精神要繼續往下看,手機響起來,他樂呵呵地以為是在中打過來了,結果拿起手機一看,是家裡的號碼。

鄭老爺子總算是肯打電話給鄭允浩了,雖然氣小兒子不爭氣,但是畢竟是自己親生兒子,也沒辦法真的撒手不管。

鄭允浩一接起電話就聽到鄭老爺子不容推拒嚴肅地說:「你晚上回家吃飯。」

鄭允浩心挖涼挖涼的,這老爺子也真是,他還想晚上回去和在中好好親熱親熱,結果他老人家一個電話打過來讓他回家,鄭允浩咳了一聲,打著商量問:「我‥‥明天回去成不。」

「今天不是你生日嗎!」鄭老爺子更加凶了,「你必須給我回來!」老爺子嘴硬,他就是不肯承認自己是想兒子了。

「可是‥‥」

「沒有可是!」鄭老爺子就差沒罵他不孝子了,「你哥今天帶著你嫂子和小侄子回國,我們一家人好好聚聚,你也不想回來嗎!你想氣死我嗎!」

「您就不能好好說話嗎‥‥」鄭允浩無奈,「我又沒說我不回來。」

對於鄭允俊,其實他們倆感情並不算很好,雖然是雙胞胎,兩個人的模樣也有七分相像,可是性格卻相去甚遠,鄭允俊性格算是比較溫和的,做什麼事都非常討老爺子喜歡,從小到大沒怎麼讓老爺子操過心,所以老爺子很放心的就把鄭氏國外的企業全部交給他打理。

鄭允俊每年都回家,但是回家次數不頻繁,但是每次只要他一回來,他就必定要和鄭老爺子一起數落鄭允浩,每次鄭允浩都老不高興。

因為性格不一樣,所以愛好也都不一樣,兩個人沒什麼共同話題,很小的時候倒是感情非常好的,但是漸漸大了也不知道怎麼就漸漸疏遠,鄭允浩也不太關心他的事情。

回去就回去吧,鄭允浩決定還是回家一趟。

 

 

忙完了工作驅車回家,路上給在中去了個電話說是要回家,會比較晚回去,但是承諾一定回去吃他做的麵,在中聽了只是笑笑,還是說會等,但是如果太晚的話他就先睡了,鄭允浩知道他一向口是心非,也開玩笑說要是他先睡的話,回去就打屁股,就掛了電話。

鄭老爺子住的宅子是十分豪華的,有花園噴泉歐洲風格的別墅,鄭允浩不常回家,突然看到總覺得有點陌生,把車開到車庫停好,老管家已經在門口等待了,鄭允浩脫下外套隨手一丟,走到客廳就只看到鄭老爺子在逗鄭英熙玩。

英熙就是鄭允浩的小侄子,長得粉粉嫩嫩的,一歲多的男娃兒,鄭允浩的漂亮嫂子朴安敏現在還懷著一個,肚子已經很大,到預產期了,坐在一邊看著,保姆把小侄子抱在手裡,鄭老爺子一逗他,小男娃兒就瞇著眼睛張著嘴甜甜笑,咿咿呀呀地不知道在說什麼,逗得鄭老爺子也樂。

鄭允浩心想這嫂子也不容易,帶著一個還懷著一個。

看鄭允浩回來了,朴安敏就抿嘴一笑沖他打招呼,看起來十分溫柔,鄭允浩也笑,但是鄭老爺子瞥到鄭允浩回來了,就把臉板起來,「你還知道回家啊?」

「您不是不想看到我嗎,我就消失一段時間讓您眼不見心不煩唄‥‥」鄭允浩大咧咧坐下,拿起水果盤裡的蘋果啃一口。

「你!」鄭老爺子作勢又要發火。

鄭允浩趕緊賣乖,「我知道您想我捨不得我‥‥瞧,這不是回來了嘛。」

「出息!」鄭老爺子看朴安敏在,也凶不起來發火,免得嚇壞了可愛的小孫子和兒媳婦,就憤憤地瞪了鄭允浩一眼,繼續逗孫子玩。

鄭允浩也伸出食指去勾勾小侄子的肉下巴,小男娃兒就伸出肉肉的手把他手指抓住往嘴裡塞,鄭允浩沾了一手指口水哭笑不得地接過朴安敏遞過來的紙巾擦手,環視了一遍客廳,沒有看到鄭允俊,就問了,「我哥呢?」

朴安敏笑笑,「好像說是去見一個老朋友了,晚餐的時候會回來的。」

鄭允浩嗯了一聲,沒有放在心上,開始和老爺子嫂子一句句閒話家常。

 

晚餐的時候鄭允俊回來遲了,外面下著雨,頭髮有點濕的進來了,看起來臉色有點不太好,朴安敏迎上去幫他拿外套,他也沒怎麼說話,沉默地坐到餐桌朴安敏坐的位置旁邊,還是鄭允浩先跟他說話,他才笑起來。

「好久不見你了。」鄭允俊看著他,「怎麼還是和小孩一樣,不懂回來幫爸做點事,總讓爸操心。」

又開始了‥‥鄭允浩腹誹,然後鄭老爺子就和鄭允俊一起對他進行教育思想灌輸,每次都是一樣的話,鄭允浩聽的都煩了,倒是朴安敏幫他開口解了圍,「嚐嚐這盤糖醋排骨吧,我親手做的,看看我手藝進步沒有,吃飯的時候就不要說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嘛,讓我們說點別的‥‥」說著沖鄭允浩眨眨眼。

朴安敏之前就和他們兩兄弟是青梅竹馬了,感情很不賴,鄭允浩年輕的時候還曾偷偷愛慕過,但是朴安敏這個大美人只鍾愛鄭允俊,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在一起 過,高中的時候就去了國外讀書,等鄭允俊去了國外,兩人兜兜轉轉地沒想到還能在一起,結婚然後生子,鄭允浩十分羡慕他們倆。

不過現在倒沒什麼好羡慕的了,因為鄭允浩覺得現在他也過得很幸福,當然如果鄭允俊和鄭老爺子不聯手教導嘮叨他就更好了。

鄭允浩感激地沖朴安敏一笑,露出大白牙。

 

吃完了晚飯,鄭允浩接下嫂子和哥送的禮物,又被鄭老爺子叫去書房又開始教導,鄭允浩聽得那叫一個頭暈腦脹,鄭老爺子從公司事務一直談到催他相親結婚生孩子,鄭允浩耳朵都快起繭了,忍不住伸出小拇指掏掏耳朵,就這點破事還被鄭老爺子給罵了。

等他說待會還要走,鄭老爺子更是氣得鬍子都要飛起來,不過鄭允浩推託說要加班,他還是勉強同意了,鄭允浩趕緊收聲斂色乖乖從書房出來,閉著眼拍拍胸脯呼了口氣,總算是解脫了。

可是一睜眼,就看到鄭允俊立在眼前,差點把鄭允浩給嚇死,「幹嘛呢你,站這都不出聲的‥‥」

鄭允俊倒是沒有要笑的意思,「你以後還是聽話點好,你公司營運還好嗎?自己打拼雖然很好,但是也要趁早收手回來接手家族產業的。」

「哦哦。」鄭允浩打著馬虎眼,「我現在就要走了,公司加班呢,我好多事情要做。」

鄭允俊側了側身,讓他過去,突然又叫住他,臉上浮現一點笑意,只是說:「照顧好自己,這點最重要。」

鄭允浩點了點頭,拐過走廊拐角下了樓梯,鄭允俊臉上的笑意漸漸消失,站在原地沉思著什麼,然後手機響了起來,他面色很不好地接了起來,要避諱什麼似的往前走了幾步,到角落的地方才開口,「對,沒錯,去調查他現在和誰在一起,把那個人的資料全部給我調出來,我現在就要。」

 

 

外面還在下著雨,不過鄭允浩的心情倒還是很好的,手指輕快地在方向盤上敲打著,想著回去就可以吃到在中做的麵,還可以這樣‥‥那樣‥‥想著想著他就忍不住勾起嘴角好心情的笑起來,就算雨滴滴答答地的確讓人心情不愉快。

不多久就到了公寓下面,他抬頭一看,以為會看到那個窗亮著,結果居然是暗著的。

鄭允浩皺了眉,看了看錶也不過就十一點,金在中不會是睡了吧?他搭電梯上去,拿出鑰匙開了門,所有的燈都沒開,滿室冷清。

金在中居然不在家?

打開了客廳的燈,氣憤地往沙發上一坐,就掏出手機給金在中打電話,嘟嘟響了幾聲,電話居然還被按掉了,鄭允浩就急了,又打了幾個,金在中都不接,這大晚上的那死小子能去哪啊,電話也不接不會是出什麼事兒了吧,他站起來穿上外套就要往外面去找。

剛打開門,鄭允浩又結結實實被嚇了一跳,金在中就站在外面,渾身濕答答的,髮尖還狼狽地滴著水,拿著鑰匙正要開門,看鄭允浩開了門,就抬起臉來,本來就白皙的臉沒有一點血色,蒼白的很,鄭允浩還以為他看到鬼了。

定睛一看是金在中,也不問為什麼了,趕快把人拉進來,等在中換了乾衣服用乾毛巾擦乾了頭髮,臉上才恢復一點血色來,也不等鄭允浩問,就說:「我臨時要加班,沒有帶傘,淋了點雨,對不起啊,沒有在家等你回來‥‥‥」

「白癡!」鄭允浩狠狠敲他額頭,「沒帶傘不會買一把啊,這麼淋著萬一感冒了怎麼辦!虧你還是個醫生。」他把倒好的熱水塞進他手裡,沒好氣地說:「我還想說回來等你伺候我呢,結果還要我伺候你。」

「對不起啊‥‥」在中埋著腦袋,悶悶地。

鄭允浩看他狀態不對,就把人抱住了,抬起在中下巴,仔細打量他,看到在中明亮的大眼睛裡漫著紅血絲鄭允浩就急了,「我就那麼一說,你可別哭啊。」他抱住他晃晃,又在他額頭上親了親。

在中推他,笑了起來,「哪有那麼容易哭鼻子,我又不是小孩子。」

鄭允浩還是不放心,「媳婦兒,你到底怎麼啦,不高興啊?」

「沒事兒。」在中恢復了狀態,伸手在鄭允浩頭髮上摸摸,「只是淋了雨有點難受,你等著,我去廚房給你做麵。」

儘管金在中顯得那麼不對勁,鄭允浩還是沒有多過問什麼。

鄭允浩一向是個大咧咧的人,而且他選擇相信的人他說什麼他都會信,所以他也就沒有追問金在中這大晚上是不是真的去加班了,屁顛顛地跟著在中去廚房,搖著尾巴等著金在中煮好好吃的麵。

 

 

在等待水煮沸的過程中,鄭允浩一直沒忘了對在中上下其手親親摸摸,就算在中板著臉罵他死流氓,反正他本來就是流氓,愛怎麼罵怎麼罵唄,抱住在中就按在牆上捧著臉親,在中的嘴唇有點微涼,被鄭允浩親得漸漸火熱起來,手指也克制不住地插進鄭允浩柔軟的黑髮裡。

「鄭允浩‥‥」吻得深情,在中喘著氣緊緊抱著男人,像要汲取一點溫暖,直到水煮沸了,才慢慢放開,迷茫的眼神才有了對焦,恢復了一點冷靜,「乖,等我把麵煮好,你吃過了再說‥‥」他推埋在脖頸處戀戀不捨親吻的男人。

撅撅嘴,鄭允浩還是老老實實呆在一邊。

在中做飯的樣子很好看,有條不紊地做一系列工作,完全沒有慌亂,比起不做家務的鄭允浩來說,他做飯的樣子簡直可以稱得上很有藝術感了,所以鄭允浩平時也特別喜歡倚在廚房門口看金在中做飯,偶爾偷偷湊上去偷個吻。

怎麼辦呢,鄭允浩苦惱地想,每天都幸福得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他就像一個初戀的毛頭小夥子,為見到愛人每天美好的一面而時刻期待而幸福著。

 

==================================

 

反轉尚未停歇‥‥看倌仍需注意‥‥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