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three——DAY 3

 

宿舍裡,在中的問句一出,得到的是三雙,統共六隻閃著光芒的眼睛,如同見著了肉的狼,有的仰慕,有的猥瑣,有的‥‥傻不拉幾的純屬附和。

但是得到的回答倒是出奇的一致:

——即墨是大大大大,大神。

所謂大神,有的是像在中這種在學業上所向無敵,回回穩坐第一的學習大神;有的是像胖子那種,在各種雌性生物中扮演婦女之友,如魚得水的猥瑣大神;有的是像俊秀這種不管做什麼,絕對會以狗血劇男主人公的形象收尾的倒楣大神。

而那個ID為即墨的白衣俠客則是《風雲OL》國色天香服裡的遊戲大神,練級之快,操作之精准,為人之‥‥沉默寡言(喂⊙﹏⊙‖∣°),神出鬼沒的程度讓人歎為觀止。

胖子他們三個人不刪號內測時就開始玩風雲,拼死拼活玩到現在,雖然還沒超越100級,但是也算是個中高手,誰想到這位大神一上來就是20級隱藏人物,之後短短半年時間,練到147級,成為本服第一高手,還做了第一大幫派——俠骨柔腸幫的幫主。

「他一定開掛了,」胖子叼著個布料忿忿不平,「或者他根本就是GM。」

(#‵′)凸

胖子,你分明就是羡慕嫉妒恨!

在中腹誹,他莫名的對那個很有可能是順手救了他的白衣俠客很有好感,據大七考證說這大概是雛鳥情節。

所以說,他是把即墨大神當爸了?

 

「胖子,你啃的神馬?」俊秀仔細鑽研了半天,也沒看出個四五六。

「應該是‥‥」胖子看了看,「襪子?!」

「你家襪子‥‥是四角形的?」大七一針見血,其他兩人連連點頭。

婦女之友胖子同學顫巍巍的展開手裡啃了半天的布料,一朵碩大無比的菊花展現在眾人面前,看那金黃色的花瓣,看那綠油油的葉子,看那露出一截的鬆緊帶‥‥

這分明就是胖子出鏡率最高,昵稱為“小菊花”的平角褲嘛。

「氧化鈣!這不是我內褲嘛!!」

‥‥‥

「那我穿的是什麼????」

「也許,你把襪子穿上了,都是長的,尺寸估計會有點大。」

所以襪子的另一個作用其實是‥‥咳咳‥‥護套?!

沉默的大七每次開口都會造成短暫性的冰凍期,然後是哄堂大笑。

熱鬧的星期五晚上,在胖子和大七的強暴與反強暴中度過。

 

 

 

星期六沒課,俊秀去足球社訓練,胖子和大七因為馬哲的論文沒交,一大早被班導請去喝茶,在中起床的時候,宿舍空無一人,抱著枕頭在床上放空了一會,腦海中不知道怎麼就浮現了白衣飄飄的大神的形象。

大神秒殺兔子的時候真的很帥啊。

雖然胖子,俊秀,大七都能一秒鐘解決只有十級的瘋兔,但是,感覺就是不一樣。

就好像面前一個日本鬼子,大神一槍掃過去,華麗麗的一吹槍口,解決。

胖子他們就是猥瑣的拿著刺刀,戳戳戳,戳半天才解決的那種。

 

鬼使神差的打開電腦,登入遊戲,眼前的畫面一轉變成了頗帶盛唐之風的石板古街,這是遊戲中碎石大陸的一個場景,周圍有各種各樣的店鋪,有的是NPC開的,專門出售裝備,紅藍腰等遊戲必需品,有些則是不喜歡打打殺殺的生活類玩家開的各種小店。

沿著老街走了一遭,金在中同學深深的被這種說好聽點叫安逸,說不好聽點叫無所事事的生活狀態打動。

這簡直就是他理想的未來生活啊!

有太陽的時候,搬個躺椅在門口曬曬太陽,下雨的時候,坐在屋簷下看雨,下雪的時候縮在緩和的屋子裡烤火,平時喝喝茶,逗逗鳥,最好還能養只貓,長得跟他們宿舍的啊嗚一樣,可以當枕頭,還能暖手。

為什麼他就不能變成只貓呢(噗-_-! )

對於差點被可愛的兔子秒殺還心有餘悸的在中果斷決定成為生活類玩家裡的一員,反正PK天天有,他隨便截點圖,PS一下,改成自己的名字,不就可以交差了。

 

興致勃勃的登入官方論壇,找到開店的技術貼,在中一目十行的看完,整個人就風中淩亂了。

風雲對於生活類玩家的要求是不高,五級以上,他夠了;要出新手村,他出了;要有好友超過三人,他正好有三個好友;還有什麼需要三件以上的鎮店之寶‥‥

這些都不是問題,那個該死的,要有一千金是個什麼情況!!!

o(>﹏<)o不要啊

他的兜比他的臉還乾淨,到哪去賺一千金啊。

越想越不開心的金在中跑到世界發洩:

 

『世界』【是金花不是菊花】:

T^T 為什麼開店要那麼多錢啊,我好窮,求解決辦法,~~~~(>_<)~~~~

 

『世界』【鈣片兒總導演】:

賣身,可惜你是女人,要不可以當我新片子的男主角!!

 

『世界』【鈣片兒男主角】:

導演,你不要我了嗎,你真的真的不要我了嗎,你真的真的真的不要我了嗎,不要啊,蒼天啊,大地啊‥‥(叩頭)(叩頭)(叩頭)

 

『世界』【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不賣身的!!

 

『世界』【益生菌】:

小菊花去秒副本啊,副本掉金幣,要不要跟哥哥組隊啊,我們一會去幽冥洞秒幽靈王,還缺個醫師。

 

『世界』【是金花不是菊花】:

⊙﹏⊙b汗 我不是小菊花,還有本人五級,估計刷副本會被怪秒殺吧!

 

『世界』【騎著自行車去趕集】:

( ⊙ o ⊙ )啊!

 

『世界』【叫我皇阿瑪】:

我靠( ‵o′)凸

 

『世界』【騎著自行車去趕集】:

金花姐你五級????那你是怎麼從新手村出來的??

 

『世界』【益生菌】:

膜拜狀,難道是系統BUG了?

 

『世界』【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不是‥‥

 

『世界』【容嬤嬤愛紫薇】:

求圍觀,菊花姐你不會秒殺了NPC吧,造福人類啊這是!

 

‥‥‥‥

 

五級的新手出現在盛唐大街並且求開店的的消息秒殺了眾多玩家,世界上的樓瞬間歪的找不到根兒,在中欲哭無淚的退出頻道,這群人,根本就是看熱鬧的成分居多嘛,難道他真的要去刷副本賺金幣(嗚~~o(>﹏<)o)

正沮喪著,消息欄突然閃了起來,在中以為又是什麼系統公告,怏怏的點開,卻看見了幾個對他來說金光閃閃的大字:

 

『消息』【即墨】:乾坤袋

 

乾坤袋是什麼,在中恍恍惚惚的拉開屬性板,包裹那一欄裡果然有個銀色的錦囊,點擊裝備,系統立刻跳出一條公告:

 

【公告】: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得到神器乾坤袋,普天同慶。

 

世界毫不意外的再次炸鍋,全服唯一一個無限制大小的袋子啊,只要有了這東西,秒怪的時候不管掉下來什麼,都不用坐地上糾結要捨棄哪一件東西。

竟然是神器!

猛然想起這是昨天碰見白衣大神的時候對方送自己的,在中囧囧有神的打開乾坤袋,然後就被袋子裡的東西秒殺了。

五千金幣,天之羽,天蠶絲,神玉發簪,以及一本叫做《茶之典》的秘笈。

這這這,這簡直是為他開店量身定做的啊,三件鎮店之寶,一千金幣,加上這本破破爛爛的秘笈,他完全可以開一間茶樓了。

果然,大神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金在中的手抖啊抖,抖啊抖的點開好友,搜索即墨:

 

【ID:即墨   職業:劍客   等級:147級   幫派:俠骨柔腸】

 

不在線上啊,看著大神灰色的頭像,在中心裡一陣失落,還想當面謝謝他呢。

不知道大神加不加好友,在中深吸一口氣點擊加為好友,然後莫名的閉上眼睛,手心微微的出汗。

叮!

聽見系統的提示音,在中睜開眼睛,然後整個人倒在床上。

 

【系統提示:操作失敗,即墨拒絕添加任何人為好友】

 

為什麼,大神他不加人(╯﹏╰)

 

 

不過,有了大神給的乾坤袋,在中的茶樓很快開了起來,因為財大氣粗,茶樓建在了盛唐大街的中心,按照龍門客棧的樣子建造,花費了在中一上午的時間才完成。

當最後一塊磚搭上去的時候,系統提示:您的建築已完成,請命名。

在中看著面前玲瓏有致的小樓,自豪之情油然而生,這是他建造的啊,這是他的心血的結晶,難怪胖子他們愛玩網遊,雖然是虛擬的成就,但是,心裡還是忍不住的得意。

心念微轉,在中伸手在鍵盤上打了幾個字,然後回車。

 

【公告】:盛唐大街新茶樓開張——寂寞為你,歡迎各位玩家多多光顧,店主:是金花不是菊花。

 

『世界』【你是瘋兒我是傻】:

OMO,我沒看錯吧,茶樓???那本茶樓秘笈終於被人找到了嗎?老紙千里走單騎,秒殺怪物無數,就為了這本秘笈,情何以堪啊!!

 

『世界』【纏纏綿綿到你家】:

瘋兒,淡定啊淡定,這只能說明你人品不好╮(╯﹏╰)╭,要不,姐姐帶你去茶樓坐坐?

 

『世界』【你是瘋兒我是傻】:

不要不要,人家也要開茶樓,茶樓茶樓,綿綿啊,我的茶樓啊,嗚嗚嗚嗚~~~~(滿地打滾)

 

『世界』【BT】:

欸,這個店主是不是就是剛才世界裡那個說沒錢的那個?

 

『世界』【容嬤嬤愛紫薇】:

還真的,果然是菊花姐啊,不知道這茶樓的招牌會不會是菊花茶啊!

 

『世界』【紅酒煮兔子】:

這個店主很牛X啊,乾坤袋也是他得到的,還是個才五級就出了新手村的神人,這回茶樓又叫寂寞為你,我表示想知道,這人是啥人?

 

『世界』【你是瘋兒我是傻】:

同想知道,我的茶樓啊!!!!

 

『世界』【內褲外穿】:

寂寞,寂寞,難道是即墨大神????

 

『世界』【你是瘋兒我是傻】:

怎麼可能!!!我是俠骨柔腸幫的,我們幫主都好幾天沒上遊戲了!!!而且,幫主是我的!!

 

『世界』【內褲外穿】:

這才是你的重點吧,囧rz,但是這個名字確實很有歧義啊!

 

『世界』【是金花不是菊花】:

新店酬賓,今天所有消費全部一折。

 

不想他們在因為這個店名胡亂猜測,在中情急之下使出殺手鐧,不管是三次元還是二次元,有便宜占還不去的那是傻子。

所以,在中站在茶樓三樓,看著烏泱烏泱的人民群眾朝茶樓奔來,其景完全可以媲美春運買火車票的壯觀場景。

忙忙碌碌的送走一批又一批客人,在中留心著每一個玩家,可是,來來回回的進出了不少白衣的形象,可是沒有一個人是大神。

難道,大神不愛喝茶?所以才把秘笈送給他?

哼( (∞)ˉ)唧

 

「小白白,我們回來了。」胖子頗具穿透力的聲音傳來,在中從床上探出頭打了個招呼,又縮回去繼續打理店鋪。

「欸,你在幹嘛?」胖子放下手中的書問。

「玩遊戲。」

胖子被雷到了,平時上個網遊跟要他命一樣的在中,竟然主動在玩遊戲?

「你‥‥渣怪?」

「不是,我開了家店,在盛唐大街,是茶樓。」

「神馬?」大七和胖子同時被震驚。

茶樓啊!不是其他的店,那可是茶樓!

風雲裡有各種店,但是一直沒有茶樓,因為泡茶這技能據說要找到一本叫做《茶之典》的秘笈才能練成,每種茶水根據製作方法的不同,可以即時補充HP,MP,甚至是製藥,是眾多玩家說嚮往的,但是,自從遊戲開始到現在,還沒有人找到這個秘笈。

曾經有個小隊叫做:為茶而生,專門渣怪找秘笈,最後也是無功而返。

這個金小在同學的人品是有多好!!

「你怎麼找到的?」

「沒有找,」說起這個,在中也覺得很囧,他完全是受之於人,「是即墨大神給我的,他上次給我了一個乾坤袋,裡面就有這本秘笈。」

「艾瑪,凱子啊,凱子啊。」胖子痛心疾首,他怎麼就沒遇到這麼好的事情,難道是因為在中用的是女號。

「大七,快開電腦。」

「幹嘛?」木訥如大七還在思考他去喝茶,在中會不會給打折。

「註冊個小號,去釣凱子啊。」

「去死。」

在中扔下個抱枕,世界安靜了。

 

轉頭回到遊戲中,遊戲裡的一天大概是現實生活中的五個小時,現在已經接近打烊時分了,打著哈欠抱起門板打算去關門,沒走兩步卻愣在原地。

茶樓的一角,靠近窗子的地方施施然的坐了個白衣俠客,也沒有點茶,只是那麼靜靜地坐著,見他走過來,淡淡的說道:

「恭喜。」

不等在中回答,即墨大神就從窗戶一躍而下,好像一陣風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中反應過來,跑到窗戶邊往下看,夜晚的盛唐大街空蕩蕩的,除了偶爾還在做任務的玩家,那裡還有那個白衣勝仙的身影。

在中失落的關上店門,看著消息欄裡簡短的兩個字——恭喜。

他們的對話一直都很短,從第一次見面,到中途提醒他乾坤袋,到這次的恭喜,加起來還不夠五十個字,但是,為什麼,一遍一遍的看下來,他會這麼的心潮澎湃。

打開好友搜索,果然,大神的頭像又是灰色的。

難道,神都是這麼神出鬼沒的?

就像奧特曼永遠都是在小怪獸最倡狂的時候才把一記絕殺?

-_-|||

思維越來越混亂的在中丟開滑鼠,哀嚎道:「我要傍大神。」

咣當!

抱著足球進門的俊秀被門框絆倒,整張臉埋在大七的運動鞋裡,他沒聽錯吧,他家表哥?要傍大神?!

姑姑啊,是俊秀對不起你啊,我不知道哥他有這種嗜好啊,我不該帶他玩網遊的啊。

「俊秀,你趴在地上幹嘛?」

嚎完之後舒服多了的在中絲毫不覺得自己那句話給宿舍其他三個人造成了多大的影響,繼續樂呵呵的修煉技能。

「愛妃免禮平身,」胖子踱到俊秀面前,照著俊秀的屁股摸了一把,點頭道,「嗯,愛妃的屁股又見長了啊。」

轟轟烈烈的真人PK又一次在419宿舍展開。

 

 

而PK的源頭金小在同學還兢兢業業的經營著他的小茶樓,生意越來越好,他在世界雇了幾個跑堂的,自己做起了甩手掌櫃,每天坐在大神曾經坐過的位置上發呆。

遊戲裡的玩家都對這個美女醫師老闆很好奇,級數很低,但製茶技術很高,每天坐在視窗冒充望夫石,不加好友,也不和人家搭話。

整個一個冰山美人兒啊。

 

『世界』【喝豆花】:

茶樓那個靠窗的位置為什麼總是不開啊?

 

『世界』【益生菌】:

新人不懂了吧,那個據說是老闆的專座,沒看見老闆天天在那坐著嗎?

 

『世界』【你是瘋兒我是傻】:

我的茶樓TT

 

『世界』【超人他媽】:

瘋兒你還沒死心啊,佩服,或者立刻以選擇PK掉老闆,把店搶來。

 

『世界』【你是瘋兒我是傻】:

你以為我不想嗎,但是我!@#¥%‥‥

 

瘋兒小姐內心戲:你以為我不想嗎,我一78級的女刺客,秒殺那個5級的女醫師還不是小菜一碟,但是,但是,我們副幫主下令,誰也不可以打茶樓的主意,否則,棲鳳令伺候。

 

『世界』【AASDFFG】:

地獄之牢副本,還差倆人,要遠程攻擊的,組隊啊。

 

‥‥‥‥

 

 

 

在中每天就這麼刷刷世界頻道,偶爾做些有特殊功效的茶給那幾個練級狂人,其他的時間都用來發呆。

店裡的生意越來越好,甚至在官方論壇上都有他的店的介紹:

 

——【寂寞為你】,一家別具一格的茶樓,美女店主沉默寡言,製茶技術一流。

 

製的茶再好又怎麼樣,那個人他之後再也沒有來過。

大概,他們這種凡人得見神跡的機會也就只有那麼一兩次吧,在中漸漸的不在每天守在那個位置上等大神。

直到——

 

 

 

 

 

Chapter four——DAY 4

 

直到——

那個混亂的下午,

在中再次見到即墨大神已經是好幾星期以後的事情了,這次碰面純屬意外。

用俊秀的話來說就是過程很慘烈,結局很狗血;用胖子的話來說是臥槽,大神上輩子絕對是奧特曼;用大七的話來說是嗯,白哥很傻很天真,大神很閒很強大。

但是在在中看來就是——這真的只是一次意外吧,吧,吧‥‥

-_-!

 

這次“兩國建交”的原因真是說來話長,要弄清來龍去脈大概先要追溯到本服五大幫派由來已久的矛盾。

國色天香大小幫派無數,但是最有名氣的還是屬排名前五的俠骨柔腸,地獄之門,碧海潮生,逆天崇拜,以及以女性玩家為主的絕色,其中碧海潮生和逆天崇拜是最老資格的兩個幫派,平日裡也不愛摻和江湖上的事情,多半是在自娛自樂,而俠骨柔腸則是後起之秀,創建不久就頂替了原來的第一大幫派地獄之門,成為本服的領袖。

憑空被人壓力一頭,地獄之門的幫主又是個脾氣火爆的主,這也就造成了俠骨柔腸和地獄之門兩幫的摩擦不斷,平時在世界上的嘴仗,互相拉怪害人,搶BOSS或者是PK都屢見不鮮。

雖然說俠骨柔腸的幫主即墨為人低調很少和地獄之門的幫主火焰地獄正面衝突,但是俠骨的兩位副幫主幫寶適和鬼見愁都不是好相處的主兒,所以江湖上的紛爭不斷大部分都是這兩幫派的成員的爭鬥。

這些都是胖子他們在業餘時間給他科普的,用意在於讓他看見幫派血拼的時候躲遠點,省著莫名被洗白。

在中聽完只是撇嘴,那些90級以上的大神們哪有空理會他這麼個5級的小醫師。

雖然說的很豪邁,但是其實還是很心酸的,他這個不求上進的人,即墨大神也許就因為他只是個默默無聞的菜鳥,所以才不再理會他了吧。

╮(╯▽╰)╭

然後,現在這個世界就是說什麼來什麼的邪門。

 

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在中照常坐在櫃檯後收錢,看著那流水一樣進帳的銀子,心情大好,果然,只有錢才不會拋棄他啊(咦= =!)

正當他拿著今天進帳的銀子走出大門,打算去隔壁錢莊存起來的時候,一個87級的刺客咻的飛到腳邊,然後一道白光回了重生點。

這個,這個,什麼時候盛唐大街也有怪物了??!!!

在中被嚇得愣在原地,這才發現他家店門口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不少人,左邊為首的一男人,一身紅色的皮甲閃著金光一看就是頂級裝備,頂著個ID叫做火焰地獄,他身後清一色的全是男玩家,粗略一看竟然都是100級以上的高手,右邊領頭的則是兩男一女,兩個男的一個是弓箭手,一個是牧師,女的是刺客,ID分別是鬼見愁、幫寶適以及芳華絕代,等級都在120以上,身後也是大批的高手玩家,唯一不同的是這隊裡多了不少女性,兩邊對壘分明,氣氛很是嚴肅。

火焰地獄?

啊呸!我還油炸霜淇淋呢,看那人還在技能冷卻冒藍光的樣子,在中就知道剛剛那個刺客是被他秒殺了,在中在心中惡狠狠的咬牙,大神了不起啊,你媽沒教過你垃圾不能亂扔啊,砸到人怎麼辦,就算砸到花花草草也不行啊,就你會洗白啊,洗白了不起啊。

╭(╯^╰)╮哼!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在中還是小心翼翼的後退了兩步,開玩笑,他現在這個等級被洗白一次掉一級,很快就能全裸著回新手村了。

靠著門框立定站好,在中看著面前對峙的兩隊人馬,研究了半天也搞不清所以然,沒辦法,都不是熟人啊,於是只好打開世界頻道看看有沒有什麼能被科普的。

 

『世界』【看見美女脫褲子】:

號外號外啊,地獄之門和俠骨柔腸在盛唐大街對上了!!!!啊啊啊啊,大戰一觸即發啊!!!

 

『世界』【大美姨】:

尊的嗎尊的嗎?即墨大神也到了????呀呀呀,我剛從盛唐離開啊,求具體座標。

 

『世界』【采灰狼的小蘑菇】:

瓦看到嘞,就在美女茶樓門前啊,不過第一高手沒來。

 

『世界』【大美姨】:

OH,NO,我還想看一眼大神o(╯□╰)o

 

『世界』【看見美女脫褲子】:

即墨大神沒來,但是兩個副幫主都來了,鬼見愁帥翻啊,他手上那把魔杖可是神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過,怎麼絕色幫的幫主芳華絕代也和他們倆在一起。

 

『世界』【吃青菜的狗】:

褲子兄,你看錯了吧,絕色向來不問江湖事的,芳華絕代可是綜合排名榜第二的女玩家!!!!!

 

『世界』【看見美女脫褲子】:

老紙視力5.2,怎麼可能看錯,用得起天蠶絲做衣服的女刺客,除了芳華絕代還有誰?!而且,好像絕色集體出動了o_O???

 

『世界』【SM女王】:

臥槽,是真的,我一姐們是絕色的,我剛M她了,絕色傾巢出動,和俠骨一起對上地獄!!!

 

『世界』【天啊天啊】:

看我的ID‥‥

 

『世界』【爾康是永琪的】:

要暴亂了,芳華多高傲啊,竟然出山了,我記得以前地獄一直在拉攏他們的,沒想到到頭來跟了俠骨啊!!!

 

難怪火焰地獄這ID這麼眼熟,合著他就是被大神搶了位置的那個倒楣鬼啊,在中竊笑,大神好樣的,看他一身火紅的就不爽!

不過,看起來,是地獄之門和俠骨柔腸要火拼了?!

正在思考是應該關門躲起來還是應該圍觀多多截圖的在中眼尖的看見世界頻道刷出一條消息。

 

『世界』【火焰地獄】:

不想死的都給我閉嘴,俠骨的,你們三番兩次的搶我們BOSS,不要仗著有即墨在,就肆無忌憚,告訴你,老子不怕他。

 

『世界』【鬼見愁】:

呀呀呀,人家好怕怕啊,寶哥哥,人家好害怕呦。(鬼臉)

 

『世界』【幫寶適】:

哎呦喂,不怕不怕,狗叫的時候你要躲開點,萬一有狂犬病我還得帶你去打疫苗。

 

『世界』【火焰地獄】:

你們倆別給我裝傻,即墨呢,關鍵時候做什麼縮頭烏龜。

 

『世界』【幫寶適】:

你高估我們老大了,他哪裡是烏龜啊,根本就是個王八,還是殼硬的跟茅坑裡的石頭一樣。

 

『世界』【芳華絕代】:

少廢話,幫戰還是單挑?

 

『世界』【幫寶適】:

o(≧v≦)o~~好棒,芳華姐啊,咱們幾個就能挑他們全幫了,幫戰太沒技術含量了。

 

『世界』【鬼見愁】:

要打快打,老紙還餓著肚子呢,食堂的生煎包賣得很快的。

 

『世界』【火焰地獄】:

幫戰!不要以為你們拉攏到絕色的人,就可以大言不慚。

 

這個火焰地獄倒是個不吃虧的人,知道單人PK他不佔便宜,就準備混戰,孬種!

看的正興起的在中見世界突然沒有聲音了,空白一片,滿心奇怪的往外挪了幾步,從門口探出頭往外看,然後就再次僵硬在原地。

口胡!這哪裡是火拼,完全是大年三十放煙火啊,各色的技能閃著不同顏色的光,你送我一個狂暴,我賞你一個冰封,你來我往的,好不熱鬧,時不時的有傳送的白光閃過,證明有不幸的人被洗白又沒等到醫師給復活,所以悲催的回了重生點,地上掉了不少被洗白的玩家留下的裝備。

周圍站著很多圍觀群眾,有的想要撈點小便宜,有的則純粹來看兩個大幫派之間的拼殺,雖然之前兩派摩擦不斷,但是這麼大規模的決鬥還是頭一遭。

原來幫戰這麼壯觀啊,在中心潮澎湃的看著這宏大的場面,不同於火焰地獄的身先士卒,帶頭拼殺,俠骨這邊的三個大神只有幫寶適在前面玩的不亦樂乎,鬼見愁和芳華絕代兩人都站在人群後指揮作戰,雖然絕色的女玩家們不如地獄的等級高,但是勝在人多,一眼望過去,全是彩衣飄飄的美女。

人海戰術啊,毛爺爺的思想果然是經久不衰的。

在中見沒什麼危險,打開截圖工具,我截我截我截截截!

截圖截的忘我的在中不知不覺的走出了茶樓,偏偏就那麼巧,從茶樓裡出來的某位路人甲一撞,我們不禁撞的小醫師就這麼被丟進了混戰區域。

啊啊啊啊啊,這什麼情況啊(+﹏+)~狂暈,眼看著自己一秒鐘變羔羊,在中慌得手足無措,這些殺紅眼的人哪管你是不是無辜的路人,再說,他臉上也沒寫我是路人幾個大字啊。

俠骨的醫師一直不多,他這麼個醫師突然出現在戰局裡,立刻被地獄的幾個戰士盯上了,茫然失措的在中看著越靠越近的幾個戰士突然忘記了怎麼跑,而且就算他能跑,他跑得過102級的戰士嘛。

明知道是死,在中放下滑鼠,在心中哀嚎:

——人家真的只是路過的啊!!!!!

 

突然,一道白光帶著華麗的特效音閃過,正打算對他用暴擊的戰士轟然倒地,緊接著又是幾道白光,圍過來的四個戰士幾乎是幾秒鐘之內全部躺倒。

在中瞠目結舌,轉頭一看,倒拎著一把長劍的即墨大神淡然的站在他的身側,無與倫比的氣場硬是讓在中這種自詡為帥哥和韭菜有什麼區別的人星星眼。

「小心。」在中還在愣神的當兒,大神依舊簡短的說了兩個字,然後持劍,護在他的身前?!

他沒看錯吧,大神他,他,他在保護他?!

怎麼可能,天啊天啊,要世界末日了,2012了。

「呦西,老大,你竟然來了,」就在附近解決了對方的兩個醫師的幫寶適看見即墨,隨手砍翻一個盜賊,然後靠過來,「不是說有事嗎?」

「囉嗦。」

‥‥‥‥

 

混戰中的不少人以及圍觀人群也都注意到這卓爾不群的大神,頭頂上不斷冒出各種各樣的對話,比如說:

大神加油!大神加油!大神加油!

火焰地獄剛剛被鬼見愁催眠,醒來就看見即墨白衣凜然的站在不遠處,立刻進入暴走狀態,拎著地獄刀就殺了過來。

「護著他。」這句話是對幫寶適說的,賓語是針對一直站在他身後呆愣愣的醫師。

「欸,這誰啊。」幫寶適接棒把在中擋在身後,嘰裡咕嚕的對著在中發問。

「你哪位?」

「你怎麼認識我老大的?」

「漂亮女醫師?你是不是那個茶樓的老闆啊?」

「嘖嘖嘖,頭一次看見老大英雄救美啊。」

「小愁愁快來啊,即墨那廝開竅了啊。」

‥‥‥‥

 

為什麼即墨大神那麼沉默的人會有這麼聒噪的朋友?!(#‵′)凸

金在中被說的頭昏腦脹,轉頭看了眼場內,現在是單人PK,比起剛剛的混戰好像現在更有看頭。

火焰地獄依舊是囂張的渾身上下紅彤彤,手裡的地獄刀據說也是神器級別的裝備,這個人選的是戰士,力量型的人物,往那一站跟座山一樣,頭髮根根豎起,顯得很是霸氣。

而即墨則完全不同,一襲白衣,腰掛玉簫,手裡拎著吧長劍,頭髮用碧玉束在腦後,腳下一雙白色的布鞋纖塵不染,和那個暴發戶一樣的火焰地獄一比,當真是仙人一般的人物。

 

兩個人的PK屬於純技術性的,兩人都是血厚,級高,裝備強又有實戰經歷的人,只不過即墨大神比火焰地獄高10級而已。

火焰地獄屬於力量型,一上來便是重擊技能,大片的黃色光芒傷及不少無辜,大神倒是很淡然的打開防禦技能,純白色的圓形光芒將附近十米內的人都護在其中。

之後就一直是火焰地獄的單方面攻擊,衝鋒,狂暴,濺射傷害,火球術,狂龍斬‥‥看得人眼花繚亂,雖然傷害值很大,但是,也消耗了他不少藍。

眼看著只守不攻和只攻不守的兩人的紅藍值都降到了臨界點,在中急的在原地來回走,大神怎麼回事啊,幹嘛不直接洗白那個紅孩兒啊。

就在眾人都瞪大眼睛等著火焰地獄的最後一擊的時候,只見白衣劍客飄然而起,通體雪白的劍帶著耀眼的光芒朝著火焰地獄刺去,然後,系統刷出一條公告:

 

【公告】玩家火焰地獄江湖淪落,等待復活。

 

周圍各種人都被大神的一記絕殺震驚,這手速之快,操作之精准讓人歎為觀止啊。

「耍帥,」在中看見站在身側的幫寶適一臉的鄙視,嘀咕著,「一上來秒了他不就行了,費這麼多事。」

大神好帥!

金在中忍不住往前走了幾步,看著被幫眾包圍的大神,默默的站在原地,他‥‥應該沒有什麼資格上去說恭喜吧。

被自己的想法折磨的落寞的在中拿著滑鼠隨便亂點,也不看系統都提示了什麼,嘟著嘴看著貼在牆上海報。

叮!

被系統的提示音拉回視線的在中看著電腦裡被復活的火焰地獄,以及站在他身邊的小醫師,也就是正在技能冷卻的他,金在中吐血,恨不得連心都吐出來看看。

一定是他的打開方式錯了,他怎麼可能復活得了火焰地獄這種高手。

猛地閉上眼睛,在中在腦海中腦內,一定是他剛剛看錯了,然後慢慢睜開眼睛。

(#‵′)靠

看著俠骨那邊虎視眈眈的眼神,以及地獄那邊的錯愕,在中開始思考他是直接刪號來得快,還是自殺謝罪比較好。

 

『當前』【幫寶適】:

我靠,無間道啊!

 

『當前』【芳華絕代】:

殺!

 

『當前』【鬼見愁】:

老大,你救了個‥‥地獄那邊的女醫師?!

 

『當前』【絕色——AA】:

這什麼人啊,秒到她不敢再來風雲。

 

『當前』【俠骨英雄】:

是哎,我們幫主救了她她竟然幫著地獄,兄弟們,追殺他,必須輪白到他刪號。

‥‥‥‥

 

完了,群情激昂了,在中淚流滿面的看著滿屏的討論怎麼洗白他,淩亂的抱著坐在對床睡覺的俊秀大哭:

——我真的是無辜的呀!

——我怎麼可能幫著大神的敵人呢!

~~~~(>_<)~~~~

看來,今天就是他玩風雲的最後一天了,小茶樓,胖子,俊秀,大七,還有‥‥大神,再見!

.

『當前』【即墨】:

都閉嘴!

 

『當前』【即墨】:

從今天起,幫裡找【是金花不是菊花】的麻煩就是找我的麻煩,立刻踢出。

 

『當前』【即墨】:

芳華,麻煩你約束你們幫的人。

 

『當前』【俠骨月亮】:

幫主,她剛剛‥‥

 

『當前』【即墨】:

有意見的退幫,但是,只要我知道有人洗白她,那就是我即墨的敵人。

 

他是不是打開方式又錯了?!

被睡夢中的俊秀踹回來的在中震驚的看著消息記錄,這這這,大神真的是在保護他?!!!

 

『當前』【芳華絕代】:

可以,但是我想我需要一個解釋,還有之前你們答應的事情,希望可以說到做到。

 

『當前』【即墨】:

好。

 

這個芳華絕代和即墨大神是什麼關係呢?感覺他們好像還挺熟的,而且,還有什麼交易?

在中腦海中自動浮現出漂亮的女刺客一臉嫵媚的站在白衣飄飄的大神面前喚道:墨墨。

嘔~~~~~

一身雞皮疙瘩的在中剛想說點解釋的話,就看見系統的提示:

 

【公告】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江湖沉沒,回到重生點。

 

欸?他怎麼死了?

好在盛唐大街離重生點很近,向來路癡的在中抱著回去感謝大神的信念頭一次這麼快的回到自家茶樓前。

大神站在剛剛他的位置上,腳邊是他被洗白的時候掉下來的裝備,見他來了,這才施施然的走到另一邊。

在中麻利的撿起自己的裝備,然後也規規矩矩的站好,卻發現火焰地獄也從城門那跑過來,他?這也是被秒回重生點了?

 

『當前』【火焰地獄】:

即墨,你他媽的,趁老子不備偷襲我,不要臉,是男人就單挑,玩陰的算他媽的什麼漢子,操。

 

『當前』【即墨】:

我不覺得你洗白一個五級的醫師算光明磊落。

 

所以說,剛剛是火焰地獄殺了他?而大神是給他報仇?

在中聽出了端倪,恨不得現在立刻變成高手,殺了那個恩將仇報的不要臉的幫主。

 

『當前』【火焰地獄】:

這個醫師是你什麼人?

 

『當前』【即墨】:

干卿何事。

 

『當前』【火焰地獄】:

那老子以後見他一次殺他一次。

 

『當前』【即墨】:

如果你有那個時間,我不反對。

 

大神這是什麼意思?

在中不解,那個紅孩兒說要殺他啊,大神竟然不反對?

隨即,一條公告讓金在中徹底倒地。

 

【公告】:即墨開啟九鳳令,昭告天下,凡俠骨柔腸幫,見令後全力追殺火焰地獄,其他江湖人士,追殺得手者,可至俠骨柔腸幫領取裝備一件。

 

江湖,江湖追殺令!

在中雖然是菜鳥,但是也聽過九鳳令,這是俠骨柔腸幫的追殺令,影響甚廣,據說曾經有個頂級高手拋棄俠骨幫的女醫師,還找人輪白他,於是吃到了一枚江湖追殺令,最後硬是鬧到對方道歉並刪號才甘休。

「我靠,九鳳令重現江湖。」上課回來登入遊戲的胖子一上來就看見這麼條消息,在宿舍驚歎。

「還是即墨大神親自發的,到底發生了什麼???」

「如果我說是因為我,你信嗎?」在中不知道自己現在心裡是什麼滋味。

「不信。」

「好吧,我也不敢相信。」

即墨大神,你我素不相識,為什麼要這麼幫我?

越想越奇怪的在中不自覺的打開消息欄,意外的是即墨大神竟然線上,斟酌再三,他問道:「為什麼要幫我?」

久久沒有回音,在中看了眼時間,該去上解剖學了,正打算下線。

 

【系統】:玩家即墨添加你為好友(同意/拒絕)

 

大神,大神加他啊。

在中顫巍巍的移動滑鼠,然後,手一滑,點擊在拒絕上,

 

【系統】:你拒絕添加即墨為好友。

 

「啊啊啊啊啊,」在中心如刀割,沖著胖子道,「怎麼辦怎麼辦,我把大神的好友申請拒絕了。」

胖子回頭看了眼哭喪著臉的在中,雙手合十道:「施主,節哀。」

⊙﹏⊙b汗

節哀你妹。

在中打開列表,打算主動去加大神謝罪。

 

【系統】:玩家即墨已下線,拒絕添加任何人為好友。

 

T^T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大神啊。

我錯了~~~~(>_<)~~~~

 

 

整個下午在中都屬於淩亂狀態,解剖兔子的手一刀切在了自己手上,血流不止,同班的女生沒帶創口貼,竟然拎出了個衛生巾(棉)打算給他止血,嚇得他落荒而逃。

請假回到宿舍,迫不及待的登入遊戲,結果大神的頭像依舊是灰的,倒是有不少人主動申請加他好友。

怏怏不樂的下線,在中抱著被子躺在床上,把自己裹成一個球。

大神,你到底在哪?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