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thirteen——DAY 13

 

風雲OL的屬性板一般涵蓋了玩家的基本資訊,包括ID,職業,HP,MP值,等級等,比如說在中的屬性板第一行一直寫的是:

【ID:是金花不是菊花   等級:63級   職業:醫師(未轉職)  HP:109 MP:34】

平時在中很少關注屬性板,主要是因為對於他這種半個生活類玩家來說,HP,MP的多少,以及等級的高低是起不了什麼大作用的,但是,今天一打開屬性版,他整個人都狗血了。

【ID:是金花不是菊花   等級:80級   職業:醫師(未轉職)  HP:200 MP:134】

這些變化他都不吃驚,大神嘛,拿了他的號,一天之內的時間幫他練到八十級,這不奇怪,讓他的HP,MP值跟雨後春筍一樣猛漲,這也沒啥好驚奇的,只是,下面的那行字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幫派:俠骨柔腸(副幫主)  師門:俠骨柔腸    師從:即墨】

口胡!不是電腦中病毒了吧?

或者是,遊戲其實被外星人入侵了?

「俊秀,你是不是召喚了你的同黨入侵地球了?」

「哥,你能不能正常一點啊?!」

「那我昨晚有沒有說夢話?」

「不知道,我睡著了,你問胖子?」

「說了,小白白,你昨晚說:啊,胖哥哥,我欠你的五百塊明天還給你。」

‥‥‥‥

被在中指使的啊嗚撲上去把胖子白嫩嫩的胳膊抓的跟棋盤一樣美觀。

不過,他昨晚是不是真的說了什麼不該說的夢話?!口胡!

要不系統怎麼會厲害到連他昨晚做夢的小心思都實現了,那他現在要是對著電腦許願說泉水和他離婚,會不會等明天上來他就回歸單身貴族了?!

自詡最近升級為二分之一菜鳥的在中狂pia GM,得到的回覆是昨天晚上加入了幫派,並且拜師。

昨晚21:33分加入幫派,22:00拜師成功,那時候應該是大神在登他的號,難道,這些都是大神做的?!

大,大神竟然還有跑到人家夢裡的技能?艾瑪,他昨晚沒夢見啥不該夢見的東西吧。

 

囧囧有神的點開頻道按鈕,果然看見世界頻道下多了個幫派頻道,此時正在上下翻滾,幫派的頭像是一把劍,邊上的備註是人劍合一。

於是,其實他是想表達,最高境界是劍人?

在中窘迫的打開頁面,看見曾經有一面之緣的某位幫主正在口若懸河。

 

『幫派』【幫寶適】:

奉天承運,幫主詔曰,幫主登基已久,然後宮空虛,主位高懸,今特甄選良家女子入幫,後有金家女小白菜賢良淑德,沉穩端莊,深得幫主之心,特冊封為幫主夫人,欽此。

 

『幫派』【月亮上沒有蚊子】:

臣,謹遵聖旨。

 

『幫派』【小百菜】:

臣妾接旨!!【害羞

 

『幫派』【幫寶適】:

哪來的神經病,小愁愁何在?

 

『幫派』【鬼見愁】:

這兒呢,你眼瘸啊!

 

『幫派』【幫寶適】:

咳咳,愁侍衛,把這冒牌貨拖到菜市口斬首示眾。

 

『幫派』【小百菜】:

冤枉啊,大人,包大人啊。【嗝屁

 

『幫派』【幫寶適】:

去去去,不知道最近天朝打擊盜版嘛,盜版碟都被銷毀了,別以為你腦袋上多一橫就能冒充娘娘,咱家行走江湖多年,豈是你這種小人能糊弄的了得,哼【傲嬌臉

 

『幫派』【鬼見愁】:

朴公公V5【哈欠

 

『幫派』【幫寶適】:

哎呀,不要這樣誇獎人家,人家會不好意思的啦。【揮手絹

 

『幫派』【鬼見愁】:

‥‥‥

 

在中看著幫寶適用來刷屏的拋媚眼的表情,剛喝到嘴裡的水全都嗆了出來!

口胡!他第一次知道原來公公也可以這麼銷魂?!

這人實在是沒個正經,難怪可以和金俊秀玩得那麼好,自從那天的決鬥上兩人一見鍾情之後,就開始狼狽為奸,為禍風雲,基本只要是出了啥事,一定能在其中找到這兩個人的身影。

用胖子的話就是——咿呀喂,一見呀,那個就誤終生啊喂。

王八和綠豆的故事啊,遲早會變成綠毛龜的!

越想越好笑的在中趴在鍵盤上,沒想到不小心按到了回車鍵,於是螢幕上出現了一串神秘的對話。

 

『幫派』【是金花不是菊花】:

#¥‥‥*())——%#@!!#‥‥&&*())——#@!!!¥%‥‥‥‥&*(

 

『幫派』【幫寶適】:

@#¥%‥‥&**())——+(&%#@!!@#¥%‥‥‥‥

 

『幫派』【鬼見愁】:

~~~!@¥%‥‥‥‥&**())——

 

『幫派』【豆漿加咖啡】:

我是不是進錯房間了????

 

『幫派』【窈窕拖把】:

混搭,你沒進錯,只是咱幫今天被外星人入侵了,嗯哼。

 

『幫派』【豆漿加咖啡】:

(⊙_⊙)?

我是看幫務裡新增的副幫主名單,趕快過來拜見下。

 

『幫派』【窈窕拖把】:

(⊙o⊙)哦,最頂上的那個就是。

 

『幫派』【絕色——妖蛛】:

我們只承認芳華是副幫主,閒雜人等請不要污了我們絕色的眼睛。

 

『幫派』【窈窕拖把】:

嘖嘖,火藥味真濃。

 

『幫派』【幫寶適】:

哎,那請問,你覺得我是什麼東西?!

 

『幫派』【鬼見愁】:

你不是東西,嗯。

說你是東西太抬舉你了。【擦汗

 

『幫派』【幫寶適】:

小愁愁,你不要這麼直接嘛,哎呀。

 

『幫派』【鬼見愁】:

在抽風晚上壓了你!!

 

『幫派』【幫寶適】:

人家最近‥‥大姨夫來,不方便。【跺腳

 

『幫派』【鬼見愁】:

‥‥滾!

 

『幫派』【絕色——飄飄】:

你們不要扯開話題,當初合併絕色的時候不是說好芳華視同副幫主嗎?

 

『幫派』【幫寶適】:

聖上說,你家小主姿色平庸,還是等下輩子重新投個胎再來吧!

 

『幫派』【鬼見愁】:

‥‥視同,即墨他也沒說不視同啊,你現在出來嘚啵嘚啵是想要顯示你比較有正義感呢,還是你比較有文化呢。

當初進幫的時候就說過,俠骨柔腸一切以幫主的話為准,你們要是有什麼意見,麻煩左上角有個紅叉叉,退幫,謝謝。

 

‥‥俠骨柔腸的領導們說話都這麼不拘小節嗎?!

在中囧。

難怪大神說話那麼不留情面,原來不是面癱,是傳染。

-_-#

 

強硬的措辭把原來絕色幫的人都炸了出來,一群女玩家盯著絕色的首碼在幫派裡狂轟濫炸,對於副幫主不是芳華絕代的事實表達了強烈的不滿,一時間矛頭在一起指向了他。

啊喂!看著螢幕上齊刷刷的反對是金花不是菊花入幫,金在中氣的抓狂,搞什麼每次都是他是炮灰啊。

再炮灰幾次他就變骨灰了喂!!

這東西還帶重複利用的啊,你們不膩我還膩呢,哼哼哼!

今天就要讓你們知道菊花也是有尊嚴的,口胡!還不等他說話,某位幫主就現身了。

 

『幫派』【即墨】:

從今日起,俠骨柔腸只有鬼見愁,幫寶適,是金花不是菊花三位副幫主,我不在的時候,所有幫眾一律聽他們的指揮。

 

一句話堵死了絕色那群試圖鬧事的人的後路,當時也把正主兒成功的逼了出來。

 

『幫派』【芳華絕代】:

即墨,我覺得我們需要談談,開個房間吧。

 

OMO,開房間!!!!

(╰_╯)#

金在中看見這三個字之後就開始無窮無盡的腦補,房間啊,有個愛心大床的那種,還有透明的玻璃。

( ⊙ o ⊙ )!呀,太沒節操了,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說這種話題,最關鍵的問題是,為什麼要對他家大神說!!!!

師父也算是自家人怎麼著?!楊過和小龍女還是師徒呢?!!不也十六年後相會了!

這麼算的話,那,那大神就是他姑父!!

正糾結著“開”這個動詞的時刻,他被拖入了一個陌生的房間,然後就看見大神和芳華絕代針對他的存在問題開始進行激烈的辯論。

其實,主要是芳華絕代比較激烈,大神一直處於一副供電不足的狀態,人家說十句,他基本一句話秒殺。

比如說:

 

【芳華絕代】:即墨,我不知道你怎麼變成了這樣?我們以前不是很好的嗎?難道你不記得了?你為了一個陌生人幾次三番的拒絕我,我不生氣,我知道這是個遊戲,但是這次我不能妥協,我來這個遊戲就是因為你,這麼拼命的練級也是想和你一起,不管是在遊戲裡,還是在學校,我的心意你難道不瞭解嗎?

‥‥‥‥

 

丫一定是瓊瑤劇看多了!

充其量也就是個芙蓉姐姐,愣是打腫臉充紫薇,你當大神是爾康啊,也不嫌酸的慌,他想嘔吐,在中翹著腿把蘋果咬的哢嚓哢嚓響,權當是電腦裡那個女人的腦袋,等著看大神怎麼回答,不知道為什麼,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芳華絕代一定討不到什麼好果子吃。

 

【即墨】:剛接了個電話,你在和誰說話?

 

噗哈哈!!!!!

在中拍桌狂笑,不愧是大神啊,他要是芳華絕代現在肯定一頭撞死,再也不在風雲裡丟人現眼。

可惜,他低估了女人的韌性,特別是一個癡戀男人的女人的韌性。

 

【芳華絕代】:我有些話想要和你說。

【即墨】:說。

【芳華絕代】:有人在。

【即墨】:他不是外人,有話快說,我很忙。

【芳華絕代】:你!!!你信不信,我可以讓他在這個遊戲裡混不下去,你能護得了他一時,護不了他一輩子。

【即墨】:這句話同樣送給你。

 

「在中哥!!!!!」在中看言情狗血倫理喜劇看得正開心,金俊秀的高八度魔音就傳了過來。

「幹嘛?」

「外賣來了,你下去拿。」

「為什麼是我?」

「因為我沒穿衣服啊。」

在中看著金俊秀身上破破爛爛的白背心,忍不住暴走:「那你身上穿的是什麼???」

金俊秀嚴肅的低頭看著自己的裝束,伸手把後面本來所剩不多的布料一把扯開,然後隨便一扭一繫,幽幽的吐出兩個字:「肚兜。」

在中knock down。

‥‥是有多懶,為了不下樓拿飯,可以做到這個程度,那他是不是可以把內褲套在頭上,然後表示他現在是傷病患者,裹得是繃帶啊,口胡!

 

拎著錢包下樓拿回幾個人的飯,在中急匆匆的跑回電腦前,卻發現私聊的房間已經關閉,而世界裡一條公告閃閃發光的亮瞎了他的狗眼?貓眼?

 

【公告】:玩家芳華絕代退出俠骨柔腸,江湖再見仍是朋友。

 

然後底下是兩條好友申請,一條來自於幫寶適,一條來自於鬼見愁,在中點擊通過,然後就看見兩個人的消息交替的轟炸過來。

 

『好友群』【幫寶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白菜,你和老大跟芳華說了什麼啊,她一回來就退幫了,還說一定會讓你後悔的。

 

『好友群』【鬼見愁】:

膜拜ING,你們倆不會BOBO了吧。

 

『好友群』【幫寶適】:

呀呀呀呀呀,我也想看【滿地打滾

 

『好友群』【鬼見愁】:

我也想看T T

 

『好友群』【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同學。

 

在中欲哭無淚,他為什麼一定要在他們談話的時候下樓,他為什麼一定要去拿飯,不吃飯會死嗎,會死嗎,會死嗎!!!

但是,不知道大神到底幹了什麼會憋死他的!!!

眼神瞄著吃漢堡吃得不亦樂乎的俊秀,金小在同學成功的開始遷怒,都是俊秀這廝,要不是他,他就不會錯過這麼精彩的大戲。

摔!他身為堂堂正宮皇后,怎麼能不知道陛下是怎麼打發走那些嬪妃的呢,~~~~(>_<)~~~~ 。

於是,吃飯吃的好好的金俊秀同學覺得他家哥哥滿身怨氣的移動到他的身後,然後,他心愛的漢堡就變成了啊嗚的口糧。

漢堡啊,我的漢堡啊,你死的好慘啊,我以後一定會給你燒紙的!!

之後,大七的麵條,胖子的蓋澆飯,以及他自己的雞排全都被塞進啊嗚的肚子,三個人看著金在中堪比鍋底的臉色,只能縮在牆角敢怒不敢言。

口胡!女王受爆發真的好可怕!

漫畫書誠不欺我也!嗚呼哀哉!

 

「哥,那個,你手機響。」金俊秀蹲在角落裡指指在中床上的手機。

「去接。」

「喳。」

俊秀屁顛屁顛的跑過去,按下通話鍵,然後泉水的聲音破空而來,震得幾個人集體僵住。

「金在中,TMD那個芳華絕代怎麼回事?退了幫突然跑來加我們幫,然後就一直纏著我要和我結婚,我操啊,她不會不知道我是女人吧,她不會真的被老紙的男兒氣概吸引了吧,MD,一直M我說要我和你離婚,和她結婚,我看她不是腦子進水,分明是水裡面飄了個大腦組織而已,你給我解釋清楚,這是怎麼回事,要不然我就去你們宿舍舉著你的照片在樓下裸奔!!!」

‥‥‥

金在中淩亂,這姑娘到底是有多BH才能做出這種威脅啊!

但是,為什麼芳華絕代突然放棄大神改嫁泉水叮咚?!

在中把電話仍給俊秀去頭疼,自己則看著螢幕上淡然的站在醫師邊上的白衣俠客,看起來無害的臉讓在中莫名的覺得有種‥‥奧特曼之母附身的感覺。【握拳

靈光一乍現,這不會是大神的陰謀吧!

泉水那種智商的十個綁一起估計都不是大神的對手。

 

『好友群』【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神,那個泉水和我說,芳華絕代突然向他逼婚,你知不知道?

 

『好友群』【鬼見愁】:

啥啥啥,芳華絕代和泉水叮咚,系統BUG了吧。

 

『好友群』【幫寶適】:

我去滴眼藥水。

 

『好友群』【即墨】:

我應該知道嗎?

 

『好友群』【是金花不是菊花】:

‥‥可是,泉水他說‥‥

 

『好友群』【即墨】:

我只是說了我該說的。

 

『好友群』【鬼見愁】:

老大,你不會跟芳華絕代說小白菜喜歡泉水叮咚,然後暗示她,想要報復小白菜,就是要把泉水叮咚搶走,然後,你摘得乾淨,還把小白菜也拯救了?!

 

不是吧?!

大神竟然做了這麼‥‥有內涵的事情?!

嗷嗷嗷,大神好帥!

怎麼有人使壞還能這麼金光閃閃呢?!

 

『好友群』【即墨】:

我不過是說了幾句話而已。

 

『好友群』【幫寶適】:

太坑爹了!你太奸詐了,竟然這樣欺騙一個無辜少女的心,小白菜啊,你要小心啊,這是一匹灰太狼,你很危險啊。

 

『好友群』【鬼見愁】:

我說老大,你幹嘛不直接洗白芳華絕代,然後在秒殺了泉水叮咚,整這麼多彎彎繞幹嘛。

 

『好友群』【即墨】:

我不幹那麼直接的事情。

 

『好友群』【幫寶適】:

表臉,小白菜,你趕快回村裡吧,地球很危險。

 

『好友群』【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不是喜洋洋!!!

還有為什麼叫我小白菜啊?【疑惑

 

『好友群』【鬼見愁】:

很簡單啊,網路白癡+菜鳥=小白菜啊。

 

『好友群』【是金花不是菊花】:

‥‥‥

大神,那我要怎麼和泉水說啊,他很抓狂現在。

 

『好友群』【即墨】:

隨便。

這幾天跟著我去練級,其他是你不用管。

 

『好友群』【是金花不是菊花】:

是,師父~~~~~~

 

『好友群』【幫寶適】:

見過大師兄,大師兄萬福金安。

 

『好友群』【鬼見愁】:

‥‥二師兄,不必行此大禮,你看,師父的臉都黑了,哪裡涼快哪呆著去吧。

 

『好友群』【即墨】:

下了個新副本,小寶,叫上你那個新JQ,組隊。

 

『好友群』【幫寶適】:

好嘞,等著哈。

 

不一會,金在中就看著三個熟悉的ID跟在幫寶適的後面絕塵而來,最歡脫的當屬某位下圍越來越豐滿的屁股親。

金俊秀,你什麼時候變成人家的JQ了,419的骨氣呢,419的威武不能屈呢,你怎麼能這麼樣就被人家騙走了呢。

金在中忿忿不平,恨不得衝上去給他個十萬伏特,讓他一秒鐘變成皮卡丘的弟弟皮在癢(咦= = ?)

 

『隊伍』【即墨】:

小白菜,站到我後面來。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來了來了,師父大人,我要幹什麼?【諂媚笑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小白,你只要保證不死就行了,哢哢。

 

然後,胖子被大神的寶寶定在原地,大神緩緩的發了一行字:

 

『隊伍』【即墨】:

他被定身五分鐘,只要不打死就行了。

 

於是,在中歡樂的拿出新手裝備裡的樹枝謹遵師父的教誨,對著胖子一通亂砍,然後叉著腰仰天嘲笑。

見過什麼叫逆襲嘛?見過什麼叫小怪獸翻身嘛?

只要找對人,蜘蛛俠也能變八爪魚,動感超人也能用十萬伏特,水冰月也能用巴拉拉小魔仙變身。

胖子淚流滿面,大神,不帶你這麼護短的!

還有,金小在同學,到底是誰比較沒骨氣啊喂!

有了男人就忘了奶爸了!想當年我是怎麼照顧你的,怎麼把你從設計院那群狼女的手中搶回來了。【45°望天

這邊隊伍刷副本刷的正HIGH,世界裡卻一派生機勃勃。

 

『世界』【芳華絕代】:

泉水叮咚,是男人就娶我,我哪裡比不上那個人。

 

『世界』【芳華絕代】:

泉水叮咚,出來!

 

『世界』【芳華絕代】:

本小姐願意和你結婚是你的福氣。

 

『世界』【芳華絕代】:

我給你一天時間考慮。

 

『世界』【泉水叮咚】:

姑奶奶,我和你說了好多次了,我真的對你沒興趣啊,NO,沒有,一點都沒有,你能不能不要像蒼蠅一樣,我不是屎!

 

『世界』【芳華絕代】:

和我結婚,我可以把絕色帶出來交給你,你可以變成第一大幫。

 

『世界』【泉水叮咚】:

天哪,還有沒有天理了啊,我不想看見你,你想結婚去找即墨好吧。

 

『世界』【黯然銷魂屁】:

我沒看錯吧,這是拍反轉劇呢吧。

 

『世界』【相公,討厭】:

是金花不是菊花呢,即墨呢,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世界』【娘子,這呢】:

老婆,咱們還是回去生孩子吧。

 

『世界』【茄子很寂寞】:

難道,其實,這倆人才是一對????

 

『世界』【喵星人說汪汪】:

誰扶我一把,我有點暈。【星星

 

‥‥‥‥

 

於是,風雲OL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很神奇的景象,不管是在哪裡幹什麼的玩家,都能看見本服知名的女玩家芳華絕代把泉水叮咚追的到處跑,不管是高山之巔,還是地下之城,不管是在秒怪,還是在練級,都能看見一個頭上一直飄著和我結婚,另一個狂喊救命的場景,讓人瞬間有置身於結婚狂的世界的感覺。

不過,在中那邊卻瞬間清淨了下來,泉水叮咚被纏的沒有時間來找他修煉夫妻技能,芳華絕代和她的手下也全都去進行逼婚大業,其他人也不再處處關注他們四個人糾葛的感情,時間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剛來遊戲的時候,每天上線跟在胖子他們身後撿點經驗,沒事的時候就到茶樓坐著,招呼招呼生意,然後默默的發呆。

 

唯一不同的地方是,他的身邊多了個很拉風的全職保鏢,頂著全服第一的頭銜,但是卻總是跟在他的身後,只有秒怪的時候把他擋在身後,發呆的時候就坐在他身邊,好像一隻大蘑菇?(噗= =!)話不多,但是總是讓人很安心。

蘑菇蘑菇,不會開花,可是為什麼他越來越依賴這個蘑菇了呢?

到了熄燈的時間,在中和大神道了晚安,然後看著對方默默的發來一個嗯,笑著關了電腦,抱著膝蓋坐在床上看著胖子床頭的蠟筆小新海報換成了越獄的男主角。

不知道,大神看人的時候會不會也那樣犀利的滲透人心。

不過,大神應該不會像蠟筆小新那樣跳大象舞吧?!

從來不喜歡和陌生人接觸的在中,突然在這樣一個微風習習的夜晚,不可抑制的生出了和大神見面的想法。

如果‥‥‥

 

 

 

 

 

 

Chapter fourteen——DAY 14

 

自打那誰和大神勾搭成奸,咳咳,不是,自打內誰家的小誰和大神接上頭,也不對,是自打419宿舍舍寶金小在同學和風雲OL第一高手機緣巧合之下相識,然後一見如故,如膠似漆,如火如荼的捆綁在一起之後,整個宿舍都洋溢著春天的氣息,粉紅泡泡咕嘟咕嘟的好像煮沸了的粥,蓋都蓋不住,燒的其他幾個人每天看著走路都恨不得轉圈的舍寶只能默默的摸一把辛酸淚。

某個曾經最鄙視別人整天玩遊戲的人,如今泡在網上的時間已經可以讓女媧造完人,天天下了課就往宿舍跑,一切娛樂活動都已風雲為中心,偶爾出趟門還心心念念著他的遊戲,他的小茶樓,生怕他不線上,他們家大神師父就會寂寞的斷臂。

宿舍其他三人至此由衷地感受到了什麼叫大神的力量!

媽媽咪呀!原來,大神就是傳說中可以讓果凍進化成皮鞋,可以讓奧特曼愛上小怪獸,可以讓油條變身安心油條的存在啊!【喂~~~

雖然說即墨大神最終沒有把天然萌改造成腹黑受,但是,能把向來不喜歡和陌生人接觸的孩子改造成一天到晚咬著被角思考用什麼理由見面不會顯得太著急的思想者,也是多麼讓人感動的一件事啊喂!

 

「哥,你下不下樓吃飯?吃火鍋哦,」上了一天的理論課,金俊秀覺得自己餓得可以吃下一頭牛,上陽臺曬完襪子,看見在中不動如山的穩坐電腦前,隨口問道。

「不去,大神說今天帶我去抓寶寶,」在中轉頭看著陽臺上迎風招展的襪子,嘆了口氣,「俊秀啊,你們下次能不能不要把襪子積攢到一起洗啊?陽臺上掛的跟難民營一樣。」

「好吧,那我下次三十雙一洗好了,」俊秀點頭,「可是,哥,你不覺得襪子掛在那很像過節曬得臘肉嘛?」

‥‥‥‥

金在中沉默,然後跳起來抓著金俊秀的耳朵咆哮:「你下次洗完襪子給我展開曬,團成一團,你當時尿不濕啊。」

不知道他們宿舍是不是風水問題,除了他以外的幾個人在家務方面不擅長的程度可怕到令人髮指,洗襪子團成球丟在陽臺上排一排,在他再三勒令下才不情願的買了衣架子,球鞋穿髒了就用白粉筆在上面抹,所過之處白灰一地,想丟都丟不了,T恤一買買一打,全是一色頭的,就為了穿髒的時候還能反過來繼續穿,每年放寒暑假,他們宿舍出去的人都跟逃難一樣,大包小包裡裝的全是髒衣服,十里飄香。

口胡!要是他不住在這個宿舍,估計419早就變成豬窩了!!

「男子漢大丈夫不拘小節,」金俊秀拍拍屁股,抓著錢包準備下樓,胖子和大七都下去半天了,再不下樓,估計他就只能喝火鍋湯了,「你要吃什麼?我給你帶上來。」

「不拘小節的大丈夫,你能不能先把你沾了番茄醬的褲子換下來,不知道還以為你雌雄同體呢,」在中扯著俊秀的褲子喋喋不休,「我要吃北門那家的蓋澆飯,多放蘑菇。」

「恩康康,像不像難產大出血,」俊秀朝在中撅了撅屁股,笑嘻嘻的往門外跑,「你好好和你們家大神生寶寶啊,我先走了。」

哼(ˉ(∞)ˉ)唧

抓寶寶,抓寶寶!!!

你妹的生寶寶,他有那功能嘛,摔!

 

在中咬牙切齒的登上遊戲,大神還沒來,倒是鬼見愁和幫寶適兩人正歡騰的在房間裡聊天,經過這幾天的接觸,他發現大神的這兩位死黨跟他的性格真是南轅北轍,鬼見愁毒舌,幫寶適話嘮,平時一起刷副本的時候,基本就只能看見這兩個人鬥嘴鬥得天昏地暗,至於大神他好像一直負責的是收尾秒殺工作。

囧rz

 

【幫寶適】:唉,天氣真熱啊!熱得想裸奔啊(抹淚)

沒記錯的話,現在應該屬於冬天吧,在中看看自己身上穿著的厚睡衣,雖然說宿舍有空調,但是也不至於熱到裸奔吧?!

【是金花不是菊花】:那個,副幫主啊,你在哪個城市啊?這麼熱?

【鬼見愁】:小白菜,你別理他,他這句話的重點在裸奔上,這是他的夢想。

【是金花不是菊花】:-_-! 好遠大的理想。

【幫寶適】:小白菜啊,你別叫人家副幫主啦,叫我小寶就好啦,或者你可以叫我寶哥哥,哎嘿嘿!!【淫笑

【鬼見愁】:如果你不想一會被老大閹掉,最好收起你的淫笑。

【幫寶適】:你真沒意思,愁人啊。

【是金花不是菊花】:我一直想問,你們倆ID的由來,這麼讓人歎為觀止的名字是怎麼想出來的。

【幫寶適】:唉,說來話長啊,小愁愁他是因為太能吃了,鬼見了都發愁,現在校門口的自助餐廳看見他都是謝絕入內啊,滿上都寫了XXX與寵物謝絕入內。

【是金花不是菊花】:(⊙o⊙)哦,我突然想到以前遇到的一個人,那,小寶,你的名字呢?

【鬼見愁】:你真的想知道?

【是金花不是菊花】:不能講嗎?(疑惑)

【鬼見愁】:不是,只是過程太慘烈,所以‥‥

【是金花不是菊花】:難道,小寶他有戀物癖?喜歡幫寶適?

【鬼見愁】:‥‥實際上,故事是這樣的,他曾經得過一次‥‥痔瘡,然後,因為運動起來不方便,所以老大給他出主意讓他去護舒寶,然後的然後,他不小心拿錯了,從此,就和幫寶適結下了不解之緣。

【是金花不是菊花】:O__O"‥‥聽起來是個很‥‥浪漫的邂逅故事‥‥

【鬼見愁】:我也覺得了,我們宿舍現在還有很多幫寶適,你要不要?

【是金花不是菊花】:我謝謝您了,我用不著那玩意。對了,大神他什麼時候上來?

【幫寶適】:呦呦呦,你想他了?!

【是金花不是菊花】:‥‥‥

【鬼見愁】:老大下午被老師叫去剪片子,才進門,一會就上來。

【是金花不是菊花】:( ⊙ o ⊙ )啊?你們是學生?

【鬼見愁】:傳媒,大三,我們仨一個宿舍。

 

大,大神竟然是個大三的學生?!

這就好像突然告訴他,其實超人的內褲是畫上去的,蜘蛛俠爬牆其實是用吸盤的,奧特曼其實是小怪獸的近親一樣玄幻(咿= =?)

那麼個神乎其神的人,怎麼會和他一樣都是學生呢。

不過,知道了這個之後,好像一下子就覺得大神沒有那麼遙不可及了。

 

叮!

大神果然像鬼見愁所說的那樣很快就上線了,在中按照前幾天剛學會的查找座標的方式把自己傳送到大神的身邊,兩個人站在落霞峰上誰也沒有說話,他支著下巴看著螢幕上並肩而立的兩個人,在背景的渲染下,出奇的和諧,可是這是不是因為他玩的是女號的原因呢?

如果,現在跟白衣大神站在一起的是一個五大三粗的壯漢,絡腮鬍子多的可以下麵條的那種,還會不會這麼讓人覺得唯美?!

從來沒有思考過這些的金小在同學頭一次覺得心裡空落落的,好像,好像以前胖子說的拉肚子的時候,找到了廁所,卻發現沒有帶紙那種火急火燎的感覺。

所以,其實大神到底是那張紙呢?還是憋著的‥‥

{{{(>_<)}}}

 

『當前』【即墨】:

走吧,帶你去抓寶寶。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神,你還沒吃飯吧?

 

『當前』【即墨】:

沒。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那你先去吃點東西吧,我昨天在官網看過抓寶寶的方法了,我可以自己先去抓,我現在也是85級的醫師了,不用擔心。(笑臉)

 

『當前』【即墨】:

我不放心。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那你吃快點,早點來找我不就好了,去吧去吧。(調皮)

 

『當前』【即墨】:

那你注意點,有事情找鬼見愁他們。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知道了,你快去吃飯吧。

 

那頭大神離開電腦,走到櫃子邊拿出速食麵,拎著開水打算泡麵,沈昌珉和朴有天同時愣了一下,這位爺竟然把他家小白菜一個人丟在遊戲裡,自己跑去吃飯?!

「哥,小白菜下線了?」朴有天尾隨鄭允浩進洗手間。

「沒有。」

「那你竟然跑來吃麵?」

「難道說,你想幫我下樓買飯?」

「‥‥‥」

「朴太郎,都跟你說了,不要自討苦吃。」沈昌珉嘎嘎笑,這娃怎麼就記吃不記打呢,每次被嗤了,下次還巴巴的湊上去。

「不許叫我朴太郎!!!!!!!」朴有天暴走,他不就新剃了個圓圓的頭髮,沈昌珉就天天給他起外號,今天西瓜皮,明天太郎的,「這叫藝術,藝術懂不懂?!」

「冬天沒有西瓜吃,確實需要一些安慰啊,」沈昌珉嘆氣,轉頭問正在倒開水的允浩,「老大,你怎麼想起來先吃飯的?」

鄭允浩放好調料,半晌,幽幽的吐出幾個字:「你們這種沒有娘子疼的人是不懂的。」

(#‵′)凸

沈昌珉和朴有天被噁心的倒地,見過不要臉的,沒叫過這麼不要臉的,人家小白菜還什麼都不知道呢,這邊就把他當成娘子了?!

娘子泥煤,你以為你是許仙啊,我還小青呢!

只是,某倆人迫於某大神的淫威敢怒不敢言,灰溜溜的用眼神表達了自己的鄙視之後,默默的滾回副本虐怪,只有在遊戲裡,他們才能找回點自信心。【淚奔

 

 

金小在同學目送著大神遠去,然後一個人打開地圖,開始研究他要怎麼到寵樂園完成他抓寶寶的大業。

風雲OL裡的寶寶其實就是很多遊戲裡的寵物,有的是純屬裝飾,有的卻可以打架鬥法寶,甚至有的還有幫助主人回血的功能,所以,一般到了八十級的玩家都會去寵樂園抓一隻寶寶回來養,只是,風雲裡的寶寶不接受買賣,也不能通過秒怪得到,唯一的辦法就是去寵樂園憑自己的運氣看看能抓到什麼樣的寶寶,不管級數高低,全憑幸運值。

他一向沒什麼人品,但是千萬不要讓他抓到什麼難看的讓人想撞牆的寶寶就好,不用多有用,反正大神一直都在他身邊,比寶寶好用多了,滅哈哈!!!

找到落霞峰上的傳送點,在中輕鬆的來到二線地圖上的寵樂園,風雲的畫面一如既往的精緻,寵樂園是個漂亮的露天廣場,上面來來往往有不少玩家正在抓寶寶。

在中瞬間振奮了,好久沒有在遊戲裡看見這麼安靜祥和的氣氛了,七彩的光讓他有種置身兒童樂園的感覺。

哇哈哈,親愛的寶寶,你金小爺來啦!!

 

歡脫的跑到入口的NPC前,同意了一些完全無用的條款,在中迫不及待的拿著NPC發的竹圈兒往裡衝,腦袋裡幻想著裡面一地的可愛的小動物圍著他腳跑來跑去,然後繞著他撒歡兒,就好像他們家啊嗚一樣。

太美好了!!

推開大門,然後,金小在愣在原地,好像天上一道響雷把他劈的外焦裡嫩,跟骨肉相連一樣。

口胡!誰來告訴他,他現在看見的是什麼?!

誰來告訴他這一地白花花帶著各種花紋的蛋其實是他的幻覺,其實是他進錯了房間?!

他是要去寵樂園,全是寵物寶寶的寵樂園,不是滿地蛋的養雞場啊,喂喂喂!
這一地亂七八糟的蛋是鬧哪樣啊?煮著吃還是炒著吃啊?!

你當是肯德基營養早餐啊,氧化鈣!!!

他現在也很蛋疼啊,碎了一地了都,碎的跟豆腐渣一樣!!

他幻想的那些寶寶呢,那些可愛又漂亮的動物呢?!

崩潰的打開NPC塞給他的信,然後,金在中再一次淚流滿面,他要是有炸彈,一定先炸了開發風雲OL的遊戲商。

不帶這麼欺騙他這顆玻璃心的,不帶這麼玩弄純潔少年的感情的?!

 

【說明:請玩家站在黃線以外,按住ctrl+Q鍵,用圈套住某顆蛋,然後孵化即可】

 

!!!!!

坑爹啊,這到底是哪個技術人員想出來的好主意?!

套圈?!

這貨是不是小時候在馬路邊上被虐慘了,是不是從小到大啥都沒套中過,所以現在跑來虐待廣大玩家啊,摔!

還孵化?!你當我是母雞啊?!

在中落寞的看著放在胖子桌子上的煮蛋器,再回頭看著螢幕上的蛋,咽了口吐沫,然後按住ctrl+Q,手上的竹圈兒飄飄悠悠的飛出去,在空中轉啊轉,最後落在遠處一個不起眼的蛋上。

 

【系統】: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得到寶寶蛋——旺雞蛋。

 

在中看著系統消息,這會連吐槽的力氣都沒了,旺雞蛋!那他是不是可以申請再要點鹽末子,系統是不是知道他還沒吃晚飯啊,口胡!

連滾帶爬的跑出寵樂園,在中一口氣奔到不遠處的蓮湖邊上才停下來,心有餘悸的回頭看著流光溢彩的地方,在心裡默默發誓,到150級轉職的時候,他寧可什麼都不要也不來這裡抓寶寶了!!

廢話,萬一下次給他套中了個活珠子怎麼辦?!

好不容易冷靜下來,在中從裝備包裡拿出那顆叫做旺雞蛋的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搞不懂要怎麼孵化,剛剛走得太急,也沒有諮詢下NPC,現在只好傻眼了。

不過,孵化這東西應該就是像母雞那樣把蛋捂熱乎了,然後就行了吧,可是系統也沒有給他發個母雞啥的啊?!

 

就在在中糾結個半死的時候,胖子豪邁的歌聲遠遠地傳來——愛情不是你想買,想買就能買,噢噢噢噢,黑貓警長,一個藤上七朵花,我們‥‥

「胖子,你知不知道寶寶怎麼孵啊?」

「欸,你咋不問你家大神?」胖子收聲,跑到在中身邊。

「他去吃飯了。」

「這樣啊,沒有孵化按鈕嗎?」俊秀也湊過來,一身傣妹的味道,讓他忍不住想要靠邊。

「沒有。」

「白哥,我記得一線地圖裡有個溫泉,你要不把蛋丟進去看看?」

「喂,我是要孵化,不是要煮雞蛋!!」

「要不你那錘子砸碎了看看?」胖子出餿主意。

「你以為非常六加一砸金蛋啊!」

是不是所有宿舍的室友都這麼不靠譜啊,在中用腦袋撞桌子,然後決定用最老的辦法孵化這顆旺雞蛋。

 

於是,當大神吃完麵,按照座標找到他們家小白菜的時候,萬年不變的冰山臉劇烈的抽搐抽搐抽搐,然後終於被打敗了。

到底是誰誤導這個孩子寶寶是這樣孵化的?!

遊戲裡,穿著紗裙的醫師呈臥倒狀,然後肚子下面壓著一顆圓不溜秋的蛋,因為蛋的個頭比較大,所以整個人的四肢都是懸空的,在空氣中滑啊滑保持平衡,造型總體來說很像一隻溺水?的青蛙?!

這孩子不是想用體溫把寶寶孵化出來吧?真當自己是母雞了?!

呼~~~~這個,太好糊弄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當前』【即墨】:

你這是‥‥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神啊,我在孵蛋啊!!

 

『當前』【即墨】:

NPC沒有和你說,寶寶蛋只要放在裝備包裡十天就可以自動孵化了嗎?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哭,不帶的為什麼沒人告訴我?!

 

小菜鳥炸毛,一腳把蛋踹開老遠,一個人坐在地上哇哇大哭,滿地打滾,剛剛那麼多人走過去看見他都不和他說,是要怎樣?!

 

『世界』【佛山無影摸】:

O(∩_∩)O哈哈哈~,剛才在蓮湖那邊看見一搞笑的,甩上來給夥計們看看。

截圖1

截圖2

截圖3

 

『世界』【開始了嗎】:

我累個去去去去去去,這貨不是在孵蛋吧?

 

『世界』【已經結束了】:

看起來很像‥‥

 

『世界』【妖妖】:

為無私的母雞精神致敬!

 

『世界』【佛山無影摸】:

+1

 

『世界』【奧爾蘭烤雞腿】:

+2

 

『世界』【妖魔鬼怪先鋒】:

+3

 

‥‥‥‥

 

小白小朋友看見世界又開始排隊圍觀哭得更加慘烈,風雲裡什麼打滾,撞牆的技能通通用了一遍,大神在一邊無奈的看著他家小白菜進入癲狂模式,終於手指飛舞的發了幾個字:

 

『當前』【即墨】:

很可愛。

 

某個淚如泉湧的人立刻不哭了,大神說他可愛哎,雖然不知道是說的遊戲裡的小醫師,還是說的他,但是,之前的窘迫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

大神的話好像有魔力一般,現在就是讓他下蛋也沒有問題(喂喂喂!!!)

 

『當前』【即墨】:

吃過飯了嗎?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吃過了,你吃完了?

 

『當前』【即墨】:

嗯,太晚了,今天不練級了。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好。

那個,大神,你還在上學嗎?

 

『當前』【即墨】:

嗯。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 ⊙ o ⊙ )啊!我也是呀,那你也在B市?

 

國色天香服裡大多都是B市的人,大神會不會也是因為這個而選在本服的呢?

 

『當前』【即墨】:

是。

 

!!!!

大神竟然跟他在同一個城市,而且大神還是學傳媒系的,B市有傳媒的大學基本都在郊區的這個大學城裡,像T綜大就有傳媒學院。

金小在異常激動的敲著鍵盤。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那那那,大神,你也在XX大學城裡?

 

『當前』【即墨】:

嗯。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 ⊙ o ⊙ )!

大神你不會是T綜大的吧?

 

按完回車鍵,在中搓著手焦急的等待的,好像有種高考查分的感覺,但是等了半天,卻只等到電腦螢幕一黑,然後自動退出遊戲。

「啊啊啊啊啊啊,怎麼回事啊?怎麼黑屏了?」

「哥,到斷電時間了,所以斷網了啊。」

%>_<%

哪有這樣的?!

再給他一分鐘的時間會死啊,要不要準確的掐分掐秒的斷電斷網啊,平時也沒那麼準時啊,你當你太空船升天啊?!

不知道問話問一半容易憋死人嘛?!

生孩子生一半也不能收回去,問問題也是一樣啊,摔!

在中暴走,宿舍幾個人面面相覷,不知原因,最後只好在黑暗中聽著某位同學對著牆詛咒學校的熄燈制度,嘰裡咕嚕的好像唐僧念經。

在中罵的口渴,正準備明天一早一起床就上風雲,問完這個問題,順面看看能不能見到大神的本尊。

嘶——,想想都流口水啊,大神一定是那種帶著金絲眼鏡,手裡拎著電腦,穿著黑風衣的精英。

OMO,大神,等我啊!!!

 

不過,事與願違,就在他把一切都打算的好好的時候,攪亂計畫的事情發生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