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fifteen——DAY 15

 

金小在同學密謀的私會大神計畫被完全打亂是源於一個深夜打來的電話,當然不是貞子打來的,啊喂!

彼時,他正在對著貼著牆紙的牆壁排練明天和大神的對話,胖子正在黑暗中剪腳趾甲,哢嚓哢嚓的時不時的喊肉疼,俊秀和大七正在就今天刷副本時的失誤進行嚴肅的學術探討,襪子,枕頭,內褲滿天飛【喂!!

對於他們這個向來在夜晚狼化,對著月亮高喊賜我一個妹子?或者漢子吧的宿舍來說,這還真是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咦= =?)

午夜電話是在中的專業老師打來的,目的是希望他明天早上能來診所幫忙,臨時充當下小護士一號。

是小護士,不是護舒寶,默念三百遍。

 

此專業老師姓鄭,中老年帥哥一枚,人道是術業專攻,他利用課餘時間在學校附近開了一間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診所,收費也公道,及時地拯救了他們這些平時只能依賴校醫院生存的孩子。

校醫院是何許地方?

那是離天堂最近的地方!

在中依稀記得剛來學校的時候感冒去那裡拿藥,正在聊天的中年白大褂婦女對著他左看右看然後問:嗯,你覺得你應該吃什麼藥?!

摔!他要是說每種藥都吃一種,那會不會就直接吃飽了啊?!

鄭老師不但醫術高明,而且平時上課風趣幽默,和學生打成一片,跟課代表在中的關係更是好的沒話說,所以,平時診所忙不過來的時候,也會打電話叫在中去幫忙。

咳咳,金小在同學雖然平時馬虎了點,偶爾呆萌了點,但是,他的成績確實數一數二的好,胖子說這就是上帝關上了一扇門,就總會給你打開一扇窗。

只是,在中一直很糾結,上帝給他開的這扇窗是不是有點小啊喂!不帶這樣半開不開的呀喂!

他頭大不知道嘛?!會卡住不知道嘛?!

( ⊙ o ⊙ )!

不過在中還是很喜歡藉這樣的機會得到鍛煉,畢竟像他們這樣大一的新生,能去醫院幫忙,是很難得的事情,所以,接到鄭老師電話之後,他糾結了一分鐘,果斷選擇了去診所幫忙,反正,那啥大神就在那也不會跑掉,等他回來再問也是一樣的。

況且況且況且況且——

醫院也可以上網的,哎嘿嘿。

於是,第二天一早,在中簡單拾掇了下自己,在路邊買了個煎餅,順著學校的林蔭道晃悠到離學校不遠的診所,輕車熟路的換上制服,在病房間穿行。

 

大週末看病的人明顯多了不少,一直忙到中午在中累的走不動路,領了盒飯跑到樓梯間裡躲清靜,診所提供的盒飯品質一直有待提高,在中吃了幾口就被鹹的嗷嗷叫。

口胡!今天的鹽是不是不要錢啊,按斤放的吧,這要是把一盒都吃完了,他今晚就能變成下水道了。

把盒飯丟在一邊,在中一骨碌的爬起來,口袋裡的硬幣叮嚀咣當的亂響,這聲音是不是好像一隻販貨的小毛驢,他一邊囧囧有神的想著,一邊從自動販賣機裡買了瓶飲料,叼著吸管往樓梯間走。

醫院最無聊的地方應該就是這滿眼的白色藍色的衣服搞得跟塑膠袋兒場一樣,看多了眼睛都累,在中插著口袋左右掃描,然後,呱唧崴了腳。

誰來告訴他,他看見了神馬?

一棵聖誕樹在走路?!

一棵聖誕樹歡快的走在醫院的走廊裡,沒事還蹦躂兩下?!

o(╯□╰)o

很久沒有看見一個人能把這麼多顏色都穿在身上,還穿的這麼有新意?!

一頭黃髮的瘦高男生,上身穿著粉紅色的襯衫,外面套了件雪白雪白的羽絨服,亮藍色的褲子上面還繡著黃色花,腳下更是別出心裁的穿了雙滿是玻璃球的人字拖?

坑爹啊!這人當自己是調色盤了吧?!

在中嘴角抽搐的低頭看看自己腳上的皮靴,再看看聖誕樹腳上的人字拖,默默感慨,果然,現在這個世界,還是有很多新興物種的,人比人嚇死人呦。

抱緊自己的飲料,在中加快腳步想要超過調色盤,比起思考別人的腳會不會冷,他還是比較擔心自己的盒飯丟在樓梯間裡會不會被扔掉。

 

「嗯,我在醫院呢,哎呀,別提了,流年不利,大半夜的折騰死了,對了,你別忘記登入下風雲。」

在中奔到一半,聽見後面的人說到風雲,不禁放緩腳步,想要聽聽下文是什麼,沒辦法,這就好比追星的遇到同道中人,玩遊戲每當遇上也在玩同一款的遊戲的,總是想知道對方在哪個區。

我挪,我挪,我慢慢挪,在中龜速在前面挪動,聽著後面的聖誕樹說了一堆有的沒的,到最後也沒說出個所以然,於是,怏怏的推開樓梯間的門,準備繼續進食。

「對了,小白菜的寶寶要孵化出來了,我們不在,你看著點,別出什麼岔子。」

小!白!菜!

還是正在等待寶寶孵化的小白菜?!

口胡!說的不會是他吧?!

「是啊,別再讓他跑大街上孵雞蛋。」

-_-#

這說的肯定是他了,果然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啊啊啊啊!!

不過,知道他要孵化寶寶,還囑咐人家要看著點他的人‥‥

‥‥‥

難道,他是大神?!

金在中“咻”的竄進樓梯間,心臟好像電力過猛一樣幾乎要跳出胸腔,是大神嗎?那個人會是遊戲裡所向披靡的即墨嗎?

把門打開一條小縫,在中也不知道此時此刻為什麼如此緊張,虛著眼睛朝剛剛的方向看去,那個人還在講電話,側著身子,只能看清大半張臉,瘦瘦的,頭頂紮了個小辮子,燈光下顯得眉目清秀,在原地跺腳晃悠的樣子顯得格外眼熟。

在中整個人貼在門上,在心裡確認這個事實,確實,是個很好看的男生,挑花眼,薄唇,鼻樑挺拔,笑起來有個小小的酒窩,這身花花綠綠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毫不遜色于廣告中的明星。

可是,為什麼他的心裡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

大神,好像不應該是這樣的,在他的心裡,大神不應該是這樣的?!

可是,如果不是這樣,又應該是什麼樣呢?!

在中咬著手指看著他越走越近,越走越近,近的只要伸出手就能碰見他的衣角,如果是昨晚的自己,應該已經興奮地撲上去了吧,可是,現在,為什麼只想趕快逃跑呢?!

向來行動快于大腦的金在中“砰”的關上門,然後,顧不上放在辦公室裡的包,掉頭就跑。

 

給沈昌珉吩咐完事情掛上電話的朴有天被巨大的聲響嚇了一跳,看著還在不住晃悠的樓梯間的大門,默默地後退了兩步,這個醫院是不是有怪獸?!

奧特曼允浩,倫家需要你!!!

有天轉身進了對面的一間病房,單人的病房裡,穿著病號服的黑髮男生單手拿著一本厚厚的書翻閱著,悠閒自得的樣子讓人覺得好像天大的事情他都能彈指間解決。

「你這一身是掉染缸裡了?」

「鄭大人,你有沒有點良心,大半夜的進醫院,我衣服才送去洗衣房洗了,為了來看你,這還是搶了希澈哥的衣服。」

「那估計我的床位很快就能讓給你了。」

「‥‥‥」

「對了,跟昌珉說了沒?」

「說了說了,按照大人您的吩咐,昌珉一會就上線幫你照看你家的小白菜,保證他生根發芽,沐浴陽光,茁壯成長,等你回去就長成捲心菜了。」

「那你可以走了,出去的時候記得關門。」

「沒人性。」

「對了,跟昌珉說,不要跟小白菜說我生病了的事情。」

「哎呦,人家又不一定會擔心你,」朴有天笑瞇瞇的回頭,然後被厚厚的原文書砸了個正著,「啊,狂暴攻擊,看我防禦術。」

「神經病。」

鄭允浩眼皮子都懶得動,雙手放在腦後,靠在病床上發呆,小白菜昨晚那麼興奮的問他的情況,爸媽那邊的工作也完全做通,看來,是時候可以收網捕魚了。

我的小白菜,我等你很久了。

 

 

 

俊秀覺得自己今天很倒楣,一大早上遊戲,結果他家親親幫寶適不線上不說,刷個副本還半路掉線,害得他不但沒升級,還掉了個加速戒指,鬱卒的想要撞牆,中午和胖子下樓吃飯,一個穿的跟聖誕樹一樣的人跟急驚風一樣從他邊上竄過去,留下一個遠去的背影,把他的麻辣燙都撞灑了,褲子上全是湯汁,最倒楣的是湯正好灑在褲襠部位,走回宿舍的一路上一群人都盯著他的尷尬部位偷笑。好不容易回了宿舍,換了睡衣,洗了褲子,他家老哥跟火燒屁股一樣衝進來,踩翻了他放在地上的盆兒,一盆衣服全都白洗了。

啊啊啊啊啊啊!!!!

「哥,你幹嘛啦,我的衣服啊,」俊秀咆哮,看著呆呆的坐在位置上眼睛發直的在中,慢慢的轉入好奇模式,「哥,你怎麼了?」

沉默~~~~

「在中哥?」

沉默~~~~~

「金在中?」

沉默~~~~~~

「你的旺雞蛋孵出來了!!!!」

沉默~~~~~~~

「胖子胖子胖子,不好了,」金俊秀大驚,「我哥斷電了,你快來看看啊。」

正在蹲坑的胖子被俊秀一嗓子嚎的險些踩進坑裡,拎著褲子跑出來,就看見舍寶金小在同學直不楞登的盯著牆,張著嘴,目光呆滯。

「這怎麼回事?」

「不知道。」

胖子是何許人也,俊秀解決不了的事,那是因為智商問題,但是到他胖子的手上,絕對一秒鐘搞定,拿起自己桌子上的辣椒醬,用勺子挖了一勺,然後‥‥送進在中的嘴裡。

!!!!

「搞定。」

兩個人盯著在中半天,沒想到平時最怕辣椒的在中竟然依舊傻呆呆的看著牆壁,好像可以隔空把他燒個洞一樣,這回胖子也驚了,看來這次斷電斷的不一般啊,搞不好是先進水然後又斷電了,嗯。

「俊秀。」

「在。」

「估計小白白是被樓下的狗嚇到了,走,給他報仇去。」

宿舍樓下有幾隻流浪狗,對誰都挺和善,不知道為什麼,看見金在中就追著叫,搞得這孩子上樓的時候恨不得腳踩風火輪,人送外號“狗不理”,後來,胖子他們看不下去,帶著宿舍一霸——啊嗚去教訓了流浪狗一頓,才算是解除了這場危機。

「啊嗚,走,給你在中哥報仇去。」

胖子意氣風發的抱著啊嗚,拉著俊秀,邁著八字步邊走邊吟誦——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

啊嗚沉默了,俊秀爆發了!!

你才是黃,你全家都黃,你全村都黃,黃的跟豆瓣醬一樣。

「俺錯了俺錯了,俊秀小同志,我們現在要一致對外,走走走,去把流浪狗趕出亞洲。」

 

就在兩人整裝待發的時候,在中終於開口了:

「啊呸呸,——嘶——,我,看見,嘶,大神了。」

「——嘶——,你,看見,嘶,哪個大神了?」

「胖子,你不要,嘶,學我說話,」在中幽怨的轉過頭,「我,嘶,在醫院看見即墨了。」

「口胡!真的假的?」

胖子和俊秀同時僵硬,這是什麼樣的緣分啊,竟然在醫院都能遇上,果然是猿糞啊猿糞!!

「真的,我聽見他說到我,還讓別人照顧我。」

金在中灌了一大口涼水,然後繼續眨巴著大眼睛看著牆面。

「帥嗎?」

「帥,瘦瘦高高的,打扮的很‥‥洋氣。」

真的很洋氣,都快把三原色都穿身上了!

「切,那你在這裝什麼幽怨?」胖子嗤之以鼻,「有沒有撲上去?」

「可是,他不是我想像的大神。」

「哥,你想像的大神是什麼樣的?」

在中慢慢的轉過頭,看了俊秀一樣,又轉回去回答道:「不知道。」

‥‥‥‥

金在中也不知道自己抽什麼風,他形容不上來現在的心情,就好像是一直很喜歡的一個英俊瀟灑的酷哥,有一天突然走到你面前,呼啦一下掀開衣服,然後是個裡面什麼都沒穿的變態?!

好吧,這個描述有點不對,就好像是明明買的是個勁脆雞腿堡,但是拿到的時候卻是田園漢堡,一咬一口麵粉的那種。

反正, 感覺不對。

 

「哥,那大神長什麼樣?」

「有點眼熟。」

金在中仔細回想是在什麼地方見過長相差不多的人,他最近很少出門,除了班上的人,就是活動的時候見到的人了,於是,想啊想,突然,靈光一閃。

「啊,他是那個學生會會長。」

口胡!難怪總覺得他的側臉看起來很眼熟,根本就是在拔河比賽上那天見到的那個主席嘛,雖然換了不一樣的衣服,還換了髮型,可是那雙桃花眼絕對不可能是現去整容的吧,雖然他沒有戴眼鏡,但是,絕對不會認錯的。

大神,就是那個叫朴有天的學生會主席!!!!

「STOP,哥,你是說,即墨是朴有天?」

「嗯。」

「不會搞錯吧?」

胖子驚得拽著啊嗚的耳朵,大神和那個神出鬼沒的主席,怎麼覺得重合起來有點困難呢?!

「不會錯的,我昨晚剛問了大神是不是也在咱們這個大學城上學,今天在診所就遇見他了。」

~~~~(>_<)~~~~

「哥,你還是上網看看吧,搞不好是你認錯了,」俊秀把啊嗚搶救出來,然後補充,「畢竟,昨天幾乎全服都知道有一個叫小白菜的人在蓮湖邊上孵雞蛋。」

‥‥‥

「金俊秀,你不強調這句話會死嗎?」

╭(╯^╰)╮哼,不就是全服都知道他在孵雞蛋嘛?!有什麼了不起的,你們這些胎生的物種,怎麼能體會卵生的樂趣?!

不過,他好像也是胎生的吧,吧,吧‥‥

「是啊,小白白,上去看看唄,搞不好你一上線,看見大神在線呢,咱學校玩風雲的人不少,還有專門的俱樂部呢。」

也對啊,也許根本就是他誤會了呢,大神那麼威武的人怎麼會去醫院呢,他應該是自體就能癒合的神奇人物吧。

越想越振奮的在中拎出電腦,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速度登入遊戲,拉開好友名單。

欸,怎麼只有鬼見愁線上?!

【是金花不是菊花】:小愁愁~~~~

【鬼見愁】:娘娘,微臣在。

【是金花不是菊花】:‥‥你被小寶附身了嗎?

【鬼見愁】:你可以理解為這玩意跟腳氣一樣可以傳染。

【是金花不是菊花】:o(╯□╰)o,問你件事。

【鬼見愁】:娘娘請說,微臣必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過其實,實實在在,在所不辭‥‥

【是金花不是菊花】:你成語接龍玩多了吧你!

                              那個,大神他在嗎?我有點事想問他。

【鬼見愁】:這個‥‥

【是金花不是菊花】:怎麼了?!大神有事?

【鬼見愁】:娘娘,事情是這樣的,今天我們有個同學,他病了,羊癲瘋,所以,大神他去醫院探病了,不過,他特意囑咐過我,你有啥事我來扛。

 

大神不在,大神去醫院了,大神去醫院探病了,大神去醫院探病的時候囑咐別人照顧他‥‥

在中迅速的在腦海裡連詞成句,然後,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忍不住抱頭咆哮:

尼瑪啊,聖誕樹真的是大神!!!!

大神竟然是個打扮的跟火烈鳥一樣的人啊,摔!

大神在網上沉默寡言的跟什麼一樣,在現實中歡脫的跟動物園裡跑出來的一樣,鬧哪樣啊?!

精神分裂都趕不上這個速度啊?!

大神不會一邊在宿舍唱著最炫民族風,哦哦哦,耶耶耶的,一邊在網上默默的說:嗯,是,蹲牆角去‥‥

蒼天啊,大地啊,誰來告訴我,這不是真的啊!!

他家大神真的是蠟筆小新嗎,這是真的真的真的嗎!!

「哥,你還好吧?」俊秀看著在中聊了一會天就開始無聲的哭天搶地,嘴巴張張合合的就是不出聲音,「哥,你能不能不要靜音,我想知道你在說啥?」

「我最愛的人~~~~~卻傷害我最深,你為什麼‥‥」

「哥,大神沒有背著你愛別人。」

‥‥‥

「俊秀,你聽沒聽見我心碎了的聲音。」在中做西子捧心狀。

「沒有,但是我聽見你肚子叫了的聲音。」

‥‥‥

啊喂喂!金俊秀,你能不能不要破壞氣氛,雖然,他真的好像有點餓。

 

指使俊秀泡了碗麵,在中吸溜吸溜的坐在電腦前,翻著以前和大神一起做任務的截圖,默默的回想今天的見面,為什麼,總覺得有什麼地方怪怪的呢?!

他雖然不聰明,但是他還是明白對於大神的感覺,不是對於一般網友的感覺,他會因為手滑拒絕了大神的好友申請而懊悔的撞牆,他會因為大神和別人的JQ?而茶飯不思,他會因為大神出現而歡呼雀躍,他一開始以為那是菜鳥對於大神的崇拜,但是,後來,他發現,好像只有面對大神的時候,才會有了不同的心境。

他偷偷看過大七的那本書,網戀的20條他好像都符合,他以為他喜歡大神,可是為什麼,今天見到了真人,反而就失去了這種感覺。

哼(ˉ(∞)ˉ)唧

媽媽咪呀,難道,他喜歡的其實是遊戲裡的那個角色?!

口胡!他,金在中同學第一次暗戀,沒有喜歡上女人就算了,喜歡的物件是個男人也就算了,可是,他喜歡的是個遊戲裡的一個虛擬的人物,是要鬧哪樣?!!!

難道,等寒假回家的時候,他就打開遊戲跟他母上大人說:媽,你看,這個就是我喜歡的人,一個神奇的資料?!

到底是哪一步出了錯,導致事情變成了這樣?!

金在中抱著麵條湯發呆,遊戲裡的小醫師盤腿坐在盛唐大街的入口,不遠處就是他頭一次見到大神的地方,那個白衣俠客輕飄飄的出現在他的視線裡,奪走了他的思想。

叮!

【你的好友玩家即墨上線】

大神,上線了?!

從動物園?哦,不是,從診所回來了?!

看著自己的消息欄裡閃動的大神的腦袋,在中猶豫了下還是沒有點開。

死死盯著系統消息愣了幾秒,然後,突然發功一般的迅速按了退出遊戲的按鈕,於是,大神的頭像漸漸的消失在螢幕上。

然後,在中迅速的關上電腦,爬到床上,睡覺,他現在需要好好的睡一覺,才能有腦容量整理他這個混亂的思維。

這天金小在的夢裡不斷的重複著一個長著七彩羽毛的動物追在他的身後,高呼:小白菜,小白菜。

於是,在小白菜陷入夢鄉的時刻,風雲OL正發生著讓整個世界都炸了鍋的事情。

 

 

 

 

 

Chapter sixteen——DAY 16

 

關於做夢這件事吧,曾經有科學家研究表明夢是協調人體心理世界平衡的一種方式 由於人在夢中以右大腦半球活動佔優勢,而覺醒後則以左側大腦半球佔優勢,在機體24小時晝夜活動過程中,使醒與夢交替出現,可以達到神經調節和精神活動的動態平衡。因此,夢是協調人體心理世界平衡的一種方式,特別是對人的注意力、情緒和認識活動有較明顯的作用。【學術了,ORZ

於是,通俗點來說,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白天想東西想太多了,晚上自然而然就會入夢,在中是個很少做夢的小孩,所以一直覺得這種通俗的解釋很惡俗,要是按這麼說,那豈不是所有做夢的人的原因都可以簡化為三個字——想太多?!

或者說吃飽了撐的?!

口胡!那他白天看了一整天的人民幣,也沒夢見下錢,憑什麼胖子那種人都能夢見拿著洗臉盆嘩嘩的接銀子,他卻是最多夢見踩到香蕉皮,真當他是猴子嘛?!

只不過,今時今日,金小在確確實實的感覺到了夢的威力,想當年看東成西就的時候,一度很喜歡張學友唱的那首《我愛你》,宿舍的鬧鈴,手機鈴聲都換成了嗷嗷叫的我愛你,但是如果一首歌在你夢裡不斷的迴圈播放,並且附帶一個幽怨的聲音喊著:小白菜~~~~~還不帶卡殼兒,是要怎樣?!

「吵~~~嗯~~~小白菜~~~~~泥煤~~~~~~」金俊秀爬上在中的床,就看見他在空氣中揮著手呐呐自語。

「哥,哥,哥啊,我滴哥哥喂,你快醒醒啊。」

「嗯~~~~~」

「不要睡了啊,火星撞地球了喂!」

該睡的人繼續睡,倒是胖子從下鋪抬起頭教導俊秀:「小俊俊,你不如跟你哥說,諾亞方舟的船票開始賣了。」

「真的嗎?」俊秀探出頭,「開始賣了嗎?我上次看的時候還說沒有賣呢?在淘寶買嗎?可是我支付寶裡沒有錢啦!!」

‥‥當他什麼都沒說,金家兄弟都是少見的‥‥好孩紙,好糊弄的孩子【苦逼臉

 

「金在中啊!!出大事了!!!」

俊秀收回腦袋,抓住在中的手劈裡啪啦的抽他的臉,趴在一邊的啊嗚歪著頭看了一會,或許是覺得好玩,也跳到在中的腦袋邊,也伸出肉呼呼的爪子左右開弓。

呦呦,走三圈右三圈,巴掌抽抽,變變胖臉‥‥

「啊喂!!!」

金在中終於從夢靨中醒來,雖然沒有了魔音灌耳,但是,你們當是曬被子啊,這麼拍來拍去好玩嘛?!

看來不教訓他們一下,就不知道什麼叫長幼有序,就不知道為什麼康帥傅打不過康師傅!!

o(╯□╰)o

於是,419宿舍展開了轟轟烈烈的人貓大戰,最後以兩隻貓(咦= =?)勝利告終。

 

金俊秀童鞋淒淒慘慘切切的縮在床鋪的一角,臉上被蠟筆畫了個大大的桃子,紅彤彤的分成兩半,其實,如果硬要凹成屁股倒也是可以說得過去的,畫師在中翹著腳靠在牆上,啊嗚四仰八叉的攤在另一邊,肖似貓餅,呈三足鼎立之勢。

「說吧,出啥大事了?」

「那啥,哥,你聽完要挺住。」

「你就算跟我說,你和胖子的孩子能打醬油了,我都能立刻給你們包一大紅包。」

「‥‥胖子那體型,估計不孕不育,哥,你到底要不要聽嘛?」

「有話快說,有那啥快那啥。」

「聽好了啊,話說泉水妞和芳華絕代要成親了。」

「哦,」在中摳著牆上的白灰,不就是泉水和芳華絕代要成親,有什麼‥‥啥?芳華絕代和泉水成親?!」

氧化鈣!芳華絕代和泉水叮咚成一家子了?!這怎麼可能!!一定是他聽錯了,一定是的,一定是夢裡面耳朵受了太多折磨所以聽錯了。

肯德基和麥當勞會合併嘛?超人會把內衣朝外穿嘛?皮卡丘會和喵喵結婚嘛?蜘蛛俠會長出八條腿嗎?

不!可!能!

所以,那兩個冤家怎麼可能攪到一起去,再說,前幾天他還在自習室見到泉水,那貨也沒有神經錯亂的前兆啊。

「哥,你節哀。」

「嗯,」在中呆愣愣的點點頭,然後猛然反應過來,拿起床上的襪子扔到俊秀身上嗷嗷咆哮,「節哀你個大頭鬼啊,騙我好玩啊?」

「哥,是真的,比胖子的啤酒肚兒還真,他倆的婚禮二十分鐘後舉行,」俊秀拿著在中的襪子看了看,然後伸出一隻手,「看在我告訴你這麼大的消息的份兒上,能不能把另一隻也給我啊?」

‥‥‥

 

在中囧囧有神的看著俊秀歡天喜地的拿著他的襪子去跟胖子顯擺自己有襪子穿了,看著胖子丟下吃了一半的盒飯去和俊秀搶襪子,再看著努力想從戰局中脫身的大七痛苦的表情,默默的扭住自己的耳朵

然後,使勁一轉。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疼呀!!!

~~~~(>_<)~~~~

原來不是在做夢啊,所以說,泉水和芳華絕代真的要結婚了?!

口胡!那他算是什麼?!

棄婦?!前妻?!

糟糠之妻不下堂,他連堂都沒上呢,就這麼三振出局了?!

於是,他的前夫和他的原情敵結婚,這是多麼匪夷所思的一件事情啊喂!

不過,那他要是也去觀禮算是什麼個身份?不用給禮金了吧?!【喂!

連滾帶爬的下床,打開電腦,連上網,火速登入風雲OL,畫面剛剛轉到他昨天停留盛唐大街,還沒等他看清楚,系統消息就叮叮噹當的響成一片。

 

【系統:玩家泉水叮咚申請與你離婚】

【系統:玩家泉水叮咚申請與你離婚】

【系統:你成功與泉水叮咚離婚】

【公告】:玩家泉水叮咚與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感情破裂,從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月老廟前分道揚鑣。

【公告】:玩家芳華絕代與玩家泉水叮咚兩情相悅,月老廟前求婚成功。

 

【消息】:來自即墨(一天前)

                在嗎?有事想和你說。

 

在中正被一排系統公告刷的雲裡霧裡,冷不丁的看見大神的留言,恍惚了下,這才想起來應該是昨天剛在診所遭受了衝擊,所以被他自動遮罩的那條消息。

大神,到底有什麼事和他說呢?!

應該不會告訴他,昨天我也看見你了?!

 

『好友』【不離不棄】:

小花啊,你終於來了!!!!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嗯,我來拿離婚證(雷擊)

 

『好友』【不離不棄】:

‥‥坦蕩!(拇指)

不過,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和泉水叮咚真的離了?他怎麼就突然和芳華絕代成親了?你們倆不是還要參加夫妻決鬥大賽嘛?

一萬塊獎金啊,不要了?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也想知道‥‥

 

『好友』【不離不棄】:

你不知道原因?!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在睡覺,還是我室友告訴我的‥‥(囧)(囧)

 

『好友』【不離不棄】:

你是有多OUT啊!!!!而且,你才知道?那你是怎麼同意離婚的????

不管了,你快來月老廟,即墨大神要親自主持他們的婚禮‥‥

 

!!!

在中被雷到了,雷的跟轟炸雞翅一樣脆生。

大,大神主婚?!

就好比有一天,喜洋洋要和灰太狼結婚了,然後紅太郎主婚‥‥

這個世界怎麼了啊!!

雖然說大神是奧特曼轉世,但是再胸襟博大的奧特曼也不會給自己的原情敵?和原情人?主婚吧,啊喂!

心裡面的疑問多的跟胖子的臭襪子一樣,在中馬不停蹄的召喚出自己的寶寶——青毛小毛驢(噗= =!),準備趕赴“救災”現場。

按下H鍵,橫坐在毛驢上,默默的看著一隻瘋兔超過自己,一個老頭NPC拄著拐杖超過自己,最後一隻蝸牛滾動著也超過自己,他敢用大七的麵條打賭,那只蝸牛超過他的時候,投來了一個很鄙視的眼神。

其可修!提到這個寶寶他就上火,你能想像一個叫做旺雞蛋的寵物蛋經過十天的孵化最終孵出了一頭小毛驢嘛?!你能想像這只小毛驢的唯一作用不是補血,不是加攻防,不是輔助技能,而是作為一隻坐騎存在的嘛?你能想像一隻坐騎跑起來的速度只比他散步快上那麼一點點嘛?!

這都不是重點,每天騎著驢也就算了,大不了在風雲COS下阿凡提,算他命苦,RP不好。

重點是,作為一隻稱職的坐騎,雖然不要求跑的比火箭快,但是,至少不能總是被蝸牛超過吧喂!!!

憑什麼大神的坐騎是一隻拉風的大鵰,而他是一隻跑起來時常還會尥蹶子的笨驢!!!

這難道就是內褲朝裡穿和朝外穿的區別麼,抹淚!

 

等在中趕著小毛驢到了月老廟,婚禮已經進行了一大半,觀禮的人烏泱烏泱的一點都不比他那次少,只不過這次不少人都是為了八卦而來,各種截圖工具的光芒閃的好像紅地毯開幕式。

沒辦法,這對一直在世界一個追一個跑,一個威脅一個叫駡的人,突然一拍即合的舉行婚禮,實在是很耐人尋味。

在中站在驢上努力越過人群,希望可以看見裡面的情景,但是,除了一群飄著字的頭頂,好像什麼都看不清耶。

 

『好友』【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呦,小白白,開著你的寶馬來了啊?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口胡!不許嘲諷我家的小毛驢,這是嗷迪,嗷迪,沒眼力見兒,奧運他弟弟。(憤怒)

 

『好友』【老紙屁股是D cup】:

鍋,你置奧拓於何地‥‥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好吧,那我們嗷迪是妹妹好了,╭(╯^╰)╮

 

『好友』【四五六八我是七】:

白哥,你的嗷迪口吐白沫了!!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沒事,他在跟你們打招呼。

 

『好友』【老紙屁股是D cup】:

尊的啊???他說什麼?!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說,你們太醜了,他都吐了(奸笑)

 

『好友』【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小白白,你不覺得你最近說話有點跑偏?!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往哪偏?

 

『好友』【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大神那。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T^T

 

不要跟他提大神!!!

他現在對那個華麗花哨的跟雞毛撣子一樣的大神還處於適應不良期,最近大神要是和他說話,他一定不理!!

 

『好友』【即墨】:

昨天怎麼突然下線了?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嗷嗷嗷,大神啊,就是,昨天斷網了,所以突然掉下去了!找我有事?

 

金在中條件反射的興沖沖的打出一行字,然後抱著頭嗷嗷叫,他對不起組織對不起黨,對不起CCTV,CCAV,,對不起國家,關鍵是大神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他一不小心又食言了。

 

『好友』【即墨】:

結婚。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_? 神馬?

 

『好友』【即墨】:

我和你。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神,我的ID是【是金花不是菊花】。

 

『好友』【即墨】:

我知道。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你確定你不是要找菊花穴或者全花之類的?

 

『好友』【即墨】:

(默)

確定。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可是,為什麼是我?

 

為什麼是他?

他很早就想問這個問題了。

即使從小在身邊的人的呵護下長大,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就是傻子,從一開始到這個遊戲時,大神的突然出現,再到之後的一路保護,雖然中途出了不少岔子(是誰的錯啊,喂!),但是,他看得出來,大神一直很努力,很盡職盡責的在照顧他。

可是,為什麼,偏偏是他呢?

遊戲裡那麼多玩家,那麼多厲害的玩家,問什麼選擇他這個一問三不知的小菜鳥呢?

 

『好友』【即墨】:

需要理由嗎?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可是,我想知道。

 

『好友』【即墨】:

那等夫妻決鬥大賽得了第一,我就告訴你。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

 

不帶這樣的,大神,你太狡猾了,摔!

就算你是大神也不能這麼糊弄小菜鳥的,小菜鳥也是有尊嚴的!!!

連魚都知道要從十八一斤的水池往二十八一斤的水池跳,他怎麼可以因為一萬元獎金就把自己賣了?!

雖然一萬元真的挺多的了,不知道夠不夠給俊秀買一張船票的,那孩子都念叨好久了。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不!要!

 

氣呼呼的發了三個字,在中靠在椅子上呼呼的喘著粗氣,小嘴嘟得可以掛油瓶,殊不知不遠處的某間宿舍裡,帶著黑框眼鏡的英俊男子看著螢幕寵溺而無奈的微笑,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揮舞,然後,雙手抱胸,嘴角浮現篤定的微笑。

 

『好友』【即墨】:

因為,寂寞為你。

 

簡簡單單的幾個字,讓金在中一秒鐘變成了煮熟的雞蛋(最近和雞蛋過不去的某在,喂!),好像一直藏在心底的小秘密被揭穿,甜蜜而緊張的情緒呼之欲出。

他知道,他一定知道了。

——寂寞為你。

這是他的小茶樓的名字,當初因為大神給了他很多東西而選擇以此命名,後來,就變成了一個藏在心底的繾綣,即使是後來系統給了他一個無比拉風的天下第一茶樓的封號,他也沒有捨得改掉名字,而現在,從大神口中說出的這四個字,卻讓他整個人都漂浮起來,好像每一個毛孔都被熱水沖刷過後的愜意。

好吧,雖然這個形容聽起來有點像像屠宰場褪豬毛的程式,但是,自己的心意被了解的感覺真的無比的美好。

就像便秘很多天,突然通暢一樣【PIA飛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那,什麼時候去月老廟?

 

『好友』【即墨】:

(笑)

且聽娘子吩咐。

 

呀呀呀呀!( ⊙ o ⊙ )!

大神犯規,怎麼能說出這麼讓人‥‥臉紅的話,誰,誰是他娘子啊,真是討厭呐!

沒有注意到自己此時此刻的心境有多傲嬌,在中捧著自己的臉對宿舍其他幾個人宣佈:

「那啥,我要和大神成親,你們,準備好禮金。」

哐當!

胖子的筆記本從腿上掉下來,砸中了正在睡覺的啊嗚,受驚逃竄的啊嗚撞到了端著電腦準備上床的大七,大七手一鬆,電腦砸中了正蹲在地上找網線的俊秀,然後,俊秀同學嗷一嗓子響徹天地。

活脫脫一出鬧劇啊!

「哥,我知道你被泉水拋棄受了點刺激,但是,也不能這麼埋汰大神的智商啊。」

「金俊秀,你受死吧。」無線滑鼠飛過,正中目標。

「白哥,你還是被大神收了?」

「才不是,我,我是為了那一萬塊獎金,不和他結婚就沒法參加PK了,才不是,因為他是大神。」

但是,金小在同學,你現在紅的跟西瓜一樣的臉色表達的完全不是這個意思啊,喂喂喂!

「小白白,有個更嚴肅的問題。」

「什麼?」

「你不是不喜歡聖誕樹嗎?」

「XX你個XX,」在中一腔熱情被打擊的如同來也匆匆,去也衝衝的水一去不復返,「我鄙視你。」

╭∩╮()︿︶)╭∩╮鄙視你!

代表我家小毛驢一起鄙視你,(#‵′)凸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神,能不能問你個問題。

 

『好友』【即墨】:

娘子請說。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你,喜不喜歡五顏六色的衣服?

 

『好友』【即墨】:

不喜歡。

 

所以說,大神,你真的是精神分裂吧,對吧?!

到底,網路裡和現實中的,那一個才是真正的你?

 

『好友』【即墨】:

來落霞峰。

 

在中莫名其妙的騎著驢跑到落霞峰,遠遠的就看見大神換掉了標誌性的白衣,換上了一身紅火的長衫,一直散著的頭髮也挽了上去,落霞峰的落日一如既往的燦爛如火,俠客單薄的背影被拉得格外修長。

為什麼,他總覺得,現實生活中的大神也應該是這樣的,沉默而沉穩,不善言辭卻總是在小細節處讓人覺得很窩心。

在中站在峰下仰頭發呆,直到系統提示音響起。

 

【系統】:玩家即墨與你交易落霞峰 (接受/拒絕)

 

風雲中的很多地盤兒是可以通過決鬥,城戰,或者是足夠的金錢買到的,比如說大神曾經一個人單挑落霞峰上的NPC,然後拿下了整個風雲中最美的一處景色,只要是玩這個遊戲的人都知道,大神的家就安在落霞峰上,旁人很少能涉足。

現在,大神是要把他的家送給他?!

 

『好友』【即墨】:

接。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那個,我不能要。

 

『好友』【即墨】:

不喜歡?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不是,這太貴重了。

 

他是小菜鳥,但是,胖子也和他說過,大神的這個地盤曾經有人在世界裡叫價一萬元買下來,他,不能要這麼貴的東西。

某大神看著螢幕上的這句話默默的笑了,這就是他喜歡的小白菜,傻傻的,卻永遠那麼善良而乾淨。

不光是遊戲裡的家,以後,我們的家我也會一併交與你。

 

『好友』【即墨】:

當聘禮。

 

在中囧。

他第一次知道,原來他這麼值錢,那他是不是可以跟他母上大人說:媽,其實我比豬肉值錢了。

窘迫的點下接受,在中突發奇想的打開結婚模式,然後選擇大神的頭像,按理說,風雲裡女玩家是不能主動求婚的吧,但是,沒幾秒鐘。

 

【公告】:玩家即墨與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情投意合,結為夫妻,白頭偕老。

 

於是,世界理所當然的炸了。

 

『世界』【黯然銷魂屁】:

我最近視力越來越差了,又看錯了。

 

『世界』【逆天】:

P,我和你一樣,系統又BUG了。

 

『世界』【鬼見愁】:

恭喜老大。

 

『世界』【幫寶適】:

這丫終於還俗了!!!

 

『世界』【鬼見愁】:

不不不,你應該這麼說,這丫終於改吃葷了。

 

『世界』【不離不棄】:

我要鬧洞房!!!!!!

 

『世界』【BIG BIG BAR】:

泉水叮咚是妖人,芳華絕代我們看過照片是女人,芳華絕代喜歡即墨大神,所以大神應該是男人,泉水叮咚之前和是金花不是菊花結婚,但是現在即墨大神又和是金花不是菊花結婚,那,請問,是金花不是菊花到底是男是女啊???

 

『世界』【夢回廁所】:

我,有點暈啊,現在。

 

『世界』【硝煙浮華】:

我覺得這個問題是不是應該問染色體啊!!

 

『世界』【紅酒煮兔子】:

只能說,這麼看的話,泉水叮咚和芳華絕代完全是一對怨偶啊,怨氣要多深有多深啊。

 

『世界』【老衲已還俗】: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不曉得大神的婚禮發什麼東西?!

 

『世界』【師太哪裡跑】:

反正不會發媳婦,你省省吧。

 

‥‥‥‥

 

世界頻道永遠都是八卦的中心,他是男是女有什麼好討論的,你們不如去討論灰太狼為什麼抓不到羊?!

不過,大神,知道他是男是女嗎?!

 

『好友』【即墨】:

明天下午兩點上線,結婚。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o^)/~ 好的

 

在中發完就有點後悔,這個表情是不是不太矜持,於是立刻追加了一句。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哼(ˉ(∞)ˉ)唧

好的吧!

 

「哥,刷副本去不去?」俊秀下載了個新副本,招呼還沉浸在喜悅中的在中,「就差一個人了,快來。」

「好,我和大神說一聲啊。」

「還真把自己當小媳婦了。」胖子吐槽,然後被毆打。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神,我和朋友去刷副本了。

 

『好友』【即墨】

自己小心。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點頭。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開心,在中這次完全超常發揮,不管是跑位還是加狀態,都完全精準,不但不用胖子他們分心照顧,偶爾自己還能偷襲一下BOSS。

「哥,超常發揮啊,今天。」

「哼,也不看看我是誰。」

「果然是要結婚的人了啊,精氣神兒都不一樣了,是吧,小白白。」

「切,你嫉妒。」

「我是比較同情,大神娶了個人妖號,而且還是個智商在水平線以下的那種。」

「胖子,我殺了你!!!」

有種人,因為嘴賤,所以永遠都屬於宿舍被毆打的地位。

「白哥,你明天幾點結婚啊?」

「下午兩點,記得來。」

「不對啊,哥,明天下午學生會面試,是幾點來著。」

「一點半吧~~~~~」

金在中大驚失色,口胡!他怎麼忘了這茬,宿舍前幾天收到學生會的傳單,所以集體應聘了學生會,明天正好是面試的時間。

退了副本,回到遊戲中準備和大神改個時間,拉開好友列表看了半天,大神的頭像‥‥灰了!!

氧化鈣!幹嘛每次下線的時間都這麼準時!!

「怎麼辦?大神下線了?」金小在同學驚恐萬分的咆哮,之前手滑了兩次,這次要是在逃個婚,大神會不會直接洗白他啊。

「幫寶適他們也都不線上。」俊秀彙報情況。

「小白白,愛情和麵包不可兼得。」

啊啊啊啊!!!!

難道天要亡他嘛!!!

大神,你能不能聽見我的呼喚啊?!趕快上線啊!!

 

=========================

 

晚上要烤肉!早點來放文~~~^ ^ 

中秋節快樂!!!!!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