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seventeen——DAY 17

 

不得了了,金小在魔怔了!

這是419宿舍的一致想法,起先發現這一反常現象的是大七同學,因為水喝的太多,半夜起來和廁所相見歡的大七發現有一個人影背對著陽臺的門坐著,時不時的發出嘿嘿嘿的笑聲,據大七同學事後描述,此身影幽怨中帶著哀傷,哀傷中帶著殺氣,殺氣中還帶著點‥‥小甜蜜(喂= =!?)。

雖然,大七同學平時是木訥了點,偶爾是遲鈍了點,但是,當這麼靈異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邊,效果還是和原子彈爆炸是沒多大差別的,就是說傻子都能被炸醒!

於是,拎著拖把杆兒的大七小碎步的挪到疑似鬼的身後,正要COS法海,一舉除妖的時候,該名鬼幽幽的轉頭‥‥

口胡!竟然是拿著指甲剪兒的他白哥?!

當看見平時睡覺的時候最討厭被別人就叫醒的某同學大半夜不睡覺,坐在陽臺上拿著指甲剪慢條斯理的給仙人球剪刺兒的時候,他要是再不察覺出什麼不對的地方,那他就真的是個瓜!

鑒於上一次因為手滑事件後,金小在也有過不正常的階段,宿舍的三人這次就淡然處之多了,施施然的排了個值班表,在大神成功把小白菜做成上湯娃娃菜之前,每天專人定時定點的作為娘家人?陪同。

唉,他們雖然都是沒嫁過的人,但是婚前恐懼症這種東西吧,好歹也是聽說過的,雖然不能感同身受,但是等量代換也是可以的,就像聽說大姨媽的痛感和被人踢爆滷蛋的感覺是大差不差的。

-_-!【請原諒猥瑣的作者

 

於是,第二天一早,胖子大七去上課,金俊秀同學光榮的輪到第一班,作為專業陪護人員準備亦步亦趨的跟隨待嫁新娘子?新郎?大人,無奈金小在同學昨晚缺覺太多,現在正在床上呼呼大睡,唉,英雄無用武之地啊喂!

正打算自己也睡會的俊秀童鞋接到了一個陌生的來電,掛上電話呆愣愣的在地上坐了五分鐘,糾結的看了眼床上騎著被子磨牙的老哥,然後以光速一般衝進洗手間,刷牙洗臉換衣服,然後在鏡子前臭個美,默默的愧疚:

哥,對不起哈,反正你在睡覺,你弟弟我就先去見見自家JQ,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所以,我還是先選熊掌了噶!

 

時間它就像吃了豐胸藥的胸,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刷刷的從A漲到D,快的驚人,當金俊秀面色複雜的從外面進門的時候,看見的是他家老哥坐在桌子前,左右手的大拇指都纏著創口貼,手裡還拿著一把剪刀?!

NND,這這這,這才一會不見,怎麼就想不開了呢?!瀉藥的速度都沒這麼快吧?!

「哎呦我的哥喂,你可不能想不開啊,你要是想不開了,那我可怎麼辦啊,我肚子裡的孩紙可怎麼辦啊,哎呦我的天媽啊,在中哥呦喂!」金俊秀哭天搶地,嚎的堪比六月飛雪,活了個大冤哪。

在中緩緩的抬頭,看著聲作俱佳的金某某,幽幽的開口:「我只是想要把這頁紙剪掉而已。」

俊秀翻了個白眼,不早說,害得他浪費那麼多口水和表情,然後,經過一番溝通,他終於明白,原來金在中小朋友起床後突發奇想想要看書,然後拆開了這本新書,無奈紙張太BH,劃傷了左手大拇指,於是,為了驗證到底是不是這張紙的問題,該名小朋友又勇敢的貢獻了自己的右手,獲得獎勵——創口貼一枚。

啊喂喂!這信息量大的,他都不知道從什麼切入點吐槽好了。

看著在中眼中無辜的光芒,俊秀熱淚盈眶的摸摸他支棱的毛髮:「娃,你等級太高了,俺無能為力啊。」

胖子,大七,你們在哪裡?!你們再不回來,在中哥就要拆房子啦!

為了驗證當面不說人,背後不說鬼這句話,俊秀還沒默念完,胖子就拎著盒飯邁著八字步推門而入,看見在中抱著本書,登時就樂了:「呦,毛驢主人今兒怎麼學術起來了?」

「就行你每晚看島國愛情動作片兒,不行我看看外國文學名著嗎?」

「那請問,金學者,你在看啥?阿凡提的故事?毛驢是怎樣煉成的?逃婚三十八法?」

「‥‥去死吧,我在鑽研——陰謀與愛情。」

「小白白,其實我建議你看麵包與愛情。」

~~~~(>_<)~~~~

 

大神一直沒上線,在中把手機和風雲帳號捆綁,特意花五塊錢訂購了好友上線提示和公告提示,可是,這一上午都沒有任何消息,大神啊,你到底去哪了啊?!

難道,他真的要在麵包和愛情中選一個?!

可是學生會這種乾巴巴的麵包,和大神花裡胡哨的偽愛情,好像都挺雞肋的啊!

俊秀在一旁默默回想剛剛見到他們家幫寶適以及某位閃閃發光的大神的過程,好像‥‥陰謀與愛情這本書真的很適合他家老哥讀。

大神,他太腹黑了!!

還有,他好像忘記和大神說,在中哥下午要去學生會面試的事情了。

啊喂!腫木辦?這麼嚴重的消息他都會忘記說,都是幫寶適那貨笑的太燦爛,晃花了他的蝌蚪眼,嗷嗷嗷,下午要是他在中哥逃婚了,不知道會不會上演秒殺與洗白這部驚悚片啊?!

「胖子,大七,我有事和你倆說。」俊秀苦逼兮兮的拉住還在刺激金在中的胖子同學,三人鬼鬼祟祟的到門外滴裡咕嚕了一陣。

 

 

金在中覺得很奇怪!非常奇怪!

俊秀他們三個自從在外面開了個小會之後,回來看著他的目光都帶著同情,同情中還帶著點‥‥幸災樂禍?!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這種目光之下,他有種今天把襪子穿在頭上當帽子的感覺啊!

「哥,你收到短信沒?」看著興趣缺缺不願意上風雲的在中,俊秀也從風雲上退下來,蹲在他身邊兒,沒辦法,他答應了第一高手,要保證貨物的完整性。

「什麼短信啊?」在中俯視俊秀,「難道是大神上線了?」

‥‥除了大神,您能想點別的嗎,嫁出去了的老哥,潑出去的洗腳水啊,真是!

「不是,是學生會的通知,一點鐘在勤政樓禮堂集合。」

「神馬?!一點鐘就集合?」

「是啊,挨個面試啊要。」

「俊秀,你說,我要是帶著電腦去,會不會很奇葩。」

「哥,你要是帶著電腦去,其他的我不敢保證,但是有一點我敢肯定。」

「什麼?」

「禮堂絕逼沒有無線網,你是要帶著漁網去上網嗎?!」

金在中苦惱了!

所以說,他註定要在自己的婚禮上遲到?!甚至是乾脆逃婚?!

不帶這麼捉弄人的,他金在中雖然不是頭一次婚禮,但是,老天爺,你真的以為有一回生,二回熟這種事情嘛!摔!

「鍋,節哀順變,反正事不過三,大神他應該也習慣了。」

「是啊是啊,小白白,你想啊,在自己的婚禮上缺席,這是多拉風的一件事情啊,一般人想做都沒有機會的。」

「+1。」

大七,你多說一句話會死嗎,會死嗎,會死嗎!!

還有,我把這個機會讓給你們好不好?!

 

12:30:55

「哥啊,我們該走了,要不就遲到了。」

「小白白啊,不要再盯著電腦了,大神不會從裡面爬出來的。」

廢話!他家大神充其量是個彩色的雞毛撣子,又不是貞子?!

哼(ˉ(∞)ˉ)唧

「白哥,你應聘的是秘書部,不是便秘部,所以,能不哭喪著臉嘛。」

「‥‥不要和我說話,」在中穿著紅色格子衫,黑色毛絨馬甲,下面搭著牛仔褲,怨念的看著空蕩蕩的手機收件箱,「還有,胖子,你放什麼哀樂啊。」

「我覺得這樣比較應景,俊秀,你說,你要不要拿個照片啥的在前面哭一哭。」

「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金小在暴走,胖子被淩空一腳,撲進花壇。

 

 

 

 

「秘書部的請坐在最左邊靠窗,體育部請坐在旁邊,學習部,文娛部,外聯部,社團聯合會以此類推,我們會按照名單按個進行面試,請大家稍安勿躁。」

漂亮的秘書部部長拿著名單站在講臺上五個一組的宣讀,金在中和其他三個應聘體育部的人隔著一條走道擠眉弄眼。

「金俊秀,王一水,何七航,林夢,李武請到401室準備。」

唉,胖子他們身先士卒去了,他報名比較晚,估計還要一會,在中鬱卒的趴在桌上,但願面試快點結束,但願大神有耐心等他個把小時,不要因為他不來,就隨便找個人娶回家啊,那樣的話,那樣的話,他好像也沒啥辦法?!

唉,大神和小菜鳥的區別,就像LV和驢的區別一樣不可逾越啊喂!

 

「孫愛,李曉,白如雲,王佳佳,金在‥‥中,在‥‥」秘書部部長突然卡殼,已經起身的金在中只好坐回原位,看著她跑進後面的一間屋子裡不知道幹什麼?!

喂喂喂!現在是鬧哪樣,一點鐘集合,現在都一點四十五了,還沒輪到他準備,不帶這麼浪費時間的,不知道時間是金錢嗎?不知道浪費時間等於謀財害命嗎?

你們現在這就是在間接的謀殺!!!

金在中同學無聲的咆哮,要是丟了大神,你們能賠給我嗎,你們能嗎,能嗎,咆哮到一半就立刻停止了,不是因為要進準備室,而是他看見了裡面的休息室裡走出的人影。

他一直覺得自己的數學不錯,基本等式還是學得很好的。

比如說:大神=朴有天=學生會主席=聖誕樹。

但是,剛剛那個一閃而過的,穿著黑色真絲襯衫,牛仔褲,打扮的有形而高雅的身影,如果沒看錯的話,好像就是那個有兩面之緣的朴有天?!

在中飛快的摸摸自己的眼睛,今天他明明記得有戴隱形眼鏡啊,不可能看錯的啊,所以說,其實,這個等式應該是:

大神=朴有天=學生會主席=雅痞帥哥≠聖誕樹?!

所以說,大神其實今天也會錯過自己的婚禮,因為他要在這裡面試?!

喂!他們到底是多坑爹的一對夫夫啊,一起放月老的鴿子是要怎樣啊?!萬一回去被NPC追殺要如何是好啊!

「金在中調去D組,和複試者一起由主席親自面試。」秘書部部長宣佈完最後一組面試人員,輕巧的退場,留下一干喧嘩的人員,對他投來X光線。

拜託,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對他網開一面好不好?!他也不想做關係戶的好不好?!

人家,只想做風雲裡的大神他家‥‥咳咳‥‥好不好?!

 

好像屁股上長了釘子一樣,在中在位置上蹭啊蹭,蹭啊蹭,終於在兩點整的時候被叫進了205室開始複試,眼看著前一個人面帶沮喪的走出來,在中深吸一口氣,拿著手機邁著正步推開門走進去。

和他想像的差不多,地兒中間孤零零的放著一個椅子,然後講臺上放著一排長桌子,後面坐著五個人,其中那位從聖誕樹化身為雅痞帥哥的某位主席坐在正中間,不過,那個坐在最左邊還一直氣喘吁吁的開著電腦的白襯衫的男生怎麼那麼像那位曾經攜帶兇器的鄭允浩學長呢?!

難道,他也是學生會的人?!

「金在中是吧?」聖誕樹,哦,不,主席發言,聲音低沉而好聽,修正了一點點在金小在心中的形象。

「嗯,我是金在中。」連忙低頭問好,然後背著手乖乖巧巧的站著,雙手在身前攪啊攪,一不小心就碰到了手上的大拇指,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手怎麼了?」

口胡!還是這個聲音更讓他喜歡,在中抬頭,看著發問的鄭允浩,連忙解釋:「就是今天不小心劃傷了。」

「消毒了嗎?」

「沒,沒有。」

在中怯怯的看著鄭允浩揮手叫來站在身後的男生,低聲囑咐他去買雙氧水來,然後忍不住想到,現在學生會的服務態度都好到這個程度了?!還免費提供消毒物品?!

「咳咳‥‥那個允浩啊,咱們是不是先開始面試?」主席朴有天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終於開口。

可是,為什麼,他覺得朴有天的臉色有點尷尬呢?

「那個,下面我們開始面試,我是主席朴有天,請你先做自我介紹。」

「我叫金在中,目前在醫學院讀大一,擔任團支書一職,平時喜歡‥‥嗯,喜歡看書,上網,唱歌,偶爾玩玩遊戲,這次參加學生會的面試是想鍛煉自己,從中學到學姐學長們的經驗,為以後打基礎。」

「嗯,很好,那麼,你瞭解秘書部的職責嗎?」邊上一個穿著紅衣服的女生發問。

「大概知道是一個工作比較繁瑣的部門,平時要進行會議記錄,活動的策劃,以及大事小事的通知和統計,還有招待外來的賓客‥‥嗯,好像就這麼多。」

「基本是這樣,你瞭解得很清楚。」

幾個簡單的問題就讓在中腦門冒汗,原因無他,只是,他一直覺得有一道灼熱的視線從最左邊射來,好像要把他從裡到外看個遍一樣赤裸裸的讓他臉紅。

氧化鈣!這個鄭允浩學長的目光是不是有點太‥‥火熱了,他以為他是X光啊!

就算你長得帥,也不能這麼肆無忌憚的看人吧!

「有女朋友嗎?」X光的主人慢悠悠的發問。

「哢‥‥」在中的下巴掉地,這個難道也是應聘秘書部的要求之一,那他是說有還是說沒有啊,準女友泉水現在已經另娶她人,大神和他基本是要錯過今天的婚禮,他應該算是單身吧,「還沒有。」

「嗯。」某大神滿意的點頭,示意其他人繼續發問。

「最後一個環節,模擬場景,如果說你會議上,某位嘉賓的衣服不小心被茶水弄濕,那你應該怎麼做最得體?」

‥‥‥

把自己的褲子脫給他行嗎?!

金在中囧,這真的是秘書部要考慮的事情嘛?!他可不可以也去體育部啊!

「那‥‥我要和誰模擬?」

發問的男生掃了一圈,最終指定。

「就鄭允浩學長吧,他是我們的名譽主席,最合適不過了。」

在中被名譽主席這個職稱驚得雲裡霧裡,迷迷瞪瞪的走上去,彎腰對著已經把椅子搬離桌子的鄭允浩鞠躬,然後放柔聲音說道:「先生,不好意思,是我們的疏忽造成了您的不便,後面有更衣室,請跟我來去處理一下好嗎?」

「請先給我餐巾紙,很濕。」鄭允浩感受著吳儂軟語縈繞耳邊,很是愜意。

「好的,」在中假裝拿出餐巾紙,然後假裝幫允浩擦拭衣服,「先生。」

「我自己來。」某人說著我自己來,然後一隻大手迅猛的扣在了在中嫩白的小手上,還無恥的上下劃了兩下,直到朴主席輕咳出聲,才緩緩的放開,一本正經的宣佈過關。

「金在中,你的表現很好,請到後面的椅子上稍等。」

這就過關了?!

在中囧囧有神的走到牆邊坐下,手上的灼熱感依舊,他低頭盯著自己的手看了一會,突然恍然大悟:

什麼模擬啊,根本就是摸你啊,摔!

可是,那個允浩學長的手掌好寬厚啊,好有安全感,為什麼,每次接觸他,心底都會泛起一些異樣的感覺呢?!

金在中看著前面繼續的面試開始神遊,好像,面試其他人的時候,鄭允浩都挺沉默的,最多就是點頭搖頭,然後就一直看著面前的電腦,這人,不會根本就是個技術員之類的,跑到這來裝領導吧,口胡!

不過,現在都兩點半了,朴有天要是真的是大神的話,他倆的婚禮鐵定沒救了,唉!

~~~~(>_<)~~~~

在中傷感的低下頭,怎麼他結個婚就這麼難呢?!

這麼長的時間要是給胖子,估計他孩子都能生出來了,不過大神也夠傻的,明知道今天下午要面試,竟然還約兩點,肯定是缺氧了!!

 

「叮咚!」

短信鈴聲突然響起,在中下的連忙捂住手機,背過身子打開頁面:

【風雲OL溫馨提醒】:

玩家即墨上線。

玩家即墨與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的婚禮如期舉行,普天同慶,每位玩家發放999紅包。

【風雲OL網址:www.xxxx23.com】

啥啥啥!!他他他他,結婚了?!

大神上線了?!

還在他不在的情況下和他結婚了?!

這是怎麼回事?!靈異事件啊?!

在中被震驚的愣在原地,這,這比大半夜的貞子穿著比基尼出現在床頭對他SAY HELLO還要驚悚啊,有木有?!

小心翼翼的回頭看了眼坐在評委席正中正專心致志的問問題的朴有天,金在中五雷轟頂,所以說,是他認錯人了?!

朴有天不是大神?!

可是,上次朴有天也是找人上他的號照顧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事實到底是怎麼樣的啊?他不是福爾摩斯,也不是名偵探柯南,他不擅長推理啊,誰知道大神到底是人是鬼啊?!

大神到底是不是朴有天啊?!

金在中抱著頭哀嚎,所以錯過了評委席最左邊某位白襯衫男子眼角的一抹精光,以及點擊滑鼠的手指。

 

 

「金在中同學,恭喜你通過面試,請回去等開會通知,辛苦了。」熬到三點多,在中終於和脫穎而出的十名同學接受了手掌的安慰,然後在胖子三人詫異的目光中一路飛奔回宿舍。

他跑回來的速度應該是比小毛驢快了吧?!

在中打開電腦,登入風雲。

艾瑪,真是一片混亂啊,世界裡各種得了紅包的人恭喜聲不斷,私信信箱更是爆滿,消息欄叮叮噹噹的響個不停,在中胡亂的點開幾封,基本都是恭喜他,最奇葩的是一個叫妖裡妖氣的玩家,給他寫了一封長長的恭喜函,最後附了一句話,雷的他外焦裡嫩:

——是金花不是菊花,你下次什麼時候結婚,一定記得再發紅包啊!!

口胡!你當爺是結婚機器啊,沒事結婚玩,吃飽了撐的啊!!

 

【系統】:你被玩家即墨加入C房間。

 

【即墨】:回來了?

【是金花不是菊花】:嗯,大神,不好意思啊,我下午學生會面試,昨天想跟你說,但是後來你一直不線上,早上也不在。

【即墨】:昨晚出去有事,早上約了個朋友見面,處理一些私事。

【是金花不是菊花】:大神,那個,你下午一直在線上?

【即墨】:大致如此。

【是金花不是菊花】:沒出門?

【即墨】:出去了下,婚禮喜歡嗎?

【是金花不是菊花】:有點奢侈,發放那麼大面值的紅包,還有煙火不間斷的放,需要很多錢吧。

【即墨】:你喜歡就好。

【是金花不是菊花】:\(^o^)/~

                              大神,問你個問題,我不在線上,你是怎麼和我結婚的?

【即墨】:我有你的號。

 

所以,大神,你事先登入你自己的號求婚,然後再登入我的號同意,然後在下載新的用戶端,把兩個人都放線上上,一起結婚的嗎?

可是,這樣不會覺得自己在和自己結婚嘛?!口胡!

 

【是金花不是菊花】:那,之前我和泉水離婚?

【即墨】:也是我登入你的號同意的。

【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神,你可不可以不要用這麼理所當然的語氣說這麼不合常理的行為啊?!

你這根本就是誘拐良家婦男的行為啊,自說自話的幫我離婚,再幫我結婚,你以為我是玩具嗎?!

 

【即墨】:不高興?

【是金花不是菊花】:沒有。(搖頭)(搖頭)

【即墨】:那就好,我帶你去練級,夫妻決鬥大賽明天就正式開始了。

【是金花不是菊花】:好。

 

於是,他就這麼妥協了?!

金小在你怎麼就這麼容易被說服了,你的威武不能屈呢?!你的爺們氣概呢?!

你應該把大神罵的狗血淋頭,讓他知道登入別人的號是一種很不好的行為,就像穿人家內褲一樣好不好?!

 

【即墨】:跟緊我,小心。

 

三線地圖的怪獸統一比較生猛,看著螢幕上大神小心翼翼的把他護在身後,在中心中剛剛吹起來的氣球,噗的一下子放光了氣。

這個人,總是這樣不動聲色的保護他,不管是那次的幫戰,還是後來的打BOSS,他不愛說話,但是總是在行動上讓他莫名的安心。

就,好像下午的那隻大手一般。

在中支著下巴,摸著腿上的啊嗚,看著大神在前面虐怪,心中陡然冒出淡淡的愁緒:大神,真實的你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呢?

你到底是不是朴有天呢?!

在中沒有想到的是,僅僅是幾天的時間,他的疑問就得到了解決,並且還順帶著送了他一個大大大驚喜。

 

 

 

 

 

 

Chapter eighteen——DAY 18

 

「喂,我是。」

「‥‥‥」

「哦哦,大,大,大‥‥哥啊,我,我知道。」

噗~~~~

‥‥大哥,我還村裡有個姑娘叫小芳嘞,在中透過梯子斜了一眼鬼鬼祟祟的捂著電話邊往門外走邊說話的俊秀,嘖嘖,這孩子這幾天有點不對頭啊,電話多的跟10086接線員一樣,態度還畢恭畢敬的,每次接到電話還都偷偷跑出門去接,回來之後不管怎麼問都閃爍其詞的不肯說實話。

有問題嘞!

這麼個造型要是都沒問題,那哆啦A夢都能變成大耳朵圖圖!!

(#‵′)凸

 

金小在八卦魂熊熊燃燒,百爪撓心,於是放下寫了一半的實驗報告,蹭到因為逃了實驗課而因為資料焦頭爛額的胖子背後,伸出一根手指,我戳,我在戳,我戳戳戳‥‥

「小白白啊,爺不是電燈開關啊,」胖子無奈的轉過椅子,對於在某些方面會特別執著的舍寶,他不得不放下作業先解決這件事,「又幹嘛?大神要和你離婚?」

口胡!就算你這個死胖子轉世投了八戒的胎,他和大神都不會離婚的!!!

「滾,你不覺得俊秀最近怪怪的?」

「那啥,就業務繁忙而已,咳咳。」胖子在心中叩謝佛祖,還好大神這盤兒局主要算計的對象是俊秀,他和大七頂多算個買一贈一的後面的那個一,地下接頭的活兒全都被俊秀撿去了,真是逃過一劫哎呦,和大神那麼腹黑的人接觸,真是不瘋也要殘哦。

「業務?什麼業務?」

「就是男人,額,這個那個業務唄,還能有什麼!說了你也不懂。」

「難道是俊秀處對象了?」

「‥‥‥」

(@﹏@)~

啊喂喂!大神他家小媳婦兒啊,你聽說過誰管自己家物件叫大哥啊,你當角色扮演啊,還有你見過誰接自己家物件電話的時候抖得跟看電鋸驚魂一樣啊,這孩子最近都發展到聽見手機鈴聲就自動進入振動模式了喂!

你不能因為自己最近成家立業了,找了個績優股,就看誰都長了一張疑似結婚的臉好不好?!

「小白白,天上不會下大神,就算下,也不會都砸在咱們宿舍的,咱宿舍撐死了就是個貓窩,不是聚寶盆兒,」胖子深吸一口氣,努力的忽視金小在臉上那種羞澀又透著得意的表情,「還有,咱能不露出那種一出門撿了五百萬那麼春意盎然的表情嗎?」

「切,你嫉妒,」在中翻白眼,然後低頭沉思了一會,突然露出我明白了的正經表情,「那個咱家俊秀不會在拉皮條吧?!」

啪嘰!

胖子和大七同時從凳子上滾在地上,手腳抽搐的祈禱:大神,你還是速速把這禍害弄回家去,419宿舍有骨氣的,所以概不接受退貨!!

我說,至於這麼激動嘛?!

拉皮條不就是最近樓下新開的一家烤鴨店嗎?!那家烤鴨店最近不是在找大學生代理嘛?!(咦= =?)

╮(╯_╰)╭

 

金在中一頭霧水的往回走,最近和胖子他們幾個交流很困難啊很困難,他還是上風雲找大神玩吧。

叮!

【系統】:你的夫君即墨使用技能不離不棄。

 

唉,雖然這個技能是用來保證風雲裡的夫妻可以及時的找到對方,但是不離不棄這個名字,讓他每次看見系統提示都有一種他和大神在使用不離不棄那個BH丫頭的感覺,實在是‥‥莫名的喜感啊!

 

『隊伍』【即墨】:

早。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神早上好!\(^o^)/~

 

『隊伍』【鬼見愁】:

嫂子早上好!【揮爪

 

『隊伍』【幫寶適】:

給娘娘請安,娘娘萬福金安。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小愁愁早上好,還有小寶這是怎麼了?!【莫名

 

『隊伍』【鬼見愁】:

他最近在看甄嬛傳,腦子有點轉不過彎兒。

 

『隊伍』【幫寶適】:

唉,沒辦法,誰讓咱們都是沒有娘子的人呢,空閨長夜寂寞無聊,奴家只能咬著被角找些慰藉了,唉,小愁愁,你能了解那種從天黑等到天明的滋味嗎?(哭)(哭)

 

『隊伍』【鬼見愁】:

護舒寶娘娘我能抽打你嗎?【板子

 

『隊伍』【幫寶適】:

哪像老大,佳人在懷,溫香暖玉的,你看看那黑眼圈,都要掛到下巴上了,就像樓下那個大娘,那個胸都要掛到腰上了,異曲同工之妙啊。【望天

老大,你要節制啊,節制,小白菜這麼弱,你這樣索取無度,遲早會變成梅乾菜的啊。(歎氣)(歎氣)

 

喂!

金在中一頭黑線的看著幫寶適表全面TX大神,實際上在TX他的過程,自從結婚之後,他就固定和大神,幫寶適,鬼見愁三個人一起做任務,偶爾俊秀他們也會過來湊熱鬧,雖然說和這一票兒人刷怪是件很爽的事情,就像一群奧特曼圍攻一隻小怪獸,奧特曼還是加長加厚的那種(喂= =!)

但是,實際上也就是接觸多了,他才認清了這倆人的真面目,幫寶適貧嘴的功力絕對可以得到+++,只要看見他就一定會嘌上兩句,不把他說的啞口無言,臉賽西瓜,決不甘休,鬼見愁則是毒舌能力堪比三鹿奶粉,殺人不見血,只見大頭無數高掛隊伍頻道,而新婚燕爾?的他最近成了主要的TX對象,本來就不厚的二皮臉現在已經磨的跟胖子的鞋底一樣,踩到沙坑裡都漏一腳丫子沙的那種,摔!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人呢?

 

『隊伍』【鬼見愁】:

真人PK去了,現在的戰況是,老大把護舒寶踹倒在地,哦,人字拖神器重現江湖,左削球,右側拉,哇哦,好一個直線球,正中護舒寶大腦門‥‥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小愁愁,你到底是學什麼的?

 

『隊伍』【鬼見愁】:

‥‥你猜!!

呀,戰況又變,護舒寶奮起攻擊,無奈老大的動感光波太強,哎呀,老大把護舒寶墊在了身下,哦哦哦‥‥【狂笑

 

一定要用墊這個詞嘛喂!

難道你不覺得聽起來很像大神大姨媽來了的感覺嗎?!

不過,好像換成墊了幫寶適也好不到哪裡去啊,起的什麼破名字啊,口胡!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遊戲時間快到晚上了,小愁愁,你跟大神說,我們得去修煉技能了。【無力

 

『隊伍』【鬼見愁】:

哦活活,真的要我幫你說嘛?!其實,這個技能啊,我懂我懂,你等著,我去叫老大。【無比歡脫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那個‥‥

 

為什麼,他突然有種脊背發涼的感覺呢?!

(⊙o⊙)?

果然,許久沒有打開的世界頻道跳出一條消息:

 

『世界』【鬼見愁】:

老大,小白菜約你去洞房花燭啊,快來啊!!!!

 

金在中絕望了!

他到底是哪根筋搭錯了,才會拜託喝三鹿奶粉長大的鬼見愁幫他去叫大神?!

這跟貞子說我們一起去看電視吧,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

都是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啊喂,貞子最多也就是會帶著你爬回電視裡,但是鬼見愁的毒功一定會逼得他炸毛才行。

 

『世界』【夢裡內褲掉多少】:

艾瑪,老婆啊,你看看人家夫妻,天天洞房花燭啊,你365天能有3.56個小時在線上就不錯了,什麼是差距啊?!

 

『世界』【月半彎】:

那LS的,請問,你是怎麼在夢裡掉了那麼多內褲的?!

 

『世界』【夢裡內褲掉多少】:

老紙自己脫著玩不行啊!!!!不要歧視我們這種長期兩地分居的!!!!【%>_<%

 

『世界』【愛妃,我在這】:

表示,單純膜拜大神,好毅力,好體力啊,風雲這種洞房花燭夜都能堅持這麼多天【膜拜

 

『世界』【現任會長】:

這對夫婦的耐力很持久啊,昨天看他們的預賽完全是輕鬆過關斬將啊。

 

『世界』【妖裡妖氣】:

別提了,我昨天和我家那口子上去,正好第一輪就是和他們遇上,那個是金花不是菊花壓根就沒出手,即墨大神一個人秒殺我們倆,我回去查了下,這倆人親密度高達200!!!!!

 

『世界』【雲裡霧裡】:

妖老婆,咱們也去洞房吧,多動動就好了。

 

『世界』【知了】:

嘆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風雲中洞房。【嘆氣

 

『世界』【夢裡內褲掉多少】:

口胡!誰刷過黑山老妖,他的反戈一擊要怎麼破啊???

 

『世界』【知了】:

脫內褲,跳大象舞‥‥

 

‥‥‥‥

 

眼看著世界的樓又開始歪,在中習以為常的關掉世界頻道,然後獨自傳送到落霞峰發呆,遊戲裡的時間過得很快,現實裡的一天能當成好幾天過,所以夫妻決鬥大賽的預賽也進行了好幾輪了。

他和大神一路走得都很順利,根據系統抽取的對手挨個PK,有大神這個高掛綜合排名榜第一的人物在,秒殺就跟屠龍刀砍韭菜一樣簡單,第一場的時候他還緊張兮兮的裝備全開的站在大神身邊想要幫幫忙,結果,這位高手用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輕鬆地解決了對面躍躍欲試的兩位。

好像第一場就悲催的貨就是世界裡那個妖裡妖氣和雲裡霧裡夫婦,唉,誰讓你們遇上大神了呢?

後來的幾場,他已經淡然的召喚出小毛驢,拿著自己隨便糊了幾個小旗,在後面給大神加油助威,他和大神的親密度很高,所以就算他整場比賽沒有出手,系統也會預設為這是他們夫妻的共同功勞。

這個道理應該和生孩子差不多吧?!夫妻共同財產?!

 

不過,說到這個夫妻親密度技能的修煉他就很怨念,怨念的可以去出演咒怨裡那個灰不溜秋的小男孩!!

你見過哪個坑爹的遊戲修煉夫妻親密度的方法是每天在遊戲時間的晚上九點一起到住所去,關上門,拉上窗簾,還要在門上掛上系統發的夫妻夜生活的牌子,然後一關就是兩個小時!!

NND,誰敢想歪,拉去槍斃一百分鐘!

要是真能想歪他就不這麼怨氣沖天了好不好(啊喂喂!)

他這個純潔的少年第一次去洞房的時候還很羞澀很不好意思,這碼事兒,他絕對是沒吃過豬肉更沒見過豬跑啊喂,這麼多年,他連姑娘的小手都沒拉過,更別說大老爺們的了,這冷不丁的讓他直接上全壘,緊張的他半夜拉著其他三個人硬是看完了什麼《絕對麗奴》《純情羅曼史》啥的,搞得大七第二天看見雄性生物就想躲。

結果,他一點都不想吐槽他懷著神聖(咳咳,確定不是猥瑣?)的心情進了洞房之後看見的東西!!

口胡!誰來告訴他洞房裡的這個碩大無比跟他們教室一樣的黑板是什麼情況,還有黑板上一道道問答題是鬧哪樣?!

不是說洞房花燭夜嗎?!這根本就是個教室有沒有?!

他幻想的心形大床呢?按摩水池呢?夢幻的紅色燈光呢?還有全透明的浴室呢?他的‥‥咳咳呢?!

哼(ˉ(∞)ˉ)唧

為什麼風雲OL裡的夫妻親密度修煉方法是每天晚上背對背坐著一起回答那些莫名其妙的冷笑話腦筋急轉彎,而且夫妻間要做同一道題,還不能互相詢問答案,摔!

這是默契度測試嗎?!這根本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幹?!

誰知道30-50哪個數字比熊的大便厲害?誰知道9月28是孔子誕辰,那麼10月28日是什麼日子?誰知道為什麼會床前明月光?!(我知道!我知道!10月28日是孔子滿月的日子,因為peggy都是這麼跟別人說自己的生日的XDDDDDDD)

‥‥‥‥

口胡,他又不是郭德綱!!

不光是他,連向來淡定的跟尊佛一樣的大神都在得到系統提示後僵硬了好幾秒,然後‥‥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後來的故事就像超人下雨天洗了內褲不能出門一樣一直很憂傷——他和大神每天晚上都準時的把自己關在小黑屋裡做這些不知道哪位神經病人出的題目,不但要想破了腦袋,累壞了度娘,還要經受一群人看著他們嘩嘩漲的親密度而投來的猥瑣目光!

尼瑪,這根本就是是繼寵樂園後風雲OL給他的又一重大打擊啊,他的腦細胞死亡的速度都快趕上俊秀最近接電話的頻率了。

不過,唯一一點好處大概就是他因禍得福的拿到了大神的QQ,大神的QQ昵稱很霸氣,很簡單,乍一看見的時候,他差點崴了腳,一個孤零零的黑框框後面碩大的兩個中國字——大神。

‥‥‥

沒辦法,加QQ也是無奈之舉,他和大神總不能真的像遊戲裡說的靠腦電波交流吧,摔!

真當大神和他是天線寶寶啊,連個天線就能通話啊,又不是有線電視?!

 

『夫妻』【即墨】:

娘子。

 

『夫妻』【是金花不是菊花】:

(⊙v⊙)嗯,我在,要進小黑屋嗎?

 

『夫妻』【即墨】:

決賽提前了。

 

『夫妻』【是金花不是菊花】:

?_?

不是說是遊戲時間的後天,就是明天早上嗎?

 

『夫妻』【即墨】:

改了。

 

『夫妻』【是金花不是菊花】:

沒看見通知啊?!

 

『夫妻』【即墨】:

官方還沒出來。

 

『夫妻』【是金花不是菊花】:

那你怎麼知道的????

 

『夫妻』【即墨】:

無聊的時候上了下內部網站。

 

口胡!大神,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淡定的說這種事情?!

 

『夫妻』【是金花不是菊花】:

‥‥‥

大神,那我要怎麼做?

 

『夫妻』【即墨】:

一會兒防禦開到最大,我給你的加速鞋穿好,不要被波及到。

 

『夫妻』【是金花不是菊花】:

知道了,T^T。

 

本來以為和大神結婚以後,他可以從小菜鳥變成什麼始祖鳥之類的,結果,到現在還只是一個在角落裡默默充當人肉道具的烤鳥而已!!

靜靜的等了沒多一會,系統果然出了公告:

 

【公告】:因風雲OL伺服器要進行升級,所以夫妻決鬥大賽提前舉行,請參賽的人員在十分鐘後到賽點集合。

 

在中囧。

大神,你根本就是NPC吧你,竟然連系統放公告的時間都算得這麼準,在中站在賽點看著空蕩蕩的房間,他們好像比裁判來的都早啊。

 

『夫妻』【即墨】:

會用IS嗎?

 

『夫妻』【是金花不是菊花】:

那是,什麼?

 

『夫妻』【即墨】:

‥‥‥

那YY呢?

 

『夫妻』【是金花不是菊花】:

意淫?

 

『夫妻』【即墨】:

默ING

軟體,我在QQ把用戶端發給你,下載後進56892355房間,語音。

 

太丟臉了!!!

他怎麼能和大神說那麼不純潔的詞呢?!

在中囧囧有神的打開QQ,接收文件,然後突然反應過來,這是說,大神要和他語音,語音啊?!【淩亂

他雖然長得比較飄逸,但是聲音還是爺們的聲音啊,大神要是聽見了,會不會直接暈倒啊,他娶的媳婦是個大老爺們,和他一樣的性別,這是多麼震撼的一件事情!

 

【公告】:夫妻決鬥大賽將在十分鐘後開始,玩家請準備。

【公告】:夫妻決鬥大賽將在五分鐘後開始,玩家請準備。

【公告】:夫妻決鬥大賽將在三分鐘後開始,玩家請準備。

【公告】:夫妻決鬥大賽開始。

 

顧不得糾結聲音不聲音的問題,在中加入房間,把音量開到最大,然後立馬奔回遊戲,然後他就囧了!

天啊,來到閃電把他劈走吧!

這是什麼個情況,站在他和大神對面的對手頂著的ID赫然是【泉水叮咚】和【芳華絕代】,這個世界到底有多小啊,口胡!

四個ID在世界的頭條閃閃發光,各種人看完都有種此生無憾的感覺,狗血劇都沒這麼激情啊,全是自己的前夫,前期,前暗戀物件,前情敵神馬的,這遇在一起,不用決鬥,就已經可以寫個小劇本了!

(+﹏+)~狂暈

在中看了眼淡定的站在一邊的大神,又看看對面的泉水,默默的穿上加速鞋,然後跑到牆角蹲好,泉水啊,實在是對不起,為了大神,為了一萬塊獎金,為了“出嫁從夫”這條古訓,你就姑且被大神殺著玩玩吧。

泉水叮咚在綜合排名榜上的排名近期提升不少,大神一個人要單挑兩個高手,在中心裡不禁有點擔心,這個,不會有什麼問題吧,大神雖然是很神啦,但是碰上兩個一直恩怨糾葛不明的瘋女人應付起來還是會比較吃力吧?

正打算問問需不需要他幫忙的時候,泉水打來的電話讓他徹底看清了局勢。

 

「小在在。」

「泉水,請不要用我媽叫我的口吻和我說話。」

「大在在啊。」

「‥‥大小姐,你現在不是在準備決鬥嗎?怎麼有時間和我打電話?」

「誰說我要決鬥了啊?」

「那我現在在賽點看見的是鬼嗎?」

「不是,但是,這是一場單方面的對決,咱倆只負責觀看就行了。」

「你怎麼能這麼無恥?」

「不好意思,是你家大神比較無恥。」

「關大神什麼事!!!不許說大神壞話!」

「呦呦呦,這剛過門就學會護食啦,不得了,當年你和我出去的時候,怎麼就呆的跟鴨嘴獸一樣呢?」

「你到底想說什麼?」

「就是,其實我和芳華絕代結婚,然後參加這個比賽都是你家大神教唆的啊。」

「騙人。」

「我騙你幹嘛,小在在啊,姐姐和你說,現在這麼好的男人不多啊,你看,芳華絕代就是那麼小小的欺負你了下,大神就設計了個連環套讓她輸的雞飛蛋打。」

當然,如果她不是這個套裡的一份子就好了,那頭講著電話的泉水抹了一把辛酸淚,她本來真把大神當成情敵的,但是想到那天在路上被某位大神堵住,然後拎到咖啡廳長談了一番的場景,她終於才由衷的認識到什麼叫做腹黑,什麼叫做用情之深,什麼叫做定力。

這麼鮮美可口的小白菜放在面前,大神竟然可以忍到現在才下手,這簡直是現代版柳下惠啊,大神那張禁欲的臉配上在中那張小臉,她多年的腐女魂重出江湖啊,於是在大神半威脅半誘惑下,終於華麗麗的成為了誘拐小白菜的一員,然後眼睜睜的看著越來越多人加入,看著大神一點點的收網。

唉,小白菜啊,你看看人家為你付出了多少?!

不過,大神你之前答應的給我你和小白菜十張合照的承諾一定要說到做到!!

 

「你,不會見過大神了吧?!」

「是啊。」

「那,大神長什麼樣?」

「嘿嘿,小在在,這個人我們都見過哦,而且在學校很有名呦。」

「那是不是‥‥」

「哎呀呀,大神贏了啊,獎金獎金。」

泉水妞咋呼了一下,然後迅速的掛斷電話,留下在中一個人默默的看著手機發呆,拜託,那好像是他家大神吧,這丫頭激動成這樣幹嘛!!!

而且,她說大神他們都見過,而且還很有名,不會真的是那個主席吧?!

 

【公告】:玩家即墨與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在夫妻決鬥大賽中勝出,揚名江湖,獲得豐厚獎金。

 

真玄幻啊!

在中看著公告,就這麼簡單?!

一萬塊獎金就到手了?!

到底是大神太強了,還是遊戲太弱了啊,他贏得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喂!

世界裡恭喜不斷,俠骨柔腸幫更是熱鬧到炸鍋,不熟悉的幫眾紛紛送上恭喜和祝福,而熟悉的一票人兒,比如說幫寶適,比如說鬼見愁,比如說後來入幫的不離不棄全都成癲狂狀的刷同一條消息:

——老大,請客!請客!請客!請客!

此言一出,立刻得到了所有人的附和。

 

『幫派』【齊天大神】:

幫聚吧咱們,好像從來沒見過面呢啊,同意的舉手啊。

 

『幫派』【美麗的日出】:

+110.

 

『幫派』【鬼見愁】:

+10086.

 

『幫派』【不離不棄】:

你們弱爆了,+12580.

 

『幫派』【俠骨英雄】:

我在B市啊,+119.

 

『幫派』【不離不棄】:

我在T市,不過就在B市邊上,我可以坐動車過來啊!!!求幫聚。

 

‥‥‥‥

 

幫派裡的人對於幫聚莫名的熱衷,調查之下,竟然發現有二十多號人在B市,而且最近都有點空出來玩,在中的手按在鍵盤上卻不知道說什麼,他很矛盾,他想見大神,可是又怕真的見到大神,這種心情讓他無所適從,只能看著螢幕上已經進入狂歡狀態的不離不棄發呆。

 

『幫派』【即墨】:

明天下午兩點,米樂星KTV豪華包。

 

『幫派』【美麗的日出】:

耶耶耶!幫主萬歲!

 

『幫派』【幫寶適】:

那晚上呢?!

 

『幫派』【即墨】:

你去訂餐廳。

 

『幫派』【不離不棄】:

大神,我要把你供起來,每天三炷香拜。

 

『幫派』【即墨】:

‥‥‥

 

『幫派』【不離不棄】:

小花花呢?害羞啦,吱一聲啊。

 

『幫派』【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在。

 

『幫派』【不離不棄】:

明天見面別忘了把你家貓貓帶來哈,上次答應我的。

 

真的,要見面嗎?!

在中突然想到泉水剛剛的話,然後想到昨天的面試,再看看電腦裡背著長劍的大神,是不是這種美好只有在網路裡才會這樣留存著?!

如果真的見面,大神發現他其實是男生,而他,也發現大神不是他想像的那樣,那麼,會出現怎麼樣的後果呢?!

他不是沒有聽說過“見光死”這個詞,如果要用他和大神之間在遊戲中的永久換來著一次解密的機會,那他寧可不要!

 

『幫派』【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明天‥‥可能有事,你們玩得開心點,先下了。(再見)

 

迅速的按了下線,看著已經斷開伺服器的顯示,在中趴在桌子上心裡好像有螺絲刀不斷地在扭著他的心臟,酸疼伴著苦澀襲來,讓他難受的想要滿地打滾。

大神,真的對不起,我不知道,這一場,我是否賭得起?!

我想讓你記住的是在遊戲裡的那個傻乎乎的小醫師,而不是見面後破碎的幻想。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在中頭一次覺得自己這麼懦弱,伸手推著桌上的不倒翁,看著老爺爺造型的不倒翁東倒西歪的樣子,澀澀的笑,大神那麼強的人應該也會像不倒翁一樣不會那麼輕易倒下吧,何況,聚會的時候會有那麼多真的漂亮的女玩家,誰會想到他呢?

 

越想越悲哀的在中關上電腦,爬到床上面壁,沒有注意到埋頭寫作業的俊秀點頭哈腰的接著電話走出去,然後又一臉無奈的走回到他的床邊:

「哥,跟你說個事啊‥‥」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