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twenty-three——DAY 23

 

T綜大的醫學系向來被其他院系視為神聖的存在,原因無他,相比工科院的陽盛陰衰以及文科院的紅樓大觀園,醫學院以其均衡的男女搭配,內部自銷的優良傳統聞名。

不過,就像那啥復仇者聯盟2裡都能讓閃電俠待業在家曬衣服,醫學院這麼個泱泱大院也總會有些特例,‥‥比如說419宿舍的金小在同學,雖然以一己之力身兼校花校草二職(咿= =?!),橄欖枝接了一大堆,可惜最後統統變成了燒火棍兒,咿呀!全都是無用功喂!

據胖子總結,女生們在和舍寶接觸之後只會出現兩個極端:

一個是羞愧自卑抑鬱而死,沒有金小在白就算了,沒有金小在長得好看也就算了,但是竟然沒有金小在討男生喜歡是鬧哪樣?!

另一種就是像泉水那樣百折不撓之後變成了金氏後援團,以什麼姐姐,姑姑,阿姨,大姨媽(喂= =!)自居,一到日子,就全在宿舍樓下送東西,基本成為了醫學院一景。

不過,雖然這孩子很有名氣,但是像是救場如救火這種事,平時還是很少找上在中,因為‥‥

誰也不願意找了個救火隊員之後,還得派出一撥子人跟著用來保證救火隊員以及場地各種設施的‥‥完整性,口胡!

 

「米琪,你確定你要找小白白做救火隊員?」胖子大驚,轉過身對著拖著個碩大無比的行軍包的姑娘連連詢問,「你確定你要找一個上臺的時候被話筒線絆倒,賣東西的時候跑錯攤位,去河邊擺畫具差點沒把自己掉水了的人救場?!」

「‥‥胖子,你不說話沒人把人當啞巴賣了。」在中忿忿,雖然他總是小錯不斷,但是也沒有出什麼大問題啊,口胡!

「可是,我怕把我當聾子賣掉。」

「!@#¥%‥‥&*」

不貧嘴會死啊,摔!

「沒辦法,實在是找不到人了啊,」米琪也是無奈的一攤爪兒,院裡這次的活動正巧和期末考試衝突,大二大三的已經提前進入了考試月,只剩下大一的新生還有兩天蹦躂的日子,找來找去只剩下419這個大隱隱於市的宿舍幫忙,「怎麼也要抓人充數啊!」

所以,他根本就是魚目混珠裡面的那個魚目是吧,還是摳出來的時候就翻著白眼兒的那種是吧?!

哼(ˉ(∞)ˉ)唧

「米琪,我還活著!!!」不要在他面前和別人這麼施施然的表明是沒辦法才找他的好不好?!他還喘著氣兒呢!

「哦,我忘了,」米琪調整面部表情做虔誠狀,行了個禮,然後嬌滴滴的開口,「小在在~~~~~~~」

呦喂,這裡的山路十八彎都沒有這姑娘的調子彎喂!都要拐到你外婆家去了喂!

「噗~~~~~」在中一口水全都噴了出去,跟天女散花一樣潑了蹲在後面接水的大七一身,「您還是好好說話吧,小的承受不起。」

「切,不早說,」米琪立刻爺們的往桌子上一坐,一步長裙往上一拎,翹這個二郎腿抖活的好像觸電,「明兒校慶日知道的吧?」

「(⊙o⊙)哦?」四個人統一一臉震驚的看著米琪,他們怎麼不知道還有校慶這玩意兒?!

米琪扶額,她就知道,她就知道這四個人根本是深山老林裡出來的,校慶日的展板在校門口都掛著半個月了,進進出出的愣是沒發現。

「每個院都要出自己的宣傳活動和節目,節目什麼的我們都準備的差不多了,現在還差發傳單宣傳的,所以‥‥」

「所以只是讓我們去發個傳單?」金在中大喜,發傳單這事兒太小CASE了,比起什麼上臺唱歌跳舞可簡單太多了。

「理論上是這樣的,」米琪賊兮兮的笑著跳下桌子,打開行軍包稀裡嘩啦的倒了一地,然後抖抖手指,「只要穿上這個發就行了。」

口胡!這這這,他都看見了什麼?!

金在中瞪大眼睛看著地上的一攤亂七八糟的衣服,比基尼?!超人服?!蒙娜麗莎?!毛絨玩具衣服?!

「你確定我們是去發傳單,不是去馬戲團當猴兒?」金在中鄙視的看著胖子嗷嗷叫的東扒扒西撿撿的把超人服抱在懷裡如獲至寶,這人只要是遇到操蛋的活兒都喜不自禁的好像羊癲瘋發作。

「當然不是,」米琪笑的猥瑣,「馬戲團的猴兒可比你們有技術。」

!!!!

(#‵′)凸

「反正,小在中,你選一套就行了,就是穿上發個傳單嘛,而且院領導說只要同意,這件衣服後面就送給你了哦。」

魂淡!他要超人服幹嘛?!沒事拿出去飛著玩啊,其他人不怕被嚇到,他還怕撞鳥身上呢!

還有那什麼蒙娜麗莎的衣服,他是不是還要買個相框然後自個跟後面坐著笑啊!!

就算連體的動物服還靠點譜,但是拿來之後呢,時不時每天上個廁所都要把自己扒到全裸,所有人一進廁所都看見一扒皮的獅子嘛喂?!

「我!不!要!」金在中傲嬌扭頭,「大七,俊秀,胖子都行啊,幹嘛要找我?」

「首先,胖子他塞不進去這件小獅子裝裡,而且我們也不需要一隻懷孕七個月的獅子,其次,大七這次要和安全組一起負責舞臺的安全,你見過穿著獅子裝的保安嘛,最後,這件獅子裝是小號,我懷疑俊秀的屁股塞進去會開線。」

你說的那是屁股嗎,那是珠穆朗瑪峰吧?!

「反正你就是吃定我會幫忙唄,」在中不情不願的蹭過去,摸摸地上的獅子裝,咦,好像很軟和啊,拿起來左看右看了一會,好像還挺好看的,「真的真的送給我嘛?」

「我用我的節操發誓。」米琪舉手一臉嚴肅。

拜託,做為一個電腦裡全是男人和男人的愛情動作片的女人,你好意思說你有有那玩意兒嘛?!

「要去哪裡發啊?」

「就在操場上就行了,明天各個院的活動都在那個上面,早上十點前到就行。」

「一定要穿這個嗎?」

「不一定,」米琪收拾起其他不要的衣服,豪邁的往肩上一扛,幽幽道,「我一直覺得全裸的效果更好,後有菊花前有黃瓜,還有雞蛋,呦西,營養早餐啊。」

坑爹啊!他以後早上再也不吃雞蛋了!

 

米琪笑瞇瞇的和他們揮手,然後走到門口因為一步裙太緊身險些踩到竄出來的啊嗚,於是,在中等人眼睜睜的看見此名少女BH的把裙子拽到大腿側,然後瀟灑的打了個結,就歡快的邁著大步出了門。

嗚呼哀哉!在中掩面不忍再看,他們院還有真正的女人嘛?!

「各位,我明兒就穿這件超人裝如何?」胖子披著披風對著陽臺的玻璃反光羞答答的扭了一圈,翹著蘭花指詢問其他三個有強烈吐意的人,「不用吝嗇你們的讚美,來吧,暴風雨一樣的朝我襲來吧。」

「胖子,你能不能連你的臉都包上,我反胃。」俊秀拿著麵包不知道該不該吃,果然看胖子是件很減肥的事情。

姑娘們,想減肥嘛?!請來419看胖子公公的表演,包郵呦,親。

「胖爺我的英雄夢要實現了啊,」胖子把自己扒的光光的,然後一件件的往上套衣服,「小白白,看胖爺帥不?」

在中囧囧有神的看著胖子肚子上肥肉一層層的跟千層雪一樣,再看看那壯碩的跟象腿一樣的胳膊,默默不語,這種款型的超人要想飛起來,得要多少多少人在底下吹啊,吃化肥都趕不上趟兒吧。

還好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胖超人,要是都長這樣,這一飛起來,豈不是暗無天日,跟烏雲一樣,黑壓壓的,口胡!

「哎呀,這個內褲太保守了,」胖子嫌棄的把白色裝備扔到一邊,然後拿起自己的衣架上的印著一隻鳥的內褲和小碎花內褲問其他人,「這幾個哪個好?」

「胖子,你是生怕別人不知道裡面有只鳥嗎?」俊秀皺著鼻子黑線滿頭,他們宿舍就真的沒有一個正常一點的生物嘛?!

「啊,對了,胖爺的這個可以穿,」胖子趴在地上翻了半天,從書櫃裡拎出一片布,「啊哈,找到了。」

O__O"

啊喂!胖子,您拿著一條丁字褲是要鬧哪樣?!

這年頭,超人也性感嗎?!你要不要再搞個什麼內衣外穿啊?!

「不過,小白白,你說這個線兒是朝前還是超後啊?」

「胖子!」

「在!」

「我覺得你最好把它套頭上,順便用那根線把嘴繫上。」

-_-!

在中轉頭看著遊戲裡下線的差不多的好友列表,驚喜的發現大神竟然還線上,剛剛不是在YY說要出去吃夜宵慶祝的嘛?!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神,你還線上啊?!(疑惑)

 

『好友』【即墨】:

嗯。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小寶不是說你們要下樓吃飯(⊙_⊙)?

 

『好友』【即墨】:

他和鬼見愁去了。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o⊙)哦。

 

在中沉默下來,看著螢幕上坐在落霞峰上的一對小人兒發呆,他沒有談過戀愛,也不知道談戀愛是什麼樣的,他和大神現在這樣子真的是情侶應該有的相處模式嗎?!

不見面,也不說任何情話,大神最多和他說的一句話也不過就是晚安而已,如果說“哦”字不算人話的話!(咦= =?!)

在遊戲裡,大神對他的保護依舊,世界所有人都嚷嚷著羡慕嫉妒恨,可是他卻覺得格外的不真實,除了那天見面的兩個吻以及大神式的幾句告白,他們所有的感情基礎都建立在這虛無飄渺的網遊上,在網路上他是小菜鳥,大神是無人匹敵的第一高手,他是大神的娘子,是大神護在羽翼之下的人。

可是,網路之下呢?!

他和大神又應該是什麼樣的關係呢?!

如果有一天風雲這個遊戲不再運行,如果有一天有了比風雲更好的遊戲,那麼,他們又該何去何從?!

每個人都喜歡機器貓,可是如果有一天有一隻有耳朵的貓出現了,那他們要喜歡誰呢?!

如果有一天,一個比他更好玩?的人出現在遊戲裡,那?!

大神喜歡的到底是遊戲裡的他,還是現實裡的他,而他,到底是喜歡遊戲裡的那個資料,還是那個活生生的人?!

 

『好友』【即墨】:

在想什麼?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想問你‥‥

 

『好友』【即墨】:

說。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算了,大神,你明天在學校嗎?

 

『好友』【即墨】:

期末考,在。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這樣啊,沒事了,我先下了。

 

『好友』【即墨】:

娘子。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v⊙)嗯?

 

『好友』【即墨】:

‥‥沒事,去睡吧,晚安。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晚安。

 

在中鬱鬱寡歡的下線,合上電腦,涼風習習的夜晚,胖子還在和俊秀鬧騰他的衣服,大七傻呵呵的坐在一邊觀戰,好像和以前無數個夜晚一樣,可是,他的心卻亂了。

好像是掉進了油鍋裡的豆子,劈裡啪啦的炸得面目全非,炸的跟爆米花似的!摔!

找個悶騷的男人到底是有有多坎坷?!

大神要考試啊,那就一定不會來參加校慶日活動了,不過這樣也好,他要穿著動物裝發傳單,這麼丟臉的事情還是不要讓大神看見好了。

不過,大神最後下線前到底想和他說什麼呢?!

在中帶著這個疑問進入夢鄉,絲毫沒有注意到在他睡著後,胖子和俊秀擔心的目光,以及撥出去的一段冗長的通話。

 

 

 

 

「艾瑪,你別說,咱們小白白穿這個獅子裝還真是天衣無縫啊。」在十點前準時趕到操場的幾人,閒來無事開始調戲一直躲在俊秀身後不肯露臉的在中。

連體的睡衣做工精緻,從頭到腳都包得嚴嚴實實的,只露出一張因為走路而紅撲撲的小臉兒,頭上的耳朵支棱著,屁股上的小尾巴因為走路而左搖右晃,引得俊秀沒事就去捏兩下。

嘖嘖,手感真實格外的好啊!

他現在不覺得他像獅子,他覺得他很像動物園裡的猩猩,所到之處圍觀人群紛紛拍照留念。

「唉,早知道這麼火,我就寫個牌子了,」胖子臉上帶著個破卡紙做的紅色面具,連連搖頭,「合照五塊,摸一下十塊,下個月的生活費就又著落了。」

「有點出息好不好?」俊秀跳出來,在中欣慰還是自家弟弟知道疼人,然後,俊秀大手一揮,扯開嗓門開始一通嚎: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新鮮出爐的獅子啊,合照二十,摸摸五十啊。」

氧化鈣!還新鮮出爐,以為他是包子啊,摸一下,摸哪啊,獅子也是有節操的,摸你妹摸。

%>_<%他自己還沒摸夠呢!

 

金在中炸毛,抱著傳單一扭身子就從人群中竄出去,找了個人煙稀少的地方開始分發傳單,說是發傳單,其實就是走到路人面前,讓人家自他懷裡拿一張傳單出來。

沒辦法,你見過那隻獅子的爪子能像人一樣抓著紙啊,口胡!

尼瑪啊,獅子的一個手掌比他臉都大一圈,你來握握看啊,拿著榔頭都能掉下去砸了腳啊喂!!

好在獅子的形象確實比較可愛,基本每個走過來的人都會自發自動的拿一張傳單,順便捏捏他的耳朵‥‥

你們夠了啊!!!再捏都可以無痛手工穿耳了喂,還有他的尾巴,那是獅子尾巴,不是操作杆,能不能不要拽啊,拽了他也不會倒車的啊,口胡!

在中看著懷裡寥寥無幾的傳單,準備一鼓作氣的發完了事,否則,否則他的獅子就要變成脫毛獅子了,一人摸一把,你們當他是靈獸啊,摸摸就能長命百歲啊!

他是獅子啊,獅子啊,被舉起來的叫辛巴的那種獅子!!!

不是獅子狗,也不是金毛獅王,啊喂!

再次閒閒避開一個想要偷襲他的耳朵的路人甲,在中一回頭掃到遠方一個很像‥‥朴有天的身影。

口胡!俊秀的JQ?!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不是說他們今天考試嗎,難道朴有天還有個孿生弟弟,就算這樣,也不會巧到沈昌珉也有個愛吃煎餅的弟弟吧?!

在中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看見這倆人會這麼慌張,如果說,他們倆出現在校慶日上,那‥‥

幫寶適和鬼見愁都來了,那大神還會遠嗎?!

在中倒吸一口冷氣,他現在這麼個形象,還是不要見大神比較好,大神一定比較喜歡遊戲裡面那個氣質出眾,聰明機智(你在說誰?!)的小醫師。

嗯,一定是這樣!

在中握拳,看來他要找個地方躲一躲,說做就做的衝動孩子抱緊懷裡的傳單,毛茸茸的腳掌落在地上,迅猛無比的轉身,然後‥‥

砰!

哎呦!

好痛啊!

金在中一屁股坐在地上,手裡抱著的傳單漫天飛舞。

搞神馬呀?!

哪個沒有眼力見兒的人敢撞他,不知道他今天是獅子嗎,咬人不負責的不知道嗎?!

真是的,他覺得他的尾巴都要斷了,不知道獅子的尾巴很脆弱嘛?跟那誰家的小誰的心靈一樣(噗= =?!)

「娘子。」

娘子?

會這麼喊他的人好像只有一個?!

在中驚恐萬分的抬頭,果然被他撞到在地的人正是彎著嘴角的大神,穿著一身西裝的大神此時此刻正跪坐在他的對面。

口胡!這個妖孽犯規啊,犯規到南天門了,怎麼能把西裝穿得這麼帥?!

「娘,娘,娘,娘‥‥」在中揉著自己的獅子耳朵,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

「我更希望娘子叫我相公。」大神戲謔的聲音傳來,金在中臉騰的一下紅的好像鴨蛋黃兒。

大神佔他便宜!!!

他才沒有喊大神娘,他娘才沒有這麼奸詐狡猾陰險,他娘會記得把手機號碼給他的,才不會一消失就好幾天,╭(╯^╰)╮,這個無良的人!!

「你不是說要考試嗎?」在中嘟囔著坐在地上,兩個大大的手掌拍拍拍。

「考完了。」

「你‥‥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你們院門口貼了牌子。」

「神馬牌子?」

「本院校草校花傾情出演——矯情的辛巴,敬請關注。」

啊啊啊啊啊啊!

他就知道米琪沒那麼好的心腸,還給他免費的衣服,還說只要發發傳單,不帶這麼欺負他這種善良的人的!

在中咬牙切齒的喘著粗氣,某位大神好笑的看著小愛人多變的表情,然後伸手把人半拖半抱的扶起來,拍拍他屁股上的草沫子,問道:

「不高興了?」

「才沒有。」

死鴨子嘴硬就是說的這種人,小嘴撅的都要掛油瓶了,還不能承認,真是彆扭的可以,難怪俊秀說他最近在宿舍一直不開心,估計也是有好多話憋在心裡。

「我陪你去把衣服換了?」

「不要,」在中看著自己毛茸茸的腳掌,「我答應米琪了,就要做完,媽媽說,答應別人的事不能中途反悔。」

鄭允浩不動聲色的笑,這個小傢伙雖然總是行為脫線,但是卻被教育的很好,看來要找個機會和未來的丈母娘討論下小獅子未來的撫養權問題了。

 

「呀,好香啊。」不知道打哪飄出來的香味讓本來氣鼓鼓的小獅子笑顏逐開,也不管大神,自己撒丫子就往前跑。

找到地方才發現是校烹飪社團正在免費發放做好的蛋糕和奶茶,不少聞著香味兒來的人都擠在前面等著領食物。

~~~~(>_<)~~~~

怎麼這麼多人啊,幹嘛一直往前擠啊,這是舊社會嗎?!你們都沒見過糧食嗎?!

他也很想吃的好不好?!

在中穿著的小獅子裝雖然貼身,但是畢竟還是多了一層毛,在人群裡完全不能發揮自己的身為人的優勢,幾次被擠得從蛋糕面前滑開。

嗷嗷嗷!

看得見吃不著的感覺好難受,在中蹲在人群外面畫圈圈,大神,看著他的時候,難道也是這樣的感覺?!

嘶,真可憐!

鄭允浩好笑的看著他們家小獅子被擠在外面一臉的苦相,邁開長腿跨進人群,眼疾手快的拿了兩個蛋糕,一杯奶茶蹲在小菜鳥面前,然後,某個小獅子立刻笑開了花。

喵嗚,大神真好!

可是,他要怎麼吃呢?!

在中看著自己的爪子,他總不能為了吃個蛋糕把自己扒的光光的吧,這個就算他願意,大神應該也不同意吧。

「喏。」

一隻大手及時的掰下一小塊蛋糕,送到嘴邊。

在中感動,這絕對是二十一世紀新好男人啊,服務到家耶。

乖乖的張嘴吃掉蛋糕,在中舔舔嘴唇,然後感覺到了軟軟的肌膚,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竟然叼住了大神的手指?!

啊喂!他只是想吃蛋糕啊,不是想吃手指餅乾啊,而且這個手指餅乾還有點鹹啊,魂淡!

在中臉不可抑制的紅著看著大神慢悠悠的收回手指,放在嘴邊,然後淡淡的開口:

「果然很好吃。」

嗷嗷嗷!!

以後誰再敢跟他說大神清心寡欲,誰再敢跟他說大神是個沉默內向的人,他就和誰拼命!

這根本就是悶騷啊,這根本就是油炸霜淇淋啊,外表冷冰冰,裡面指不定燒成什麼樣啊?!

超人是把內褲朝外穿,大神這種級別已經是把內褲當內衣穿了喂!

 

兩個人就這麼站在人群中,你餵一口我吃一口的把蛋糕吃了個精光,金小在被噎的直翻白眼,可憐巴巴的看著大神那在手上的奶茶。

他再不喝水,就要變成獅子乾兒了!

可是,大神這是為什麼,他竟然把一杯奶茶全都灌倒了自己的嘴裡?!

然後,某個在遊戲裡一直清淡的跟掛麵一樣的男人走上前,把他的獅子頭往下拉拉,蓋住他的整張臉,然後‥‥

沒錯,他又被親了!

不過這次只是短短的一瞬間,然後嘴裡便充斥著奶茶的味道,大神,你這是在‥‥餵奶嗎?!

哎呦喂,大神,你一定要用這麼驚天動地的方式餵他喝水嗎?!

現在是在操場上啊,不是在你家臥室啊,給人家看到了可怎麼辦啊喂?!

 

在中還沒吐槽完,某個剛自動沖當完奶瓶的人就已經淡定的開始往人最多的主席臺走,在中趕快轉身跟上,他們難得才見到一次面,下一次偶遇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唉!

但是,事實證明,腳大也不一定是好事,在中看著是不是陷進草坪裡的獅子腳掌,再看看前面健步如飛的某大神。

‥‥‥

口胡!走那麼快幹嘛,腿長了不起啊,他就不信了,就算你是大神,走這麼快還能走成飛天小女警啊?!

有本事飛一個我看看啊!!

在中眼看著自己和大神的距離越來越遠,這些日子壓抑的不滿全部爆發,一屁股坐在草坪上,不肯再往前走。

小爺不走了!!!

什麼動感超人,什麼飛天小女警,什麼神馬的不明飛行物,誰管你們願意飛還是願意遁地都不管他的事了,哼!

反正他和大神的距離永遠都是那樣,二次元遊戲裡排行榜的第一名和有名的菜鳥,他永遠閃閃發光,而自己則是最默默無聞的那個,就算是在三次元,都有他拼了命都趕不上的距離。

小怪獸總是心甘情願的被奧特曼打,打得跟豬頭三一樣,還百折不撓,那是不是也是一種不能表達的愛呢?!

那麼,大神,我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追上你的腳步呢,即使你喜歡我,可是,我又怎麼才能讓自己真正的站在你的身邊呢?!

 

 

 

 

 

 

Chapter twenty-four——DAY 24

 

基本上認識金家在中小朋友的人都熟知一條定律:在這個寶貝撅嘴進入不開心狀態前一定要想盡一切辦法把人哄好,否則‥‥否則後果自負。

曾經不明就裡的俊秀同學因為趕著出去踢足球沒有哄好自家老哥,然後在之後的三天裡深刻的體驗了一把什麼叫怨氣纏繞的感覺,你們感受過每天晚上睡得好好的,但是不管什麼時候睜開眼睛都能看見一雙堪比動漫人物的大眼睛哀怨的看著你嗎?!你們感受過一天之中,一直有一個人跟在你後面撅著嘴時不時的冒出一句飄忽的「小秀秀」嗎?!

口胡!什麼滿臉番茄醬的貞子,什麼黑乎乎的小男孩在金氏殺必死眼神中統統弱!爆!了!

只不過,這個試行條例暫時只在金家內部實行,大神雖然是神,但是還是沒有辦法掐指一算的算到被他丟在身後的小菜鳥已經進入了自我糾結,自我唾棄,自我怨念的模式。

 

一頭小獅子在草坪上滿地打滾?!

大神手裡拿著紅色氣球走回來的時候就看見他家黃色的小獅子縮成一團在草地上抱著腦袋滾動,因為穿得比較厚,還時常出現卡殼兒的狀態,最後吧唧一聲撞到他的腿上。

「唔~~~~疼。」哼哼唧唧的聲音從獅子帽子裡傳出來,嚅嚅的讓人想伸手摸摸他的腦袋。

「怎麼不走?」某大神蹲下來,把氣球塞到嘟著嘴的小獅子手裡。

「哼!」

金在中拍開大神的手,皺著鼻子轉頭看著被繫在爪子上的氫氣球,疑惑的轉頭去看大神的臉,這人幹嘛?!

把他一人兒丟在後面也不管他是不是要滾成獅子牌車輪胎,現在竟然試圖用一個破氣球就打發他了?!

愛心型的氣球也不能撫慰他受傷的小心靈,小心臟都碎成餃子餡了,摔!

口胡!還真把他當成幼稚園的奶娃娃啊?!

╭(╯^╰)╮,怎麼著,也至少要一把氣球才行!!【傲嬌臉

「跟我來。」大神也不管在中糾結的小表情,把人從地上拽起來,麻利兒的伸手拍了拍小獅子屁股上的灰,然後自然而然的牽起小獅子毛茸茸的爪兒,在眾人或詫異或震驚的表情中款款前行。

金在中表情也相當從容!

仿佛穿著皇帝的新裝走在戛納的紅地毯上一般,被大神拽著的爪子在手套裡淌汗淌的跟小溪流一樣!

反正,從大神的手拍上他的屁股的時候,他就已經在扭曲中徹底的蛋定了!(嗷嗷嗷!)

救命啊!!!

他現在心跳都能表演胸口碎大石的那把錘子了,叮叮咣噹的,保證來啥砸碎啥!

 

於是,當天T綜大操場上的孩子都看見了他們學校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冷面執行長大人牽著一隻手上拿著紅氣球還扭扭捏捏的小獅子漫步校園的奇觀。

口胡!今天的太陽到底從哪邊出來的?!

執行長大人遛獅子?!

這可比什麼黑貓警長,金剛葫蘆娃,孫悟空,海爾兄弟一起大跳甩蔥舞來的還要震撼啊!

「我們‥‥去哪啊?」金在中小小聲的想要把爪子從大神的手裡掙脫出來,雖然,這樣昭示所有權的感覺好像還挺不錯的,難怪機器貓和大雄也愛手牽手(咦= =?!),但是‥‥,如果被人當猴子看就很奇怪了啊,喂!

「拿東西。」大神的手越抓越緊,絲毫沒有要放手的意思。

在中囧!

讓大神多說幾個字估計比讓胖子急速減肥,讓大七夜夜失眠,讓俊秀戳通他的足球還要難,這以後要是過日子可怎麼辦哦?!

「哎呦,老大,遛彎呢啊?」剛剛穿越人群,朴有天油膩膩的聲音就傳了過來,還伴隨著熟悉的恩康康的笑聲。

這聲音,就算化成超聲波他都認得出來,肯定是他小弟金俊秀!!

「多事。」

「哎呦哎呦,小秀秀,怎麼辦?我覺得今天的天是粉色的啊,好暈好暈。」朴有天的眼神定格在他們交纏?的手上,然後做眩暈狀。

口胡!最好暈死你,暈的變成蚊香眼聖誕樹,一張嘴吐得全是蚊子!

「哎呀,小天天,你可不能暈,你暈了我可怎麼辦呦喂。」

金俊秀嬉皮笑臉的跟著插科打諢,眼看著在中的臉由白變紅,由紅變青,由青變黑,跟晚上的霓虹燈一樣,兩人立刻對視一眼大笑著跑遠。

「金!俊!秀!」小獅子變身金毛獅王咆哮,這貨要是敢回宿舍,他就敢讓他知道什麼叫獅子的笑話看不得!!

「哎呦,這不是我們老大嘛,」朴有天他們剛跑遠,拎著一塑膠袋的糖果的沈昌珉不知道逮哪兒晃悠出來,閒閒的站在兩人面前,「這是打動物園兒來?」

「!@#¥%‥‥&*」金在中低著頭嘴裡嘰裡咕嚕的搜刮腦袋裡的詞彙鄙視沈昌珉,這人不就是在這嘲笑大神帶了頭獅子嗎?!

怎麼著?!

獅子就不能出來放風啊,高速公路上都能有羊群散步,撞車撞得跟爆豆兒一樣,他們獅子難道就不能到校慶日上玩嘛?!(誰們獅子?!)

「呦,感情這獅子還能直立行走啊,」沈昌珉繼續使勁嘌,「老大,哪兒弄來的啊?趕明兒也給兄弟介紹一隻,我要求也不高,就毛驢兒就行。」

「呀!鬼見愁!!!」

生可忍孰不可忍!!!

這擺明了嘲笑他們家坐騎嗷迪!!!

「哎呦,怎麼是嫂子啊,小的眼拙,沒認出來。」

口胡!你要是沒認出來,那瞎子都能玩大家來找碴了!!根本就是戲弄他玩嘛?!

「沈昌珉。」

「到!」

「迅速從我眼前消失。」

「得令,」某位在風雲OL裡一直以毒舌形象示人的副幫主猥瑣一笑,邊走邊揮手,「老大,要不要我給你送根繩兒啊?」
╭∩╮(︶︿︶)╭∩╮鄙視你!

金在中炸毛!

你們這群人有本事調戲大神啊,有本事跟在大神後面說啊,欺負一隻獅子算什麼本事,再說,辛巴也能變成獅子王的,你們這群彭彭和丁滿,走著瞧!!!

「小白白,你怎麼跑到這來了啊?」胖子超人的聲音從後面傳來,在中僵住,為什麼,他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就好像灰太狼在草叢裡看見了懶洋洋的頭髮,結果抓起來才發現其實是陀便便!!

「豈可修!胖子退散。」在中拉著大神猛地停住,然後對著胖子發射動感光波,無奈一隻手被大神扣住,另一隻手怎麼做都很像鹹蛋超人的感覺,摔!

「啊,大神,」胖子正要撲上來的動作靜止,然後尷尬的笑著慢慢往後退,「你們玩,你們玩,大神你好好馴獸,嗨嗨。」

魂淡!馴獸?!

金在中被連番TX的怨念終於爆發出來,甩開大神的手,追著胖子就要施展金氏十八摔,可是,他忘記了身上穿著的裝備,左腳踩到了右腳,整個人呈飛翔狀的啃了一嘴巴泥加草,然後眼睜睜地看著胖子矯健的身姿漸行漸遠,漸行漸遠,最後變成一個小小的黑點。

原來,胖超人也是可以跑那麼快的啊?!

 

「摔疼了?」鄭允浩好笑的跟過來,看他呸呸呸的邊吐邊摸著自己的腳,愁眉苦臉的好像小時候家裡面放著的陶瓷娃娃。

「沒有!」在中拍拍自己的腳踝,癟著嘴死活不承認,男子漢大丈夫,才不怕這點疼!!

「嗷嗷嗷,好疼。」單身撐地站起身,在中腳剛一碰滴就嗷嗷亂叫,坑爹的,他肯定是扭到腳的。

~~~~(>_<)~~~~

他不要做什麼男子漢大丈夫了,他寧可做男孩子小豆腐!!

「我看看。」鄭允浩皺起眉頭,看著毛茸茸的腳丫子卻無從下手,於是眉頭越皺越深。

口胡!大神不會嫌他煩了吧!!

「你先走吧,我自己‥‥」在中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開口,他挺滿足的了,今天和大神在一起呆了這麼久。

「上來。」還未說完的話被打斷,在中抬起頭看見的就是大神瘦卻寬厚的背在衣服的包裹下,肌肉的問題還是格外的清晰。

「幹,幹嘛?」

眼前的畫面和風雲裡城戰那天把他從洞裡帶出來的畫面如出一轍,只不過遊戲裡他是美貌的女醫師,而現在,他是和大神同性別的學生罷了。

「我送你回宿舍。」

「可是,不是說要去看東西嘛?」在中手腳併用的爬上大神的背,然後,輕輕地‥‥卻堅定的摟住他的脖子。

「我打電話給有天讓他送來。」

「哦~~~~」在中不再發問,只是專心的看著大神的側臉,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現實生活裡的大神和遊戲裡的很像很像,一樣有乾淨俐落的氣質,一樣的沉默而可靠,最重要的是,一樣的讓他不由自主的想要依靠。

安心!

對,就是安心這個詞!

在中歪著頭看著他們倆人所到之處紛紛駐足停下觀看的人的臉,有的認識,有的不認識,有老師,也有學生,每個人流露出不用的神色,那些目光曾經讓他害怕,讓他驚慌。

只是,現在不會了,在這個人的背上,感受著他呼吸時帶來的起伏,感受著他身體的熱度,他突然覺得似乎天塌下來也沒有關係,背著他的這個人,一定會把他牢牢地護在身下,即使危險,心裡也覺得安全。

 

「這不是醫學院的校草和執行長嘛?」

「欸,他們倆怎麼會認識,執行長據說很少在學校活動啊,聽說早就被電視臺簽了。」

「哇塞,背著耶,老五呢,快叫丫來看,她最喜歡的攻受類型啊。」

「執行長唉,真的是他,他和這人什麼關係啊?」

「我擦嘞,是金在中,他竟然被執行長收了?!」

‥‥‥

 

在中耳朵尖,所過之處的了議論聲紛紛被他收入耳朵,大多數人都在猜測他們倆的關係,說什麼的都有,讓他本來已經沉靜的心又被拎到小火上慢慢熬。

啊喂喂!你們要醋嗎,他本來就跟餃子餡兒一樣的心已經熟了啊,熟了啊喂!

「真是的,」在中嘟囔著把頭靠在大神的肩膀上,「這些人都太閒了!@#¥%%‥‥‥‥」

「嗯?」

某大神好笑的側頭,看著小白菜小臉紅撲撲的在他的耳邊嘟囔,熱氣噴在頸間,讓他沒來由的踏實。

他們家的小菜鳥終於收了翅膀,落在了他的身邊。

「我說,咱們學校這麼多人,就應該搞一個限行制度,雙眼皮兒的雙號出行,單眼皮兒的單號出行,戴墨鏡的算無牌駕駛,割雙眼皮兒的算套牌兒,哼!!」

這孩子是被這些人嚇成什麼樣的啊?!

「那,一單一雙呢?」

「嗯,一單一雙的夜間出行。」

其實,還好他們家小菜鳥是學醫的,不是學交警的,要不罪過可就大了。

「怕人家看?」

「才沒有,」在中昂頭,「小爺怕自己的光芒太閃耀,刺的他們都得無牌駕駛,哼哼哼。」

「別亂動。」某大神心情大好的趁機使壞,在下樓梯的時候估計一個踉蹌,驚得小菜鳥緊緊地摟住他的脖子連連喘氣。

「呀呀呀,慢點慢點。」

「好。」

大神欣然從命,大手不老實的托著小菜鳥的屁股來回滑動,不過,隔著層布料的手感果真不好!

鄭某某低頭用嘴唇貼了貼小菜鳥的小嫩手,在心裡開始盤算,怎麼把熟了的上湯娃娃菜拆骨入腹,作料到底加什麼好呢?!

真苦惱!

 

 

 

被大神安放在宿舍的凳子上的金小在腳上貼著黃色的膏藥,身邊還放了不少大神走的時候留下的水果和藥,不過,這些都不是他關注的重點,他的重點在於——大神送來的這個盒子裡面到底是什麼?!

黑色的盒子,窄窄的,好像容納不了什麼東西的樣子,用紅色的綢緞打了個簡單的蝴蝶結,看起來很是大方。

「哥啊,你能不能不要再對著燈光照了啊,」金俊秀在朴有天的護送下回到宿舍,一直坐在一邊看著金在中翻來覆去的對著日光燈照他的破盒子,「你要不要送他去院裡照個X光什麼的啊?」

「欸,這個主意好,不過現在院裡老師是不是走了?」

「‥‥‥」

口胡!他哥一定是外星人留下入侵地球的,怎麼會有贊成這種奇葩的想法啊啊啊啊啊!!

「你拆開不就好了,拆開啊喂。」

「可是是大神送的啊,」金在中糾結,「大神送的喂。」

「大神是送給你用的,不是送給你供起來的,要不要我買個香案,每天三炷香的拜拜啊。」

那他要不要把這個盒子豎起來啊,還挺像個碑的耶(喂= =?!)

「好嘛好嘛,我拆就是了。」正巧胖子大七也從外面回來,三個人立刻簇擁到在中身邊,看著他抖抖霍霍的打開蝴蝶結,然後慢慢地打開盒子‥‥

竟然是一支鋼筆!!

窄窄的天鵝絨盒子裡安放著一支純黑色的鋼筆。

「口胡,一支鋼筆?」胖子驚,伸手搶過鋼筆,研究了半響終於確認,「還真的是一支鋼筆。」

「從吊牌上來看這不是一隻普通的鋼筆,」俊秀湊過去,然後嗷嗷的跳腳,「腐敗啊,這支鋼筆竟然要五千四,瘋了瘋了,大神瘋了。」

「真假滴?」金在中也湊過去看,認認真真的數了一遍零之後,心肌梗塞的倒在凳子上。

艾瑪!這支筆竟然這麼貴,大神啊,咱不能這麼敗家啊,錢要留下買內褲的啊喂,這麼多銀子都能買好多個金小在了。

「不過大神為啥要送白哥鋼筆?」大七一語驚醒夢中人,眾人立刻從好多零中抽身出來,開始據此進行深刻討論。

「因為在中哥這個形象,送洋娃娃吧,有點娘,但是送什麼遊戲機,他又不會用,所以大神折中送他了鋼筆。」此人為俊秀,被毆打三百下。

「也許,大神家產鋼筆?」此人為大七,被鄙視五分鐘。

「我知道了,」胖子做54青年奮鬥狀,然後語重心長的開口,「大神想說的是——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胖子,請你圓潤的滾,謝謝。」在中小心翼翼的拿回筆,不管大神到底為什麼要送他一支鋼筆,但是只要是大神的心意,他都能滿滿的感受到。

大神,心意滿滿福滿多,哦也!

 

收回鋼筆的時候,在中突然摸到蓋子上有一塊硬硬的凸起(咳咳咳!!),於是好奇的用指甲暗了下去,然後,整個宿舍都安靜了下來,因為這支鋼筆裡突然傳出了大神的聲音:

『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這是風雲OL裡,月老面前石碑上刻得十個字,紅色的朱砂填滿的字曾經讓在中久久的駐足觀看,那是,很多人的願望,也是,他的願望。

「口胡!嚇死我了,原來是錄音筆?」胖子最先反應過來,手舞足蹈的搶過鋼筆,整個宿舍立刻回蕩著大神清冷卻不失深情的告白。

 

——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

 

俊秀看著在中嘴角的笑意越來越盛,好像盛開中的蓮花,讓人移不開視線,這幾天見多了他愁眉苦臉,心事重重的樣子,冷不丁的看見這麼好看的笑容,也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不愧是大神啊,這藥效比神馬芬必得可要快多了喂,立竿見影啊,肉白骨,活死人啊,果然能拯救鹹蛋超人的只有鴨蛋啊!

「果然是大神,泡妞的手段都不一樣啊,」胖子感慨,然後看見在中殺人的目光,立刻改口,「不不不,我是說,泡馬子。」

o(╯□╰)o

胖子被啊嗚砸中撲街,金馬子,哦,不,金小在把鋼筆寶貝一樣的收好,然後拎出電腦,登入遊戲,他現在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見大神,想要感受那份白首不相離。

叮!

 

【你的相公玩家即墨留言】

來自即墨:

喜歡嗎?

 

大神就這麼篤定他一定會發現那是一支錄音筆嗎?!

如果他一直沒有發現其中的玄機,那大神難道就一直這樣讓他處於雲裡霧裡的狀態?!

他以為演電視劇呢啊,像霧像風又像雨啊喂!

他現在像瘋倒是真的,大神幹嘛就不能直截了當的和他說一次呢?!

難道說,大神害羞?!

在中竊笑的在腦海裡幻想著大神結結巴巴的站在他面前,害羞的說不全話的樣子,最好臉上還有兩團紅暈,最好還要帶上一條毛茸茸的尾巴,左擺右擺(囧= =?!)

在中被自己的幻想暗爽到,一個人拍桌狂笑,完全沒有注意身邊不知何時到來的白衣俠客。

 

『好友』【即墨】:

喜歡嗎?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神,那句話是對我說的嗎?(害羞)

 

『好友』【即墨】:

是。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可是,你到底喜歡我什麼?

 

這是在中一直納悶的地方,他承認自己在學校還是有那麼一點知名度的,但是和以全市第一高分入校,學校最年輕的執行長,傳媒學院最早被電視臺簽走的傳奇人物比起來,就好像羊村裡有了喜洋洋,就顯示不出懶洋洋的聰明一樣,他和大神比起來,默默無聞的就好像一根狗尾巴草。

那樣的人,怎麼會喜歡上他呢?!

 

『好友』【即墨】:

好奇?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嗯嗯嗯嗯(點頭)

 

『好友』【即墨】:

嗯,我也好奇。

 

啊喂喂!金在中撲到!!

這是什麼回答?!

為什麼聽起來有種很無奈的認命在裡面啊喂?!

他金小在好歹也是根正紅苗一枝花,一樹梨花壓海棠,想當年也是秒殺一個幼稚園還綽綽有餘,現在是鬧哪樣?!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

我‥‥

 

『好友』【即墨】:

到淩霄古殿去。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幹嘛?!

 

『好友』【即墨】:

鬼見愁他們遇到江南大盜了,過去殺BOSS。

 

江南大盜是風雲裡的隱藏BOSS,平時很少出現,一般只有在稀有材料出現的時候才會出現,很多玩家都希望能堵到江南大盜,隨便爆出幾個材料都是價值不菲。

鬼見愁肯定是走了狗屎運了!

等在中跟著大神被傳送到淩霄古殿的時候,在中再次確認鬼見愁真的是走了狗屎運了,向來在江南大盜出現的時候人滿為患的場地孤零零的只有鬼見愁的身影以及一個看起來剛出新手村的小醫師?!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小愁愁,你在擺POSS嗎?

 

『好友』【鬼見愁】:

老紙被江南大盜定身了,個不要臉的偷襲我!!!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哦~~~~~~~~

 

還記恨著下午被TX的慘劇的在中學著大神的樣子淡淡的回了一句,然後轉身繼續和大神嘮嗑,他上線的時候就一直在想應該送大神點什麼,才能回報他那人民幣閃閃的鋼筆,可是,全身上下基本所有的裝備都是大神送的,唯一最值錢的應該就是他們家嗷迪了。

喂!不要歧視他的小毛驢,他之前特意去查了寶典,據說,他的嗷迪要是進化的話,當然不可能進化成奧迪,但是據說還是可以進化成風火驢的!

好吧,雖然這個名字聽起來很容易讓人想到驢肉火燒這道菜喂!

拉開自己的裝備板,在中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忍痛?把嗷迪送給大神作為回禮,於是拖動滑鼠點擊了交易。

 

【系統】:你選擇了交易寶寶嗷迪,請選擇好友。

【系統】:你選擇了好友即墨,確認交易請按回車鍵。

 

深吸一口氣按下回車,在中緊張兮兮的看著大神的反應。

 

『好友』【即墨】:

?_?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那個,這個是回禮,我很喜歡那支鋼筆,這個是送給你的。

 

『好友』【即墨】:

陪嫁?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才不是!!!!(討厭)

 

【系統】:你的好友玩家即墨和你交易神獸神鵰(接受/拒絕)

 

口胡!大神你要不要這麼禮尚往來,送出去一殘次品嗷迪回收一神獸寶寶,這禮是不是有點太大了?!

 

『好友』【即墨】:

接受。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神‥‥我真的‥‥不是這個意思!

 

在中欲哭無淚!

他真的不是想拐騙大神家的神獸的啊,他這種氣質也不適合騎著個鵰到處跑啊,他連鵰牌洗衣粉都懷著深深的敬畏之情啊喂!

 

『好友』【即墨】:

聘禮。

 

囧!

大神永遠能把他囧的不知道東西南北,在中滿頭黑線的點下接受,然後看著螢幕上的大神召喚出小毛驢,並且一臉淡然的騎了上去,悠悠的往鬼見愁那裡騎了過去。

魂淡啊!憑什麼大神騎驢都那麼帥?!

為什麼騎驢就是阿凡提,但是大神根本就是阿凡達啊,帥的沒邊兒了啊!

本來想要召喚出大鵰試試的在中很快放棄了這個念頭,因人而異因人而異,大神騎頭驢都有騎著白龍馬的效果,但是他金小在估計就算是騎著鵰也有種綠皮豬騎憤怒的小鳥的感覺!

 

『好友』【即墨】:

娘子,去睡覺。

 

睡,睡覺?!

在中驚!

大神現在怎麼越來越開放了啊?!

 

『好友』【即墨】:

吃了藥要多休息。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

大神,你能下次多說幾個字不?

 

真是的,害他空歡喜一場,討厭!!(喂!節操呢)

在中囧囧有神的收起電腦,在俊秀的幫助下滾到床上,蓋好被子,然後喜滋滋的拿著鋼筆,在大神富有磁性的嗓音中慢慢的進入夢鄉。

——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只是,他們沒想到,分離這麼快就降臨到了他們的身上,而,一心人卻也要經過很多的磨練。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