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未來,為你而來(1)

 

【系統】:風雲OL伺服器將於10:00進行維護。

【公告】:本次維護包括一二三四五線地圖,六線地圖既將全面開啟。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哎呦喂,怎麼三天兩頭維護啊,這星期第幾次了,還帶反覆的啊?!

 

『隊伍』【不離不棄】:

胖子,你知足吧,好歹還有六線地圖開啟,你看看和風雲同時期的遊戲,基本都是關服了好不好!

 

『隊伍』【四五六八我是七】:

我有事情要宣佈!!!

 

『隊伍』【幫寶適】:

怎麼,麵條店要關門了?還是你被BOSS踢了。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我知道,是麵條吃偉哥了(扭動)。

 

『隊伍』【鬼見愁】:

小寶,你是怎麼把這倆東西聯想到一起的?

 

『隊伍』【幫寶適】:

你看那個感嘆號嘛,像不像麵條吃了偉哥站起來的樣子【聰明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

 

『隊伍』【四五六八我是七】:

‥‥‥‥‥

 

『隊伍』【不離不棄】:

‥‥‥‥‥‥‥‥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喂!你們這是在撒豆成兵?!

 

『隊伍』【幫寶適】:

小白菜,我們這其實是在打豆豆【沉思

豆豆龍,豆豆龍,我們是‥‥

 

『隊伍』【四五六八我是七】:

你是鼻涕狗,還豆豆龍呢。

都聽我說啊‥‥

咳咳,泉水呢?

 

『隊伍』【不離不棄】:

她跑風雲2試水去了,說回來和我們彙報有啥區別。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TNND,這個叛徒,不是說好死守風雲的嗎?!!

 

『隊伍』【不離不棄】:

泉水說了,咱們是死守風雲,她可以死守2。

 

『隊伍』【鬼見愁】:

好深刻的覺悟!!!

堪比容嬤嬤和皇上盪氣迴腸的愛情故事啊(搖頭)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小愁愁,閣下看的是哪個版本?(驚恐)

 

『隊伍』【鬼見愁】:

我夢中的。

 

『隊伍』【四五六八我是七】:

各位,我明天結婚!!!!

各位,我明天結婚!!!!

各位,我明天結婚!!!!

各位,我明天結婚!!!!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大七,你想打其實是戒葷吧?!或者是銀魂?!

 

『隊伍』【四五六八我是七】:

‥‥新娘你們都認識。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隔壁二胖?

村裡的二丫?

還是樓下宿管大爺的孫女巨無霸?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或者是,穿內褲的少女?

 

『隊伍』【幫寶適】:

穿內褲的少年是超人,請問,這個少女是哪路神仙?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咳咳,就是水冰月!

 

『隊伍』【四五六八我是七】:

新娘是麵條店老闆的女兒。

 

『隊伍』【鬼見愁】:

大七,恭喜你,終於達成了免費吃麵條的夢想!【膜拜

 

『隊伍』【四五六八我是七】:

大家都來啊,明晚在XXX酒店。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不曉得大神明兒‥‥

 

『隊伍』【即墨】:

我們會準時到(手機用戶線上)。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哎呦,你們看看,小白白和大神這對才是情比金堅呢,這都幾年了,羡慕嫉妒恨啊,我估計風雲關服了,他們倆還你儂我儂呢。

 

『隊伍』【幫寶適】:

這叫上輩子積德,不是說啥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他倆是千年修‥‥

 

『隊伍』【鬼見愁】:

‥‥千年修得的那是忍者神龜,謝謝!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那小白白一定是炸毛龜,大神是啥龜?

 

『隊伍』【鬼見愁】:

老大就是龜的頭頭唄。

 

『隊伍』【不離不棄】:

嘔!!!!

 

『隊伍』【泉水叮咚】:

你們這群屎黃色的人!!!

 

‥‥‥‥

 

啊呸!!

這群不管每次討論什麼,最後都會扯到他身上的妖怪們!!!

不過,龜的頭有啥特殊含義嗎?!

金小在看著螢幕陷入沉思。

 

「金醫生,又在玩遊戲啊?」

查房回來的小護士進來放病歷夾,果不其然的看見科室裡最受歡迎的金醫生的電腦上花花綠綠的一片,黑色的小字兒跟螞蟻一樣忽悠忽悠的爬,而醫生那張小臉兒皺的跟食堂賣的肉包子一樣,四面八方全是摺兒。

說起來,這位金醫生來的時間也不久,聽說是T綜大醫學系的高材生,畢業後直接被院長挖過來,內外科皆擅長,大有他是一塊磚,那亂往哪摔的勢頭,加上人長得好看,性子又好,雖然偶爾思維有點脫線,但是正是因為這點,沒幾天酒吧科室裡所有的雌性生物都被萌的嗷嗷叫,紛紛以姐姐,奶奶,小姨媽自居,搞得院長一進來還以為進了療養院。

其實,真正迫使大家徹底絕了搞定金醫生的念頭的原因是:人家有個可帥可帥的男朋友啊,上班送,下班接,雨天502,晴天射太陽(咦= =?!),總之,她們這群女人誰也比不上就對了。

 

「唔,沒玩沒玩,看看,那啥主任不在吧。」

金小在瞪大眼睛整個人趴到電腦上,試圖用薄的跟紙片兒一樣的身體擋住螢幕。

口胡!這要是給主任看見,肯定要把他塑造成科室網癮青年的典型,他才不要在大會上告訴所有人,他的ID是什麼?!

這麼下去,遲早有一天會變成防火,防盜,防網遊。

「主任下基層了,」小護士洗了手,然後拿著飯盒問,「差不多到點兒吃飯了,一起去吧。」

「不想動,我在辦公室隨便吃點就好啦。」

隨便吃點?!

該名小護士看著小白菜關上電腦開始在櫃子裡翻騰,立刻驚恐萬狀的想到了上個星期這位金小帥哥因為突然想喝粥,樓下又已經賣光了,而突發奇想把生米丟進裝了自來水的杯子裡,然後把杯子放在電腦主機上面,試圖以此來煮粥的偉大壯舉。

結果,杯子漏了,他們的主機整整一個星期都散發著螢光粉的味道。

「於是,你今天想隨便吃點什麼?」

只見金小在同學從抽屜裡拿出長麵包,然後目光在辦公室裡搜尋,最後笑顏逐開的要去拿隔壁醫生桌子上的打火機,嘴裡還嘀咕著:「好久沒吃烤麵包嘞。」

烤麵包?!

不要等他們回來,看見一個碳烤辦公室和紅燒金在中就阿彌陀佛了。

「我們還是去食堂吃吧,還能看午間新聞。」

被午間新聞誘惑了的小白菜立刻捨棄了法式長麵包,打算和食堂的包子相見歡,雖然說是內包子皮厚餡兒少,和胖子的肚皮一樣,但是能看見大神,他忍!!!

沒錯,他和大神滿打滿算已經在一起七年了,現如今他們早就已經脫離了校園生活,大神成了家喻戶曉的最帥新聞主播,負責播報早中晚的新聞以及一些實事訪談,犀利的言辭,俊朗的外表,導致網上很關於他的論壇如同雨後春筍一般刷刷的冒,受歡迎的程度堪比大明星,而他,也毫不意外的進了市里最大的醫院成為了一名光榮的白衣天使(額= =?!),在外科科室裡混的也算是風生水起。

不過,這個天使應該是男的吧?!

要不怎麼能一直光著屁股呢?!

 

 

「啊,在中醫生,來得正好啊,午間新聞剛要開始呦。」剛到食堂就碰上內科的主任用筷子指著食堂的LED螢幕發話。

醫院的人基本都知道外科的金醫生的另一半是個男人,還是新聞主播,從一開始帶著有色眼鏡看倆人到現在見縫插針的開開玩笑,一切都是因為眾人都讀懂了他們的愛情。

「嗷嗷嗷,太好了,還沒開始啊。」

在中搶了個包子坐在最前面,乖乖的仰著腦袋,聽著熟悉的音樂聲,等待著那張熟得不能再熟的面孔出現在螢幕上。

他以前從來不愛看新聞,但是自從大神開始播報新聞,他就開始每天定時觀看這個沒有結局的連續劇,每次看的時候都默默感慨:

——這麼帥的男人是他的!!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今天是x年x月x日,農曆的x月x日,我是鄭允浩,歡迎大家收看今天的新聞聯播,今天的主要內容有‥‥」

平時那個在家裡總是穿著白色大T恤的男人穿著得體的黑色西裝,目不斜視的播報新聞,雙手交疊,薄薄的嘴唇開合中發出好聽的聲音,不緊不慢的語速把枯燥的新聞硬生生的念出了聽音樂會時才有的那種享受。

大神就是大神,玩遊戲一級棒,做菜一級棒,現在連播新聞都這麼讓人想要撲到電視螢幕上親一口,真是‥‥

不愧是他金小在看上的男人,就是靠譜!!

「金醫生,還魂咯,快擦擦口水。」半小時的新聞很快結束,旁邊伸過一隻手,遞上紙巾,在中傻兮兮的接過來,擦擦嘴角,聽見周圍嗤嗤的笑聲,這才發現自己又被耍了。

魂淡!!

 

「在中醫生,你和鄭主播怎麼認識的?」

「你們在一起多久了?」

「是啊是啊,你們家裡面沒有反對嗎?」

反對?!

在中不禁想起大神第一次帶他見家長的情景,那應該是他以為大神要出國,結果這人卻以絕對淡定的COS白衣俠客的造型出現在他宿舍樓下的那次。

 

♡~。~。~。~。~。~。我是回憶的分割線~。~。~。~。~。~。~。~♡

 

 

自從得知鄭媽媽就是學校聞名遐邇的滅絕師太的時候,金小在就陷入了自我糾結,自我毀滅的狀態。

口胡!那是滅絕師太啊?!

他雖然不是周芷若,但是也不是周扒皮啊,他不想一進去就被師太神尼扒了皮,剝了筋,弄得跟路邊兒買的臘腸一樣。

「緊張?」

「才沒有,小爺在我母上大人的魔爪下生活了這麼多年了,都能茁壯成長,滅絕師太算啥。」明顯底氣不足還裝象的語氣。

金小在同學,你需不需要兩根蔥插鼻孔啊。

「你都見過,不用緊張。」

都見過?!

灰太狼啥時候見過黑貓警長了?!容嬤嬤什麼時候也見過夏雨荷了?!

這壓根不是一個等級的對話啊。

「爸,我回來了。」

被大神拽進一樓一個獨門獨戶的小院兒,裡面一穿著白色綢緞衣服的中年大叔正背對著他們打太極,配合著屋子裡周杰棍的雙傑倫,哦,不對,周杰倫的雙節棍的動感節奏。

怎麼看,怎麼‥‥奇怪?!

「嗯,等我做完這套操。」中氣十足的聲音,很耳熟。

「鄭老師?」

「在中?」

艾瑪,那個醫學院的鄭教授竟然是大神他爹?!

這完全是黃藥師和滅絕師太的強強聯合啊,難怪生出大神這麼威武雄壯的‥‥套馬漢子(喂!!!)

「兒子啊,你終於下手了啊,不錯不錯。」健步如飛的鄭教授腳踏浮雲的衝過來,圍著他們繞圈子,走三圈,右三圈‥‥

「有點暈,」鄭教授捂著腦袋,指指門,「你們先進去吧。」

O(╯□╰)o

 

「媽。」

金在中從進了門就皮皮挫,等看見鄭媽媽笑眯眯的回頭,一反在學校臉硬的跟鐵板燒的造型,笑的好像春暖花開一樣。

容嬤嬤突然在你面前跳迪斯可是什麼感覺?!

尼瑪,就是現在這種不著調的感覺啊,喂喂喂!!

「哎呀,快來坐下,想吃什麼?」

「不用了,老師‥‥萬歲萬歲,萬萬歲。」

金在中剛說完就把自己囧到了,本來想說福如東海什麼的,結果嘴一禿嚕就成了這樣,他現在要不要行個跪安禮還是掉頭就跑比較靠譜?!

「好可愛的孩子,」滅絕師太一秒鐘變豆花大娘,就差唱一首打起腰鼓唱起歌慶祝一下,「允浩這小子可算是把你帶回來了。」

「老師我‥‥」

「別叫老師了,在學校個個都叫老師,進了家門叫媽就行了。」

金小在被這種狂熱的熱情震得七葷八素,求救的看向坐在沙發上的大神。

現在是鬧哪樣?!

大神這一路也不說說自家的情況,害的他以為鄭媽媽是個多古板多恐怖的中年婦女,結果這麼一看整個就是他老媽二號啊?!

這以後遇上了可怎麼辦,他家非得變成兩宮垂簾胡鬧不可啊?!

 

「鄭允浩,你怎麼自己坐那了。」

鄭媽媽突然臉一板,找回了點在學校虐遍學生無數的叱詫感,但緊接著的一句話差點沒把飽經風雨的金小在給打趴下:

「小在啊,隨便坐啊隨便坐,鄭允浩腿軟和,坐那也行,我不看。」

他不怕看,他只怕明天就長痔瘡,在這麼個情況下,大神的腿比針板還紮人啊,摔!

「對了,我給你個東西,你等等啊。」

鄭媽媽轉身進屋,一陣劈裡啪啦的亂響後,探出腦袋問:「兒子,你戶口本呢?」

「拿走了。」

「拿走了?」鄭媽媽眼一瞪,氣勢如虹的喝道,「什麼時候的事兒?」

呼~~~~~

金在中突然覺得有點舒心,從他和大神的事兒曝光,自家的爹媽搶著把他往外送的情景讓他總覺得有點彆扭,現在鄭媽媽這個樣子,雖然表示著大神和他也需要遇上坎坷,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樣才會比較真實。

「上次寒假。」

「你!!!」鄭媽媽衝出來,「你竟然也不和我商量一下,這麼重大的事情‥‥」

對對對!!!

金小在感同身受,落戶戶口本這事兒他一直覺得很奇怪,現在終於有人和他一樣了!!

理解萬歲!!

「你早說,把我和你爸的戶口本也拿過去啊。」

‥‥‥‥

他一定是聽錯了?!

現在不是理解萬歲,現在根本就是石化萬歲!

「小在,允浩這小子不太會說話,但是沒關係,他要是敢欺負你,你就跟我說,我讓他掛科,掛的滿堂紅。」

「沒,沒有,允浩沒有欺負我。」

大神,除了在床上,平時好像都挺讓著他的。

「真的?你倆不吵架?」

「不吵。」

口胡!他就是想吵架,也吵不起來啊?!

誰見過有人能對著一悶口葫蘆大吵特吵啊,又不是噴壺!!

「來來來,別怕他,咱去屋裡說。」

‥‥‥‥

 

♡~。~。~。~。~。~。回憶結束~。~。~。~。~。~。~。~♡

 

 

 

「好像真的沒有遇到什麼反對的。」

金在中靠在桌子上,他的愛情來得很突然,走得也很順利,好像從來沒有什麼挫折,不管是朋友,家人,甚至是不熟悉的人,在校園裡碰上他們,都會會心一笑,甚至是做出鼓勵的手勢。

而大神從一開始就為他們的未來鋪開了一條平坦的路,路上的崎嶇,坎坷,全都被他一力扛下,而他,只需要緊緊拉住大神的手,就好像,什麼都不用怕一樣。

——只要牽著你的手,再大的風雨都不愁。

這句話,或許可以成為他們最真實的寫照。

大神,你的手會一直在那裡的對吧。

 

「科室來的電話,說剛剛一場車禍,送來了好幾個重傷患,叫咱們趕快回去。」

「走走走。」

「金醫生,快點,聽說是新聞採訪車出了事,蠻嚴重的,別發呆了。」

新聞?!

這兩個字大大的砸在金小在的腦袋上,然後眾人就看見一個白大褂金髮的身影瞬間超過了所有人,沖出了食堂。

「金醫生,跑錯了,急診室‥‥在那邊。」

 

 

 

 

 

 

番外4——未來,為你而來(2)

 

鄭允浩站在醫院的走廊裡,看著來來往往的醫生護士,行色匆匆,定睛尋找著熟悉的身影,一時間難得有了頭疼的感覺,他怎麼也沒想到今天會這麼巧,直播結束後新聞部的一行人準備去出外做採訪,他只不過搭了個順風車,卻遇上了車禍,好在他坐在後面,只受了些皮外傷。

但是,為什麼救護車會把他們拉到這家醫院,他家的小迷糊蛋兒每次聽人說話都只聽一半,要是車禍這事兒給他聽見了,非得嚇得心律失常不可。

和同來的女主播打了個招呼,鄭允浩打算先回台裡彙報下情況,剛轉身,就聽見後面帶著顫音卻強自鎮定的男聲由遠而近:

「金醫生,病人休克了。」

「我來,小如,一號台準備手術。」

「是。」

「護士,護士。」

「來了。」

「輕傷患者帶去處理傷口,做一個全面的檢查。」

「好。」

「小趙。」

「在這在這,金醫生。」

「心肺復甦。」

「明白。」

「這邊過來個人。」

「來了。」

‥‥‥‥

鄭允浩停下腳步,靠在牆上看著混亂的人群中緊皺著眉頭的在中,穿著白大褂的愛人緊抿著唇,剛染的金色頭髮因為跑得太快,亂七八糟的翹著,白色的乳膠手套滿是鮮血,臉上也沾了不少血污,些許狼狽卻讓人移不開視線。

此時的他正一邊有條不紊的指揮著眾人參加搶救工作,一邊蹲在頭部受傷的患者身側,用拇指壓迫顳淺動脈,小聲的說話,讓傷者保持清醒的意識,專業而冷靜的模樣讓鄭允浩有了瞬間的恍惚。

那個在家裡喜歡抱著膝蓋滾來滾去,睡覺的時候一定要把玩具大象放在腳邊,吃飯的時候不但要用勺子,還要坐在電視機等著動畫片才肯好好吃,做錯了事就絞著手指嘟嘟囔囔的跟在他身後,得到原諒就傻笑的抱著人撒嬌的大男孩在這一刻完全變成了陌生的模樣。

他一直想要護在身後的男孩,那個報到時嘟著嘴好像小學生一樣被媽媽訓的男孩,在不知不覺中早就成長為了獨當一面的男人,此時此刻,金在中才是這裡的神,是這裡所有人的主心骨,是救死扶傷的醫生。

 

「別怕別怕,我一定保住你的腿,相信我。」看著跟著手術車進入手術室的背影,鄭允浩不知道為什麼就想到了他和在中相遇的過程。

很老套,可是卻不可磨滅。

在遇到在中之前的二十年,他從沒有發現自己的性取向有什麼問題,也曾跟著血氣方剛的同學看過品質不算清晰的小電影,也曾因為那些蜂腰巨乳的女人而血氣上頭,也曾經想要找個會撒嬌,會在放學等著他一起回家的女朋友,只是,身邊的人來來去去,追他的不少,卻一直沒有找到真正可以契合的那一半。

直到,那一年的新生報到途徑門口時那無意一撇,白白淨淨的男孩的影子掠過心底,像一陣清風,風過無痕,卻讓一直沉寂的水面泛起了無數的漣漪,久久不能平靜。

第二次見面是在新生的晚會上,本來應該作為主持人的他卻遇上了無法拖延的事情,本以為晚會必然要開天窗,卻在趕回來時看見了那個據說被抓來臨時頂替他的新主持人,手裡捧著花束,一臉驚恐的想要躲到合照的最後一排,清秀的眉眼帶著羞赧的神色,比手上的玫瑰花還要嬌豔。

不知怎麼的就好像閃電擊中身體時的電流,刺得他的整顆心都酥酥麻麻的,美人如花隔雲端,只是那一刹那,他整個人都好像在雲端一般的恍惚。

於是在有天和昌珉的幫助下從茫茫大海一般的學生資料中找到了男孩的資料:

——金在中。

這三個字從此像是一個魔咒一般縈繞在他的腦海。

 

喜歡他什麼?

和父母坦白的時候,父親的第一句話便問了這麼一個問題。

喜歡他什麼?

初次見面時的天真調皮,再見時的羞澀可愛,和舍友相處時的囂張暴力,獨自一人的時候安靜乖巧‥‥

這些點點滴滴在他的心裡拼湊出了一個活靈活現的金在中,佔據了他的全部思維。

他鄭允浩愛的,也許就是這樣的金在中,有點呆萌,有點愛炸毛,有點小聰明,有點迷糊,缺點很多,優點也不少,一顰一笑都有著毫不掩飾的真實的男孩。

他愛的是,金在中的點滴。

父母不可置否的態度讓他頭一次瞭解了這段感情的艱難,也讓他暫時壓下了噴薄欲出的情感,選擇一個人解決所有的困難,再把人拐騙回來。

一方面簽下了實習主播的合約,在有天的幫助下參加了幾個比賽,為日後獨立的生活打下基礎,另一方面,搜集了不少關於同性間的愛情故事送去家中。

水滴石穿,總有一天,他們會瞭解,這段愛情的意義。

 

機緣巧合,在中在第一年的公選課上正巧選了母親的課,大概真的是母子同心,母親第一眼就喜歡上這個早到了半小時,一個人在教室裡唱歌的男孩,於是,難題迎刃而解。

父親把他叫回家,父子倆相對抽了不少菸,掐滅最後一根菸頭,才幽幽的問了一句:

——鄭允浩,你真的明白你在執著什麼嗎?

那時,他以為他執著的是愛情,而現在,他明白,他執著的不光只是愛情,還有未來。

一路堅持到現在,他可以很驕傲的對所有人說:

——鄭允浩很幸福!

 

 

「已經脫離危險了,轉到普通病房吧,」手術室的紅燈驀地熄滅,在中邊走邊脫掉染血的手套和手術服,臉上的汗水濡濕了劉海,「我去找個人,不過去了。」

「金醫生,小如看過了,沒有鄭主播,你去休息一會吧。」

「我‥‥不放心。」

整場手術他的心都七上八下的不能平靜,強撐著做完手術,鄭允浩的臉不斷的浮現,現在不管多累,他一定要確認,確認他們家大神是不是平安。

「我走了,主任回來的話給我請個假。」

「產假嗎?」

「隨便。」

邊跑邊脫下白大褂掛在臂彎,金在中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想要撥號,卻被路過的護士撞到了胳膊,手機咻的飛了出去,形成一個美麗的抛物線。

「啊,二毛。」

在中一路小跑,剛要蹲下,一隻手伸到眼前,手裡抓著他的二毛。

「謝‥‥鄭允浩?」

「小心點。」

「你一直在這。」

「嗯。」

「你也在那個車上?」

「嗯。」

「受傷沒有,受傷沒有?」醫生風範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要不是鄭允浩拉著,金小在同學估計能當場就能把人拔個溜乾淨兒,「你倒是說話啊!!」

口胡!這個人不會是撞到腦袋了吧?!

這大神變傻缺可如何是好?!

「你不要笑了哪,」金小在炸毛,「你再笑,再笑我就親你!!」

O(╯□╰)o

路過的小護士一頭栽倒在地,腿腳早就利索的骨折病人也一個踉蹌,兩個順拐病人撞了個滿懷兒‥‥

整個世界都寂靜了,眾人在心中默念:金醫生真的很BH啊,對待病人果然如春風般溫暖啊!

他們能不能也去討個吻啥的?!

 

「好。」

好你個頭!!!

在中皺著鼻子去抓大神的手,想要把他拉進辦公室,這才發現他的右手上有很大一塊擦傷,流出的血液早就凝固,沾著灰塵,看起來很是狼狽。

「你知道受傷了也不去清理下啊,不疼啊?」

「還好。」

「喂!你就等著破傷風,然後就真的變楊過了。」

「沒關係,自從有了你,大神就再不需要萬能的右手了。」小情侶倆的溫馨對話被粗嘎的男聲打斷,一轉頭就看見胖子越發像滿月的大臉。

謔,好大一張發麵餅!

「什麼萬能的右手?」俊秀緊隨其後,嘰嘰喳喳的追問。

「死胖子,你正經一點會死啊,」即使在一起六七年,每天被開這種玩笑,在中都會羞得滿臉通紅,「右手,右手泥煤。」

「難道說大神一個人的時候喜歡用左手?」

「‥‥誰要跟你討論這個,」在中咬牙切齒,大神比較喜歡用他的手,「你又從哪看的這麼不要臉的言論。」

「我們科的內部網置頂。」

「為什麼你去了婦產科還這麼人面獸心?」

「那你怎麼不說,俊秀為什麼去了腦科,可是還是那麼NC。」(NC=腦殘╮(╯◇╰)╭)

「胖子,你不要以為你老婆懷孕七個月,我就不敢打你。」

「你要是打了我,我就讓我兒子以後叫你乾媽。」

「口胡!老紙是上面的。」

「嗯,小白白以前也這麼說。」

‥‥‥‥

能不能不要什麼事兒都扯上他啊?!

而且他和大神最近是一三五,二四六輪班,好吧,雖然是一三五大神攻,二四六他受。

 

「你們幹嘛不在自己科室呆著,都跑到外科來發神經,你們科後牆倒了啊。」

在中拿出酒精棉球和紗布,低著頭細心的幫大神清理傷口,嘴上還不忘詢問邊上狗咬狗,兩嘴毛的死黨。

「你不會忘記咱們要去大七的婚禮吧?」

「不是明天嗎?」

「‥‥所以,今天彩排。」

這玩意兒還能彩排?!

那是不是生孩子,覺得這個不好,還能塞回去重來啊,喂!

「好吧,其實今天是單身夜,大七叫我們去,明兒直接參加婚禮。」

「我今晚值夜班喂!」

「我知道啊。」胖子一身正氣的回答。

「那你還來幹嘛?!」

「刺激你玩玩。」

「如果你不想被泡進福馬林裡就趕快從我面前消失!!」

「那我們先走了,明兒見。」胖子和俊秀笑嘻嘻的出門,留下在中一個人對著大神的手呼呼的吹氣。

「你先回家嗎?」

「在這陪你。」

鄭允浩看著在中眼睛裡的紅血絲,不由分說的把人拖到身邊:「睡覺。」

「我不睏,不要睡覺‥‥不要‥‥」掙扎的語氣慢慢的變低,最後腦袋咚的滑到大神的肩膀上,沉沉的睡了過去。

「金醫生,你去不‥‥」

「噓。」

鄭允浩抬頭比了個手勢,目送著對方從驚恐到驚喜的衝出門外。

「嗷嗷嗷,金醫生和鄭主播在睡覺!!」

「真的嗎?穿衣服了沒?!」

「穿了。」

「切!」

 

 

 

大七的婚禮是在一家新開的大酒店辦的,在中帶著大神剛到門口,就被裝潢成盛唐大街城門的入口震的七葷八素,所以等走到裡面看到主席臺上放著的月老廟的背景板的時候,倆人都淡定的選擇了無視。

「你們終於來了啊。」胖子穿著紅彤彤的月老裝跑出來,搖著個羽扇,不像諸葛亮,倒是有點像發酵版的濟公。

「這是仿照風雲弄的。」

「沒錯,靈感還是來自於你送大神的那個浴衣呢。」

泥煤!!

那是白袍好不好?!誰家浴巾把該露的地方都紮起來啊?!

「嗷,我要上去主持了,你們呆著。」

 

隨著風雲的片頭曲的響起,大七穿著戰士的鎧甲牽著穿著醫師彩衣的新娘從幕後繞出來,新娘不高,有點胖,臉上還有幾顆雀斑,在中看了這個姑娘四年,可是就在今天,突然發現,其實這姑娘長得也挺好看的。

「哎,大七穿上龍袍也不像駙馬。」朴有天不知道什麼時候竄出來,搭著大神的肩膀連連感慨。

「我謝謝您,他要是穿上龍袍像駙馬那就是亂倫了,」沈昌珉無時無刻不在抬杠,「沒文化就不要拽文兒。」

「俊秀,昌珉欺負我。」

「嗯嗯,昌珉君,那個五塊錢一小時,一會記得給我錢。」

「‥‥那我先來十塊錢的。」

 

臺上按照風雲OL的程式一步一步的往下走,新娘新郎臉上的喜色感染了所有人,只有在中一反常態的沒有湊過去鬧,而是仰著頭傻傻的看著臺上的電腦螢幕上打出的字出神:

——玩家四五六八我是七與玩家妹兒園結為夫妻,百年好合,白頭偕老。

「啊,此情此景,讓我不禁想到我和在中成親的時候啊。」泉水鬧了一陣兒,站到在中身邊感慨。

引來眼刀無數。

咻咻咻!!!

這人剛結婚就被大神搶了親,怎麼好意思說?!

「喂,胖子月老,下一場給老紙和在中舉行下吧,彌補下我的遺憾。」

「泉水。」昌珉拍拍她的肩。

「幹嘛,羡慕嫉妒恨啊,老紙的遺憾要彌補,你不服啊?!」

「不是,」沈昌珉咽了口口水,「我怕你再不閉嘴,就要變成缺憾了。」

泉水這才恍然大悟的回頭,果然大神正抱著胸看著他,而不離不棄那廝已經拿了一紅酒杯徑直走了過來。

「嗷嗷嗷,救命啊!!!不離不棄謀殺親妻了啊。」

「哦哦哦,泉水加油!!」

‥‥‥‥

在中傻乎乎的跟著一起笑,沒有注意到大神什麼時候緩步走到了幕後,還順手拖走了正在和俊秀相親相愛的有天君。

 

「下面,請我們美麗大方溫婉可人的新娘拋信物。」

底下群魔亂舞各種歡呼,只不過歡呼聲在新娘子轉身的瞬間全被被遏止,瞬間鴉雀無聲的好像默劇。

口胡!誰想的主意這是?!

拿一把長劍代捧花,還接到的人下一個可以舉行婚禮,照這種形勢看,根本就是葬禮都能一起辦了吧。

「哥哥哥,你看那個像不像風雲裡大神的兵器。」

欸?!

真的有點像啊,不管了,既然是大神的配件兒,那他一定要接到。

在中躍躍欲試,沒有注意到身後的人全都被沈昌珉左一爪子,右一巴掌的全都扔到了後面。

「謝謝大家來參加我的婚禮。」

新娘子笑容滿面的背過身去,然後,咳咳,手起刀落‥‥

小白菜呆呆的看著落在懷裡的長劍,他怎麼沒有被戳穿,戳的跟羊肉串兒一樣?!

叮!

風雲熟悉的登錄聲響起,然後大螢幕上的黑體字慢慢的變得清晰起來:

 

——【公告】玩家即墨向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求婚(願意/同意)

 

這兩選項有區別?!

願意和同意,跟內褲和遮羞布一樣是同義詞吧?!

「哇哦,好浪漫!!!」泉水帶頭起哄,「啵一個,啵一個。」

然後,眾人只見金小在眼眶紅紅的拿起手上的長劍,親了一口?!

啊喂!誰讓你親那玩意兒的啊?!

「我願意為你,我願意為你,我願意為你‥‥變成你兄弟‥‥」

「胖子,你不要唱了。」

「在中,難道你心裡還有我,所以這麼半天都不回答?」泉水做西子捧心狀湊上來,又被不離不棄扭著耳朵嗷嗷的往回跑。

「我!願!意!」

 

【公告】:鄭允浩和金在中結為夫夫,百年好合,白頭偕老。

 

鄭允浩在後面看著朴有天快速的打出一行字,終於笑了。

不管是遊戲裡的即墨和小白菜,還是遊戲之外的鄭允浩和金在中‥‥

他們,都會很幸福!

「筒子們,風雲六線地圖未來城全線開啟了!!!」泉水拿著手機宣佈特大新聞。

「嗷嗷嗷,拋棄洞房,向未來城進發。」

「衝啊!!!」

「打倒日本‥‥額,打倒客服!!」

‥‥‥‥

金在中抱著長劍看著瘋魔的一群人,突然想起有一晚,他問大神為什麼會來玩網遊?

大神當時只是意味深長的回答了兩個字——未來。

他疑惑了好幾年,可是現在他突然明白了:

——未來。

——為你而來。

 

=========================================

 

我錯了~~我以為今天就可以貼完番外的,但一口氣貼完有2萬多字啊~~~~~~~(之前預估錯誤‥‥〒〒)

我覺得這樣量太多了,所以明天,明天保證番外完結!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