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以為已經完結的文,結果作者欲罷不能的又寫了一篇番外,這真的是最後一篇了!(感謝某位親估的通知!)

 

番外7——鄭戶主生活時間表大公開

 

AM 07:20

晨光熹微,陽光透過雪白的紗慢,籠罩著KING SIZE的圓床

床邊圓滾滾的哆啦A夢鬧鐘突然響起來,睡在床邊的黑髮男子咻的睜開眼,手腳麻利的一巴掌拍到貓的腦袋上,然後靠回床上。

世界登時清淨了幾秒鐘‥‥

趴睡在另一邊的金髮男子嚶嚀了幾聲,一抬胳膊掀掉了蓋在身上的被子,露出紅紅紫紫的雪白背部,昭示著昨晚的激烈戰況(咳= =?!),嘴角還帶著口水印兒就嘟嘟囔囔的往黑髮男子的身邊縮,最後整個人貼到了對方的大腿上才又砸吧砸吧嘴睡過去。

「胖子,不要唱了喂。」

鄭允浩側頭看著拱到他身下的又沉沉睡去的在中莞爾一笑,這個活寶即使已經離開學校很多年,但是還是常常在半睡半醒中以為自己置身宿舍。

幫在中蓋好被子,照例是他先起床做早飯,一方面是在中在晚上時常被折騰的早上起不來,另一方面也是,嗯,他還不想每天起床後都看見自家的廚房變成廢墟。

【傷不起,真的傷不起,我不想不想上班實在太2B‥‥】鄭允浩輕手輕腳的下床,腳一點地,就被金氏獨特的唱歌嗓音雷的外焦裡嫩。

轉頭看見床上的人皺著眉頭睡的正香,他只得無奈的開始在屋子裡尋找被在中藏起來的鬧鐘。

自從在中夥同胖子,俊秀從醫院辭職,自己開了診所後,每天早上按時起床去開門就成了愛賴床的小白菜最痛苦的事情,為了能起得來,最鼎盛的時候,他們家的臥室裡一共出現過十幾個鬧鐘,分別藏在正常人絕對想不到的地方,從五點半就開始此起彼伏的響,一直唱到八點。

比如說:他的內褲裡,床板的夾縫裡,吊燈的頂上,他的西服口袋‥‥

鄭允浩在所有可疑的地方找了一圈,都沒有發現一直在唱傷不起的鬧鐘,側耳細聽了半晌,終於找到了聲源處‥‥

O(╯□╰)o

哭笑不得的把趴著睡著的在中翻了個個兒,這才看見被他掛在大褲衩上的小鬧鐘,探過身子取下來打算拿去人道毀滅,鄭允浩轉身沒走幾步,就聽見後面啪嘰一聲,一轉頭,就看見小白菜同學造型扭曲的栽到地上,顯然是摔疼了,抬手摸摸腦袋,癟了癟嘴,然後‥‥繼續睡。

扶額ING。

「黑爹,一大早你們倆搞什麼么蛾子呢?」六七歲的小男孩牽著三四歲的小女孩站在臥室門口,身後跟著一隻黑貓。

「我去做飯,」鄭允浩彎腰把人抱回床上,抬抬下巴示意,「過來看著點。」

「看什麼?」

「‥‥別讓你白爹再掉下來。」

「哦。」

等到在中被鄭允浩用各種匪夷所思的手段弄醒,一家四口吃過早飯,就開始了一天各奔東西的旅程。

小風先送妹妹小雲去社區的幼稚園,自己再繞到不遠處的學校上課,鄭允浩則開車把拿了駕照三年還不願意上路的在中丟在診所門口,自己再開半小時的車去電視台上班。

一切,好像都和諧的讓時間想要駐足。

 

 

AM 09:00

電視台將要推出的新訪談節目終於敲定並最終拍板兒,幾個高管拿著企劃書和資料在辦公室門口走來走去,一群小職員躲在樓梯間探頭探腦,活生生的展現出一副小怪獸反攻奧特曼心裡沒底的造型,愣是不敢進鄭允浩的辦公室。

這位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台長平時看起來風輕雲淡,對什麼事情都是淡淡然的態度,似乎很好對付,但是只要在這裡工作三個月以上的人都清楚的認識:其實吧,不叫的狗才咬人,哦,不,其實是戴了面具的不一定是靖公主,也可能是夜禮服假面。

何況,這次的新節目第一位邀請的嘉賓就是‥‥

「打算走到明天早上?」鄭允浩揚聲,外面咣咣咣摔倒一片。

扭扭捏捏的進去了幾個人,大氣不敢出的遞上資料,鄭允浩粗略的翻了一下,終於發現這群人在外面糾結個啥:

邀請嘉賓名單:金在中

簡介:T綜大醫學院高材生,原X院院長,後創辦私人診所,曾獲“十佳醫護人員”稱號‥‥

「台長,我們真的不是故意的‥‥」

基本只要是這裡的員工,都知道台長的另一半是個長相清秀的男人,笑起來很好看,時常會帶著兩個小朋友闖進台長的辦公室,也經常‥‥跑錯辦公室,垂著頭站在走廊上等著台長把他領回去。

後來,當他們看見台長面對著這個叫在中的帥哥笑的溫柔的時候,才徹底明白,他們的台長已經完全被套牢了。

但是,為什麼,那兩個小孩會和他們長得那麼像?!

難道現在男人都能自體分裂了?跟那什麼單細胞一樣?!

「你們‥‥」

「台長,我們錯了,我們這就去改,打死也不會讓台長夫人抛頭露面,額,我的意思是,在中先生是您的好朋友。」

小高管表面虔誠,心中默默吐槽:就是那種好的能把床單都滾出倆坑的好朋友喂!

「‥‥不用,做成PPT,開會投票。」

轟隆!!

小高管五雷轟頂!!

台長竟然同意了?!

平時他們多看台長夫人一眼,台長那眼神不是都好像要把他們的眼珠子摳出來當彈子兒彈的嗎?!

 

 

AM 12:00

開完會,鄭允浩拿著資料夾回到辦公室,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機,果然已經有十幾條未讀資訊,清一色的都是來自在中,一開始無非就是沒有病人的時候無聊的騷擾,有的乾脆只有兩個符號,直到後來,大概是因為他一直沒回,那邊就開始咬牙切齒,威脅,炸毛,撂狠話一股腦兒的全來。

其實,這個時候,他還是很懷念剛認識小白菜的時候,那個表面上有點怕他,但是心裡時不時吐槽,偶爾還會流露出來的奶娃娃。

「在中。」

「咳咳,這裡是在中多年死黨,青梅竹馬,馬不停蹄,提心吊膽,膽戰心驚,驚天動地,地老天荒的‥‥」

「胖子,找在中。」

「‥‥竟然被你發現了,」那邊的胖子數十年如一日的二,「小白白呦喂,你家戶主查崗了咿呀。」

「哎呀,我也要給我家小天天打個電話。」

「俊秀啊,你冷嗎,你餓嗎,你寂寞嗎,沒有我的日子,你會不會偶爾也四十五度角‥‥踩進茅坑‥‥」

「哦~~~胖子,沒有你的世界,一片虛無啊虛無,虛無的好像你爺爺頭頂的毛,寸草不生哦,你快回來,我一人承受不來‥‥」

鄭允浩一頭黑線的聽著那邊胖子和俊秀倆活寶插科打諢,小白菜嗚嗷喊叫的被TX的在電話裡告狀:

「他們欺負我!!!」

「‥‥嗯,我一會兒給有天打電話。」

「還有胖子!!」

「嗯,今晚讓小雲不借作業給他閨女抄。」

「這還差不多,」小白菜得意洋洋的聲音讓鄭允浩幾乎可以想像到他的表情,「你剛剛怎麼不接我電話。」

「開會。」

「你今天加不加班?」

「不加。」

「胖子說晚上草率小組聚聚,來咱家吃飯。」

「嗯。」

「那我下班去找你,去接倆小鬼,然後去買菜?」

「嗯。」

在中歡天喜地的掛了電話,鄭允浩聽著話筒裡的嘟嘟聲,微微一笑,繼續投入工作。

 

 

PM 14:00

電視台的工作說起來並不輕鬆,雖然已經升了台長,但是秉承努力工作的原則,鄭允浩手上還是接了一檔節目,好在是錄播,針對的也主要是上流社會的名人,工作量不大,不會耽誤他回家享受天倫之樂。

這次訪談的對象是個商界的女強人,在以前也曾有過接觸,很自然的就進入了狀態,大概是在社會上打拼久了,這位女士的說話滴水不漏,打太極一樣你來我往,雖然一直在笑,卻充斥著疏離感。

鄭允浩不自覺的就想到了家裡那個什麼事情都擺在臉上,不高興了就站在沙發上抗議,高興了就滿屋子亂竄,即使三十多歲的人了,在他面前,也總是像個小孩子一樣,毫無顧忌,後來領養了小風和小雲,讓他覺得好像養了三個孩子一樣。

雖然,每次他這麼說,小白菜都會炸毛的在屋裡彈來彈去的抗議說:誰家孩子能每天被自己爹又摸又親,還OOXX啊!!

「台長,你的電話。」

後台的女職員拿著他的手機晃了晃,鄭允浩歉意一笑,然後起身離開錄播室。

「允浩允浩,皮卡丘不見了。」在中的聲音急切的傳過來,皮卡丘是他們宿舍那隻叫啊嗚的老貓的崽兒,一共生了五隻,他們家領養的這隻被在中起名叫皮卡丘,據說有天家那隻叫皮在癢,胖子家的那隻叫內褲,大七家那只叫麵條,至於泉水家的,後來聽說改名叫大神(咦= =?!)

「洗衣機找過了嗎?」

「嗯,我這回沒把它丟進洗衣機。」

「鍋裡呢?」

「沒有。」

「是不是跑出去了?」

「不可能啊,皮卡丘才會走沒多久啊。」

‥‥‥‥

「嗷嗷嗷,允浩,我找到了,」那邊興高采烈的歡呼,「原來是早上它在床上睡覺,我把被子丟床上的時候,把它蓋住了。」

「‥‥‥」

「允浩拜拜。」

鄭允浩哭笑不得的掛了電話,這個小傢伙每天都要給他這種驚喜夾雜著驚嚇的體驗,從來不曾重複。

「不好意思,家裡的電話。」

「鄭先生已經成家了?」

「是的。」

「那可真是遺憾,鄭夫人一定是大家閨秀吧。」訪談的嘉賓有意無意的透露出心儀他的想法。

鄭允浩面不改色,微微頷首:「他很好。」

或許這個世界上比小白菜好的人數不勝數,只是,在鄭允浩的心中,再也沒有人比得上金在中。

 

 

PM 17:00

「台長,再見。」

「鄭哥,明天見。」

‥‥‥‥

鄭允浩五點準時下班,一路與同僚問好,剛走到大廳就看見正跪在沙發上和前台小姐聊天的在中,穿著連帽衫牛仔褲,淡金的髮色顯得皮膚更加雪白,捂著嘴笑的樣子好像一個洋娃娃一樣精緻。

他們家小白菜好像不管到什麼地方,都很能討人喜歡。

還好,他下手比較早。

「在中。」

「允浩。」聽見他聲音的在中咧開嘴笑,從沙發上蹦下來,張開胳膊就往這邊撲,撲到一半兒才發現這是公眾場合,不好意思的收回胳膊,結果失去了平衡,一頭栽進了鄭允浩懷裡。

周圍立刻響起竊笑聲,對於台長夫人偶爾做出的奇怪的事情老員工早就見怪不怪,不過新來的就完全愣在原地。

「月姐啊,這個是‥‥」

「這個是咱台長夫人。」

「‥‥啊啊啊啊啊啊。」新來的小姑娘嗷嗷叫,嚇得大家以為她接受無能,結果小姑娘橫衝直撞的跑到倆人面前‥‥

「嗷嗷嗷,台長,帥哥夫人,你倆誰攻誰受。」

鄭允浩拉著金在中出門,身後是各種員工嗷嗷的操蛋的恭喜聲:

——白頭偕老喂!

 

 

PM 18:00

學校門口滿滿當當的全是等著接小孩的家長,他們這對特殊的搭配偶爾還是能招來探究的目光,不過,很快就被烏泱烏泱的跑出校門小孩子吸引過去。

「閨女!」小白菜跳著揮手,被哥哥領著的小姑娘步履不穩的也衝過來。

兩人終於在人群中終於勝利會師,小白菜從口袋裡掏啊掏,掏啊掏,當然沒有拿出竹蜻蜓,而是拿出兩個棒棒糖:

「草莓味你的,牛奶味我的。」

鄭允浩牽著兒子看著兩個人面對面蹲著吃棒棒糖,勾了勾嘴角。

「白爹,我的呢?」兒子上前摻一腳,金在中立刻瞪大眼睛,把自個的棒棒糖整個塞進嘴裡,模模糊糊的說:

「這個是我的,我的哦,有我的口水,不給你。」

「黑爹都不嫌棄你的口水,我也不嫌棄。」

「那,」小白菜戀戀不捨的盯著自己的棒棒糖,然後遞出去,「給你吧。」

鄭允浩終於拊掌大笑,把閨女扛在肩上,一手牽著在中,一手牽著兒子,踏上回家的路。

 

 

PM 19:00

胖子拖家帶口的早早的到了鄭宅,結果,沒人。

隨後到了的草率小組的唯一單身沈昌珉很有先見之明的帶了肯德基,蹲在門口的台階上吃得滿嘴油。

俊秀和有天在路上碰見了最近越發妖孽的不離不棄和泉水,打打鬧鬧的跑過來,俊秀把個破易開罐踢得嘩啦啦響。

大七的媳婦懷孕沒來,大七一個人拎著十斤麵條騎著小摩托轟隆隆到的時候,鄭允浩正從停車庫上來。

沈昌珉在眾人深邃,額,癡迷,額,傻不拉幾的目光中轉頭,就看見鄭允浩扛著他們家粉雕玉砌的小閨女,手裡拎著兩個塑膠袋,一邊的金在中牽著玉樹臨風的大兒子,一人手裡拎著一棍糖兒。

口胡!!

這鄭允浩是把小白菜當孩子寵呢吧,這遲早給寵的退化成種子,埋土裡去喂?!

「呦,老大,你這是溜白菜呢?」朴有天上前接過允浩手裡的袋子,然後被炸毛的小白菜一腳踩掉了人字拖,又一不小心踩到了俊秀踢過來的破罐子,摔了個四仰八叉。

金俊秀,到底誰是你男人?!

「小風,胖叔這個頭酷不?」鄭大神家的倆孩子小名兒叫小風和小雲,合起來就是風雲,表達了他們因遊戲結緣的初衷,大概真的是緣分,小風這孩子少年老成,不像妹妹那麼天真無邪,導致大家都很愛逗他。

「酷?」

「哥哥,什麼酷啊?」

「褲頭的褲。」

‥‥‥‥

「小白白,你家孩子小時候吃的啥?」

「奶啊。」

「三鹿的吧。」

「‥‥你全家都喝三鹿。」

「沒,我家喝我媳婦自產的。」

「你個猥瑣男。」

「謝謝誇獎。」

 

419的幾個老兄弟見了面就開始掐,能下廚的大七和不離不棄拉著戰鬥力最差的有天一起去廚房幫忙,客廳裡的昌珉滿屋子的找零食,泉水忙著調戲小朋友,俊秀和胖子打的滿屋子抱枕亂飛,在中則乖乖的坐在邊上和胖子媳婦討論育兒經。

這個小團體,和諧的讓人羡慕。

前提是,只要大家忽略昌珉把找到的零食全收拾進自己的包裡,泉水想要拍小風的裸照,俊秀邊和胖子打,還一邊往地上扔訂書針,而在中一邊說話,一邊還斜著廚房裡的大神,眼珠子都要飛出去了的事實。

「在中,你這是在玩風雲3的號?」胖子踱步到電腦前,看見電腦上的兩個帳號,一個是是金花不是菊花,另一個則是一隻小小白菜出牆來。

「給我兒子申請的,」在中故作深沉,「要從娃娃抓起,這樣等他長大了,直接就能玩150級的號了。」

「可是,」泉水沉默,然後語出驚人,「這樣他就釣不到大神了。」

‥‥‥‥

哼(ˉ(∞)ˉ)唧

 

許久不見的一撥子人吃的熱火朝天,地上的酒瓶子多的可以擺個梅花陣,酒量不佳的小白菜很快就喝的裡倒歪斜的抱著胖子叫大神,還一個勁兒問他怎麼浮腫了,泉水喝多了逮誰親誰,氣的不離不棄差點把她嘴貼上,俊秀抱著有天的腦袋就要踢,幾個小的還一直在邊上湊熱鬧。

比較清醒的大神把自己小白菜扣在懷裡,挨個送走了眾人,這才放心的把在中放在沙發上,給一雙兒女洗了澡,送進小臥室,關上燈,又回頭來照顧這個大孩子。

「不要洗澡。」

「在中乖。」

「‥‥嗯,在中最乖了。」

「嗯。」

「那允浩喜不喜歡?」

「喜歡。」

「騙人。」

「沒有。」

「那你親我一下。」

鄭允浩無奈,把人扒乾淨了放進浴缸,然後在他的額頭上輕輕一吻。

鬧騰的人終於安靜下來,很快呼呼大睡,鄭允浩用大毛巾把他裹好,然後自己跑去洗漱,等回到床上,早就睡熟的在中還是習慣性的窩進他的懷裡找了個熟悉的位置,沉睡過去。

鄭允浩淡淡的笑,攬著身邊的人,這麼多年,在中沒有任何的變化,那年KTV外的馬路上,那個大聲的問「你是不是喜歡我」的男孩子的樣子好像還在眼前,而現在,這個人已經安靜地躺在他的懷裡,成為了他不可缺少的存在。

這些年的點點滴滴歷歷在目,從第一次的偶遇到後來的表白,再到考研,畢業,每一件屬於他們的回憶都一直藏在他的心底,等到有一天,他們都老了,也可以驕傲的說:

——我擁有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東西,從開始,到最後,從不曾失去。

 

「鄭允浩,唔,大神。」

「我在。」

懷裡的人聽見而耳邊的聲音,翻了個身,繼續沉睡。

鄭允浩笑了。

窗外,月色正迷人。

 

==============這次真的全文完==============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