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貼的文是很久以前就要了授權的,但後來貼完這文又想貼那文,結果就把這文給耽擱了,其實我現在立馬想貼的文羅列起來快十篇,但想著要了授權卻還沒貼怪對不起作者的,所以這次決定先轉這個文。

各位如果看了篇名肯定想這一定是個春色無邊H又H,H個不停的文對吧?!事實上‥‥這文H是不少啦~~(切!)但絕不是一篇以H為號召的文。這文的作者我想很多親估都蠻熟悉的──粉紅豆花香坊,這作者寫過的文不少,不過最廣為人知的就屬去年的作品《婚外情》。她還有一篇是和叮糖大的聯文《攝政恥聞》很好看,是篇古文,不過至今仍是個坑,不知道這兩個無天良的作者何時才會把文完結="=

這篇看篇名就知道允在兩人的關係是從炮友開始的,但兩人的性格不是像大家猜想的可能很渣,開篇的陳述很明確的點出大部份同志的狀態──419,畢竟現今社會的同志仍是遭人排擠的族群,想要找固定的且知心的伴侶還是要克服很多的問題。

先提醒一下,如果對在中有“初菊情結”(噗~我自己發明的名詞)的親估要有心理準備,還有文裡有很多較粗俗的字眼,請斟酌看文。

《大綱》

鄭允浩是個天生的同性戀者,他也像大部份男同志一樣背負著傳宗接代的使命,所以他沒有固定的伴侶而是選擇419。因公司工作的調派鄭允浩來到了另一個城市,因生理需求而經人介紹找了一個419的對象──金在中,原本以為一夜過後就兩不相干,但金在中是個很特別也很對味的床伴,所以漸漸兩人發展成了固定床伴關係。對!床伴!對於鄭允浩來說金在中是這樣的一個存在,即使對他有很多無法形容而不願承認的情愫,但對於金在中而言,這場由性愛開始的感情已慢慢佔據整個心臟而無法自拔‥‥

===================================================

 

Chapter 1. 妖精和孩子

 

同性戀這個圈子是少數群體,但是你要是想找個床伴也不難。

剛坐在酒吧裡就有人過來搭訕,長得怎麼樣鄭允浩沒仔細看,但是走路的姿勢有些扭捏鄭允浩就皺了眉,他不喜歡。他從小就不喜歡女氣的男人,雖然那時候應該說是男孩。他覺得那種娘娘腔是變態。後來發現自己是同性戀以後依舊不能接受女性化的男人。男人嘛就應該陽剛、堅毅、瀟灑。

鄭允浩搖搖頭,表示他在等人。那個男人悻悻的轉身離開。

 

鄭允浩確實是在等人,所以既然有了特定的預約物件,那麼就沒有必要再被打擾了。這也是一種專一,哪怕只是見面也不會腳踩兩隻船。所以鄭允浩坐在吧台前轉身,面對著吧台也就背對著了門。直到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他才轉頭去看,一個金髮的男人。

男子開口,「鄭允浩嗎?」

「嗯,我是。金在中?」鄭允浩被公司調配到A市,是作為技術總監來的,一年半載回不去的。而在找伴這方面鄭允浩要求有些講究。不能是認識的,認識的人一起玩不僅尷尬而且互相知道資訊太多不安全。素質不能太低,否則沒有共同語言。他鄭允浩不是動物上來就操,操完了就走人的主。還有就是人要乾淨。從內到外都要乾淨,儀表要好,身體要好。金在中是他來A市前跟同事金俊秀詢問來的。金俊秀也是GAY以前常來A市出差,對這裡的圈子比較熟悉。金俊秀說,他和金在中是在一次同志聚會上認識的,因為那時候兩個人都有固定的伴侶了,所以從來沒玩過,不過他覺得金在中為人不錯而且各方面都符合鄭允浩的要求,所以就介紹給他。特別是聽說金在中前一陣子和他的BF散了。

金在中很漂亮,鄭允浩承認,在看見他第一眼的時候就被電了一下。那種竄過心臟的驚喜。「喝一杯吧,我請。」

「謝謝」金在中點頭,坐到鄭允浩旁邊,點了一杯酒。

「這兒的人?」鄭允浩問。

「不算是,初中的時候搬家過來的。」

「哦。這樣。」鄭允浩看著金在中的側臉,猶豫了片刻還是問道「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我看你‥‥有點眼熟。」

「是嗎?呵呵‥‥」金在中微微上翹了嘴角,牽動著勾彎了眼角,只是淺淺的笑道「可能我長得有點國際臉吧。」

鄭允浩被金在中有些戲弄的回答弄得有點尷尬,卻又因為金在中的表情看得心臟和生殖器都跳著想往外突破。

「你那不方便吧,去我家吧。」金在中首先提出邀請,兩個人見面的目的就是這個,太矜持了顯得做作。

「啊?啊,是。我現在住公司的宿舍。」鄭允浩微微愣了一下,沒想到金在中這麼主動。

「那走吧,坐我的車。謝謝你的酒。」金在中站起來,左耳上一道銀白的光閃了鄭允浩的眼。鄭允浩下意識的伸手撥開金在中耳邊的碎髮去探究那枚耳釘,是造型很獨特的瓶子。像是鑲在柔軟的耳垂上,弧形很好的耳朵配上這枚耳釘很漂亮。鄭允浩欣賞的用手指輕輕摸搓著金在中的耳朵,從耳骨到耳後,又慢慢滑到耳垂,整個過程又隨之產生了荷爾蒙的刺激。

金在中沒有動,一直待鄭允浩自己收回了手。鄭允浩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男“同志”間調情很正常,可是他自己卻覺得剛才的動作對金在中有些突兀的不禮貌。鄭允浩笑笑,「很漂亮。」

「謝謝。」金在中也笑笑,「一會兒你可以慢慢的看。」

坐在金在中的車裡兩個人隨便聊著,多數是金在中在講,介紹A市的風土人情。車子行駛在晚高峰以後的路上速度比較快,鄭允浩側著頭去看窗外霓虹羽翼下的夜與城,而更多是盯著玻璃上模糊的金在中影廓發愣。他們真的沒見過嗎?

 

金在中的單身公寓並不大,但是東西也並不多,顯得有些冷清。

「我剛搬來沒多久,有些東西還沒有置辦齊全,不過基本的都有。隨便坐吧,喝點什麼?」金在中像是連珠炮一樣的說道。

「什麼都可以。」

金在中倒了兩杯紅酒走到鄭允浩身邊遞給他一杯。自己的那杯輕啄了一口,笑道「如果說什麼都可以,喝一點點口水怎麼樣?」

鄭允浩伸手去攬金在中的腰,稍稍把他往自己懷里拉近了一些「你是一個不稱職的演員哦!」

「什麼?」金在中一愣。

鄭允浩用攬著金在中腰的手,隔著衣服摸搓著他腰身,妖嬈的曲線「臉紅什麼?」

「啊!」金在中張張嘴,輕聲嘆了一下,沒想到被鄭允浩看出來。他其實是很能開玩笑的,只是今天面對著眼前的男人說了一句色情的話,自己就已經羞得不行。想掩飾又找不到理由,突然想起小說電影裡的那句詞「容‥容光煥發!」(注1)

「噗‥‥」鄭允浩笑出來,改了台詞,調戲又配合的說道「怎麼更紅了?」

「啊?啊?」金在中沒料到鄭允浩會這麼問,眨眨眼睛看著他,想了一會,覺得自己是被「戲弄」了,嗔道「我更煥發!」

鄭允浩大笑,喝了一口紅酒,拉過金在中緊貼到自己身上,湊近了去吻。金在中嗯了一聲,手臂便攀上鄭允浩的肩膀,開始回吻。

鄭允浩吻的不霸道,卻很激烈。紅酒沿著兩個嘴角流了出來,兩抹豔麗的紅色,很快被糾纏磨蹭在一起的兩個人塗滿了下顎。

鄭允浩從金在中的嘴裡退出來,舔他的下顎,逗弄得金在中仰起頭像是脫水的魚一樣喘息,喉結微動,口中發出歡愉的呻吟。他捧住鄭允浩的頭,任鄭允浩的手探進自己的衣服為所欲為。

鄭允浩刺激著金在中的乳頭,兩顆小圓球在鄭允浩手裡像是寵愛的玩物,疼不夠的愛撫。或許更像花種,它們挺立,長大,紅透,成熟。只是綻開的是金在中而已。迷亂的呻吟,淫靡的表情,嫵媚的身段,粉白的肉體,那一刻鄭允浩便看到了詩中那樣的景象,千樹萬樹梨花開。

 

一路沿著身體吻下去,極富有彈性的身體在鄭允浩的唇下快樂的顫慄,已是火紅一片,火花四起。隔著褲子揉慰金在中的挺立,引得金在中嬌聲連連,在耳膜裡激起一層層漣漪,讓鄭允浩心神蕩漾得幾乎都要離體。

鄭允浩拉開兩個人外褲,抱住金在中的身體,緊緊的,沒有空隙。內褲支起來的部位相錯著互相摸搓。

「嗯嗯‥‥」金在中把頭搭在鄭允浩肩上,隨他的動作一起動著,兩個互相安慰著,像兩隻交尾的動物,原始卻快樂。

「快,快,快點!」金在中催促,手也伸到鄭允浩的衣服裡,去撩撥挑逗鄭允浩的乳頭。

「啊!」鄭允浩呻吟出聲,靈魂已經不在身體裡面。大腦一片空白的扯掉兩個人的內褲。他們需要快樂。

 

直到兩個人互慰著射出精華,一場躁動的“激戰”才結束。餘韻還激蕩在身體裡,仍然保持著六九式的姿勢躺在床上,空氣中流動的是腥靡的味道和粗喘的聲音。

金在中先起來,倒到鄭允浩躺的一面,用含著水汽的氤氳眼睛看著他,笑道「你很棒。」

鄭允浩攏他貼在臉上汗濕的頭髮「謝謝,你也是。」

男同志之間找性伴侶其實肛交的次數不多,原因有很多。而鄭允浩是要求更多的人。只是他今次欲望來的猛烈,之前也沒有詢問過金在中是否願意,或者平時是做1還是做0,冒然的上了人家,是不禮貌的。他還想和金在中繼續下去,這個床伴他很滿意。不只是床上功夫,想起那逗人的臉紅表情和容光煥發,就情不自禁的笑出聲。

「你笑什麼?」金在中不解。躺在床上,側頭看鄭允浩。

「沒什麼。」慢慢收了笑容,鄭允浩想如果告訴金在中自己是在笑他的容光煥發,他會不會生氣?他看起來是很“小氣”的人啊。「精神不錯。」

「啊?」金在中被鄭允浩莫名其妙的話弄得一愣,似懂非懂的點頭「嗯,是神清氣爽的。」

「睡覺吧。」鄭允浩翻了個身摟了金在中的腰。

「啊?你不走啊。」金在中不小心說了心裡話,覺得自己有點絕情,便也攬了鄭允浩的腰,表示歉意。

雖然前面的話確實有些傷人心,但是後面又被金在中的小動作討得元神具散,差點又立了起來。裝著可憐的說軟話「收留一晚上都不可以嗎?已經很晚了,從這裡回宿舍我也不認識。收留一晚吧,就一晚好不好?」

「我‥我又沒趕你走。」金在中被鄭允浩撒嬌的聲音弄的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不太,喜歡和別人一起睡。」

鄭允浩覺得金在中在說謊,因為他以前是有BF的,自己這種沒有固定伴侶的人有時都會和床伴一起睡,難道金在中不會和自己的BF睡覺?可是想問又覺得不太好。人家和BF怎麼樣,睡覺喜歡如何應該屬於隱私吧。

金在中卻不知道是看出鄭允浩的懷疑還是自己想解釋,又說道「我睡覺‥會抱,抱東西,怕你受不了。」

「哦?」鄭允浩來了興趣,問道「怎麼抱?」

「這樣,大概這樣吧。」金在中像是八爪魚一樣,把四肢都纏在鄭允浩身上做示範「我睡著了,也不知道。是聽別人說的。那個‥我很重,這樣會壓到人,你會做惡夢,睡不好的。」

鄭允浩覺得做愛前後的金在中是不一樣的,在酒吧那個誘惑的美人在上床以後變成了害羞的孩子。於是笑道「我替我表姐照顧過一陣孩子,對糾正睡姿很有一套,要不要試試?」

「真的?」金在中的黑眸在昏暗的臥室裡放光,晶亮亮的,似是掉進深潭的星子。

「真的。」鄭允浩點頭。「孩子睡覺時從小被束縛慣了,以後就不會亂翻騰,所以,要糾正孩子睡姿,一般要在孩子還小的時候,經常把他抱在懷裡睡,不要讓他亂動,以後就會好了。所以啊‥‥」

金在中似乎是聽明白了,一縮身子鑽進鄭允浩懷裡問道「這樣嗎?那你可要抱緊我。」

鄭允浩摟著懷裡滑膩的身體,心裡不知道樂了幾道彎,嘴上卻還得了便宜賣乖「也不知道你到什麼程度,我只能盡力,你別把我踹下床啊。」

 

 

 

 

 

Chapter 2. 開始愛戀

 

熟悉的工作內容幹起來比較上手,新的工作環境鄭允浩也還算適應。宿舍兩室一廳,和自己同住的男人是行銷部的經理,聽說是從美國留學回來的,叫朴有天。相處了幾天,鄭允浩不知道他能不能算風流倜儻,但是朴有天確實有副好皮相,生得一雙勾人的桃花眼。只是不是鄭允浩喜歡的類型。至於風流,朴有天確實喜歡流連聲色場所。也曾邀請過鄭允浩一起去,不過兩個人荷爾蒙反應的類型不同,女人多的地方會讓鄭允浩過敏。所以一兩次以後鄭允浩婉言謝絕。

門敲了兩聲就被推開,朴有天嘻嘻笑著,帶著點討好的味道「晚上記得給我留門。」

鄭允浩沒有回頭,手裡動著滑鼠玩遊戲「知道了!」

朴有天關門的瞬間,鄭允浩電腦上蹦出「恭喜你贏了!再來一局!」的字樣。

關掉紙牌,鄭允浩抓起手邊的菸,有些煩躁的點菸深吸。他感到無聊。他不是多麼花樣百出的人,但是一直過的還算充實。可是連續好幾天的無聊已經開始讓他煩躁。鄭允浩自嘲的想,難道他的經期要到了?

A市的娛樂場所並不差,但是去了一次後讓鄭允浩放棄了。原因,說不出來,搭訕人沒有自己喜歡的類型,也沒有遇到讓自己想主動搭訕的人。可是這好像並不能成為一次就否定的原因。和金在中約定見面的酒吧倒是去了兩次。只是鄭允浩覺得他去那裡不是為了找伴去的,而像是在製造一種巧合的相遇。

 

金在中!

 

三個字閃過後,出現的是一張美輪美奐同時又帶著孩子氣的臉。讓鄭允浩百無聊賴到煩悶的臉上不自察的出現了生機和微笑。

「喂,您好!」電話那邊傳來的聲音帶著許多笑意,好像是大笑過後接的電話,氣息都沒有喘勻。

「啊,是我,鄭允浩。」只是聽見那個聲音,鄭允浩便覺得自己有些興奮。

「在中,快點!」電話那頭突然傳來另一個男人稍有怒火的催促聲音,讓鄭允浩明顯一愣,接著聽到金在中抱歉的聲音「噢,允浩啊,不好意思‥‥」

「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很抱歉。」鄭允浩訕笑兩聲聲音顯得尷尬,他從沒有這麼想抽自己幾個嘴巴的時候,帶著一股怒火,不知道是對自己的還是對金在中的。可是人家金在中沒做錯什麼,更沒有等著你的義務。只能怪自己手賤。

金在中匆匆說了句我回頭打給你便掛了電話,連給鄭允浩說再見的時間都沒有。

「操!」鄭允浩扔了手裡的電話摔在床上。又憤恨的關了機卸了電池。

 

 

第二天手機依然關機,對外謊稱摔壞了。鄭允浩也不知道自己的行為算不算是在賭氣,但是很幼稚,可是他就是想這麼做。直到下班看到站在門口一臉笑顏的人兒。鄭允浩擺了一天的撲克臉終於換了另一種表情,只是驚訝比較多,畢竟他的氣還沒消。

「你怎麼知道我住這?」

「俊秀告訴我的,你手機一直打不通。」金在中笑得像個耍小聰明成功的孩子,卻又透著股男人的魅惑。

鄭允浩聳聳肩開了門,還沒有請金在中進來,便被他反客為主,沒有防備的推了一個小趔趄進了屋。「啊‥‥」

金在中上前一步隨手帶上門吻住了鄭允浩。

唇齒間糾纏撕咬。深深淺淺,低低嘖嘖。

「看來昨天那人沒有餵飽你啊。」鄭允浩火氣不但沒泄,反而讓金在中給頂得旺盛。

「我說過你的技術很棒。」金在中微微偏頭含著鄭允浩的耳垂含糊的說著。

滅火,需要與氧氣隔絕。他們確實不需要氧氣,他們需要做愛。鄭允浩拼命吸著,吃著金在中所有的呼吸,纏著他的舌頭,用自己的舌頭掠奪。一步步重複著原始的衝動,臣服於性愛的快感。

兩個人太瘋狂了,就站在門口口交著,門是虛掩著。後來鄭允浩很慶幸那天朴有天直接去了酒吧回來得很晚。

「量真多,這麼守身如玉啊。」金在中嘴角還沾著鄭允浩的白濁,站起身調笑。

鄭允浩粗喘著,還沒有從餘韻裡緩解出來,一伸手抱住金在中。把頭搭在他肩上依靠著閉上眼睛。金在中眼裡泛起一絲情愫,眨了兩下把它們沉澱下去。抬起手臂同樣抱住鄭允浩。赤裸著互相依靠著。

 

感覺到鄭允浩的身體微動,金在中知道他的餘韻已經退了「昨天我上夜班,你打電話的時候領班正讓我上菜呢。」

「哦,哦。你在酒店工作啊。」鄭允浩聽著耳邊輕秀的聲音,覺得懊惱,這次他很清楚是對他自己的。

「手機呢?怎麼一直關機?」金在中掛著鄭允浩的脖子,審問中透出一股孩子般不依不饒的任性。

「摔,啊那個,掉馬桶裡了,進水了。」還沉浸在想抽自己嘴巴的鄭允浩差點說錯話。如果說摔壞了是不是會被金在中懷疑自己是打過電話後因為生氣而摔的?雖然確實是摔了。但是鄭允浩為了點面子拒絕承認。

可是金在中卻像是會識人心智的妖精,挑著的眼角帶著笑意,雙手撫摸著鄭允浩的臉,吐氣如蘭「你可是我的第一個回頭客,我怎麼捨得‥‥」

鄭允浩的呼吸又變得濃重起來「伺候好了,爺有重賞。」

「奴家當然盡心盡力,就是‥‥不知道爺想賞奴家什麼?」

「肉棒子,怎麼樣?」鄭允浩笑著拍金在中團軟的臀部。

兩個人吻著一步步的進臥室,耳邊充滿了唇舌吸吮的濕響聲。高調的心跳聲急速的加快。

「啊——」被鄭允浩壓到床上的金在中叫了一聲,伸手去推身上的男人。

鄭允浩一愣,放開金在中問道「怎麼了?」

「硌。」金在中扭動著起身,伸手去摸硌疼自己東西。「這個‥‥」

兩個人都怔了一下,隨後看著對方笑出來,鄭允浩拿過金在中手裡被自己拆下來的手機電池,一甩手扔在桌子上。「我們不需要電池,寶貝,一會兒我會讓知道我的槍馬力有多足的。」

金在中笑著伸手去摸鄭允浩的下身,那話兒精神著在金在中手裡亢奮,英勇的準備廝殺。

可惜鄭允浩未能如願,金在中晚上還有夜班,兩個人用手又發了一通。

 

「什麼時候不上夜班?」明明已經發了兩回,鄭允浩卻像欲求不滿一樣聲音裡帶著哀怨。

「一個星期白班,一個星期夜班,周日我都休息。」金在中躺在鄭允浩懷裡,枕著鄭允浩的手臂。手指圈著鄭允浩胸前的肌肉。突然想起什麼伸手去拿剛剛被鄭允浩扔在床頭桌上的電池。「不像是掉進過馬桶啊。」

「但是它開不了機了,怎麼解釋呢?」鄭允浩笑著裝的無辜親金在中的臉蛋。

「或許是人為的哦。」

「那,讓我猜猜,」鄭允浩抽出金在中枕著的手臂,支起腦袋,戲謔的壞笑道「是不是有個人在打了我電話很多次以後,發現一直關機,就哭了一天然後問了俊秀地點就跑了過來?」

「如果我說不是,你會不會很傷心?」金在中認真的問鄭允浩,好像是學生在請教老師問題。

鄭允浩裝作思考的樣子想了一會兒說道「或許有個小穴會哭。」

「那就是吧。」金在中說完,速度的吻了鄭允浩的嘴角。坐起身用有些調皮的語調說道「我是很想你呢。」

 

 

 

注1:問:臉紅什麼?答:精神煥發。出自小說《林海雪原》,電影《智取威虎山》。

 

======================================

 

上面有注釋的部份為作者原文裡就有的。(後面的文還會陸陸續續出現)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