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6. 快樂性愛

 

金在中見鄭允浩回來,心裡高興又緊張,下意識的搓手,卻又努力平穩語氣裝得不太在意的問道「怎麼樣?叔叔阿姨都挺好的吧?」

明明是著急想問鄭允浩是不是跟父母坦言他們的事情,問了怎麼樣,偏偏還要裝著,拐個彎問身體。鄭允浩心裡失笑,故意沉下臉說道「我爸教訓我了。」

金在中猛地吸了一口,又嘆了一口氣,心沉了。雖然這個結果絕對是不希望的,但也是肯定預料到的。可是終歸還是有那麼一點美好的期盼。想著鄭父鄭母能認同他們。金在中走到鄭允浩身邊摸他的臉,無比珍惜心疼的問道「打你了?」

鄭允浩憋著笑,閃著眼睛看著金在中沒說話。金在中撩開鄭允浩的衣服,前胸後背的看,發現沒有傷,用手戳著鄭允浩的身體又問「疼嗎?會不會傷到裡面了?」

鄭允浩忍不住了,抱住金在中笑出來「你當我爸武林高手啊,還能把我打成內傷啊?」

「可是你爸不是教訓你了嗎?」金在中重複了一遍鄭允浩的話,發現也許是自己理解偏差了,鄭允浩沒說他爸打他。「哦,那你爸罵你了?」

「罵了。」鄭允浩點頭「我爸說上次我把你弄傷了是我不對,讓我們以後吵架不許動手,不能使用暴力。」

「啊?」金在中愣住了,半天沒有消化鄭允浩的話。

「傻了啊?」鄭允浩捏捏金在中的臉「我跟我爸說了,他同意了,讓我們好好過日子。還說要來見見你。」

「啊?你爸要來?」金在中聽見鄭允浩的話條件反射的拉衣服,整理形象,好像鄭爸爸馬上就要蒞臨檢查似的。

「不是這會兒,他也沒說什麼時候,別緊張,就是想見見你這兒媳婦。」鄭允浩看著自己媳婦,怎麼看都覺得是塊寶,心裡美不得的羡慕自己:鄭允浩啊,你好有福氣哦!找到這麼個好老婆。我好佩服你哦!

 

金在中鬆了一口氣,但還是難免有些緊張,想著要問清楚鄭爸爸的喜好,忌諱等等。鄭允浩放開懷裡的金在中,提起一個袋子放到桌子上翻看「這都是嘛啊?我媽非讓我帶回來。」

鄭允浩一樣樣翻看鄭媽媽在自己回來前神神秘秘塞進車裡的東西,還說是好東西。可惜鄭允浩越看臉越綠,就跟剛刷過殼的王八蓋子一樣無比鮮豔,乍然一看以為到了植樹節。無可奈何的對金在中說「我媽真是絕了。」

金在中也過來翻看鄭媽媽帶的東西,有書,有光碟「婚前性教育、育兒妙招、女性生理衛生常識、胎教指南、男女兩性生活‥‥哈哈哈哈哈‥‥」金在中笑得直不起腰「鄭允浩,你媽真逗。時代母親啊!」

鄭允浩又把東西往袋子裡裝,叨咕著「得得得,別看了,快扔了吧,也不知道這老太太哪淘來的。」

鄭允浩把桌子上的都扔進去,看金在中手裡還有一本書,就要去拿,卻被金在中擋住了「別,這本有用,挺好的,我看看。」

「嘛呀?你就看看。」鄭允浩湊過去看,念出名字「性愛技巧大全?」然後搶過書,隨便翻了一下目錄「除了不是插陰莖(這裡我覺得作者寫錯了,應該是陰道吧?!(好害羞>///<)),我不都跟你做了嘛,看這東西幹嘛,有什麼問題咱實戰不得了嘛。一晚上都能做過來。」

「別鬧。」金在中又把書搶回來「我學習學習。理論結合實際。」

「行行,你學習吧。理論聯繫實際是吧,那你理論完了,別忘了找我實際就成,隨叫隨到。你看咱這家屬多支持工作。」

 

金在中笑著拍了鄭允浩一下,突然想起來說道「你的快遞我昨天幫你收了,放臥室了,你看看去。」

「哦。」鄭允浩把那一袋子鄭媽媽給的寶貝放在一邊往臥室走,問金在中「什麼東西啊,你沒看?」

「沒看。」金在中也跟著往臥室走「你都不知道寄來的是什麼啊。」

鄭允浩看見包裹拆包裝「我忘了,可能是上次我在澳洲的大姨說給的特產是什麼的吧。不過不是說寄到我媽那兒去嗎,是我媽給的(宿舍)地址?」

「什麼特產啊?吃的?」金在中好奇湊上來要看。已經開打箱子的鄭允浩看了一眼後迅速給合上了箱子,金在中奇怪的問道「什麼啊?讓我看看。」

鄭允浩陪笑,一臉的心虛「沒嘛,不是特產。」

「那是什麼?」金在中看鄭允浩的神情不對,更是盤問「你相好的給你寄的?」

「瞎說什麼呢。我哪有相好的。」說話鄭允浩一手按著箱子就開抽屜找膠帶,想再給封上。

「那有什麼不能給我看的?」

「不是不能給你看,是很危險,知道吧,你看了以後呢,對你不好,還是少知道的好,你就當什麼都不知道,知道嗎?」

「嗯,知道了,允浩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很危險的工作?像特工啊,情報局啊,那你要小心。」金在中貼著鄭允浩後背,語氣裡滿是不安。

「啊!是。你千萬別說,知道嗎,乖。」鄭允浩回身摸了摸金在中的臉,又轉回去繼續找膠帶。

「鄭允浩!你拍電影呢!」金在中狠狠拍了鄭允浩的後背,不再配合他演戲。

「沒有,在中,這個真的不好,你別看!」鄭允浩越急越找不到,把幾個抽屜都打開了也沒翻到膠帶,在中又逼得緊,只得轉過身子面對在中,把東西護在身後。

「你是不是做了什麼不好的事?」

「嗯。」鄭允浩點頭,都快哭了,抬眼看金在中滿是哀求「在中,求你了,別看成嗎。」

金在中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是你跟以前情兒的東西?」

鄭允浩搖頭,金在中有些奇怪問道「那還有什麼我不能接受的?」

鄭允浩深呼吸,想這個要是不給在中看,自己就得烙一個私藏秘密的大印,這可比藏小金庫性質惡劣多了,為了清白鄭允浩決定豁出去了「在中,我知道,夫妻之間要坦誠相待對吧。這個可以給你看,但是你別生氣行嗎?」

「行。」金在中點頭答應。

 

鄭允浩怯著膽子讓開身子,把箱子打開。金在中近前一看,有些發怔,皺皺眉頭問「這個是什麼?」

鄭允浩小心翼翼的拿出來,把東西完全展開。這會兒金在中真愣了,隨後一聲怒吼「鄭允浩!」

「在中你說不生氣的!」鄭允浩躲避金在中的拳頭。

「我都要被你氣死了!」

「我爸說咱倆不許打架,打人的不對!我要找我爸爸!爸爸啊,救命啊!」鄭允浩跑到牆角,把手裡的東西擋在身前,討好的認錯「在中,我錯了,我錯了。」

金在中站在鄭允浩面前直運氣,臉通紅,一半是氣的,一半是羞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你,你!鄭允浩!」

「我交待還不成嗎,我當初太想你了,所以才做的。我以為咱倆好不了呢!」

「你把它給我扔了!」

「啊?不成吧。」鄭允浩看看手裡的自慰娃娃「這個長得和你一樣,還是光著屁股的,讓別人看見咋辦,萬一撿去,我不是被帶了綠帽子了嗎。」

金在中看著自己模樣裸體的自慰玩具,心裡氣結,但是想想鄭允浩說的也對,於是又說「那你把它給我燒了!」

「這個不太吉利吧。」鄭允浩把沒有充氣的自慰娃娃往懷裡抱了抱,雖然只是一個皮相,但是和在中長得一樣,自己還是喜歡的。而且在中還活著,中國人的封建觀念總是有的,活著,燒了一個模子的東西總是不吉利的。

「那從今天開始你就抱著它睡吧!」金在中走到床邊抓起鄭允浩的枕頭被子就往地上扔。

「別啊,在中!我那時候真的以為咱倆鐵定散了。我說了那麼不夠揍的話,我就沒想到咱倆還能復合。我特想你,真的,當時都要想瘋了。一夜一夜的想,可是不和你在一起,我連自慰都不願意。然後一個巧合我就在網上看見有訂做這個的了,我就訂了一個。我當時就是想你,我其他什麼都沒想,也沒深想這個好不好,真的,你信我。」

金在中看鄭允浩都要跪在地上給自己磕頭的著急樣子,心軟下來。坐到床上發愣,想到那時自己苦苦掙扎,胸口隱隱作痛。可是又一想原來當時不止自己沉在無盡的相思中,允浩也是念著自己的,而且還守身如玉,心裡還是高興了許多。但是眼前那個自慰娃娃真的讓他很討厭。

「在中,你別氣。我也後悔了。我是白癡加混蛋。我那時不去找你和好,讓你一個人生病,還幹出這麼愣子混蛋的事。我錯了,我就是想你,想得不知如何是好才做的。我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晚了,這個都送來了。但是你原諒我一次好不好?」鄭允浩看金在中發愣不說話,急壞了,也不敢坐,就彎著腰輕輕撫摸金在中的後背安慰著,嘴裡說著好話連道歉帶表白的哄著。

「你在網上做的?」金在中問。

鄭允浩老實交代「嗯,是。一個論壇有人發廣告,我就聯繫了。」

「那也給我做一個你,咱倆算扯平了。」

「啊?不是吧,在中。」這回換鄭允浩發愣,有點不知所措。

「許你就許我。萬一咱倆以後再分開了,或者你欺負我了,我就打它,SM它,用飛鏢紮它乳頭,用棒球棍子插它後面,用猴皮筋綁住它的小雞雞然後用手彈‥‥」

鄭允浩一下子又跑回牆角,雙手護在胸前說道「寶貝我跟你沒那麼大仇吧。我錯了,我以後一定不會讓你生氣。好麼你比滿清十大酷刑還狠啊。」

金在中哼了一聲走過去裝樣的掐鄭允浩脖子「你現在就惹到我了!」

 

 

 

 

「老婆地上冷。」鄭允浩躺在地鋪上哀叫。最後自慰娃娃是被留下來了,打包封存永遠不許啟封。而鄭允浩被罰睡地板一個星期不許上床,除了金在中召喚才能侍寢以外,其他時候必須與金在中保持相敬如賓的距離及態度,禁止任何流氓行為。

金在中半依在床上專注的看著《性愛技巧大全》,連頭都不抬指了一下櫃子「裡面有被子。」

「我是心裡涼啊,心裡涼。」鄭允浩咬著被角做可憐狀,可惜金在中不予理會,依舊埋頭苦讀。於是鄭允浩更不安分的在地上打滾,嘴裡叫道「我冷啊,我冷啊。我心裡好冷啊。」

「別鬧,我看書呢。」金在中翻了個身背對鄭允浩。鄭允浩迅速起來狗腿的給金在中掖被子,金在中揮揮手說道「行了,小浩子你可以退下了。」

「喳。」鄭允浩含淚退下,抱著被子坐在地鋪上看自己老婆背影。過了一會兒又耐不住寂寞的沒話找話道「在中,那書好看嗎?」

「還成。」金在中愛答不理的應道。

「那你看到哪了啊?」鄭允浩又問。

「剛看到搖籃式,正在看拜堂式呢。」

鄭允浩努力壓制住自己的小興奮,試探著問「要實踐一下嗎?」

「不要,以前做過了。」

「哦。那有沒做過的,你叫我啊。」鄭允浩無望的抱著被子倒在地鋪上。心裡安慰自己那話兒:兄弟,人家現在不用你,你就當是三年自然災害時期吧。什麼?你怕鏽了?沒事,不是真的三年,到時候我帶你進去磨磨就好了。咱又是生龍活虎金槍不倒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鄭允浩都快睡著了,迷迷糊糊朦朦朧朧的聽見金在中叫自己「允浩,允浩。」

「啊?」鄭允浩揉揉眼睛坐起來「怎麼了?」

「我看完了。」和鄭允浩的睏倦不同,金在中異常的有精神,而且眼神中閃著光,十分興奮。

鄭允浩揉揉眼睛,問道「哦,有嘛收穫?」

「我想做。」

「啊?」鄭允浩還沒反應過來,金在中就像一條蛇似的纏到鄭允浩身上,「允呐,做嘛。」

鄭允浩也被金在中逗弄得興奮起來,抱住金在中準備開始前戲。兩個人吻了一會兒,金在中就把鄭允浩推開,弄得鄭允浩一愣問道「怎麼了?」

「你一點也不配合我,我練吸吻,你跟我來拉鉤鉤。我就跟你拉鉤吧,結果你又跟我來擰麻花。我跟你擰麻花吧,你又來深喉吻‥‥」

「停,快停!」鄭允浩連忙攔住金在中「別跟我說那麼多術語。你看書看迷搗了啊?還得看一眼書做一步啊。」

「人家這不學習呢嘛。」金在中戳著手指頭委屈道。

「學嘛啊,做愛是為了幸福。你跟迷信看黃曆出不出門一樣。咱倆以前做愛不快樂嗎?這書看看,有用的學學,關鍵不是咱倆得配合搭調嘛。你看以前咱倆在床上多默契,你現在給我弄什麼擰麻花還拉鉤鉤的,你舒服了還是我痛快了?」

金在中看了看鄭允浩,嗷的叫了一聲撲上去就是一陣瘋狂的吻。其實這吻也有名字,叫允在愛。

 

 

 

 

 

 

 

Chapter 17. 幸福,很近

 

鄭爸爸坐在對面金在中頗為緊張,反倒鄭爸爸像一家之主招呼吃菜「在中做的菜很好吃啊。」

「叔叔您誇獎了。我以前在酒店工作學過做菜的。」金在中努力展現禮貌又甜美的微笑,可是被自己的“公爹”誇獎了,露出的笑容多半是害羞的。「您要是喜歡就多吃一點。」

不過可能是太緊張了,金在中的筷子怎麼也夾不起來面前盤子裡的土豆。還是鄭允浩一筷子給夾進了金在中的碗裡「我爸又不是老虎,不吃你,怕嘛呀。」

金在中瞪了鄭允浩一眼,心想這人怎麼這麼不給自己留面子啊。可是瞪完就後悔了,人家爸爸還做對面呢,自己就瞪人家兒子,會不會讓鄭爸爸覺得自己平時總欺負鄭允浩,留下一個不好的印象?

鄭允浩也不是個真愣子,看金在中的表情明白了大半,何況他還和金在中有些心有靈犀的懂他。於是幫著老婆“維護”賢妻形象,很大爺的一遞碗“命令”道「給我再盛碗飯。」

「欸。」金在中麻利的接過碗,乖巧的給鄭允浩盛飯,儼然舊時大家族裡一個不受寵的小偏房。把盛好飯的碗遞還給鄭允浩的時候金在中閃著大眼睛看了鄭允浩一眼,心說:老公你真好!

 

鄭爸爸看著眉來眼去在自己面前演戲的小夫妻直想笑。金在中討好的問「叔叔我再給您盛一碗?」

「不了,我吃得挺飽。」鄭爸爸又夾了一點茄子就著,把碗裡的飯吃乾淨。

「那我給您盛湯吧,也不知道您喜歡什麼口味,就做了最普通的番茄雞蛋湯。」

「那就挺好。在家裡吃就吃個家常口兒。」鄭爸爸把碗遞給金在中,又說道「你這茄子是熬的吧。」

「啊,是。」金在中點頭答應,把盛好湯的碗放到鄭爸爸面前。心裡稍稍有點打鼓,不知道這茄子是不是做的不對鄭爸爸口味。

「怪不得有次回家允浩嫌他媽做的炒茄子不好吃呢。我突然想起來。」鄭爸爸笑瞇瞇的說道,沒有批評的味道,好像真的是突然想起來閒聊家常,卻又意味深長。

金在中又想瞪鄭允浩,這人怎麼這麼不會說話啊!連忙接話對鄭爸爸說道「我是工作以後才學的,怎麼可能有阿姨做的好吃。您喜歡吃炒茄子,下回您來我也給您做。」

鄭爸爸還是笑著,說道「你是專業手藝,他媽媽啊就是伺候我們爺倆一輩子練出來的,你們不是一個派系,各有長處。不過在中啊。」鄭爸爸話說到一半又夾了一口茄子吃,金在中不知道鄭爸爸要說什麼,但是很誠懇的注視著鄭爸爸點點頭。鄭爸爸咽下茄子又說道「你這熬茄子很好吃。可是要我說,如果你真給我做炒茄子我一定不喜歡,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阿姨比我做的好吃。」金在中說道。

「您就喜歡吃我媽那口兒。」鄭允浩也夾了茄子一邊嚼一邊應聲。

鄭爸爸點頭「允浩說對了。我吃了他媽媽一輩子的飯,吃習慣了。這兩個人啊組成一個家庭,就是過對方的習慣。把他的習慣當成你自己的習慣。養成兩個人共同的習慣。知道嗎,這才是過日子。」鄭爸爸緩了一下又繼續說「愛的死去活來的可能是愛情,但肯定不是生活。你們倆在一起,得互相體諒對方。就像允浩有的是毛病,在中你得遷就他,教育他,幫助他‥‥」

「叔叔我‥‥」在中聽得心裡有點發酸,想說一直都是允浩很照顧他。但是卻被鄭爸爸攔住了。

「鄭允浩是我兒子,我希望他好。本來我和他媽媽都想給他找個好姑娘,但是他認准了就是你。我要是把他打出去,我沒了兒子,他還是得跟你好。所以啊,我就把他交給你了。你們有什麼事商量著過。我跟允浩也說過,可以吵架,但是不許動手。他要是再打你,你告訴我。我教訓他。」

金在中臉紅,半低了頭「他‥沒打我。」

鄭允浩嬉皮笑臉,拍了拍金在中的肩「放心吧,我現在連親哪都得思考會兒往哪下嘴。」

金在中氣結伸手在桌子底下掐鄭允浩,臉卻是如何都紅得抬不起來了。

 

鄭爸爸看小倆口打情罵俏覺得頗有意思還笑了出來。然後感嘆道「年輕是好啊。」桌面上金在中低頭看不到,鄭氏父子倆對眼神。鄭允浩:您別再說了,我老婆都抬不起頭了。鄭爸爸:還不是你這混小子先說的。

最後鄭爸爸做把好人咳了一聲緩解“尷尬”,說道「在中,這房子是你的?」鄭爸爸知道兒子是應該住公司宿舍的,所以猜這房子應該是金在中的。

「不是,我租的。」金在中雙頰還掛著紅暈,抬起頭來回答。

「你們倆想在這個城市紮根嗎?」鄭爸爸看著鄭允浩和金在中問道。

「我現在工作在這兒。」鄭允浩答道。

金在中想了想說「他在哪,我就跟他在哪。」

鄭爸爸點頭「你們要是決定在這兒了,就買套房子。也不用太大,夠兩個人過日子就成。雖然你們不能領個證,但是要在一起也得有個家。你們看看自己能出多少,貸多少。不夠我給你們添。」

「叔叔‥‥您‥‥」金在中感覺有水霧在眼眶打轉,說話也哽咽起來。

鄭允浩湊過去哄「我說我爸好吧,你還擔心,折騰了我一個禮拜問我爸喜歡什麼。現在放心了吧,這可是我親爸,不是我找來的托兒演戲的啊。」

 

 

送走了鄭爸爸回家路過超市兩個人決定去買點東西。結完帳出來金在中又看見上次那個招租的商鋪,上次因為趙楊那個混蛋自己沒有仔細看,這兩天也想過,但是沒有考慮周全。於是金在中想問問鄭允浩的意見。「你看那個招租的小店怎麼樣?」

鄭允浩被金在中拉過去,問道「你想租?」

「嗯。」金在中點頭「我也不能總在家裡吧。我想自己幹點什麼。」

「也好。」鄭允浩湊近看玻璃上貼的招租啟示。金在中的電話突然響了,便走到旁邊去接電話。

鄭允浩還沒看完就被金在中抓住衣服,語氣急又不穩的說道「允浩,快去,去總醫院。我奶奶不行了。」

鄭允浩愣了一秒反應過來,立刻先握住金在中的手。一邊拉著往停車場走,一邊說道「不著急。奶奶沒事。」

被鄭允浩牽住手,心安定了不少,金在中快步跟在鄭允浩身側,輕輕點頭沒有說話。

一路上允在話不多,但開車空隙間鄭允浩總是要拉拉金在中的手。無關情愛的,是一種支持和安撫。

 

 

趕到B市醫院的時候,韓奶奶似乎精神不是特別萎靡,大姑說可能是因為看見小在了,剛才叫她都沒有反應。迴光返照吧。

金在中含著淚坐在奶奶床邊握住韓奶奶的手,輕輕的說「奶奶,我是在俊。」

中風偏癱的老人躺在床上微微的點頭,攥緊了金在中的手,不太便利的用手指摸搓金在中的手背。只是老人說不了話,滄桑的眼睛一直注視著金在中。

金在中想說什麼,但是還沒開口就哭了出來。看著病弱蒼老的奶奶便想起十幾年的童年。雖然生活辛苦卻一直很受疼愛。想起初中時奶奶含淚把自己送走,現在自己要送奶奶走,心裡說不上來的難過。親眼看著親人彌留是件痛苦的事情。

鄭允浩上前輕拍金在中的後背,未語卻給他一個強大的依靠。但是看著這種即將天人永隔的場面也快要落下淚來。

韓奶奶顫抖著抬起幾乎是不能動的手臂,抬得不高,但是大家都看出她想要什麼。韓姑姑一直站在床頭,彎下腰問「媽,您要什麼?」

韓奶奶的食指微微比垂著的四指高一些指著金在中身後。金在中回頭背後是安撫自己的鄭允浩。又轉回頭哽咽著對奶奶說「奶奶,他,是我,朋友。」

韓奶奶並沒有放下手,依舊指著鄭允浩,鄭允浩奇怪,繞到床的另一側握住老人的手說「奶奶我是在中的朋友,我叫鄭允浩。我陪在中一起來看您‥‥」

韓奶奶拉住鄭允浩的手艱難的把和握住金在中的手往一起湊。在場的人都有些愣,但是韓奶奶似乎固執的要把允在的手放在一起。

「媽,您糊塗了吧。」韓姑姑說著不解母親的意圖,她又抬頭看了鄭允浩一眼,那明明是個帥氣的小夥子。

但是老人的這一動作卻讓鄭允浩紅了眼眶,不管老人是真糊塗,還是很清醒,這樣就表明老人已經承認了他,「奶奶,您放心,我一定照顧好在中。」金在中說不上話,幾乎是嚎啕大哭。他說不上來現在是傷心,還是高興。只是很想哭。

 

 

 

 

韓奶奶去世了,鄭允浩請了三天假幫韓家辦喪事。再回到家時有一種脫力的感覺。無論是體力還是精神上都有些透支。

「洗個澡好好睡一覺。」進門以後鄭允浩拍拍金在中的臉,在額頭上親了一口。

「這是第三個親人離開我了。」金在中喃喃的說道,「我爸爸去世時我還不記事,我媽死的時候我覺得很茫然,我都不記得我當時的感覺了。」

鄭允浩抱住金在中哄道「奶奶是壽終正寢,是喜喪,別哭喪著臉了,嗯?」

「我現在才知道看著自己親人去世是件很恐怖的事。」

「人抵不過自然的力量,生老病死是正常的。所以我們得好好活著。」

金在中用手臂纏住鄭允浩的脖子,像是要求又像是央求的說道「允浩,我們做愛吧。我想要你。」

「好,咱們先去洗澡。這幾天都幾乎沒合眼,也沒洗澡,都快發霉了。」

「不要,就這樣。我現在就想做。」金在中有些迫不及待,雖然他抱著鄭允浩,也在鄭允浩懷裡。但是他依舊想確認那個懷抱,想讓兩個人親密無間不可拆散。

「好好,咱也原生態一把。」鄭允浩感覺到金在中此刻的需要,他親吻金在中,彼此用雙手,用胴體,用雙腿摸搓著對方。性愛是一場佔有的約會,讓人沉迷陶醉。

 

在金在中後穴被撐開的那一刹那,他急促低沉的呻吟,然後他抱緊了鄭允浩,帶著哭聲說道「從小到大我唯一擁有的只有你,我把我的全部都給你,允浩,不許離開我。」

鄭允浩回答,用身體一下比一下更猛烈的撞擊。宣示,在彼此的身體裡。

當那原始的交尾,卻又像神式的活動結束後,允在抱緊了彼此躺在床上,眼裡無限的溫柔眷戀都映在對方的眸子裡。相視一笑,讓整個小屋都溫暖如春。

 

鄭允浩突然想起什麼,起身下床「有件東西在我包裡放了好幾天了,忘了給你看了。」

「什麼啊?」金在中動動身子,雙腿互相蹭了兩下,腿根處的精液沾得到處都是。

「這個。」鄭允浩回來,手裡拿著兩張紙。

「嗯?」金在中拿過來,好笑的看著鄭允浩「你畫的?」

鄭允浩頗有些得意揚揚道「是啊,我上次回家,找我爸借了他和我媽的結婚證,自己畫的。像吧?」

「我又沒見過真的什麼樣。」金在中用手摸著“結婚證”上兩個人名字的地方,笑在唇邊,平和又燦爛。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也笑得深邃起來「那我們去做一個?」

「還不一樣是畫的。」金在中不屑那些假證,拿著鄭允浩畫的這個“結婚證”光著身子下了床,小心翼翼的給鎖在了櫃子裡。

再爬上床的時候,鄭允浩笑著問「喜歡嗎?」

「喜歡。」

幸福,很近。就在身邊,伸手就可以觸得到。牢牢的握在手裡,我們相愛。

 

=================全文完=================

 

 

 

我在網路上看到說這篇有番外,可我找了半天都沒找到,如果那位親估有話‥‥可不可以給我一份我好補完整。

 

這文最後是一個很美好的結局,雖然鄭媽還沒認可並且肯定會大一番苦戰,但至少鄭爸是支持他們的擺平鄭媽不是問題XDDDDD。

說到這個鄭爸,我覺得鄭爸真的是一個很棒的父親,很有氣度很有思想的父親,知道重點是什麼而不是一眛的阻止,與其可能會失去一個兒子,還不如多得到一個兒子。

我很喜歡文最後鄭爸的一段話--

 

這兩個人啊組成一個家庭,就是過對方的習慣。把他的習慣當成你自己的習慣。養成兩個人共同的習慣。知道嗎,這才是過日子。愛的死去活來的可能是愛情,但肯定不是生活。你們倆在一起,得互相體諒對方。就像允浩有的是毛病,在中你得遷就他,教育他,幫助他‥‥

 

記得很久以前曾在網路上看到一個網友問了一個問題:【結了婚一定要認識對方的親朋好友嗎?那些人我又不認識而且我也不喜歡人多的場合,為什麼我一定要參加什麼家庭聚會?為什麼要去討好他們?】

我想說這個女肯定有公主病、神經病,結了婚就只是兩人世界了嗎?從此公主與王子快樂的生活著不問俗事了嗎?

再然後我又想到我的同事,她結婚後有時因為工作忙沒辦法晚餐每餐都做(跟公婆住),有次她跟我抱怨說婆家的人有時會唸一下她做的菜,例如太淡了、太硬了、太軟了‥‥等等,她很不爽的說:吃飯的人應該去適應煮飯人的口味而不是煮飯的人去適應吃飯人的口味才對。

我跟她說:是他們一家四個人去適應你的口味比較好?還是你一個人去適應他們一家四個人的口味比較好?‥‥煮菜的最終目的不就是希望吃的人可以很幸福、很滿足的吃完嗎?與其你在這氣鼓鼓的數落他們,不如下功夫研究他們喜歡吃什麼口味的菜!要讓他們習慣你做的菜也要慢慢來才對不是?!

我想說的是這就是--生活。

(好像離題了==|||)

 

 

最後引用作者的一句話,也是所有允在飯的期盼--相愛,堅定,好好的過日子。

 

(明天開始放新文,‥‥一篇題材很特殊的文。)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