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 親愛的,我還是我

 

我叫金在中,28歲,目前失業中。在我面前的這個男孩子叫鄭允浩,18歲,是我的戀人。

這是我醒來以後允浩告訴我的。

關於之前的事,我什麼都記不起來了。醫生告訴我,我是因為腦部受到撞擊,產生了淤血。但現在淤血已經清除,失憶可能只是暫時性的,會好。

「出院手續已經辦好了,我們回去吧。」允浩提著我住院時的行李,牽著我的手往外走。我看到病房裡的人微笑著給我們送行。我們的關係在醫院裡算是公開的吧,他們說我昏迷那兩天允浩一直就在我床邊守著,不吃不喝怪嚇人的。後來的半個月他也是天天呆在醫院裡,起初大家以為他是我弟弟,有人問起時,他卻很正經的說,他是我戀人。我什麼也解釋不了,儘管我看到他們那種驚愕的眼光後會下意識的逃避,但我什麼都記不起來,允浩的話,對現在的我來說是救命稻草,因為除了他,我再也沒看到有別人來看我,家人,朋友,一個都沒有。我只能相信他的話,不過也並不是不情願。但幸運的是病房裡的人聽說我和允浩的關係後只是驚訝了一下,允浩的照顧他們是看在眼裡的,甚至有個老人家說,他們老夫老妻這麼多年都還沒能為對方做到這個份上,說我和允浩很難得,要好好珍惜這份感情。

 

「我們是要回家嗎?」我被允浩牽著,出了醫院。一路上不斷有人投來目光,他卻毫不在意,這樣的感覺,其實挺好,我失憶前一定也喜歡這種感覺。

「嗯,回我們家。」允浩側頭看著我,彎起嘴角。

「我們家?!我們已經同居了嗎?」我有點措不及防。允浩說我們是戀人的時候,我沒有太驚訝,我骨子裡大概就是喜歡男人的吧,對允浩的牽手,擁抱,我一點都不反感。儘管有點陌生,但允浩總說,我連他都記不起來了,看到什麼都是新鮮的,這不奇怪啊。但是同居這種事情,太有衝擊性了,允浩才18歲,雖然看起來已經像個男人了,但這個年紀不是應該和爸爸媽媽住在一起每天按時上學,在學校好好念書的嗎?怎麼會和戀人住在一起過生活,戀人還是個大他10歲的大叔呢‥‥

「你說呢?」允浩邪邪的一笑,把行李放在了一輛跑車的後座上,又把我推進了副駕駛座,自己則上了駕駛座。

「這這這‥‥這是你的車??你會開車?這車很貴的吧,允浩,你‥‥」

「你怎麼跟個好奇寶寶似的啊。」一張放大的俊臉出現在我面前,臉上掛著寵溺的笑。允浩的笑真的很好看,有點邪氣,但是很暖。

「我不是什麼都記不起來嗎,你又什麼都不跟我說,我也只能問了啊。」我扁扁嘴,看著允浩給我繫安全帶時的側臉,有點小不滿。

「金在中,28歲,目前失‥‥」

「停停停,每次都是這幾句話,難道我28年的人生用這幾句話就可以完全概括了?」我打斷允浩的話,這是我每次問他失憶前的事時他的說辭,每次都是那麼簡短,每次都是同樣的幾句話。

「這就是你的人生啊,跟你的頭腦一樣簡單。」允浩繫好安全帶,揉了揉我頭頂的髮,「那些事你以後自己會想起來的,而且,過去的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當前,不是嗎。」

「就會貧,我怎麼就看上你了呢?」我抓下在我頭上作惡的手,裝作有點嫌棄的看著允浩。允浩的笑突然變得僵硬,他收回手,好像是嘆了口氣,,然後發動車子,帶著我駛離了醫院。

 

 

車開了30分鐘,我們回到了允浩口中的家。郊區的一幢小別墅,四周有樹,很安靜,而且,確實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進去吧。」允浩拿好行李,帶著我進了別墅。

「肚子餓嗎?先坐在這休息一會,我去做飯。」允浩把我摁坐在沙發上,然後進了廚房。

「你還會做飯啊?我的小男朋友真了不起啊。」我邊說邊打量客廳,試圖找一些能勾起回憶的東西。但是,無果。

「想吃什麼?清淡一點的吧。」允浩在廚房裡乒乒乓乓的聲音聽起來挺像那麼一回事的,我好奇的跑進去,發現他正在切牛肉,刀法還挺嫺熟。

「煮牛肉湯?可是我想吃泡菜鍋怎麼辦?放好多好多辣椒的那種。」我打開冰箱,裡面的食材還真多,看起來像是什麼都有。

「剛出院就吃這麼刺激的東西啊?」允浩停下刀看著站在冰箱面前翻騰的我。

「我就是想吃啊,又不是胃病,沒事沒事,今晚我下廚,允浩你休息去吧,嘿嘿。」看到如此豐富的食材我的手就癢,我失憶前一定很喜歡做飯,是個好煮夫。

「好吧,你做,我在旁邊打下手,可以吧。」允浩把切好的牛肉放回冰箱,拿起牆上掛的圍裙,給我套上,長手繞過我的腰,給我繫圍裙。那瞬間,心裡很暖,這半個月的相處中,允浩對我幾乎是有求必應,只要不是太過分的要求,他都會答應。我想做的事,只要不會影響我康復,他都會讓我放手去做。

「允浩,你真好。」我雙手環上允浩的腰,下巴擱在他的肩上,明顯的感覺到他的動作僵了一下。呵呵,這孩子還害羞?

「金在中,以後無論發生什麼,照你的心去做,無論在誰面前,做你自己就好。」允浩回抱住我,說了一句很莫名其妙的話,沒等我問,他就鬆開我一改之前的凝重:「趕緊做飯啊,我餓了。」

「好好好,讓你嚐嚐金大師的手藝。」我被他推到流理台前,不得不把疑問咽了下去。

 

 

 

 

 

 

Chapter 8. 親愛的,這是我想要的生活

 

允浩坐在我對面狼吞虎嚥,儘管滿頭是汗,但是我能看出他滿足的樣子。

「不錯吧?」泡菜鍋被吃的一乾二淨的,我給允浩遞紙巾,他在嘴上抹下一層紅紅的辣椒油。

「我很久沒吃這麼辣的東西了。」抹乾淨嘴,允浩深深的呼了口氣,額上 ,鼻頭上還有豆大的汗珠。

「嘿嘿,很過癮吧。」我起身,隔著飯桌伸手抹去那些汗珠,其實光是看著允浩吃,就很滿足。允浩定定的看著我,沒有說話,不知道在想什麼,表情像有點呆,很可愛。

「幹嘛呀?怎麼不說話了?」我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再看就收費了啊。」

允浩這才有反應,抓住我的手,往他那邊拉。

「喂喂喂,怎麼了,允浩嗯‥‥」

允浩隔著桌子,雙手捧著我的臉輕輕的吻上了我的唇。沒有動,只是輕輕貼著,有種虔誠的感覺。我覺得我應該是習慣這樣的親吻的,但是允浩給我的感覺很新鮮,好像從來沒有接受過這樣的親吻,感覺‥‥不賴。

 

 

 

「允浩啊,給我講一些我們以前的事情吧。」併排躺在這所公寓裡唯一的一張床上,我悲劇的發現,我睡不著。

「你想知道些什麼?」

「比如說我們是怎麼走到一起的,在一起多久了。」我的手在被子上拍了拍,表示我實在是無聊了才問的,當然還有點好奇。

「半個月了,你先追的我。」允浩轉過頭,笑得很油膩膩。

「不可能,我怎麼可能先看上你這種小屁孩啊,一定是你對我窮追猛趕,現在趁我不記得來佔我便宜。」我伸手過去捂住允浩那張小臉,另一隻手在他的被子上不停地拍。也不是完全不信,但是他的表情明顯就是開玩笑嘛。

「怎麼不可能,大叔你可瘋狂了,還跑到我學校去蹲點,害得我都不敢去上課,現在已經休學啦~」允浩抓住我的兩隻手,轉身和我面對面,用很認真的表情說。

「難怪我說怎麼住院這幾天都沒見你去上學,哎不對啊,我怎麼會是那種變態大叔呢,鄭允浩你騙我!」在說到我的過去時,允浩總是那麼狡猾,除了他說的我的名字年齡與身份證上一致然後我相信以外,我實在不知道他說的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但是我卻那麼輕易的讓他照顧了我半個月,跟他回我們所謂的“家”,我的防人之心或許本來就缺,但是跟允浩在一起,很踏實,踏實得讓我不想去懷疑,不想去猜測。

「怎麼不可能啊,我的初吻還是你強搶的,就在書房裡面。」允浩正兒八經的指著隔壁書房,一臉委屈樣。

「真的啊?」我突然很有成就感,這種事情多爺們兒啊,看著允浩扁著嘴的小媳婦樣,我頭腦一熱,就把他之前那些話都拋在腦後了,掀開自己的被子,泥鰍一樣鑽進允浩的被子裡,抱著他嘿嘿的傻笑著:「愛妃啊,朕來寵幸你啦~~~」

「喂金在中我說你怎麼這麼不矜持啊?還說不是你主動?」允浩有點手足無措,推也不是抱也不是,這下我倒是有點相信是我先伸出毒手了,這孩子還真是青澀,從他讓我跟他睡一張床卻準備兩床被子這點我就看出來了。

「在娘子面前不需要矜持啦~~」我樂呵呵的把頭枕在允浩胸口,聽到他的心撲通撲通的跳,真有意思。

「好吧,就陪你玩這個角色扮演,下次記得你才是娘子,好吧?」允浩嘆口氣,然後把被子蓋好,雙手摟著我的腰,表示妥協。

「鄭娘子真好~」閉上眼睛,聞著允浩身上好聞的沐浴露香味,熟悉,又陌生。我以前應該也是喜歡這種感覺的,能在戀人懷裡入睡,是多大的幸福啊。

 

 

 

早上起來時還貪戀那個暖暖寬寬的懷抱,可是真的得起床了。不知道為何我就是特別期待能下廚給允浩做飯的機會,以前的我,一定也是喜歡每天起床,給戀人做早餐,然後在晨光中看著他一口一口吃掉,再把要上班的他送到門口,然後kiss goodbye。哎一古,光是想想就很幸福。

小心翼翼的想要離開允浩的懷抱,可是我一動,他就醒了,不知道是無意的還是故意的,拼命把我摁在懷裡。

「允浩允浩‥‥我要去做早餐了,放開我你再自己睡一會我待會來喊你好嗎‥‥」我被勒的有點喘不過氣來,雙手撐著允浩結實的胸小聲勸說。

「不用去做,我待會給你去買你喜歡的那家店的粥,再睡一會。」允浩嘟囔著沒有要放手的意思。

「冰箱裡面什麼都有幹嘛要出去買啊?你這孩子怎麼那麼敗家呀。」我在允浩的手臂上掐了一把他才有點反應,總算鬆開了手翻身仰躺著用手擋住窗外頭射進來的光喃喃道:「金在中你真是失憶了也不忘記你廚房裡的那點事啊‥‥」

聽完我可是得意了,那是當然了,他怎麼可能知道我剛才心裡想的有多美呀。我嘿嘿的笑著捏了一下他的臉,才翻身下床。「允浩你再睡一會,好了我來喊你。」嗯,真有點同居的感覺了。

 

 

 

 

 

 

 

Chapter 9. 親愛的,簡簡單單,就好

 

彌漫著小米粥清香的廚房,哪裡都透著暖。我正在熟練的煎著荷包蛋,突然的陷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裡,耳後傳來低沉性感的呢喃,他說,在,你比早餐美味多了‥‥

多麼美好的畫面啊~但現實卻是,我的幻想劇場中抱著我的人正頂個雞窩頭站在我旁邊表情呆滯一動不動的看著我看得我心裡發毛‥‥

 

「允‥允浩啊,你站在這幹什麼呀‥‥早餐就快做好了,你先去刷牙洗臉然後在餐桌那邊等我好嗎?還是你有什麼想吃的?我給你做‥‥」我極不自然的翻著荷包蛋,想幫允浩“回魂”。允浩還是搖搖頭,指著平底鍋裡的荷包蛋說:「就吃這個。」然後便沒了下文。

「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真的太詭異了,在醫院的時候都沒有看到他這麼反常過,我實在想不出原因了。

「有。」樸實青年般的點頭。

「是嗎?」我用閒著的左手往臉上抹去,卻聽到允浩脫線的回答:「抹不掉的。兩個字,賢妻。」

我真不曉得我該不該把手上的平底鍋往他頭上拍去,但他臉上的表情真的純真得可以,好吧,算他說的是真心話。

「行了,別跟我貧,你以前也是這樣盯著我做早餐的?」我將最後一個荷包蛋盛起放在盤子裡,無奈的看著允浩問。他混沌的眼神突然變得有點淩厲,然後避開我的,伸手拿過我手中的盤子,丟下一個輕輕的「嗯」,走出了廚房。

 

 

這個早餐吃得還算有氣氛,洗漱過後的允浩變得精神了很多,又像昨晚那樣狼吞虎嚥,把我做的早餐吃得乾乾淨淨,邊吃邊說我昨晚的睡相有多差,差點把他踢下床。

吃完早餐我倆好像都有點無所事事,額,至少我是這樣覺得。允浩不去上學,我又沒有工作,總該找點事做的。

 

「允浩啊,我怎麼好像一件正裝都沒有啊?」翻遍了我倆的衣櫥,合我身的衣服除了休閒服就是睡衣了。

「要正裝幹嘛?」聽見我喊聲的允浩從客廳進來,倚著衣櫥問。

「當然是出去求職啦,總不能整天呆在家裡吧,那我們吃什麼啊?」我們倆的“家”,看起來是什麼都不缺,但錢肯定不是坐著就會自己來的吧。

「你想出去工作?」允浩微微皺了一下眉,不過很快就鬆開了。「你覺得你能做什麼工作呢?」

「以前做什麼現在就做什麼唄。」雖然不知道之前我是為什麼失業的,不過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嘛,我就不信我金在中會找不到工作。

「那是不太可能的。」允浩一攤手,一副事不關己的表情,「金在中先生你知道你之前為什麼會被辭掉嗎?」

「你這不是欺負我失憶嘛‥‥」

「是因為你得罪了一個有錢的壞人,然後她就讓你的公司把你炒了,而且,這個城市的企業,沒有一家敢要你,不信你就去試試看吧。」允浩真摯的表情看起來不像是騙人,那,我不就慘了嗎‥‥

「怎麼會這樣啊?我以前是這樣的人嗎?我怎麼會認識那個有錢的壞人啊?我怎麼得罪了他啊?那我以後怎麼辦啊???」一激動我就劈裡啪啦的問了一大堆問題,允浩竟然還能笑出來,他抓住我狂抓頭髮的手,拉了下來,然後說,「你真的很想出去工作嗎?」

「啊?肯定啊!不工作我們以後吃什麼啊?你還是個高中生,雖然已經成年了啊,不過沒學歷沒技術,能做什麼啊?」我真的快要抓狂了,允浩怎麼一點不急呢?

「那好吧,我呢,現在陪你出去看看,白領當不了,總有別的事情可以做的嘛,你除了在寫字樓裡工作就沒有別的想工作的地方了嗎?比方說咖啡店,料理店什麼的,不一定要有多高的薪水,能讓你有事做就好了嘛。」允浩真是一點不急,看著我,語氣很和緩。

「這個啊‥‥其實,我想去超市賣魚來著‥‥」這麼一想,我倒是想出了什麼,但是話說出口,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噗哈哈哈哈,金在中你就這點理想啊?!」

允浩已經笑得不行了,我趕緊揪住他兩隻耳朵,讓他別笑,抬頭看我。

「是你自己說不一定要有多高的薪水的嘛,我就是想去那裡嘛,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碎碎念著,有點不好意思。

「那就去吧,我陪你去看看。」允浩也總算笑夠了,變成微笑的看我,那笑容很晃眼。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