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 親愛的,去海邊吧。

 

找工作的事允浩還真是一點都不含糊,帶著我去了附近的超市,沒想到竟然還就讓我找到了工作。換上工作服來到海鮮區,我發現附近幾個區的促銷員竟然都是有點年紀的阿姨,我這一個堂堂八尺男兒穿著圍裙站在那裡,確實,有點怪。

「不錯啊。」允浩還沒走,站在我旁邊研究我的工作服。

「好啦,你回去吧‥‥」本來我一個大男人就很突兀,旁邊還站一個小帥哥,目光都聚這邊來了。

「好吧,我先回去,下班的時候來接你。」允浩沖我微笑,剛好走到海鮮區的一個小姑娘立馬就站著不走了。

「不用了吧,我自己坐公車回去,你快回去吧。」我推著他往外去。允浩卻是站定了,任我怎麼推都沒有走的意思,反倒是抓著我到附近轉了一圈,跟阿姨們打招呼。

「唉喲,好不容易來個俊小夥,我們怎麼忍心欺負呢,你放心吧,我們一定會幫你照顧好弟弟的。」一個胖胖的阿姨看著比我有禮貌多了的允浩,笑瞇瞇的說。但是‥‥弟弟??!誰是弟弟啊!!!允浩倒是得了便宜,邊道謝邊鞠躬,弄得他真的就是我的兄長一樣的。

「那我回去了。」轉完一圈,允浩終於要走了,對於弟弟事件,我還是有些耿耿於懷,嘟著嘴不想理他。「生氣啦?我這不是怕你受欺負嘛。」允浩無奈的敲了一下我的頭,「大不了我現在就去解釋說我們其實是情侶?」

「不可以!」

「逗你玩的,呵呵,那我真的回去咯。」

「走吧走吧,以後別再來了。」

「我來買海鮮也不行啊?」

「可以,但是別跟我說話。」

「好好好,那你好好工作,下了班一定要馬上回家哦。」

「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

 

終於把允浩推出去了,回到海鮮區,阿姨們一下子就湧了上來。

「在中是吧,哎你哥哥叫什麼名字啊?有沒有女朋友啊,要不要阿姨給介紹啊?」「對的對的,李阿姨家的女兒可漂亮了,張阿姨的女兒也不錯,名牌大學的研究生,不知道你哥哥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呢?」

「額, 阿姨,,允浩他才18歲,現在相親還早。」再說,他早就有主了嘛。

「欸?不是吧,看起來好成熟穩重啊,真是個好哥哥呢。」

「呵呵,阿姨你們都誤會了,允浩不是我哥哥,我們就是好朋友,我比允浩還大了不少。」我在心裡的碎碎念她們自然是不會聽到,所以我也只能陪著笑來應付這群瘋狂的阿姨了。

「不可能呀,在中你頂多也就十八九嘛,怎麼可能比允浩還大很多呢。」

「是真的‥‥」

‥‥‥‥

 

最終,阿姨們的轟炸是在經理的出現下結束的,但緊接著,讓我更頭痛的限時搶購也要來了。那些站在我面前的主婦們眼睛都閃著綠光,我這下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這樣的關頭下我第一個想到的人只能是允浩,不過他在有能起什麼作用呢,大概只會讓主婦們更加瘋狂的撲過來而已,金在中,自己選的路要就算是在路上被車碾了也不能後悔啊‥‥

 

 

 

結束了第一天的工作,走出超市的時候看到允浩倚在他的車旁抽菸。在我現在所擁有的短暫的記憶裡,他是不抽菸的。看到我出來,他馬上走到旁邊的垃圾桶旁把菸給摁滅,然後迎過來,接過我背上的包,指尖擦過我的肩膀,有淡淡的菸草味道。

「累嗎?」他把我的背包掛在他相對於他這個年紀的孩子來說要更寬一些的肩上,然後牽起我的手往車那邊走。

「還好。」我有點慌亂的往四周看,發現有人投來目光,於是把頭低了低。允浩卻不以為然的繼續拉著我,幫我把車門打開,看我一骨碌就鑽進了車子裡,有些無奈的笑了一下,然後繞到駕駛座,邊給我繫安全帶邊問我餓不餓,想吃什麼。

「要在外面吃飯嗎?在家裡吃不好嗎?」發現允浩不在往家的反方向開,我有些急了。今天跟海鮮打了一天的交道,一身的魚腥味,雖然我自己不嫌棄,但是跟允浩在一起的話我當然還是希望自己能香噴噴的呀。

「今晚我們不回家,我帶你去個地方。」允浩趁著前面沒車的空檔轉過頭來對我說。「所以現在要趕緊把晚餐解決掉。」

「去哪啊?我還沒洗澡,我還要把這身衣服換掉,我們能不能先回一趟家啊?」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有一種要被拐賣的感覺。允浩有點奇怪,大概是之前他抽菸的樣子讓我覺得陌生,然後看著現在的他,覺得他今天是有點反常的。

「換洗的衣服我給你帶了,到那以後你想怎麼洗就怎麼洗,好吧?」紅燈,允浩停下車,我看到他用手摁壓了一下太陽穴,一副很疲憊的樣子。

「發生了什麼事嗎?」我下意識的抓住剛放下的手,感覺他的手微微顫了一下,然後他反手握住我的手,十指緊扣。

「沒什麼,只是想,讓你看一看你的故鄉。」

 

 

 

 

海,月光下寧靜的海。

我是被通過搖開一條小縫的車窗吹進來的海風吹醒的。醒來的時候允浩又倚在車外抽菸,鹹鹹的海風依稀混有尼古丁的味道,有種微妙的感覺。看看時間,從我們出發到現在已經過了3個小時,而我竟然在途中睡著了。車子被停在了一條臨海公路的一旁,這裡,應該就是我的故鄉。

「醒了?」允浩總是在我發現他的第一時間熄掉香菸,打開車門,幫我解開安全帶。

下了車,我面朝著海,雖然是晚上,但是清朗月光下的海還是能清晰的看出它與天相接的曼妙線條。我身邊是允浩,帶我來看海的我的戀人。

「我們到了多久了?」

「剛到一會你就醒了。」允浩從車上拿了瓶水,遞給我。「要下去走走嗎?」

「嗯。」我一隻手拿著水。另一隻手被允浩牽起,慢慢的,往海邊走去。

 

五月的海風吹在身上還是有點涼的,我和允浩牽著手沿著海灘走,誰也不說話,海浪嘩嘩嘩的低吟,突然一個小浪拍過來,嚇得我立馬往允浩身上跳,他忙抱住我,結果我的鞋是保住了,他的濕了。

「哎呀‥‥」我有點不好意思的沖允浩吐了一下舌頭,「我反應太快了。」

「你的意思是我反應慢咯?」允浩的臉一拉長,裝得倒蠻像那麼一回事的,但是用腳趾頭想都知道他不會那麼容易就生氣的。

「你要是反應慢我早就掉海裡去了,嘿嘿,允浩呀,現在可以放我下來了。」我討好的用圈著允浩脖子的手給他捶捶背,笑嘻嘻的說。

「我的懷抱豈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允浩說著收緊了抱著我的手,逕自的往前走。

「我很沉的‥‥」況且還是以這樣的姿勢——雙腳張開纏著允浩的腰,雙手圈著他的脖子。

「給你一個當樹袋寶寶熊的機會。」允浩對著海大聲的說,聲音乾淨而溫暖。

 

 

「允浩呀,累不累呀。」我當樹袋熊寶寶已經很久了,允浩一點把我放下來的意思都沒有,體力好也不能這麼鬧吧,我一個大老爺們的,讓個小青年抱著走,怪不好意思的。

「金在中,以後晚飯必須吃兩碗米飯。」小青年竟然還答非所問,拖著我PP的手用力的掐了一把。

「啊!鄭允浩!」我真是又羞又急了,想鬆腳腳卻被鄭允浩牢牢扣在他的腰上,想鬆手又怕掉下去,只好使出終極神功,咬。

「金在中你屬狗的啊!」允浩偏著頭想要躲躲開我的襲擊,但我可是掛在他身上的啊,他還能躲到哪裡去啊。

「裡晃不晃?(你放不放)」我咬著他的耳朵含糊的說。

「別鬧!」允浩突然變得有點僵硬,踉蹌了幾步才找到平衡。我也怕掉下來,雙腿把他的腰夾得更勁,同時牙關一點也沒鬆。

「辣裡晃下哦!(那你放下我)」

「你先鬆口!」被緊抱著的我和允浩其實是緊緊貼在一起的,所以我能感受到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什麼情況?!

允浩的耳朵好熱‥‥

我趕忙鬆口,幾乎是同一時間,允浩突然鬆了手,我雙腿撐不住整個人往下掉,還好允浩反應快,馬上又撈住我,於是,等我站穩了才發現,我整個人還是窩在允浩的懷裡的,而且因為慌亂,我反倒是那個抓對方抓得最緊的。

「你沒事吧?」最先說話的反而是我,因為我發現,允浩怎麼看怎麼不自然。

「嗯‥‥」允浩不自然的別過頭,於是我借著月光看到了他發紅的耳根。

這孩子,不會是在害羞吧?

「啾~」我突然玩心大發,在他臉上親了一口,然後就看他受了驚般得轉頭看我,耳根的紅色立馬蔓延到了臉頰上。

「嘻嘻。」真是大發啊,竟然能看到鄭允浩這樣的表情。

「你很得意是吧?」發現自己被調戲了,允浩有點惡狠狠的盯著我。

「被我親了得意的應該是你吧。」我嘟著嘴表示抗議。就許他鄭允浩捉弄我啊?

「那我就讓你得意一下吧。」允浩說著,一下子吻住了我嘟著的嘴,用力的吸了一下然後分開,發出了很大的聲音。

這下臉紅的可是我了,允浩的嘴唇很燙,被海風吹著有點涼的我的嘴唇一下就被溫暖了。月光下允浩的笑邪邪的,右耳的耳釘閃著銀色的光,年輕的氣息咄咄逼來。

這個人,是我的嗎?

 

「怎麼不說話了?」允浩彈了一下我額頭,笑容中有一絲小得意。

「為什麼會突然帶我來這裡啊?」海風把我吹得慢慢清醒了過來,我不是故意破壞氣氛,但是總感覺心裡有個結要解開,然後才能好好的跟允浩在一起。

允浩的笑慢慢消失,然後他拉著我的手往遠離海的地方走,走到海浪拍不上來的地方,讓我坐下,他也坐到了我的旁邊,看著遠遠的海平面,緩緩的說:

「你是不是很奇怪你為什麼會想去賣海鮮?」

「嗯。」

「我回去了以後仔細的想了一下,突然想到你的家鄉就是一個海濱小村莊,你的想法大概就是被你心底深處的記憶影響著,所以帶你來這裡看看,能不能讓你想起點什麼。」

「原來是這樣的啊。」我跟著允浩的目光仔細的望著那片海,被身邊人的細心狠狠的感動了一番。

「在中。」感動我的人依舊遙望著海,語氣卻深情的籠著我。「你現在快樂嗎?」

「嗯。」笑容不知不覺的爬上了我的臉,儘管眼前的海沒有讓我想起任何東西,但是我卻無比滿足。或許我以前就缺愛缺陪伴,現在有這麼一個人,願意花時間,花精力來陪著我,對我來說真的是莫大的恩惠。

「那就好。」允浩側過頭看我,對上我目光的時候,又是那種溫柔的笑,慢慢放大。我突然有點不知所措,擰開手中的礦泉水瓶蓋猛的灌了一大口,然後毫無疑問的被嗆到了‥‥

「咳咳咳!!」被水嗆到的感覺真不好,但更不好的是我竟然在這樣的氣氛下發生了這樣的事‥‥

真糗‥‥

 

允浩一臉服了我的表情,邊輕拍我的背幫我順氣,邊樂得慌。

「不許笑。」我用手背擦著被水打濕的嘴唇,怨念的看著允浩,臉一定紅了。

「你是三歲半還是怎麼著,喝個水也能嗆著,又沒人跟你搶。」允浩從口袋裡面拿出一包紙巾,抽了一張,然後拉下我擦嘴的手,輕輕地擦著那上面的水。

「嘴巴還沒擦乾‥‥」我嘟囔了一聲,成功的把允浩的注意力吸引到了我的嘴上。

「擦乾了還是會濕的‥‥」允浩湊過來輕輕的含住了我的唇,最初是一點一點輕啄,慢慢的變成了舔舐,然後是深吻,直到我喘不過氣來才放開我,額頭抵著我發燙的我的額頭,低低的笑著。「我說得對吧?」

「都怪你~」我不知道我的語氣算不算嬌嗔,但是我現在絕對小媳婦極了。失憶以後和允浩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接吻,感覺好甜好甜,中途被允浩帶進了他的懷抱裡,好暖好暖。不是夢,是夢的話,這一刻,我也願永遠不要醒來。

 

 

 

 

 

 

 

Chapter 11. 親愛的,夢要醒了嗎?

離開海邊以後允浩載著我來到了我生活過的村子。一路上允浩都不怎麼說話,或許是有點睏了。也是,都快12點了,連著開了兩個多小時的車,白天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麼,不過一看他就是不怎麼肯好好休息的孩子。

一切似乎都打點好了,當允浩的跑車駛到一家民宅前時,裡面走出了一個中年男人。允浩把車停好後帶著我我也跟著下了車。中年男人走了過來,臉色不怎麼好看。允浩沒有說話,我便自作主張的跟他說了聲「您好」,沒想到那人神色複雜的看了我一眼,也不回應,只是把手中的鑰匙遞給允浩,說了聲「只是住一個晚上哦,明天趕緊走,不要讓別人看到你們住這裡。」

「我答應過的自然不會有差錯,好了你趕緊給我離開這裡,明天早上之前都不要讓我們看到你。」允浩捏著鑰匙沒等那人再說話就把我拉進了庭院裡。我忍不住回頭,看到的是那人有些厭惡的眼光。

「允浩‥‥」

「別在意。」允浩沒等我說話就打斷我,「都是一些市井小民,沒什麼見識。」

「是嗎。」我被允浩牽著,發現他的手緊了又緊,事情,也許沒有那麼簡單。

「這裡好久都沒人住了,還得我們自己打掃。」允浩打開房門,直接把我帶到了一個小房間前,房間是空的,只有一張單人床,被立了起來。「今晚我們就睡在這裡,我去把床搬下來,你去把車後座的床單和枕頭拿進來吧。」允浩說著挽起了袖子。

「嗯。」我好奇的環顧了一下這房子的構造,然後自己走了出去。從房門到大門要走一段路,這大概就是漁村的好處吧,大家都不種地,但是要曬魚乾,所以每家都有一個大大的庭院。走了一二十米,我聽到了一些聲音,越走越近,聲音也就越發清晰。

「‥‥是在中回來了嗎?」

「是的 ,好像是還帶著個男人回來的‥‥」

「真的啊?這孩子真的是沒法說了,氣死爸爸又累死媽媽,現在還有臉回來的‥‥」

「嘖嘖嘖,你看著車有多高檔啊,一定又是攀上哪個有錢的男人了,你說我們家有哪個的姑娘這麼有能耐啊‥‥」

「你也不看看他那張臉,有哪家的姑娘能比得上啊‥‥」

 

竊竊聲不停的往我耳朵裡灌‥‥那些陌生的聲音,說著我陌生的事,我聽出了那些言語中的不屑,嘲笑,甚至是厭惡‥‥那是我失憶後不曾想過,已經忘卻掉的事情,那是我第一次被逼著去回憶。不是真的吧?誰來跟我說一聲,那不是真的‥‥

我想轉身不去聽,但是雙腿已經不聽使喚,直到一雙溫暖的手輕輕的捂住了我的雙耳,然後溫熱的胸膛貼上了我的背。

「夜裡天涼,怎麼還有人喜歡說些比天還涼的話啊。」

那話語聽似漫不經心,但卻字字有力,那些嘈雜聲立馬消失了,一陣淩亂的腳步聲後,一切歸於寧靜。

 

「允浩‥‥」許久,我才有力氣開口,「你都聽到了嗎?」

「沒放在心裡,可不可以當做沒聽到?」允浩把捂在我耳朵上的手放了下來,輕輕的圈上我的腰。

「我是那樣的人嗎?氣死爸爸‥‥累死媽媽‥‥」我真的什麼都記不起來了,我那不堪的過去‥‥可以這樣說嗎,如果他們說的是真的話。

「如果那個時候你覺得你做的對的話,那今天的一切,錯都不在你,錯在全世界。」允浩收緊懷抱,暖,好暖。

「你都知道的,是吧。」簡單的把床打點好,允浩擁著我躺了下來。我悶在他的懷裡,沒有睡意。

「道聼塗説的而已。」允浩輕輕拍著我的背,「如果,我能早點站在你身邊就好了。」

「能跟我說說嗎。」

「今天帶你來就是要陪你面對那些以前的。」允浩的聲音從頭頂傳來,不知怎麼的,我竟覺得那聲音裡透著點決絕。

「這間房子是你家的宅子。」

允浩的第一句話就敲進了我的心裡。幾乎是同時,像是猜到我會猛地起身一樣的,他鬆開了抱著我的手,慢慢地撐起自己的身子,靠在床頭,從我打開燈到下床,目光一直在我身上。

「要我陪你嗎,夜裡黑。」他向我伸出手,他看出了我要出去,他知道我要去看每一間屋子。鼻子有點酸,鄭允浩,為什麼總是能輕易的看懂我。我抓住他的手,他起身,牽著我往外走。

「我找到這裡的時候這裡就是這個樣子了。因為你媽媽要給爸爸治病,所以把房子抵押了,後來媽媽去世以後房子就成了別人的財產。今天給我鑰匙的人,就是現在房子的主人。」

 

允浩陪著我慢慢走過這房子的每一個地方,一邊走一邊給我講他知道的事。房子有些老舊的,不知是不是心裡作用,那飄著灰的空氣裡,總有一種我熟悉的味道。有點泛黃的牆上留有一塊潔白,那肯定是以前掛全家福的地方。我撫上那片潔白,仿佛是能撫上那張記錄著全家人笑容的照片,那些我記不起來的音容笑貌,曾經鮮活過,現如今,已經無法挽回了嗎。

「回去睡覺吧,嗯?明天帶你到集市上去走走,不管會發生什麼,我陪你一起面對。」允浩從後面抱住,下巴擱在我的肩上,不像是提議,而像是請求。

「嗯。允浩,真的很謝謝你。」

再一次相擁而眠,那張床也變得親切起來,是心裡作用也好,身體習慣也罷,不知道是時隔了多久,我又回到了這裡。耳邊很快傳來允浩的微鼾,他一定是很累了,雖然他不說,但是我知道他為了今天花費了很多精力。

「允浩,謝謝你。」我很輕很輕的說,沒想到那人敏感的動了一下,嚇得我馬上咬住嘴唇,任他收緊懷抱,等他呼吸再次沉穩下來時才合上了我的眼。

 

 

 

第二天早上我們出門的時候東方的天才露出魚肚白,再三回頭看那間老舊的宅子,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再回來。那些積在回憶上的薄灰總會有被拂去的一天,也許到了那天,我不會再被傷得那麼透徹,因為我的手有人牽著。

 

「這是早市吧。」我從車裡往外看,村莊不大,但是集市卻非常熱鬧。說是集市,其實海鮮市場更為貼切些。路的兩旁擺滿了各類的海產品,應該是自家漁船出海,然後自己出售。允浩的車開不進已經開始有點擁擠的集市,我們只好下了車慢慢在人群裡穿行。雖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一路上的人看著我和允浩指指點點,難免還是讓我有些想要退卻。微微低下頭,允浩卻適時的拉住了我的手,那溫度讓我想起了他晚上跟我說的那句話『如果那時你覺得你做對了,那現在的一切,錯不在你,錯在全世界』,我們沒有眼神交流,但是他想說的,應該還是那句話吧。

「喲,這不是在中嗎。」走了沒多遠,一個男人擋在了我們面前,手裡還提著一筐活蹦亂跳的蝦。

「您好。」我有點無措,原本以為所有人都會像避瘟神一樣的躲著我的,沒想到竟然會有人這樣熱情的帶著笑來跟我打招呼。

「怎麼,還跟洪叔客氣啊,回來怎麼不提前跟我說聲呢,這位是姑爺吧。」

自稱洪叔的男人嗓門很大,他看看我,又看看允浩,然後毫不避諱的說。“姑爺”兩個字剛出口,我就聽到了不少抽氣聲。

「你好,我叫鄭允浩。」允浩反應比我快,很客氣的做了自我介紹。

「是姓鄭吧,那就是了,在中你藏著掖著那麼多年,終於把他帶回來了。」洪叔似乎對我以前的事很瞭解,大聲說著話。允浩卻突然稍稍往前走了一步,把我放在身後,然後打斷洪叔:「是這樣的,在中之前出了點事,他現在什麼都不記得了,您跟他說的話他可能一下子做不了反應,能不能請您跟我們一起去找個地方坐下好好聊呢?」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以為友善的洪叔,在把我們領到他家庭院以後突然一個轉身,一拳結結實實的揮到了沒有任何防備的允浩臉上。

我尖叫了,那一拳真的很重,允浩直接被掀倒在地,待我撲到他身邊時,他的嘴角已經滲血了。

「這一拳,是替在中去世的雙親打的。姓鄭的,過去的事我不想再提,但是有些舊帳我還是要算的。在中是我看著長大的,他的性格我最清楚,不知道你是用的哪門子邪門歪道把他變成這個樣子,有話也不跟家裡人說,還一門心思的往火裡撲。現在又弄出個什麼情況?!在中失憶了?!早知道那時候廢了我這條老命也要拆掉你們兩個人!」洪叔指著允浩的鼻子罵,剃得光亮的頭上青筋駭人的突起著,情緒似乎很不穩定。

「洪叔,有話不能好好說嗎?」洪叔的氣勢雖然可怕,但是我腦子裡只有受傷的允浩,聽他這樣說,我也不樂意了。這些天允浩怎麼對我的我自己清楚。

「好好說?你問問他他以前給過你好好說話的機會沒?你爸爸病危躺在床上,我給你打了電話,是這畜生接的電話,這邊好聲好氣說會轉告,那邊竟然連半個字都不說。要是你那時能趕回來跟老金道個歉再陪陪他他就不會這麼快就走了!你媽媽也不會因為給爸爸不停幹活積勞成疾早早隨他去了!」

不可能的。

洪叔的話重重的砸在我的心口。

允浩不是那樣的人,不可能是他說的那樣的。

我把視線放回允浩身上,我要聽他解釋。但是允浩一句話也沒說,看著洪叔的眼睛裡佈著一些血絲,好像在用力的咬著牙,太陽穴處的青筋也突起著。

「還有,這一拳我是要替在中打的!」洪叔說著,突然又沖過來拽住了允浩的衣領,允浩竟然一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倒是我被洪叔的來勢洶洶刺激了,下意識的沖著那要落下來的拳頭去。事態不知道是怎麼發展的,好像是我被允浩推了一把,撞到了什麼東西,然後,有點熟悉的黑暗,慢慢侵蝕了我的意識‥‥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