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5. 親愛的,就算大雨讓整座城市顛倒,我會給你懷抱

 

「那我回去了。」早上8點半,允浩把我送到的家裡只是坐了一下就要走。

「路上小心。收拾一下這邊,下午就到你那邊去。」我把允浩送到樓梯口,允浩聽了我的話,點點頭,但是沒有馬上就走,而是湊過來親了一下我的臉。

「嗯。走了啊。」

我臉紅紅的看著他轉身離開,慶幸這棟樓的樓梯間沒有安裝什麼監控攝像。這是也是我想像過的情景,就好像,送愛人上班那樣的吻別,只是一直都沒有實現過,直到今天。

 

直到允浩的腳步聲已經聽不見了,我才轉身要進門。但就在那時,樓下李奶奶家卻傳來了動靜,我就把門帶上,想下樓跟她打聲招呼。

「那我回去了啊,公司還有些事。」

我剛走了兩步就聽到了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接著就是開門聲等到我快走到3樓時就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從李奶奶家裡面走了出來。

「哦?!大頭娃兒!」他也看到了我,在原地站得筆直的大聲的喊了我一聲。

「林老先生,您怎麼會在這裡‥‥」我看著他,還有跟著他後面出來的李奶奶,好奇心一下竄了出來。

「我還想問你呢,我說你們兩個昨天一天跑那裡去了,我在這裡等了一天沒看到你們人影,倒是讓我碰到了我這老同學,要不是秀珍,你這是想讓我在你們門口坐一天啊?」老人家突然生氣起來,用手頂了一下我腦門,然後劈裡啪啦的說。

「我昨天去差繃帶了啊‥‥欸?!可是你們是老同學啊?!」我這才反應過來,看看李奶奶,又看看林老。

「一驚一咋幹什麼?!很奇怪嗎?」老人家說著又敲了一下我腦袋。我吃痛的捂住腦袋,委屈的點頭。哪裡會有那麼巧的事啊。

「我們也幾十年沒有聯繫了,在中你覺得奇怪也是正常的,雖然我知道誦程現在過得很好,經常能在報紙上看到他,不過像我這個足不出戶的老太婆,要想再碰上他我都覺得不可能,可沒想到我們就這樣碰上了。昨天他摁你們家門鈴的時候我也是想起上次你問我有沒有人來找你,才出門來想幫你留意一下的。所以說這還真的是多虧了你啊。」李奶奶淡淡的笑著,那個樣子,我還真的沒見過。

「那只能說明您倆有緣嘛。」我覺得我那時一定很狗腿,但我那樣的話竟然還是讓兩個老人高興了,老人家還不自然的咳了一下。

「不過林老您今天是來幹嘛的啊?」現在這個時候就走了,也不可能來了就坐十分鐘嘛,那就說明林老很早就來了。

「問那麼多幹什麼?我可沒工夫跟你閒聊,大頭娃兒你來送我下樓,秀珍就進去吧,我明天再來。」林老一聽我的話臉色又不好了,說完就自個兒往樓下走。我急忙沖李奶奶點下頭,就跟了下去。

 

「大頭娃兒。」剛走到樓下,林老突然轉身,很嚴肅的喊我。

「啊?」我嚇了一跳,然後站定等著他說話。

「你和允浩的事,我還沒有跟秀珍說,她觀念比較舊,所以我只是說你倆是朋友。如果你跟允浩還在這住,就小心點,不要刺激到她。」

我真的沒想過這個問題,可是林老就那麼鄭重的跟我說了這事,我才覺得這事真的還挺嚴重。

「嗯,我會注意的。」林老對李奶奶的態度有點出乎我意料,但是想想如果真的是我猜的那樣的話也並不奇怪。

 

 

晚上吃飯的時候我跟允浩說了這事,允浩的反應卻是挺淡定的。

「挺好的啊,我外公已經一個人過了30幾年了,要是能在這時候找個伴陪他過晚年我覺得對我們家來說確實是一件不錯的事。」

「我怪不習慣的。我最喜歡的李奶奶,跟你的外公,要是真的在一起了,那多尷尬啊。」我皺著臉,飯也有點吃不下了。

「又不是讓你跟他們過日子,他們過他們的,我們過我們的,你尷尬什麼啊。」允浩往我的碗裡又舀了一點湯,見我皺眉,硬是端到了我嘴邊。

「他們兩個老人的事,你瞎操什麼心,先把這湯喝了,你太瘦了,抱起來不舒服。」

「那你就不要抱嘛。」我沒好氣的撇嘴,這麼重要的事他怎麼就那麼輕描淡寫呢?還是我自己想得太複雜了?

「好不容易到手,不抱怎麼行呢。」他又開始嬉皮笑臉了。

「正經點,我是真的怕,要是他知道我們倆的事以後討厭我或是不理我怎麼辦?」我爸媽去世後李奶奶真的就是我最親的人了,以前住那邊的時候,逢年過節也只有她會記得我,讓我到她家一起熱鬧些。我知道她心疼我,但是這麼關心我的李奶奶也許就是那個最反對我和允浩在一起的人。她不止一次想要給我介紹女朋友,想要早點看我成家,這樣一個骨子裡透著傳統勁兒的老人,肯定是不會接受我和允浩的。要是她還是自己在家還好,如果她真的成了允浩的外婆,那總會有發現真相的一天的。

「我們都走到這一步了,你還怕什麼?她討厭了你就不要我了嗎?」

「也不是,但是我很在乎她的想法,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她能接受我們。」

「別想太多,會沒事的。」允浩把我鬢角的髮往我耳後攏了攏,深深的看著我,「有事我給你扛著,你只要接受各種寵愛就好了。」

‥‥‥‥

 

 

 

和允浩約定的最後一天又是他把我送了回來。來到樓下的時候碰到林老提著早餐也剛好到樓下。從碰到李奶奶以後他每天早上都會給她來送早餐,看來兩人的進展是不錯的。

等到下午東西都收拾清楚的時候允浩恰好來了電話說要過來接我,我掛了電話,再環視了一下這房子,竟然開始不捨起來。

允浩還沒到,我拿著剛剛做的蘋果派,敲響了李奶奶家的門。

「在中啊?怎麼了?」李奶奶也沒想到我會在這個時候造訪,看到我的時候卻也是笑容滿面。

「奶奶,這是我剛剛做的蘋果派,您嚐嚐。」我把保鮮盒放在了李奶奶的手上,別的也不想說了,就是拼命的保持微笑。

「哎呀,我也是很久沒吃到在中的小吃有點想念了啊。」李奶奶結果盒子拍拍我的肩膀,「最近幾天都不上班?」

「我已經辭職很久了。」對啊,李奶奶根本就不知道這兩個月來發生了什麼,記憶還是停留在我出事之前的。我真的很慶幸林曦真來鬧的那天她因為腿腳的問題去了醫院,要不我現在真沒有勇氣站在這裡。

「幹得好好的,怎麼就‥‥唉~沒事,工作嘛,還能再找,快進來坐坐,站在門外幹嘛呀。」李奶奶安慰的拉著我的手,想讓我進門。

「不用了奶奶,我是來跟您道別的。」我堅持站在門口,也沒打算跟李奶奶說太多,一是怕她問起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二是允浩一會就到了。

「道別?你要搬家嗎?」李奶奶一聽我的話就緊張裡起來,抓著我的手就是不放了。

「也不算是搬家,這裡的東西我都還留著,可能會時不時回來。我就是擔心您每天自己在家無聊,不過現在林老也經常來,所以我就不擔心了。」我鼻子已經有點酸了,奶奶的手抓著我,緊緊的,眼睛也一直是看著我,眼角的皺紋這會看起來更深了。

「那你要住到哪裡去啊?為什麼一定要出去住呢?這裡多好啊,雖然房子不大,又舊了點‥‥」

「奶奶,我還會回來看您的,要是您想我可以給我打電話,我會回來看您的。」看到她的眼睛好像開始有點濕了,我趕忙打斷她的話,要是再讓她說下去,我怕我也會跟著紅眼睛的。

 

「在中?」

允浩的聲音及時的響起,他走上樓梯來看到我們兩個人站在門口,就喊了一聲。

李奶奶看到允浩就鬆開了手轉過身偷偷的抹了抹眼淚,允浩看到這樣的場景,表情有點凝重,先是跟奶奶問了好,才問我東西收拾好沒。

「都收拾好了,我跟奶奶道別呢。」我開口,卻發現喉嚨有些乾澀。允浩聽了眉頭馬上就皺了起來,我趕忙拉了他衣袖,然後想跟李奶奶就此告別。

「李奶奶,您一定很好奇在中為什麼一定要搬出去。」允浩搶先一步說了話,我突然好慌張,允浩的樣子,分明是要說清楚一切的。

「允浩‥‥」我小小聲的喊他,又拽著他的衣服想讓他別亂來。

「那是因為我想要更好的照顧他,也可以說是他想要更好的照顧我。」允浩說的很堅定,完全沒有理會我的慌張。

「你們這是?」李奶奶聽了他的話皺了皺眉頭,然後看看他,又看看我。

「允浩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就是,我和在中現在在一起,所以要住在一起,相互照顧,我們是戀人關係。」

我想把允浩的說法圓過去,但他根本就沒給我那個機會,毫不猶豫的就把那些話說了出來。

我嚇呆了,趕忙低頭,不敢去看李奶奶。

「我知道這樣說很突然,但是我不想讓在中一直那樣提心吊膽,他很在意您的看法,所以我希望您能給我們祝福‥‥」

允浩的一直在說,我卻沒有聽到李奶奶的聲音。但我期待著她會像是早就知道一樣拍拍我肩膀說,我早就看出來了,你們的接觸不一般,我本來也介意,可是看到你們這麼好,我也沒什麼可說的。

可是現實卻遠沒有想像那麼美好,所以當我看到李奶奶昏倒在地的時候,我感覺我的魂都丟了‥‥

 

 

李奶奶被送進了醫院。聞訊趕來的林老在聽了情況後當下就甩了允浩一個耳光。我看著允浩紅了一塊的側臉,心裡是五味雜陳,生氣心疼擔憂慚愧,交雜在一起。好在醫生檢查過後說是無大礙,我這顆懸著的心也才放下了一些。

「你們兩個先回去,一會秀珍醒了看到你們不好。」在李奶奶床邊坐了一會後,林老對站在旁邊的我倆說。

「外公,讓我留在這,我犯的錯我來彌補。」允浩站著並沒有聽從老人的話,而是很堅定的說。

「你想怎麼彌補?你能怎麼彌補?你知道問題的根源在哪嗎?就在於你,好巧不巧就賴上了她的寶貝金在中!你當時跟我說你愛上了一個男的,我也忍了,畢竟是那個人讓你有了變強的念頭。雖然我說過我不在乎我的林氏以後會姓什麼,也沒干預過你的想法,但是當你說你要努力到能夠接手林氏,我能不高興嗎?我以為你會像我當年那樣沉得住氣,做事能謹慎一些,但是你看你今天這是什麼行為?這是一個經商的人應該有的性格嗎?!這麼意氣用事!你有沒有想過後果是什麼!」林老聽了允浩的話以後臉色變得更嚴肅了,看著允浩就是一頓說。

允浩在我的左邊側著頭看著還躺在病床上的李奶奶,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卻看到了他垂在腿側的手握成了拳頭。

見允浩依舊站在原地,我挽上他的手,輕輕的說了一句,「林老說的對,我們留在這裡對奶奶的康復很不好,我們還是先回去吧。」

「外公,代我跟李奶奶說聲對不起。」允浩說完沖兩位老人家深深的鞠了個躬。我也趕忙跟著鞠了躬,抬起頭的時候,發現林老在看我。

「大頭娃兒,你可還記得我說過我還沒認可你?這並不是玩笑話,要做我林家外孫媳婦兒可沒那麼簡單。要是有一天你連允浩都守不住了,我會毫不猶豫的趕你出門。」

「外公您放心,不會有那麼一天的。」

明明是對我的話,可是我竟無力到要允浩來應答。李奶奶的事給我的衝擊原來真的這般大。

林老看著我倆,沒再說話,而是擺擺手讓我們出去。

 

我倆走出病房,剛要離開,就聽到裡面傳來了聲音。

我下意識的就拉著允浩停下,站在病房門外邊能聽到裡面情況的地方,想知道是不是李奶奶醒了。

「秀珍,醒了嗎?」林老的聲音先傳了出來。

「嗯,能扶我坐起來嗎?我已經沒事了。」李奶奶的聲音接著傳出來,有點虛弱,但是還是很清晰的。

接著是挪動的聲音,才剛靜下來,就聽到李奶奶說:「他們的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也就是那麼幾天的事。」

「這麼說在中他‥‥」

接著就是長時間的沉默。

我緊張的緊緊抓著允浩的手臂,等了好久等來了一聲長嘆。

「這事咱先不提了,你好好休養‥‥」

「不行,我要找在中問清楚,他不可能‥‥」

「秀珍,你別激動,你這樣去找他要是再出什麼事怎麼辦?」

裡邊林老在勸說李奶奶,這邊允浩也拉著聽了李奶奶的話想要馬上進去的我。

「我一定要問清楚,我不能讓在中走錯路‥‥」

「什麼才是正確的路?就像我當年那樣因為在意別人的目光而放棄你嗎?秀珍啊,要是我這次沒有遇見你我可能會抱憾而終。而現在,允浩也好,在中也好,他們的選擇都應該是自由的,我們這些過來人雖然都有比他們豐富的閱歷和見解,但這個世界有太多的東西存在,每一件事物都有它們存在的理由,不是我們不想看到就不會存在的。我知道你沒辦法接受,但是他們確實就是相互看對眼了。這事誰都不能怪。」

「可是允浩是個男的,在中怎麼能跟他在一起呢?」

「我外孫當然是男的,但他和誰在一起我並不介意。」

「不行不行,我不能讓在中走這條路!他是我最疼愛的孩子,他一定不能走這條不被認可的路。」

「允浩還是我親外孫呢,論打擊我是不是應該大些?」

「其實你剛才跟在中說話的時候我就醒了,我聽到你說你並不認可他的時候我心裡咯噔了一下,我就是害怕在中會受到這樣的待遇。他現在好著,誰知道以後會怎麼樣?要是哪天允浩改心思了,碰上喜歡的女孩子了,在中不就賠了青春,名聲也沒了嗎?再說,我看允浩就是個毛毛躁躁的孩子,他能夠把在中照顧好嗎?」

「我外孫我還不瞭解嗎?他肯為了一個人做他不願意做的事,這可是我跟他生活十年都沒見過的事。是不是真心你日後儘管考驗,我有那個信心他能讓你滿意。再說到認不認可,我也只是嘴上說說,我可沒去搞過破壞,在中是個聰明孩子,這點他分得清。倒是你的認可對他來說十分重要,你沒看到你躺在床上他緊張成什麼樣子。對他們來說,別人的認可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最親近的人的認可。至於誰照顧誰,兩個男人間這個問題就沒那麼重要了吧,都應該是平等的,不過就他兩的情況看,應該是允浩出去打拼大頭娃兒主內,所以你不用擔心他會受苦受累。」

「我不能這樣就相信啊,商人說話一向是只管往好的地方說,我對允浩這孩子可是一點都不瞭解。」

「這不是給你瞭解的機會嗎?做他的外婆,你還怕沒有機會瞭解?」

「胡說什麼呢你這老不羞。」

 

聽到這裡我已經是滿臉淚水了,雖然林老口口聲聲說不認可,但他卻在努力的為我們在李奶奶面前說好話。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們倆的關係不一樣的緣故,奶奶的態度也從一開始的絕對反對變成了有待觀察。

臉上的淚允浩用手幫我抹了一次又一次,最後,我聽到他在我耳邊說,我會努力讓她完全接受我們的,相信我。

 

 

 

回到家已經是晚上9點,因為擔心李奶奶所以晚上一直都沒吃飯。外面下著很大的雨,我們也不方便在外面吃,餓得夠嗆的我倆一回到家,我就只是做了兩盤簡單的蛋包飯,倆人坐在餐桌上就開始吃。

從醫院回來到現在允浩好像心情都很差,一直不怎麼說話,吃完飯也沒有馬上去工作,而是在客廳的沙發上坐著,鎖著眉不知道想什麼。

「還在為奶奶的事頭疼啊?」我坐到他旁邊,握住他放在膝上的手問。

他看著我,搖了下頭,然後反握住我的手,十指交纏在了一起。

「我不擔心她的考驗,我只是在想外公之前對我說的話。」允浩的聲音伴著雨聲響起,聽起來特別沉重。

「外公他說得對,我今天的行為確實是欠考慮。其實看到李奶奶昏倒的時候,我真的怕極了,害怕她就再也醒不過來,我會害你失去重要的人。我從來沒有那麼貿然的去做過那麼沒把握的事。

外公那一巴掌讓我清醒了很多,不管我再怎麼努力去打破我這個年齡給我帶來的限制,但是毛頭小子就是毛頭小子,我連自己的情緒都不能很好的壓制住。在閱歷和處理事情的方式上面都有很多欠缺的地方。看到你失魂的守在急診室的門口,我真想抽自己兩個耳光。口口聲聲說要保護你,卻給你帶來這樣的傷害。」

「奶奶這不是沒事嗎,你不用太自責。而且那並不是你能夠掌控的啊。閱歷,能力,情緒的掌控,都是要靠時間來慢慢積累的,在我看來,18歲的鄭允浩就應該要有些衝動,甚至還要家長來幫忙收拾爛攤子的。完美的人不多,要做到完美又太累,我也不希望你就活的像生意場上那些八面玲瓏的商人那樣,處處圓潤,但卻看不出任何真情實意。所以別太勉強了,你這樣挺好的。就算別人都覺得你不好,你還是那個為我努力變得更好的鄭允浩不是嗎?」我沒想到允浩在意的竟然是這樣的事,但他挫敗的樣子讓我看了好心疼,當下就抱住了他,在他耳邊說。

允沉默了好久,才慢慢回抱住我。

「在中,我至少還有你的懷抱,真好。」

 

 

 

 

 

 

Chapter 26. 親愛的,時間是毒藥,也是解藥

李奶奶出院的時候我和允浩也去了。她看到我們的時候眼神有點閃爍,最終還是走過來抓著我的手,濕了眼睛。

一直到過去一個星期,我還記得她當時說的話:「日久見人心,我給你們時間,你們只要能向我證明你們真的能過得很好,我就認可你們。」

過得好‥‥什麼才叫過得好?李奶奶並沒有給一個準確的定義,只是過得好不好,別人又怎麼能感受到呢?或許,真的是時間的問題吧。

 

「在發什麼呆呢?」思考間,已經洗完澡出來了。他頭上還披著毛巾,赤裸著上身,頭髮上的水淌過脖子,在他肌理分明的胸口分流。

「怎麼不擦乾就出來了呢?」我拉過他坐在床邊的地板上,他乖乖的低著頭讓我搓揉。

「這不是有保姆幫忙嗎?」低著頭的人笑著說。

「那以後是不是擦背也要我來做啊?」我沒好氣的亂揉一通,允浩搖晃著腦袋笑得更開心了。

「要啊,求之不得呢。」

「你想得美!」見頭髮乾得差不多了,我把毛巾一撤,就起身想去把它放回浴室。

「在中啊。」

剛邁步就被允浩撈了回來。

「幹嘛呀。」我背對著他被他抱在懷裡,他的呼吸打在我的脖子上怪癢的。

「我這次工作完成了呢。」允浩埋頭在我的頸間,說話的時候嘴唇若有似無的觸碰著我的肌膚,某些暗示意味很明顯。

 

第二次的擁抱,允浩顯得更有耐心一些,但是就潤滑問題,他好像還是不理解。

「因為那時候我被下藥了啊,身體各方面反應都不一樣的‥‥」我在床頭翻找那支上次沒用完的KY,耐心的解釋。

「什麼藥那麼好?下次你就吃那個吧,這什麼潤滑劑也不用了。」允浩大喇喇的坐在床上,精神抖擻的昂揚就那樣挺立著,再加上他那樣的話,害我一下就紅了臉。

「那是能亂吃的東西嗎?」我難為情的把那管KY遞給允浩,嗔怪道,順手把一盒之前在去超市的時候買的套套放在了旁邊。

「上次沒有記得跟你說,一會記得用這個。」

「為什麼要用這個啊?」允浩拿起來看了一下,然後丟到了一邊。

「不用嗎?這樣不好的‥‥男人之間的保護措施還是‥‥」

「沒那個必要,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那時候還跑去檢查了,說實話,我當時可是委屈了。那是我的第一次啊‥‥」允浩說著把我壓回了床上,動作很大臉上卻一副小媳婦樣。

「我那時候連你是誰都不知道,當然不放心了‥‥我就這麼一次419,也根本不記得有沒有戴套什麼的,安全起見當然要去檢查啊。」

「你自己沒問題那還要我戴什麼套?」允浩逼進了一些,「難道說你不相信我?」

我搖搖頭:「以前養成的習慣。」我沒有直說是教授的習慣,以前的每一次他都會戴套,雖然我沒說過,但這在情人之間,無論是生理還是心理都是一種障礙。

「你相信我嗎?」允浩沒有就我的習慣說發表任何評論,只是問了我一句。

我點頭,然後允浩就像得到許可一樣的開始了他的動作。

身體隨著本能去動,最直接的接觸讓我們兩個人都沉淪在了這樣緊貼的性愛中。

鄭允浩在劇烈的動作中一直抓著我的一隻手,十指緊緊的扣著。我被撞得發不全任何一個詞,乾脆就發著單音節,感受著他越來越快的動作。

可嘆的快感,只不過是第三次,他竟然就抓到了我所有的敏感點。我除了沉淪,別無去處‥‥

 

 

「起來喝點水。」情欲都退去後,已經是午夜。允浩去倒了兩杯水,送到了床邊。

我接過杯子仰頭就把裡面的水喝光了,然後起身想去把身體清理乾淨。

「洗澡嗎?」允浩跟了過來,回頭剛想對他說什麼,卻看到他盯著我的大腿看,那表情有點呆滯。

「看什麼!還不是你的東西!」我又氣又羞,立馬逃進了浴室。

躲在浴室裡,我的心臟跳動得異常劇烈,外面傳來鄭允浩聲音的時候,我嚇得魂都飛了。

最後還是拗不過他讓他進來了,我們兩個人擠在並不是很大的浴缸,我背對著他,任他的手指在我身體裡活動。但總覺得他所謂的清洗有點超出了範疇,直到他準確的壓在那個點上的時候,我忍不下去了。

「鄭允浩你成心的吧?!」我逃離他的手指轉過身盯著他無害得臉狠狠的問。

「我也不想啊,可是‥‥」

我往他手指指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他本來已經泄了火的分身在溫水裡又立了起來!

「你?!」語言已經無法表達我的憤慨和無奈了,現在能做的,唯有一件事‥‥逃!

 

 

第二天我是被餓醒的。起來一看錶,好傢伙,下午兩點十分。看我這狀態就知道我昨晚沒有逃掉了,被困在浴缸裡要了兩次某發育中的野獸才肯甘休,數數指頭,他離一夜三次已經是相去甚遠了。

恐怖的是這樣的事自從那天以後就隔三岔五的重演,被折騰得腰酸背疼的同時,我也在考慮是不是該給他開個青少年性知識教育課,深度剖析徹夜縱欲的危害。

這天我趁他剛從書房出來的時候裝作不經意的問了他一句是不是又開始有事情做了,想順勢引出話題讓他不要把注意力都放在情事上。沒想到他馬上搖頭,說出了一件我萬萬不想聽到的事。

「那天晚上我不是跟你說了那是我今年最後一次工作嗎?」

「有嗎?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啊?」我確實沒印象了,被折騰成那個樣子,誰還能聽進去那些話啊!

「我說過的。」允浩是輕描淡寫的說,但是我聽著就像是被宣判死刑一樣的。我真的很希望有些什麼事能讓他分心啊!

「你怎麼了?一臉便秘的表情?」允浩湊過來,嬉皮笑臉的說。

「鄭允浩你就不能找點事做嗎?整天拉著我這樣那樣那樣這樣的,能讓我歇歇嗎?!」我被他一戲弄,忍不住就火了,這些天的牢騷就都出來了。

允浩聽了我的話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突然笑了起來。

「我不想有別的事做,因為時間真的不多了。」

「欸?」我被他的笑和話語搞糊塗了,時間不多?為什麼?

「跟我來。」允浩沒有再說什麼,而是牽著我的手往我從來都沒有踏進去過的書房走。

 

打開門的那一刻,我以為我眼睛花了。不大的書房裡掛滿了畫作,素描油畫,內容全部都只有一個人。金在中。

「這些都是你畫的嗎?」我走到一個立著的畫架上,看著一張還沒畫完的,我正在睡覺的畫,摸著那上面的鉛筆印問。

「你是第二個進過這間房間的人。」允浩沒有直接回答,但是他的話傳達出來的意思是肯定無疑。

「真好看‥‥你學過嗎?」

允浩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而是走過來攬住了我的肩。

「你還記得我讓你去給我辦休學的事情嗎?」

「嗯。」

「那是我接到義大利一所學校的面試消息的第二天。我原本就不想參加這裡的高考,所以之前給義大利一所美術學院遞交了入學申請。只是真正到了去面試交作品的那天,我沒去。」允浩看著紙上已經成型的我的睡顏,淡淡的說。

「為什麼沒去‥‥」

「因為那天你還躺在醫院的床上,拉著我問我是誰。」

我這是第一次知道這事,卻已經過了4個月。

那一張張神態各異但卻栩栩如生的畫就這個掛滿了書房,可以看出他是有多喜歡畫畫。說是夢想也不為過,但是他卻那麼輕易的放棄了‥‥

 

「對不起‥‥」我側過身去抱他,「如果不是因為我,你現在一定已經被錄取了‥‥還來得急嗎?要不再遞一次申請?」那麼年輕的允浩,應該有追夢的權利的。

允浩卻只是搖了搖,又把我帶到了書櫃前。那個書櫃比臥室裡面的大很多,滿滿當當的擺放著或薄或厚的事。有外文也有韓文,我能一看就看懂的,卻大多數都是Economic這個詞。

「這是‥‥」我向允浩投去疑問的眼神,他微微一笑,在那些書的中間抽出了一個大信封。

我知道那是國際信函,但是接過來仔細看的時候卻不禁被驚到了。

哈佛商學院的錄取通知書‥‥收信人那一欄上面赫然寫著Yunho Jung。

「知道我為什麼時間不夠了吧?」允浩見我拿著那個信封久久不說話,於是從後面抱著我,沒有更親密的動作,就是抱得很緊。

「我不明白!為什麼明明那麼喜歡畫畫卻去考商學院!這是你的本意麼鄭允浩?!」我用力掙脫他的懷抱,把信封甩在他身上,出於氣憤,也出於不解。

允浩沒有想到我會那麼激動,拿著那個信封睜大眼睛看了我好一會兒,才把信封放回去,雙手撐著我的肩說:「可以說不是,也可以說是。」

他頓了一下,接著說:「我之前確實是想去義大利讀美術,但是考商學院也是我自己的想法,沒有任何人來干涉過。就在美術學院面試的第二天,我就向哈佛遞交了入學申請。因為那個時候我已經明確了我想要變強大,來保護一個人的想法。美術是我的愛好,但是選擇它你有可能要跟著我到處漂,甚至生活會過得很艱難。但是這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和你在一起的話我們還會有比過日子還要更難面對的事情。我的家人,還有周圍的那些向我們投以特殊目光的人。如果我沒有足夠強大,我要怎麼去保護你不受傷害?」

「可我不介意那些,我只介意你是不是能過上自己想過的生活!」

「這就是我想過的生活。」允浩直視著我,一個字一個字堅定的說。

 

 

半個月後,允浩搭上了飛往歐洲的班機,我因為李賢載的國外調派接手了Duet。

每天晚上在Duet處理完事情的時候,我總是習慣坐在那張我曾經不想再靠近的沙發上,原本為了預防有人在這個最暗的角落裡做毒品交易而設置的攝像頭也被我拆除了,取而代之的一盞暖暖的燈。

年滿18歲的俊秀也來到了Duet友情駐場,就在首爾下第一場雪的那晚,他唱了一首《Timeless》。

時間‥

 

時間真的是太神奇的存在。聽著俊秀沙啞有磁性的聲音在傾情訴唱著永恆的愛,我想起了允浩在離開前一晚對我說的話。

「我說過我恨太晚認識你,但是現在對我而言,時間是毒藥,也是解藥。我慶幸我還年輕,我有更多的時間去變強大,去保護你。」

 

Timeless,這不是離別‥‥這不是離別‥‥

 

-----------------------本文完------------------------

 

這篇有番外的,但作者番外寫了一半(應該吧?!),已經快一個月沒再更文了

等作者番外寫完後我再放出來。

 

昨天一邊看印尼FM直播帖一邊擔心著在中的身體

高燒40度,話都說不出來的情況下,還是依據堅持著要跟粉絲見面

一直微笑著用iPad打字跟粉絲做交流,這樣的暖男怎麼能不更愛他?!

今天校對這文的時候看到文裡允浩希望自己變強大可以保護在中時特別有感觸

現實裡的你們都要變強大啊~~~~但要更注意自己的身體才行啊~~~~

你們任何一個人生病我們都是很心疼的。

允浩啊~~~你一定要讓在中哥趕快好起來!〒 〒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