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開始要轉文的呢‥‥是我前兩個禮拜在無水吧看到文後又再次忍不住重新閱讀一次的文~這是篇關於演藝圈及黑道的故事,題材並不十分特殊,但還是引人入勝!

文名《U Said》,作者"瀟以默", 寫過的文有《紅花》《優雅的流沙》《妖精木偶》《螺旋心》《煙草煙花》‥‥等等,目前正在連載的文是《渴》。這篇《U Said》是我剛開始看豆花文的時候看的,然後日前又在無水吧再次看到忍不住又看了一次,這次我記住了作者是誰,然後我又挑了《煙草煙花》來看,也是一篇讓我很揪心的好文。我現在看文很多是挑作者看文,因為那是文質量的保證。我發現這跟我看電影一樣,通常我會先關注導演、編劇、製片是誰,男女主角才是其次。

大綱:

金在中是個很有個性入演藝圈快兩年的創作型歌手,因為難以親近的個性導致經紀人一而再的更換。某次公司又給他找了新的經紀人鄭允浩,一開始的相處金在中處處的刁難,但這次的經紀人似乎並不吃這套,這讓在中心裡很不快。但相處久了在中冰冷已久的心漸漸開始溶化,他苦惱、他雀喜、他鬱悶。然而在在中為著允浩傷神的時候,他並不知道允浩的生命安全也在一步步走向危機之中,為了躲避追殺而加入了敵人想像不到的演藝圈當經紀人,原本只想安份的工作,但意外的人、意外的金在中,讓鄭允浩飄泊的心有了想安定的希冀。在往後‥‥在允浩被關在暗無天日被鎖鏈綑綁、被刑求不分晝夜的日子裡,生命在消逝‥‥懷裡已無電的mp4是他所有希望的寄託,雖然耳裡已聽不到音樂,但腦子裡在中的歌聲依然動人。

--在中‥‥我好想你‥‥

--允浩‥‥你在哪裡‥‥

 

==================================================

 

 

 

《你的名字。

   寫著你的承諾。

   你喚著我。

   說在你心中。》

                             ----------BY:在中。

 

 

 

 

一。

「安總,您另請高明吧。這個工作我實在是難以勝任。」

安佑成看了一眼面前的中年人,

「金在中還沒有找到嗎?」

中年人一臉為難,微微點了點頭。

接過他手中的辭呈。大概掃了幾眼後抬起頭。

「真抱歉朴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給你換一個藝人,所以‥‥」

「別別!可別!謝謝你安總,但我已經對經紀人這個職業產生陰影了。」中年人聽了慌忙擺手:「拜金在中所賜!」

 

安佑成看著中年人的背影,從椅子上站起,慢慢踱到落地窗前。

金在中。

真的該找個人管管你了啊。

 

 

 

漢江邊,一輛黑色的BW6靜靜的停在岸邊,被朝霞撒上了一片光輝。

一個黑色的身影坐在江邊的石階上,金色的髮遮住了好看的眉。

他的頭微微上揚,嘴裡緩緩的吐出一縷青煙。

金在中對他新換的車子十分滿意,於是就一時興起的載著它出來兜兜風。

繞著整個首爾城跑了大半圈,最後終於在漢江邊停下來。

對於一個剛出道不滿一年的新生代當紅歌手,這無疑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當初簽約的時候,金在中只對安佑成說了一句話。

「給我足夠的報酬和自由,其他的隨你。」

金在中雖然是初出茅廬,沒什麼經驗,但他有腦子,也懂得用腦子。

不說報酬,就單憑“自由”這一個要求,就讓安佑成不得不重新的審視這個擁有俊美相貌和美麗聲線的少年。

“自由”的意義有很多。包括個人的人身自由,還有歌曲的版權、著作權,發片時的意見權等諸多因素,都可以和這一點扯上聯繫。

很多藝人只知道成為名人以後會失去很多的關於自由的東西,卻不知道默認那已實施的同時葬送了什麼。

而金在中想到了。

所以他理所當然的享受著自己為自己打下的成果,而其他前輩後輩儘管羡慕嫉妒,卻也不得其要領。

金在中知道安佑成對他好,但心裡也明白的很,自己不過是一隻飛的比較遠比較高的風箏。他能將他怎樣放出去,就能怎樣將他收回來。

不過是利益相互的關係而已。你不怕我我不屑你,還不如就活的瀟灑點。

我們各得所用。不是很好。

 

清晨的陽光和風都很好。很涼快很舒服。

打開手機,裡面的二十多條短信一下子蹦出來。

覺得很好笑的是,裡面有一條告別短信。

【金在中先生,你可以,我伺候不起你。後會有期!】

金在中看著哪行白色的字呵呵的笑了出來。

安佑成的電話就在這個時候打過來。

「在哪裡?」

金在中沒回答。

「那個叫什麼什麼,朴什麼的,他走了啊?」

電話那邊一陣沉默。

在中似乎聽到了他的一聲嘆息。

「你現在回公司來吧。我帶你見見新的經紀人。」安佑成又說,

金在中吐了口煙。

「你累不累啊。」

安佑成笑了一下。

「回來吧。現在。」

金在中知道他現在拒絕不了。

掛了電話,金在中的胳膊支在身後的台階上,微微向後靠著。

點著一根菸燒盡的菸蒂從金在中的手指間掉落。

金在中將剩下的菸頭按滅在石階上,站起身,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來吧,認識一下。」安佑成臉上掛著公式化的笑容,「這個是你的新經紀人。」

「你好,鄭允浩。」面前的高大男人向在中伸出手。

金在中打了個哈欠,在那伸出的手掌上輕輕的按了一下。

每一次安佑成給他介紹經紀人的時候都是這樣子。金在中本期待著能有什麼新的花樣,但後來便不再對安佑成抱有這樣的幻想了。

「我已經把你的情況向允浩大概介紹了一下,只不過你們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磨合‥‥」

金在中抱著肩膀,聽著安佑成的話無聲的樂。

「最近在中的工作可能比較多,允浩你可能要多費些心。」

金在中抬起頭,睜著大眼睛饒有興趣的看著正在跟安佑成點頭的男人。

「會做好的,您儘管放心。」他禮貌的笑。

又是個不自量力的人‥‥

金在中在心裡無奈的嘆著,不過一想到這個也許剛剛步入工作崗位的自信年輕人馬上就要被迫辭職的樣子就覺得好好笑好好笑哦‥‥

 

「‥‥那就先這樣,我還有事要處理,你們先慢慢談。」安佑成說著,和兩人道了個別就往外走,隨著門輕輕關上的聲音,偌大的辦公室裡便只剩下裡著剛剛認識的兩個人。

金在中終於開始認真的的審視這個人。

以後的一段時間裡,要被叫做“經紀人”的人。

個子很高,比自己要高出一些來,身材很棒,鼻樑高挺,細長的眼睛裡閃著深邃的光芒,緊閉的嘴唇薄而性感,整個臉龐棱角分明,看上去真的有點帥帥的感覺,肩膀很寬實,胸脯看上去很結實,不知道那西裝筆挺的衣裝下的肌肉會是什麼樣子‥‥

 

「看夠了嗎?」那雙緊閉的唇突然張開,在中看到了裡面微微露出的潔白牙齒。

順著那富有磁性的好聽聲音,金在中抬起頭,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的。

鄭允浩不理會金在中的目光,開口道。

「我瞭解一些你的情況,不過我希望從現在開始我們可以有個新氣象。」

金在中看著他一本正經的樣子,突然笑出來。

「你知道我出道多久吧?」

允浩頓了頓,回答:

「一年零九個月。」

「那你知道我一共用過多少個經紀人嗎?」金在中又笑盈盈的問。

「五個。」

「那最長的一個堅持了多久呢?」

「‥‥4個月。」

「完全正確!」金在中開心的笑出來,「那麼你,鄭經紀人,」

「你打算堅持多久離開呢?」

鄭允浩直視他的眼睛,沉穩的回答:

「直到公司把我換掉為止。」

金在中又一次笑出來。

又一個盲目自信的人呢,真是‥‥

「非常好。」金在中微笑著轉過身。

離開辦公室前,他甩下一句話。

「那麼,我很期待你離開的方式。」

 

 

 

 

 

二。

「新單曲宣傳,MV首映發佈會,下午一點,之後是音樂銀行現場,彩排要早到一個小時,大概在兩點半。KBS群星演唱會,彩排早到一小時,節目安排在第五個,彩排五點開始。晚上結束後還有一個 Music video電臺節目‥‥」

「推掉。」金在中頭也不抬的說。

鄭允浩頓了一下,回答:

「不行。」

「不行?」金在中從雜誌裡抬起頭笑,「我以前從來不參加這種節目。」

金在中參加的節目基本上都是現場,至於其他的都是要看心情。

而他迷戀那種在舞臺上唱歌的感覺。

大大的燈光打在舞臺上的人身上,那是只屬於一個人的光輝與榮譽。

鄭允浩抬起頭:

「那是以前。」

「自以為是的人往往跌的最狠。」金在中笑,「別以為你能改變什麼。你是給我幹活的。別忘了。」

「但我不從你這裡拿錢。」鄭允浩不慌不忙的回答,「你知道是為了什麼這樣做。我是在履行自己的責任,所以你也應該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

「好心不一定有好報哦,我可不會領你這個情的,少熱臉貼涼屁股了孩子。」金在中不知好歹的笑:「怎麼了啊鄭先生?之前不是挺有信心的嗎?其實你沒必要忍我的,大家都是出來混口飯吃,幹不下去大不了走人嘛對不對?」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半天沒出聲。

過了一會,他開口。

「節目已經簽了。」

金在中一下子從凳子上蹦起來。

「誰簽的?」

「我。」

金在中一下甩掉手裡的雜誌,幾步跨到了鄭允浩面前,眼睛惡狠狠地瞪著他。

「你算那根蔥?你有什麼資格替我簽節目?!」

「憑我是你經紀人。」鄭允浩起身,俊美的眉毛微微皺起:「金城旭也是這個月發單。上次你倆的成績只差了零點零九個百分點。這次可能一個宣傳節目就會蓋過你的。如果今天你不上那這個節目就會請他。所以我替你搶下來。」

金在中愣住。

「哦還有,」鄭允浩不忘再往他身上澆一桶涼水,「如果你執意不上節目的話,按合同,違約金從你的收入裡扣。」

鄭允浩似乎聽到了牙齒碰撞的聲音。

 

==================================================

 

 

「卑鄙!小人!」

從公司到片場的一路,司機就聽到身後的大明星不停的咬牙切齒的吐出這樣幾個字,看哪個樣子似乎有點火星就會隨時爆發。

坐在一旁的鄭允浩不理他,眼睛不停的在手錶和窗外徘徊。

「張師傅。麻煩您快點。」鄭允浩又看了一眼錶,敲了敲師傅的椅背。

張師傅樂不得的加速,他可是不想再多身處這樣緊張的環境一秒鐘。

鄭允浩拉上窗子上的窗簾,回過頭:

「自己調節一下,別把情緒帶到節目上。這是直播。」

「要你管!小人!」金在中不客氣的回嘴。

「最好是這樣。」鄭允浩不再多話,伸手拉開了已經停下的車門。

 

早已等待多時的歌迷呼啦一下子湧上來,尖叫著,推搡著。

鄭允浩走在前面,高大的身形撥開人群,側著身子把金在中擋在裡面,為他開出一條路。

果然是明星,剛剛還是一副氣的要殺人的樣子,看到歌迷就立刻換上一副溫和的微笑的樣子,面對著上百個大大小小的鏡頭。

允浩回頭看見金在中被人群隔開,又折回去,一把拉住他的手腕慢慢往前拽。

金在中意識到有人拽他,抬頭看清楚拽他的人,立刻用力的想要往外抽手。

但是沒有成功,反而被鄭允浩一個用力將他從人群裡拽了過去,

將金在中帶進來,立刻關上了玻璃門,將那些尖叫聲隔在了外面。

離開了歌迷,金在中立刻又恢復剛才一副凶巴巴的樣子。

剛要發作,卻被鄭允浩搶了話去。

「快點,來不及了。」隨著他沉穩的聲音響起,手腕又被被一個熟悉的力量扣住。

金在中這次飛快的抽回手,挑釁的抬起頭,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欠揍表情。

誰知鄭允浩沒有再堅持,看了他一眼,說了一句「抓緊」就大步向裡走去。

金在中快要爆的咬了咬下唇,也飛快的跟上去,最後到底趕在允浩前面一步進了後臺,經過他身邊時故意不屑的「哼」了一聲。

 

 

「對不起對不起,我們有些晚了,路上堵車,對不起‥‥」一進門鄭允浩就四處的彎腰低頭,一邊用其他人看不到的手拉了金在中一把。

金在中反應過來,也像鄭允浩一樣鞠著躬道歉。

「你,去化妝。」鄭允浩拉著金在中,給他指了下一邊的化妝台就走到另一邊和一個導演模樣的人交涉著什麼。

金在中不喜歡被人命令,但現在又沒有時間跟他計較。

一臉不爽的坐到椅子上,但還是禮貌的跟化妝師打了個招呼。

「‥‥大概就是這樣的一個程式,不是很複雜,應該能夠做好。」

「嗯,知道了。對了導演,還有一件事情要拜託,就是在中他是第一次參加這個節目,可能會有生疏的地方,所以還是能不能稍微照顧一下‥‥」

「啊這個沒問題!」

「那真是謝謝您了‥‥」

看著鏡子裡的一邊說話一邊來回擺動手臂做著各種動作的人,金在中白了白眼睛。

這個人說話時候的習慣還真是‥‥

 

鄭允浩已經完成了和導演的交涉,來到金在中面前,微微彎下身子,手撐在化妝枱上,對著鏡子裡的金在中滿意的微微一笑:

「嗯,挺帥的。」

金在中看都沒看他一眼,舉著大拇指晃了晃:

「那當然!」

化妝師也許是被金在中著有些孩子氣而又可愛的動作逗樂了,在一旁微微的笑。

鄭允浩直起身子,手插在西褲的兜裡,胸脯自然的挺起,靜靜的看著在中。挺拔的身型在這樣的動作下更顯得完美大氣。

金在中注意到有些眼直的化妝師,鄙視的眨眨眼睛。

「化妝師姐姐,工作時要認真哦!」

「哦哦,對不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化妝師有些尷尬的道歉,臉紅成了蘋果。

節目快開始時,鄭允浩把金在中帶到一旁,小聲囑咐著:

「我已經和導演和製作人打過招呼了,記住,今天你是主角,到現場只要表現出來很自然的一面就好了。明白了嗎?」

金在中似乎是打算跟鄭允浩扛上了,咬著牙說:

「我會去告你的。」

「節目完了再說吧。」鄭允浩繼續無視他的胡鬧,鼓勵的拍拍他的肩:「金在中,Fighting!」

金在中若有若無的點點頭,努努嘴向片場走去。

 

 

「各位晚上好!歡迎來到今天的Music Video!!!」

「哇~~~今天來了好多人啊‥‥」

「是啊是啊,那肯定不是來看我們倆的了‥‥」

「好多少女飯啊‥‥那麼讓我們來看一下今天的嘉賓是!」

「啊金!啊在!啊中——!!!歡迎歡迎!!!」

「大家好,我是金在中!(笑)」

「真是帥啊‥‥」

「啊謝謝‥」

「那麼在中是第一次來我們的節目啊‥‥」

「是的。」

「以前看過我們的節目吧‥‥」

「嗯看過的,很喜歡這裡的輕鬆氣氛,還有兩位主持人的‥‥」

「嗚啊!聽見了沒?金在中說喜歡我呢!!(沖著外面尖叫的粉絲)你們嫉妒吧?羡慕吧?」

「給我消停點!!在中不好意思,他今天喝的有點多所以‥‥」

「啊‥很有趣‥‥(笑)」

「好了,我們知道在中的第五張新單曲[Run In the shadow]在4月6號發行了!銷量很棒啊,十七萬張啊‥‥」

「是很好聽的一首歌啊,那麼我們先一起來欣賞一下這首來自金在中的,[Run In the shadow]!」

 

鄭允浩坐在待機室裡,透過玻璃窗看著金在中的表現。

現在他有些瞭解,這個自己當初不太看的上的新手歌手為什麼那樣受歡迎了。如果不是事先瞭解,他怎麼都看不出這是一個第一次參加這樣節目的藝人。遊刃有餘的表現,得當風趣的措辭,微微的緊張都讓他用點點的害羞自然的掩飾,看上去不是做作,而是帶有些可愛的生動表現,就連結尾時的即興現場演唱都拿捏得那樣標準,根本聽不出和CD中有什麼差別,如果不是清唱,都很可能被懷疑是CD配樂的假唱。

所以在看著金在中站起來,微笑著向另外兩個MC道別時,鄭允浩不禁想這果然是個不能以貌取人的,靠實力吃飯的時代。

 

「非常好!鄭先生你說是第一次參演我都真有些不信呢!表現真的非常好啊!」結束後導演對在中的表現讚不絕口,「今天收視率提高了百分之十個百分點!」

在中看了一眼鄭允浩,彎下身笑著向導演道謝。

對於自認為合理屬實的誇獎,金在中從不謙虛,只是禮貌性的道謝。他十分享受那其中榮譽感。

「還是仰仗導演您照顧。」鄭允浩的話卻讓金在中真是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好好揍他一頓。

到過謝後,鄭允浩在金在中身後輕聲說:

「幹得不錯。」

金在中又是輕輕的哼了一聲,拿起包逕自向停車場走。

「開車!」金在中一走上等在外面的工作車就說。

司機回過頭來,笑呵呵的回答,

「再等等吧。」

金在中一愣。

「鄭先生還沒有上來呢。」

「等他幹嘛?開車開車!」金在中不耐煩的揮揮手。

這時,車門剛好被打開,鄭允浩像是沒聽見金在中的話,自己就坐了上來。

「你上來幹嘛?」金在中問。

「回家啊。」

「?」

「為了工作方便,我住你隔壁。」鄭允浩無視金在中的臉色,「不是我想,安總安排的。」

「我會去告你的。」金在中不死心。

「隨你吧。」鄭允浩把手放在後面一靠,「請律師要花錢,上訴費,還有媒體關注,收集資料,鬧的滿城風雨,只因為你的經紀人擅自給你接了個收視率和宣傳效果很不錯的節目。而且你上一個節目的收入也就頂你請律師幾分之一的錢。」

「我樂意!我說告你你就信?這麼膽小啊?」金在中的樣子像個不講理的小孩子。

鄭允浩笑笑,不說話。

兩個人坐在一起,卻一句話也沒的說。

 

金在中看著外面的夜景出神,鄭允浩突然直起身子,冒出來一句:

「哎,你餓不餓。」

金在中一愣,「還行。」

「你現在不想回家是吧?」

「欸?」

「我們去吃飯吧,為了慶祝我們第一天比較成功的合作。」鄭允浩說著揚了揚手裡的錢包:「我請客。」

金在中本來不願意,後來眼睛一轉,

「真的?」

看著鄭允浩微笑著的臉,金在中笑的詭異。

鄭允浩,你一定會後悔的。

 

 

站在金碧輝煌的酒店門口,鄭允浩有些無語。

「你說的地方,就是這兒啊‥‥」

「嗯對呀。」金在中笑笑,「以前聽朋友說的這裡不錯,但是我沒來過。」故意把朋友兩個字加了重音。

「這裡是挺好,就是酒的度數高了點。」鄭允浩點頭。

「‥‥幹嘛還在這裡傻站著?不敢進啊?」

鄭允浩笑著做了個請的手勢。於是金在中也不客氣,甩了甩頭髮邁進店裡。

「我告訴你,別想因為這一頓飯就能怎麼樣我。雖然你這小孩也挺會來事的吧。」金在中的老毛病又開始。

「呵呵,你說我小孩,你多大啊。」

「你當經紀人的連我多大都不知道?」金在中特別驚訝的指著自己的鼻子。

鄭允浩微微點點頭。

他不是裝,他是真的不知道。

「哥哥我86年1月26,記好了!」

鄭允浩想了想,

「你還真是比我大呢。」說完又伸出手指,「不過只有十天而已。」

「十天不是大嗎?來叫聲哥哥聽聽。」金在中擺手。

鄭允浩笑笑,不說話。

 

服務生走進來,將菜單遞過來。鄭允浩讓在中選菜。挑了半天挑了十多樣菜。

「就先這些吧,不夠再要。」金在中把菜單遞給服務生,然後轉向鄭允浩說:「哎,我已經夠給你面子了。念你是剛剛進入社會的小孩子兜裡沒多少錢,都沒怎麼點貴的哦!」

鄭允浩只是笑。

服務生突然遞過來紙和筆到在中面前,

「對不起,在中先生能給我一張簽名嗎?」

「哦‥可以可以‥‥」金在中跟這個傢伙待在一起,差點忘了自己名人的身份。

鄭允浩在一旁說:「麻煩不要告訴別人金在中在這裡。謝謝。」

「不會的,這裡是VIP包間,不會有人來打擾,兩位可放心用餐。」服務生笑著接過簽名,點著頭退了出去。

金在中看了一眼鄭允浩,

「別指望我會感謝你。」

「這是應該做的。」

金在中有些詞窮,也不說話,拿起筷子吃飯。

鄭允浩抬頭問了一句:「要酒嗎?」

「不要。」抬抬眼睛,一副不可一世的傲氣的樣子,金色的頭髮微微的顫動。

鄭允浩知道他是故意的,但是每道菜只動那麼一兩口也的確浪費了點。

「不再吃點了?你沒怎麼吃啊‥‥」他問。

「歌手要保持身材,不懂嗎?吃飽啦~~~結帳吧經紀人,要不要我救濟你一點啊?」

金在中笑呵呵的拄著下巴問。

鄭允浩看著他:

「你就這麼討厭我?」

「沒有啊,我討厭你幹嘛?我不過是問問你需不需要幫助而已。」在中繼續笑。

鄭允浩拿出錢包裡的卡:

「這個是這家店的會員卡。不過已經好久沒有來這裡了,應該還好用吧‥‥」

看見那張金色的卡劃過機器,金在中感覺到一種十分透徹的挫敗感。

 

回家的路上,一路無語的金在中又把可憐的司機大叔嚇到了。

趁著他一下車就身份自然的把經紀人撇下自己往前走的功夫,司機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鄭先生,金在中先生他怎麼了?」

「嗯?」允浩不明白他話的意思。

「之前去通告的時候,他一路都在罵人,怎麼現在又一路上一個字都不說了?」

「啊‥你說這個‥‥」允浩了然的笑笑,「他可能剛剛吃東西吃壞了有點不舒服。」

「哦‥‥」司機恍然大悟。

允浩跟他打了個招呼,跑過去追趕前面趾高氣昂的走著的金髮小孩。

金在中聽到他的腳步聲,故意不回頭的無視。

允浩也不多話,靜靜的看著電梯裡自己的影子。

 

電梯到十層停下來。

走到門口時,允浩想著怎麼也會說點道別的話,這時金在中已經拿出鑰匙打開了門。

允浩說了一句,

「明天用不用叫你起床?」

「欸?」金在中顯然沒有想到,自己至了一路氣的某人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聽安總說你喜歡睡懶覺,所以問問用不用叫你起床。」允浩好脾氣的重複。

「但是什麼時候耽誤了正經事了?」金在中仍然那樣的不屑語氣。

這個時候還想著鬥嘴?允浩是在是有些無奈,嘴裡蹦出來這麼一句:

「你怎麼跟小孩一樣?」

但是眼尖的他看見那金色髮絲下瞬間皺起的眉頭,本著快點回去休息的原則,允浩還是迅速的轉移了話題:

「那個‥你電話多少?」

「你要我電話幹嘛老男人?」

允浩一愣。

「你叫我什麼?」

「我說你要我電話幹嘛老男人?」

「呵~」允浩笑,「不是比你小嗎?」

「誰讓你長那麼老!臉還那麼長‥‥」一個白眼飛過來。

允浩是懶得回嘴,伸手將在中剛剛條件反射插入兜裡的手臂拉過來,將裡面攥著的手機拿出來,逕自在手裡擺弄:

「方便聯繫嘛,你聽說過那個經紀人沒有自己藝人手機號碼的?」

在中無所謂的笑:

「你查了也沒用,反正沒有幾天我也會換掉它。」

「所以我把我的號碼存下來,在你的手機裡。」允浩的眉頭突然間皺起:

「你的通訊錄怎麼只有安總的號碼?朋友的呢?」

在中聽到猛的將手機搶過來,

「我喜歡!懶得存,剛換的卡,你一經紀人管太多了吧你?」

允浩莫名其妙的笑:

「我又沒有別的意思,你那麼激動幹嘛?」

「誰激動了?笑笑笑怎麼不笑死你!」

允浩對著瞬間“嘭”的關上的門無奈的笑。

轉身打開門,看了看自己手機上的未接來電,想了想,還是打開了白色的翻蓋。

 

金在中此時氣呼呼的瞪著的手機,突然嗡嗡的震動起來。

【晚安破小孩。

                     From:經紀人。】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