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十八 篇

這時在中才看清躺在地上的人,哪裡是什麼小姑娘,卻是那個不可一世的小少爺。在中了然地看著有天,心中對有天的想法猜出了七八分。

果然——

“啪”、“啪”,響起兩聲清脆的巴掌聲,還有一個異常關心的聲音,「金俊秀!你怎麼啦?你沒事吧?」說著“啪”、“啪”又是兩巴掌。

在中頑強地忍住笑,暗自思量這四個巴掌的力度。

只見有天又站了起來,趁大家不備偷摸踹了金俊秀兩腳,「你醒醒啊!你沒什麼事吧?」

在中更樂了,死死地掐住自己的臉怕自己發出與眼下的環境不符的聲音。

「怎麼回事?」導員聞聲也趕了過來。

「有人暈倒了!」

「趕緊抬到車上!現在的孩子怎麼身體素質這麼差‥‥」

「噗‥‥」在中終於忍不住輕聲笑了一下,只怕金俊秀是早醒了,結果又被有天那幾巴掌給扇暈了吧‥‥

 

解決了一場混亂,允浩和在中兩個人又恢復了之前悠哉的狀態。

這時已經是夜裡2點,走了兩個小時了,不過大家的狀態都還不錯,雖然腿稍微有點兒酸,但嘴上功夫倒還是利索,一直興奮地說個不停。

「哦,對了!你剛才想跟我說什麼?」在中忽然想起剛剛允浩未說完的話。

「呃‥‥沒什麼‥‥」還是先拖拖,以後再說吧‥‥

「哦。」在中也陷入了沉思之中——這還是允浩家出事以後的第一個長假,要是自己回家的話,就剩允浩一個人在這兒孤零零的了,難保他不會胡思亂想‥‥要不‥‥乾脆把他帶回家好了!反正老爸老媽喜歡他,讓他在自己家裡住兩天他們應該不會反對的!那後天就去買票!

在中暗暗對自己的安排非常滿意,不由得喜上眉梢。

與此相對,允浩卻是一張苦瓜臉——哎!還不知道這謊能扯到什麼時候‥‥

月色流淌在山間,照在這兩個各懷心思的少年臉上,自是一幅渾然天成的美景。

 

「啊‥‥」允浩光顧著想自己的事沒注意腳下,被一塊大石頭絆了一下。

在中趕忙扶住他,幸而沒有摔倒,「沒事吧?小心點兒啊!」

允浩頭腦一熱,又犯了老毛病,立刻哼唧起來,「好、好疼啊‥‥」

「疼?是不是扭傷了?」

允浩呲牙咧嘴地不說話,在中怕他在中間擋道,就把他挪到了路邊。

在中蹲到地上,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允浩的腳踝,允浩立即發出一聲慘叫。

在中緊張地冷汗直流,「很疼啊?那你在這兒等會兒,我去叫車停下來!」

在中剛要跑走,卻被允浩一手拉住,「別去‥‥」

「嗯?」

「那種恥辱車,我才不要坐‥‥」

「都這時候你還嘴硬什麼!」

允浩瞄了一眼已經走遠的大部隊,偷笑了一下,「你就扶著我慢慢在後面走好了,我恢復一會兒就好了。」

在中拗不過他,只能讓他把手臂搭在自己肩上,自己的手則穩穩地固定住他的腰,一步一步地向前走。

允浩暗喜,默默享受著從腰間傳來的溫熱。

「哎呀不行!這樣實在是太慢了!這荒郊野嶺的要是落隊就完了!」在中忽然把手鬆開,沒等允浩反應過來,猛地背起了允浩。

「啊‥‥」腳一下子騰空,讓允浩無所適從,慌亂中抱緊了在中的脖子。

允浩比在中要高出半頭,所以在中背起他來有些吃力,但在中咬咬牙什麼都沒說,加快了腳上的步伐。

「那、那個‥‥你放我下來好不好?」允浩看到在中額頭上全是汗水,覺得自己這次又玩大了。

「不好。」

「哎呀你放我下來吧!我這麼高的個子被你背著很丟臉哎!」允浩在在中的背上扭動起來。

「別亂動!不想讓腳斷了就安分點兒!等一會兒跟上了大部隊,我就把你送車上!」

允浩果然不敢亂動了,既然時間寶貴,自己還是不要浪費得好!於是允浩乖乖地把頭墊到在中的肩膀上,歪過頭看在中近在咫尺的側臉。

在中感覺到臉頰上噴出一團團的熱氣,不禁把頭移開了一些,尷尬地說道,「那、那個‥‥你把頭離我遠一點兒好不好?你這樣我臉上癢癢的‥‥」

「癢癢的?」允浩藏不住自己的壞心眼,騰出手輕輕在在中的臉上抓了兩把,「好了嗎?」

臉上猛然傳來的指甲的粗糙感讓在中身上像被電擊中了一樣,額頭上的汗聚集地更多了。

「你怎麼流了這麼多汗?」允浩嘟起嘴巴問,眼睛一眨一眨的很是古靈精怪。

在中的冷汗飆得更多了,認識了鄭允浩那麼多年,從來沒見過他這麼‥‥這麼‥‥這麼可愛‥‥

在中不自然地笑了笑,「允浩啊,你今天怎麼、這麼奇怪?」

「嗯?哪裡奇怪?」

在中面上發窘,允浩甚至還聽到了他咽了兩下口水,「說不上是哪裡奇怪啦,但就是覺得跟往常不一樣,跟前兩天也不太一樣‥‥」

「是嗎?那你覺得哪種好?」

「啊?」在中似乎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

 

允浩眼珠一轉,決定換個問題,「在中啊,你喜歡什麼樣子的女生?」

「女生啊‥‥」在中想了想,放慢了些步子,「我喜歡愛騙人的女生。」

「啊?愛騙人的?」允浩很驚訝。

「嗯,我覺得那樣的女生很可愛‥‥」

呃?不知道我算不算愛騙人啊‥‥允浩呆笑了一下,「那她騙你什麼你都會原諒她嗎?」

「我哪有什麼好讓她騙的啊!女孩子騙人,不過就是簡簡單單地捉弄罷了,那種程度我還是接受得了的。」

「哦‥‥還有呢?還喜歡什麼樣的女生?」

「呃‥‥我喜歡臉蛋胖嘟嘟的女生,那樣捏起來很舒服。」

他的喜好怎麼都這麼奇怪?允浩從側面看著在中,不知不覺鼓起了臉。

在中感覺到允浩的異樣,稍微轉了一下臉,撲哧笑了出來,「不是這樣啦!」

允浩還是不放棄,死命鼓著臉蛋,在中被他逗的樂個不停。

忽然允浩把嘴裡一口氣咽了下去,怔怔地望著在中,在中也一下子止住了笑,呆呆地回望他。

氣氛驀然變得曖昧。

夜空很亮,但是在中覺得允浩的眼睛似乎更亮一些,閃爍著狡黠的光,在中想把自己的眼睛移開,他怕被允浩眼中的光芒灼傷,但允浩的眼睛卻好像有種神奇的力量,移不開、移不開‥‥只能無能為力地回望,任那雙眼睛汲取自己的氣力,任它索取。

心底的一塊記憶被攤開,在中又想起了那個驚心動魄的晚上,不由得紅了臉。

允浩似乎看穿了在中的心思,急忙把頭別了過去。

那個夜晚不能重提,那是被禁止的話題,如果重新提起來,眼下的溫存可能就都要成為泡影了。在中和允浩都深諳此理,漸漸形成了默契,對那件事緘口不提。

 

在中把頭轉了回去,不安地輕咳兩聲。

「那個‥‥你輸了‥‥」允浩忽然開口。

「嗯?」

「剛才你先眨眼了‥‥」

「啊?哦‥‥」在中低下頭盯住自己的鞋子,沒錯,只不過是玩了個遊戲,很幼稚的遊戲,僅此而已‥‥也許這樣的遊戲,自己已經反覆玩了很多年,從真的很幼稚的那個時候,一直玩到了長大,不知還要接著玩多久‥‥

在中心中有些失落,雖然他也說不上是因為什麼。

 

 

 

 

 

 

第 十九 篇

寧靜的夜晚漸漸傳來喧囂聲,看來大部隊就在前面了。

「在中啊,放我下來吧!我覺得腳沒有那麼疼了‥‥」

「不行!萬一變得更嚴重怎麼辦?!」

「沒關係的,你讓我走試試看。」

「不行!你怎麼這‥‥」

「放我下來!」允浩忽然變得暴躁。

在中一愣,停下了腳步,允浩輕輕地從上面跳了下來。

允浩假裝大病初愈的樣子慢走了兩步,「你看,沒事了吧?」

在中不說話,似乎還沒有從剛剛允浩的責駡中回過神。

見在中不講話了,允浩也不好意思起來,「對不起在中,我剛才是太‥‥」

「沒關係!」在中突然抬起頭,「我知道你最最近心情不太好,偶爾發洩發洩也好,不要憋在心裡,我可以理解的,沒關係!」在中大度地笑了笑。

允浩只覺得更不好意思了,難堪地說著,「對不起在中‥‥」

「真的沒事!走吧!」在中笑笑走向前去。

允浩的內疚感不斷擴大,這個謊言真的不好收場了‥‥

 

等兩人追上隊伍,已經淩晨3點多了,山裡的濕氣漸漸加重,露水汗水粘在大家的臉上身上,很不舒服。行走了3個多小時的雙腿呈現出麻痹狀態,只顧著機械地向前邁著步。沒有人再有閒情去談天,大家都省著力氣與體內不斷升騰的睏意做鬥爭。苦不堪言。

不知不覺中,腳下輕快了很多,再一看,竟已是走上下坡路了。

原來這山路並不邪門,只不過是幸福來得太晚,大家無力享受無力欣喜罷了。

一路再無話,只有腳下窸窸窣窣的腳步聲。

不知又行了多久,只感覺暗夜的顏色漸漸明亮了些,天際隱隱泛白,月輪也暗了下去。

「同學們再堅持一個小時!馬上我們就到學校啦!」

教官的鼓勵完全激揚不起大家的鬥志,甚至連散漫的回應都沒有,被露水浸透的頭髮粘連在年輕的面龐上,黑白對比下更顯得那一張張臉孔慘澹無光、缺乏生機。就連走到了寢室樓下大家都沒有興奮地歡呼雀躍,的確是沒有跳躍的力氣了。只想趕緊爬到床上去,不換鞋不脫衣,我們要休息,我們要閉上眼睛、閉上眼睛‥‥

 

 

 

身上黏黏的,不舒服‥‥

在中睏倦中皺了下眉頭,探索地摸到枕邊的手機,拿到眼前——20:53。

翻個身繼續睡,怎麼總是覺得不大對勁,在中動用了大腦中殘留了幾個腦細胞——從早上7點回來開始睡,睡到‥‥睡到‥‥晚上9點!

在中“騰”地坐了起來,在黑暗中眨眨眼睛,望向空著的三張床——曹飛、焱胖子和小軒都不在!這三個喪盡天良的!居然趁我睡著的時候跑出去瀟灑快活!

在中惡狠狠地啐了口,決定下床洗澡覓食,剛剛抬起屁股,一陣酸麻便覆蓋了全身,在中穩定了一下情緒,強忍著渾身的不適下了床。

「媽的!這輩子都沒累過!不過好在以後不用再遭這份兒罪了!」在中提著浴筐兒忿忿地說,不一會兒,「啊嚏!」

在中揉了揉鼻子,「怎麼打了個噴嚏?誰想我啦?」

當然打噴嚏!因為你說錯話啊!誰說再也不用遭罪了?人生的路還長著呐!等到以後你天天起床都覺得腰酸背痛的時候,你就會知道,大學的拉練是多麼輕鬆、多麼純潔的一項體力活‥‥

 

洗過了澡,又換上了乾爽的衣服,渾身通透無比!剛剛滾燙的熱水澆到身上的時候,在中覺得每個毛孔似乎都通了氣,酸痛、疲乏,都從毛孔中散發了出去,等到擦乾全身時,倍感清爽!再一想到後天就能回到家盡情享用老媽做的美味,在中簡直飄飄欲仙!

對了!後天就要回家了!明天去買票!而且是買兩張!

「哈哈哈!」不知為何心情大好,在中甩著未乾的小毛、拖拉著拖鞋、哼著小調、晃回了寢室。

 

 

 

第二天在中起了個大早,風風火火地奔赴火車站,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排上了兩張座票。不過座票也沒關係,反正4個小時就到家了,不會太難受。

回學校的路上,在中一直在想像把票拿到允浩面前時他的反應——

 

[「允浩!跟我回家吧!」]

[「在中‥‥」淚眼婆娑,「在中!我真的太開心了!真的太感動了!你對我真好!」一把撲到在中身上痛哭流涕,在中則反拍他的後背,「允浩,不要怕,以後我家就是你家,我就是你的家人‥‥」]

 

在中不禁被自己臆想出來的畫面感動了,溫馨有愛,兄弟情深‥‥

在中思前想後,決定就採取這套臺詞。

到了學校,在中沒有回自己的寢室,而是直接奔向了允浩的寢室。到了他們寢室樓下的時候,一輛黑色的奧迪引起了在中的注意,在中覺得這車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來是在哪兒見過,不過在中也只是遲疑了那麼一會兒,便興沖沖地跑上樓了。

允浩的寢室在中常來,他們寢的那幾個人在中也都認識,都是血氣方剛的大小夥子,很快便熟悉地稱兄道弟了。

 

到了門口,在中剛想推門,忽然聽到裡面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小浩,乖,跟媽媽回家!」

在中胸口一震,猛然頓住了腳步。

接著的是男人的聲音,「是啊小浩,爸爸媽媽都來接你了,車就在樓下呢!幹嘛不回去?」

「哎呀我不是在電話裡都跟你們說了嘛!我先不回家,在學校有點兒事,過兩天再回去!你們幹嘛不告訴我一聲就跑過來啊?!」

「媽媽不是想你了嘛!小浩乖啊!快點兒收拾東西跟媽媽走,聽話啊!」

「媽,我不走!你跟我爸先回去吧!我學校有事走不開!過兩天我自己會回去!」

 

「在中哥?」

在中僵硬地轉過頭,又僵硬地笑了笑,「昌珉啊‥‥」

昌珉是允浩的寢室友,這小子似乎是天賦異稟,連跳了兩個年級,所以比在中他們都小了兩歲。

「你在這兒幹什麼?進屋啊!」

在中還沒來得及拒絕就被昌珉拖進了屋,「允浩哥,在中哥找你!」

屋裡的人一見到在中都有些發愣,允浩的媽媽第一個反應過來,親切地笑著說,「在中啊!原來你也在這個學校啊!」

「是、是啊‥‥」在中尷尬地回笑,眼睛瞟著地面。

允浩一個跨步衝到在中面前,「在中‥‥」

「別過來!」在中低喝了一聲,後退半步,向著裡面還沒發現不對勁的允浩爸媽說,「叔叔阿姨,我有事先走了。」飛快地打了個招呼,然後頭也不回地向外跑。

 

 

傻瓜!十足的傻瓜!

什麼出了車禍父母雙亡?!

金在中你是白癡嗎?!連這麼爛的謊話都相信?!

竟然還自以為是地跑去安慰他!還說什麼自己的家就是他的家,甚至還自作主張買了兩張火車票說要帶他回家?!

你為什麼那麼傻?!人家拿你當笑話你知不知道?!

從初中開始,那個人就從沒真心對待過你!他捉弄你、取笑你、欺負你!可你呢?你還是每次都相信‥‥你怎麼、你怎麼就那麼‥‥賤呢?

在中一口氣跑到學校的人工湖邊,九月末,青草尤綠,豔陽高照,竟讓人感覺不到,這已是初秋了‥‥

就像舞臺上那些或高貴或典雅的戲子,若不是有人惡意地落下一層層帷幕,又怎會看到他們光鮮豔麗的背後,是何等污濁不堪?

人心亦是如此。

在中冷笑,怕是自己于他鄭允浩來說,正是臺上那些自說自話的小演員,以為自己是個明星大腕兒,而實際上,不過是可笑的小配角罷了!

在鄭允浩的人生中,永遠只有他自己一個演員,其餘的人,都是配角,有些甚至連配角都不是,而是間或地跑跑龍套。沒有人配與他演對手戲,他也不需要誰來與他配戲,他需要的,只是用旁人的愚蠢,來襯托出他是如此的耀眼,如此的遙不可及!

 

 

 

 

 

 

第 二十 篇

「在中!在中!」允浩一路追來,見到前方背對著自己的身影,立定。

允浩不知道在中現在是什麼表情,只能看到他瘦削的肩膀一起一伏,拳頭也是緊了再鬆、鬆了再緊。

允浩緩步走上去,還沒等站穩,忽然在中轉了過來,允浩下意識地雙手交叉在面前。

半天卻沒有動靜,允浩微微睜開眼睛——原來在中並沒有衝他揮拳,只是拿著一張小塊兒的紙放在他面前。

在中的手一直在抖,越抖越厲害,允浩一時看不清那張紙是什麼,過了好半天才分辨出來,那是一張火車票,終點是M市的火車票。

允浩忽然明白了什麼,表情也立即變得惶恐不安,「在、在中‥‥」

在中置若罔聞,抬起手把車票撕爛,隨手一扔。沒有風,碎屑也就沒什麼殺傷力,軟趴趴地掉到草地上——垃圾,成了純粹的垃圾,或許本來就是垃圾。

在中似乎平靜了下來,胸口不再起伏,呼吸也漸漸平穩,但他不說話,也不看允浩,只是笑,笑得有些絕望。

「在中啊‥‥」允浩想去拉在中的胳膊,在中沒有用力氣,輕輕躲開了。

「在中啊,你聽我解釋好不好?我承認、我承認我又騙你了‥‥」

在中開始望向允浩,不再笑。

「對、對不起‥‥我當時騙你的時候真的沒想那麼多,就是覺得‥‥」

「覺得我特傻是不是?特賤是不是?」在中用極微弱的聲音說。

「沒、沒有‥‥」允浩急忙搖頭。

「覺得我特別好笑是不是?」在中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好像口中說著的人不是他自己。

「沒、真的沒有!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騙你‥‥但我到後來真的想對你坦白了!不過那個時候就來不及了,我已經沒法把那話說出口了!」

 

在中看不到允浩的自責和歉疚,仍在自顧自地說著,「鄭允浩,你讓我覺得我就像個傻B似的‥‥每天都在演著特別無聊的小品,明明沒有人看,我還偏偏就在那自娛自樂‥‥」在中微微笑,「鄭允浩,是不是每次我一傻B的時候你就特樂?覺得生活特別美好?」

允浩已經不能明白這樣的在中了,之前允浩也偷偷想過,即使是在中發現了也不要緊,以在中的脾氣鬧上兩天,賭氣一陣子,過後總還是會好的。但今天的在中、允浩沒見過,在中用極其輕賤的語氣說自己,說的人身上陣陣發寒。

「在中啊,我知道你很生氣,咱們坐下談好不好?咱們慢慢說,肯定能把事情說清楚的‥‥」

在中忽然暴怒,猛地推了一把允浩,「操!你他媽真當我犯賤犯上癮啦?!我他媽跟你到底有什麼好談的?!你不是覺得我傻嗎?好啊,我承認了!我都承認我他媽就一傻B了,你還想怎麼的?是你覺得光你一個人知道我是傻B還不夠是嗎?那用不用我拿根筆在臉上寫上“我是傻B”四個大字?好啊!那就寫唄!只要能搏您鄭大少爺一笑我幹什麼都行!再傻B的事兒我又不是沒幹過!您等著,我給您拿筆去啊!」

說完在中衝到一棵樹下,那裡有一對正在甜蜜的小情侶,「同學,你們有筆沒有?能不能借我一根?」

「哦,有,你等一下‥‥」男生低下頭開始找筆,只不過他還沒翻上兩秒鐘,在中突然破口大駡,「我操!你他媽找筆找這麼久!他媽的筆都找不著談什麼戀愛?!滾!都他媽給我滾!」

那男生氣急、站了起來,剛想動手,卻被人攔了下來,「同學對不起,我朋友喝多了,實在對不起‥‥麻煩你們去別的地方好嗎?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那男生可能是覺得真的打起來自己也不是在中的對手,正好還有臺階下,就拋下一句「神經病」然後趕緊拉著女朋友跑了,旁邊也有幾對在談情說愛的情侶,一見這情形,也都走了。不一會兒的功夫,偌大的湖邊就只剩下允浩和在中兩個人了。

 

允浩站在在中的身後,靜靜地審視著在中——在中現在完全處於盛怒的狀態,逮誰咬誰,允浩也只能小心翼翼地措詞,「在中,這次真的對不起,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保證、我保證再也不騙你了好不好?」

「去你媽的吧!」在中冷冷地轉過來,臉上恢復了之前的輕笑,他這樣的陰晴不定,實在讓人心冷。

「鄭允浩,你真以為你自己是個人物?呸!我告訴你,你在我金在中的心裡,連他媽個“物”都算不上!你不要覺得你看不起我你就佔了多大便宜,實話跟你說,我他媽連“看”都不願意看你一眼!你除了滿嘴的謊話你還會什麼?還讓我給你機會?我他媽給你個毛機會啊!聽你說話都不如聽驢放屁!驢放屁起碼還帶個響兒帶個味兒,你說話乾脆連屁味兒都沒有!」

在中轉身就要走,卻被一把拉住,「金在中,你就不能把嘴巴放乾淨點兒?!心平氣和地說話不行嗎?!」允浩也有點兒動怒了。

「我他媽幹什麼要跟你心平氣和啊?你配嗎?」在中懶得再搭理,甩開允浩的手接著向前走。

「我操!」允浩的好脾氣終於燃燒殆盡,開始大爆粗口,「我他媽好話說盡你不聽,非要聽難聽的是嗎?」

在中轉回頭,饒有興致地看著允浩,態度輕蔑。

「金在中,你他媽少裝出一副全天下都欠你的樣子!你他媽別不知道滿足!你得到的已經太多了!你以為你被騙很慘是嗎?我對你到底多少是真多少是假你心裡最清楚!」

在中微怔,表情有些不自然,轉而一笑,「我心裡當然清楚,全是假的,沒有一樣是真的!鄭允浩,你這張臉是不是也是假的啊?來讓我看看,看能不能揭下來一層!」說著在中向允浩伸出手。

允浩把在中的手攔下,緊緊攥在自己手裡,在中想掙開,可是越掙允浩攥得便越緊,在中氣急敗壞地大叫,「你給我鬆手!」

允浩不鬆,死死攥著,他根本不管在中的手骨究竟能不能承受得住自己的力氣,因為他已經失去了去心疼的理智,「全是假的?全他媽是假的?」允浩怒極反笑,「金在中,聽到你這句話,我才覺得,真正的傻B不是你,而是我啊!」

在中停止了掙扎,冷眼看著允浩。

周圍的氣場似乎靜止了,氣氛詭怪異常。

「初一的時候你打群架、我背著你找老師去背黑鍋,你他媽說是假的?初二的時候,我為了不讓你留級、偷偷改你卷面成績,你他媽說是假的?初三露營的時候,你發高燒燒得神志不清、我背了你6個小時找醫院,你他媽說是假的?你考不上重點高中,我讓我爸暗中幫你媽給你聯繫到一中,你他媽說是假的?高一的時候,你哪次惹大禍不是我給你抗著?我為了不讓你被記過我去找老師、結果被老師臭駡一頓,你他媽說是假的?我為了給你出氣,去跟梁曉吟她男朋友大打出手,你他媽說是假的?我為了你,我放棄財大,來他媽這雞不拉屎鳥不生蛋的地方受你的窩囊氣,你他媽還說是假的?操!金在中!做人要他媽講良心‥‥你他媽‥‥你他媽‥‥」允浩越說越激動,到最後喉嚨處根本哽住說不出話,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氣,不停地向體內咽著空氣,想把湧上來的委屈咽個乾淨。

而在中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傻掉了,他由著允浩緊攥自己的手,由著允浩說那些話。聽著聽著,覺得心裡陣陣發苦。他想告訴自己——別信,這些都是騙人的‥‥可是,做不到,真的做不到。看著眼前這個人,讓他頭一次產生這樣一種感覺——可以信任的感覺。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