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十四 篇

 

允浩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緒,衝著那張每天晚上都會出現在自己睡夢中的面孔,狠狠地,俯下身去‥‥

嘴唇上忽然傳來滑膩膩的觸感,讓在中一時無所適從,不安地扭動了一下身體,可在這種非常時期,他這一動無疑大大撩撥了允浩的欲火。

允浩心裡想著輕一些輕一些,不要弄痛他,可身體卻不聽使喚,就連舌頭都衝撞地更加有力。

「在中啊,張開嘴‥‥」允浩輕聲說了一句。

在中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下意識地把嘴張大了一些,但馬上他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舌頭上傳來酥酥麻麻的感覺,在中不禁打了個寒噤,睡意也減輕了不少。

疲倦地睜開眼——是誰?是誰捧著我的臉吻我?

等看清了那人是誰以後,在中安心地閉上了眼——是他啊‥‥那就沒關係‥‥

允浩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審視了一遍,仍然忘情地親吻著在中。

在中的口腔中有股淡淡的酒氣,讓人心醉,又讓人欲罷不能,允浩覺得自己也醉了,否則臉上怎麼會這麼熱?身體也熱,熱得難受‥‥

允浩暫時放開了在中,坐直把覆在身子上的那層布扯掉,接著又對準在中的嘴,準確無誤地親了下去。

「在中啊‥‥」允浩把嘴移開,又糾纏上了在中的耳垂。

「唔‥‥」在中顫抖了一下,「不要‥‥不要舔那裡‥‥」

「這裡嗎?」允浩惡意地又舔弄了一下,接著就心滿意足地聽到了一聲輕哼。

很癢‥‥很奇怪的一種感覺‥‥

在中伸出手想推拒,可摸到的卻是一具滾燙的軀體,驚得在中猛一縮手,但很快,自己就情不自禁地抱住了那個身體,因為真的很癢‥‥癢得難受‥‥想抱住什麼蹭一下‥‥

允浩看著在中抱緊自己不停地摩擦,小腹上立即凝聚上一團熱火。

這都是你逼我的!

允浩不再猶豫,把在中的衣服也扯了下來,動作實在談不上是溫柔。接著把被掀開,整個人壓到了在中的身上。

「嗯‥‥」好重,喘不過氣了‥‥在中費力地呼吸,身體越來越熱,抱著的東西也熱,「唔‥‥」忽然脖頸一片濕粘,「不要‥‥不要‥‥很癢‥‥」又是一陣躁動不安的扭動。

在中的身體上似乎有很多敏感點,這個發現讓允浩有些興奮,其實自己想了無數次這個身體究竟會是什麼樣的,但真正接觸過後,卻不禁鄙夷自己想像力的貧瘠,在中的身體,比想像中的,更加令人、愛不釋手‥‥

允浩沿著在中的脖子一路吻下,到了胸前,稍作了停頓,一口含住左胸口處那枚淡粉色的乳尖,又騰出一隻手在右胸口前對稱的位置上輕輕揉搓。

「嗯‥‥」在中伸手去推允浩的身子,但無奈手上無力,這樣做反而變成了一種欲迎還拒的姿態,只能惹得允浩更加亢奮。

 

要說兩個奔20的大小夥子這麼擦著槍、還沒走火的話,那就絕對是性功能障礙了‥‥

允浩和在中‥‥當然都不是‥‥

男人的身體最誠實,不管自己承不承認,身體直接把你的想法反應出來。

就像現在,允浩心裡還是在擔心要是強上了在中,在中醒後會不會吃了自己,順便也擔心一下自己沒有經驗會不會弄痛在中,但心裡受得了,下半身受不了啊‥‥

允浩無奈地看著褲子上支起的小帳篷,又看了眼在中那個已然挺立起的欲望,狠了狠心。

這邊剛把自己的褲子褪下去,那邊就看到在中難耐地解著腰帶,允浩趕緊過去幫忙,要是再晚一步,估計就要上演年度自慰大戲了‥‥

「在中啊‥‥難受嗎?」允浩按住在中圖謀不軌的手。

「哼哼‥‥」在中的聲音帶了哭腔,「放開我‥‥」

看到在中這副模樣允浩更是欲火焚身,但嘴上卻還是忍不住捉弄他,「在中,你愛不愛鄭允浩?」

「什麼啊‥‥」在中難受地皺起眉,手上暗暗使勁,想從允浩的手中掙脫開來。

「我問你愛不愛鄭允浩啊?」允浩把嘴湊到在中耳邊,有些邪惡地說,「你說愛的話,我就幫你‥‥」

「愛愛愛!」這時候在中終於不顧羞恥了,只知道身體裡一團團火苗躥得難受,下半身又腫又脹,想、想發洩出去‥‥

可是顯然,答應了自己的那個人沒有把承諾兌現,惡魔般的聲音又出現了,「那你要不要這輩子跟鄭允浩在一起?」

「要!我要!我要跟鄭允浩在一起!」

「這輩子都不分開?」

「這輩子都不分開!」

「那你還會不會愛上別人?」

「不會!不會!我不會!這輩子我都不會再愛上別人!讓我出去‥‥出去‥‥」

允浩壞笑著把手機放到一旁,然後伸手握住了在中的欲望。

「嗯‥‥嗯‥‥」令人遐想的呻吟聲。

允浩一陣心癢,但終究還是要忍著,他故意放慢手上的動作,含住在中的耳垂,含糊不清地說,「在中,舒服嗎?」

「快、快一點‥‥」在中的聲音有些支離破碎。

「那快一點的話,要喊出允浩的名字哦!」

「快、快‥‥」

允浩還是慢悠悠地上下套弄著,「你不聽我的話,那我也不聽你的話,我偏就慢慢地來。」

「允、允浩,快一點‥‥」

允浩眼睛亮了一下,「你叫誰?」

「允浩!允浩‥‥允浩‥‥」在中是醉、睡欲、情欲全部趕到了一起,焦急地不知該怎麼辦,只能喊出腦子裡唯一清晰的這個名字,「允浩‥‥允浩‥‥」

允浩得到了極大的鼓舞,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嗯‥‥允浩‥‥嗯‥‥」

允浩跨坐在在中的身上,低下頭咬在中的肩膀,在中的身上已經附著了一層密密的汗,嚐在口中鹹鹹的,讓人停不下來。

手上的動作持續加快著,在中的呻吟聲更加淩亂,臉上的紅暈層層泛開,髮絲根根粘附在額頭和臉頰上,沾染了情欲的在中看起來誘人無比。

 

「嗯‥‥」一聲呻吟過後,在中開始大口大口地喘息,允浩手中一片濕滑,在中釋放在了自己的手中。

看著在中狂亂的模樣,允浩早就心癢難忍,欲望也高高聳起,他把在中翻了個身,伸手向在中的後庭摸去。

「啊‥‥」剛剛一根手指進去,在中就痛叫了一聲,允浩心驚,猛地把手縮了回來。

過了一會兒見在中不說話了,允浩又試探著把手指伸了進去。

不可避免的,「啊‥‥」

允浩心裡想著,手上還有在中的精液,應該能幫著鬆動不少,剛開始的確會疼,慢慢的應該就不疼了吧‥‥

思考過後便又伸了一根手指進去。

「啊‥‥啊‥‥不要‥‥好疼啊‥‥」在中扭動起來,看著雪白的屁股在自己面前晃來晃去,允浩滿頭黑線——到底怎麼辦啊‥‥

媽的!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捨不得媳婦兒套不著流氓!

允浩果斷地摒棄了婦人之仁,把兩根手指一併抽了出來,頂著自己的欲望浩浩湯湯地向在中的後庭挺進,可剛剛進去1/5——

「啊‥‥」在中的「呻吟聲」已經不異於是慘叫了,「疼‥‥疼‥‥嗚嗚嗚嗚‥‥是誰啊‥‥欺負我‥‥允浩會給我報仇的‥‥不許欺負我‥‥把兇器拿出去‥‥嗚嗚嗚嗚‥‥允浩!允浩!嗚嗚嗚嗚‥‥允浩!」在中嗚咽著,嘴上不停叫著允浩的名字。

允浩頓時喪了氣,挫敗感十足——剛才一直誘導你你才喊出了我的名字,怎麼這時候你這麼主動了‥‥

哎‥‥人家口口聲聲地把你當成解救公主的黑騎士,如果你還這麼不顧公主的死活“欺負”他的話,估計童話故事就沒法完結了‥‥

允浩十分認命地把所謂的“兇器”拿了出去,好像自從愛上了這個折磨人的小鬼金在中後,允浩就開始信命了‥‥

不能強取,又不能智奪,看來今日攻破他是無望了,允浩盯著自己依然興奮的分身,再次“十分認命”地伸出了自己的無敵右手,一邊摸著在中的腰,一邊意著淫,草草地把自己的欲火平息了。

 

看著在中熟睡的臉,允浩又好氣又好笑,他自己算是舒服透了也睡開心了,就不管別人怎麼解決‥‥真是自私的小傢伙‥‥但是,還蠻可愛的‥‥

允浩拖起倦乏的身子把在中抱到浴室好好清潔了一下,其間對著在中的裸體又“十分認命”地興奮了一把,當然,最終辛苦的還是自己的——無敵右手‥‥

 

 

 

 

 

 

 

第 二十五 篇

唔‥‥陽光好刺眼‥‥

在中抱住被子翻了個身,眼睛好痛,怎麼感覺眼前有一團黑影‥‥

死撐著睜開眼睛——啊!!!!!

在中心一驚,想伸腿猛踢一腳,誰知腳剛抬起來,就感覺被子裡鑽進了一陣涼風,下半身打了個激靈,褲襠那裡怎麼涼颼颼的‥‥

在中探著腦袋往下一看——啊啊啊!!!!!!

什麼狀況?什麼狀況?為、為什麼我跟鄭允浩赤身裸體地躺在床上?什麼狀況?什麼狀況‥‥

 

在中逼著自己冷靜下來,仔細回憶了一下昨晚的事情,記得好像是喝醉了,然後去廁所的時候陸辰對自己說了什麼,接下來不知怎麼就被鄭允浩拉走了,後來好像又發生了什麼‥‥在中不敢想了,說心裡話對昨天的事情還是有點兒印象的,自己好像對鄭允浩、表白了,然後‥‥

在中心裡毫無預警地“突突”起來,看著眼前睡著的人,濃黑的眉毛細長的眼,高挺的鼻子小巧的嘴,唇邊還有一粒小痣,在中竊笑起來,心裡甜蜜蜜的,不過剛一咧開嘴,就啐了自己一口——呸!金在中!你腦子裡在想什麼?!

再仔細回想一下,昨天允浩吻自己了,這個倒是記得,可接下來又發生什麼了‥‥在中心裡飄過一個令他毛骨悚然的想法,他顫顫巍巍地把手向後伸去——呼‥‥放心了‥‥屁股不疼‥‥聽人家說男人和男人幹那種事被壓的那個屁股會疼的,看來自己沒有吃虧。在中不禁讚嘆起允浩真是個正人君子,沒有趁虛而入。隨後想想又覺得不對,明明昨天發洩過的啊,自己很清楚的記得身體燥熱的難受後來不知怎麼就舒服了——啊!在中一下想明白了!

他呆呆地看著允浩,眼眶有些溫熱,不禁伸出手去撫摸了一下允浩的臉,喃喃說了一句,「讓你受苦了‥‥」

 

他這一動,允浩也被他折騰醒了,揉著眼睛看他,「怎麼了?」

允浩一副自然而然的樣子,就像是結婚好幾年的小夫妻每天早上四目相對似的,絲毫沒有意識到這是兩人認識多年以來首次赤裸相見。

看到他那麼自然,在中不禁有點兒尷尬,但馬上就被心疼所取代了,也忽略了兩個人眼前的狀態,他目光有些閃爍地問允浩,「昨天、很疼吧?」

「嗯?」允浩還不是很清醒,第一反應就是在中在問他昨天被陸辰打到肚子那拳是不是很疼,於是應了一聲,「還好吧‥‥」

在中覺得更加內疚了,「你怎麼那麼傻啊!你不會反抗啊!」

「沒關係,為了你我心甘情願。」不就是打了場架嘛!再說我又沒吃虧,陸辰被我揍得更慘。

「我、值得嗎‥‥」值得你放棄男人的尊嚴,乖乖被我壓?

「當然了!」反正也互相表達了情意,允浩說起情話來面不紅心不跳,大手摟過在中的腰,「啊‥‥」在中輕呼一聲,臉上紅了一大片。

允浩壞笑了一下,「害羞什麼!反正該說的也都說了,該做的也都做了!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你要為我負責‥‥」

允浩這話當然沒什麼特別的意思,只不過是句玩笑話,但在中聽到耳朵裡卻理解成另外的意思了,他縮在允浩懷裡,小鳥依人一般非常不協調地說了一句,「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不管怎麼樣,反正已經做到這一步了,自己絕對不能再虧待他了。

允浩覺得好樂,這種模樣的在中還真是沒見過,喜不自禁地低下頭在在中的臉上啄了一口。

 

在中聽話地在允浩懷中待了一會兒,忽然想到了什麼坐起身來,向允浩身後看去。

「你看什麼呢?」允浩不明所以。

「給我看看,有沒有流血?」在中把允浩翻過去,仔細研究他的屁股。

流、流血‥‥

允浩嘴角抽搐,猛地反應過來剛才那些對話的真正涵義,難道他以為他酒後亂性,把我給、做了?!

不是吧!允浩氣血上湧,剛想回頭給在中一記爆栗,忽然住了手,計上心頭。

「在中啊,你放心,沒有流血啦‥‥」允浩把在中拉回了懷裡擺弄他的手指頭,「在中啊,我們就算是情侶了對不對?」

「啊?哦‥‥對吧‥‥」在中的臉又是一片殷紅,怎麼一場宿醉過後事情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呢‥‥

「那你愛不愛我?」

「啊?」在中嚇了一跳,這個問題在白天問起來還真是要命,兩個大老爺們兒大清早抱在一起談情說愛實在是怪不好意思的‥‥

「哼!」允浩把手鬆開,故作生氣地把在中推到一邊,「我就知道,你醒酒過後是肯定不會認帳的!」語氣哀怨,怨婦模仿程度五顆星。

在中有些不知所措,毛手毛腳地哄著允浩,「你別氣啦!我說過會負責的嘛!」被一個1米86的人撒嬌的滋味還真是難受‥‥

可惜在中好話說盡,允浩就是不理他,在中急得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說了一句,「我、我愛你啦‥‥」說完急忙低下頭,臉蛋兒上高高掛起兩盞紅燈籠。

允浩開心地轉過頭,「真的?」

「嗯‥‥」

這次可是他在清醒的狀態下說的啊!以後翻舊帳的時候也好狡辯了!允浩狡黠地眨眨眼,「在中啊,男女平等對不對?」

在中不知道他要問什麼,呆呆地點點頭。

「攻受也平等對不對?」

攻受?到底要問什麼啊!在中又點了點頭。

「那這次你上我,下次是不是該我上你?」

「開什麼玩笑?!」在中脫口而出,「這玩意兒還能換來換去的啊?!」

「喂!做人要厚道啊!憑什麼我天生就是被壓的命啊?」

「你‥你還不是心甘情願‥‥」在中心虛起來,想想也知道自己昨天是用強的了,但是現在只能賴帳了,本來一個大男人變成同性戀就夠鬧心的了,要是再變成被壓的同性戀那不就衰到家?不行!堅決不行!絕對不能被壓!

允浩立馬換上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我都為你犧牲過一次了,你就不能為我犧牲一次嗎?我也是男人,你不願意被壓,我也不願意啊‥‥你果然還是不愛我‥‥」

「我‥‥」

「算了,我不勉強你,我也不是死纏爛打的人,能被你“寵幸”這麼一次也不枉我苦等你那麼多年了‥‥」允浩慢騰騰地坐起來穿衣服,「你可以當這不過是一次419,但我這輩子都會記在心裡的‥‥」允浩套上毛衣,說實話他早想穿了,看著在中的裸體,下半身已經有點兒精神了,要是再不穿,估計謊言就要穿幫了。

「好好好!我答應你!」在中實在是承受不住內心的譴責,反正自己也上過他一次了,下次換自己被上也是公平合理,當代的同性戀不要那麼拘泥于傳統模式,互攻才是潮流嘛!在中如是安慰著自己。

允浩猛一抬頭,「真的?」

「嗯‥‥」

「就知道你對我好!」允浩撲上來摟住在中的脖子,一想到連著佔了兩次便宜他心裡便暗自得意起來——金在中這可是你自己答應的啊!先讓你舒心地做兩天小攻夢,等下回一舉拿下,讓你永無翻身之日!

 

「哎呀好啦‥‥」在中推開允浩自己穿上了衣服,「趕緊回學校收拾東西吧,下午要回家了‥‥」

可允浩顯然對前一個問題意猶未盡,「那我們什麼再嘿咻啊?」

「嘿咻?」

「嘿咻嘿咻‥‥」允浩異常可愛地用手比劃著。

「啊‥‥那個啊‥‥」在中咬著嘴唇,「等我做好心理準備的吧‥‥」

允浩轉了轉眼睛,又在在中臉頰上親了一小口,「好!」

在中勉強地笑了笑,從今天早上睜眼起允浩就變得很愛撒嬌,自己也說不上是好是壞,但感覺還是怪怪的‥‥

 

 

 

 

 

第 二十六 篇

回學校的路上在中忽然想到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允浩,那個,藍亦卿怎麼辦?」

「藍亦卿?」允浩顯然對這個問題很意外,「她怎麼了?」

允浩若無其事的反應讓在中來了火,「靠!你別告訴我你還要接著跟她處!」

「處?」允浩愣了一下,隨即笑了,「哦,你不提她我都忘了,我倆早分了,上個月就分了。」

「放屁!我就是上個月看著你跟人家拉著小手親著小嘴的!」在中一想起允浩的背叛,就氣不打一處來。

允浩發了矇,「拉著小手就算了,親著小嘴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兒啊?我除了她手以外壓根哪兒都沒碰過!」

「你少跟我裝蒜!我親眼看著的還能有假啊!」在中氣得一把推開允浩。

「我冤枉啊!」允浩死乞白賴地跟了上去,「在中啊,你可不能一棒子打死啊!殺人犯還能有個解釋的機會是不?你不能這麼翻臉不認人啊!」

「滾蛋!」在中甩開允浩搭上來的手。

「那你告訴我個具體時間地點,我回憶回憶!」

「上個月6號,星期二,晚9點20分,女寢樓下!」在中不假思索衝口而出。

允浩站定,仔仔細細地把那天的行程想了個遍,終於想起來了,忙跑上來追在中,「我想起來了,那天我是送她回女寢了!」

「哼!」在中哼了一聲。

「然後她讓我親她。」

這次在中連“哼”都懶得哼了,對著空氣翻了個白眼。

「我沒親。」

在中猛地轉頭看他,看到允浩笑吟吟的臉,「你放‥‥」

允浩匆忙捂住在中的嘴,「別說粗話!」又笑了一下,「那天她是讓我親她來著,我開始也想親她了,但我沒親下去。」

「沒親下去?」在中蹬著允浩。

「嗯,看到她沒感覺。」允浩低下頭湊到在中耳邊,「我只想親你。」

在中慌張地推開他,心虛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確定沒人注意到他們之後才放下心,但馬上又想到了允浩話中的漏洞,「你說你開始想親她來著?」

糟糕!百密一疏!允浩訕訕地笑,「那不是沒親上嘛!」小心眼!你跟梁曉吟談戀愛的時候我插手了嗎?

「這麼說你還挺遺憾?」

「遺憾,後悔啊我!我腸子都悔青了!」

「你!」在中氣絕,轉身就走。

允浩心想著不能再逗他了,趕忙追了上去,「我當然後悔啦!我後悔為什麼非要跟她處那麼兩個月!本來我心想既然你不喜歡我我就別死皮賴臉了,趕緊轉移目標吧,所以就答應跟她談戀愛了,可後來我發現我根本就不喜歡她,她讓我親她我也不願意,拉手也是被逼無奈,發現了這點以後我就馬上跟她分啦!真的!所以說我白白浪費了這麼兩個月的時間我能不後悔嗎我?!」

在中語塞,「你、你‥‥」

允浩攔下他的話,「我知道我不好!但我那也是在心灰意冷以後不小心失足了不是?您就高抬貴手原諒我這隻迷途的羔羊吧!用您那顆聖潔、博愛的胸懷拯救拯救我這顆暫時被豬油脂蒙蔽了的心吧!啊!偉大的主啊‥‥」允浩裝模作樣地抬起在中的手,趁旁人不注意放到嘴邊飛快地啄了一口。

「你別鬧!」在中驚慌失措地縮回手,想反駁兩句但又說不上來,只得作罷,「哼!我說不過你!」

「嘿嘿‥‥」允浩嬉皮笑臉地湊上來,「好啦好啦,不要生氣啦!我當時也是失去理智才會想出那麼個方法的,但我發誓,我現在跟藍亦卿真的沒關係了!我們倆已經分的乾乾淨淨、徹徹底底啦!」

「哼!那你那天幹嘛要送她去火車站?」

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舊賬算是翻不完了‥‥

「她一個女孩子,拎那麼多東西,又是大晚上,再說我們倆還有過那麼一段“不光彩”的過去,你說她來求我我能不答應嗎?」

「她肯定對你還有非分之想!」

允浩聽出了一點點端倪,饒有興致地看著在中,「呦呦呦!小允子我何德何能,讓皇主子您醋性那麼大啊?」

「呸!掌嘴!」

「皇主子您可真愛口是心非!我看對奴才我有非分之想的是皇主子您吧!」

在中嗤笑,「一個小太監有什麼好讓我想的!」

「嘖嘖‥‥還不承認‥‥那你怎麼會看到我在樓下親藍亦卿啊?我看八成是某人跟蹤我,一路跟蹤到了女寢樓下,眼瞅著我要親上別人了看不下去哀怨地跑掉了吧?」

在中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都被他說中了,真是沒面子!

「嘿嘿‥‥皇主子,都被小允子說中了是嗎?」

「你這狗奴才!趕明兒朕非割了你的舌頭當豬食!」

允浩神秘地笑了笑,在在中耳邊輕聲說了句,「主子,把我舌頭割了您以後親誰的啊?」

「你!」在中羞憤難當,伸出食指指著允浩,結果成功地被允浩攥到手心裡,「皇主子,今兒晚上還宣不宣奴才侍寢啦?」這倆人還真是拿肉麻當有趣‥‥

「我呸!侍你個頭!」

允浩看著在中氣鼓鼓的背影,心裡美的跟蜜似的——就這彆扭樣兒,還想當攻?頂多是個女王受吧‥‥

 

 

回學校已經是中午了,兩人一起吃過飯後就分道揚鑣各自回去收拾回家的行李。

在中剛一到寢室,就被有天撲了上來,「你小子跑哪兒去啦?昨天喝到最後我就發現你沒了,打你手機又關機,你上哪兒鬼混去啦?」

「關機?」在中掏出手機看了看,「哦,沒電了‥‥」

「你到底去哪兒了?」

「我、我後來喝多了進錯了屋,跑到旁邊那個沒人的包間睡去了‥‥」隨便找個藉口搪塞過去吧。

好在有天沒有深究,聊起了別的事,「對了,今天早上我去送陸辰來著。」

「哦,他走了?」想到這個人名,在中止不住的噁心,今天早上聽允浩說了一點兒昨天的事,說起來還真是多虧允浩及時趕到,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啊‥‥

「嗯,已經走了,不過他走的時候鼻青臉腫的,連大板牙都掉了一顆,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揍的,但那小子死不承認,非說是撞門上了‥‥」

「那麼慘?」允浩下手還真重‥‥

「嗯,簡直是笑死我了,我還不敢當面笑,只能一直偷摸掐自己,我估計是昨晚上喝多了不知道跟誰打起來了吧‥‥哈哈‥‥」

在中也跟著笑了起來,心裡美滋滋的。

 

「你東西收拾好了?」在中看有天一直無聊地坐在旁邊看他便隨口問道。

「嗯,收拾完了,對了,在中啊,這次我不跟你一塊走了,我過兩天再回去‥‥」

正中下懷!在中心裡有點兒開心,終於能跟允浩兩個人二人世界著回去了,不過嘴上還是得不動聲色地問一句,「為什麼?」

「哎‥‥別提了!」有天下巴揚了一下,「對面兒那個哭著呢!」

「哭?誰啊?」

「金俊秀。」

在中嘴巴張得老大,「他哭什麼?」

「唉‥‥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那次軍訓的時候他不是暈倒了嘛!老師就讓我送他到車上照顧他,那我當然就去啦!結果他醒了以後一看是我,就感動的不得了,說什麼從小到大除了他家人以外都沒有對他那麼好的,再後來他就一直纏著我啦‥‥這不是要回家了嗎?他說什麼兩個月看不到我會很想我,一直哭著鬧著要我多留幾天陪他玩兒,沒辦法,我就留下來多陪他兩天吧‥‥」

「不是吧他?哥們兒,我說當時他暈倒也是拜你所賜吧?我一直覺得他是被你搧暈的‥‥」

有天不好意思地吐了下舌頭,「嘿嘿,我當然不敢跟他說,但既然人家已經誤會了,那就讓他誤會下去吧!伸手不打笑臉人是不是?我也不能撅他面子啊‥‥何況其實相處下來覺得他人也挺好的‥‥」

在中還是不能理解,搖了搖頭,「孽緣啊孽緣‥‥」

「我能有什麼招?!唉!就當是個女的哄著好了!你別看他看起來牛哄哄的,其實特粘人,又特傻,我說什麼就是什麼,根本聽不出我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真拿他沒辦法‥‥」

在中看著有天臉上莫名其妙升起的怪笑,實在看不出他有多煎熬,反倒好像是——樂在其中。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