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十七 篇

又在學校裡舒坦地過了幾天,便是回家的日子。一路上和允浩膩味膩味,總還是平安地到家了。在中和允浩家離得不是很遠,所以允浩順路把在中送回了家自己才走。

畢竟是幾個月沒見了,在中剛一進家門,就受到了極其熱烈的歡迎,不僅是老爸老媽恭候在家,就連平時不大見面的叔姑舅姨都列隊歡迎,還真有點兒迎接國家領導人的架勢。

一家人熱熱鬧鬧地吃了頓晚飯,在中又好好洗個了澡,便回屋歇著去了。

 

其實就坐了那麼幾個小時的火車,也談不上多累,但在中就是覺得心裡悶悶的,所以老媽讓他早點兒睡的時候他也沒拒絕。

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在中索性坐起來靠在床頭,擺弄允浩栓在他手機上的小掛飾——是隻很精緻小熊,穿著一件綠色的格子服,笨拙地伸出雙臂做出想要擁抱的樣子。在中一下子想到了允浩,這隻小熊跟那個牛皮糖一樣的鄭允浩還真是有異曲同工之妙,想著想著在中不禁笑出聲來。

在中把小熊端到面前仔細端詳了一陣子,赫然發現它的掌心裡有個不易察覺的按鈕,在中把它放遠一點兒後才按了按鈕,生怕會彈出什麼嚇唬人的東西,但手剛一按下就聽到從那小熊的肚皮裡傳出一個熟悉的聲音,【在中啊,來!啵一個吧!MUA!】

在中愣了一下,把小熊又拿近一些,一按——【在中啊,來!啵一個吧!MUA!】

在中歪著頭笑了,忽然覺得很想允浩,但這種想法卻只是一瞬,過後在中馬上就暗罵自己沒出息,下午還見過面怎麼晚上就想,可聽著客廳裡吵鬧的聲音,這種想法越來越強烈,手上不自覺地就撥了那個號碼。

 

過了好半天,電話那端才遲遲接了起來,「喂?」聲音聽起來很嘈雜,想必他家比自己家還熱鬧呢‥‥

在中半天沒說話,鼻子上酸溜溜的,他也嫌棄自己的矯情,可是沒辦法,自己就是想他了,外面越熱鬧,心裡就越低落。就像即便是什麼普天同慶的日子,允浩要是不在,他也樂不起來。相反,即使是在槍林彈雨的狀況下,只要有允浩握著他的手,他就能心安一樣。

「喂?在中啊!你怎麼了?」允浩的聲音聽起來很著急,接著又聽到他大口喘息了一陣子,不一會兒周圍的嘈雜聲漸低,可能是進了臥室裡,「在中,你說話啊!怎麼了?」

在中笑了笑,「沒事兒。」

「什麼沒事兒?!到底怎麼啦?你別憋著不說啊!」

「真的沒事兒,我就是‥‥想你了‥‥」說完在中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這話還真不像個大老爺們兒說出來的,再說分開不到10個小時就說想了,怕是情竇初開的小姑娘都沒他這麼多愁善感。

允浩半天沒吱聲,過了一會兒才說了一句,「先不說了。」

在中好像聽到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像是穿衣服的聲音,但還沒聽清楚就被掛斷了電話。

忽然間在中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心裡也有些怕,允浩該不會是覺得自己太纏人怕了吧‥‥但又不敢再打電話回去,傻傻地看著手機發了好半天的呆。

 

 

不知過了多久——

「金在中!」

在中覺得好像有人叫他,但是看了眼黑漆漆的屋子後便笑自己疑神疑鬼。

「金在中!」

這下聽清楚了,的確是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在中顧不上穿鞋,赤著腳就跑到了陽臺上,向著樓下張望。

忽然從樓下晃上來一束光,在中急忙遮住眼睛,光束只是一晃便消失了,在中向光束出現的方向看了看,猛地看到了允浩的臉。

「下來!」允浩衝著在中一通比劃,在中見狀,套上羽絨服就躥了出去。

 

到了門口的時候,老媽喊了一句,「你怎麼還沒睡?穿成這樣幹嘛去?」

在中根本來不及答話,隨口說了句「有事兒」就下了樓。

 

到了樓下,在中氣喘吁吁地看著允浩,允浩也一動不動地盯著他,不一會兒兩個人都笑出了聲來。

「怎麼穿成這樣?」允浩看著在中奇怪的裝束,甚至還光著個腳丫子踩著拖鞋。

「嘿嘿‥‥」在中乾笑,總不能說是想他想得太心切了沒時間穿戴整齊吧!

允浩一把拉過在中的手,捂在手心裡反覆揉搓,還放在嘴前面哈著氣,「冷吧?」

在中還是傻兮兮地樂,「不冷。」

「放屁!大冬天的你穿成這樣能不冷?!你看你凍得直哆嗦!」允浩有些責備地看著在中,手上的動作卻不停,仍是心疼得來回搓著。

「你怎麼跑來啦?」

允浩頓了一下,看了在中一眼,接著又專注於在中冰涼的小手,漫不經心地說了一句,「還不是有個小瘋子莫名其妙地說他想我了!」

在中心情大好,偏過頭看允浩,一臉的古靈精怪,「你就寵我寵成這樣?我說想你你就馬上跑過來啊?」

允浩抬起頭看了眼在中,“撲哧”笑了出來,「你接受能力倒還挺強,前兩天我偷摸拉你手你都不讓,現在說起這種話倒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了哈!」

在中一時間有點兒語塞,起初剛跟允浩在一塊兒起膩的時候他也不大習慣,覺得兩個大男人天天粘在一起光是想都有點兒毛骨悚然,但後來一想想又覺得沒什麼好尷尬的,說實話,連那種事都‥‥做了的‥‥於是反而大膽起來,加之他一直覺得不管怎麼說自己是做TOP的,便越來越主動了,經常是他挑逗允浩在先,但也僅僅限於挑逗而已,一到關鍵時刻他立馬收手,所以允浩經常笑他「有賊心沒賊膽」。

 

在中無所謂地聳了聳肩,「這有什麼?我不是連最色情地事情都做過了嗎?」在中說著還踮起腳尖裝模作樣地舔了一圈允浩的耳廓。

允浩有些忍俊不禁,估計要是讓在中知道那天的真相以後他非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不可,不過允浩打算按兵不動,讓他在這個小謊言裡再美上那麼幾天。

在中見允浩不說話,以為他是在不好意思那天的事,不由得玩心大起,湊到允浩耳邊吹了口氣。

允浩身體裡仿佛閃過了一道電流,猛地抬起頭,「你別鬧啊!」臭小子!你可別逼我在這大街上幹什麼有悖倫理道德的事情!

在中看到他的反應反倒更帶勁了,把手從允浩手中掙了出來然後放到他胸前畫圈圈。

允浩頓時覺得一股急火在體內竄來竄去,低聲咒了一句,「他媽的!這些你都跟誰學的!」又低頭看了一眼在中凍得通紅的腳丫,二話不說把在中往肩上一抗進了樓道。

在中本想逗他玩玩,但沒想到弄假成真了,一時驚慌地說不出話,待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卻發現已經徹底說不出話了‥‥

允浩吻得又急又切,不顧一切地衝撞開在中的牙關,到在中的小嘴裡大肆侵略。在中不明白允浩為什麼一下子這麼衝動起來,舌頭上根本使不上勁,只能隨著允浩靈巧的舌尖蠕動來蠕動去,並順便用微弱的鼻息作為回應。允浩用力過大,在中漸漸感覺到嘴角有種被撕裂了的疼痛感,牙齒也在允浩的橫衝直撞下叮噹作響。

允浩的熱情似乎有增無減,不消會兒在中便感應到了有個硬物擠到了自己的股間。

「允、允浩啊‥‥」在中戰戰兢兢地推開允浩,「這可是外面啊‥‥不能‥‥」

話沒說完,又被允浩堵住了嘴,輾轉吻了一會兒,又移到了脖子上,允浩一邊親吻一邊含糊不清地說,「你也該準備好了吧?」

「嗯?」任在中再怎麼糊塗,也該被這句話驚醒了,他用力推開允浩,「你、你別獸性大發啊!這可是公眾場合!」

「哪有公眾?!」允浩野蠻地把在中往懷裡一摟,正想有所行動,卻忽然聽到樓上傳來聲響。

 

 

 

 

 

 

 

第 二十八 篇

在中下意識地捂住了允浩的嘴,「噓‥‥」凝神聽了一會兒,「糟了!好像是我叔他們!走走走!快!」在中拉著允浩迅速跑出了樓道,找個陰影處躲了起來。

允浩不情不願地跟在後面,經過在中這麼一驚一咋的嚇唬,加上冷風一陣陣的吹,剛剛昂首的小朋友漸漸萎靡不振了。允浩苦大仇深地看著在中他們一家人從單元門裡走了出來,個個臉上洋溢的都是酒足飯飽後的幸福表情,允浩暗啐了一口——呸!把你們的快樂建立在了我的痛苦上!

 

待家人走遠了,在中才鬆了一口氣回頭看允浩,冷不防被允浩眼中怨念的光芒刺到,在中有些不安,嘻嘻哈哈地一通乾笑。

允浩怎麼看怎麼覺得可愛,也就不計較了,只是忿忿地咬了咬牙,「媽的!早晚讓你給弄成陽痿!」

「嘿嘿嘿‥‥」在中還是傻樂,腳上卻因為凍得受不住了來回跺腳。

允浩低頭瞥了一眼,「冷了吧?」再看看時間,覺得也該回家了,「回去吧!我也得回家了!」

在中收回了笑容,心裡老大不樂意的,「我就這麼不招人待見啊!巴不得我早點兒走是不是?」

「不是不是!我愛你還來不及呢!哪捨得你回去啊?!」允浩一邊說著一邊把在中往家門口帶。

在中用手肘撞了允浩一下,「那你還推著我回去!」

允浩停住了,正色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勉強你了!走!開房去!」

在中果然成功地被嚇到了,猛地竄進了單元門,「慢走不送!」

「你站住!」

在中轉過頭,警備地看著允浩。

「噗‥‥」允浩笑著走上去把在中的拉鍊向上提了提,「明天我就要跟我爸媽回老家了,可能得過完元宵節才回來‥‥」

「元宵節?」在中暗自盤算了一下,那不就是在情人節之後?那就是說今年不能一起過情人節咯!不高興‥‥

允浩看著在中一點一點撅起的嘴,知道他心裡在尋思什麼,忍住笑意戳了他的頭一下,「你自己在家好好待著,可不能做出什麼傷風敗俗敗壞門風的事兒啊!」

在中心裡還是不樂意,但是總不能不讓人家回家過年是吧?沒辦法只能委屈地點了點頭,「那每天都要給我發短信!」

「好!」

「最好是打電話!」

「我知道了!你快回去吧!別凍壞了!」

一想到有一個月都見不到面,在中就死賴著不想走,「你就不能早點兒回來嗎?」

允浩想了一想,「看你表現吧!表現的好了我就早點兒回來!好啦!快回去吧!」

在中纏著不放手,「什麼叫表現的好?」

允浩一心想著把他打發回去,便隨口說了句,「情人節有禮物收的話我就回來!」

被人說中了心事,在中一下紅了臉,小小聲說,「誰、誰說我要跟你過情、情人節了‥‥」

允浩實在是怕在中的腳丫凍掉了,也不去爭辯,只是一直把他往樓上推,在中不再反抗,順從地上了樓。

允浩哆哆嗦嗦地站在樓下,沒有馬上走,一直等到在中臥室的燈亮了他才撒腿往家跑——太、太、太冷了‥‥

 

在中回家後,悶悶不樂地坐在床上,支著腦袋想送點兒什麼禮物好,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

在中有睡懶覺的習慣,第二天睜眼一看,指標竟然已經指向12點了!在中急忙看手機,十幾條短信。在中一條一條看下去,第一條是昨晚允浩到家後報平安的短信,然後是說晚安的短信,然後是起床發的短信,然後是要出門了發的短信,然後是上火車後發的短信,然後是在火車上覺得無聊的短信,然後是火車到站了的短信,然後是到了奶奶家的短信,然後是‥‥

在中正看著,忽然又進了一條新短信——金在中!你是豬啊!還不起來?!

在中抿著嘴樂,又窩在床上跟允浩甜蜜了一會兒才起床。

 

 

 

 

接下來的日子,在中總算是見識到了沒有允浩的生活會有多無聊。

允浩的老家在B市,雖然離M市不遠,但打電話畢竟還是算長途,所以兩個人平常還是以短信聯繫為主。可是短信再甜蜜,到底是見不到面,再多甜言蜜語隔著個手機還是沒了原滋原味。

生活索然無味,在中便去找了份臨時工,在肯德基當收銀員,打發打發時間順便還能掙點錢。在中基本上都是白天的班,一天工作6個小時,剩下的時間便回家去寫日記——這就是在中想出來的情人節禮物,他想把每天發生的瑣碎的事情記錄下來,寫到允浩回來的時候把日記本當禮物送給他。一個大男生做這種事的確是矯情了一些,但在中覺得至少算是自己的手工小製作,蠻有意義的。

有了事情做,日子自然就過得快了一些,一轉眼就過年了。肯德基的工作沒有停下來,反正過年在家也沒什麼意思,再說過年期間是雙薪,所以主管排班的時候在中想都沒想就主動要求上班。

 

今天是除夕,可能是因為過年家裡孩子多的緣故,店裡的顧客一直沒有斷過,本來上班的員工就少,所以在中他們幾個就一直被扣著加班,等到下班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0點多了。

在中走在冷清的馬路上,看著萬家燈火,想著一家團聚的樣子,不知怎麼心裡就難受了起來。

口袋裡忽然傳來特別設定的鈴聲,是允浩,在中急忙接了起來。

「喂?在中!」

聽到允浩的聲音,在中終於忍不住了,鼻子開始一抽一抽的。他也討厭自己總是像女孩子一樣那麼愛哭,其實聽家裡的大人說,他小時候從來都不哭的,不管是挨了打還是受了傷,多疼他都不哭,他媽說他天生淚腺就不發達,就連剛出生的時候都沒哭過,可是長大了卻反而哭的多了,可能是有人寵了,性子上就嬌貴了一些吧。

「在中啊,說話啊!」

允浩那邊聽起來很熱鬧,有劈裡啪啦的鞭炮聲響,跟在中這邊不同。M市算是個大城市,從前年起就禁鞭了,加上大過年的商家都早早關了門,路上行人少之又少,所以除夕這天反而成為了一年中最冷清的一天。

「在中啊,能聽到我說話嗎?」

「嗯。」在中忍著少說點兒話,怕允浩聽出來他哭了。

「我們這邊在放炮啊!你聽到了嗎?」

允浩的聲音聽起來很興奮。

「聽到了。」

「哈哈!好熱鬧啊!」

「嗯。」

「我想早點兒給你打電話,要是等12點再打的話就不好接通了,那時候線路忙!」

允浩好像是怕在中聽不清,一直喊的很大聲。

「嗯。」

「你怎麼了?」

「沒什麼。」在中吸了吸鼻子。

「怎麼了你?你在哪兒呢?」

「外面,剛下班。」

「今天還上班啊?」

「嗯。」

「你到底怎麼了?好像不太開心啊‥‥」

「沒事。」在中不想掃了允浩的興,於是說,「太冷了,接電話有點兒凍手。」

「哦!那先掛了吧!回去再打!」

「好。」

「等下!在中,呵呵‥‥」

「嗯?」

「我還沒有跟你說,新年快樂,還有,我很想你,希望明年的新年,是我們兩個人一起過。」

「‥‥‥」

「哎呀!這種話說出來太肉麻了!好啦好啦!不說啦!你趕緊回家吧!拜拜!」

在中聽著耳中傳來的忙音有些發愣,心裡一暖,眼淚便淌了下來。

允浩,我也想跟你一起過新年,不止是明年的新年,這一生中的每一個新年,我都想跟你一起過‥‥就我們兩個人‥‥

 

 

 

 

 

 

 

第 二十九 篇

初九那天是情人節,允浩沒能回來,雖然他提前幾天就告訴在中了,但到了這一天在中心裡還是難免失落。

想想這算是人生中第一次正經八百地談戀愛,之前的梁曉吟實在是不能算數。

本來對這次情人節還很期待呢,可是允浩卻不能回來陪他過。

 

今天在中是下午班,從2點到晚上8點。上班的路上,在中看到了很多捧著玫瑰花走在大街上的情侶。記得以前每到情人節的時候看到有人捧花啊拿巧克力啊在中就會覺得很俗氣,玫瑰花本來就是很俗氣的東西,再加上是情人節的玫瑰花,就俗不可耐了。

可是現在,在中看著街上手挽手的情侶們心裡竟生出了些羡慕,覺得那花兒也沒那麼札眼了。

的確,小雅大俗,這才是愛情。沒有人守著信仰高尚地過一生,更沒有青蛙變王子灰姑娘變公主的美麗童話。所謂愛情,本身就是由幾朵玫瑰花、兩塊巧克力、一些柔情密語、很多日常瑣細的小事堆砌而成的。

童話故事中,12點的時候,金光閃閃的四輪馬車變回了南瓜,和善敦厚的胖車夫變回了肥老鼠,殷勤的僕人們變回了壁虎,可是那雙漂亮的水晶鞋卻沒有變回一堆破爛,故事中的漏洞成就了灰姑娘美麗的愛情。

然而,現實生活不是童話,並沒有漏洞可尋,破爛就是破爛,不會被仙女的魔法棒一指就變成獨一無二的水晶鞋,更不能靠著自以為是的幻想過一輩子。

灰姑娘若是活在現世,即便仍然有仙女為她點石成金,即便她仍然扔下了水晶鞋,即便王子仍然拿著水晶鞋來尋她了,她也只能看到這樣的現實——王子挽著其他的女子走掉了,因為,那麼多的女子當中,總會有一個和灰姑娘穿一樣的鞋碼‥‥

殘酷嗎?覺得渾身發寒嗎?可是,這就是真實的愛情‥‥

所以,在沒有童話的愛情世界裡,人們或許,也只能用俗氣的玫瑰花來表達愛情了吧‥‥

 

在中一路走著,一路胡思亂想著,不覺便到了肯德基的門口。到門口碰上了兩個一起打工的女生,她們下班了,而且,還是男朋友來接的。

在中跟她們說了幾句玩笑話,笑容一直維持到她們轉身為止,哎‥‥心裡酸溜溜的‥‥

 

接下來的工作,在中一直心不在焉,雖然允浩早上發過短信祝他情人節快樂,又說了好多話來哄他開心,可是情人節見不到情人的面,心裡總還是不舒服。

在中不敢跟允浩說這些話,他怕允浩嫌煩,男生之間談戀愛本來就和男女不同,如果自己一味地拘泥於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感情就沒法長久了。在中下了那麼大決心才承認這段感情,當時不是隨便鬧著玩兒的。所以在中把不滿都憋在心裡,還努力裝出大方的樣子,笑笑地跟允浩說沒關係,然後自己再默默傷心。

 

今天店裡的客人基本上都是情侶,還有很多男生特意定了玫瑰花,等到吃飯的過程中派花店送來。在中看著那些女孩子收到鮮花驚喜的樣子自己也覺得很快樂,女孩子們本來就漂亮,捧著花在手裡就更漂亮,其實不是人美,也不是花美,而是她們捧著花、臉上露出的幸福笑容很美,或者說是,戀愛這件事、本身就很美。

要說情人節這天最累的可能就是送花的人了。有些顧客的要求多,不禁要求送花,還要求固定在某個特定的時間送,比如說5:20送。還有些更過火的,則要求送花的人站在人群中間,高聲喊著「XXX愛XXX」,諸如此類。人的花樣就是多,可是卻非得找別人代勞。

比如現在,站在肯德基中央大聲喊著「XXX愛XXX」的這個哥們兒,在中對他充滿了無限的同情,今天這已經是第十幾次看到他出現在店裡了‥‥在中看著他對面一臉幸福的女生和旁邊一臉得意的男生,心裡有些鄙夷。那麼愛出風頭,那麼急著證明,那你自己去喊啊!讓別人幫著喊算什麼‥‥

當然,在中也只是打抱不平了那麼一小會兒,馬上便又投入到工作中了。

 

7點半左右的時候,店裡的人還是很多,大家都緊緊抓著情人節的尾巴忙著約會,在中更是一刻也不得閒。

忽然,門被撞開了,看不到人臉,只能看到一大束白玫瑰,這束花還真是夠搶眼,花束大的甚至連送花人的臉都擋住了。幾乎所有顧客的視線都集中在了花束上,等著看究竟誰是這一大捧花的主兒,就連等著點餐的客人們都直勾勾地盯著,有些小姑娘甚至還流露出期待的神情。

「請問金在中先生是哪位?」

先生?!人群中立刻引起騷亂,四周環顧著。

在中有些發傻,呆呆地盯著那一束花,仔細回味那個聲音‥‥不可能啊‥‥

「在中啊,是叫你吧?」一起工作的一個女孩兒說。

在中這才回過神,伸起手說,「這、這裡‥‥」

“大花束”又向前挪了幾步,「金在中先生,有一捧送給您的花。」

在中怎麼聽怎麼覺得不對勁兒,這聲音‥‥分明是允浩的聲音嘛‥‥

「送花的人還交代了一句話讓我帶給您。」

在中已經基本上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慌亂著想阻止這場鬧劇發生,可是晚了一步——

「鄭允浩愛金在中,我們結婚吧!」

舉座譁然,慢慢的,人們開始自發鼓起了掌,在中甚至還聽到了有人大聲叫好,「好!這個女孩兒實在太有勇氣了!」「是啊!主動向男生求婚!」「好樣的!」「‥‥‥」

在中滿頭黑線,旁邊的女孩兒湊了過來小聲地對在中說,「好幸福哦!原來你都有女朋友了,怎麼從來沒提過?不過,你女朋友的名字好男性化啊‥‥」

在中難堪地笑笑,抹了把額前的冷汗。

說話間,大花束已經走到了在中面前,把花往前臺上一放,後面那張臉便露了出來,俏皮地眨眨眼,「金在中先生,請您簽收。」

在中憋得滿臉通紅,連眼睛都不敢抬,飛快地簽了名。

「對了,你“女”朋友說,他就在路口那裡等你。」允浩特意強調了“女”朋友,然後轉身走了。

這事一耽擱,本來就差不多到了下班時間,再加上還是佳人有約,主管便趕緊放行了。

 

在中臉上像充了血似的,抱著大把的花走到了路口,允浩看他連路都走不穩了,趕忙過來接他,在中賭氣似的把花扔到允浩懷裡,自己蹬蹬蹬地向前走。

「喂!你等等我啊!」允浩辛苦地在後面追著。

在中不理,依舊飛快地向前走,走到沒人的地方才轉過來看了允浩一眼。

允浩見他停了下來,趕緊小跑兩步到他的面前,「怎麼了?又不高興啦?我這不是回來陪你過情人節了嗎?」

「誰讓你去我工作的地方找我的?!」在中氣鼓鼓的。

「那我想你了,當然越早見到你越好啊!」

「那你去就去唄,幹嘛送我一大束花?!」

「情人節嘛!送我喜歡的人玫瑰花有什麼不對的?」

「你是不是想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咱倆是同性戀啊?!」

「我已經說的很小心了,再說大家不是都沒多想嗎?」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丟臉?!剛才主管一直開我玩笑,說什麼大過節的不送女朋友花反而讓女朋友上趕著送我花!還說我不像個男人!很沒面子你知不知道?!」

允浩的怒火“騰”地竄了上來,「到底是說你不像男人你覺得丟臉了還是說跟我談戀愛你覺得丟臉了?!你要是覺得丟人的話你當初就別答應我!我大老遠地跑回來陪你過節你不領情就算了,幹嘛說這麼多難聽的話?!」允浩越想越覺得委屈,把花往地上狠狠一摔,「呸!我他媽就是賤的!我他媽就是多餘!金在中,你他媽看清楚!這是我鄭允浩這輩子送你的第一束花,也是最後一束!以後我他媽要再這麼自作多情一次,我就隨你姓!」允浩說完轉身就走,剛邁出兩步又拐回來在花束上使勁踩了兩腳,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