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十三 篇

也不知道昨天前前後後左左右右到底做了多少次,但從現在大腿根部那滑膩膩的觸感看來,應該是發洩了不少回。想到昨晚,在中不禁面紅耳赤,嚴格意義上算的話,這應該算是“初夜”了‥‥之前那次是自己酒後,完全沒有意識,不算數不算數‥‥

在中扭過頭看了眼身邊正熟睡的男人,有種甜蜜的感覺,伸手撫摸著他的眉頭,看著他孩子氣的睡顏,忍不住心悸,鬼使神差地湊過去在他臉頰上親吻了一下。

允浩沒有動,依舊睡得沉穩。

在中微笑,想起床去洗個澡,昨晚實在太累,兩個人根本來不及清洗就昏睡了過去,現在醒過來覺得身體濕粘的難受。只是剛支起上半身,後面就牽扯起了痛覺——疼‥‥即便是在昨天允浩瘋狂地律動時也沒有感覺到這麼真切的痛感,可能當時的意識太過渙散,快感痛感根本分不清,又有允浩在旁的溫柔撫慰,所以不覺得有那麼疼。可現在清醒了痛覺反而敏銳起來,火辣辣的疼痛,仿佛輕輕一動、傷口就會燃燒起來。

在中低頭看了看床單,也是一片污濁不堪,有血漬又有不易察覺的滑膩液體。

在中強忍著腰酸背痛和另一種難言之痛,看著身上不輕不重的淤痕,露出一抹苦笑——哎‥‥這就是我愛你的代價‥‥

在中又躺了下來,調整了好半天才找到合適的姿勢讓身後沒有那麼疼,允浩還是沒心沒肺地呼呼大睡,在中無奈地翻了個白眼想看看幾點了,便順手拿起了允浩的手機。

 

允浩的手機螢幕上是兩個人手牽手的照片,因為不敢明目張膽地把在中的臉擺上去,就只能這樣慰藉一下了。在中笑笑,看時針,10點半。

10點半不算太晚,允浩又不起床,在中閒著無聊便翻看允浩的收件箱。

其實在中是很鄙視這種行為的,以前曹飛每次抱怨說她女朋友總看他手機的時候在中還幫忙罵上兩句痛斥她女朋友不道德,不過卻不想自己有一天也幹上了這種卑劣的勾當。

在中一邊譴責自己一邊又安慰自己說——只是隨便看看罷了,又沒有什麼不堪入目的。

不過這話可說錯了,允浩的收件箱裡還真都是限制級的小短信,肉麻程度直逼黃色同志小電影,不過寄件者的名字十分統一——在中。

在中對著空氣不自然地輕咳了一聲——媽的!我什麼時候這麼風花雪月了‥‥

 

允浩的日常生活看來很簡單,平時聯繫的也就是昌珉、導師、爹媽還有個別的高中同學,最多的當然還是在中,至於在中想找的什麼蛛絲馬跡,倒是一點兒沒有。

在中心裡有些得意,退出收件箱看看有沒有別的可玩兒的——音訊?什麼東西?退出來再進去看看,別的沒有,只有這麼一段音訊,在中好奇地按了播放鍵——

【在中啊‥‥難受嗎?】

【哼哼‥‥放開我‥‥】

【在中,你愛不愛鄭允浩?】

【什麼啊‥‥】

【我問你愛不愛鄭允浩啊?你說愛的話,我就幫你‥‥】

【愛愛愛!】

【那你要不要這輩子跟鄭允浩在一起?】

【要!我要!我要跟鄭允浩在一起!】

【這輩子都不分開?】

【這輩子都不分開!」】

【那你還會不會愛上別人?】

【不會!不會!我不會!這輩子我都不會再愛上別人!讓我出去‥‥出去‥‥】

在中青筋暴跳——什、什麼玩意?!

允浩也被雜音吵醒了,揉著眼睛含糊地問了一句,「怎麼了?」然後大力摟過在中的腰把頭埋在在中頸窩裡接著大睡。

在中難以置信地盯著手機螢幕,看了眼音訊錄製的時間——是自己喝醉酒那天。

“放開我”、“讓我出去”——這話怎麼聽怎麼不像是做TOP的人說出來的‥‥

醉酒後殘碎的回憶漸漸拼湊了起來,惡意的撫弄,激烈的親吻,加之允浩第二天的安然無事,乾淨的床單,一切的一切都結合了起來‥‥結論是——

 

「鄭孫子!你他媽給我起來!」在中一把揪起允浩的耳朵。

「啊呀呀呀呀‥‥疼疼‥‥」允浩吃痛地護住自己的耳朵,生怕它掉下來,委屈地看著在中,「幹嘛呀?」

「他媽的!你‥‥你‥‥」在中氣得說不出話,也顧不得身體像被鞭子抽打過的疼痛,頑強地跳坐了起來,把手機丟到允浩身上,「這是什麼?!」

允浩拿起手機瞅了瞅,嘴巴一點一點張成了O型,慢慢抬起頭對上在中發青的臉,露出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嘿嘿嘿‥‥」

「我嘿你媽了個頭!到底是什麼?!」

「什麼什麼?」允浩裝傻,暗罵自己沒事找事錄這個東西自娛自樂什麼‥‥

「就是那個“放開我”還有“讓我出去”什麼的‥‥」在中聲音漸低,連自己都覺得慚愧。

「呃‥‥」允浩慢條斯理地盤起腿望天,「那個是‥‥」是什麼呢?鄭允浩你倒是編啊!「是‥‥啊!對了!是那天陸辰把你堵在廁所裡不讓你出去,然後你說出那話的!當時多虧我去的及時啊!要不然你可能就被他玷污了!哇‥‥想想我還覺得自己蠻偉大的‥‥」允浩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在中忍無可忍,衝著允浩狠出了一腳,可腿剛剛伸出來就停在了半空中,隨著一聲慘叫,在中臉色煞白,冷汗簌簌下落。

「在中!」允浩趕緊爬了過來,「你沒事吧?你就不能小心點兒!第二天很疼的!你不要亂動!真是的‥‥」

在中看允浩坦然自若的樣子氣的直想吐血,自己這傷還不知道是誰弄的!

「好了好了,不要再生氣了,身上黏糊糊的,我幫你洗個澡!」

「用不著你好心!被你洗完澡後可能會更疼呢!」

「好好好,那我抱你去浴室,你自己洗!」

 

允浩給在中放好熱水,把他抱到浴池裡。在中也有將近1米80的身高,可是骨骼輕瘦,抱起來一點兒都不費勁,允浩樂在其中,但在中就難受的哇哇亂叫,好不容易把他放下,允浩已經是一身抓痕。

允浩關上浴室門走回了臥室,看著滿屋的狼藉嘆了聲氣,然後簡單清掃了一下,換了個乾淨的床單,又把扔在地下的衣物收拾放好。看在中這個樣子,自己也不能扔下他先回家了,於是給家裡打電話謊說是回高中有點事暫時不回去了,雖然劈頭蓋臉挨了頓罵,但好在家裡還是放行了。那麼接下來的任務,就是照顧好那個麻煩鬼了‥‥

 

 

在中洗完澡後,允浩又把他抱回床上,之後在中就一直用被蒙著頭不肯起來,叫他吃飯他也不吃,餵他吃藥他也不要,跟他講話他也不理,像具屍體似的硬是挺了一整天。

傍晚的時候允浩終於忍不了了,一把掀開在中的被子,「你到底要怎麼樣啊?!我道歉都不下100遍了,你還想怎麼樣?!因為這麼點兒破事兒跟我鬧彆扭你還是不是男人了?!」

在中一動不動,也不回頭看允浩。

允浩頓時泄了氣,本以為以在中的性子總會回頭跟他對罵兩句的,無言把被子再給他蓋上,坐在床邊,「在中啊,別氣了好不好?我知道騙你是我不對,那這樣好了‥‥」允浩頓了一下,仿佛下了很大的勇氣才說出口,「我讓你連做兩次TOP好不好?這回說定了!不騙你!」

「不要。」總算是開口了。

允浩恐慌地看著他,他總不會是要獅子大開口,說以後要一直‥‥

「就這樣吧‥‥」

「嗯?」

在中轉過頭,精神似乎好了很多,吃力地坐了起來,「以後都這樣吧‥‥」

「啊?」允浩還是聽不大懂。

「靠!你是白癡啊!我說以後都是我在下面好了!非要我說這麼明白!」在中大吼了一聲,吼過以後眼睛躲躲閃閃地望向了別處。

「為、為什麼?」允浩似乎衝擊不小,這個消息比讓他一輩子被壓還要震驚。

「什麼為什麼!」在中臉頰微紅,「很疼的‥‥」

允浩眨了眨眼,說不出話來——很疼?所以心疼我嗎?

「你幹嘛一副要哭的樣子!」在中推了允浩一把,「事先聲明,你要搞清出狀況,雖然我是被壓的那個,但我是男人,我可不是女人!你不要總是拿對付女人那套來對付我,動不動就摟摟抱抱的!被人看到不知多丟臉,還‥‥」

允浩猛地把在中拽到懷裡,收緊胳膊,想把在中擠碎似的。

「咳咳‥‥」在中不安地咳了兩聲,「你不用這麼感激我啦!我也不是對你好,只不過那天我喝醉酒你卻沒有趁虛而入,這點我還蠻感動的‥‥」

允浩不說話,只是胳膊上越來越用力,在中感覺肩膀被允浩瘦削的下巴硌得有些疼。

 

氣氛太詭譎,在中的話卻因為緊張而變得更多,「哎呀其實你們都不知道,被壓也不是很慘,也挺爽的‥‥」在中儘量表現出自己的滿不在乎,「同性戀嘛!當然要同的徹底!如果還是在上面,那跟男的做和跟女的做有什麼區別啊!我就是想不通你們的心理,幹嘛非要在上面?!費力不討好的!把人弄疼了還要被罵!等人服侍多好!」

不管在中說多少話,允浩就是一言不發,在中實在是覺得無趣了,便輕輕環住允浩的腰,難得說了句實話,「允浩,不要這樣‥‥跟你對我付出的那些年相比,我的犧牲根本算不得什麼的‥‥你不要心疼我,我不怕疼的,真的,而且如果物件是你的話,我一點兒都不覺得疼‥‥」

在中感覺到肩膀有些不易察覺的潮濕,哭了嗎?哭什麼‥‥有我這樣的寶貝,你該笑的‥‥

就像現在的我一樣,笑得越美,越好‥‥

 

 

 

 

 

 

 

第 三十四 篇

「在中,我們租房子住吧‥‥」

「啊‥‥嗯‥‥」在中緊貼著身前那片熾熱的男性胸膛,頭髮淩亂地黏著在臉上。

「我真的快受不了了,每次都要這樣就像偷情一樣‥‥我們搬出去住好不好?」

狹小的廁所裡彌漫著精液的味道,在中不記得這是第幾次忍不住欲望而在廁所裡解決‥‥腦子一片混亂,力量像被吸乾了一樣,軟綿綿地倒塌在允浩身上,根本聽不清他到底在說什麼。

 

兩天後——

「什麼?!搬出去?!」在中驚訝地看著允浩。

「對啊,前天我不是都跟你說了嗎!」允浩理所當然道。

「什麼時候?我怎麼不記得?」

「可能是在你“精”疲“力”盡的時候吧!」允浩特意強調了一下這兩個字。

在中臉上迅速充血,「亂說‥‥我怎麼可能那麼不中用‥‥」我才不要承認你體力比我好呢!

「哎呀別說這些沒用的了!趕緊回去收拾東西跟我搬出來!」

「搬去哪兒啊?」

「我在學校附近租了個房子,已經預付了一年的房租了。」

「啊?!你動作怎麼這麼快?也不先和我商量一下!」

「我不是跟你打好招呼了嘛!好了快去!我晚上來接你!」

 

在中茫然地回到寢室,其實能跟允浩搬出去住是很開心,至少每次親熱的時候不用再像做賊似的防這防那,可就是不知道怎麼跟寢室那幾個解釋,平時關係處的都不錯,這樣一搬出去沒準兒他們心裡會胡思亂想的‥‥

不過他似乎有些多慮了——

「曹飛,胖子,小軒,我要搬出去住一陣子‥‥」

「為什麼?」三人異口同聲地問道。

「那個‥‥我同學租了套房子,暫時就他一個人住,他說沒意思,讓我過去陪他住幾天‥‥」

「哦,那你什麼時候回來?」

「啊‥‥不一定,等什麼時候有人跟他分租的時候再回來吧‥‥」

「哦!臭小子真享福!那豈不是每天晚上你能玩遊戲玩到爽?!」學校11點的熄燈制度一直讓大家叫苦連天。

在中啞然失笑,沒想到這麼輕鬆地就矇混過關了,看來是自己做賊心虛。轉過身收拾了幾件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又跟室友聊了會兒天便去找允浩了。

出門的時候碰到了有天和金俊秀,自從寒假回來後,這兩個人就像狗皮膏藥一樣成天黏糊在一起,以在中敏銳的直覺和豐富的經驗來看,這倆人絕對有姦情‥‥不過這種問題可不能當面問,畢竟這年頭還是正常的男人多,在中怎麼也不肯相信他的好哥們兒跟他一樣不幸成了“異類”。

有天得知在中要搬出去後有些吃驚,不過馬上便被另一種表情代替了。

 

晚上的時候,在中躺在寬闊的雙人床上,回想起白天有天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允浩側過身,單手支起腦袋看著在中。

「今天我跟有天說要搬出來的時候,有天好像很羡慕耶‥‥」

「羡慕?怎麼?他和那個什麼秀的也想搬出來?」

「你也看出來了?」在中吃驚地轉過頭。

「之前一起吃飯的時候,感覺那什麼秀看有天的眼神怪怪的,他們倆好像還總在桌子下面搞小動作。」

「不會吧‥‥」在中慢慢轉回頭,若有所思地盯著天花板。

「哎呀別管他們了!」允浩把在中攏到身邊,「喂!這可是咱倆的洞房花燭夜,不要想別人啦!」允浩說著湊上去要親在中。

在中一揚手,不留情面地打飛了允浩的臉,「不行!這一個星期都別動我!」

「一個星期?」允浩上下打量在中,「你可別告訴我你、你來那個了‥‥」

「哪個?」

「就是、就是每個月都會來的那個啊‥‥」

「什麼啊?」在中疑惑不解。

「月經‥‥哎呦!」允浩頭上挨了一記爆栗,「幹嘛又無緣無故打我?!」

「你真拿我當女人啊?!還月經‥‥你怎麼不乾脆說我懷孕了!」

「那倒好了,為我們鄭家傳宗接代‥‥」允浩嘀咕一句。

「你說什麼?!」在中眼睛瞇了起來。

允浩趕忙陪笑,「我說“那你可真是厲害”!對了,到底為什麼這個星期不能嘿咻啊?」

在中黑線,每次一看到允浩裝可愛他就渾身起雞皮疙瘩,不過話說回來,的確蠻可愛的‥‥

「因為我每天都要早起晨讀!」

「晨讀?!讀什麼?」

「下星期有全市大學生日語演講比賽,我是咱們學校代表。」

允浩忙著托住下巴,好險沒掉了‥‥沒聽錯吧?這小子、金在中,是我們學校的代表?!難、難道我們學校已經落魄成這個樣子了‥‥日語系沒人了嗎?

在中見允浩半天不說話,不滿地開口道,「怎麼?你有意見啊?」

「沒沒沒‥‥」允浩趕緊搖頭,末了還是小心斟酌地問道,「學校為什麼派你去啊?」

在中蹬著允浩,「喂!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我口語是全日語系的第一名!」

允浩顯然第一次聽說這個消息,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靠!真不關心我‥‥」在中不高興地嘟起嘴,「現在知道了吧!驕傲去吧!哼!」你以為你區區一個學生會副主席有什麼了不起,我也不差好不好?!

允浩湊到在中臉上飛快地親了一口,笑瞇瞇地說,「想不到你還挺能幹的嘛!」

「哼!」在中有些得意,「要不是老師說這次獎品豐厚我才不要去參加什麼狗屁比賽呢!」

「什麼獎品?」

「北海道三日遊」,在中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雙人的哦!」

「真的假的?!」允浩如果是動漫人物的話,現在眼睛裡一定是兩顆小桃心。

在中色情地輕撫了一圈允浩的輪廓,「你要是聽話的話,我就考慮帶你去。」

「怎麼個聽話法?」

「這幾天不要吵我,不要對我動手動腳,讓我每天能安安心心睡覺就好了!當然,我決賽的時候你要去看!」

允浩沒有回答,立刻乖順地躺下閉眼做熟睡狀——不就是忍一個星期嘛!我還能這點兒定力都沒有!開玩笑!

 

就在在中快睡著的時候,忽然感覺到有人拉了他的小指一下,「幹嘛?」在中慵懶地問道。

「在中啊,我們去的時候能看到櫻花嗎?」

「聽說是要六月份去,那時候櫻花都謝了,但是正是薰衣草開放的季節‥‥櫻花有什麼好看的!咱們這兒不也有嘛!」

「有是有,但肯定沒有日本的漂亮啊‥‥」

「崇洋媚外!」被允浩一吵,在中睡意全無,心裡有些怒,決定嚇唬嚇唬他,「喂!你知道櫻花樹下的秘密嗎?」

「櫻花樹下的秘密?」允浩來了精神。

在中抿了下嘴,「人家都說櫻花樹下埋了女孩的屍體,吸取了女孩的血液之後才開出淡粉色的花來。」

「屍體?!」允浩大駭,不由得抓住在中的手。

在中偷笑了一下,他知道允浩天不怕地不怕,但偏偏最怕鬼故事,於是打算逗逗他。

「據說啊,有一個男的,他特別特別喜歡他的女朋友,於是就娶她做妻子,但是他媽不喜歡那個女孩兒,處處刁難她。後來那個男的當兵打仗去了,他媽就趁在他出門在外的時候把他年輕的妻子給殺死了‥‥」

允浩倒吸了一口氣,但還是不想喊停,壯著膽子聽了下去。

「殺死之後,他媽就把那個女孩兒給肢解了,然後把胳膊啊腿兒啊頭啊手啊腳丫子啊全部都埋在了院子裡的櫻花樹下‥‥」在中感覺到允浩的手有些微微發抖。

「半個月之後那個男的回來了,可是卻發現他的妻子不見了,於是他就去問他媽,他媽看沒法瞞下去了,就把實話告訴給了那個男的。那男的很傷心,但他還是想把妻子給挖出來然後好好地安葬。於是當天晚上,那個男的就拿著鐵鍬去櫻花樹下挖。挖啊挖啊‥‥」在中瞥了眼允浩,見他死死閉著眼睛,「喂!你幹嘛閉著眼睛?!能不能有個爺們兒樣!睜眼!」

允浩顫巍巍地睜開了雙眼,在中轉過頭接著講,「挖啊挖啊,挖出了胳膊腿兒頭腳,可是怎麼找也找不到右手‥‥」

在中陰森森地看著允浩,壓低聲音,「你知道右手哪裡去了嗎?」

允浩驚恐地搖搖頭,忽然眼前猛地晃過一個東西——「啊啊啊!」

「右手在這兒!」在中把自己的右手放到了允浩的面前,「哈哈哈哈哈哈哈‥‥」在中看允浩把頭死死埋在自己的肩頭拼命顫抖的樣子笑到不行。

允浩緩過來後,臉色慘白地瞪了在中一眼,氣鼓鼓地轉過身去不理他。

「哈哈哈哈哈‥‥膽小鬼‥‥」在中笑出了眼淚,「喂!轉過來啦!不會真生氣了吧?」在中邊抹著眼淚邊問。

「睡覺!」允浩頭也不回扔了兩個字過來。

「好好好,睡覺!睡覺!」在中還是忍不住笑,一邊抿嘴樂一邊回想往事——這個故事還是高中時羅燕講的,不過羅燕倒沒說是櫻花樹,只不過是在中借題發揮罷了。

哎!不知道羅燕怎麼樣了呢‥‥寒假的時候想回學校看她,但她那時候回了老家,所以沒見成。聽有天說她交了個男朋友,哪天一定要回去拿這事兒調戲調戲她‥‥

 

 

 

 

 

 

 

第 三十五 篇

第二天起來的時候,允浩的雙眼下明顯掛了兩團黑,在中看著自己的傑作忍笑忍到了內出血,允浩沒好氣地把早飯摔到桌子上,一點兒好臉色都不給他看。

強忍著笑意吃完了早飯,在中就去學校了,去之前還不忘拿右手又嚇唬了允浩一次。

 

其實對這次的演講比賽,在中還是很有信心的,H大的日語系很有名,就連D市外國語大學的日語系都難以望其項背。在中的整體成績雖然不高,但是口語卻相當偏科,估計如果參賽選手沒有純正的日本人的話,這個第一名是穩拿了。

但在中不敢輕敵,還是準備得相當充分,倒不是為了別的,只為那兩張北海道的往返機票,有這樣公費出國約會的機會,當然要爭取。

於是在中難得地認真起來,每天寫稿、改稿、背稿,圍著嘰裡呱啦的日語團團轉。

 

週末是比賽的日子,日語系全班出動,為在中加油助威。大家都對第一排舉著條幅精神亢奮的那個男生很好奇,他不是日語系的,但是卻無人不知他的大名——鄭允浩,對外經濟貿易專業的高材生,校學生會副主席,下屆學生會主席的准人選。

可是,他為什麼在這兒?

 

「金在中,加油!金在中,必勝!北海道,拿下!金在中,加油!金在中‥‥」

比賽還沒正式開始,允浩就咆哮起來,觀眾們紛紛對他側目,估計是心想保安怎麼放進來這麼一個瘋子‥‥

「呃‥‥那個‥‥允浩啊‥‥」有天猶豫地開口,「比賽還沒開始,先不要喊啦‥‥」

「鼓舞士氣嘛!」允浩堅定著點了下頭,要不是在中攔著,他本想把文藝部的鼓借來的。

「那、那那個“‘北海道拿下”就別說了,太丟臉了‥‥」

「有什麼丟臉的!大家不是都為這個目的來的嗎?!」允浩不再理會有天,接著自顧自地喊起來,「金在中,加油!金在中,必勝!北海道‥‥」

有天無奈地搖了搖頭,再看向臺上,主持人已經出來了。

主持人講的話,允浩一句也聽不懂,日語對他來說就像天書一樣,聽了半天就只聽清什麼“爹死”、“媽死”的‥‥允浩正暗罵大逆不道,忽然聽到主持人說了“金在中”三個字,想都沒想就“嗷”地喊了出來。

「金在中,加油!金在‥‥」

所有人都用費解地目光看著允浩,有天緊忙捂住了他的嘴,「別吵了!人家那是念選手出場順序呢!別丟人了!」

允浩眨巴眨巴眼,不說話了。

 

在中在倒數第二個出場,等待的期間允浩已經睡了好幾覺了,其實允浩倒是覺得日語挺好聽的,頓頓停停的,但是對他這個門外漢來說就跟念經沒什麼兩樣,聽的他昏昏欲睡,然後就真的睡著了。

「喂!別睡了!到在中了!」

允浩猛地睜開眼睛,高舉起條幅,「金在中!加油!金在中!必勝!北海道!拿下!」

評委席上射來了一道道冷峻的目光,「觀眾席上那位同學,請你注意賽場秩序,你這樣非常影響比賽的進程,希望你配合!」

允浩臉一紅,馬上噤了聲,但手上絲毫不懈怠,紅色的條幅在黑壓壓的一片觀眾席上格外引人注目。

 

在眾人的注視下,在中從容不迫地上了台,剛剛站定,忽然看到了眼前的大條幅——在中必勝,其中“在”字和“中”字還特意用兩顆紅心圈了起來。

在中頓時黑線,尷尬地看向別處,開始了演講。好在在中的定力夠強,對稿子也熟悉,再加上本來實力就勝人一籌,整體表現地流暢自然,評委們頻頻點頭。果然,不費吹灰之力就拿下了冠軍。

不過這冠軍在允浩看來,當然只意味著兩張飛去日本的機票。

頒獎時,允浩比臺上的在中還要激動,要不是有天拉著,估計他就要衝上去擁吻了。

 

散場後,有同學提議要開個慶功會,一起出去吃個飯,但允浩不是日語系的,自然不在邀請之列,在中看著允浩那哀怨的小眼神,一時不忍心,便推拒了同學們的提議。大家雖然興致高,但畢竟主角不在場,飯局也就只能告吹。

雙宿雙飛的兩個人很興奮,去超市買回了一大堆食材,在家裡熱熱鬧鬧地吃了頓火鍋,飯後在中在廚房刷碗,但實在是不勝騷擾,刷著刷著就刷到了床上。一夜春宵,不提。

 

 

 

去日本的日子定在六月初,允浩和在中都很期待,畢竟這是第一次出國,所以兩個人基本每天到家後第一件事就是上網去搜索北海道的名勝。

離出發前一個星期的時候,在中被系主任叫了去,從辦公室出來後在中有些心慌意亂。

 

晚飯的時候,在中小心翼翼地把系主任叫他去的目的告訴給了允浩。

「什麼?!交換生?!」

在中點了下頭。

「怎麼這麼突然?」

「也是剛剛通知我的,主任說是上次比賽的錄影寄給了那邊的大學,他們對我的表現很滿意,就同意了跟咱們學校交換學生做學術交流,不過學校說去不去還是看我決定‥‥」

「那你怎麼想?你想去嗎?」允浩盯著在中。

在中半天不說話,端著碗想了一會兒,用蚊子般細微的聲音說道,「機會很難得‥‥」

在中不敢看允浩,他也不想好不容易得到的這種平靜生活被打破,但是能夠去日本留學是他一直以來的願望,何況這次交換的學校是北海道大學,這樣的誘惑對每個學習日語的人都是致命的‥‥

「去多久?」

「一年‥‥」

「那麼久!」允浩皺了下眉,「什麼時候去?」

「七月份‥‥」

兩人一時無語,一頓飯吃的食不知味。

 

 

晚上允浩躺在床上睡不著,難耐地翻了幾個身。

允浩知道去日本留學是在中的夢想,他沒有資格去阻攔,但是好不容易感情才穩定下來,他怎麼捨得就這麼放在中走‥‥一想到要一年看不到在中,允浩就渾身難受‥‥

「在中啊‥‥」允浩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

「嗯?」

「你非去不可嗎?」

在中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坐起身,「我真的很想去‥‥」

允浩也坐起來了,黑暗中允浩的眼睛顯得尤其黑亮,就像深海中的航標。

「可我不想讓你去‥‥你就不能不去嗎?或者等畢業了再去也好啊!幹嘛非要現在去呢?」

「等到畢業就很難出去了,再說這次是學校公費的。」

「那幹嘛非要出國去呢?在國內也很好啊!」

「國內再好也沒有日本那樣的語言環境啊!」

「那、那你有沒有問過你爸媽?也許他們不想讓你出去!」允浩儘量搬出所有可能阻止在中出國的理由。

「我已經跟他們說完了,他們都同意了。」

允浩微怔,有些心冷,沉思了一會兒開口道,「那就是說,你根本沒打算跟我商量,只不過是想通知我一聲是嗎?」

在中忽然覺得心煩,「允浩,不要無理取鬧了!」說完躺下身去。

「無理取鬧?!」允浩的怒氣被點燃,「你之前一句話不說,忽然就扔下來一個“要出國了”的重磅炸彈,你讓我怎麼平靜的起來?!」

在中不願爭吵,向後擺擺手不做聲。

允浩一看在中冷淡的態度更加怒火中燒,「你起來!好好跟我說話!」

在中被允浩大力拽了起來,不禁動怒,但他還是不想跟允浩爭吵,便垂著眼睛不搭話。

 

「金在中!你給我抬頭!」允浩把在中的頭搬了起來。

在中煩躁地撥開允浩的手,「別碰我!」

兩個人的怒氣一觸即發,一場爭吵在所難免。

「金在中,為什麼你凡事都沒有想過要和我商量一下?什麼事情都是你自己隨心所欲,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你這樣一聲不響就要走,你有沒有想過我該怎麼辦?!你為什麼總是這麼自私?!」

「自私?!你不想我出國還不是為了讓我留在你身邊,為了你自己就耽誤我的大好前程,難道你就不自私?!」在中頭腦一熱,把不該說的話都說了出來。

「前程?!你跟我談前程?!我為了你連財大都不要了,來了這麼個我以前連正眼都不瞧上一眼的破學校,你現在反倒跑過來跟我說不要耽誤你的前程?!」

「我有讓你來嗎?是我求你來的嗎?是我金在中死乞白賴地求著你鄭允浩說求求你來H大吧!是我嗎?啊?!」

話音未落,允浩的拳頭就揮了過來,在中立刻感覺到嘴裡湧上了一股血腥味,嘴角有些疼。

允浩大口喘著粗氣,拳頭仍是緊緊握著,「金在中,算我鄭允浩瞎了眼!為了你這麼個人把我自己的前途搭上,我他媽真是純種傻B!你給我滾!滾去日本!有本事最好這輩子都別再回來!滾!」

在中冷笑,走到門口,「好,很好,這樣撕破臉再好不過‥‥你應該慶幸,及時認清了我是這種人,還沒有陷得太深,你應該買鞭炮在廣場上邊放邊慶祝!」在中故意說出激怒允浩的話。

「你他媽閉嘴!滾!別讓我看著你!」允浩隨手抓起在中的衣服,用力扔到了在中臉上,手指向門的方向微微顫抖,「滾!現在就他媽滾!」

「砰‥‥」摔門聲,在中走了。

 

允浩胸口起伏,久久不能平靜。

手上傳來痛覺,低頭一看,上面沾染上了幾抹血液,應該是在中的。

居然情緒失控打了在中‥‥自己曾經那麼拼命保護的人,現在居然被自己傷了‥‥

可是怎麼能不失控?!聽到那個人說「已經告訴給父母了」,就失控了‥‥聽到那個人說「你難道就不自私」,就失控了‥‥聽到那個人說「是我求你來的嗎」,就失控了‥‥

想忍下去的,可是那張漂亮的嘴不斷說出頂撞的話,讓驕傲的自己怎麼忍?!

為了那個人,自己褪去了一層層驕傲的外殼,可他怎麼能那麼殘忍?殘忍到,連自己唯一僅剩的自尊,也要奪去嗎‥‥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