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文呢~是我大概四個月前看完的文,《我的富二代男友》作者“綠秋”,寫過的文有《寵你上天》、《醉相思》、《小貓和大狗》(這篇很虐)、《陌上花開》等。

一開始對這個文名沒多大的感覺,想著大概又是些俗套的情節,故事走向我大概都可以猜得到,應該就一個腹黑的富二代鄭允浩和一個炸毛受或者小白受金在中輕喜的“基”情故事,老套!可是這文一直持續出現在首頁是怎麼回事?喜歡老套故事的人有那麼多?!某天終於忍不住好奇心點進去看。結果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樣,沒有輕喜相反的還有點小虐。

這文分一、二部,文的風格偏現實風,第一部寫的是允在兩人如何的相遇,因為道德和良知的問題,導致兩人愛的十分辛苦。第二部寫的是兩人破除萬難在一起之後所面臨的生活困境,愛情與麵包該如何兩全(不能劇透太多)?作者寫文的功力不錯,很多情節會讓人不由得感慨現實是如此的殘酷,就算是真心相愛的兩人也有可能會因為現實的殘酷而分開,當然允在一定是HE的囉~

我特別要提的是這文裡的另一個亮點──允浩的父親,我第一次看文不是因為允在哭的淅瀝嘩啦而是因為配角,想著作者小小年紀怎能把老人的心境描寫的如此深刻而動人呢。

大網:允浩和在中的相識是因為允浩的女友,因為女友對在中像對待親弟弟一樣,所以特地要允浩多多照顧這個從鄉下來和允浩念同一所大學的弟弟,允浩就算一開對在中非好感也還是答應女友會多多照顧在中。在中是天生的同性戀,和允浩認識沒多久便對允浩有了感覺,但那是好朋友的男友啊~就算再怎麼喜歡也不能做第三者。原本在中以為永遠不可能有回應的感情卻出現了曙光,允浩在不知不覺中喜歡上了在中,然而一邊是交往多年的女友,一邊是愈發讓自己無法自拔的在中,這讓允浩陷入了兩難,同樣的在中亦是痛苦的不知該如何面對,友情和愛情到底該怎麼抉擇,無論選擇哪一方都有人會受傷,到底這個結該如和解?

 

==================================================

 

 

第一章

「嘿!小跟班,我在這兒呢?這兒呢,這兒呢,瞎瞅什麼啊?快到姐姐這裡來!」人來人往的火車站,令人側目的美人,全然不顧周圍人驚異的眼光,揮著手大聲的喊著。

「你可以不用來的,我自己可以。」少年一張傾世的臉蛋,黑色的頭髮襯得的他愈發的乖巧。

「怎麼能不來啊?你可是我兄弟,這兒是我的地盤,還能讓你一個人啊?」大大咧咧的一甩長髮,接過少年手中的一包行李,拉著他穿過層層人海往車站外邊兒走,「姐姐我拿到駕照了,車子就停在外面呢。」

「嗯,以後連車錢也省了。」拉著大大的兩個行李箱跟在她的身後,在光鮮亮麗的她面前,他顯得有些許的寒酸,就像是從鄉裡考進京裡的狀元郎一樣的,他確確實實是從那鳥不生蛋的地方考到了這個大城市裡的大學來的,家裡雖然就他一個兒子,但是他上邊還有兩個姐姐,再加上家住在農村,一家人守著幾畝地靠天吃飯的日子也好過不到哪兒去。

「小跟班,當初填志願的時候讓你跟著姐姐走沒錯兒吧,這是姐姐的地盤,有啥事兒姐罩著你。」她發動車子,一邊說著一邊拿出手機撥號,「我人接到了,你趕緊的過去,讓你幫忙拿東西呢,你那一身的力氣不幹這活浪費了,就這樣了啊,我一會兒就到了。」

「終於要讓我見見你那個藏了這麼多年的青梅竹馬了?」

「嗯,讓你見見什麼是真正的男人,以前咱們學校的那都弱爆了,等事情忙完了,姐姐給你介紹一個男朋友,你也別惦記著那個陳世美了啊,姐姐給你找個好的,天天把你寵著…」她興沖沖的說著,他卻轉頭看向車窗外的高樓大廈,一直夢想著的大城市的大學生活終於要開始了…

 

 

「我來介紹介紹啊,這是鄭允浩,這是我兄弟,嗯,閨蜜也行,他叫金在中,以後你可得多關照他,他要是少了一根頭髮我找你算帳。」宋琳星把手裡拿著的東西往鄭允浩手裡一丟,熱情的拉過金在中的就開始介紹,「他跟你一個學校,這就是你姐夫,以後在學校有啥事找他。」

「你好。」金在中看著眼前的男人,那張英俊的不可一世的臉上對他帶著些許的鄙視之意,怯怯地開口。

「行了,搬東西吧,這天熱死了,我那邊還一幫人呢,早完事早走。」鄭允浩看著眼前的小鄉巴佬,土裡土氣的,一身的農村氣息,對於在大城裡長大的大少爺來說,多少有些瞧不起的意思,不過還別說,這小子雖然是農村裡出來的,可還是白白嫩嫩的,在家裡肯定不幹活。

「鄭允浩你那擺的什麼臉啊?我說你以後對他好一點啊聽見沒?」

吵鬧的聲音漸漸遠了,九月的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在校園的林蔭大道上斑駁的留下了星星點點,這就是鄭允浩第一次見到金在中,也是金在中第一次認識鄭允浩,誰也想不到,在此之後,他們之間就多了一條紅線,剪也剪不斷了。

 

沒有直接回宿舍,把行李放在車上他倆帶著金在中去吃了午餐,城裡的餐廳和縣裡的就是不一樣,一看裝修就知道貴,宋琳星讓金在中點菜,金在中搖搖頭,「我沒點過菜,你們點啥我吃啥。」這就成為鄭允浩眼裡對金在中的初印象,小鄉巴佬。

「想吃什麼點什麼唄,就我們三個人吃飯,沒那多講究。」宋琳星說著,照樣把餐牌遞給金在中,金在中還是搖頭,鄭允浩看不下去了,點個菜費這麼大勁,一把拿過宋琳星手上的餐牌,劈裡啪啦點了五菜一湯,金在中看著那陣勢,這不是浪費嗎?他們家年夜飯都才八個菜哪 ,現在這隨隨便便一頓中午飯就五個菜,「別點這麼多,咱們吃不了。」

「閉上你的嘴,哥哥掏錢我樂意點什麼就點什麼,讓你點的時候你不點,現在別廢話。」鄭允浩對於金在中的第二印象就是摳門兒,鄉下來的就是鄉下來的。

 

三人坐下沒多久菜就上來了,金在中看著盤子裡一道道精緻的菜肴擺放在他的面前,他有些眼花,他們家過年的時候也只是拿土碗裝著菜放上一桌子,克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東西,他還沒感嘆完呢,鄭允浩就先動筷了,金在中覺得這人沒有禮貌,說是他請客吃飯,客人還沒動筷呢他就先吃起來了,宋琳星早就習慣了鄭允浩的這種大少爺架子,不管誰是主誰是客,反正他餓了就得先吃,他才懶得管金在中那一副口水都快流出來的樣子呢。

宋琳星給金在中夾菜,「你多吃點,這個菜是這裡很有名的。」鄭允浩看了宋琳星一眼,覺得她有些過了,可是他從起來到現在還沒吃東西呢,他早就餓了,也就沒有說什麼,宋琳星對金在中是寵愛有加的,早在兩人認識以後,宋琳星就像是金在中他媽一樣,每天把金在中照顧的周周全全,填志願的時候,宋琳星看著拿不定注意的金在中,豪爽的一拍金在中的肩膀,「上姐那裡取得了,那是姐的地盤,姐罩著你。」就這樣,金在中聽了宋琳星的話,來到了這裡,然後,認識了鄭允浩。

 

 

 

 

第二章

大學生活就這麼開始了,誰也沒料到緣分是件多麼巧妙的事,鄭允浩的宿舍分在302,而金在中的就在隔壁303,雖然鄭允浩是百般不願意住在學校這四人擠一間的宿舍裡,可是學校規定,一年級的新生都必須住校的,這個時候鄭允浩挺恨的,為什麼自己的智商就不能再高一點直接跳級呢?

當然他的這種想法也只能當做是白日做夢,醒來就忘了。金在中站在衣櫃旁邊整理衣服,腦子裡全是今天早上看到的鄭允浩裸露著上半身站在他宿舍門口管他借牙膏的樣子,他是天生的同性戀,以前就一直暗戀著村頭小賣部那家的孫子,兩人一塊念完了中學,金在中就考到縣裡的高中去了,然後認識了宋琳星,在宋琳星的撮合之下交了第一個男朋友,兩人一好就是一年半,後來那人受不了了,轉直跟隔壁班的班花跑了,金在中就沒有再談過戀愛了,直到那天見著了鄭允浩,心裡那顆埋藏了很久的小苗子,漸漸開始有些破土而出的欲望了。

兩人念的一個系,在緣分的驅使下自然而然分到了同一個班,既然是女朋友交代了要照顧的人,鄭允浩自然是不會怠慢的,在經歷了三年的異地戀之後還在持續的感情,沒有人會不在乎。一下課就拉著金在中去了學校食堂,小跟班這個綽號不是白來的,既然有了白白送上門的人力,身為大少爺的鄭允浩是不可能不好好“照顧”金在中的,中午的食堂熱鬧的像是大拍賣的賣場,所以打飯的事情自然是金在中的工作,鄭允浩要做的,就是在金在中打飯的時候找個角落人少的位置坐下,等著學校食堂那不冷不熱且沒有任何美味之說的飯菜端到他面前,然後一邊罵著一邊吃下去。

 

「我說金在中你是屬羊的?每天青菜蘿蔔的。」鄭允浩啃著學校食堂唯一還能稱得上好吃的蜜汁雞翅,看著自己餐盤裡還剩餘的紅燒肉和炒蛋,再看看金在中餐盤裡的炒白菜和炒茄子,不由得挑逗氣金在中來。

「我不愛吃肉,那東西一股腥味,我吃不慣。」金在中撥弄這餐盤裡最後剩下的米粒,一顆不剩的全塞進嘴裡。

「怪不得瘦的跟小樹苗似的。」鄭允浩把骨頭往桌上一扔,從金在中的衣兜裡掏出紙巾擦了擦嘴,「下午帶你下館子去,這食堂的破東西啊,早晚營養不良。」聽著鄭允浩滿口的抱怨,金在中只當是城裡孩子的嬌氣,不是不知道鄭允浩家有錢,以前就聽宋琳星說過,鄭允浩他們家是開公司的,有錢的不得了,現在一看鄭允浩這嬌氣的樣子,也就只當是那麼回事的,溫室裡的花草,經不起任何風雨的。

 

兩人下午下課的時候宋琳星早就在校門口等了,吊帶背心配上牛仔短褲的裝扮讓她不惹眼也不行,金在中看看自己的好哥們兒,又看看走在自己旁邊的鄭允浩,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兒,最後金在中低頭看了看自己,怎麼看都和這兩人不搭,也不知道怎麼會走到一塊兒去了。

宋琳星一邊挽一個,大大咧咧的講著學校裡的趣事,毫無形象的大聲笑著,全然不顧她那張長得如何如何大家閨秀的漂亮臉蛋,金在中的眼神越過宋琳星看著同樣一張笑臉的鄭允浩,心裡有些不舒服,可是,那畢竟是自己的好朋友,自己好朋友的男朋友,就算是動了真感情,那也只能把它悄悄地埋在心裡,就算那顆小苗子漸漸發芽,慢慢長大,也不能讓它遮去了那朵花的陽光。

 

「小跟班我跟你說哦,今天這排骨你得給我吃完了,要不然姐姐收拾你,瞧瞧你那小身板,指不定我不在的時候鄭允浩這貨憋著多少勁欺負你呢。」宋琳星往金在中碗裡夾了一塊又一塊排骨,跟老媽子一樣的念叨。

「你怎麼就知道我欺負他了?我對他好著呢。」被宋琳星的話戳到了軟肋的鄭允浩不滿的為自己開脫。

「鄭允浩,我今天才認識你嗎?你是什麼人我不知道啊?小跟班,你跟姐姐說,這幾天他是不是欺負你了?」

「沒欺負我,就讓我拎包打飯了。」金在中嬉笑著看向鄭允浩,有仇不報非君子嘛。這是金在中第一次對鄭允浩笑,那個笑容太過耀眼,讓鄭允浩一時恍神。

「你看看吧,鄭允浩,我讓你照顧小跟班不是這麼個照顧法啊,以後你替他拎包打飯。」

「他有包讓我拎嗎?再說了,你要我堂堂一代帥哥去給這兒小樹苗打什麼青菜蘿蔔的我可丟不起那個人。」

「他沒包你就不能送他一個啊?你那麼多包,送人一個不行啊?再說青菜蘿蔔怎麼了?青菜蘿蔔不要錢啊?」宋琳星說鄭允浩說的起勁,沒看到金在中把她夾到自己碗裡的排骨往鄭允浩碗裡挪,而鄭允浩也就那麼順從的一塊一塊吃下去,幸虧宋琳星沒看見,要是看見了還不得下巴脫臼啊?鄭允浩可是從來不吃別人碗裡放過的東西的,連相戀了這麼多年的她也沒有試過給鄭允浩吃自己吃剩下的東西呢。

「知道了知道了,真是你親兄弟,對我也沒見你這麼上心。」宋琳星罵完了,鄭允浩也剛好解決了金在中挪到他碗裡的排骨,糖醋排骨吃多了,說話也帶著一股子酸味。

「你這麼大人了還用得著我上心啊?」

「他金在中才三歲半嗎?」

「他跟你不一樣,他是弟,我上心不行呐?」

「行,他是你弟,你就應該寵著他,護著他,我就應該丟一邊。」鄭允浩這一句話說的有些撒氣,原先對金在中的那些好感頓時全無,嫉妒心作祟讓他在心裡冒出了一個讓整個局面大大改變的想法。

金在中就那麼看著他們兩人吵吵鬧鬧,卻不知道,接下來的事情,會讓那棵小苗子在他的心裡深深的紮根。

 

 

 

 

 

第三章

接下裡的日子,金在中說不出有什麼不對勁,感覺鄭允浩對自己更好了,也許是那天被宋琳星教訓了一頓以後吧,鄭允浩是因為聽了宋琳星的話才對他好也不一定呢。

「小樹苗,你趕緊把那牛肉給我吃了啊,不然待會兒我收拾你。」鄭允浩看著金在中一個勁吃碗裡那些青菜蘿蔔的,自己餐盤裡的牛肉弄了一半給金在中,拍著桌子吧嗒吧嗒叫著。

「知道你們在一起時間久了,可沒想到連說話方式都一個樣。」金在中可不聽鄭允浩的話,說完了繼續吃著盤子裡的青菜蘿蔔。

「別跟我扯那些有的沒的,趕緊吃,吃完了回去把我那堆髒衣服洗了。」鄭允浩夾起一塊牛肉就往金在中嘴裡塞,這吃進去的東西再吐出來可就噁心了,金在中忍著滿嘴的腥味咽下了牛肉,趕緊往自己嘴裡死命塞菜葉子。

「對了,下午又沒課,你衣服幹嘛要我洗啊?」回宿舍的路上金在中問鄭允浩。

「我下午約了人打麻將,廢話那麼多幹嘛?你要不洗我拿去洗衣店洗就行了。」

「那地方多貴啊,你要有那些錢還不如給我買個奶油蛋糕呢。」金在中來大城市念書的另外一個目的就是蹦著大城市裡那些美味精緻的奶油蛋糕來的,以前吃過一次,那也吃的是縣裡的蛋糕店做的,就是在縣裡念書的時候宋琳星過生日,那蛋糕是在縣裡最好的那家蛋糕店買的,奶油香香甜甜的,他雖然不愛吃肉,卻對奶油情有獨鍾。

「你喜歡奶油蛋糕啊?」奶油那東西能膩死人。

「香香甜甜的,很好吃啊。」

「行,那你趕緊給我把衣服洗了啊,我走了,要是贏了錢就給你買。」

金在中穿著小背心站在水房裡,看著眼前裝了三個盆的衣服,其中一個盆還是管人借的,鄭允浩這個人,天天換衣服,也沒見洗,怪不得都塞衣櫃裡了。嘆了一口氣,金在中打開了水龍頭,水嘩嘩的流出來,金在中往盆裡倒了些洗衣粉,揮動著兩條小細胳膊揉搓氣衣服來。

 

鄭允浩提著答應給金在中買的奶油蛋糕開車回學校,車子他上高三的時候就有了,可是因為這破學校要求新生必須住宿什麼的,所以只有在沒事的時候開出來玩玩,約好的牌搭子因為一人臨時有事來不了散了,另外兩人說約幾個女的出來唱歌去,鄭允浩嫌沒意思也就沒去了,開車去城南的那家蛋糕店給金在中買了蛋糕就會學校了。

把蛋糕放到宿舍裡,鄭允浩換上了一條沙灘褲,拖拉著拖鞋就去水房找金在中去了,陽光下,金在中兩條細瘦的胳膊顯得愈發白皙,有些過長的劉海別在耳朵後面,露出兩隻晶瑩透亮的耳朵,低著頭揉搓著衣服的樣子讓鄭允浩有些說不出的感覺,小背心包裹下的纖細腰肢,讓鄭允浩有些想摟上去的衝動,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剛才的美好情景也就隨之消散在腦海之外了,鄭允浩乾咳了兩聲,金在中頭也沒抬,鄭允浩走上前,一把搭上金在中的肩膀,「挺勤快呀。」

金在中這才抬起頭來看鄭允浩,「你不是去打牌了?」

「是去了,可是我想著有棵小樹苗正幫我洗衣服呢,就想著回來看看有沒有被自來水沖走了?」鄭允浩說話的時候湊近了金在中的耳朵,熱氣灑在金在中的耳朵上,金在中的耳朵微微紅了。

「你盡瞎貧,衣服你自己洗吧,我,我回宿舍看書去了。」金在中被鄭允浩這麼一弄渾身不自在,結巴著掙開鄭允浩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往外走。

「嘿!回來!你不想吃奶油蛋糕啦?」食物的誘惑。

「你給我買奶油蛋糕了?」

「買了,你給我洗完衣服就給你。」

「不是說贏了錢才買嗎?」

「我不是想著你辛苦呢嗎?你要是不要我就送人了。」鄭允浩歪著腦袋挑著眉看著金在中,陽光照在他戴在左耳的耳釘上,一閃一閃的。

金在中想著奶油蛋糕,咽了咽口水,轉身回來繼續洗衣服,「我洗你漂吧,蛋糕分你一半吃。」

「你以為我跟你一樣饞啊?行了行了,別磨嘰了,洗好的拿過來,看你那小身板,要真讓你洗完這堆衣服,還不得累得半死啊?」鄭允浩擰開另一邊的水龍頭,眨巴著眼睛嘰裡呱啦。

「原來小樹苗你不矮嘛。」一開始見金在中的時候鄭允浩沒覺著他有多高,現在跟自己站在一起一比,也就矮自己小半個頭,「少說也有180 吧?」

「嗯,體檢的時候量了,有182。」金在中擰著洗好的T恤,然後遞給鄭允浩。

「宋琳星說你是GAY,你是GAY嗎?」這一點鄭允浩很好奇,在城市裡漂了這麼久,什麼樣的人他都見過,身邊這類人也不算少,只是,城裡的男人喜歡男人這一點沒什麼,他金在中一小鄉巴佬,怎麼就這麼前衛呢?

「嗯。」這個問題對於金在中來說是敏感的,卻不是丟人的,一樣都是感情,至少自己喜歡的是個人,可是被別人這麼直白的問著,金在中的心裡多少是有些不舒服的。

「那你喜歡我嗎?」鄭允浩問出這句話之後才發現沒過腦子。

鄭允浩的問題把金在中給嚇了一跳,張著一雙大眼驚訝的看著鄭允浩,他不知道該怎麼去回答鄭允浩的問題。喜歡嗎?那自然是喜歡的,可是,要說實話嗎?他不敢…最後支支吾吾開口,「我幹嘛喜歡你啊?你哪點讓我喜歡了?」

「我發現你這人審美觀念有問題,就我魅力這麼大一人你都沒感覺?」

「你魅力哪大了?」

「要長相有長相,要身材有身材,要家世有家世的。」

「喜歡長相好的買張明星的海報不就行了,學校後面那條街上,一塊五一張,要是喜歡身材好的喜歡史瓦辛格不就行了,家世嘛,崇拜比爾蓋茨不就好了,你說說,你有明星的長相嗎?有史瓦辛格的身材嗎?有比爾蓋茨的家產嗎?」金在中巴拉巴拉一大堆,就是為了掩飾自己內心裡對鄭允浩的喜歡。鄭允浩被金在中的一段話噎的一愣一愣的,認真聽這小子說話,才發現嘴巴上也不是饒人的主。

「那你給我找一個三樣俱全的出來。」

「這我可找不著,可是問題就是這些你都不具備啊是不是?要是光看長相,身材,家世,這頂多也就是愛慕虛榮,算不上喜歡。」

「那你給我說說喜歡是什麼樣?」

「你沒談戀愛啊?還要我這個單身的人來教你,你傻啊?」金在中把盆裡的水倒了,打開水龍頭嘩啦嘩啦把噴沖乾淨,拿過鄭允浩面前沒有漂洗的衣服就著一盆清水漂洗起來,對於金在中來說,喜歡一個人,就是喜歡,不管那人是四處躲藏的殺人犯還是廉政清高的員警,不管那個人是街頭擺攤的小商小販還是大公司裡的大老闆,不管那個人是學習頂好的學生會會長還是學校裡公認的小流氓,不管那個人是傻子還是天才,那都無關緊要,喜歡是發自內心的感覺,不是靠內心對物質的虛榮和需求。

 

 

 

鄭允浩這人不怎麼樣,不過買的蛋糕還是很美味的,洗完了衣服,金在中揉揉發酸的胳膊,坐在鄭允浩的椅子上吃著鄭允浩給他買的蛋糕,城裡的蛋糕就是不一樣,奶油很細很滑,蛋糕也很鬆軟,一口咬下去嘴裡佈滿了奶香的氣味,舌尖的香甜一直蔓延到心裡,有一種暖暖的被陽光包圍的初戀的感覺。

鄭允浩點了一支菸站在門口輕輕的吞雲吐霧,看著金在中用勺子一口一口往嘴裡塞著蛋糕,他不明白一個男人怎麼會喜歡這麼甜膩膩的東西,可是,金在中吃蛋糕的樣子很好看,即使沉浸在美味裡的他不知道嘴角沾上了奶油,畫面靜止,像是青春文學裡面的插畫,美好而不實際。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