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畢竟大多數都是外地過來念書的,趁著週末,班上組織一起去秋遊,意見不完全統一是肯定的,就比如一群積極向上的孩子裡就存在著金在中這種不團結的同志。

秋遊,遊得是什麼?那不就是錢唄,那對於他金在中來說重要的也是錢,出個學校門最少都要花上兩三塊錢的,大城市好,但是大城市消費高,大城市馬路又寬又乾淨,可是人家大城市路邊賣的一根冰棍也要一塊錢呢,所以啊,秋遊肯定得走遠,走遠了肯定的費錢,

所以金在中就打著一直不出聲讓人們無視然後忘記他的存在的僥倖心理一直把頭埋得低低的,可是在這種時候他卻忘記了,他身邊有一個鄭允浩,那個生下來就是閃光點的鄭允浩,何況這個人重來不低調。

 

「嘿,苗兒,咱們也參加唄。」鄭允浩從小就愛熱鬧,不等金在中回話立馬扯著嗓子朝那邊喊起來,「班長,把我們兩也算上啊。」

金在中這才抬起頭來看鄭允浩,「我不去。」

「怎麼不去啊?一夥人出去瘋瘋鬧鬧多好,多熱鬧啊。」

「你要去你去就行了,我不愛熱鬧。」其實金在中是想去的,可是一想起手裡拿著的都是爸媽的血汗錢,金在中就猶豫了。

「你不去我一個人去有什麼意思啊?我在這個班上就只跟你混一塊,除了你我還認識誰啊?」

「我不去,你要不願意去你就不要去好了。」

「你這是不團結的表現,要是革命時期你這是要被拉去批鬥的。」

「那有什麼?哦,不去一次秋遊就犯下滔天大罪啦?還拉去批鬥呢!你們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你們爹媽的錢都是輕輕鬆鬆到手的,我們家情況不一樣,跟你們比不了,你們能去的地方我去不了,你們能吃的東西我吃不起,你一餐吃十塊,我一天吃十塊還心疼呢。」不知道是不是被鄭允浩的話戳到了痛處,金在中劈裡啪啦說了一大堆,連家鄉的土方言都冒出來了,一開始就知道他和鄭允浩不是一個層面上的人,也沒想,竟然差這麼多。

「哎,你‥‥哎呀,不就是錢的問題嗎?我給你出不就行了。」鄭允浩從小就是個敗家子,哪知道人家這是不是沒心思啊?反正金在中說了這麼多,他能想到的也就是錢,別的東西沒有,錢嘛,他老爸一次給一大把呢,不少。

「我是你的誰啊要讓你給我出錢?我憑什麼要你的錢啊?我又沒為你做什麼。」金在中白了鄭允浩一眼,紈絝子弟,說的就是他這種人吧。

「我們不是朋友嗎?你怎麼就不能用我的錢了呢?」他那些哥們過個生日,光禮物的錢就夠給金在中買一年的奶油蛋糕了。

「我是你朋友就該用你錢嗎?那你怎麼不乾脆給我買一幢房子,讓我把家裡人都接城裡來。」這是金在中的夢想,也是金在中一家人的夢想,爸媽都是苦了一輩子的莊稼人,能住上城裡的樓房自然是做夢都想的,只是爸媽嘴上不提罷了。

「噢喲,溫溫順順的小綿羊也會發脾氣呀?」像鄭允浩這種吃閒飯長大的大少爺什麼人什麼場面沒見過,就他金在中這點小脾氣哪能嚇到他啊?頂多也只是驚奇而已,所以還是那副欠扁的樣子,揉著金在中的腦袋,嬉皮笑臉。

「你這人討厭不討厭啊?你沒看出來我正在生氣呢?」金在中差一點炸毛,這個鄭允浩到底懂不懂得尊重人啊?

「我當然知道你在生氣啊,要不然你呲牙咧嘴的幹嘛?」

「那你這是幹嘛?」

「我不是在哄你嘛。」

「誰要你哄啦,你又不是我的誰。」金在中臉繃著,心裡卻早就樂開了,鄭允浩在哄他,他害怕他生氣啊,那是因為在乎他嗎?

「我是你姐夫。」一瓢冷水直潑金在中的腦門。

金在中紅著眼睛瞪了鄭允浩一眼,轉身跑了,雖然不想承認,和鄭允浩單獨在一起的時候不去想那些,可是,他說的是事實啊,他不得不承認的事實,因為不知道怎麼面對鄭允浩所以跑開了,他是宋琳星的男朋友,這是不能否認的,他們從上初中就在一起了,他這個第三者,怎麼去插足?難道,大城市裡的樓房還會像他們家那小土屋那樣會漏風嗎?

 

看著金在中衝了出去,鄭允浩站在原地有些懵,他又說錯什麼話惹金在中不高興了,反反覆覆在腦子裡回憶了一邊剛才的對話,有什麼不妥嗎?這個金在中又耍什麼臭脾氣,吃炸藥了吧?

金在中跑了一段停下來,回頭,鄭允浩沒有追來,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失落感在心裡漸漸擴散,也對啊,鄭允浩幹嘛要追過來呢?自己又不是他的誰,而他,是自己的姐夫,自己好朋友的男朋友,宋琳星對他好他知道,他又不是白眼狼,腦子不記事。

 

 

從那天以後任誰都能看出兩個人冷戰了,金在中怎麼想的不說了,可是鄭允浩呢?他怎麼想的,他不就是耍耍大少爺脾氣,你不像我低頭我還是昂首挺胸大步向前走,再說了,這金在中話都沒說清楚就亂發脾氣這點,在他大少爺這十多年的人生經歷史上是沒有記載的,他是天之驕子,哪裡是說低頭就低頭的。

原想著金在中這隻饞貓隔天就會來找他要奶油蛋糕的,所以一下課就去買了,可是蛋糕在宿舍裡擺了三天,金在中還是那副死樣子,鄭允浩看著擺在自己桌上的奶油蛋糕,再想想金在中早些天前那一副吃了炸藥的樣子,一來氣,嘭的把蛋糕扔垃圾桶裡了。

鄭允浩越想越覺得心裡堵得慌,他和金在中天天見面,以前好的跟一個人似的,現在就連相視一笑也沒有了,下了課,金在中收拾了課本拉耸著腦袋往食堂走,他鄭允浩就雙手插褲兜裡大搖大擺的跟在金在中身後,想著什麼時候金在中要是回頭叫他了,他就大人不計小人過,上去摟著金在中下館子去,可是這一跟就是一星期,金在中死倔的不搭理他,鄭允浩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自然也不知道怎麼去道歉,不過,要按照鄭允浩的性格,就算是他錯了,他也不願去道歉。

心想著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跟宋琳星打電話的時候也沒說這事,鄭允浩糾結來糾結去,最後想著,要不給金在中買個蛋糕吧,然後,該怎麼就怎麼的。

 

 

 

 

 

第五章

既然鄭允浩說了要給金在中買蛋糕,那就必須趕緊的買。一下午,金在中就沒在教室看見鄭允浩,點名的時候還是他們宿舍一個人給擋著的。

沒錯,鄭允浩出去瘋去了,幹什麼?一群年輕人在一起能幹嘛?唱歌喝酒唄,一下午就泡在KTV裡,這家KTV是鄭允浩一哥兒們他們家的產業,所以一唱一喝,一大白天就過去了,一直到晚上還泡在裡邊呢,反正明天是週末,他們幾個不學好的,聚在一起什麼事都幹,在這種開放的年代,鄭允浩身邊是不可能沒有那啥啥的,所以包廂裡男男女女混作一團,該幹的不該幹的全幹了一通,最後瘋累了,看見鄭允浩一個人坐邊上喝悶酒呢就全都圍過來了。

鄭允浩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一見酒就拼命往肚子裡倒,這回有伴兒了,更是喝的歡快了,早就把要給金在中買蛋糕的是跑到九霄雲外去了。

 

 

金在中坐在宿舍裡看書,宿舍其他幾個人出去了,其實他們宿舍就三個人,另外一個問了,說是還沒來,反正遲早會來的,金在中看的正出神的時候有人敲門,金在中想著是室友沒帶鑰匙,趕緊起身跑去開門,「你找誰?」門口站著的人他見過,是隔壁鄭允浩他們一宿舍的,就下午幫他點名的那個,可是他不認識。

「我不找誰,鄭允浩找你,接電話。」來人把電話遞給金在中。

金在中接過電話,鄭允浩那邊挺亂的,鄭允浩烏魯烏魯說了一大堆,就聽清了兩句話,一句是「你們丫別脫老子褲子!」另一句是一個位址,鄭允浩好像要自己去找他。

「哥兒們喝大了吧?說話舌頭都擼不直了。」

「嗯,謝謝你。」金在中把電話還給了人家,站在門口一時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鄭允浩不上課跑去外面喝酒,喝醉了不給宋琳星反倒打他這裡來了,什麼意思他弄不明白,不過,腦子裡立馬蹦出了鄭允浩那句“你們丫別脫老子褲子!”腦子裡嗡的一下,鄭允浩是遇上了什麼壞人了嗎?這個想法一出,金在中立馬就撒丫子往外跑了。

深秋的夜裡身上就套了一件短袖,他不知道鄭允浩給他的那個地址在哪裡,頭一次狠了心的打車,到了目的地,看著計價器上顯示著的數位,五十多塊錢呢,這夠金在中從家裡到縣城往返一趟了。

金在中還是頭一次到這種地方,看著門頭上閃亮的霓虹燈,再看看那裝飾的華麗的大門,金在中傻了,這才反應過來,鄭允浩他是一個男人,總不能被人強姦吧?剛想轉身往回走,發現自己不認識路,再想想那五十多塊錢的車錢,不行,他得去找鄭允浩報帳去。金在中雖然不愛錢,但是護錢,這錢又不是為自己花的,肯定不能讓自己吃虧,所以走了進去。

 

他按照鄭允浩給他說的,告訴了服務生他找李賢宇,服務生聽完之後用一種一樣的眼光打量了他一陣,帶著他去了那個包間。

金在中一進門就看到鄭允浩了,他在離自己最遠的地方,一群人圍著他灌酒,要走近鄭允浩就得從電視機前面過去(金在中不知道那個叫投影儀),這就等於在眾目睽睽之下過去,金在中膽小,他看著這一屋子的人不敢動,有幾個人發現了他的存在轉過頭來看著他,正巧這時候門開了,進來的人頭髮有些亂,身高比他高出一個頭,正瞇著眼睛饒有興致的上下打量著他,「剛聽人說有人找我,給領這兒來了,是你吧?你找我幹嘛?」

金在中被他看得有點臉紅,說話也跟著結巴,「我,我找鄭允浩。」

那人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搖搖頭,「真可惜,我還以為美人是來找我的呢。」然後衝那頭大喊,「鄭允浩,你家來人了。」鄭允浩這才得以解救的從人堆裡鑽出來,搖搖晃晃的朝金在中走去。

其中有好事的人不樂意了,看了金在中一眼,隨著朝鄭允浩喊,「鄭允浩你啥時候藏了一個這麼好看的弟弟?可以啊你。」

鄭允浩一身酒氣的攬住金在中的肩膀,「這不是我弟,這是宋琳星她弟,不過我們倆關係好著呢。」這樣的鄭允浩讓金在中有些討厭,以前他們村子裡就有一個愛喝酒出名的,喝醉了就罵人,有時候喝的凶了,還會打媳婦,所以金在中對愛喝酒的人一般都敬而遠之。

「行啊你鄭允浩,一個宋琳星還不夠,連她弟你也搞。」這群人都是吃飯不管事的,所以對身邊的新鮮事新鮮人都好奇得很,只要有一個人出頭,就全部跟著湊樂子。

「怎麼不行啊?你也不瞧瞧他長得,細皮嫩肉的,多招人啊。」鄭允浩說這話的時候沒有看到身後看著他的金在中的表情,有些意外,也有些欣喜,「你們也看見了啊,這也瘋一天了,我家裡人來了,我得走了。」鄭允浩這麼說著就真拉著金在中往外走了,後面有人喊了幾嗓子,「晚上悠著點啊,人那小身板受不住!」鄭允浩習慣了臉皮厚,沒事,可是金在中卻聽的臉紅,城裡人怎麼這樣啊,這種事也拿出來說,多羞人啊。

 

鄭允浩一見金在中,買蛋糕的事也就跟著想想起來了,拉著金在中上了車,他雖然不管事但還是懂法的,酒後駕車這是正常人做不出來,拿自己命開玩笑呢,再能耐也不行。聽著鄭允浩報出的地址金在中愣了一下,不是回學校嗎?「你要去哪兒啊?」

「給你買蛋糕,我今天一直惦記那點事呢,差點忘記了。」鄭允浩說著說著就來勁了,「你金在中脾氣不小啊,面子也挺大,我都跟了你這麼多天了你都不回頭看一下,到頭來我還得哄著你,你說說你哪天發什麼瘋呢?跟吃了炸藥似的,我也沒招你惹你的,你還給我跑,你跑什麼,我能吃了你啊?」鄭允浩咕嘟咕嘟抱怨完了,靠在金在中的肩膀上睡了。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靠在自己肩上的腦袋,鼻間是鄭允浩頭髮上洗髮水的香味,隔著一層布料透過來的溫度,金在中不自覺的抬手摸了摸鄭允浩的腦袋,然後笑了,只有兩個人的時候他總是會把宋琳星給忘記,鄭允浩的身份不是宋琳星的男朋友,而是金在中的同學,金在中的朋友,還有,金在中喜歡的人‥‥

 

現在這個時間蛋糕店早就關門了,鄭允浩被金在中叫醒之後就興沖沖的拉著金在中吵蛋糕店走,看到緊閉著的大門,鄭允浩有些不高興,嘟著嘴巴看著金在中,金在中扶著他搖搖晃晃的身子,「我不吃了,我們回去睡覺吧。」金在中把鄭允浩剛才的動作理解為撒嬌,看著鄭允浩的樣子,金在中慢慢的克制住了心裡那股小爆發的勁。

「帶你去吃夜宵,前邊那家的牛肉串可好吃了。」鄭允浩拉住了金在中攙扶著他的手,在金在中的詫異當中拉著他往前走。感受著從手心裡傳過來的溫度,金在中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現在自己的內心,心臟怦怦的跳著,隨著鄭允浩拉著他奔跑的節奏一下一下的跳動,金在中有些恍神,好像他們正在約會,正在交往,他是被他寵著的戀人。

可是偏偏在這個時候他看見了一個人,在人群裡耀眼的宋琳星,她坐的地方,恰巧就是鄭允浩要帶他去的地方,他忘了,宋琳星的學校就在附近,悄悄地把自己的手從鄭允浩的手裡抽出來,面對宋琳星的熱情的時候他有些躲閃,他覺得對不起宋琳星,所以他低頭吃肉。

耳邊是宋琳星跟鄭允浩打鬧的聲音,間歇還有宋琳星問他,「怎麼今天你不怕肉腥味了?吃的挺帶勁啊,夠吃不?」他看著宋琳星笑,然後點點頭,繼續把腦袋埋下去,他很想沉浸在剛才的那段短暫的回憶裡。

可是耳邊的嬉笑聲讓他的心不能平靜。他在想,如果有一天,坐在鄭允浩身邊的人是自己,和鄭允浩打鬧的人是自己,和鄭允浩接吻睡覺的人是自己,那麼,那個時候,日子還會不會像現在這樣。

 

 

三個人回到鄭允浩的公寓裡已經是夜裡兩點了,宋琳星給金在中抱了床被子讓金在中睡沙發,自己端了盆水進了臥室,金在中悄悄地跑到門口去看,細心地為鄭允浩擦著身子的宋琳星,還有沉沉的睡過去的鄭允浩,如果這一切都是夢,醒來之後在鄭允浩懷裡的人是他,那該有多好,心裡的小苗子越長越高,他有些控制不住了,他不知道如果有一天他爆發了,那麼,會是什麼樣的結局,有人把他當回事嗎?還是,一直都是自己厚著臉皮一廂情願呢?

也許這就是天賜良機,金在中剛要睡下的時候宋琳星接了個電話,說是好姐們失戀了,她得過去,就把鄭允浩扔給了金在中,金在中看著宋琳星離開,他覺得自己是個壞人,他的內心正在醞釀著一件壞事,他告訴自己不能去做,他告訴自己要矜持一點,他不斷回想著宋琳星對他的好,他想控制自己的感情,他不想受傷,他不想最後坦白了,還是得看著別人牽手從他面前走過,感情是經不起時間的考驗的。可是,又有什麼能比得過時間呢,時間,遠遠比愛情要持久的多,就算愛情沒有了,可是,時間還是依然在跳動‥‥

縱使這樣想著,金在中還是走進了鄭允浩的臥室,他看著鄭允浩的睡顏,輕輕地用手指劃過那好看的輪廓,然後,慢慢的畫在了他的心上,他躺到鄭允浩的身邊,他把鄭允浩的腦袋抱在懷裡,內心忐忑的用嘴唇輕輕地碰了一下鄭允浩的臉,他告訴自己,明天過後,和這段不該有的感情揮手再見吧,至少,他在自己懷裡睡得安詳。

 

 

 

 

 

第六章

那件事就這樣過去了,到最後鄭允浩也沒弄清楚金在中到底是因為什麼發的脾氣,不過誰也沒跟誰道歉。

倒是鄭允浩,把金在中著實嚇了一跳。金在中到現在每回憶起那件事情都臉紅心跳的,那天早上起來,金在中先去洗的澡,然後他正在擦頭髮的時候鄭允浩剛好洗完出來,一上來就擁住他,鼻間嗅到的都是鄭允浩的味道,剛剛沐浴完身上帶著沐浴乳清新的味道,金在中被這一抱弄得有些緊張,他不知道鄭允浩要做些什麼,下一秒,鄭允浩在金在中毫無防備,完全放空的情況下吻了金在中的臉,金在中一驚,他抬頭,對上鄭允浩的笑臉,那個笑容像是要把人吞噬,迷失,溫暖的像是冬天正午的太陽。「謝謝你,苗兒。」從鄭允浩嘴裡說出感謝的話讓金在中腦子一鈍,變得不像是鄭允浩的鄭允浩就站在他面前,讓他有一種還在夢裡的感覺。

 

自從那一天後,兩人雖說是和好了,可是金在中老是躲著鄭允浩,面對鄭允浩的詢問的時候金在中的支支吾吾,心裡那份不確定的感情在經過那一個吻之後變得喜悅的心情裡得到了答案,他愛上了鄭允浩,不知從何時開始從喜歡演變成了這種情感,也許,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就那樣了吧?

「金在中你出來。」鄭允浩下午放學就出去了,接近宿舍熄燈才回來,伸著個腦袋站在金在中他們宿舍門口看著正在泡腳的金在中。

「你進來吧,他們去圖書館了。」金在中望了一眼站在門口的鄭允浩,「你怎麼才回來啊?」

「喲喲喲~這口氣,你是我小媳婦呢?」鄭允浩手裡拿著給金在中買的奶油蛋糕,一步三晃的走到金在中身邊,一屁股坐在金在中的桌上。

金在中瞪他一眼,「你別胡說,別人聽見不好。」他不知道自己心虛什麼,男生之間開這種玩笑已經是見慣不怪的事情了。

「聽見就聽見唄,現在是民主主義社會,都不是封建思想了,你害羞什麼啊?」本來還沒什麼的,被鄭允浩這麼一說倒好像他們倆真有什麼似的,金在中的臉噌的紅了,結結巴巴的開口,「你忙你找我做什麼啊?」

「咱們一天到晚黏在一起,這麼幾個小時不見你倒是怪想念的,所以過來看看,我怕晚上想你想的睡不著。」鄭允浩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嬉笑著調戲著金在中。

「你,你別瞎說,我又不是你什麼人,你幹嘛想我想的睡不著覺啊?」被鄭允浩這麼一戲弄的,金在中把頭埋的更低了,恨不得把頭埋進盆子裡去。

「得得得,不逗你完了,今天一哥們兒生日,我喝了點酒,給你買了蛋糕就回來了。」鄭允浩這麼一說金在中才抬頭看他,臉上的確有被酒精染上的紅暈。

「鄭允浩,我能問你件事嗎?」金在中把腳從盆子裡拿出來,拿毛巾擦著,「你為什麼天天給我買奶油蛋糕啊?」

「你不是喜歡吃嗎?」

「那,這東西貴不說,還那麼老遠。」

「我不是有車嗎?哎我說,你今天怎麼想起來問這個了?」

「不是,我就是想,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啊?」

「就這啊?你每天給我洗衣打飯的,對你好也是應該的嘛,再說,我要是對你不好,宋琳星知道了,她能放過我嗎?」

「哦,那你以後不用給我買了,我不會跟宋琳星說你的。」聽到鄭允浩的回答金在中心理不免一陣失落,他以為,鄭允浩對他好,至少他是喜歡他的‥‥

「說什麼呢?說的我跟怕老婆似的,我還怕你說啊?」把蛋糕往金在中身上一扔,「我給你買你就吃,就當我錢多的沒地方花。」

 

金在中現在哪還能聽得進鄭允浩的話,擦好了腳,套上了拖鞋,抬著盆子倒水去了,他一起身,鄭允浩剛才扔他身上的蛋糕就掉地上了,金在中楞沒注意,繼續往前走,鄭允浩一看,火氣上來了,衝上去揪著金在中的衣領就吼,「你丫發什麼瘋呢?你要看不上不想吃你就說,發什麼臭脾氣啊?」鄭允浩火氣上來的時候力氣大的像頭牛,金在中被他提的就腳尖沾地,手裡還抬著一盆水,聲音小的像蚊子哼哼,「我沒‥‥你放開我。」

「金在中,你別不識好歹,我對你那是看在宋琳星的面子上,我一大少爺,難道還真願意跟你這個小鄉巴佬屁股後頭轉呢?」鄭允浩一下放開金在中,話一出口,差點沒咬斷自己的舌頭,這話一說出口,那就壞了他的好事了。

“哐啷”一聲,金在中手裡的盆掉地上了,水灑了一地,看著金在中氣的渾身發抖的樣子,鄭允浩剛想解釋,就聽見金在中聲音有些哽咽的說,「你走吧,我是不配和你做朋友,你走,走!!!!」鄭允浩看著金在中,頭髮遮住了他的臉,他不知道金在中此時此刻是什麼表情,他知道自己剛才話說得重了,要想挽回有些難,可是,畢竟辦法是人想出來的,等事情過一段時間再解釋唄,說不定那時候自己在身邊,宋琳星就不會再對這小子噓寒問暖,母愛氾濫了。

聽著鄭允浩漸漸遠去的腳步聲,金在中終於忍不住蹲在地上放聲大哭起來,他早就知道城裡人瞧不起他們農村人,特別是那些有錢人,他以為鄭允浩會不一樣,他以為,自己喜歡的人至少不會瞧不起自己是個農村孩子,他金在中自從懂事以來第一次因為自己是農村人感到自卑和無奈,他不能選擇出生,但是,他也有他的愛情,可是,他要的,是有自尊的愛情,就是因為愛,所以這句話聽到耳朵裡之後,心才會翻倍的痛。

 

 

 

漸漸的疏遠,慢慢的不去想念,離開了金在中以後的鄭允浩又回歸了本性,大少爺想上課就上課,想翹課就翹課,開著車子在市里亂轉,不由自主的開著車子駛往城南,連續一個月的時間都給金在中去買蛋糕,這已經成了鄭允浩的一種習慣,還是習慣性的走進店裡要了一個每天都會買的奶油蛋糕。

鄭允浩坐在車上大口大口吃,沒吃幾口就被奶油膩的受不了了,他把蛋糕扔進垃圾桶,金在中喜歡奶油蛋糕,是因為他是GAY嗎?可是這也沒多大連繫啊,鄭允浩甩了甩腦袋繼續開車往前行駛,一開始的討厭,看不起,到現在的想念,其實,如果不是中間有個宋琳星,也許鄭允浩會好好的去疼這個弟弟,可是如果沒有宋琳星的話,他們就會變成公路兩邊的人行道,即使每天見面,都不可能認識彼此,即使看著那麼近的距離,卻遙遠。

鄭允浩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如此想念金在中,好像金在中對他有一種魔力,他想了一個晚上之後把這歸為習慣,只不過是習慣了和金在中在一起的日子,突然離開了,有些不習慣而已‥‥

 

 

一個星期沒見鄭允浩來上課,對於金在中來說,氣還是在生的,心還是痛的,擔心是必須的,他不知道鄭允浩是不是出事了,又一次路過302的時候他探頭看了看,鄭允浩不在宿舍裡,晚上大家都睡了的時候他就趴在門上聽外邊的動靜,也沒聽見過302的門被推開的聲音‥‥

鄭允浩已經三天沒有回宿舍了,他去哪裡了?和鄭允浩吵架之後他倒是很少見到宋琳星了,兩個人應該在校外約會吧?他們家裡都有錢,可以去高級的餐廳裡吃飯,可以去看電影,去遊樂園‥‥就像是金在中在家裡的時候姐姐他們看的偶像劇裡的男女主角一樣,沒有限制的去約會,不用擔心錢,想吃什麼吃什麼,想玩什麼玩什麼‥‥金在中低頭一勺一勺往自己嘴裡塞著午飯,眼前的光忽然暗了下來,他抬起頭來的那一秒,他嚇了一跳‥‥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