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幕 漸漸

---------------------------------------------------------------------------------------------------------------------------------

漸漸地,開始習慣另一個人的習慣,像是說話方式、像是飲食習慣、甚至像是睡覺的姿勢,漸漸地,不知不覺中也變成了自己的習慣,像是在某個段落停頓的語氣、像是倒辣椒粉固定的瓢數,像是睡左睡右的方向。

啊,那真的是,讓人想寫在筆記本裡的神奇事件呀!

 

                                                                                                                                               <金在中>

--------------------------------------------------------------------------------------------------------------------------------

 

他她拍攝結束了,接下來是更加忙碌的宣傳期,但在中認為真正辛苦的似乎是不停跑節目的演員而不是導演,吃著早餐,正想著中午要去電影公司開會時,公寓的大門傳出了開鎖的聲音。

他一邊喝牛奶一邊看著走進屋的允浩,對方的步伐有些歪斜,在螢幕上顯得很帥氣的正式西裝現在好像有點可憐,白色的襯衫下擺拉在褲子外頭,名牌領帶也只是掛在肩膀,鬆垮垮的垂著,允浩不耐煩的扯掉掛在身上的領帶,倒在沙發上。

「很累嗎?」

「累死了。」

「我們允浩那麼辛苦啊!」拿著裝了一半牛奶的玻璃杯,在中移動到沙發邊,往允浩嘴巴親了下去,說:「哥給你一個BOBO。」

「兩個。」還是攤在沙發上,允浩對著在中伸出兩根手指頭。

「好,兩個。」低下頭,又給了兩個BOBO,牛奶味的。

「三個。」

「這裡是菜市場嗎?討價還價。」在中放下杯子,又給了三個BOBO,「就這樣,沒了!」

「好吧。」允浩隨手抓了一個枕頭,抱在胸前,問:「你等一下要去電影公司嗎?」

「嗯,怎麼了?」

「我中午要再去錄一個節目。」

「怎麼不在褓母車上睡覺?」

「今天會很晚回來,大概講不到話。」允浩閉著眼睛說:「連續好幾天我們的作息時間都相反。」

所以特別趕回來?真是的,是傻子嗎?

在中看著講沒幾句話就睡著的允浩,還真會睡,現在捏他的鼻子不知道會不會生氣?這念頭浮上來的時候,右手忍不住伸了出來,不行啊,金在中,他告誡自己,允浩辛辛苦苦跑回來,還累倒在沙發上,身為人家尊敬(?)的哥,怎麼可以做出這種自砸招牌事情。

但是,但是‥‥‥,真的,非常,非常充滿了想胡鬧的感覺。

不行,金在中,不可以這樣,左手硬生生的把右手抓住,鄭允浩這傢伙的睡臉還真帥,就像巴掌一樣大小的臉是怎麼回事?男人的臉可以那麼小嗎?還有,睫毛好長,鼻子好挺,嘴巴上面的那顆痣好性感。

可惡,太帥了,讓人很不爽啊。

因為不爽的關係,右手突破左手的牽制,忍不住捏了那小子的鼻子。

「啊?」允浩迷迷糊糊的叫了一聲,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的人,傻傻的問:「為什麼捏我?」

就算平日滿腦子滿心肝都是壞水的人,剛睡醒毫無防備的模樣也還是很純真呀!在中有幾秒鐘的暈眩,太可愛了,怎麼辦?鄭允浩太可愛了。

「嗯,為什麼呢?」沒有回答允浩的問題,在中點點頭說:「真奇怪,右手就很想捏下去,它該不會討厭你吧?」

「在中吶‥‥。」允浩笑了一下,在中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每次這人用這種語氣講話就會有糟糕的事情發生。

「怎,怎樣?」

「我們在中真是太可愛了。」

「什,什麼?」捏鼻子吵人算可愛嗎?在中完全無法理解自己被稱讚的原因。

「一定是一個人太孤單了,就那麼想要跟我講話嗎?」允浩坐起身,拍了拍身旁的座位,說:「來,過來。」

「你不要亂講喔,我捏你鼻子並不代表我孤單。」

「唉,我知道我知道。」允浩繼續拍著身邊的空位,在中很確定允浩所說的知道根本是假的,雖然知道,但是眼前笑得一臉溫柔的卻讓人無法抗拒,他嘟著嘴坐到允浩指定的位置,然後對方的擁抱在意料之中的包圍住自己。

「在中,等我們忙完,去旅行吧!」

室內的空調無聲地吹送,雙腳踩著的是柔軟的米色地毯,躺在允浩溫暖的懷抱裡,在中瞇起眼睛沒有回答,旅行嗎?去哪裡好呢?

總之,雖然還是無比忙碌的日子,心思卻已經飄到很遠很遠,有著藍天和陽光的島嶼,愉快的想像著。

 

 

 

下午開會的時候,電影公司的企畫主管強烈建議在中參與宣傳活動,在中坐在會議桌的一角,用手指一下一下敲著桌面,沒有表情,沒有回答。

整個電影界應該都知道他有多麼討厭出現在螢幕上吧!

面對企畫主管棄而不捨的進攻,在中吐出一口氣,說:「這不是我的風格。」

「你想要維持一貫的低調和神秘嗎?」主管打開投影機,商品比較圖表映在白色的布簾上,「之前你的片子比較偏灰暗憂鬱,這種藝術風格的內容在歐洲有一定的市場, 金導你的電影在歐洲市場非常受到歡迎,藉著這樣的口碑,一路紅到美國,美國電影市場算是亞洲的跳板,因此讓亞洲的觀眾也注意到這些電影,因而獲得不錯的成績,可是‥‥

可是『他他』算是比較偏商業性的愛情片,也是你第一次在韓國導的片子,要讓韓國觀眾在上映的第一時間走進電影院的話,事前的宣傳絕對不能少。」

唉,商業商業商業!

在中覺得自己像一朵枯萎的花,坐在椅子上快要缺水死掉了,就算用盡自豪的話述,也沒辦法打敗眼前強大的敵人吧?

「那個,讓男女主角宣傳不行嗎?」雖然知道沒什麼希望,還是忍不住問了。

「這樣的話只能維持這個程度左右的宣傳效果。」主管按了一下手中的遙控器,一張曲線圖取代了原本的商品比較表,如果真是朵花的話,在中覺得自己不止枯萎了,雄蕊和雌蕊都要錯亂了,這些人的腦子是怎麼算出這些東西的?好驚人!

不知道在中平靜表情下的波濤洶湧,主管繼續出示下一張曲線圖,曲線的走勢很明顯高於前面,「這是假設導演加入宣傳的效果曲線。」

「為什麼我加入會升高?」

「因為新鮮感,雖然鄭允浩先生是非常有名的藝人,但是觀眾都已經知道他了,對於他新拍的戲的關注度大概是‥‥。」又是一張數據圖,主管指了指上面的數字,解釋: 「嗯,大概是這個數字,這樣的票房以目前的韓國市場來講,其實很不錯,但是我們要做的就是如何突破基本盤,達到更漂亮的數字。

要讓大眾注意到這部電影,炒緋聞的方式是可以登上幾天的報紙,不過因為這手法太老舊了,真正會提起興趣的可能性也不會太高,但是,如果讓享譽國際的新銳導演一起宣傳,一定能引起很大的注目。」

呃,在中很少有無話可講的時候,數字是他的罩門,眼前這男人太強大,一張一張的投影片完全打敗自己了。

「更何況,金導有著比藝人更加好看的長相呢!」主管笑著說道,金在中在這一刻確定自己完敗,又給數字又給誇讚,這人簡直是自己的天敵。

心不甘情不願的答應了,回家之後接到允浩的電話,語氣怎麼聽都很興奮,「在中,你要參加宣傳嗎?」

「被數學家打敗了。」

很明顯無法理解在中的回答,允浩「咦」了一聲。

「不要問那麼丟臉的事情,總之,我以後要遠離會給糖果的數學家!」

可能還是聽不懂吧,不,絕對還是聽不懂,允浩似乎放棄了這個問題,心情很好的說:「那我們又可以一起工作了。」

「切,就這麼想跟哥在一起嗎?」

「不行嗎?」

沒想到允浩會這麼爽快的回答,抖了一下的手差點把手機摔到地上,雖然知道只有自己一個人在房子裡,在中還是反射性的看了一下四周,今天丟臉的事情還真多。

「鄭允浩,去BoraBora喔。」

「什麼?」

「之後的旅行。」

「你今天的思考比平常跳躍了4倍左右,那個ParaPara在哪?」

「是BoraBora,不是ParaPara!」在中笑了出來。

「不知道不知道啦,誰會知道那種東西?」

「唉呦,我們允浩在撒嬌嗎?」用著像是花花公子一樣的語調調侃著,下一秒鐘又變成認真的口氣,「等忙完就去,行程我來安排好了。」

允浩有點吃驚的吸氣聲清楚的從手機裡傳來,充滿了對於某人規劃能力的不信任感,「你‥‥?」

「什麼你你我我的,不要嚇成那樣,快去工作吧,再見。」

說完再見之後,在中就毫不猶豫的掛了電話,允浩無奈的苦笑,看著手機,自己還沒說再見呢。

 

 

 

兩天之後,金導第一次華麗麗的出場宣傳節目,在後台等待的時候,不管是化妝師還是服裝師都以為在中是劇裡的新人演員,直到看見他像個流氓一樣對著劇組人員罵東罵西,才驚愕的瞪大眼睛,「這人是導演?」

大概是在做自己不喜歡的事,允浩發現在中的暴躁度比平常提升了不少。

「緊張嗎?」把手裡的溫水遞給在中,允浩坐到一旁問到。

「蛤?說什麼呀你!」一手接過杯子,另一手打了過去,在中露出了苦惱表情,問:「要是太多人因此愛上螢幕中的我,該怎麼辦?」

這一瞬間的金導,允浩覺得跟他口中有王子病的朴有天完全重疊,果真是什麼人交什麼朋友,更何況還是更高一層的靈魂之友。

「幹嘛看我看呆了?」發現了允浩的眼神動也不動,在中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些,就算是天下無敵的金導,對於腹黑的戀人還是有某種程度上的恐懼,不,不是恐懼,只是不想要硬碰硬,在中一面往後退一面為自己的行為做出合理解釋。

「你為什麼往後面縮?」

「沒‥‥沒有,你看錯了。」

「剛剛你距離我是我一個手長的距離,現在是一個半。」

「你閃光了吧!還是老花?」

堅決不承認的金導,就這樣和允浩吵吵鬧鬧的度過了後台等待的時光,當PD請他們前往攝影棚時,他才發現原本不明原因發冷的手(他絕對不會說出其實有點緊張)早就熱了起來,是因為剛剛遞來的溫水還是‥‥?

看著走在自己前面的寬闊背影,從來沒有一刻覺得那人是如此溫柔而值得依靠,看穿了自己的不自在,所以一直陪著玩陪著聊天吧,多麼不著痕跡的溫柔啊。現在也是,照禮儀來講,導演應該要走在最前面,但是允浩卻不顧被別人閒言閒語的可能性走在自己前面,對著電視台的人員一一應酬寒暄,像是推銷員般自豪地介紹著 『這是我們國際級的天才導演喔!』

鄭天王完全變成自己的宣傳人員了吧,在中覺得工作實在過於輕鬆,他只要扯個笑臉,允浩就會幫他把旁邊的閒雜人等全部招呼好。

有著鮮花或是蠟燭或是甜言蜜語的愛情也不是不好,但是像這樣不是更好嗎?沒有刻意用什麼招數討人歡心,卻能更深刻的感覺到他的愛情,在中走在允浩後面,雖然自己也是個男人,不比允浩遜色的男人,但這個時候確實有種被呵護被珍愛的感覺。

趁著誰都沒看到的時候,他從後頭偷偷地踢了允浩的小腿,在對方一臉狐疑的轉頭看著自己時,露出了可愛的笑臉。

允浩,謝謝你,撒拉嘿!

 

到了攝影棚之後,開始了冗長而讓人不耐的訪問,在中盡可能的簡短自己的發言,反正不管說什麼,鄭允浩都會乖巧的幫他補充剩下的內容,這傢伙不但有當宣傳人員的才能,還有當翻譯家的實力。

談完電影內容之後,女主持人笑著說:「看到傳聞中的金在中導演真是嚇了一跳,有著不比藝人遜色的美麗臉蛋呢。」

「可不要被導演的臉唬住了,個性恐怖的驚人。」允浩做出了害怕的表情,說:「完全男人啊!」

「花美男的長相,但是卻是男子漢的個性,允浩君是這樣的意思嗎?」主持人問。

「沒錯。」

鄭允浩的說詞似乎讓在中心情大好,露出了錄影以來的第一個笑容,抱著雙臂,說:「鄭允浩的反差也蠻大的。」

「怎麼說呢?」

「嗯,我一直覺得人有很多面貌,當我看著在鏡頭前的鄭允浩真得很吃驚呢,他在我面前真的很會撒嬌,各位鄭允浩的影迷,他不是帥氣的男人,他是愛撒嬌的男人呀!」

「導演是指在鏡頭前帥氣迷人的允浩,私底下其實是個愛撒嬌的大孩子?」

「沒錯!」

興致明顯高昂起來的在中,用著愉悅的語調回答,略顯不安的鄭天王在這段談話當中換了好幾次坐姿,最後做出了擦汗的動作,對著攝影機苦笑:「我都冒冷汗了。」

「允浩君有對導演撒嬌過嗎?」

在中笑而不答,嘴角的弧度越來越上揚,坐在舒適單人沙發當中的鄭允浩尷尬地笑著,一旁的妍心還在鼓催「好想看好想看」。

鄭允浩突然覺得跟在中一起上宣傳節目似乎不是什麼好事情,現場的觀眾跟著起鬨拍手,在中的笑容在允浩眼中狡猾的像隻狐狸,真是隻討人厭又可愛的狐狸。

咬著牙,允浩伸出手對著攝影機使勁的晃動,用著有點黏糊的聲音說:「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啦!」

動作大受好評,主持人和妍心都笑彎了腰,觀眾的尖叫聲持續了好久,臉色冷靜的只有被稱為男子漢個性的金在中導演,在現場一片沸騰的時候,他還不忘記評論:「允浩的撒嬌是動作派,像隻熊一樣!」

面對在中的評語,本來平靜下來的攝影棚再度充滿笑聲,女主持人甚至笑出了淚光,允浩的臉色還是有點不安,似乎對於不受控制的導演感到頭痛,他指著在中:「導演的話術真的很厲害。」

「允浩君真的是金導的擁護者,不停的讚美導演。」

「我是在中哥的fan呢!」在鏡頭前很乖巧的叫了聲哥,允浩轉頭對在中撒嬌,「哥,下次請我喝酒吧!」

第一次看到這麼可愛的允浩,觀眾又尖叫了起來,這次的宣傳大為成功,節目收視率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點,尤其是在允浩撒嬌的時候,比敵對的電視台高出了好幾個百分點,電影和電視公司的高層都非常滿意,金在中和鄭允浩的網路搜索排行更在隔天衝到了前兩位。

身心俱疲的大概只有鄭允浩吧,總覺得自己穩重迷人的形象好像在轉變當中,最近走在電視台裡頭,總有些工作人員對著他一面搖手一面做出「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的動作。

唉,被不可預測的金在中害慘了!

做髮型的時候,隨手拿起桌上的Movie World,翻到在中的專題訪問,戀人美麗又帥氣的整頁彩照映入眼中,這男人要讓人驚豔到什麼程度才高興,他看到在中談論到下一部電影:

『下次想拍的電影類型?嗯‥‥關於輪迴的愛情故事吧。

你們相信前世今生嗎?我相信喔!』

輪迴的愛情故事,前世‥‥今生嗎?

 

 

 

首映會的當天,允浩一邊整理西裝,一邊問在中:「你要拍前世今生的故事嗎?」

「嗯,有這個打算。」穿著正裝的在中,白金色的頭髮和黑色的布料形成強烈的對比,犀利度比平日更提升了不少,看著眼前戴起黑框眼鏡的戀人,允浩覺得這種裝扮真的很適合自己美麗的他。

「怎麼會突然想拍這種題材?」

「靈感啊,你要我怎麼說,靈感來了我能拒絕它嗎?」在中帥氣的攤了攤手,無奈的表示。

「你們的靈感都是怎麼來的?」對於藝術人特有的直覺或是靈感,允浩還是有某些程度的尊敬。

「作夢。」

「什麼?」

「這次就剛好夢到的,覺得很不錯,想跟編劇討論一下,做成劇本拍出來。」

就在剛剛的那一刻,他覺得自己對藝術人的尊敬被金導活生生的打碎,所謂的盲目崇拜是多麼天真的行為啊,鄭允浩,你又成長了,太好了。

「金在中,你傷害了我幼小的心靈。」

「說什麼鬼話啊?好好整理你的頭髮吧你!」

「頭髮?哪裡亂?」走到鏡子前面弄著自己一頭短髮,髮型師很快地跑了過來,手裡拿著定型液開始瘋狂噴灑。

「呦,金老弟。」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了兩人的談話,允浩看著笑的一臉爽朗的男人走了過來,有點吃驚這人的出現,他連忙走向前去打招呼。

「李導演。」

「喔,我們允浩也在這裡,穿成這樣很帥。」

「啊!」聽到兩人的對話之後,在中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你,剃鬍子了!」

李導演大笑,豎起拇指說:「在中老弟,你還是那麼有趣呀!」

「但是李導,你怎麼會在這裡?」在中問道。

「你以為我應該待在醫院的腸胃科病房一輩子嗎?」

「也,也不是這樣。」

允浩十分感興趣的看著站在李導演面前,氣焰似乎矮了一截的在中。

「我不是說過嗎?收了人家的好處,就要報答啊。」李導笑瞇瞇的說著。

「啊‥‥。」這句話好像讓在中大受感動,有點手足無措的擺動,「那個,唉,不過是一顆蘋果而已,啊,哥怎麼那麼客氣‥‥。」

嗯,稱呼也從李導變成了哥,看來大師級的前輩出現讓他真的很感動,允浩默默地鑑定完畢,但是,這兩個人是怎麼認識的?

「也不只這樣,我聽說如果當時我再喝酒的話,大概就要掛掉了,哈哈哈,金老弟你簡直算是我的救命恩人。」

面對李導演爽朗的大笑,在中覺得冷汗慢慢地從額頭滑下,住進腸胃科的病人本來就不能喝酒,這是常識不是嗎?

「幸好碰到的是你,如果是我們公司那群人,絕對會幫我買燒酒回來,搞不好連五花肉和大蒜都一起呢,哈哈哈。」

這傢伙還在笑,他的思維模式到底是怎麼回事?真想建議這人和金希澈一起回到屬於他們的母星去。

很顯然,金在中並沒有把自己歸類於常人也無法理解的類型。

直到助理請他們走出去的時候,在中還是處在該怎麼把李導和金希澈介紹給對方認識的腦力激盪中。

國際知名的李導演出現很明顯地為首映會投下震撼彈,原本就很熱烈的會場更加吵鬧了,閃爍的鎂光燈響個不停,在中和李導走過了紅色地毯,允浩和妍心站在他們一旁。

「兩位導演有私交嗎?」

「在中是我非常看好的一位新生代導演,他的名字在韓國也許是首度被提起,但是在歐美已經是被大家討論的新星了,我們大韓民國有這麼好的人才,不論說什麼,我都要來捧場一下。」

在中笑著拿起麥克風,說:「我從以前就很崇拜李導演,認識了之後才知道他是個很有趣又很照顧弟弟的哥哥,剛剛看見他的出現,真的是感動到連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唉呦,我們在中那麼感性嗎?」李導笑著拍了拍在中的肩膀,說:「我看好『他她』還有另一個原因,允浩也是我很想合作的演員,想必這部戲會非常有看頭。」

成功的造勢活動,讓金在中的名字和『他她』的注目度往全國蔓延開來,亞洲好幾個國家也對代理權展現出了高度的興趣,掌聲和讚美聲像是潮水一樣湧來,忙了不知道多久的兩人終於能坐在一起安靜地吃早餐已經是一月底的事情了。

吃著土司的在中,咬了幾口之後,突然噗吱一聲笑了出來。

「怎麼了?」

「去年秋天的時候,你剛搬進來吧,我連跟你待在同個空間吃早餐都覺得很不爽。」

「虧我那時候對你那麼好,還給你牛奶給你麥片的。」

「帶著色瞇瞇的心情吧?」

「在中哥,你也未免太過自戀了。」

「我還沒忘記聖誕夜那天,你說被我的美腿吸引。」

「呃‥‥。」頭腦在這種時候就很好嘛。

「對了,我的生日快到了,1月26號。」

「咦?是嗎?跟我很近。」突如其來的訊息,讓允浩有點嚇到,「那,要怎麼慶祝?」

「你這傢伙,你問壽星要怎麼慶祝嗎?」

「也對,我想想。」

「不用了,我訂了1月25號的機票,就去BoraBora島。」

所以這傢伙剛剛問東問西是在整人嗎?是這樣,絕對是這樣,鄭允浩默默捏著手裡茶匙,攪拌奶茶的速度越來越快。

「你,你是人類攪拌器嗎?」在中看著允浩有點不對勁的眼色,不自在的往後移動了一下。

「不是。」允浩啪的一聲折彎了手裡的茶匙,平靜又冷酷的聲音傳來,「超能力!」

什麼!?

空氣中的恐怖氣氛不由的讓在中又往後移動了一下,不是害怕喔,只是,嗯,你知道的,人類的自保本能。

「現在,我要用超能力把你瞬移到床上!」

‥‥‥‥!?

允浩平靜的聲音像是怨靈一樣,一波一波傳來,配上他面無表情的臉,簡直是年度恐怖電影代表,迅速明白情勢的在中豁然地站起身,準備逃跑。

「還逃呢,這房子能有多大?」

帶著嘲弄的語氣在身後響起,可惡,這個變態說的對,穿著睡衣的自己總不能衝到外面吧?

「在中哥,到1月25號之前,你都別想下床了!」

((=゚д゚=)) 金在中真的怕了,真的,真的很害怕啊!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