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幕 永遠的永遠 Forever Love

-------------------------------------------------------------------------------------------------------------------------------

 我從不相信一見鍾情這件事,是你讓我明白突如其來的愛情也是存在著。

 我從不相信空洞承諾的永遠,但原來在一起的每一分鐘都是永遠的永遠。

 你的存在就是光芒;你的存在就是愛情。

你的存在就是永遠;你是我永遠的永遠。

 

                                                                                              < 鄭允浩首次作詞作曲主打歌 - 永遠的永遠>

------------------------------------------------------------------------------------------------------------------------------

 

1月25日早晨,天氣晴。

允浩哼著歌,輕鬆地把兩個行李箱拋到後車廂裡,在中扶著腰,兇狠的眼神透露出恨不得將某人分屍的念頭。

「在中啊,你想要什麼生日禮物?」

「你的屍塊!」

「啊哈哈,真幽默。」嘴巴那麼壞有什麼用呢?身體贏了才是真正的王者啊,允浩心中陰險地笑著。

「笑的真淫盪。」

「在中哥...。」

「又,又怎麼了?每次用哥稱呼我就沒好事,鄭允浩,我警告你,我們要去機場了。」

「我記得你之前在爆打崔始源的時候,講了一句經典名言 - 『我現在給你身體上的暴力,是因為你對我做了言語暴力』,這個真理適用在任何地方。」

「什麼?」

「你如果再一再對我使用言語暴力,我真的會控制不了自己對你做出身體暴力的舉動。」

「什 — 麼— !?」在中捲起衣袖,一拳揍在允浩的肚子上,「狗崽子,讓你威脅我?讓你威脅我?言語暴力我也做,身體暴力我也做,下次絕對不會被你綁到床上去!」

吵吵鬧鬧當中,車子抵達了機場,辦完證件和行李托運之後,允浩準備去通關,在中卻涼涼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說:「等一下。」

「怎麼了?腰很痛嗎?」

「去你的腰痛,等秀秀他們。」

張大嘴巴,鄭允浩講不出話了,這不是允在兩人的愛之旅嗎?

「你的嘴不閉一下嗎?鄭天王。」

「金在中,這怎麼回事?」

「就很不爽,在床上被榨壓那麼多天,我超級不爽,所以兩人旅行增加到四人旅行。」

「不是都在床上嗎?」

「在床上打通電話叫朴有天多訂兩張機票也不是難事,他一聽到能和秀秀甜蜜出遊,就馬上答應了。」在中笑的很得意,說:「沒想到吧,你腹黑功力不夠啦,回山上再修練個幾年吧!」

「嗯。」允浩認真的點頭,「哥教訓的是,我以後會更加努力,成為更加腹黑的鄭允浩。」

「不,不用了,我隨便說說的,其實你也不用那麼努力。」

在車上也是吵吵鬧鬧,在機場也是吵吵鬧鬧,允浩這傢伙以前很聽話呀,怎麼現在變得那麼愛頂嘴,在中低落的想著。

允浩好笑的看著正在思索如何搶回主導權的在中,突然身邊響起了一個略帶詢問的女聲:「在中?是在中嗎?」

回頭一看,一對男女拖著行李箱站在他們身後,女人已經邁入中年了,可是看起來卻又異常年輕,長長的黑髮盤了起來,白晰的皮膚像是窗外的雪一樣潔淨,她穿著深藍色的洋裝和白色大衣,顯得高雅美麗。

摟著她的男人高大挺拔,應該是丈夫吧,穿著休閒的服裝,但質料卻很高級,自己身邊的在中愣了一下,然後跳了起來,衝到兩人面前,「哥,嫂子,好久不見。」

嘖,人體真是奇妙無窮,這樣的腰,這樣的屁股,還可以進行如此迅速的跳躍和移位,看來還有更多開發空間,望著在中與親友的感人相會,允浩心中默默地盤算。

「這是我堂哥堂嫂,是真的有血緣的那種。」在中向允浩介紹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兩人。

「你們好,我是鄭允浩。」

「你好。」氣質很好的兩人朝著允浩點頭微笑。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在中問道。

「我們一家人前陣子回韓國看看,今天要飛回英國了。」

「什麼?所以基範和世熙也回來了?」

「嗯,剛剛世熙說在禮品店看到了可愛的韓服,拖著基範去買。」

「世熙這ㄚ頭還是那麼任性,我看世界上也只有基範受的了她。」在中嚷嚷完之後,轉頭告訴允浩:「雖然不想把自己講老,但是基範和世熙是我姪子女,對了…他們是雙胞胎,那張臉還真是神奇,不管長在男生還是女生身上都好看,簡直不可思議。」

「啊,他們走過來了。」講到一半,在中朝禮品店的方向望過去,對允浩指著大包小包的一對男女,說:「就是那兩個。」

果真是男生女生都適合的臉,該怎麼形容呢,總之就是可愛。

兩個十六七歲的孩子嘻嘻哈哈的走過來,看到在中時,通通瞪大了眼睛,女孩把手上的袋子往地上一丟,跳到在中身上,雙手抱著在中,撒嬌地說:「叔叔,你消失多久啦?」

「金世熙,妳是猴子嗎?」少年也把手上的袋子放到地上,雙手抱在胸前,嘲弄地說道。

「金基範,你搶輸我,所以嫉妒!」

「妳以為妳還停留在幼兒時期嗎?像隻樹櫴掛在叔叔身上,也不考慮一下自己的體重。」

「金基範!」

「好了,別吵了,你們怎麼一點長進都沒有?」

允浩有趣地看著頭痛的在中,啊,這傢伙會露出這種表情呀?不是自稱天下無敵的金在中嗎?現在這副德行,實在太可愛了。

「叔叔…他是鄭允浩嗎?」本來毫不淑女的世熙,在看到在中身邊的人之後,突然鬆開了一直掛在在中身上的手,有點扭捏的玩著手指。

「嗯,這次叔叔的片子由他主演喔。」在中用著哄小孩的語氣跟世熙講話,允浩發現,在中對於小孩或是小動物總是充滿了愛心。

世熙的臉紅了起來,湊到在中耳邊,講了幾句話。

「允浩,拿張簽名過來。」聽完了姪女的要求之後,在中扶著腰對允浩說道,嗯,這傢伙終於想起腰痛了,反應也太遲鈍了點,鄭允浩反射性的找紙找筆,但腦子沒忘記動。

「要記得寫『給親愛的世熙』。」

世熙又扭扭捏捏的靠近在中,繼續耳語。

「還要畫愛心。」

「還要寫日期。」

「金世熙妳也太丟臉了。」嘲弄的聲音從基範的嘴裡傳出,但是彎著的雙眼卻帶著笑,金家人的通病莫非是不准別人欺負自家弟弟妹妹,自己卻又忍不住欺負的很起勁?

 

 

 

 

「哥,對不起,我們遲到了!」俊秀的聲音在人還沒出現的時候就先傳到,這兩盞電燈泡到底在哪裡啊?允浩四處張望尋找。

沒有發現兩人的身影,而幾分鐘前還臉紅害羞的少女世熙已經衝向前,往遠方某個小黑點彈跳過去,就像他小時候很愛玩的跳跳球一樣。

「小叔叔!」

「她在學校是田徑隊,主攻跳遠。」已經拿起PSP開始玩的基範,涼涼地拋出一句,怎麼辦,鄭允浩覺得自己好想笑,不過現在笑出來絕對很不禮貌吧,金家人全部都很有問題是怎麼一回事?

「世熙?」金俊秀的人還是沒出現在允浩的肉眼所及的範圍當中,不過他驚訝的叫聲倒是清楚的傳過來,「世熙妳怎麼在這?我好想妳,妳爸爸媽媽身體好嗎?基範呢?」

「朴有天,她掛在我身上又不會怎樣,你幹嘛一直想扒下她?」

機場裡就這樣不停迴盪著金家老么沙啞又獨特的聲音。

等到有天和俊秀真正出現在眼前,是三分鐘過後的事情了,俊秀背著世熙笑瞇瞇的對著大家打招呼,朴有天的臉色很不好,允浩彷彿可以看到他額頭上的三條黑線。

但很快的,三條黑線也轉移到了自己的額際,指著悠哉走來的沈昌珉,他努力克制聲音不要太崩潰,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對耶,昌珉怎麼也來了?」在中驚奇的問道。

「俊秀哥說你們要去旅遊。」昌珉吃掉手中最後一口麵包,含糊不清地說:「然後我跟趙哥閒聊的時候講到了這件事,他好像很緊張,說可能會被偷拍什麼的,像個陀螺一樣在辦公室打轉,正好被社長看到了,大家討論了一陣子之後,推派我來監視你們。」

「監視?」允浩不滿的挑起眉頭。

「就把它當作形式上的目的吧,一定是社長和趙哥太愛護我這個全公司最小的弟弟,所以用公費讓我出去玩,簡直是太愛我了。」講完之後,昌珉的雙眼閃著睿智的光芒,開始和允浩進行無聲的交流,兩人的眼神交會的瞬間,發出了嗶波的電波聲。

豆包電波:『很好,你是聰明人。』

甩餅電波:『沒什麼,只是最近有點餓了,你知道,住在小公寓的小助理平常是吃不到什麼好東西的!』

豆包電波:『沒問題,你把BoraBora島整個吃掉都可以,哥贊助你。』

甩餅電波:『謝謝哥,祝你和在中哥白頭偕老,永浴愛河!』

「你們兩個笑的很詭異。」在中瞇起眼睛盯著兩人,這時候一直在玩PSP的基範抬起頭,眼神掃過了昌珉,嘴角微幅地往上牽動了一下。

從背包裡拿出另一個麵包的昌珉突然覺得背脊一陣冷,他往四周看看,沒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啊。

他不知道,從此以後,比起食物電玩和動影像,生命之中將會出現另外一樣更重要的事物,不過,那是後話了。

「為什麼會被偷拍?」昌珉看見一旁的少年放下PSP,朝自己發問。

「畢竟是當紅的藝人和導演。」昌珉冷靜回答。

少年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昌珉的直覺告訴他這傢伙不好對付,咬了一口麵包補充能源,全副武裝戒備中。

「我們在交往。」像在討論今天天氣很好似的,在中朝基範說道。

昌珉吃驚的看著在中,然後又看看基範,基範點點頭,好像在回答「是啊,今天天氣真的很好」那麼平靜。

現場中略微驚訝的是堂哥堂嫂以及鄭允浩。

這傢伙…又這樣帥氣的講出來了,允浩覺得冷汗冒了出來。

「怎麼了?」歪頭看著堂哥堂嫂,在中問到。

「在中,太好了,你終於走出來了。」溫柔的堂嫂很開心的樣子,握著在中的手。

「我們可以放心了。」堂哥也對允浩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允浩覺得自己的腦子再度炸開來,金家人果真很奇怪,行為奇怪,思想奇怪,連對任何事情的接受度廣闊的超乎自己的想像。

正這麼想的時候,前害羞少女世熙立刻彈跳到自己身上,熱情的叫著:「嬸嬸!」

喂,最怪的就是妳!從哪隻眼睛看到我該當嬸嬸啊?

在中在一旁已經笑彎了腰,漂亮的眼睛因為笑的太用力而變成了一條線,看到這樣的在中,允浩也露出了笑容。

 

 

 

幾 個人差點因為聊天而耽誤到登機的時間,後來在飛機上,允浩身邊的在中全程都在睡覺,隔了一條走道的昌珉則是吃個不停,吃完了前菜正餐和甜點之後,又跟空姐 要了泡麵,大概是發現允浩從一旁傳來略微吃驚的眼神,黑洞青年微笑地擦了擦嘴角,說:「難得在中哥幫我艙位升等,不把頭等艙的美食都吃光就太對不起自己 了。」

講完之後,又繼續動著手中的筷子。

坐在後面的有天和俊秀在連線對戰,俊秀贏的時候,老是得意忘形的吹噓自己有多厲害,但如果輸了,就會反射性的暴打朴有天,打了之後又會可愛的撒嬌道歉,基本上是一對過吵的情侶。

經過了長時間的飛行,機長發出了即將下降的廣播,允浩從窗戶望去,底下是像藍寶石一樣閃著光芒的大海,一棟棟架高的小屋佇立在海水當中,遠方的白色沙灘綿延無盡,景色美麗到了彷彿是用電腦合成出來的畫面。

他叫醒在中,在中基本上沒有起床氣,但是需要一些時間清醒,這段空檔屬於黃金時期,看著雙眼還在放空的在中,允浩開心的親了好幾下。

「哇,海水好藍。」驚呼聲從身後傳來,俊秀興奮到了敲打窗戶的地步,「有天,你覺得哪裡最漂亮?Phuket、Bali、Gold Coast還是這裡?」

兩個人在三年之中去了不少地方嘛,真是甜蜜惹人厭啊,下次跟在中出遊絕對不要帶上這些拖油瓶。

「秀秀…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最漂亮的!」

朴有天果真不是一般人,這種話都能不假思索的講出來,太噁心了。

「嗯康康,嗯康康!」

回應著朴式情話的是俊秀的大笑聲,還有身邊金在中的咬牙切齒,「飛機上為什麼禁止帶刀?我真想一刀解決朴家那小子。」

「我看他們兩個感情很好。」

「就是這樣我才氣!」已經完全清醒的在中握著拳頭,「從小跟著我的秀秀竟然被朴騙子給拐了,我怎麼想都不甘心,可惡,當初不應該去美國,萬惡的美國,把秀秀還給我!」

「什麼時候去美國的啊?」

「大二那年,說來說去,我是被朴騙子設計去的。」

「不要生氣了啦,反正你現在有我。」

雖然試圖說出和朴有天一樣的情話,但是受話人的反應卻差很多,在中伸出手用力捏著允浩的臉,惡狠狠地說:「再肉麻下去試試看,你以為你現在在演戲嗎?」

很好,金在中果真不吃朴有天這套,實驗得證,以後絕對不再使用!

 

 

 

 

抵達小木屋的時候,五個人遇到了技術性上的分房困難,鄭允浩和朴有天抱著手臂同時對昌珉說:「你到另一間房。」

「有天有天,我想跟昌珉睡,我帶了Wii喔!」俊秀可憐兮兮的拉著有天的手,說:「讓他跟我們一間啦!」

「什麼?出國度假你帶什麼Wii呀?」朴有天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為什麼出國度假不能帶Wii?」俊秀反駁,「Wii不就是休閒的時候玩的嗎?」

「但你平常也在玩。」

「平常在玩,休閒的時候就更要玩。」

「我真不敢相信,總之,他跟在中哥一間房,我陪你玩Wii。」

「不要,你那麼弱!」俊秀一句話瞬間把有天KO掉。

「那就這麼說定了,昌珉和你們一間。」允浩微笑的說道,露出一口整齊的白牙。

「不行,我也想跟昌珉一間。」在中突然發聲,把原本分配好的房間計畫再度打亂,有天在一旁點頭支持。

於是接下來就是在烈陽之下的混戰 --

握拳的鄭某人:「什麼?金在中你幹嘛要跟沈昌珉一間?」

發出冷哼的金某人:「用來制止某人濫用超能力!」

點頭如搗蒜的朴某人:「對啦,昌珉,你就去在中哥他們那一間,平常你在韓國玩Wii還玩不夠嗎?」

狂拍打朴某人的另一位金某人:「怎麼可以,剛剛不是答應我了嗎?」

最後,非常聰明的沈某人在吃完手中的洋芋片後,清了清指甲裡的碎屑,說:「其實分房也不是很困難的事情,我有一個讓大家都滿意的建議。」

「允浩哥和有天哥不想跟我睡吧?」

允浩和有天點頭同意。

「在中哥和俊秀哥都想跟我睡吧?」

在中和俊秀也跟著點頭。

「那很簡單啊,允浩哥和有天哥一間房,然後我們另外三個一間房。」昌珉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在中和俊秀張著嘴,恍然大悟的拍起手,原來還有這種辦法,多聰明多值得依靠的弟弟呀!

拉著行李的三人,留下了石化在原地的允浩以及有天,有說有笑的離去了。

「允浩哥,天空是那麼晴朗,為什麼我的心像是冰窖一樣?」

「沒錯,有天,我也感覺到了,頭上的太陽明明很大,我卻覺得人生一片黑暗。」

這一天,一直以來都很不熟的兩位,屬於大1的友情終於穩固的建立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到了下午,五個人去玩水上摩托車,看著嘴裡叼根冰棒的昌珉,允浩走了過去,冷笑的說:「你忘了我們在機場的協定了嗎?」

「你說我們用眼神電波溝通的協定嗎?」

「沒錯,那你還敢跟在中一間房。」

「等等,那時候不是說了嗎?哥你買好吃的給我,我就不把你和在中哥的粉紅事蹟報告到上頭,協議當中完全沒有說到房間分配的事情。」

「什麼?」

仔細想想,好像是這樣沒錯。

「昌珉呀,你把房間重新再分配一次吧。」

「為什麼?把好不容易分好的房間再打亂根本就是沒有必要性,為什麼我要做那麼麻煩的事情?難道只因為我看起來很可靠,所以允浩哥你就要為難我嗎?」

「回到首爾,哥也買好東西給你吃。」

「真的?」

「真的,如果哥不在,也會叫趙哥買好吃的給你,所以你以後都不要當電燈泡了。」

昌珉盯著允浩看,眼睛因為笑著的關係變成了一大一小,他突然問道:「允浩哥,你跟在中哥也做像片子裡的那些事情嗎?」

「什麼片子?」

「你沒看嗎?聖誕節禮物呀,我和趙哥不是燒了很多給你嗎?」

允浩回想聖誕夜的那天,他的確從趙經紀人手中收到了一個神秘的箱子,打開之後是滿滿的一箱光碟,因為數量太多了,他還沒有放進電腦裡看。

「我還沒看,前陣子太忙了,而且那箱光碟好多,我要從哪片看起?」

「哥,你就隨便抽一片起來看,每張都是高畫質清晰無馬賽克版本,我平常不看這種的喔,是為了你們特別去註冊帳號下載。」

「你說的該不會是那個吧…?」

允浩折著手指關節,笑的很不純潔,昌珉點了點頭,拍拍允浩的肩膀,「有空就看看吧,想必會對哥你的人生帶來很多的樂趣,我去想想分房的事情,順帶一提,在中哥已經要發動水上摩托車了。」

「什麼!」轉頭一看,穿著白色麻布襯衫和短褲,臉被墨鏡擋住一半的在中果真已經準備要出發了。

「金在中!」

「啊哈哈,鄭允浩,你來追我吧!」

昌珉默默的把墨鏡戴上,太閃了,感覺很不舒服,連續劇裡沙灘追逐算什麼,男人的戀情就是要在洶湧的大海上追逐才帥氣。

社長啊趙哥啊,你們為什麼要把公司最年幼的員工放來這裡受罪呢?他什麼都沒有看到,沒有看到。

 

 

 

 

吃完晚餐之後,允浩看到在中又去替昌珉訂了一間小木屋,他偷偷把昌珉拉了過來,問:「你怎麼說服他的?」

「我跟在中哥說我有暴食症。」

「拜託,這誰不知道。」

「除此之外,還有夢遊的毛病,曾經在睡夢中把冰箱的食物全都吃掉,後來是被我家小狗的哭叫聲吵醒,因為我把他的頭塞到了自己的嘴裡。」

鄭允浩無語了,多麼強大的理由啊。

「但是依照現在的情況,在中應該會跟俊秀一間吧?」

「允浩哥啊允浩哥,你平常是多麼陰險多麼腹黑多麼讓我崇拜的一個角色,怎麼碰到了在中哥就整個弱智了呢?」昌珉惋惜的說道,把嘴巴湊近了允浩耳邊,輕輕地說了幾個字,後來的分房果真照著一開始的計畫,在中和允浩一間,有天和俊秀另一間。

昌珉的做法很簡單,他只是在睡前去了金家兄弟的房間串門子,不小心講了幾個極為恐怖的鬼故事,然後就乖乖回房睡覺了。

聽說他一離開房間之後,金家兩兄弟就抱著枕頭衝去另一間房求救了,允浩哥和有天哥非常樂意的接收了他們,多麼皆大歡喜的結局啊,不但公司的人依賴他,連這四個哥哥都沒有他就不行呢。

 

 

 

 

 

 

 

 

 

 

 

第十五幕 謝幕 The curtain fall

-------------------------------------------------------------------------------------------------------------------------------

 我想要謝謝金在中導演,他為我帶來了很多很多,這份感謝是指所有的一切,包括工作,也包括我的整個人生。

 

                                                                                                               <鄭允浩,最佳男主角得獎感言>

------------------------------------------------------------------------------------------------------------------------------

 

「在中,起床囉。」

被吵起來的時候,天還沒有亮,在中決定無視眼前男人莫名開心的笑臉,想也不想又往枕頭上一倒,結果很快的被對方往前拉,氣的他大吼:「鄭允浩,你得了失心瘋嗎?」

「在中,快起來嘛。」

「什麼?天都還是黑的,現在幾點?」

「快五點了。」

「五點?我們昨天不是兩點才睡嗎?」在中縮進棉被裡頭,昨晚被昌珉的鬼故事嚇到,睡也睡不好,他雖然不是貪睡的人,但是三個小時真的太少了

「走吧!」允浩倒是很強硬,一直搖晃著在中。

「神經病!」

「走啦!」某人還是棄而不捨的努力著。

「不要。」

意識已經開始渙散了,在差不多要睡著的時候,在中突然感覺到被一陣外力騰空舉起,慌張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鄭允浩的懷裡,就這樣被抱著往外走。

他氣的在鄭允浩身上拳打腳踢,「你有病嗎?」

「嘿嘿。」

「笑什麼啊,要把我帶到哪裡?」

本來以為允浩真的要走到屋外,結果他只是推開陽台的玻璃門,兩人連同棉被一起塞進了單人椅當中,舒爽的涼風吹了過來,在中昏沈的腦袋因此有點清醒了。

轉過頭,發現對方鬍子刮得乾乾淨淨,頭髮也用造型液抓的很有型,身上穿的是Dior的米白色短襯衫和窄版西裝褲,他狐疑的看著允浩,說:「你穿的那麼帥幹嘛?」

「帥嗎?有帥嗎?」對方眼睛立刻閃閃發光了起來。

「其實也沒有,我隨便說說的。」

「呵呵。」

「切…來度假幹嘛帶西裝呀?」聽見了允浩笑聲中的得意成分,在中低下頭咕咕噥噥的抱怨,「那麼早起來做什麼?」

「看日出啊!」

「日出?」

「BoraBora島的日出很有名,你不知道嗎?」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啦!」一面學著允浩招牌的撒嬌動作,一面往棉被裡鑽,似乎是對於早晨突如其來的約會感到害羞了。

允浩抱著可愛的戀人,內心滿足。

他把蓋在在中頭上的棉被拉開,兩人的視線落在還是黑灰色的天空,一起等待交往以來共同度過的第一個日出。

四周很安靜,沒有海水的波動,沒有吵雜的人聲,他靜靜地摟著心愛的人,可以聽的見在中的呼吸聲,當第一道曙光從雲層中射出的那瞬間,在中發出了小小的驚呼聲,他在他耳邊說了一句:「生日快樂。」

嘿,給最親愛的那個你,生日快樂。

想在1月26日的陽光照亮我們的同一時間,傳達這份祝賀,因為對我而言,你就是照亮我人生光芒。

「啊,對…今天是我生日!」

「你忘記了嗎?」

「本來記得,不過昨天玩得太累,這件事情就從腦袋裡消失了。」

「喂,這麼重要的事情,不要隨隨便便忘掉。」

「都已經這個年紀了,也沒什麼重要了吧?」在中轉過頭,表情一臉正經的說,「就像我之前告訴過你的呀,聖誕節不過就是耶穌的生日,不用過份的慶祝。

同理可證,我的生日其實就是媽媽的受難日呢,與其想著怎麼過怎麼過,不如靜默一天感謝母親的恩情。」

「既然這樣,你就在家裡靜默就好了,為什麼要跑到海島度假?」鄭允浩忍不住反駁了躺在自己懷裡滔滔不絕的男人。

「這……,鄭允浩,今天是我生日,讓我一下會死嗎?」突然說出口的話語,一瞬間讓在中的腦神經卡格了幾秒,想要揍允浩的手就這麼傻傻的舉在半空中。

簡單的一句話,基本上並沒有哪裡顯得特別突兀,也許連允浩都沒有察覺到奇怪的地方吧,不過說出這樣話語的在中卻嚇到了,從小到大,身為孩子王的自己,就連對親生哥哥都沒講過這樣的話呢,但是對這個人卻不一樣,可以很自然地撒嬌,很自然地依賴,然後任性嚷嚷的叫這個人讓自己一下。

握緊拳頭的手還舉得高高地,他知道自己的臉一定紅了。

紅著臉的自己,像個傻子一樣可笑的自己,會被那個人嘲弄嗎?在中乾笑著想要轉換其他話題的同時,還呈現拳頭狀的手已經被對方抓住,和自己冰冷的手不同,允浩的手乾燥而且溫暖,節骨分明的修長手指讓人不管看了幾次都覺得是珍品。

「在中吶…。」

不知道為什麼,被允浩這樣喊著自己名字的時候,臉頰變得更熱了。

在害羞什麼?沒辦法說的很清楚,兩個人一起過生日也好,一起看日出也好,或是像現在允浩這麼認真的盯著自己也好,都讓他的心臟因為緊張而狂跳不已。

「在中,能一起過生日,真的很好。」

在中看著允浩,允浩的眼睛裡頭有著自己的倒影。

他知道,在自己的眼睛裡頭,也全是允浩的倒影。

「你剛剛不是說了嗎?生日的時候是要感謝母親恩情的日子,這麼說來,我真的很感謝很感謝在中的爸爸媽媽呢。」

「咦?」

「謝謝爸爸媽媽讓在中誕生到這個世界上。」

「啊!」在中從棉被裡頭跳起來,光著腳ㄚ,蹲在地板上大笑,越笑臉越熱,他拍著自己紅透的臉頰,指著一臉無辜的戀人說:「你太噁心了!」

「哪會呀?」允浩站起身,走到陽台的木製欄杆前,對著廣闊的大海喊道:「謝謝爸爸媽媽讓在中誕生到這個世界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還讓不讓人活啊?」在中摀住臉,不行,太害羞了,心臟搞不好會在這時候因為跳動過度而壞死也不一定。

「在中。」

「又有什麼新招了?」還是蹲在地上,在中一面對著雙頰搧風,一面抬起頭看走向自己的允浩。

允浩也蹲了下來,兩人的臉靠的很近,鼻子都快要碰到鼻子了,在清早的陽光下,允浩的臉被襯得更好看了,不論是瞳孔的顏色還是嘴角上的痣,都顯得很吸引人,「幹嘛學我蹲下來。」

「在中,生日快樂。」

「這你剛剛說過了。」

話講到一半的時候,正搧著風的左手被握住了,金屬的專有的冰涼質感從無名指竄了上來,在中呆呆地看著允浩將BVLGARI的白金戒指套到自己手上,那人說:「那麼剛剛我有沒有說,在中,我真的愛著你。」

全身都動不了。

「我先說好,雖然我們才認識幾個月而已,結婚什麼還是很久的事情,但我已經把你定下來囉。」在中看見眼前的男人舉起左手,無名指已經戴上了同款白金戒指,男人對著自己露出燦爛的笑容,「所以,以後看到美女也不可以心動,聽到了沒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真的還讓不讓人活啊,站起身,在中光速的衝進房裡,把自己埋進床裡的時候,餘光看見了原本空蕩蕩的客廳已經被擺滿了早餐、鮮花、以及紅酒。

「金在中你幹嘛呀?」

允浩走進房間裡面的時候,看見的畫面就是金導像鴕鳥一樣把頭埋在枕頭裡,而大半個身體都露在外頭的可愛景象。

太可愛了,真的。

他坐到床邊,從背後抱住在中,感覺到在中的身體僵硬了起來,抬起頭,臉紅的像是化了妝一樣,嘟嘟噥噥的說:「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我好感動怎麼辦?」

「那不是很好嗎?」

「可是,那我會很煩腦你的生日要怎麼過。」

鎮定,鄭允浩,你現在要鎮定,不可以因為金在中跳躍似的思考而做出不當的行為,例如不自主的腐笑或是誇張的暈倒,允浩在心裡這樣告誡自己。

還在做表情管理的時候,把自己縮的小小地很可愛的金導伸出手指頭,做出準備打勾勾的樣子,「允浩,我答應你。」

「咦?」

「其他女人也好,男人也好,我通通都不會心動,所以你也是。」

「我?」

「拜託,我也會擔心啊,聽到沒有,就算看到漂亮的女生或是漂亮的男人,都不可以變心喔!」

看著搖著手指頭,露出害羞表情的戀人,允浩滿足的勾起他的小指,蓋上手印,白金的戒指在陽光充沛的房間內流轉出溫暖的光芒,許下兩人想要永遠幸福的諾言。

 

 

 

 

=========================THE END============================

 

這文是不是很甜蜜^_^,從頭甜到尾甜到腳指頭都呈現不自然捲曲的狀態XDDDDDDD

接下來離過年還有六天吶.....讓偶想一想.....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