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納桑~~~~peggy肥來啦~~~~~~~

傍晚回到台北也感受到老天爺黑著臉(欸?)歡迎著我的回歸!(在台中面對了七天大太陽的日子,回到台北還真是有點不習慣)

在回來的車上拿著我的平板隨便點了一篇豆花文來看~(你敢說不是被名字給吸引了)

嗯。。。非常有意思的小短文啊~~~~

所以peggy吃飽了閒著也是閒著(欸?)來給各位送點小禮物,導讀嘛‥‥反正就是一隻大野狠和一隻小白兔的故事啦~(歐)

啊!對了!這文的作者我查了很久查不到啊~~~~~>"<

 

========================================================

 

 

【鄭允浩】

5850   

我注意金在中這個人很久了。

頭髮染著栗色,中分,打理得很服帖整齊;鼻樑上架著一副黑框眼鏡,穿著最普通簡單的西裝,像所有平凡的上班族一樣勤勤懇懇兢兢業業。

本來這種人在公司裡簡直一抓一大把,我卻獨獨記住了他,因為他每天早上和午休時間都會偷偷跑上來用茶水間的咖啡壺煮咖啡喝。坐在小沙發上捧著杯子一口一口啖咖啡的模樣,像一隻飽餐後饜足的貓咪。

那笑顏是所有俗人不能比擬的純淨清澈。

只有我知道他脫下眼鏡鬆開領帶舒展四肢休息時那樣子有多誘人,靈動的眼睛,發出滿足嘆息的紅唇,纖細的腰,包裹在西裝裡的修長雙腿。茶水間四面都是玻璃牆,我只要準時把辦公室的百葉窗拉開,就能看到美景如畫。

他大概不知道,在幾步之遙的總裁辦公室裡,有個男人正抱著雙臂,幻想著把他壓倒在茶水間的小茶几上,撕開他的襯衫,攬著他的腰肢進入那銷魂的禁地,讓他雙眸含淚,哀哀喘息。

 

我向朴有天要了他的檔案,那個傢伙知道我的想法後少有的沒有笑得一臉猥瑣,猶豫著低聲說:他是俊秀的哥哥,哥要是只想玩玩‥‥

我不置可否地哼了一聲,接過檔案翻閱。

金在中。很普通的名字。

 

半心血來潮半刻意而為地到人事部視察,正碰上部長責駡金在中,動氣時一堆檔砸在他身上,飛散的紙張中那個背影始終僵立著,倔強得可愛又可憐。

當下只想快步奔過去把他抱在懷裡,揉進心窩,親親他的髮旋低聲安撫。但我只是平靜地問朴有天那個部長是誰,到發工資那天就可以讓他走了。

 

金在中未必天天早起去茶水間泡咖啡,有時候我在落地玻璃窗前遠遠俯瞰到那個努力的身影急匆匆下了公車,拎著公事包朝辦公樓飛奔,我便坐專用電梯下去一樓大堂,在眾多恭維的早安問候裡假裝親民地和金在中還有一堆庸脂俗粉一起坐電梯上樓。

由於害怕遲到而急促地奔跑,金在中的臉紅紅的,眉尾掛著一滴晶瑩的汗,我被簇擁在電梯中間,他就在我的右前方,一步之遙,觸手可及。他後面的頭髮剪得很短很俐落,露出一截白皙的頸項,在黑色西裝的映襯下浮動著淡淡的粉色,很是可人。

撲上去,咬著,舔著,吮出玫紅色的痕跡,落在肌膚上會是怎樣一副光景。

像個變態狂一樣浮想聯翩,卻又不能自拔。

為了小允浩的健康著想,我決定不再保持沉默。

 

午間我端著空杯子,悄無聲息地走進茶水間,他低頭專心致志地操作咖啡壺,絲毫沒有察覺我的靠近。

我按捺住從後面緊緊擁抱他的欲望,紳士地在他左側的料理檯面上放下杯子:咖啡也分我一杯好嗎?

他被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往後,正好撞上我胸膛。我假裝吃痛地捂著心窩,不無哀怨地看著他。

愧疚吧,那雙靈活的手會上來疼惜的揉一揉嗎?

他像小孩子幹壞事被大人識破般窘迫,臉還有些蒼白但耳朵已經可愛的燒紅了,我多麼想伸手去摸摸。

總裁‥‥總裁‥‥他結結巴巴的,我覺得有點可惜,其實更期待他叫我允浩。

當然,加上些喘息會更好。

我又一次指指那個咖啡壺:別緊張,你泡的咖啡我有份嗎?

他搖搖頭:不,總裁,你不是胃不好嗎?不要經常喝咖啡。

我愣了愣,沒說話,他誤以為我生氣他的拂逆和打探我的隱私,忙辯解:是俊秀說的,他說你之前胃出血住過院。

俊秀說的?哼,還不是朴有天那個大嘴巴。寶貝,以後想知道我的事,我會親自告訴你。

我微笑著點點頭:那好吧,我喝白開水好了。

他按下我的手:總裁可以喝牛奶,牛奶養胃。

我巴巴地看著他從置物櫃裡翻出一袋奶粉,仔細地看了生產日期,才舀出兩勺,加了點糖,就著剛才燒開了又冷卻一陣的溫水,泡了大半杯牛奶給我。

那個杯子我平時裝威士卡的,而且我一點都不喜歡喝牛奶。但這些我沒敢告訴這隻可愛的貓咪。接過來意思意思地吹涼,喝了一口。

有點燙,我伸伸舌頭,他緊張地說:慢一點啊。

沒錯,就是“慢一點”。允浩啊,啊,慢一點‥‥

 

預想中的微甜,壓過了我一直討厭的奶腥味,暖意一直順著食道直達胃部,我看著他期待的眼眸,覺得整個人都熱了起來。

別這樣看著我,寶貝。我會忍不住撲上來,把我唇邊的奶漬蹭在你白嫩的臉頰上。

很好喝。我笑著評價,預料之中看到他滿足的笑顏。

對了,你吃飯了嗎?我隱晦地提出邀請。

他放下杯子,隱去笑容,很是驚訝:總裁還沒吃飯嗎?

我搖搖頭,對我來說沒吃午飯其實很正常。他有些急切地說:空腹喝牛奶不好,總裁快去吃飯吧。

我端出孤寡老人的落寞神態:沒人陪,沒胃口‥‥

 

於是順利拐到美人陪飯。為了多見他幾分鐘,我故意吃得很慢很慢,已經吃過的他,在我的要求下勉強點了一個抹茶蛋糕,我親眼見過他為了趕時間大口大口啃掉肉包子的憨態,此刻大概是因為我在面前,他吃得斯文又安靜。

我放下刀叉的時候他也正好吃完,似乎沒有用餐巾紙的習慣,小舌頭溜出來舔一圈,掃蕩了唇角附近殘留的奶油。

好遺憾,其實這些我可以代勞的。我口乾舌燥地想像,喝了一口檸檬水。

以後沒人陪吃飯的時候,也可以找你嗎?

他受寵若驚,像餓了好幾天的貓突然面對新鮮得活蹦亂跳的魚。我被他那個表情逗笑了,補充說:如果你答應的話,我就不追究你每天來我辦公室外面蹭咖啡喝了。

他一定沒想到我會追究這件事,可能覺得這樣貪小便宜的行為很讓人唾棄,所以面對交換條件時沒什麼猶豫就答應了。

嗯‥‥不過其實我每天都是自己帶午餐便當的‥‥

我的眼睛亮了。

 

第二天吃到夢寐以求的愛心午餐,進餐過程幾乎不能成功管理表情,金在中有些恐懼地看著我:東西不好吃嗎?

沒有,怎麼啦?我儘量和善地笑。

‥‥總裁的表情,很難受的樣子。

我錯了,寶貝對不起,我是太開心,又不能告訴你而已。

別叫我總裁了,很生分,你是俊秀的哥哥,我們應該年紀差不多吧,你叫我允浩好了。

他又一次露出那種貓見到魚的表情,不過這次摻雜了一些驚恐:這怎麼可以啊,你是總裁,我只是小小一個員工而已。

你弟弟不是金俊秀嗎?

他點點頭。

我死黨是朴有天。

他又點點頭。

他們是戀人。其實我在暗示著什麼,小笨貓,快點會意。

他露出困惑的表情。

‥‥總之,以後你叫我允浩,我叫你在中,就這樣決定了。瞥到他還想抗議,我補充一句:不然你下次別來茶水間了。

又一次威逼利誘成功,其實我很好奇為什麼金在中那麼緊張不能到茶水間泡咖啡。我聰明一世,只是這一次糊塗一時,百思不得其解。

 

我有意把金在中調到朴有天辦公室,直接歸他管。讓他去安排打點的時候,他點點頭,突然問我:哥,你這次是認真的嗎?

我揉揉額角,對我和金在中之間純潔緩慢的進度感到困擾,這次太過於珍惜,所以顯得有點束手束腳:是啊,認真的了。

小允浩,再忍忍吧。相信你很快就可以大快朵頤了。

但我沒想到機會來的那麼快,條件還那麼惡俗,狗血得像週末八點檔。但藝術本來就來源於生活,只是更高一級而已。

朴有天和金俊秀這對油膩夫夫想去旅遊,有了金在中這一層關係,他大膽唆使朴有天向我提出公費出遊,我嗤之以鼻:我說你朴有天坐到這個高位,還想著要揩公司油水。行,只要捎上金在中,我出錢。

 

因為金主是我,所以目的地由我決定在海邊。到酒店後有秀兩個雷打不動的取了一個房間的鑰匙,拖著行李興奮歡快像小學生出遊。我掏出錢包,回頭看看兩步開外的他,用眼神徵詢意見。

我當然是想要一個房間的,裡面只有一張雙人床那種。方便“行事”嘛。

在他的默許下,我選了一個雙人房,裡面很體貼配備兩張單人床——其實也不壞。起碼睡在一起。

臨海的房間景色很美,他讓我先去洗澡整理,我點點頭,也有意挑逗他,因此沐浴後只裹著浴袍,腰帶鬆鬆的繫著,露出我引以為傲的結實胸膛。

他羞窘得不知道把視線放哪裡好,闖進浴室關上門。我幻想著他在裡面蹲下來,不知所措地捂著雙頰的可愛樣子。

 

 

 

 

 

 

 

【金在中】

 52802201201004220640402177618653145_001  

我央求金俊秀幫忙的時候小桃子的蝌蚪眼瞪得比什麼時候都要溜圓:哥是說真的嗎?

就算沒必要害羞,但是臉頰還是有點燙,我堅定的點點頭。

金俊秀效率很快,或者這句稱讚應該給朴有天。第二天我就收到他們公司統一的應聘信。冷冰冰的紙張,我握在手中卻覺得火一般的灼熱。

鄭允浩,會喜歡我嗎?

確定自己的心意只是一瞬間的事,在此之前我和他素未謀面,對他所有的瞭解都來自於俊秀,或者說是有天,那個大嘴巴每天都跟俊秀抱怨鄭允浩工作狂,腹黑又鬼畜,專門壓榨勞工。

我和俊秀什麼都談,他和有天好上後,我才漸漸注意到鄭允浩這個人。因為無數次打斷了他們甜蜜的休假,俊秀對他很是非好感,言談間不免帶著怨懟責怪,小道消息也是負面的多。我若有所思地聽著這些八卦,看著經濟頻道隔三差五地報導這個年輕總裁的所有消息,從非凡的管理能力到隱秘枯燥的私生活,各種各樣。

螢幕上這個男人讓我怦然心動,一見傾心。銳利的眼眸,梳得一絲不苟的髮型,冰冷的唇部線條,像一尊讓人望而生畏的雕像。

那一刻我突然很渴望看到他毫無城府的笑容,他的牙齒很白,笑起來一定很溫暖。

 

真正進了公司才發現接近並不容易,他在高高在上的頂樓,我雖然受朴有天照顧走後門進來,但只是平平無奇的底層員工。無數次他在我身邊擦肩而過,皮鞋叩擊大理石地板咯咯作響,走動時帶起的風帶著淡雅的古龍水香味,那種果斷而決絕的步伐,仿佛永遠不會為任何人停留。

我捏著早餐袋子勾勒他的背影,感到前路渺茫。

 

有天讓俊秀告訴我,他們總裁辦公室外有個茶水間,鄭允浩工作時不喜歡別人打擾,所以他的秘書總是在下一層,靠著電話隨時待命。那是唯一可以接近鄭允浩的地方。

於是我開始每天早上和中午跑到那裡,期待他偶爾走動能看到偷懶的我,哪怕我們從幾句責駡開始,也總好過每天素不相識的錯過。

 

半個月後我終於等到了他。

我能感覺到他的靠近,從他踏出辦公室的那一刻開始,我就緊張的低著頭等待。竭力壓制顫抖的手,像往常一樣從容地往咖啡壺裡倒咖啡豆。

他一定沒有注意到我的動作,因為緊張,那些咖啡豆我多倒了三倍不止。

他走到我身後,那動作像是馬上要從後面擁抱著我。

我很丟臉地有些腳軟,然後聽到他的請求。他說咖啡也分我一杯好嗎?

這麼拙劣的作品,自然不能讓他發現。我聯想起俊秀說的他的胃不好,連忙用泡牛奶搪塞。他似乎並沒有發現我的不自然,接過牛奶的時候向我笑了一笑。

啊,想不到這麼成功就邁出了第一步。我幸福得有些暈眩。

 

接下來進展得太快太順利,我心疼他的胃,因此順水推舟地答應他每天共進午飯的要求。不過第一次嚐我做的菜時,他的表情有些扭曲,讓我的心提到嗓子眼。

不知道是不是不合胃口,但他還是很紳士地笑,說味道很好。這樣溫柔的人為什麼會給人冷冰冰的無法接近的印象呢?

我暗暗決定一定要向俊秀打聽清楚他的口味,下次多加把勁。

 

下午上班的時候覺得很奇怪,我們部門的主管居然被辭退了。我也莫名其妙地被調到朴有天的辦公室工作,主要負責接電話和傳遞檔‥‥

晚上煮飯的時候俊秀撲上來抱著我的背搖晃著撒嬌:哥我和朴朴週五去旅遊呢~海邊呦~你也一起嘛,不是很想去海邊看日出嗎?

我反手揉揉他的頭髮說:想得美,哥才不要當飯票和電燈泡。

不是,飯票是鄭允浩,你如果也去就沒人是電燈泡了^^。

我啊的一聲,倒了三分之一的鹽進大醬湯裡。

 

出發的那天天氣不怎麼好,厚重的烏雲堆滿整個天空。鄭允浩和朴有天輪流開車,下午到達酒店,下車的時候已經大雨滂沱。

朴有天用外套包著金俊秀,兩個人撐一把大雨傘走在前面,我遲疑地看著車內僅剩的另一把。鄭允浩笑得很溫柔,輕輕摟著我的肩膀把傘打開,往我的方向傾斜。

我連忙撥亂反正:允浩你是總裁,別淋著了,生病很麻煩。

他沒說話,把我摟得更緊一些,我被包裹在結實有力的臂膀裡,低頭看著水窪中我倆零零碎碎的剪影。

 

按理說總裁和普通員工一個房間感覺挺怪的,但我私心作祟沒有把我們的階級差距擺上檯面。鄭允浩反而以為我介意,解釋說反正我們兩個男人,兩張床,也沒什麼不方便的,是吧在中。

他友好地笑著,我後來回想起,那哪是友好,分明就是不懷好意。可嘆我沒看到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身後擺得歡快的大尾巴。

我們兩個人半邊身子都幾乎濕透。他說想先去洗澡,打開行李箱東西立刻散亂一地,他不好意思地揉揉腦袋,暴雨打濕了他一向整潔的頭髮,像個鄰家大男孩一樣可愛:我很少離開公司,出差什麼的都是有天去,所以不習慣收拾東西。

我想起俊秀憤憤不平的樣子,理解地點點頭。

我沒注意到他只拿了洗漱用品進去,低頭猶豫了一陣,終於還是幫他收拾好行李,正拉上拉鍊,他便擦著頭髮出來了,隨意地裹著一件浴袍,領口開到肚臍,下擺隨著行走的動作,一下一下洩露讓人噴血的光景。

我好了,你趕快去洗吧。他把毛巾掛在脖子上,笑得很是坦然。

我驚得話也說不好,點點頭什麼都沒拿就往浴室衝。上身赤裸了,下身脫到一半發現自己悲哀的連替換的內衣褲都沒拿。

怎麼辦,是開門讓他送進來,還是等下‥‥我目光移到毛巾架上——圍著浴巾出去?

暗暗下了決心,不要害羞了金在中,這次天時地利人和,我一定要攻下鄭允浩!!

 

 

 

 

 

 

【鄭允浩】

我承認我很惡劣,故意沒有提醒他什麼都沒帶進去替換,期待他紅著臉半開浴室門向我求助:允浩,幫我拿一下內褲好嗎?

一邊壓抑著一邊抿了一口紅酒,笑得腮幫子一陣酸痛。

窗外的暴雨已經停了,夕陽的金光刺穿雲層。我瞇起眼眺望著那個鹹蛋黃,計畫明天要是沒什麼意外,就可以摟著寶貝看日出了。

 

十分鐘後,結果大大出乎我所料,寶貝居然敢只圍著浴巾出來!!

我差點把酒杯捏爆了,眼睜睜看著他穿過房間走到角落的行李箱裡,背著我蹲下身翻找毛巾和衣物,沒擦乾的頭髮滴下水珠,順著線條優美的背部往下滑落,直到腰上的毛巾邊緣處消失不見。

我幾乎感覺下一刻自己就要狼變了。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著往下湧。

小允浩,冷靜!淡定!

冷靜淡定不了思密達!

他翻出毛巾蓋在頭上擦拭,起身轉過來不好意思地對我笑:允浩,你餓了嗎?

 

 

 

 

【金在中】

其實我真的只是想問他餓了沒,如果餓了我馬上換衣服和他去吃飯而已〒〒。

但是我沒想到自己倒成了他的晚餐‥‥和第二天的早餐!

 

 

 

 

【金俊秀】

朴朴,我哥他們怎麼還不出來?不是說了一起看日出嗎?

 

 

 

 

【朴有天】

秀秀=3=,不要管他們了,我們看我們的。

 

 

 

 

【鄭允浩】

原來寶貝也愛著我,嗯~~~我很滿意!

 

 

 

 

【金在中】

鄭允浩是笨蛋,傻瓜,混蛋,人渣‥‥大變態!!

 

===============END================

 

親估們是不是以為會有肉吃?!不要跟我說你是懷著一顆純潔的心點進來看的,沈昌珉會唾棄你的。(沈:關我什麼事!!)

這篇看似很有肉‥‥其實連肉渣都沒有= =|||(我當時在車上一邊看還一邊害羞,結果看完‥‥我是在害羞個毛線啊~)

可是‥‥這不剛好符合這文的主題--意淫嗎?XD (所以寫這文的作者厲害吶~真想知道是誰寫的)

"意淫"完的各位親估~(這話聽了真彆扭)新年快樂啊!!!!!(年都快過完了還拜)

 

 

PS.圖是自己配滴~~總覺得加點圖會好一點(....為了填補沒有肉的空虛嗎?)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