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要放那個萬眾期待20多萬字的虐文了XDDDDD,親估們久等了~

今天開始要轉的這篇《溫瀾潮生》我知道有的親估看過了(留言時有提到),作者是"流夏成傷",算新起的豆花文作者,我看她的第一篇文是《守護你》(農民攻&總栽受),那時正是在中第一部韓劇《守護BOSS》的播送期間,看到這麼一個"特殊"的攻受設定的文,很是好奇就點進去看了,本以為會是很狗血的豆花文,但文的走向和允在的設定,都讓我的心跟著糾結起來,是一篇很值得一讀的豆花文。有了第一次的經驗,所以再看到她的這部《溫瀾潮生》時就果斷進坑了。

但想不到啊想不到,原先是衝著標題"溫馨"點進去的,一開始是蠻溫馨的啦,但愈到中間怎麼‥‥哪來的溫馨啊?!!!>"< 愈看愈鼻酸、愈看愈不忍,尤其是文過三分之二時,簡直把我虐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有一度實在不想再被虐下去了就沒繼續看,但過段時間還是想著這文忍不住又點進去看了。好加在這文的最後是HE,要不然我就要‥‥就要‥‥就要關電腦了(你能不能威脅的有點力道點= =|||)。

小夏的文偏虐居多,她的虐功真是一把罩(欸?),有一篇《燃愛》也是虐的我‥‥>"<,所以現在看她的文我先看後面回覆的反應,再決定要不要自虐= =。

說一下大網吧~文裡的允在設定是"偽父子",兩人的年齡相差20歲,鄭允浩在某次機綠下結識了9歲的金在中,那個穿著破爛衣服在寒風中瑟縮的孩子,鄭允浩看了滿是心疼,但小在中靈動的大眼甜甜的笑容讓鄭允浩融化了心,決定收養在中為子,一方面是為了逃避家裡的催婚,一方面實在是心疼這孩子,兩人從此過著和一般父子一樣的生活。隨著時間的流逝,兩人漸漸發現彼此有著不一樣的情愫,但這父母不容許、社會不容許、自己不容許的感情只能藏在心底的最深處,在中開始逃避允浩,允浩開始為斷了念想接受父母的安排,彼此都做了最大的努力不讓感情溢出口,身邊知情的人都為著兩人隱忍著的感情感到心酸,但~相愛著的兩個人‥‥逃離的了命運的捉弄嗎?‥‥

 

==================================================

 

 

 

序.

一段戀情的起始,有時只是一瞬間的波瀾。你清晰地知曉,這個站在你湖面上的人,他日夜兼程,跋涉前來。當他臨在你的湖上,或許他並不言語,只是一個表情,一個舉止,就讓你心生迷戀。從他腳邊席捲起的,將是無盡的溫瀾。

你的湖水會因為他而溫暖。

因為遇見你,溫瀾潮生。

溫瀾潮生  
(圖:流夏成傷)  

 

 

Part. 1

「呼——」剛關上門,鄭允浩便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耳根終於清淨了。

你說過年就過年吧,為什麼要不停地聚餐?那聚餐就聚餐吧,為什麼每次都要和七大姑八大姨坐一塊兒?坐一塊兒就坐一塊兒吧,為什麼每次都要說相同的話題?鄭允浩真的不能理解這個世界了,不能理解這個皇上不急太監急的世界了。

鄭允浩,29歲終於在某外企行銷部當了個副部,不能說是很有錢,但車有一部房有一套,存摺上有一定數目,生活到是過得挺愜意的。這一段簡短的介紹除去名字外共有五個短句,後三句讓他成為他七大姑八大姨向小姑娘介紹時的亮點,而第一句前面部分便是他那些親戚向小姑娘介紹他的原因。

鄭允浩生在一個算是很中規中矩的家庭,不管是他爺爺奶奶還是爸媽都是二十不多就結婚了,就連比他小五歲的妹妹都已經有一個快一歲的孩子了。所以,這春節裡鄭允浩自然是倍受各種催女人催戀愛催婚催孩子的折磨。

這不,今天在姑媽家吃飯,終於以倒垃圾為藉口暫時逃離這不能理解的世界。至於為什麼是以倒垃圾為藉口,呃,除夕是買醬油,初一在舅舅家是帶侄子買煙花,初二在姨媽家是買飲料,初三在妹妹的公婆家買健胃消食片,初四在老家買餐巾紙,今天初五,真的不知道還能買什麼了〒〒。

 

鄭允浩拎著垃圾往樓下走。姑媽住在一個老小區裡,社區裡設備不太完善,倒垃圾得出社區走一段窄窄的路。大過年的,這條又窄又偏的路上沒一個人,只有幾盞路燈亮著。

就在鄭允浩走近垃圾站的時候,聽到一陣動靜,本來以為是貓啊狗啊之類的,結果剛靠近便嚇了一跳。

是一個瘦瘦的小孩。

鄭允浩把垃圾放在一旁,仔細打量著蹲在地上翻著垃圾的小孩。小孩應該有十歲,穿得又破爛又少,身上有幾處都凍傷了。臉上髒兮兮的,頭髮又長又亂。

似乎感覺到鄭允浩的目光,小孩站起來,直直地看著鄭允浩,手裡拿著剛翻出來的小半瓶可樂。

覺得自己不太禮貌,反正又不想立即回去,鄭允浩咳嗽了兩聲,然後問,「小朋友,過年不回家嗎?怎麼在這裡?」

小孩似乎有些膽怯,只是小幅度地搖搖頭。

鄭允浩看著小孩向後退的姿勢,不禁納悶了,難道自己很像人販子?於是又問,「你爸爸媽媽呢?」= =鄭允浩完全沒注意到,他的問題完全就是人販子騙小孩的必問問題。

「沒‥‥」小孩怯怯地說了一聲,兩隻手抱緊了那瓶可樂。

沒?沒爸爸媽媽?鄭允浩皺皺眉,「那小朋友為什麼要在這裡呢?」

小孩子不說話,鄭允浩從包裡摸出幾顆過年糖,怕小孩以為他是壞人,便剝了一顆放進自己嘴裡,然後把剩下地遞給小孩。

小孩怯怯地伸出手,一副想拿又不敢拿的樣子。

鄭允浩笑了笑,「拿著吧,這糖挺好吃的,哥‥叔叔我不是壞人。」

小孩拿過糖,剝了一顆放進嘴裡,似乎很滿足,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眼睛也晶亮晶亮的。

「我沒有爸爸媽媽,」鄭允浩似乎得到了小孩的信任,小孩看著他小聲地說,「舅舅舅媽不要我了,我都在外面很久了。」

小孩吸吸鼻子,像是鼓足勇氣般抬頭對鄭允浩說,「叔叔,我好餓,我都已經很久沒吃過飯了‥‥」

鄭允浩的大腦第一反應就是,不能帶回姑媽那裡。於是打了個電話給姑媽說在外面遇到了老同學,一起去玩玩敘敘舊,一會兒回來。

「那跟叔叔去吃飯吧。」鄭允浩攤開手掌放在小孩面前。

小孩髒兮兮的小手放上去,爾後甜甜地笑了起來。

鄭允浩是覺得這個小孩真的挺可憐的,現在這麼冷,還是在過年,一個孩子怎麼能沒飯吃?你說這社會啊,還有這麼多需要幫助的人,為什麼大家的精力都放在自己有沒有談戀愛什麼時候打算結婚上啊?

鄭允浩邊走邊在心裡忿忿地想道,沒有看到小孩此刻的樣子。

小孩側仰著頭,忽閃著大眼睛看著鄭允浩,又看看鄭允浩牽他的手,臉上的笑容格外燦爛,像是得到了什麼特別寶貴的東西一樣。

 

已經是初五,所以外面的飯館很多都開著。鄭允浩帶著小孩就近去了一家小飯館,點了三菜一湯。

「慢點吃,別噎著。」小孩吃得又快又急,眼下都是第二碗飯了。

飯館此刻沒什麼人,老闆把菜上完了就過來和鄭允浩聊天。

「先生怎麼帶著這孩子來吃飯啊?」老闆打量了下小孩,一看就知道是個小乞丐。

「倒垃圾的時候看到的,他說他都很久沒吃飯了,怪可憐的。」鄭允浩看了眼小孩,第二碗飯快要見底了。

「這孩子都在這一段很久了,我都看過幾次,先生真是好心人。」老闆拿著碗去幫小孩盛飯了,邊走邊感慨這孩子得有多餓啊,不然這麼瘦怎麼能吃下這麼多。

「好吃不?」鄭允浩笑著問,把餐巾紙遞給小孩,讓他擦擦嘴邊的油,遞過去後才發現多此一舉,這小孩全身上下都是髒的。

小孩猛點頭,看著鄭允浩又是格外甜的笑。

鄭允浩看著孩子髒兮兮的臉,心想著說不定這孩子洗乾淨也挺清秀的。

飯來了,小孩繼續奮戰。鄭允浩摸了摸包,本來就只是出來倒垃圾,除去飯錢,身上只剩幾十塊錢了。

很快,小孩把飯菜都吃完了。鄭允浩付了錢,然後遞給小孩一個紅包。

「這是壓歲錢哦,新年快樂!」

小孩接過錢,眼淚在眼裡打轉。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啊?」

「叔叔,我叫金在中。」小孩飛快地抹了把眼淚,把紅包緊緊地拽在手裡。

這時鄭允浩電話響了,接起來就是姑媽催他回去吃飯。

「在中是吧,叔叔回家咯,拜拜!」鄭允浩朝金在中揮了揮手。

小孩立在風中,看著鄭允浩朝街對面的社區跑去,又看了看手中的紅包,再一次甜甜地笑了,髒兮兮的臉上是兩道清晰的痕跡。

 

 

 

 

 

 

Part. 2

爸媽要在姑媽家玩兩天,於是第二天鄭允浩隻身一人開車回去了,說過兩天來接爸媽。臨走時姑媽還千叮嚀萬囑咐說一定來親自來接爸媽,估計是他們這兩天要去弄一個女的來,等著自己來相親。

這幾天的各個親戚之旅讓自己格外憋屈,鄭允浩癟癟嘴,一般這個時候都會選擇給一個人打電話,以安慰下自己。

「喂,有天啊‥‥」

鄭允浩剛準備說話便被朴有天打斷了。

「靠,你這時打電話來幹什麼?老子正在相親啊,四個老人正對著我啊!!掛了!」

朴有天壓低的聲音立即消失,鄭允浩在“嘟嘟”聲中開始懷疑這個世界了。

對於自己來說,是皇上不急太監急嘛,自己僅僅是不能理解而已。但連朴有天這個風流倜儻瀟灑無比的‥‥同志都被逼著去相親了,你說這個世界是怎麼了??

鄭允浩在車裡獨自嘆著氣,在下一口氣還沒嘆出來時便塞車了,於是鄭允浩坐在車裡欲哭無淚。

 

好不容易回到家,看著自己家裡沒什麼過年氣氛,便出門買東西去了,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超市裡的人依然很多,鄭允浩推著車在裡面走得格外艱難。而就在此時,鄭允浩看著身邊很多小孩被家人拉著,在一大堆零食中開心地挑選,不禁想起了昨晚遇到的小孩,叫什麼來著,對,金在中。說不定此時他正蹲在哪堆垃圾旁邊呢,現在天又這麼冷‥‥

鄭允浩懊惱著昨晚沒多留些錢,但轉念一想自己留錢也只是對小孩暫時的接濟,不禁再次感慨起這個世界,為什麼不把放在相親上的精力分一些給這樣的小孩。鄭允浩看著自己推的車,原來不知不覺中他拿了不少小孩吃的零食,花花綠綠的,足夠讓小孩子興奮一把。

 

 

兩天后,鄭允浩一大早就去接爸媽去了,考慮到有可能被拖去相親,便連頭髮都懶得打理了。

果不其然,一進門就看到沙發上坐著一個陌生的女人。

於是鄭允浩迎來了沉默時刻,爸媽和姑媽還有所謂的介紹人在一旁你一言我一語的,像表演相聲一樣,鄭允浩只有在那裡邊傻笑邊點頭,心想著這幾個人的陣勢絕對可以上春晚。

吃完午飯後,鄭允浩找了個藉口說回去還有點事,便說要走了。姑媽把一大堆吃的塞給鄭允浩,讓鄭允浩先下去放車裡。鄭允浩點點頭,心想估計他們先把自己打發走是要問那女孩子話了吧。

鄭允浩把車停在社區外,把東西放好後,便聽到有人在叫「叔叔」。

鄭允浩聞聲看過去,是那個小孩。

「叔叔,叔叔,」小孩小跑過來,在衣服包裡摸出一個棒棒糖,「叔叔,給。」

鄭允浩接過糖,看著小孩的笑臉,心裡不禁有些不是滋味。

估計這小孩以為自己住在這裡,說不定天天守著呢。看著他身上薄薄的衣服,又想起前兩天在超市里遇到的穿得漂漂亮亮的孩子,不禁有些心疼。

「在中這兩天吃飯沒?」鄭允浩蹲下來,他不想小孩一直努力仰起頭看他。

「吃了。」小孩點點頭,一副和鄭允浩很親的表情。

鄭允浩從包裡摸出幾百塊錢遞給小孩,「錢拿去吃飯吧,要保管好,不要讓壞人搶去了哦。」

小孩接過錢,小心地捏在手上,「叔叔沒有住在這裡嗎?」

「嗯?」鄭允浩疑問地看著小孩。

「我這兩天一直都在這裡,沒,沒有看到過叔叔。」小孩埋下頭,像是做錯事一樣。

「在中很想見叔叔嗎?」鄭允浩把手裡的棒棒糖剝了,遞到小孩嘴邊。

小孩嘴裡包著糖,用力地點頭。

就在這時,鄭允浩看到爸媽下樓了,小孩順著鄭允浩的目光看到來了陌生人,便躲到柱子後面去了。

鄭允浩打開車門,扶爸媽坐好,就在他準備上車時,他轉過頭看向身後。

小孩從柱子後面挪出半個身子,大眼睛閃閃的,癟著嘴,像是要哭了一樣。

鄭允浩向小孩揮揮手,坐進車裡。

車緩緩地開動了,鄭允浩從後視鏡裡看到小孩跑了出來,一直跟著他的車跑,邊跑邊抬手擦眼淚。

說不清楚具體是為什麼,鄭允浩突然覺得很心疼。

車越開越遠,鄭允浩含糊地應著爸媽說的關於今天見到的那個女人的種種,心裡突然萌發了一個想法。而後一抹笑從唇角勾起。

 

 

 

 

 

 

Part. 3

其實鄭允浩還是有些猶豫的。可就是在這個時候朴有天同志光臨了他終於有了點年味兒的家。

鄭允浩打開門,然後足足愣了一分鐘。

眼前的朴有天‥‥曾經那一頭自稱迷倒千萬少女少婦的帥氣黃髮變成了黑色板寸,曾經自稱走在潮流前端的衣著變成了筆挺的西裝,曾經愛不釋腳的人字拖變成了鋥亮的皮鞋‥‥好吧,要不是那一張雖然憔悴無神但還分辨得出來的臉,鄭允浩絕對不會認出這是誰。

就在鄭允浩剛剛回過神來的時候,裝扮地像個有為正派青年朴有天一下子掛在了鄭允浩身上。鄭允浩在嘗試把朴有天踹開後便認命地拖著一個一米八的大個往裡走。

「咋弄成這樣了?」鄭允浩把朴有天扔在沙發上,再次上上下下地打量朴青年。

「剛相親完‥‥這兩天竟然相了三次!!我媽就懷著搞接力賽的心情來的,你不知道啊,那些女人啊‥‥」朴有天抹了一把毫無氣色的臉,鄭允浩坐下來,做出一副期待他繼續講下去的表情,朴有天委屈地吸吸鼻子,「第一個女的,那高聳的胸啊‥‥」朴有天立馬抱著手臂抖雞皮疙瘩,「尼瑪不知道老子對那團沒興趣啊!!」

「她當然不知道,要是能知道了還敢來和你相親嗎?你知道啊,把男人扳彎的男人不少,但要把男人扳直的女人就太稀有了。」鄭允浩憋笑地說道。

朴有天有氣無力地翻了一個白眼,繼續,「第二個,你不知道啊,見面和我說的第一句就是溺死了的“偶吧”,尼瑪當現實是韓劇啊,是韓劇老子也要弄個王的男人!!」

鄭允浩樂得在沙發上亂滾,朴有天怨念地瞪了他一眼。

「那第三個啊,簡直讓人髮指!!那赤裸裸的眼神,估計在心裡把老子強姦了好多次了!」朴有天癱在沙發上,噌噌地把皮鞋扔掉,「兄弟,拯救我吧!!」

鄭允浩立即雙手護胸,「哦天,我不是同志,不要打我主意!」

朴有天一把扯掉領帶,「老子才不稀罕你,我就在你這裡住幾天,我給我媽說我出差去了。」

鄭允浩了然地把薄被扔給朴有天,很快朴有天的鼾聲響徹客廳。

鄭允浩開始認真思考這個他不能理解的世界的問題了。俗話說高風險高收益,只要一想到朴有天剛剛說的那些個畫面,就算不為了收益鄭允浩也不顧那高風險了。

說幹就幹,鄭允浩留了張小紙條給朴有天說自己去哪兒醒了怎樣弄吃的云云,然後馬不停蹄地趕去了。

 

 

到達時已經是下午了,鄭允浩不顧鬧饑荒的肚子,把車停在一邊往那條小路走。

果然,垃圾站那裡蹲著小小的一團。

「叔叔?」小孩抬頭,驚訝地睜大眼睛,「叔叔!!」

鄭允浩笑了笑,蹲下身來,「在中,在等叔叔嗎?」

小孩可憐兮兮地點點頭,然後挽起袖子,上面佈滿了淤青,「來了個壞蛋,把我的錢搶走了‥‥」吸吸鼻子,「那個壞蛋每天都來,但是我怕走了就等不到叔叔了‥‥」

鄭允浩的心一緊,這下更加堅定那個想法了。摸摸小孩的頭髮,「那,在中願不願意跟叔叔走呢?」

小孩詫異地看著鄭允浩,張大嘴巴不知道說什麼。

「跟叔叔去另一個城市住,不用撿垃圾,就和叔叔一起生活,好不好?」鄭允浩柔聲問道。

小孩吸吸鼻子,隨即“哇”地一聲哭出來了。

「別哭別哭,叔叔不強迫你,別哭啊。」鄭允浩抹著那小臉上髒兮兮的眼淚。

小孩撲進鄭允浩的懷裡,「嗚嗚‥‥叔叔,叔叔是對我最好的人了‥‥嗚嗚嗚‥‥」

鄭允浩沒有顧忌小孩髒兮兮的一身,抱起小孩,往車裡走。

小孩是第一次坐車,新奇地不得了。

「在中啊,你爸爸媽媽呢?」鄭允浩幫他繫好安全帶。

小孩埋下頭,「在中沒有爸爸媽媽,一直跟舅舅舅媽在一起。他們對在中很不好,經常不給我吃飯,還打我,還讓我滾‥‥最後我就走了。」

鄭允浩嘆了口氣,「乖,別再哭了,以後跟叔叔好好生活好不好?」

小孩用力地點點頭,隨即有些激動的說,「我會做飯,會打掃,會做很多事情哦~~」

「在中沒有上學?」鄭允浩有些詫異,不是在出走之前跟著舅舅舅媽一起生活嗎?

「舅媽說,弟弟要上學,我應該幫著家裡幹活,」小孩眼睛突然亮亮的,「不過,我弟弟可好了,經常教我認字,還給我看好看的書。」

鄭允浩笑著捏捏小孩的臉,真是一個善良單純的孩子。

 

回去後已經是晚上了,鄭允浩買了些熟食和小孩子穿的衣服便帶著金在中往家裡趕。

朴有天聽到門口的響動,想是鄭允浩回來了,終於有人做飯了,便屁顛屁顛地跑來開門。一打開門便傻在了那裡。

「鄭允浩,你上哪兒拐了一個孩子來?!!」朴有天有些嫌棄地指著髒兮兮的金在中。

「你先別問那麼多,等會兒跟你解釋,」鄭允浩把吃的扔給朴有天,「把菜裝好,我先去給在中洗個澡。」

朴有天茫然地接過菜,看著鄭允浩拉著怯怯的小孩往浴室走,「這世界是怎麼了?鄭允浩以前沒女人啊,哪來的小孩啊?!!」

小孩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滿是泡泡的浴缸,在鄭允浩給他簡單地沖洗後便興奮地跳了進去,玩著泡泡好不熱鬧。

「在中,小心一點。」鄭允浩在旁邊幫著小孩搓澡,看著漸漸變得乾淨白皙的小孩不禁感慨自己撿了一個寶貝回來,水靈靈的大眼睛,紅紅的小嘴,挺挺的鼻子,真是可愛啊。

「叔叔,你家裡好漂亮啊。」在中抬起胳膊,任由鄭允浩搓著,「外面的那個叔叔是誰?他是不是不喜歡我啊?」

鄭允浩帶著手上的泡泡點點在中的鼻子,「那是有天叔叔,叔叔的好朋友。他怎麼會不喜歡我們這麼可愛的在中呢?」

在中吐吐舌頭,然後順從地讓鄭允浩抱起,沖乾淨後裹好浴巾。

 

朴有天坐在餐桌前鬱悶,聽到浴室的門開了便轉過去看,一下子便傻了。這是剛剛那個小乞丐??這分明是可愛的天使啊!!

「有天叔叔,我叫金在中。」小孩到是主動地介紹自己,「我今年已經九歲了。」

朴有天再怎麼覺得茫然,也還是喜歡這個可愛的孩子的,就在他準備過去捏捏小孩的臉的時候,鄭允浩抱起孩子回房間穿衣服去了。留下朴有天尷尬地抬著手,和一陣冷風‥‥

穿著漂亮的衣服,小孩高興地和鄭允浩朴有天吃飯,朴有天幾度開口想要問清到底怎麼回事,都被鄭允浩轉開了話題。

 

飯後,有些睏了的小孩很快地窩在鄭允浩的大床上睡了,鄭允浩和朴有天坐在陽臺上,吸一口菸,鄭允浩緩緩地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就在鄭允浩說完最後一個字的時候,朴有天扔下菸“騰”地站起身來,「我也要借下這個孩子用用,鄭允浩啊鄭允浩,你這回終於聰明了一把!!」

「你那麼激動幹什麼啊,我是打定主意養這個孩子了,你在那兒瞎參合幹什麼?」鄭允浩一把將朴有天按回椅子上坐好,「這孩子真挺討人喜歡的。」

「你這樣把別人領回來養,什麼證件都沒有啊。」

「等過了爸媽那關,我自然會去找他的親人,反正在中說他家的人都不想要他。」

鄭允浩吐出煙圈,笑得一臉得意,「我就不用走朴同志這一條苦命路啦。」

 

 

 

 

 

Part. 4

鄭父抱著手坐在沙發上,一臉複雜的表情。鄭母還是愣愣的,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孩子是大學時期女朋友的?」鄭父點燃一支菸,用力地吸了一口。

鄭允浩點點頭,轉過頭看看金在中,目光像是在告訴金在中要淡定。

「女朋友快畢業時懷孕了沒告訴你,即使你們分手了還要把孩子生下來?」鄭父抖抖菸灰,而後本向前傾的身子靠回沙發。

鄭允浩再次點頭。

「現在突然得知消息女朋友病逝了,在病逝前女朋友通知你說這是你孩子?」鄭父因說話有點急,嗆了口菸。

「是這樣的,爸。」鄭允浩小心地看著面前的父母,不敢出一點差錯,生怕露餡兒了。而一旁的金在中因為此刻詭異的氣氛害怕地動都不敢動,埋著小腦袋不看任何人。

「現在要養這個孩子,但為了不讓我們兩個丟老臉就委屈一下孩子叫你叔叔?」

鄭父摁熄菸頭,端起茶喝了一口。

「爸,都跟你說了你又何必再重複一次呢?」鄭允浩小心地說著。

「你光榮地讓我們老兩口直接升級,又為了紀念女朋友保留孩子的“金”姓?」鄭父拿起茶杯蓋,有一下沒一下地碰著杯身。

「爸‥‥」鄭允浩有些無奈。不對啊,突然多了孫子,兩個老人難道不是應該激動亢奮嗎?難道不應該老淚縱橫地說「終於有孫子了」嗎?現在是什麼反映啊!!明明昨天晚上都和朴有天有排練過一次啊‥‥

「所以‥‥」鄭父停止折騰手中的杯蓋,若有所思地和一直一言不發的鄭母對視一眼。

「所以爸,我有孩子了,你們是爺爺奶奶了。雖然這事很突然,但未嘗不是一個好事。你看在中這麼乖巧聽話,又這麼大了,現在又肯認我們,還省去了我們換尿布溫奶粉教說話走路的麻煩。這多好一件事啊!」鄭允浩咽了口口水,見爸媽沒有接話,便繼續說,「其實我剛知道這事的時候也是消化了好長日子拖到今天才跟你們說,我知道你們不能很快接受這一突然而來的詭異並喜慶的事‥‥」

「兒子啊,」鄭母終於開了口,「這孩子‥‥」

「在中,快叫爺爺奶奶啊。」鄭允浩知道他媽有事要質疑,趕快使出殺手鐧,這老兩口不就是等著這一天嗎?

「爺爺,奶奶。」金在中認真地叫著,臉上是昨晚鄭允浩拉著他在鏡子面前練了好久的人見人憐的表情。

兩個老人再次若有所思地對視一眼。

「我咋覺得這孩子和你長得不像啊,兒子。」鄭母繼續質疑。

「這不是兒子像媽嘛,我就長得像你。」鄭允浩傻兮兮地笑著,裝模作樣的表情之下,是滿心的抱怨,不是說老人家很好騙嗎?況且俺的故事都這麼有血有肉栩栩如生感天動地了!!

「去做過親子鑒定嗎?」鄭母真是不輕易言棄,繼續發問。坐在旁邊的鄭父到是一心一意地喝著他的茶。

「欸,那肯定做過啊,放在家裡忘記拿來了,」鄭允浩心裡正想著,這得讓沈院長趕快幫自己捏造一份啊,「兒子我做事你都不放心嗎,絕對不會草率。況且這是認我兒子你們的孫子,我可是小心了又謹慎的。」

兩個老人再次若有所思地對視一眼。

鄭允浩整顆心都懸了起來,緊張地看著二老。金在中也偷偷地抬眼看著,自己沒做錯什麼啊,千萬不能出錯讓叔叔生氣啊。

 

鄭父輕輕地咳嗽了兩聲,鄭母坐直了身子。儼然,這是有事要發生的徵兆了。

鄭允浩努力抑制住心裡的激動和緊張,眼睛都不敢眨,生怕出什麼事自己沒把握住機會去搶救。

「我說,你大學期間一共交了兩個女朋友都帶回家了的,一個姓林,一個姓李吧。」鄭父緩緩地開口。

鄭允浩的心“咯噔”一下。但那“咯噔”聲還沒落穩時,兩老的攻勢便全面開啟了。

「你說,孩子今年9歲,話說你20歲時大學還沒畢業吧?」

「親子鑒定又要去麻煩沈昌珉了嗎?」

「你當你爸我沒看過電視劇啊?!!」

「你真以為你媽我老了就不知道有個詞語叫“狗血”嗎?」

「這孩子是你姑媽那社區邊上的吧,我在那兒住了幾天,和你媽去扔了好幾次垃圾。」

「鄭允浩!你小子到底在想什麼?!你媽我含辛茹苦地把你養大,就為了你那隨便找來的所謂孫子嗎?」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雖說配合十足默契,但倒是反應沒多激烈。不管是知子莫若父還是知子莫如母,兩人能不看出鄭允浩那劣質的小把戲嗎?

鄭允浩站在那裡,石化了,碎裂了,然後在金在中「哇——」的一哭聲中,被風吹走了‥‥

還沒有一下子喘氣的時候,鄭允浩就在金在中下一句話中伴隨著內心的吼叫『這到底是哪一出啊』徹底地灰飛煙滅了‥‥

所謂,聖人千慮,都還必有一失。

而現在,鄭允浩百思,都必有一死。閉眼。在灰飛煙滅中安息吧。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