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0

週一一大早朴有天就接到鄭允浩的電話說幫忙請假,早晨的部長級例會來不了,一問才知道,兩個小孩因為昨天的燒烤一個吃壞了肚子,一個是吃撐了撐出毛病來了(大家都知道吃撐的是誰吧= =)。等中午朴有天匆匆趕去醫院時,鄭允浩還在那裡守著兩個小孩輸液。

午飯是沈院長親自送來的。一來是因為俊秀吃多了有一部分是他導致的,搞什麼比賽啃雞翅啃得快啃得多什麼的都是他(‥‥),二來是因為今早他被鄭允浩給嚇到了。話說今早9點,沈昌珉剛剛來上班,辦公室的老闆椅還沒做熱和,就看到鄭允浩抱著在中一臉焦急地衝進來,後面跟著他家的清潔阿姨,懷裡抱著俊秀。

「我說鄭允浩,你不知道來醫院先掛號再去找醫生嗎?」

「在中都疼哭了,我說你手下那一群人我能放心嗎?」鄭允浩特認真特焦急地說著,「你快點,你看額頭上全是冷汗啊。」

沈昌珉嘴角抽搐。不就是吃壞肚子了嘛,誰疼不會冒冷汗啊,昨天是誰在那裡一口冰水一口肉一口菜地餵個沒完啊?

「我說,我們醫院是全市最好的醫院了,每個醫生都是頂尖優秀的‥‥」

「廢話什麼,還不快來看病?!!」

這不,多說了幾句惹惱了擔心在中擔心地要死的鄭允浩,導致今天一上午都沒和他說話,此刻,沈院長只好認命地親自送飯來。

沈昌珉和鄭允浩從小就是同學,還是鄰居。兩人一起考到頂尖學府遇到了美國歸來的朴有天。沈昌珉學的是最好的專業臨床,之後還特天才地攻下兒科腫瘤什麼的各個領域,研究生時就在現在的這個醫院,後來一路豐功偉績奇跡般地迅速成為這家醫院史上最年輕的院長。鄭允浩讀的是管理,畢竟是複雜水深的金融圈子,混到現在這樣子已經很不錯了。朴有天念的是會計,當初就在沈昌珉看了看他的桃花眼後問「學會計是因為會計女生多嗎」的時候,他淡定地回了一句,「我是gay」,現在朴有天和鄭允浩一家公司,是財務部的部長。三人從大學時期就混在一起,現在自然是同親兄弟般。大學時期的校草三人組,如今都是黃金單身漢,那些小醫生小護士小職員們一批又一批地犧牲在沒有任何回應的單相思情路上,而誰都不知道,這三人也相繼崩潰在相親場裡,很多次躲避家裡老父老母的時候,三人在燈紅酒綠的酒吧裡把無奈與感慨填滿整個夜晚。

 

呃,扯遠了‥‥此刻,朴有天嫌棄地在盒飯裡挑來挑去,鄭允浩小心翼翼地餵正靠在他懷裡的在中喝稀飯,沈昌珉為俊秀量了溫度,嗯,不燒了。

「我可憐的俊秀,有天叔叔專門給你挑的肉絲,張嘴,啊——」

「嘔——」吃撐到飲食發燒的俊秀此刻一看到油膩膩的食物就開始嘔吐。

朴有天嚇了一跳,呃,自己是和俊秀命中相克嗎,怎麼每次都不討好,那豈不是要被這萌萌的胖正太怨恨一輩子?oh,不要‥‥

看俊秀吐得肉乎乎的小臉慘白慘白的, 這下連沈昌珉都要徹底嫌棄朴有天了。

「乖,再吃一口,」鄭允浩哄著在中,在中把頭一偏,可憐兮兮地看著鄭允浩,「不想吃。」

「才吃了這麼點怎麼行,我們在中最乖了,就吃一口,來。」鄭允浩寵溺地看著在中皺著眉吞下稀飯,「看我們在中多棒啊,那我們再來吃一口‥‥」

「夠了!」沈昌珉實在是受不了了。

鄭允浩被這一吼驚地手一抖,差點把稀飯灑了。而懷裡的在中一副看見救星的樣子看著沈昌珉。

「鄭允浩啊鄭允浩,在中在生病好不好?不能吃那麼多知道嗎?醫生的話你當放屁啊,你以為要吃下幾碗白乾飯才是健康啊,被你這麼胡亂弄下去,在中只會病得越嚴重。」沈昌珉翻了個白眼,這真的是遇人不淑啊,兩個病人卻被這兩個二貨一個餵肉一個灌稀飯,真是要被他們氣死。

破天荒地,鄭允浩沒有在沈昌珉的怒吼後給出任何過激的反映,他抱歉地摸摸在中的頭,「叔叔不好,咱不吃稀飯了,好好躺躺。」

沈昌珉抱著手臂饒有興味地看著鄭允浩,轉過頭和朴有天交換了一個眼神,隨即兩人明瞭地笑了。他們三個中間,似乎終於有人要脫離單身了。

 

下午鄭允浩去了公司換成朴有天守著兩個小孩,臨走之前,鄭允浩千叮嚀萬囑咐,反正就是把前二十九年沒用到的嘮叨全用上了,讓朴有天堅決不要再惹俊秀生氣,好好照顧兩個孩子。

俊秀也剛來城裡,很多東西都不知道,在中就一個勁兒地給他講,什麼過山車動物園動畫片,一個也不落下。最後俊秀那蝌蚪眼睜得大大的,愣神一般地聽著在中講遙控飛機。

雖說這兩個孩子的談話時間裡,朴某人一直被無視著,但此時此刻,他心中可謂是熱血澎湃啊!這是大好機會不是嗎?不做聲色地給助理發了條短信,讓她以最快地速度買兩架最新款的遙控飛機送到醫院。

「俊秀啊,想不想玩遙控飛機呀?」朴有天試探性地問著。

俊秀瞟了朴有天一眼,但又馬上別過臉去,哼,就不理你。

朴有天絲毫沒有生氣,因為他早已捕捉到剛剛提及遙控飛機時,俊秀眼裡一閃而過的亮光。

「俊秀,叔叔上次給我說過段時間就給我買呢,到時候我們一起玩!」

在中悄悄地打探著朴有天的臉色,咦,怎麼這次沒有一張苦瓜臉呢?

就在兩個小孩繼續無視朴有天繼續大談好玩的事情時,朴有天的美女助理奮力地踩著高跟鞋飛奔進病房。

「部長,你要的遙控飛、飛機。」助理大喘著氣把兩個大盒子放在朴有天面前。

朴有天示意助理可以回去了,然後抱著盒子笑著走到兩個小朋友面前。

「這是最新款的遙控飛機,很多小朋友都想要可是都沒有哦~~」

在中吸一口氣,俊秀的眼睛瞬間睜大。

「呐,這是有天叔叔給你們兩個的禮物,但是你們收下禮物就不能再不理我了。」朴有天眨眨眼,看得出兩個孩子對手中的玩具的渴望。

可是‥‥朴有天抱著兩個盒子站了半天,兩個孩子還是沒有什麼反映。

我靠,現在的孩子啊,怎麼這麼扛得住啊,怎麼這麼小氣這麼記仇呢!!我到底是做了什麼啊?!!

就在朴有天閉上眼睛準備暴走的時候,突然感到有人抱住了他的大腿,隨即又有一個人抱住了他另一隻腿。

「有天叔叔‥‥」兩人笑得那個叫一個燦爛。

朴有天蹲下來,給兩人一人一個盒子,然後得到了兩個小孩在兩邊臉頰上的吻。大滿足!!大滿足!!儘管兩個孩子拿著玩具後一邊玩去了,但是朴有天得到原諒了,不再受排斥了,真的滿足了‥‥

 

所以等鄭允浩下班後匆匆趕往醫院生怕朴有天再做沈惡魔脫線的事情時,一推開病房門就看到朴有天一邊坐一個孩子,三個人很是高興地吃著晚飯。

而就在鄭允浩疑惑著準備問朴有天是怎麼回事時,便聽到朴有天在那裡說,「在中俊秀,明天有天叔叔帶你們去海洋公園好不好?那裡有好多好看的動物喲~~」

兩個小孩立即高興地手舞足蹈,鄭允浩扶額,原來朴有天就是這麼收買兩個孩子的。就在鄭允浩打算說「朴有天你明天還要上班的好不好」時,朴有天已經趴在鄭允浩的耳邊,討好地說,「允浩,明天上班的事情就拜託你了,我也是帶著你們家的親親在中去玩好不好‥‥」

原來,到最後,受傷的還是自己。

 

 

 

 

 

 

 

Part. 11

和兩個小孩折騰過了一天後,朴有天拖著快要散架的身子帶著剛剛飽餐完的小孩散步。散步?那是必然的,因為為了避免某人再次吃撐了不消化,順便還可以打發等待鄭允浩來接孩子這段無聊的時間。

朴有天的家在一所有名的音樂大學旁邊,所以散步的地點就選在了素來以“幽靜美麗”著名的音樂大學。從站在大學門口看到那巨大的吉他雕塑開始,兩個小孩就處於激動亢奮狀態,尤其是俊秀。路上到處都是背著樂器的學生,草坪上有三兩練習的朋友。早春臘梅的清香隨著那些音符飄動。朴有天有些陶醉。

自從上班以來,雖說出門便可以到這兒來,但自己卻從沒有那份閒情逸致來散步。一來是工作確實很忙,還有各種應酬,自己又是喜歡和朋友鬧騰的人,二來便是,倘若一個人在這樣充滿青春愛戀的地方散步的話,晃蕩著左右手會越發顯得寂寞。現在的年輕人想要找到一份真正的愛情都很困難,何況是同志。他明白自己的條件,向他示好的男人女人都有很多,但是那顆沉寂太久的心沒有絲毫的悸動。同鄭允浩、沈昌珉不同的是,自己的寂寞來源的並非對單身的適應、對愛情的無所謂,而是,曾經真正在意過,再等到失去後,便也沒有辦法找回當年的熱情。

 

回過神來時,發現小孩已經跑不見了。幾經尋找後才看到兩個小孩趴在老教學樓的窗臺上。朴有天知道那是學校的鋼琴練習室,從自己家的陽臺上可以直接看到。窗框的木頭帶著時光的積澱散發出一種令人沉醉的氣息。琴房裡應該是一個優秀的孩子,他指尖的曲調格外得醉人。朴有天看著俊秀胖乎乎的臉貼在幾近落地的玻璃上,兩隻眼睛忽閃忽閃。

「哥,好好聽!」俊秀的眼裡透著無比的嚮往,「要是我也能彈就好了。」

和當年的自己不同。朴有天學鋼琴的時候還在上小學,常常因為偷懶不練習而挨駡挨打。後來自己還耍小聰明,彈一個小時錄下來,後面的一小時自己就在答錄機放的聲音中愜意地看漫畫。隔壁的老媽聽著聲音便不會來視察。

兩個小孩發現身後站著的朴有天。

「俊秀,在中,有天叔叔帶你們進去好不好?」

這是一個對於兩個好奇的小孩的極大誘惑,也是冥冥之中的開端。就像是鄭允浩不會想到在那麼無聊的過年的夜裡遇到那個垃圾站旁邊的小孩,朴有天也不會想此刻牽著的胖乎乎的手,在很多年後,金色大廳裡,熟練而自信地雀躍在價值連城的鋼琴上,而坐在觀眾席裡的自己,看到那個揚起嘴角縱情演奏的男子熱淚盈眶,那時他不再叫他「有天叔叔」,他叫他,有天呐。

 

琴房的學生很好說話。此刻,俊秀和在中站在鋼琴旁邊,一臉期待地看著坐在鋼琴前的朴有天。朴有天吸了一口氣,waltz in the evening。那首自己曾經最愛的曲子,有滿滿的幸福的感覺。

一曲完畢,俊秀和在中震驚地說不出話來。而俊秀的興趣顯然更大,眼睛睜得大大的,到半途趕來的鄭允浩拉著在中的手聊起今天的見聞時,依然沒出聲。

「俊秀,」朴有天示意俊秀做到他的腿上來,「來,自己試試。」

肉肉的小手慢慢地小心地按下一個鍵,清脆的聲音讓俊秀的笑容暫態放大。

「還可以這樣。」朴有天握著俊秀的手,就著他伸出的一隻手指,彈起了那首《小星星》。幼稚園時期最喜歡的一首歌竟然被自己的手指彈了出來,俊秀立即樂得不可開支,嚷著讓朴有天帶他彈更多的歌曲。

窗外夜色已經浸染了大半天空,涼涼的風吹起草坪上收拾樂器的女孩的髮。

鄭允浩拉著在中的手在校園的路上緩緩地走著,耐心地給在中講那于他而言完全陌生的學校生活。因為他打算讓在中先插班讀書,再請一個家教。

朴有天樂此不疲地帶著俊秀彈著鋼琴,那雀躍在俊秀臉上明亮的笑容,為這個沒有夕陽的黃昏抹上豔麗的色彩。而他心裡,默默地開始一個決定。

人生真的就是這樣,有很多為什麼說不上來。而那許多的為什麼裡包含著意外與驚喜,在你拼命地想要尋找解釋尋找原因後,面對“無法說明”的結果依然幸福,因為在你找尋的過程裡,你記得了和你愛的人的點點滴滴。

 

琴房的門關了。朴有天和鄭允浩抱著已經累的睡著的孩子上了車。

兩人在車裡緘默不語,而良久之後卻是相視一笑。

因為有些事情,他們都了然於心。

而且,春天也真正地來了。

 

 

 

 

 

 

 

Part. 12

三月。

此時的春風少了很多冬天殘留的氣息,上班回家的路上可以看到剛長好的新葉與骨朵。晚飯竟然在公司的食堂解決的,朴有天對於自己的舉動有些不解。

停好車,再次看了看手機,一個來電一條短信都沒有,看來今晚又要無聊地度過了。於是沒有乘電梯,硬生生地爬了15樓,邊爬邊想這個時候鄭允浩和沈昌珉那兩隻在幹什麼。

哦,對了,下班的時候鄭允浩還急匆匆地給自己說要陪在中去吃泰國菜。沈昌珉呢?好像在加班。

終於爬完了樓梯,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隨意地把包和外套一扔,跑到陽臺上去吹冷風。而站在陽臺的那一刻,朴有天似乎明白了為什麼最近這麼在意自己的寂寞了。

他曾經很強調地把自己和鄭允浩分別開,除了都是男的,都很帥,在同一個公司工作,都單身之外,其餘的他都不想和鄭允浩有什麼共同點。尤其是在大學的時候,那一群叫腐女的生物活生生地把他、鄭允浩和沈昌珉以全排列的方式創造了六種CP,簡直要把他逼瘋了。而現在他肯承認他和鄭允浩又多了一個共同點,同鄭允浩在意金在中一樣,他在意著胖胖的可愛的金俊秀。

說不上來是什麼樣的感情。沒結過婚,更沒帶過孩子。不是把他當兒子,也更不是把他當另一半,而是可以真正地走進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心,把自己很多的情緒都和他放在一塊,他高興,自己高興,他不爽,自己也不爽。想對他好,把自己這麼多年都沒有給出去的好都給他。僅僅覺得,在一起,很快樂。

也許這就是鄭允浩養著金在中的原因吧。他扮演著爸爸叔叔還是朋友的角色他自己都分不清楚。而可以清晰地感覺到,有了在中後,鄭允浩的生活很幸福。

金俊秀已經回去一周了,朴有天記得那天小孩不捨的樣子,淚水就在眼睛裡打轉,小手緊緊地抱著他送的遙控飛機,在那條小路的盡頭,不住地回頭,捨不得離開。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晚風裡有說不清是什麼的香味,朴有天告訴自己,倘若還有機會,一定不要放過。就像鄭允浩當初一樣,完全沒有過多地考慮,直接把在中帶回家。

 

 

「大家好,我叫金在中。」在中怯怯地看著台下的同學,手指糾纏著書包帶,說話的聲音都有點抖,「這是我第一次上學‥‥」

教室裡哄堂大笑。那些剛剛讀完一年級上期的孩子們本身就詫異這個比他們自己高許多的新同學,原來他之前都沒上學。

看到大家笑成一片,在中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小臉都憋紅了。

明明不是這樣的啊。昨天下午和叔叔一起買學習用品的時候,很高興來著。叔叔給自己買了有大象的書包,最新款的文具,叔叔還說學校是很好玩的地方,有很多很多的朋友。

大家都帶著嘲笑地意味看著臺上久久沒有吱聲的在中。昨天晚上叔叔帶自己去吃了泰國菜,記得叔叔說,別怕,不要管別人怎麼樣看,他們會慢慢發現自己的好。

在中清了清嗓子,繼續,「希望大家能夠幫助我,也希望我能和大家成為好朋友。」

班主任看著這個長著漂亮而可愛的臉龐的孩子,前幾天他家長帶他來時,她也覺得詫異,可後來聽他家長——被孩子叫著叔叔的年輕男子解釋後,心裡便只剩了滿滿的感動。剛剛她看到了他眼裡堅定的光,她知道,這個孩子以後一定會和別人不一樣。

 

坐在安排的位置上,在中拿出文具和書,看著書上叔叔親自寫的漂亮的名字,嘴角揚起甜甜的笑。他知道要好好念書,不管怎麼樣都要,就像以前舅舅舅媽期待俊秀考好一樣,叔叔也肯定希望自己能夠有個好成績。

「哇,你的筆盒好漂亮啊!」同桌的女生羡慕地摸了摸在中的筆盒。

「是我叔叔給我買的!」在中有些自豪地說。

「叔叔?」前排的同學轉了過來,「你沒有爸爸媽媽嗎?為什麼要叔叔買?」

「哦,你媽媽肯定給你找了一個後爸,我們鄰居家的就叫自己後爸“叔叔”!」

小孩子們開始討論起來,話語間的嘲笑很是明顯。

在中沒有理會他們,也沒有生氣,他只是默默地垂下眼簾。

你們都不懂,我有一個比爸爸媽媽還要好的叔叔。他會帶我吃最好吃的,會陪我看電影看動畫片,會在我不高興的時候給我買玩具,會叫我“寶貝”,會教我寫字看書,會抱著我講著好聽的故事直到我睡著。

同桌的女生以為在中傷心了,她小心地碰碰在中的手,「喂,別傷心啦,我當你的朋友好不好?」

在中的眼睛閃亮,他看著同桌的女生笑得滿臉燦爛。

「我叫金在中。」

「你介紹過啦,我是楚天依。」

兩個小孩還沒聊多久,就開始上課了。

有很多東西不懂,在中努力地聽著,把不懂的記下來,好去問天依。他知道鄭允浩每天工作很累,要是還要給自己講這麼多東西的話,會很辛苦。

 

中午是學校配的午餐,在中從書包裡拿出一個飯盒,裡面是鄭允浩早上給他準備的“加餐”。

「哇,好像很好吃。」

「叔叔給我做的,我們一起吃吧。」在中把飯盒放在兩人中間。

「在中,你叔叔是不是對你特別好啊?」天依問道。

在中點點頭,「我沒有爸爸媽媽,但是我叔叔對我比爸爸媽媽還要好。」

午間的春光格外明媚,窗外的樹葉搖曳著點點的光斑。操場上有高年級的同學在打球,也有三三兩兩的學生坐在草地上聊天。

在中笑著看著這一切。他很喜歡。

 

下午的課和上午差不多,等放學的時候,在中把一天不懂的拿出來,一個一個問著天依。兩人很是投入,搞清潔的同學都走了他們也沒發現,自然也沒看到靠在門口望著他們的鄭允浩。

鄭允浩看著在中認真詢問的模樣很是欣喜。他怕在中這麼大來讀一年級會不好,會受到別個小朋友的嘲笑。可是現在看到在中認真地塗塗畫畫,聽懂了後開心地笑的樣子,不安與擔心總算沒了。

「叔叔?!」在中看到了站在那裡的鄭允浩。

「叔叔,這是我的朋友楚天依。」在中特別興奮地向鄭允浩介紹,「天依,這就是我叔叔。」

天依看著眼前這位年輕帥氣的男人,「叔叔好,」又轉過頭對在中吐吐舌頭,「你叔叔好帥啊,比我爸爸還要帥。」

「天依是自己回家嗎?」鄭允浩問。已經不早了,也沒看到她的家長。

「我爸爸媽媽工作忙,晚上很晚才回家的,我自己坐公車回去。」

「那,今晚和我們一起吃飯可以不?」鄭允浩就知道在中的心思,當天依說完時,他看在中的眼神就知道想和她一起吃飯,這孩子交了第一個朋友肯定很開心吧。

「嗯嗯!」

鄭允浩一手拉著一個孩子朝車走去。上車後,兩個小孩就在討論著吃什麼,其架勢一點也不輸給公司開會時的激烈討論。

最後鄭允浩幫他們決定了,還是去吃自助餐吧‥‥

 

這家海鮮自助餐廳在市裡有很好的口碑,但其價位還是阻擋了不少客人。兩個小孩興奮地看著眼前的一切,還是第一次看到那麼多好吃的。

鄭允浩看著桌上擺的滿滿的吃的,有些害怕小孩們會不會吃多了,但想到又不是俊秀,在中食量也不多,便又放下心來。

一頓飯下來,連楚天依都不得不感慨鄭允浩對在中那不是一般的好,完全是服務周到,連她也順帶享受了福利。

把天依送回家後,在中還是處於興奮的狀態。

「叔叔,我們散步吧,」在中搖晃著鄭允浩的手,「我們走回去好不好,路上有好多好看的東西。」

鄭允浩一臉無奈,也來不及考慮把車停在這兒的停車場明天上班送在中讀書怎麼辦,應允了這個破小孩即興的要求,一手提著書包,一手拉著小孩在大街上悠閒地走。

在中也不知道他讓鄭允浩停下來的地方離家有那麼遠,雖說前一半的行程遇到很多有趣的東西,他吃了紅紅的糖葫蘆,買了小攤上有意思的小玩意兒,圍觀了廣場上老奶奶老爺爺的舞蹈,可是現在,開始後悔說要走回家了。

「怎麼了?」

「叔叔,累‥‥」在中乾脆不走了,撅著嘴一臉不爽的樣子。

「是誰說要走回去的?」鄭允浩故意不去安慰他,「你就待在這兒吧,我先走回去咯。」

「鄭允浩!」扭捏的小孩生氣了,「我又不知道路,你明明知道離家遠還同意讓我走路,這是你的錯!」

鄭允浩還沒從那一聲「鄭允浩」中回過神來,小孩越來越會找理由了。

好笑地蹲下身來,捏捏不爽的小孩的鼻子。在中看著眼前的男人溫柔地摸摸自己的頭,「叔叔跟你開玩笑來著,怎麼會丟下我們寶貝不管呢?」

鄭允浩把書包背在自己胸前,摟住小孩的小屁屁,「抱穩了,叔叔要站起來了。」

在中摟著鄭允浩的脖子,趴在他溫暖而寬闊的背上。

於是他剩下的路程又變得和先前一樣歡樂。他在鄭允浩的背上糾結著看上的小玩具,當鄭允浩飛快地在橋上奔跑時緊緊地摟住他的脖子生怕自己摔下來,可看到自己那麼快地穿梭在人群裡,便覺得格外興奮。他趴在立於橋頭喘氣的鄭允浩的背上,看著天上不知是誰放的煙火,看著河裡晃動的燈影,覺得自己真的真的很幸福。

「叔叔,」在中湊到鄭允浩耳邊小聲地說,暖暖的氣息落下來。

「怎麼了?」鄭允浩側過頭來看他,可就在他側過來的把一刻,小孩捧著他的臉給了他一個響亮的吻。

「最愛叔叔了!」在中蹭蹭鄭允浩的脖子。

「叔叔也最愛寶貝了!」

路上的行人都不禁側頭,全當作是一對可愛的父子。那個孩子也太調皮了吧,一會兒在他爸爸背上開玩具車,一會兒捏他爸爸的臉,一會兒蒙住他爸爸的眼睛。

那樣的霓虹閃爍的夜晚,鄭允浩的唇角一直帶著濃濃的笑意,小孩到後面消停了睡了過去,他把他放下來,脫下外套給他蓋好,然後抱起小孩上了計程車回到先前停車的地方。

至於為什麼是先前停車的地方,這個嘛,他可不想他的小孩擠公車去學校,明天還是開著車舒舒服服地去吧。

 

 

 

 

 

 

 

Part. 13

十五歲,青春而明媚的年紀。

春陽從窗外透進來,落在講臺上的男生身上。中長的黑髮柔順而服帖,大眼睛裡透著自信的光芒。此刻的他,以初三第一次診斷性考試年級第一外加這個尖子班班長的身份,在初三第一次家長會上演講。

他知道男人就坐在第四組的最後一排,他有看到男人臉上欣喜的笑容,他能感受到男人溫柔的目光。

 

六年。

他從一個九歲上一年級的人,變成了十五歲上初三的尖子生。他還記得他第一次拿著滿分卷回去的時候,男人親吻了他的臉頰說「寶貝真棒」,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那時男人的笑容,他為之感動著,所以不斷地努力,為的就是能一直擁有這樣的笑容。他還記得有一次在學校裡,被兩個混混欺負,男人接到電話後火速趕來,完全忘了自己是家長的身份,差點就把那兩個男生打一頓,把一旁的老師都嚇傻了。他還記得有一個晚上,自己因慢性闌尾炎而疼得發抖,本以熟睡的男人就因為身旁些微的響動而立即驚醒,在淩晨三點多的時刻抱著他奔向醫院。他還記得有一次爺爺奶奶帶著女人到家裡來,他放學回來時就看到男人和女人對坐著,男人的表情很難看,可就在他開門的一刻,男人朝他笑了笑,笑容特別好看。他也還記得,當他驚異於自己身體的變化在某一個清晨看到自己髒了的內褲時,男人笑著拿著他的內褲去洗,而他臉紅紅的,就在這之後的幾天提出了想要自己睡一個房間,他記得那時男人帶著失望勉強的笑,「寶貝長大了啊」。

他知道男人今天本來沒有空,可是就在家長會開始的前一分鐘,他還在看著空空的位子發神的時候,男人喘著氣跑進來,領帶都歪了。

他也知道男人在今晚會和爺爺奶奶一起同一個女人吃飯。昨晚,他聽到了他們這樣的對話。

「鄭允浩,你已經三十五歲了!我這麼大的時候你都已經上小學高年級了!」

「別在以在中當藉口,他是好,可是他身上流著我們鄭家的血嗎?」

「你媽我把你生下來就是讓你去把一個個好女生氣走的嗎?」

「昌珉都和小芩交往半年了,那天碰到他媽媽還說正打算著結婚呢!」

「我看你要是把我們氣死你才心甘,明晚小安就要過來吃飯,你要是再錯過小安的話,我跟你沒完!」

‥‥‥

他躺在床上,很久過後才聽到關門聲。整個過程他聽到男人就說了幾句話。

「你們小聲點,在中在睡覺,要中考了讓他好好休息。」

「我不是有在中了嗎?」

「‥‥好。」

他在男人打開他房間的門是閉上眼睛。在確定男人沒房間的燈沒發現他沒睡著後,他小心地睜開眼,看著男人幫他收拾好書桌,然後在看到書包裡粉紅色的信封時愣了愣,看了半天也還是沒有拆開。隨後男人幫自己蓋好被子,輕聲說了句「寶貝晚安」後便出去了。

窗外樹的影子錯錯落落,男人的面容看不太真切。

這個男人在他的生命裡有太多的不顧一切,不顧一切地為了金在中,好比今日,他只是在學校裡碰到了來為俊秀開家長會的有天叔叔,他只是在有天叔叔的詢問中露出了淺淺的失望,卻讓這個男人放下手裡的一切工作來到學校。

 

金在中向講臺下深深地鞠躬,結束了演講。

家長會是在教室裡開的,家長坐在位子上,而同學們則站在教室後面。此刻班主任讓各自回到位子上,同家長一起看發下來的各自成績分析報告。

「我們在中今天真棒,」鄭允浩把在中的手握住,拉著他示意其坐在他的腿上,「站著累。」

已經是不再小的年紀,也有一米七的個子,被男人圈在懷裡兩人都有些難受,但兩人都很享受這樣的時刻。金在中低頭看著鄭允浩放在他腰上的手,這雙手是應該抱著他的妻子,抱著他自己的孩子的吧。

「叔叔,」金在中向懷裡靠了靠,低聲說道,「今天完了後要和天依去公園寫生,都約好了的。」

「剛剛不是說要去慶祝一下嗎?」鄭允浩有些詫異地問。

「剛、剛剛把這事兒給忘了,機會很難得,而且‥‥而且好不容易有這樣的空閒。」

「那晚上準備到哪兒吃飯,我來接你們。」鄭允浩溫柔地理了理金在中的頭髮,金在中咬咬嘴唇,「叔叔晚上應該去爺爺奶奶‥‥」聲音漸漸減小,鄭允浩一怔,明白金在中昨晚是聽到了。

「可是和寶貝慶祝更重要啊。」心中那一柔軟的地方收緊,他依然叫自己寶貝,他說自己更重要。可正是因為這樣,就不能看到他被罵吧。

「叔叔,要記得找一個漂亮的阿姨哦~」金在中眨眨眼,努力地笑著。一時間,兩顆心都疼了一下。

 

十五歲的楚天依已經是亭亭玉立的女子,她和金在中一起長大,她鼓足一生的勇氣把那封粉紅色的信交給他,卻在遲遲沒有得到回覆快要絕望時,金在中約她去公園寫生。是‥‥同意了嗎?

鄭允浩把金在中送到公園時,楚天依已經在那裡等了。看到楚天依臉上的紅暈,鄭允浩不禁皺了皺眉,他把手中的畫具遞給金在中,「要注意安全,晚上早點回去。我給你帶夜宵回來,不是想吃東城那邊的年糕想了很久嗎?」

金在中點點頭,抬眼看到男人複雜的目光時,鼻子變得有些酸酸的。

「等一下!」金在中叫住了欲要離開的鄭允浩,「叔叔,還有一件事‥‥」

金在中捏捏衣角,像是做了一個決定一樣,「我和天依已經在交往了,叔叔你會支持我們的吧?」

楚天依一怔,隨即便是誇張地臉紅。

鄭允浩立在那裡,不知道該怎樣擠出一個昭示自己“欣慰”的笑容。眼前,是那個小小的男孩小心翼翼地抱著自己說『叔叔會和我永遠在一起吧?』,是那個背著書包拿著跳級申請的男生說『叔叔會支持我吧?』,是那個牽著自己的手的男生說『叔叔會和我一直走下去的吧?』。鄭允浩抬起手拍拍在中的肩,「我的寶貝真的長大了。」

他的眼睛有些微的濕潤,在明亮的陽光下看不真切,「叔叔會永遠支持寶貝的。」轉身對楚天依說,「天依,你要和在中加油。」

 

幾乎是逃一般地離開。車在公路上飛快地行駛,目光有些模糊,以為是陽光刺眼,戴上墨鏡後發現依是如此,抬手抹了一把眼睛,指尖的濕潤那麼囂張地昭示著他努力壓制的心情。

我的愛,包括支持,包括成全。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