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8

因為情緒而導致短暫的昏迷,鄭允浩很快就醒了,只是醒來後便一言不發。

直到深夜,病房裡只留下守夜的朴有天的時候,鄭允浩才緩緩地開口,「有天啊,幫我去處理一件事情吧‥‥」

僅僅是幾句敘述事情經過的話,被鄭允浩說得那麼疼,朴有天紅著眼看向鄭允浩,鄭允浩回應給他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

「允浩,那‥‥」

鄭允浩搖搖頭,他知道朴有天是在擔心自己,「沒關係,你去學校,帶楚天依去醫院吧。」

朴有天想說什麼,但是看到鄭允浩說完話後緊閉的眼睛,便還是吞了下去。

就在朴有天準備去學校找在中的時候,在中竟給他打了電話。

原來在中以為鄭允浩生氣了不會管這件事,他還來不及體會男人的難過,肚子是會變大的啊,怎麼能等,便只能找朴有天了。

朴有天把在中找他的事情給鄭允浩說了後,鄭允浩臉上的表情很是慘澹,他知道他已經讓他的寶貝失望了,自己曾經說過無論如何都會無條件地愛他保護他,可是那手機摔下去的時候,便意味著一個誤會的產生。而他,不能解釋。他不能讓在中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他不想看到在中為他傷心。

「這樣吧,你就當作我沒有跟你說過,以有天叔叔的身份去幫他吧。」

朴有天嘆了口氣,他明白此刻鄭允浩的心情,以及這麼做的原因。

 

醫院這邊的檢查和手術都是沈昌珉安排的,朴有天看著坐在手術室外緊張的在中,突然就覺得很生氣。他想把在中弄清醒,想告訴他,那個愛他愛到連自己都不顧的鄭允浩就躺在樓上的VIP病房。

手術沒有進行多久,而且也沒出什麼問題,在醫院待兩天就可以回學校了。讓朴有天想翻白眼的是,醫院給楚天依安排的病房就在鄭允浩的斜對面,僅僅只有三四米遠。

「在中,醫院這邊已經全部處理好了,一會兒你昌珉叔叔會過來,學校那邊我會去請假,要有什麼需要的話,直接給我打電話吧。」朴有天把買來的生活用品和一些吃的放在桌上。

「謝謝有天叔叔。」在中的臉色看起來很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第一次經歷這種事情有些害怕,「那個,叔叔他‥‥」

「哦他啊,最近有些忙。」朴有天不想多言,也不想再編造什麼謊言了,更不想在這裡多待一秒鐘,「那我有事先走了,記得有需要就給我打電話。」

病房的門被輕輕地合上,在中坐在病床邊,楚天依還在睡著。

自從那個電話後,鄭允浩再也沒有和他聯繫。他已經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是什麼了,或許自己現在的心情什麼都不是,那顆一直被折磨的心麻木到沒有知覺。現在或許就是自己生命中的一個岔口,從今以後,他和鄭允浩或許就越來越遠。

 

鄭允浩好不容易從病床上起來,醫生說他躺太久了需要活動活動。病房裡只有他一個人,公司那邊把朴有天叫過去了,小安也在上班,爸媽身體不好,自己就叫他們別來了。也好,一個人可以去醫院的花園之類的地方好好走走,自己也想要安靜一下。然而他剛出病房,就看到了斜對面病房裡那個熟悉的背影。

他慢慢地退到門後,小心地看著那個病房裡的人。從出車禍開始就已經沒有再見過在中,在中瘦了很多,沒看到正臉卻也能感覺到他的憔悴。看到在中拿著水壺準備出門打水,他便輕輕地關好門。

他的心已經沒有力氣再痛了。他不想看到在中細心照顧楚天依的樣子,他開始想,要是在中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會不會也是那般地照顧自己?

重新回到床上躺好,外面冬日的天空有些暗,窗戶開了一絲縫隙,風透進來輕輕地吹動了窗簾。耳朵還是很敏感地收集外面的聲音,就算是腳步聲聽著都讓自己安心。

 

楚天依在三天后就出院了,朴有天親自把他們兩個送回學校。

此時的楚天依身上多了一股說不出的味道,蒼白的臉上,一雙眼睛很是無神。她變得不愛說話,也只有和在中、金賢重說話的時候,臉上才會有淡淡的笑容。

變得不一樣的還有在中,楚天依發現,在中比自己還要愛發神,所以很多時候,明明是三個人在一起,最後就只有金賢重一人逗著楚天依開心。

每週的門衛處依然會有鄭允浩送來的東西,在中看著沒有動靜的手機,那顆還在隱隱期待的心終於開始沉寂。他終於開始考慮他的未來,比如考什麼樣的大學,考到哪裡去,甚至是成家立業。小時候的自己,每每在老師說以後想要幹什麼時,腦裡的一切都是圍繞著“鄭允浩”這個名字,還是小小的自己,在作文裡一次又一次地寫著和他最愛的叔叔的未來,那個叔叔眼中聽話的自己已經變成在他心中讓女生懷上孩子的壞學生了吧。所以在老師讓大家寫上理想大學時,在中在那張小小的紙上寫下遙遠的城市,很遠很遠,遠到沒有鄭允浩的存在。

 

期末考試成功地讓每一個人都惶恐不安,在中也不例外,之前發生的事情讓他有所耽誤,硬是逼著自己熬了好幾個通宵複習。他一個勁兒地紮進學習了,也就忽略了楚天依和金賢重,每每抱著書路過兩人時,他才明白自己心裡的迫切——迫切地想要考好,然後去那個遙遠的城市,遙遠的大學。

坐在一堆書裡,他也曾痛苦過,當實在思念到不行的時候,就把手機掏出來一條一條地看過去的短信,認真地讀,把一腔思念讀成當時的甜蜜,或者在寫滿演算過程的草稿紙上,一遍又一遍地寫那個名字,還會有自己無時無刻不想問的話,你還在生氣嗎?有沒有想我?

 

時間飛快地過去,最後一科考完的時候,楚天依已經拖著早已經收拾好的行李來和在中道別了。

「在中準備什麼時候回去?我可以等你和你一起走。」

在中幫楚天依提起箱子,「我報了化學的競賽班,要集訓,可能寒假不回去了。」

「唉,好可惜啊,賢重說要到我們那邊玩一段時間呢,他都在校車站等我了,本來想著三個人一起玩的。」楚天依有些遺憾,她看著在中若有所思的表情,心裡暗了一暗。自從發生那件事後,在中就變得和自己疏遠很多了,其實也不是疏遠,就是在中和自己待在一起的時間變少了很多,很多時候都是在中一個人在自習室,自己只能和金賢重一起。

「以後還有很多機會嘛,那你和賢重路上要小心。」嘴裡呵出的白氣模糊了他的表情,他看著身旁的楚天依,而後給了他一個擁抱,「回去後好好照顧自己。」

楚天依甜甜地笑了,「那我提前返校回來陪你。」

在中捋了捋楚天依被風吹亂的頭髮,「那寒假快樂,拜拜。」

金賢重招呼著楚天依上車,也和在中道了別。前兩天他在在中桌上看到寒假留校申請表的時候,完全震驚了。他知道在中和鄭允浩之間發生了什麼,但也沒想到竟然到了這樣的地步。

金賢重想起那個夜晚,楚天依做完手術的第二天,他蹺課去醫院看楚天依。那晚他和在中一起守夜,到最後確定楚天依睡著了,兩人就在旁邊的病床上躺下。或許是幾天來太過疲累,在中很快就睡著了。也不知過了多久,他聽到病房的門被誰輕輕地打開了。楚天依說開著燈睡不著,所以病房的燈是關著的,只有走廊透進來的些許光亮。身旁的在中和臨床的楚天依都睡著了,呼吸平穩而輕。金賢重沒有動,他悄悄地睜開眼,驚訝地發現來人竟是穿著病號服的鄭允浩。他看到鄭允浩小心翼翼地走過來,或許是身體的原因,他走得有些困難,而後鄭允浩在床邊坐了下來,溫柔地撫上在中的臉龐。過了很久,他都快睡著的時候,才聽到有輕輕的一聲「寶貝晚安」,再睜開眼的時候,鄭允浩已經關好了病房門。金賢重沒有把這些告訴在中,隱隱之中他覺得在中並不知道鄭允浩生病了,正如在中不知道鄭允浩在十佳歌手比賽的那晚來了一樣,雖然他也不知道鄭允浩的情況,但是心裡某個小小的聲音在拼命地告訴自己,不能給在中說。因為,在看到鄭允浩溫柔地撫上在中的臉的時候,在聽到鄭允浩那聲「寶貝晚安」的時候,他就明白自己那嫉妒到快要發狂的心,他就是不想要看到他們在一起的樣子,十分不想。

金賢重看著在中離開的背影,唇角勾起一絲笑容。

 

 

已經是深冬,寢室裡也只剩下自己一人,在中坐在床上,覺得很冷。

集訓要兩天後才開始,看著空蕩蕩的寢室,聽著外面走廊上托行李箱的聲音,突然覺得很難受。他想回家,真的好想。可是不知道回家後如何面對鄭允浩,面對那個住著小安的家。

就那麼坐著,直到晚上肚子已經餓得直叫的時候,在中才起身泡了一碗泡麵。

一根一根地挑著麵,卻完全沒有胃口,湯邊已經開始凝結一圈圈油塊。

良久,在中才掏出手機,撥了那個號碼。

電話是響了好幾聲才接通的。在中並不知道電話那頭的鄭允浩,此時正準備出院。原本是第二天才能出院的,今晚還有一瓶液的,可是他念著在中下午考完期末考試,晚上有可能回來,所以非要出院,正忙著收東西,在中的電話就來了。

「喂,叔叔。」

「在中啊,考完試了吧?」鄭允浩的語氣很自然,甚至是帶著喜悅的,完全不像已經很久都沒有說過話一樣。

「嗯考完了。」在中應著,在聽到那聲音的時候,就覺得寢室沒有那麼冷了。緊緊地握住手機,用力地將它靠近耳朵,就像可以靠近電話那頭的他一樣。

「那多久回來啊?我去接你。」

「那個‥‥叔叔,」在中頓了頓,「我報了化學競賽的寒假集訓,所以寒假就不回來了,留在學校上課。」

鄭允浩愣了愣,「不回來了啊‥‥」

聲音裡是濃濃的失望。已經到了寒假都不回來的地步了嗎?真的就要這樣遠離我嗎?

「那個集訓的機會是很不容易爭取到的‥‥」

「這樣啊,那我再給你打點生活費,多買點好吃的。」鄭允浩放下手裡收拾的東西,就這麼一瞬間,他不想回家了。

在中不知道該繼續說什麼,只得在電話那頭沉默。他以為鄭允浩會詢問楚天依的事情,可是鄭允浩一個字也沒有提;他以為鄭允浩還在生他的氣,可是鄭允浩還是用那麼溫柔的聲音跟他說話。

「在中啊,學習也別太辛苦了,身體最重要。」鄭允浩想起先前在醫院到在中時,在中穿著羽絨服愈顯瘦削的樣子,很是心疼,

「知道了。」在中看著碗裡已經泡得發脹的麵,眼睛酸酸的。

「怎麼過年還要上課呢‥‥」鄭允浩忍不住小聲地說了出來,「有多少人上課啊?」

「二十多個,因為時間很趕,所以學校才迫不得已選擇這個時候上課。」一回答完兩人便又沒了話語,可是誰也捨不得掛電話。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兩個的通話變成了一段又一段的沉默。以前不是這樣子的,以前的他們有說不完的話,有不停的笑聲,有撒嬌,還有讓人心動的話語。

隔了很久,在中才開口,「那叔叔,就這樣了,晚安。」

鄭允浩哽了哽,「寶貝,晚安。」

一瞬間,在中的眼淚流了下來。那顆荒蕪了那麼久的心,終於聽到了那句他沉溺的「寶貝」,那讓他無數次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的稱呼,讓他覺得他是鄭允浩的唯一的呼喚。

「叔叔!」在中的聲音裡有些許哭腔,「叔叔,那件事,對不起。」

電話被掛斷了。鄭允浩失神地看著手機。他聽到了在中帶著哭腔的聲音,他還想再說點什麼的時候,在中就掛了電話。手機的桌面是很久之前他和在中的合照,彼時的在中,靠在自己的肩頭,笑得一臉燦爛。鄭允浩看著窗外無盡的夜空,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像是這麼久以來疲累的心的喘息。

 

 

 

 

 

 

 

Part. 29

集訓的生活很緊湊,基本上是恨不得把每一分每一秒都用好。幾個老師換著來上課,無數新知識、難點問題就在這短短的時間裡輪番轟炸。

而這樣的日子已經過了整整十天。

兩天前是大年三十,鄭允浩和鄭父鄭母都打來電話,在國外的俊秀也打電話來慰問。二十幾個沒有回家的學生聚在一起,學校安排過的年。接到鄭允浩電話的時候,他們這一群人還在那裡又唱又鬧,在中不得不走到安靜的地方接聽,可是在聽到電話那頭不停地傳來鄭父鄭母和小安愉悅的談話聲時,咬著嘴唇覺得心裡很不是滋味。

不過還好,繁忙的集訓生活容不得他去想那麼多。

 

這天晚上,下了課,一個人在寢室裡做習題。

下午的時候就開始下雪,所以在中不得不把被子抱下來,裹好後只露出手在外面寫寫畫畫。

九點多一點的時候,在中聽到宿管阿姨在外面叫自己。

「在中啊,外面有人找,你看看你認不認識。」寒假留校管得格外地嚴,有人要進寢室的話,必須得讓裡面的學生親自來接。

「哦,這就來。」在中從被子裡鑽出來,一下子冷得抖了一下,心想應該是另一個年級不同宿舍樓的同學來找自己,也就一會兒的事情,便穿著毛拖鞋下樓了。

雪下得很大,整個宿舍都很空冷。在中飛快地跑下去,就在走到宿舍大門口的時候,整個人就僵在了那裡。

鄭允浩提著蛋糕和食物,就那麼立在大雪紛飛的夜裡。黑色的長圍巾上落著晶瑩的雪花,熟悉的笑容在呵出的熱氣了暈染,熏得眼淚都想掉下來。

「在中啊,這人是不是你親戚?」宿管阿姨問。

在中這才回過神來,「是是,我叔叔。」說完連忙跑出去,把鄭允浩拉了進來。

鄭允浩瘦了好多,也老了不少。以前總覺得他年輕地和真實年齡完全不符,可現在卻覺得他的臉上也有了歲月滄桑的痕跡。

真的是太久太久沒有見過面了,在中連眼睛也捨不得眨一下,就那麼愣愣地站在那裡,緊緊地看著那張日日夜夜想念的臉。

「在中,」鄭允浩揚了揚手中的蛋糕,「生日快樂。」

他終於明白為什麼今天一天都不安的原因,就算逼迫著自己不去想,可是潛意識裡還是因為沒有收到鄭允浩的生日祝福而失望難過。就算告訴自己不可能,可還是在隱隱期待著像他曾經過的生日一樣的驚喜。

「謝謝。」在中低下頭,裝作不經意一般地擦掉已經流下的眼淚。

「到寢室裡吃蛋糕吧。」鄭允浩笑著說。

 

宿舍裡的同學都聚到了在中寢室,大夥兒特興奮地給在中過生日。邊吃著蛋糕和鄭允浩帶來的飯菜,邊聊天,幾個大男生硬是把氣氛搞得無比歡騰。

鄭允浩坐在一邊看著和同學有說有笑的在中,就那麼看著,嘴邊噙著笑,眼底含著淚。他的寶貝真的長大了,有自己的世界,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甚至是有自己的‥‥愛人,那麼,就像是長大的雛鷹,要振翅飛翔離開了嗎?

在中忙著應付這幫已經high了的同學,忙著抓緊時間看看那個人。那個人還是那樣,會溫柔地幫自己擦掉臉上的奶油,會把吃的處理好然後夾進自己碗裡,自己卻不怎麼吃。在中突然覺得自己要的也許真的不多,他已經沒有力氣去奢望所謂的感情和縹緲的“在一起”,他只想在想他的時候,好好地看看他,和他吃一頓飯,就算不是只有他們兩個人,那也足夠。

他想好好問問他最近過得好不好,為什麼變瘦了,臉上還有些許傷痕,也想像以前一樣撒嬌讓他實現自己的三個願望,可是現在不一樣了,他有已經開始同居的未婚妻,他的生活由另一個人管理,而自己也不再是當年那個小孩,肆無忌憚地享受他的愛與保護,無盡地索取。

 

幾個人鬧騰了好一會兒才結束這頓生日宴,在中簡單收拾了一下便送鄭允浩回去。宿舍裡不能留外人,況且,他們兩個,誰也沒想過要留下來。

雪越下越大,濕冷的空氣不停地往身體裡鑽。才走了幾步,在中就已經冷得縮脖子。

「也不多穿點。」鄭允浩把自己的圍巾取下來,細緻地為在中圍好。

兩人的距離那麼地近,近到都能感受到鄭允浩呼出的熱氣。在中沒有動,任由鄭允浩幾乎把他圈在懷裡般地圍圍巾。

「好了。」鄭允浩拍了拍在中頭上的雪,握起在中凍得發紅的手放進自己的大衣口袋裡。

暖暖的。那樣的熟悉的溫度。就算鼻子凍得發紅,身體微微發抖,可還是覺得這是最溫暖的時刻。

就這樣安靜的十幾分鐘的路途,卻讓在中覺得走了一世紀那麼久。把心酸與顧忌都走掉了,把矛盾與現實都拋開了,這段路上,只有他們兩個人,他圍著帶著他的氣息的圍巾,他把他的手包在自己的掌心裡放進口袋,靠在一起的身體,相互依偎的心。

周圍只有雪簌簌地掉下來的聲音,鋪著厚厚的雪的路上也只有兩人的腳印。

兩人很快地走到校門口,簡單地道別,一如往常。

在中目送著遠去的車,良久才轉身踏上歸去的路。

像這一路走來一樣。前一段路程他有他的陪伴,溫暖而安心,而當他送走他後,卻不知道回去的路途如何走下去。

黑暗的,寒冷的,孤獨的。那便是以後的路嗎?

 

 

 

 

 

 

 

 

Part. 30

寒假在早春的薄薄的陽光中結束。

當楚天依拎著行李走進學校,看到抱著書匆忙跑進教室的在中時,她覺得這個寒假似乎過了一個世紀那麼長。有重要的東西,在這短短的日子裡,變得不一樣了。

又或許從某一個時刻開始,它就錯了,只是這個寒假才有了充分的意識。

就在她和金賢重像肆無忌憚的孩子般在遊樂園裡瘋玩,坐在過山車上尖叫,在鬼屋裡躲在他懷裡前行的時候,就在金賢重趁她不注意,以上廁所為藉口悄悄去買回了先前她心儀的娃娃的時候,就在她和金賢重以及其他朋友出去露營,在她迷路在雪中害怕恐懼的時看到金賢重焦急地尋找過來的身影的時候,就在很多個在一起的時刻,楚天依明白,有什麼東西變了。

就好比當初住院時,金賢重翹課來看她,而她的視線始終在在中身上,而現在卻因為金賢重一次次給予的不一樣而悸動,有些一直以為的心緒已經開始變質了。她突然意識到,那些金賢重給予她的心動與感動都是不曾有過的,或許,她和在中之間,並不是愛情。

可是,她還是不確定。她的心底因為自己現在有的感情而愧疚,也不停地告訴自己在中的存在,可是,有些東西她自己根本就無力阻止。無法阻止自己的心跳,在碰到金賢重投來溫柔的目光時變得不一樣;無法阻止自己的夢靨裡,一次次出現金賢重的笑顏;也無法組織很多很多次不由自主的想念。

又或者說,也許,這才是自己想要的愛情。它絕不會是循規蹈矩,會在一念之間顛覆世界,來得突然亦來得莫名,就被那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牽著一步一步直到萬劫不復。

楚天依收回思緒,仔細地打量起在中來。

此刻的她,像是第一次見到在中一樣,站在教室外面,看著薄薄的陽光中在中的臉。瘦了,也陌生了。

楚天依嘆了口氣,拖著行李轉身離開。攏了攏頸間的圍巾。那是金賢重給她的新年禮物,那天她本是看著一直閃動卻沒有帶來自己想要的東西的手機,結果,沒有等到在中的電話甚至是短信,卻等到了從外地趕過來在新年的第一天出現在她家門口的金賢重。

 

高一下期的生活突然變得更為緊湊,因為馬上要面臨著分科的問題,所以很多人都開始過得誠惶誠恐。

在中忙著競賽,當他很多次看到楚天依和金賢重在一起有說有笑時,隱隱地能感覺到什麼,可是他沒有那樣的精力去思索太多。

而這種忙碌到幾乎沒有自我的生活,過得卻異常匆忙。

 

 

 

俊秀要回國了。

在回國之前,有一場演出,那場演出只有最優秀的學子才能參與,而俊秀,在很多人即便登臺也只是打打醬油的情況下,卻有了獨奏的舞臺。

在中接到俊秀的電話時,得知他在金色大廳演出,在與電話那頭一起尖叫興奮後,心裡卻空空的。

腦袋裡全是俊秀在電話那頭的聲音。

「要是我能隨便選歌該多好啊,就給朴大傻彈他第一次給我們彈的那首歌。」

「啊啊,在中,我好想你們啊‥‥也不知道那個朴大傻過得怎麼樣‥‥」

「在中你會過來嗎?朴大傻說要過來,你和允浩叔叔也一起來吧,這邊好漂亮,也很好玩,到時候我們一起‥‥」

電話的最後,在中以分科在即為由拒絕了俊秀的邀請,而這一次,他不知道,鄭允浩去了。

 

當整個恢宏的大廳映入眼簾的時候,朴有天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拉著鄭允浩的手給了自己一巴掌,而後才開始真正地接受他家俊秀要在金色大廳以最優秀的學子的身份演出的事實。

而當快一年沒見的人出現在面前時,朴有天真的有想哭的衝動。

俊秀穿著精緻的演出禮服,一年以來,長了個子,也瘦了些,站在輝煌的燈光下顯得格外自信。他的目光掃過台下的觀眾,在看到那個等待了思念了很長時間的人時,輕輕地勾起唇角,而後落座,優美的琴聲從指尖流溢出來。

那一段不算長的曲子裡,俊秀閉著眼回憶起等待的日子,然而,除了周而復始的訓練和無盡的思念,真的記不清晰其他。

當掌聲響起的時候,俊秀睜開眼,而後緊緊地看著台下的那人。

僅是簡單的唇語,那一聲悄然的呼喚,有天呐,就已經讓台下的人眼眶濕潤。

鄭允浩看著臺上臺下的兩個人,不禁會心一笑。他輕輕地閉上眼睛,腦裡出現的是在中燦爛的笑臉。

呐,我的寶貝兒,每當這個時候,我就會瘋狂地想你,不受控制地幻想我們會不會有一天同他們一樣。

只有你與我,長久凝望。

 

 

 

 

 

 

 

 

Part. 31

日子過得很是平靜,但大概沒有一個女人願意忍受這樣的平靜。

鄭允浩每日工作生活都很規律,偶爾出去應酬,但也不會晚歸,週末到爸媽家裡吃飯,偶爾帶著爸媽出去走走,仿佛每一刻都遵循著早就設定好的程式一般。這原本是很多女人希望的丈夫形象,然而小安並不這麼認為,因為鄭允浩這一切平靜的生活中仿佛沒有她一般。

雖然沒有結婚,但是現在的情況和結婚也沒大差別。同居後不久,應鄭母的強烈要求,小安從客房搬到了鄭允浩的臥室,鄭允浩並沒有任何意見,只是鄭允浩,從來沒有碰過她,連親吻都沒有過。

她覺得委屈,覺得不公平,但是她又沒有辦法反抗,只得和鄭父鄭母走得更加親密,因為那似乎是她留在這個家裡的唯一籌碼,也是最有力的籌碼。

到了眼下的這個年齡,她也不是像純情少女一般,渴求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她完全清楚年齡逐漸變大的自己,應該更多地考慮自己的未來,更直白一點,那就是她得找一個好男人,就算這個男人不愛她,但能給她生活的依靠就行。

只是,她還是有些不甘心,或者說,她還是很恐懼。她覺得她和鄭允浩之間的感情那般的不牢靠,哪怕稍微的動靜就能讓她滿盤皆輸。她不知道鄭允浩為什麼那麼寶貝金在中,但是最近這麼長時間,她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鄭允浩和金在中的聯繫變得很少,幾乎可以說是沒有。而更加令她莫名地高興的是,前不久,她的一個在沈昌珉那家醫院當婦科醫生的朋友告訴她,金在中把一個女生的肚子搞大了。鄭允浩並沒有向家裡說這件事情,他的隱瞞必定有什麼原因,小安不問,但是她自己心裡也有一把算盤。

或許,這個想法已經考慮很久了,小安一直在等待一個機會,她把自己未來日子的幸福押在上面,在別人眼裡或許會覺得是不可思議的舉措。

而終於,她在這一天,等到了這個機會。

 

那晚,鄭允浩因公司和一家日企談合作,會議後的應酬讓他不可退卻,能給公司帶來巨大收益的合作夥伴當然不是可以輕易談到手的,所以鄭允浩被同事送回家時,已經醉得不省人事。

開門的時候,同事在看到小安時詫異的目光讓小安的心不禁涼了一截,鄭允浩沒有在外人面前提起過她,而同事的那句「在中呢?」更讓她不爽。

其實她完全沒有想過此刻就行動的,可是剛剛的場景深深地刺激到了她,她想要自己在這個家裡更加穩固。

把鄭允浩放在床上後,她有些緊張地坐在床邊,腦裡不斷地回憶醫生的叮囑。吞了一口口水,小安微顫著手拉開鄭允浩褲子的拉鍊。緊張地看向鄭允浩,發現他依然熟睡,深吸一口氣,她拉下鄭允浩的內褲。

來不及害羞了,她把手放在鄭允浩的那上面,生澀地動作著,然後取出醫生給她的設備,把那不久後噴薄出的液體裝進去。

整個過程她都心跳如雷,完成後慌慌忙忙地把一切收拾好,然後躺在鄭允浩的旁邊,一整晚都沒有睡著。

 

 

在中的競賽拿了全國一等獎。

這個消息,還是從俊秀那裡聽到的。鄭允浩有些苦澀地笑著,看著俊秀發來的短信,心裡依然很是開心,這樣努力的在中,今後會有一個好的未來吧,即便自己以後不在,也可以放心了,在中會過得很好。

保送生考試的時候,已經又是一個冬天了。考試是在另一個城市,在中沒法獨自去,學校也沒有組織,無奈之下,在中只得打電話叫鄭允浩來。

鄭允浩在考點附近定了最好的酒店,每一頓飯都安排地妥帖,儘管那個時候正是年底,公司裡所有人都忙得一天當作48小時用,但鄭允浩還是空出兩天,帶在中去考試。

去學校接在中的那個下午,是連續幾日陰雨後的第一個冬陽。那時,他們幾乎快一年沒見過面了。

在中背著書包站在學校的大廳,看著不遠處從車上走下來的鄭允浩,幾乎快要哭出來。

「哇,在中,那是你爸爸嗎?」身邊的同學不禁感慨。

在中的表情有些僵硬,半晌,才牽強地點頭。他已經沒有力氣像以前一樣給別人解釋,這不是他爸爸,是他最愛的叔叔。他們現在的關係,就只是父子一般而已。

鄭允浩看著眼前已經又長了好大一截的在中,習慣性地拿過他的書包,理理他在風中等待時被吹亂的頭髮,用在記憶裡無限溫暖的聲音說,「走吧。」

就好像從來沒有分開過,一切都是那般自然而然,都是時間也沒法帶走的習慣。

在中坐在副駕駛上,突然發現不知道怎麼開口和鄭允浩說話,只是忍不住地偷偷地看幾眼鄭允浩。越看越是控制不了心裡積壓了那麼長時間的思念,所以後面幾乎是沒有理智一般地,只是呆呆側過頭看鄭允浩,眼睛也不眨一下。

他想說,允浩,你不知道啊,每次在自習室做題做到深夜的時候,穿再多衣服也不覺得暖,只得蜷縮在牆角的座位上懷念你的擁抱。

他想說,其實我每天都有給你寫短信來著,把我最想說的話都打下來了的,只是它們都存在草稿箱裡,不能發出去。

他想說,有一個夢我都重複做了好多次了,每一次都很清晰。夢裡面啊,你背著我,我們走了好長好長的路,我們都笑得可開心了。

鄭允浩發現在中的目光時,一下子就看到了在中有些紅紅的鼻頭。

「怎麼了?」鄭允浩蹙著眉頭問道。

在中這才回過神來,「沒怎麼,可能剛剛在等你的時候吹太多風了。」

鄭允浩笑笑,伸手調了空調,而後捏捏在中的臉,「我們在中太瘦了,沒脂肪,都不保暖,得多吃點啊。」

在中用力地感受著臉上的觸覺,甚至想連那帶著薄繭的手指的紋絡都感受出來。那一份厚重的思念把他的心快壓得喘過氣來,哪怕是一點點關於鄭允浩的東西,他都拼命地汲取。

那晚兩人吃完飯後熟悉了考場,也沒有其他的活動,早早地回到了酒店。雙人間裡,安靜地讓人心裡發慌。

 

第二天六點在中就醒來做準備,卻在睜眼的時候,看到在房間裡小心翼翼地走來走去的鄭允浩,床邊,有一杯剛倒好的溫水,桌上,是整理好的考試用的透明筆袋,准考證工整地放在一邊,洗漱臺上,是擠好的牙膏。在中張張嘴,卻發現自己說不出什麼來。

吃完早飯後也不過是七點,天還沒亮,早晨的霧氣很重,街上的行人也很少。走在天橋上時,鄭允浩突然問,「帶水沒?」

「‥‥」在中想了想,「不用了,反正我也不太想喝。」

鄭允浩整理了下在中的圍巾,「在這等我一下,我去買。」

呵出的白氣很快地在寒風中消失,在中還來不及說什麼時,鄭允浩已經大步朝不遠處的便利店走去了。

在中在天橋上站得筆直,心裡早已泛起感動與酸楚。

沒幾分鐘,白霧裡便出現了鄭允浩匆忙跑過來的身影,鄭允浩喘著氣,從懷裡掏出便利店裡溫好的水。

「給。」

在中抬起頭看向鄭允浩,唇角漾起幸福的笑容。

一時間,兩人的心裡都泛起溫柔的波瀾。

鄭允浩把在中送到校門口,目送著在中進去。而後便在校門口的花壇邊坐了下來,安靜地等待在中考完。

然而就在上午的太陽化開濃霧時,一通電話打碎了這樣的寧靜。

「允浩,快回來啊!」鄭母的聲音裡,透露的更多的是無限的喜悅。

「媽,怎麼了?」鄭允浩不禁疑惑。

「哎呀。我那好兒媳竟然準備了這麼個驚喜給我,你看看,你也不關心過問一下,小安都懷孕三個多月了!我剛剛才和她檢查完,我早上看到她吐的時候就想著是這麼回事,沒想到啊,還真這樣啊‥‥」

鄭允浩的手垂了下來,電話那頭喜悅的聲音遠去。

半晌,他掛斷了電話。手機的桌面映入眼簾。

那時的在中,笑得那麼好看;那時的自己,那麼幸福。

 

============================

 

金賢重第一次演反派啊~~~~

第一次看還蠻不習慣的...

加油!(?)我看好你唷~(喂)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