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2

總是感覺相距越來越遠,其實不然,誰都沒有捨得走開,只是彼此都越來越沒有勇氣去捅破之間的那一層薄薄的隔閡。就是那一層薄薄的隔閡,讓兩人在模糊的兩邊,不斷地錯過,不斷地因為看不清晰看不真切而傷心失望。

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鄭允浩在考場外面等自己出來了,在中緊了緊手中的筆袋,心裡卻是同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情景一樣感動。

鄭允浩愛死了金在中那種淡淡的笑容,把所有的眷念都放在微微揚起的唇角,然而愛過深重,那輕揚的唇快要承載不了,仿佛下一秒,眼淚就會掉下來。這樣的笑容讓他心疼,並心念。

因為還要趕著回去上課,兩人也沒在這裡怎麼逗留。臨走前,在中小心地拉了拉鄭允浩的衣角,小聲地說了句,謝謝叔叔。

像極了很多年前的小孩,讓人恨不得下一秒就將他擁入懷中。

鄭允浩笑了笑,撫了撫在中的頭髮,算是簡單的道別。一坐進車裡,他的笑容便不見了,此刻他要做的是,立即趕回家,去把事情問明白。

 

一進家門,就看到鄭父鄭母正圍著小安轉,恨不得連茶水都給她餵到嘴邊。

老倆口等了太久了,終於盼到有自己的親孫子,這簡直可以讓他們在睡夢中都可以笑起來。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他的兒子,從來沒有碰過此刻他們正圍著轉的女人。

「你到屋裡來。」鄭允浩的聲音很冷,聽不出任何情緒。

鄭母有些茫然地看著小安跟著鄭允浩進了臥室,搞不清楚為什麼鄭允浩的臉色那麼差,終於有了孩子不是應該高興嗎?唉,算了算了,小倆口之間的事情他也不好過多地問,反正她的孫子已經有了。

鄭允浩鎖好門,而後抱著手臂直直地看著小安,並沒有說話。

小安埋著頭,手緊緊地拽著衣角,心跳得很厲害,她知道會有此刻,但是沒有想過當自己真正面對這個情景的時候會如此的慌亂不安。

「你應該知道我要問什麼了吧。」鄭允浩瞥了小安握得青筋都能看到的手,「趁現在我還沒有發火,我想聽真話。」

小安抖了一抖,一抬頭時滿眼都是淚水,「孩子‥‥孩子是你的,我,我‥‥」

鄭允浩一驚,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人工受孕?」

小安緩緩地點頭,看到鄭允浩蹙著眉不說話的樣子,又繼續補充,「那天晚上你喝醉了,我,我‥‥」實在是難以啟齒,「我弄的,你不知道。」

鄭允浩閉上眼,此刻他不能說什麼。他是想把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大罵一頓,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半晌,鄭允浩壓低聲音說,「去把孩子打了。」

小安瞬間睜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鄭允浩。

「我說,去把孩子打了。」考慮到父母就在外面,鄭允浩的聲音低沉但有力。

小安像是才聽到鄭允浩說什麼一般,臉色蒼白。她考慮到了很多結果,但沒有想過鄭允浩會這麼直接地跟她說把孩子打了!!

「不,不不‥‥」小安拼命地搖著頭,「我不會打掉他的,他是我們的孩子‥‥」

鄭允浩上前一步握住小安的肩,「聽我的,把孩子打了,你沒有別的選擇。」

小安愣了愣,隨即拼命地掙脫鄭允浩的禁錮,下一秒,是高分貝的帶著哭腔的尖叫,「這是我們的孩子,鄭允浩!!」

鄭父鄭母聞聲立即跑進臥室,一臉不可理喻的神情看著鄭允浩,鄭母把小安護在懷裡,「乖孩子別怕,那個不孝子我去收拾他!」

「鄭允浩!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小安肚子裡是你的孩子啊!」鄭母厲聲喝道。

「媽,她自己跑去人工受孕的,不關我的事,我什麼都不知道。」鄭允浩努力勸自己沉住氣,可胸中的怒火已經在激烈的燃燒。

「‥‥‥」鄭母愣了愣,人工受孕?她是知道的,可是現在她的大腦已經不給她時間思考到底這孩子是不是鄭允浩自願給的,只要是她親孫子就行,管它是什麼方式,「那又怎麼樣?還不是你鄭允浩的孩子!」

鄭允浩緊了緊拳頭,「我不管你們怎麼想,這孩子,我不要!你去把他打了,要是你不聽我的,生出來我不會認。」

說完,鄭允浩氣衝衝地摔門出去。

屋子裡,只剩下小安的哭聲,以及鄭父鄭母的安慰。

 

兩天後,鄭允浩接到在中的電話說筆試過了再過三天去面試,彼時,鄭允浩已經在公司住了兩天了,面色憔悴的他在聽到這個消息時露出了這麼長時間來的第一個笑容。於是藉著不回家的契機,他順便把工作提前完成,三天後帶在中去另一個城市面試。

面試其實不難,所以學校給的三天假的大多部分都是鄭允浩帶著在中在這個陌生的城市玩。當在中從面試場出來,看到鄭允浩正一本正經地和旁邊的家長交流所謂“育兒經”時,頓時覺得頭上黑線萬噸,臨走時,那個家長還握著鄭允浩手特激動地說,「這位先生,我回去後定會好好教育我家那孩子。」等那個家長走遠時,在中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鄭允浩捏捏在中的臉。

在中也不躲,順了順氣回答道,「人家看起來都可以當你叔叔了,你還好意思向別人講怎麼教育孩子。」

「可誰讓我有個這麼優秀的寶貝啊~」鄭允浩神情得瑟地環過在中肩,一切做得自然而然,但是心裡卻緊張不安。他們已經多久沒有這麼親密了,他是有多害怕被在中推到很遠的地方。

在中吸吸鼻子,放心地靠著鄭允浩,這是這幾個冬天以來,他覺得最溫暖的時刻。

在中覺得鄭允浩有些異常,他在鄭允浩的眼裡看到了已經很久沒有看到的炙熱與渴望,他不知道原因,但也不忍拒絕鄭允浩,只能小心翼翼地告訴自己,叔叔和養子,叔叔和養子。那是他們最後能安慰彼此的聯繫。

所以,當鄭允浩拉著在中奔跑著燈火璀璨的長橋時,在中終於能像當年小孩子一樣笑得燦爛令人動容;當鄭允浩從背後摟著他指著頭頂的煙花時,在中不再僵硬著身體,放心地靠著鄭允浩溫暖的胸膛,大口大口呼吸那讓他愛到瘋狂的氣息;當鄭允浩一口一口餵著他吃路邊美味的小吃時,在中笑得異常滿足。

僅僅是兩三天的時間,兩人卻過得異常豐富多姿。在回學校的路上,校長打電話來說面試結果出來了,在中通過了。鄭允浩把車停在一邊,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在中把臉埋在鄭允浩的脖頸間,溫熱的氣息熏紅了他的眼。當初得知競賽得一等獎的時候,他沒有那麼激動,前些天得知筆試通過的時候,他也沒有那麼激動,而今天,他的心情已是難以用激動來形容,他明白,因為這個男人在自己的身邊。僅僅是他在身邊,自己便有了那份心情去體會每一種感覺,高興也好,難過也罷,只要他在,一切才變得真實。

鄭允浩吻了吻在中溫熱的脖子,「寶貝真棒。」

在中蹭了蹭鄭允浩的下巴,頭髮亂得分外可愛,幾乎是沉醉了般,他縮在鄭允浩的懷抱裡,自言自語地小聲說著,「再抱一會兒,再抱一會兒。」

鄭允浩聞聲收緊了自己的手,這樣的擁抱讓他心疼到快發狂。

「在中‥‥」鄭允浩溫柔地喚著。

「叔叔,叔叔。」在中輕聲呢喃,薄薄的淚打濕了睫毛,「真想就這樣睡覺了。」在中嘟嘟嘴,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一般,那個破小孩不斷地提著自己無理的要求。

「那就睡吧。」鄭允浩笑得寵溺,伸手把後座的大衣拿過來為窩在自己身上的在中蓋好。

在中點點頭,隨即像夢囈一般,「今年寒假我要回來‥‥」

「一個人過年好難受,想要和叔叔一起‥‥」

「叔叔好暖‥‥」

「叔叔,叔叔‥‥」

那個夜晚,那輛車停在路邊停了好久好久,直到天亮。期間鄭允浩想要把已經睡著的在中放在車後座去,可是在中卻把他抱的緊,只要自己一動,眉毛就皺在一起,睡夢中呢喃著,「叔叔。」像是受傷的孩子終於找到了安心的懷抱。無奈之下,鄭允浩只得一點一點小心翼翼地抱著在中一起挪到後座去。

天亮時鄭允浩才把在中叫醒,看著在中睡眼朦膿的模樣忍不住親吻了他的額頭。鄭允浩把臉緊貼在在中臉上,眼睛發疼。

「寶貝,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你只要記得,叔叔愛你。」

「只愛你。」

 

 

 

 

 

 

 

 

Part. 33

寒假如期而至,鄭父鄭母圍著小安忙得不亦樂乎,而他們沒有發現,按理說已經四個多月的小安卻並沒有明顯地出懷,肚子的變化並不明顯。

而小安知道這一切,早在兩周前,她的朋友,那位婦科醫生就告訴她肚子裡的孩子胎位不正,又因為是人工受孕原因,可能就算生下來也是畸形。孩子不得不打掉,可是小安並不想就這麼打掉,她在等待一個機會,一個就算沒了孩子也能穩住自己地位的機會。

而這個家裡,威脅、影響她地位的人,不是鄭允浩,而是再過兩天就要回家的金在中。

就算是有時肚子疼得難以忍受,她也要熬到那一天,在金在中面前傲慢地挺著大肚子走過的那一天。

鄭允浩知道,在中一回家,就幾乎等於他們兩個的距離再也沒法拉近了。那個孩子,會深深地傷害在中。他是不會認這個孩子,可他知道,在中會逼著他守著所謂的完整的家庭,這也是在中一步一步走來的目標。可是一想到那晚窩在他懷裡,就算姿勢怪異也能安穩睡著,就算睡著也不肯放開他一絲一毫的在中,心裡就一抽一抽地疼。甚至在很多個和父母吵完失眠的夜晚,鄭允浩會幻想著帶著在中離開,就算在中願意和楚天依在一起,願意和楚天依結婚生子也無所謂,他不想傷害到他的寶貝,一點點都不想。所有的一切由他來承擔就好,他的在中只需要快樂幸福就行。

所以,當金在中立在門口看著沙發上撫摸著肚子的小安時,鄭允浩只能默默地立在一旁,指甲嵌進掌心,卻也讓他無法無視心間的疼痛。

在中在門口立了很久,他沒有去看在那裡裝腔作勢的小安,因為他的視線裡,全是那個晚上,他放縱自己在那個唯一能讓他溫暖讓他心安的懷抱裡睡著,他好不容易才肯說出「一個人過年很難受」。可是以後呢,以後呢,下一個寒假,在那個懷抱裡的就是一個新生的孩子,他還有什麼資格去索取一點點的溫暖。他的叔叔終於有一個完整的家了,終於擺脫了父母親戚的嘮叨,終於走上了正常的生活。他不怪鄭允浩讓小安懷孕了,更不怪鄭允浩沒有給他說小安懷孕了,他只怪自己,應該在那個晚上,再抱得用力一點,抱得再久一點,把這一輩子剩下來的時光所需要的溫暖全部索取,以後一遍一遍的懷念時,記憶也不會那麼單薄。

時間仿佛停滯了一般。良久,在中揚起乖巧的笑容,對著笑得得意的小安,對著面無表情的鄭允浩,說,「恭喜叔叔阿姨了,真好。」

而其他的話再也說不出來,喉嚨已經哽地發疼。

鄭父鄭母也顧不得剛剛回來的在中,在廚房裡張羅著各種大補的菜肴。坐在飯桌上,在中終於體會到了,如同一個外人的滋味。就是在這個飯桌上,曾經只有他和鄭允浩,他們互相餵著食物,聊著有趣的事情。不像現在那樣,耳際全是鄭父鄭母的「懷孕的人應該怎麼怎麼樣」。

 

陰謀總是發生得蹊蹺無比,也突然而然。

就在晚飯後,小安從沙發上起來準備上廁所,她瞄準正無神走過來的在中,就在在中剛剛碰到她的一刹那,她立即換好姿勢撞上茶几,用她的肚子,狠狠地撞了上去。

「啊————」

尖叫聲充斥著整個房屋。

在中瞪大眼睛愣在那裡。

好多血。好像奶奶過來打了自己一巴掌。他們說了什麼,怎麼聽不到。

「在中!」鄭允浩緊張地跑過來,「你有沒有怎麼了?」

在中雙眼無神地看著鄭允浩,他張張嘴,想要說「自己什麼都沒做」,可下一秒,就是鄭母的又一巴掌。

「你個敗類!」

鄭允浩立即去擋住鄭母,可鄭母發紅著眼邊打他邊吼,「快把小安送醫院啊!!」

一切混亂停止在救護車的聲響當中。

 

手術室的燈囂張地亮著。兩家的父母坐在長椅上,神情焦灼。

時間就這麼驚心動魄地走著。直到手術室的門被打開,所有人圍了上去。醫生示意借一步說話。鄭允浩看著焦急的父母,心裡卻擔心著在中,他還一個人在家裡。

「安小姐她現在情況很穩定,只是‥‥孩子沒了,而且是人工受孕,這次的流產對子宮傷害很大,估計以後‥‥都不能再有孩子了。」

小安的母親幾乎要暈過去,小安的父親扶著他緩了好久才緩過氣來。鄭母尖厲的哭聲在走廊響起。

他們盼了這麼就的親孫子,就這麼沒了‥‥重點是,以後都不會再有了。

鄭允浩皺著眉看著眼前的一切。

「你是她的先生吧,想開點。」醫生好心地拍了拍鄭允浩的肩,表示安慰。

鄭允浩點點頭,走到鄭母面前,「媽,醫院這邊我已經安排好了,我先回去一趟,把在中安頓好我再回來。」

「啪!」一個耳光落在鄭允浩臉上。

「你還管他幹什麼?!他害得孫子都沒了!害得小安現在還躺在病床上!鄭允浩,你到底還有沒有心啊,自己的媳婦兒都不顧了,管那個不知道是誰家的孩子幹什麼啊?!」鄭母的眼睛都逼紅了。小安的父母雖然不好罵鄭允浩,但也被他此刻的行動氣得半死。

「等小安出院你就給我去領結婚證,把婚禮辦了!我們鄭家對不起這麼好的女孩兒,你以後給我好好珍惜小安,再在哪裡在中在中個沒完我就當沒你這個兒子!!」鄭父吼著,也顧不得現在在醫院那麼多人圍觀著,他這個兒子到底是怎麼了?

「爸,媽!」鄭允浩忍著怒意,「你們知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在中也是你們的孫子,什麼叫不知道是誰家的孩子啊?他就是我鄭允浩的孩子怎麼了!!」

「啪!」又是一個耳光落下來。

「鄭允浩,你現在就去把那你整天掛在嘴邊的“養父子”關係斷了!去,去找韓庚解決了!他金在中姓金,不姓鄭!他現在十八了,不是那個小乞丐了!你要是不去解決的話,就給我從鄭家滾出去!」鄭母急得渾身顫抖,她恨死了兒子整天念叨著金在中,從上次車禍開始她就忍受不了了,這別人家的孩子憑什麼我們養著,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怎麼能破壞自己家庭的幸福?!她的孫子就因為金在中沒了,她的兒媳婦兒就因為金在中病了,他們鄭家的臉就因為金在中丟了!!這麼多年來,最開始自己本著愛心還能接受這一切,可是眼看著兒子一次次以金在中為由拒絕結婚拒絕成家,這她怎麼能忍受!他金在中是憑什麼,吃鄭家的喝鄭家的,到頭來還把自己兒子害了,憑什麼!

「不用你去了,我明天就去找韓庚他父親。」鄭父嚴肅地說,「你媽說的對,那孩子就是禍害,我們鄭家沒做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到頭來他卻這樣對我們,鄭允浩,你不能再傻下去了。孩子?等小安好了,去,去領養一個,領養一個小安喜歡的!這是你欠小安的!」

「你們知道你們在說什麼嗎‥‥」鄭允浩扯起一個難看的笑容,「你們覺得一個證明就是全部的關係嗎?只是一張紙而已,在中就是我的孩子,我這一輩子都認定了!你們誰也趕不走!」

「鄭允浩!!」鄭母瞬間失去了理智的控制,撲上去對平時自己心疼的不行的兒子拳打腳踢,她要把她這傻掉的孩子打清醒。

誰也沒有看到圍觀的人群裡,有一個人一直就那麼站著,蒼白的臉被淚水打濕了。他本來該在家裡的,可是他一直惶恐不安,到現在他還是不能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他確實碰到了小安,可是絕對沒有推她!算了‥‥解釋也是白搭。最後他忍不住跑到醫院,其實從醫生從手術室出來的那刻他就到了,他就那麼站在那裡,看著眼前令他心痛的場景。

對啊,他始終姓金不姓鄭。他就是一個小乞丐,他們只是憐憫他而已。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錯了的,才讓他受到這樣的懲罰。

在中吸吸鼻子,眼淚模糊看著發了瘋一般的鄭母,清晰的只有很多年前,鄭允浩帶著他,站在兩個老人前,「在中,叫爺爺奶奶。」

 

醫生護士都上來勸阻,人群裡有人開始嘀咕著這男人該是多麼不孝。

鄭允浩看著醫生給鄭母注射鎮定劑,然後其他三個老人都跟著鄭母進了病房。

他僵立在那裡,不知道該怎麼做。然而就在他抬頭的那一刻,他看到散開的人群裡,立著那裡哭得滿臉是淚的小孩。

「在中。」鄭允浩走過去,將在中攬緊懷裡。

在中只是哭,不說話。而後看著鄭允浩安頓好幾個老人,看著小安父母在他面前罵他,看著鄭允浩帶他回去,一直都沒說話。

已經很晚了,很難打到車。來時是跟著救護車一起來的,沒有開車,所以現在只得步行回去。

鄭允浩拉著在中的手放進自己的大衣口袋裡,在中只埋著頭走路,沒有任何反應。

快要走回社區時,在中突然停了下來。

昏黃的路燈光落在他滿是淚痕的臉上,他艱難地揚起一個笑容,紅腫的眼睛在燈光中閃著刺眼的難過。

他的手從鄭允浩的掌心裡抽回來。

半晌,他張開乾裂的嘴唇,啞著聲音,叫了聲,「允浩叔叔。」

那一瞬間,鄭允浩的心被一雙殘忍的大手撕裂了。

他叫他允浩叔叔。他不敢要鄭允浩,如今他又不能要叔叔。所以,他只能想所有外人一樣,叫他允浩叔叔。可這個稱呼幾乎要把他的喉嚨劃出血痕來。

「在中‥‥」鄭允浩無力地抹了一把臉。

「爺爺奶奶‥‥他們,他們,都這樣了,」在中用力地咽了口口水,「我到有天叔叔那裡住幾天,然後就回學校去。」

「他們是叔‥‥允浩叔叔的父母,很重要。」

「我‥‥」眼淚一顆一顆砸在地上,到最後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回去收拾東西。」

鄭允浩看著拼命向前跑的在中,眼眶撐得生疼。

他立在風中,想起很久之前抱著在中說的那句話,「我是在中最愛的叔叔,在中是叔叔最愛的寶貝」。

所以現在呢,連叔叔都做不了嗎?

鄭允浩閉上眼睛,全身的力氣都像被抽空一般。

仿佛世界覆滅。

 

 

 

 

 

 

 

 

 

Part. 34

在中認真地看著這個屋子,每一處都充滿著回憶。

他把行李箱裡面的衣服和生活用品全都倒了出來,打開櫃子,那裡安靜地躺著滿滿的一瓶風信子,還有床邊,書桌上,鄭允浩歷年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他小心翼翼地把這些東西放進箱子裡。行李箱的輪子滾過地板,悶悶的聲音讓心臟感到格外壓抑。

就在他拖著箱子走出臥室時,看到剛進門的鄭允浩。

以前,他是那麼痛恨這養父子的關係,因為這關係把他滿心的愛變得一無是處。可是現在就這麼沒了,以後他還有什麼理由見鄭允浩,有什麼理由向他撒嬌,有什麼理由和鄭允浩相處,哪怕是陪同考試這樣短暫的幾天?

在中鬆開箱子,撲進鄭允浩的懷裡。

他不說話,也不哭不鬧。

鄭允浩溫柔地撫著他的髮,一聲又一聲地喚著,「在中‥‥」

在中從懷裡抬起頭來,緩緩地抬起手,伸出食指,從鄭允浩的眉毛開始慢慢描摹。

記得那是剛上小學的時候,美術課上老師讓畫自己最愛的人,他一遍一遍地畫都沒讓自己滿意,畫的一點都不像,放學後特憋屈地把這件事給鄭允浩說了,那天晚上在床上,鄭允浩握著他的手,放在他自己的臉上,一遍一遍地描摹,「這樣,我們在中就能記清叔叔的模樣了,以後就能畫得一模一樣。」

在中微微偏著頭,目光裡滿是眷戀,唇角的笑容淡淡的,卻是那麼滿足的感覺。

那天,鄭允浩忘了自己是懷著怎樣的心情把在中送到朴有天家裡。他只記得,在中下車時回頭看他的那一眼,一眼萬年。

 

沈昌珉是在小安手術後的第二天才知道小安的情況的,雖說對那女人無好感,但是畢竟自己是鄭允浩的朋友,和鄭父鄭母也那麼熟悉了,自己又是這裡的院長,肯定得來看看。

婦產科的小護士難得看到院長,一下子臉都紅了。沈昌珉笑笑,眼光隨意地往醫生公共辦公室一瞄,就看到了似乎不該看到的情景,

醫院每個科室都有一個公共辦公室,平時科室開會和資料存放都在這裡,而這個辦公室的一半都是透明的玻璃環繞而成的。

沈昌珉對這個女醫生印象還是蠻深刻的,雖然自己很少來婦產科,但這位女醫生的能力確實讓自己很難不注意。對,叫紀雲來著。

只見紀雲慌忙地從櫃子裡翻出什麼東西,然後快速地折疊好收進白大褂的口袋裡。

醫生通常都是鎮定的,就算病人情況危急,他也得表現出非常人的冷靜,這樣才是稱職的。而這個經驗豐富能力頗強的女醫生,此刻慌得幾乎要抖起來。

完全就是做壞事的樣子。

沈昌珉半瞇起眼,抱著手臂立在辦公室外,等著紀雲慌亂的目光看過來。

「沈‥‥沈院長好。」紀雲一時有些手足無措。

「紀醫生是在幹嘛呢,怎麼慌成這樣?」沈昌珉的目光停留在紀雲白大褂的包裡。

「沒有‥‥我‥‥」

「紀醫生!!」一個護士匆忙地跑來,「5號床病人傷口突然出血了!」

「院長,」紀雲如獲大赦一般,「我這邊先過去了,您慢忙。」說完,紀雲便和護士往病房裡跑。

沈昌珉看著紀雲離開的背影,心裡估摸著,這醫生應該是在給哪個病人看病時出了什麼錯吧,現在還沒接到任何家屬的舉報,所以,應該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這樣想想後,沈昌珉便往小安的病房走。

這個時候,他還不知道紀雲和小安的關係,更不知道,這裡面藏著個什麼樣的秘密。

 

 

 

楚天依伏在金賢重赤裸的身體上,溫暖的房間裡彌漫著情愛的味道。汗水佈滿兩人的面龐,楚天依吻了吻金賢重的胸膛。

「怎麼辦‥‥」楚天依閉上眼睛。這一次自己太瘋狂了。或許再從發生那事以後,她已經對這些事情不在乎了,而最重要的是,她真的愛慘了金賢重。和在中在一起的時候,她從來沒有想過這些事情,就算曾經幻想過和在中結婚,但也絕對不允許自己在這麼小的年齡發生這些事情。倘若被爸媽發現的話,估計她會被打死。

「什麼怎麼辦?」金賢重撫著楚天依汗濕的頭髮上,趴在他胸前的楚天依看不到,那在金賢重嘴角隱隱的笑容。

「我該怎麼告訴在中‥‥我喜歡你。」楚天依換了個姿勢,和金賢重面對面。

「我知道在中,和他在一起這麼多年了,看起來他似乎不怎麼熱情,可是這麼多年他怎麼對我的,我不是不明白。」楚天依吻了吻金賢重的嘴角,「你說怎麼辦?」

「這不只還剩一學期了嗎?等畢業了再告訴他,我去給他說好不好?」金賢重的聲音低沉而溫柔,只是他心裡現在想的,估計連他自己都弄不明白,他只是執著地不想看到鄭允浩對金在中那麼好,不想看到楚天依對金在中那麼好,他金在中是憑什麼,得到那麼多人的愛?

「嗯好。」楚天依抱著金賢重,慢慢地進入夢鄉。

 

 

 

「人工受孕?」沈昌珉震驚了。

這件事鄭允浩一直沒有來得及跟他們幾個說,都出事了的時候才知道小安懷孕了。

「我爸我媽現在把在中趕出家門了,今天我爸連手續都辦好了。」鄭允浩深吸了一口氣,「我什麼都不能做,我媽她動不動就拿她自己要脅我,我能眼睜睜地看著她病倒嗎?」

沈昌珉拍了拍鄭允浩的肩,「會沒事的,我覺得這中間肯定有誤會,在中是那樣的人嗎?而且,在中會那麼不小心嗎?能撞到以後都不能懷孩子,這其中肯定不簡單。」

鄭允浩冷笑了幾聲,「他們連人工受孕都接受了,還有什麼能不相信的?荒唐‥‥只是他們有沒有想過半點在中的感受。就算是在中把她推到了又怎麼樣,摔死了我都不會責怪在中半分!」

「你冷靜一下,我看這事等小安身體養好了,兩方爸媽都冷靜了再說,他們可能也只是在氣頭上。」沈昌珉安慰到。

就在這時,沈昌珉看到紀雲和護士進了小安的病房。

「查房。」

紀雲沒有看到站在不遠處的他。沈昌珉側過頭,紀雲是小安的主治醫生?

而後,沈昌珉悄悄地往病房裡看了看,紀雲坐在小安病床邊,兩人親昵的樣子,一看便知關係不淺。

再想起先前紀雲慌張的樣子,這件事情裡可能真的有什麼蹊蹺。撞了一下就把子宮傷到不能懷孕的程度,怎麼可能?難道‥‥僅僅是想剷除在中?

沈昌珉瞬間睜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自己剛剛心裡的想法。要真是這樣‥‥就太可怕了!

或許,這件事情不能這麼急。沈昌珉抿抿嘴,不打算把自己想到的給鄭允浩說。現在這男人情緒快出於崩潰的邊緣,不能再給他找事了。這件事,就讓他來弄個清楚明白。

 

 

 

 

 

 

 

 

Part. 35

寒假很快地結束了。

在中已經被保送,所以在所有高三學生都發瘋了的時候,他可以很淡定很平靜地過完最後的中學生活了。

他每天幫忙輔導一些成績差一點的學生,和同學們打打球,讓班上同學都安心學習,他來策劃畢業晚會。沒有時間去想那麼多。

他依然收著男人的短信,有時很長,有時只是簡單的幾個字。他都沒有回覆。而男人似乎也知道他不會回覆一樣,依然周而復始地情緒平靜地給他發短信。

每一周還是會有大包的東西放在門衛處。有時候會止不住地想,他來了嗎?他會來嗎?然後發了瘋一樣地,一輛車一輛車地尋找,最後只剩下苦笑,現在的自己怎麼配得上他開那麼久的車來探望。

只是真的真的很想他。

在中看出了楚天依和金賢重眼中的曖昧,他沒有說什麼,反正要是楚天依找到真正愛她的人了也正好彌補自己心裡對她的愧疚。

 

這一切都似乎很平靜很平靜,然而上天再次給楚天依開了個玩笑。

很久以前,她也是這麼失魂落魄地從廁所裡走出來。楚天依渾身都在顫抖,怎麼會,怎麼會有孩子了?而最重要的是,自己心裡還那麼渴望地把孩子生下來。她愛金賢重,很愛很愛,任何一個女人都願意為自己愛的男人生孩子。只是‥‥現在真的不是時候。

「你說什麼?」金賢重震驚,空曠的操場回蕩著他的聲音。他四下看了看,而後用力地握住楚天依的肩,儘量壓低聲音問,「你說的是真的?」

楚天依覺得肩都要被金賢重捏碎了,眼裡泛著淚光,輕輕地點點頭。

「去打了,我想辦法籌錢。」金賢重完全沒有半點猶豫地說。

楚天依不可置信地睜大眼睛,「賢重,你,你‥‥」

「孩子不能要!」金賢重皺著眉說。他完全沒有想到事情會發生到這一步。愛楚天依嗎?他自己都不知道。

「可是,畢業我們就可以結婚的【請忽略法定結婚年齡,這裡就當18歲= =】‥‥」楚天依失神地說著,「這是我們的孩子啊‥‥我們的孩子啊‥‥」

「我說打掉你就去打掉,什麼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孩子!這個孩子我他瑪就是不想要!」金賢重怒了,他受不了女人這個樣子。畢業後就結婚?開什麼玩笑,他沒爸,他媽也不管他了,窮地叮噹響,不是親戚的接濟估計他連書都讀不了,還說什麼結婚?你他媽傻了吧!

「賢重‥‥我想把他生下來‥‥」楚天依拉住金賢重的手,「畢業我就去給我爸媽說,他們會同意的,然後我們就結婚,不行嗎?」

「夠了!」金賢重甩開楚天依的手,「你他媽電視看多了嗎?」

楚天依哭得滿臉是淚,「賢重‥‥難道,你不愛我嗎‥‥」

金賢重深吸了一口氣,而後冰冷的笑容浮在唇角,「分手吧‥‥」說完,金賢重頭也不回地走了,不管楚天依在身後如何呼喚。

那個晚上,楚天依坐在操場上一直哭,直到被學校保安發現送回寢室。

她是真的愛金賢重,那麼那麼愛。可是,金賢重怎麼能這樣對她?

楚天依摸摸自己的肚子,孩子,媽媽一定會想辦法把你生出來,爸爸他只是一時沒法接受而已,爸爸看到你後肯定會回心轉意,然後你就可以和爸爸媽媽幸福地在一起了‥‥

 

 

日子一天一天地變熱,楚天依算了算,還好撐到畢業肚子也不會那麼大,她長得瘦,應該不會被發現。高考體檢的話‥‥她聽上一屆的人說過,很水,有些項目可以自己模仿把字簽了。

日子就這麼過著,金賢重想是躲瘟神一樣躲著楚天依,連在中都看出不對勁兒來,找他們兩個出來吃飯,兩人一個勁兒地說哪有的事,可正常了。

在中打著“不經歷高考的人生就不是完整的人生”這樣欠扁的理由參加了高考。當最後一堂考完時,在所有人的歡呼中,在中努力地看著外面等候的人群,沒有人‥‥小學升初中的時候,中考的時候,保送生考試的時候,那個人都守在外面,只是以後再也沒有了。

明晃晃的陽光染濕了在中的雙眼。只是他不知道,男人在那一座城市坐立不安,小安生病了,四個老人盯著他不讓他走。他想給在中發短信,可是卻不知道說什麼,打了刪刪了再打,來來回回,折騰到天黑也沒發出一條短信。

 

高考完的那晚估計是高三的學生們一生中最瘋狂的一天。大口地喝酒,肆意地發瘋,笑著哭著,把這他媽的苦逼的日子告別了。

那晚在中喝多了,醉得不省人事的他被送到酒店。

第二天在中撐著依是昏沉的頭醒來,喉嚨難受地想要著火。他伸開手,想伸個懶腰,可一下子就碰到了什麼東西。

他立即轉過頭,全身赤裸的楚天依就這麼撞進了眼裡。

他不安地低頭,發現自己渾身赤裸。震驚了許久之後,他才緩過神來,苦笑從唇邊蔓延,最他媽狗血的事情,竟然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就這麼僵坐在床邊。楚天依醒來的時候並沒有表示震驚,很明顯昨晚她沒醉,所以,發生的一切都是她自願的。她半跪在床上,從身後摟住在中有些冰涼的身體。

「在中,我們結婚吧。」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