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40

「啊‥‥」聲音一出,在中便咬住自己的手臂,把頭埋進枕頭,只露出已經紅透了的耳根。

當迅猛波動的情緒平靜後,面對鄭允浩時,他竟然覺得‥‥好害羞,尤其是現在,赤身躺在床上,任鄭允浩在自己某個部位塗藥。

「寶貝在害羞什麼啊,當初是誰衝動到直接坐上來的,現在受傷了反而還不好意思了嗎?」鄭允浩壞笑著,繼續在為那紅腫的地方塗上涼涼的藥膏。

「鄭允浩!」在中把頭伸出來,「你敢再說一句試試看!」

好吧,破小孩炸毛了,鄭允浩只能在心裡暗笑。

離小安離開已經有兩天了,鄭父鄭母在這件事後也不再說結婚之類的事情了,雖然礙著面子不好跟在中道歉,但是對著在中的時候是盡了力地彌補。早上的時候,鄭允浩隻身一人去了楚天依的家裡,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事,就是還算有禮節地把婚事取消了,雖然心裡偷著樂,但表面上還是表示很遺憾啊之類的,一心想著早點結束好回家陪還窩在床上的寶貝。

回去的路上,鄭允浩去了趟超市進行掃蕩,拎著大包小包回家時,就看到在中以一個極其扭曲——屁股不碰到任何地方的姿勢橫在沙發上吃霜淇淋,稍微一動,那沾著霜淇淋的紅唇裡便吐出可憐兮兮的哼唧聲。鄭允浩立即放下手中的東西,抱起在中回臥室‥‥擦藥。

等鄭允浩擦完藥的時候,在中的臉已經熟透了。鄭允浩笑著把在中從被子枕頭裡掏出來,親了親小嘴,「好些了沒?」

在中不好意思地把頭放到鄭允浩的頸窩,「我餓了,快去給我做飯。」

「好,好,今天可給你買了好多好吃的。」鄭允浩輕輕地拍了拍小屁股,示意讓在中下來,可這破小孩不知是不好意思了還是想怎麼樣了,一個勁兒地黏糊,雙手抱著鄭允浩的脖子就是不離開鄭允浩半步。

鄭允浩無奈地起身,托著在中的屁股把他抱起來,騰出一隻手來整理買來的東西,然後就那麼抱著在中在客廳與廚房間穿梭。

把米淘好的時候,手已經酸得不行了,「寶貝,先下來好不好,我把飯煮好再抱行不?」

在中搖搖頭,手腳纏得更緊。鄭允浩沒有辦法,只得坐下來休息,低頭看看在中,阿西,這破小孩竟然還在閉目養神?!

「我們在中今天是怎麼了?」鄭允浩捏捏在中的鼻子。

在中哼哼兩聲,不理他。

鄭允浩鍥而不捨地繼續捏鼻子,直到在中憋紅臉時才鬆手。

在中抬起頭,兩人目光糾纏。

「像是做夢一樣,好不真實‥‥」在中靠近鄭允浩的臉,兩人鼻尖相貼,呼吸相融,「之前很多時候,想你想得好難受,就想要是能一直抱著你該多好‥‥」

鄭允浩心疼地撫摸著在中的背脊,而後溫柔地吻住在中的唇。

他懂得在中心裡的不安與先前的委屈難過,和他一樣。只要能讓他的寶貝安心幸福,他願意傾盡他的所有。

親吻過後,鄭允浩沒有說什麼,只是繼續抱起在中,洗菜,做飯,一直都沒有鬆開。

明晃晃的陽光灑進屋裡,蟬鳴喧囂著這明豔的夏天。在中呼吸著男人的味道,良久,貼上他的耳朵,

「允浩,我們去旅行吧。」

「只有我們兩個人。」

 

 

 

 

 

 

 

Part. 41

小學畢業的那個暑假,因為鄭允浩工作繁忙,兩人也沒去什麼地方,但依然過得有滋有味。初中畢業的那個暑假,那一次拒絕與防備,讓那個炎熱的夏季有蒸發不完的難過的眼淚。而現在,好不容易走到一起的兩人,沒了當年挑選去哪兒哪兒的熱情,無論什麼地方,只要兩個人在一起就好。

兩人半天也拿不出什麼主意來,最後還是在中上網時,看到高中班上的同學曬照片,照片上同學坐在火車上,窗外是一片廣袤(ㄇㄠˋ)無垠的田野,在中覺得很心動。長這麼大,基本上就沒怎麼坐過火車,主要是因為每當他要去哪兒的時候,他家男人又是當心安全又是怕他舟車勞頓,每次要不就是自己親自開車送,要不就是坐飛機,可能,坐著火車去很遠很遠的地方,感覺會很不一樣吧‥‥

當在中把這想法告訴鄭允浩時,鄭允浩什麼都沒說,摸出手機就開始請假,末了還打給朴有天千叮嚀萬囑咐,不出十分鐘,長達八天的假期到手了。

鄭允浩掛了手機,頗為顯擺地看著在中,「寶貝,我們趕快去訂票吧。」

在中真的很想翻白眼。真的真的。

自從兩人終於走到一起後,在中就覺得鄭允浩一次又一次地在顛覆自己的形象。明明都快四十歲了吧,卻經常性地表現的像是個孩子,況且自己也十八九歲了吧,鄭允浩完全是把他自己變小了不說,還當自己只有九歲。比如,兩人看完電影後,鄭允浩會在車裡模仿電影裡的橋段,不過聲音模仿還真的是有模有樣的;比如,兩人吃早飯,鄭允浩會坐得端端正正地,像小孩一樣要求在中和嘴邊是一圈牛奶的自己接吻;比如,本來在中就會在愛愛時極其害羞,本來前戲應當足夠溫情,可是有時鄭允浩像調皮的孩子一樣,在在中身上東摸摸西吮吮,「哇,好漂亮的櫻桃!」,「小在中流淚了,別哭,來允浩給摸摸‥‥」,弄得在中臉紅得快要冒煙了,鄭允浩他絕對是故意的;再比如,現在‥‥

「允浩叔叔,」在中故意大聲叫著叔叔,示意男人應當注意自己是快四十歲的男人了,不是說風就是雨的小孩,「話說,我們連去哪兒都不知道,叔叔訂什麼票啊?」

鄭允浩「呵呵」地傻笑了兩聲,撓撓頭,「這不一下子太激動,給忘了嘛。」

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鄭允浩厚臉皮地直把在中往懷裡摟,「我們在中想去哪裡呢?」

在中被鄭允浩呵在耳邊的熱氣弄得癢癢的,伸手想拍開鄭允浩的臉,卻被臉皮越來越厚的男人含住手指,「允浩,我們去T城吧,坐火車去。」

「好。」鄭允浩沒有停下親吻,手也開始探進在中的衣服裡亂摸,「可是,寶貝啊,」吻上那嬌嫩的嘴,「在去T城之前,我想先去寶貝的身體裡‥‥」

在中的臉立即變得滾燙,尼瑪的鄭允浩,我還沒滿二十歲,我也是會害羞的好不好!!

心裡的碎碎念還沒念完,就被鄭允浩的吻弄得毫無力氣了,至於什麼時候被抱到床上,做了多久,直到沉沉睡去的那一刻,在中都沒有力氣去好好思索。

 

T城在北方,是一座風景優美的小城。在中之所以選它,是因為覺得有足夠長的時間坐火車去,沿途經過的地方都很美。而T城本身也是很多愛旅行的人偏愛的地方,在中在一本書裡看到過,聽聞那裡不適合熱戀的情侶,適合溫馨的夫妻,因為那裡沒有特別吸引人的景點與美食,只有一方不大的土地和慢慢的靜謐。

火車是下午的,兩人一大早起來就去超市買了不少吃的,鄭允浩本來想帶這樣那樣的生活用品的,都被在中否決了,不就是去玩幾天嘛,何必恨不得連床都要搬去?

一想到馬上就可以開始他的火車之旅了,在中興奮地完全忽略了身邊男人若有所思的樣子。如果在中早想到後面在火車上的幾天會那樣的話,估計他說什麼也不會坐火車。

下午兩人拖著一個不大的旅行箱就出發了,火車站總是人擠人,鄭允浩小心翼翼地把在中護在懷裡,儘管夏天燥熱煩悶,鄭允浩依然在大汗淋漓中堅持著把自己的寶貝護在遠離碰撞擁擠的地方。

由於時間緊急,鄭允浩買的兩張臥鋪票裡只有一張是下鋪,進了車廂後給對面下鋪的那男的說給他點錢換,那男的竟然不幹,直到幾分鐘後一個婦女抱著嬰兒出現,鄭允浩才明白人家不換的原因,心想著還好剛剛沒爆粗口。

 

火車緩緩地開動了,因為嬰兒還在睡覺,大家都不好意思說話,安安靜靜地坐在自己的鋪位上。在中無聊地枕著鄭允浩的腿躺在下鋪,拿著鄭允浩的手把玩。

「我聽我以前有個同桌說,這條線是壽命線,你的好長啊‥‥」在中小聲地說著,手指輕輕地沿著鄭允浩的掌紋劃過去。

「嗯?」靠窗坐下的鄭允浩俯下身,貼近在中的臉。

「我說你壽命線長啊,以後我們可以在一起好多好多年。」在中笑著貼著鄭允浩的耳朵說。

鄭允浩看著腿上在中笑得甜蜜的臉,忍不住親了口水潤的唇,嚇得在中忙坐起來往對面看,要不是鄭允浩反應快,在中的頭肯定會和他的下巴來一個親密接觸。

在中看到對面的夫妻的注意力都在孩子身上,鬆了一口氣。

「色狼。」在中瞪著眼壓著聲音說,說完繼續無聊地躺著。他根本就沒看到鄭允浩的壞笑。

就在在中快要睡著的時候,對面的嬰兒娃娃大哭起來。兩夫妻又是溫奶又是哄,在中坐起來靠在鄭允浩懷裡,「他們看起來好幸福。」

鄭允浩順了順在中的頭髮,「有什麼幸福的,我最幸福啊,我不也有我的寶貝。」說完,一把把在中橫抱在懷裡,在中差點叫出來,整張臉貼在鄭允浩胸前,驚魂未定地喘著氣。

在中緊張地看了看對面,那夫妻還在哄哭得越來越大聲的孩子,看了看對面中鋪和上鋪的,很好,都在看書或者睡覺。放心地轉過臉,一口咬住鄭允浩的胸,「鄭允浩,公共場合你就不能收斂點?」

收斂?鄭允浩好笑地看著懷裡的破小孩,還沒開始呢。

「嘶——」鄭允浩故意擺出一副疼得要死的樣子,倒吸一口冷氣。

在中聽到後馬上鬆口,看著T恤上濕潤的地方,伸手揉了揉,「很疼嗎?」

「你說呢?我咬咬你不就知道了。」

在中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鄭允浩擺弄過來,雙腿叉開坐在鄭允浩腿上,在中怕摔,雙手立即摟住鄭允浩的脖子。

「喂‥‥」話還沒說完,在中就被鄭允浩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不敢動了。

鄭允浩隔著T恤含著在中的紅果果,還壞心眼地咬咬。一瞬間,在中的身體繃得直直的。

「嗯‥‥」在中忍不住叫了出來,所幸對面的嬰兒哭得愈發倡狂,這魅惑的呻吟只被鄭允浩收進耳裡。

鄭允浩的手伸進衣服,帶火地撫摸著,在中覺得渾身無力,下巴靠著鄭允浩的頭頂,胸前的刺激加上腰上那雙手的作祟,在中的大腦已經快沒法反應了。

鄭允浩鬆開嘴,和在中鼻尖貼著鼻尖,「寶貝怎麼辦,我硬了‥‥」

在中垂下眼看著那被撐起的褲子,其實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可是這是在火車上啊‥‥廁所又髒又小肯定不行,這裡還有四雙眼睛隨時可能看過來呢。

「寶貝幫我。」鄭允浩親了親在中的唇,從包裡翻出一床臨走時補帶上的薄毯子,當時在中還說帶這個幹嘛,又沒用,於是現在有用了‥‥

鄭允浩讓在中枕著自己的腿躺下,然後把毯子蓋在在中身上,在別人看來,在中像是躺那裡睡了。

在中知道了鄭允浩的意思,臉紅得厲害,把毯子往上拉,把整個頭都蒙住。

對面的夫妻看到這個場景,以為自己的孩子把他們吵到了,特別不好意思地對著鄭允浩笑了笑,隨後更加賣力地哄哭得特可憐的孩子。

在中拉開鄭允浩的褲鏈,緩緩地拉下內褲,當那傲人的炙熱出現在眼前時,在中覺得他全身都羞紅了。他努力張大嘴把那腫脹的東西含進去,因為動作幅度不敢太大,只得賣力地吸允。

鄭允浩儘量小聲地喘著氣,手伸進毯子拉下在中的褲子,一把握住在中的脆弱,然後便聽到隔著毯子傳出來的悶悶的一聲呻吟。

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兩人就這麼進入只有彼此的銷魂的世界。除了那份害怕,更多的還是刺激。

 

在中覺得自己快要頭昏腦脹嘴巴發麻了,可是嘴裡的東西依然直直地抵著自己的喉嚨。剛剛自己已經釋放了,可是這男人也太那啥了吧,難道不知道自己這樣很辛苦?

就在在中還在怨念抱怨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那隻剛剛才擦乾淨的手,開始在自己的後面打轉,極其溫柔地撫摸著。然後,一根手指就那麼進入了。

在中快要哭出來了,調整了姿勢,趴在鄭允浩腿上,也不顧那麼多開始賣力地吞吐。又一根手指進入了。

在中覺得身體裡什麼開始徹底燃燒了,就算那巨大在自己嘴裡進出,那細碎的呻吟還是在嬰兒的哭聲的掩蓋下進入鄭允浩的耳裡。

就在在中覺得自己快要不行了的時候,鄭允浩終於釋放了。在中的嘴裡、臉上,到處都是鄭允浩的東西,可是他累得快不行了,就那麼趴在鄭允浩的腿上,一動也不動。

鄭允浩掀開毯子的一角,把衛生紙遞進來讓在中吐在紙上,而後又拿著濕巾溫柔地擦拭著在中緋紅的臉。

拉好褲子,拍了拍在中的臉示意他起來。在中喘著氣,一坐起來就靠著鄭允浩不動了。

對面的夫妻看到在中起來了,又看到在中汗濕的頭髮和紅紅的臉,暫態覺得更不好意思了,這哭聲讓別人大熱天的只能蒙著頭睡,現在熱成這樣子真心是對不住啊。

 

嬰兒收住他的哭聲,抱著奶瓶喝得格外歡暢。這對夫妻也總算鬆了口氣,覺得挺對不住對面的鄭允浩和在中的,於是便尋思著和他們聊天。

「兩位是去T城旅遊的吧。」婦女說著。

「嗯。」鄭允浩點點頭,手整理著在中的頭髮。

「我們兩口子都是T城人,現在到我們那兒去旅遊的真是越來越多了。」男人補充說道,雖然最開始對對面的兩個人完全沒好感,但後面自己兒子把別人打擾成那樣了,再多的不滿也變成了不好意思。

「兩位是‥‥」婦女有些茫然了,這靠在懷裡的男孩子一看就知道不到二十歲,再看看抱著他的男的也不像是他父親啊,就三十歲那樣,可是,這麼熱的天還這麼親密地摟著抱著,「兄弟嗎?」

鄭允浩笑了,是要感謝破小孩給他買的T恤嗎,要是自己平時那樣西裝革履,肯定還是會被說成是父子的。

就在鄭允浩剛想點頭的時候,還因為剛剛的激情而不滿的在中便開口了,「他是我叔叔。」

「呃‥‥」要是婦女懂得年輕人的語言的話,她肯定會覺得自己頭上滿是黑線,再看看她身旁的男人,一副極其尷尬又不可思議的樣子。

叔叔?尼瑪的誰會和叔叔十指相扣?還靠在懷裡?這這這,也太神奇了。

鄭允浩捏捏在中的臉,故作咬牙切齒地說,「再叫叔叔的話回去好好收拾你!」

在中一臉委屈地癟癟嘴,還用頭在鄭允浩肩頭蹭了蹭,他當然知道這色狼口中的“好好收拾”是什麼。

對面的夫妻兩人徹底石化了,這些動作怎麼看怎麼像小倆口打情罵俏啊。

「大姐,我能抱抱他嗎?」在中指了指婦女懷中剛喝完奶完全清醒在那裡自我歡脫的嬰兒。

「可以可以。」

在中小心地接過嬰兒。這孩子也不怕生,好奇地睜大眼睛看著抱著他的在中,嫩嫩的小手還到處亂抓,也不知道看到什麼或者抓到什麼了,一個勁兒地樂呵。

「這孩子喜歡你啊,他爸抱他他都沒有這麼高興過。」婦女笑著說。

鄭允浩看著在中抱著孩子一個勁兒逗樂,臉上的笑容帶著滿滿的寵溺。他突然開始想,要是在中從小就在自己身邊該多好啊,也不用受那麼多的苦。況且自己那麼可愛那麼漂亮的寶貝小的時候肯定特別惹人愛吧,嘖嘖,想著想著又想把寶貝揉進懷裡好好親兩口了。

「兩位能幫我們先抱著他嗎,我和他爸去泡兩碗速食麵,這不還沒吃飯呢。」婦女知道這兩個肯定是好人,一看就面善,她得去泡方便麵、洗剛剛換下的尿布,還要打些熱水過來,一個人肯定忙不過來,這不剛好找到人幫忙看孩子了。

「行行,大姐你們去吧,我會好好照顧這小可愛的。」

 

夫妻兩人特高興地出去了,鄭允浩馬上就坐過來,把在中摟進懷裡。「我抱著我的寶貝,我的寶貝抱著別人家的寶貝,傷心了。」

「亂說什麼啊。」在中扭了扭,示意鄭允浩鬆開,他這還抱著孩子呢,鄭允浩就不知道這個樣子很不舒服?

「那我們在中給我親親,我就不傷心了。」鄭允浩貼著在中的耳朵說。

看看看,又到了在中想翻白眼的時候了。這男人怎麼都沒有一丁點“我快四十歲了”」或者“這是公共場合”的自覺?

沒等在中說話,鄭允浩就一口親了過去。

「哐當!」對面上鋪的人本來想下來泡碗麵,還在爬梯子的時候就看到了這一幕,直接在小小的車廂裡摔得七零八落。

在中愣在那裡,鄭允浩尷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嬰兒坐在在中的腿上看到這他從來沒看到過的一幕,笑得格外開心。

半晌,上鋪的人飛速站起來,拿著泡麵便衝了出去。

「鄭允浩!!」在中一聲怒吼,腿上的孩子看到自己特喜歡的這個人變了一個新的表情,笑得更加開心了。

「你丫的再給我亂發情我就把你扔出火車!」

完了,破小孩生氣了,還生氣地踩到自己頭上了,鄭允浩憋屈地看了看眼睛都瞪圓了的在中,「寶貝,晚上想吃什麼,我們那麼多吃的,我給你拿。」說完便保姆一樣地從箱子裡翻出花花綠綠的零食,撕開一小袋牛肉幹,「寶貝來張嘴,啊——」

在中忍不住笑了,嘴剛剛接過牛肉乾,那厚臉皮的男人便湊過來,一塊牛肉乾硬是在兩人交纏的嘴裡分了。

「哐當!」剛泡好麵的上鋪的人才走到門口,又看到了這一幕,自己把自己絆了一跤,滾燙的麵便直接潑了一身。

這一次,兩個沒節操的人的臉都紅了,當然,是憋笑憋紅的。

腿上的孩子再次看到自己沒有看到的一幕,笑得更加更加開心了,口水什麼的都直接流出來了。

 

 

 

 

 

 

 

Part. 42

夫妻兩人回來的時候,發現孩子正坐在在中腿上特別興奮,男人頓時充滿挫敗感,你說這孩子,好歹我是你爸啊!為啥我抱你都沒有這麼開心啊‥‥

上鋪的男人還留在下面糾結著滿身的速食麵湯,時不時地瞟一眼那兩個‥‥怎麼說改變他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重點是貞操觀的男人。

「兩位先生啊,真的是謝謝啦~」婦女忙接過兒子,把溫好的奶放在嬰兒嘴邊。

「我說兩位還沒吃飯吧,你們去泡麵什麼的吧,我們在這兒幫你們看著。」男人特別耿直地說著。

「不用了不用了,我們有帶吃的。」鄭允浩就知道他家的寶貝,雖然說吃得不多,但是嘴挺挑的,重點是啊,他遇到什麼自己不喜歡吃的,嘴上不說,就是那兩眉毛狠命地湊在一起,像百八十年沒見過的兩口子一樣。說著,鄭允浩把包拿出來,裡面放著出發前買好的晚飯,各種各樣花花綠綠的小吃把車廂裡僅有的小桌擺滿了。

嬰兒因為受到視覺刺激而不喝奶了,撲騰著小手往滿桌子的吃的扭動身體。

男人咽下口中的速食麵,對面兩個是有錢人啊。

「大哥大姐,大家一起吃吧,反正我們兩個也吃不了這麼多,這天氣熱也禁不住放,」鄭允浩拿開在中手中的零食,伸出手指點點他的額頭,「牛肉乾薯片能填飽肚子嗎?嚷著吃這樣那樣現在到飯點了就給我一個勁兒地吃零食,再不聽話回來後我就把你送到沈昌珉那裡去,讓你跟他去搶吃的!」

在中癟癟嘴,一臉委屈,末了嘟囔了一句,「我去昌珉叔叔那裡,你吃什麼。」說完,臉紅了,連耳朵尖都快滴血了。迅速往桌邊一坐,開始往嘴裡塞吃的。

鄭允浩壞壞地笑了笑,他家的寶貝啊‥‥以前都沒有見識過的‥‥可愛和性感啊!

「大哥大姐,你們來吃吧,看你們不像是本地人,這些都是我們這邊的特色小吃,快來嚐嚐,別客氣啊!」鄭允浩緊貼著在中坐過去,大手悄悄地從後面伸進在中的衣服,頭湊近正在以吃東西掩飾害羞的紅紅的在中耳邊,「我也不客氣啦!」說完,大手在細腰上極其色情地摸了一把。

「這孩子是熱了吧。」婦女看著臉紅得快滴血的在中說著,「剛剛讓抱了這小不點兒抱了那麼久,肯定給熱壞了,這夏天帶孩子就是不容易啊。」

「就是就是。」男人隨口附和著,哇,這些吃的真不錯。

鄭允浩努力地憋笑,他知道,要是他這一笑出來,他家寶貝絕對炸毛。

在中默默地吞咽著食物,心裡欲哭無淚,尼瑪的這是誰提出來的坐火車啊,不是飛機兩三個小時就過去了嗎,為什麼要在這快把人憋死的地方待這麼久啊,這還有多少個小時啊啊啊!等抱怨完後才反應過來是自己提出坐火車的,瞬間覺得,以後不能再隨便相信別人的話了,是誰說的坐火車特享受!!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睡覺又變成了一件特別痛苦的事情。比人寬不了多少的床,又硬得沒法,最重要的是,都不能好好窩在鄭允浩懷裡啊!在中特憋屈地趴在中鋪,伸出腦袋,看下鋪的鄭允浩睡了沒。

外面的光隨著火車的前行透進來,一晃一晃的,借著這晃動的燈光,在中饒有興味地枕著下巴看著下鋪的男人。似乎怎麼都看不夠,那嘴巴那鼻子還有那顆小痣,阿西,怎麼看得臉都紅了。在中自我羞愧地把臉埋進手裡,那個曾經淡定的自己呢?那個曾經像小老頭一樣的自己呢?!!啊,都怪下鋪的這個男人,讓自己總是懷著滿心的甜蜜,膩的智商理性什麼的都沒有了。

其實鄭允浩一直都沒有睡著,他家的寶貝自然沒有發現自己也在一直看著他,你說那麼可愛的人兒就在眼前,這麼睡真的太煎熬了!當初怎麼就沒有一口拒絕坐火車的提議呢,要是飛過去的話,此刻他應該正和他家寶貝在大床上翻滾呢。

在這昏暗的車廂裡,一個臉紅得發燙,在窄得不行的床上扭動,一個內心癢癢,腦裡無限幻想。請原諒這兩人吧,痛苦太久,他們都太渴望和彼此在一起。

 

終於,鄭允浩沉不住氣了,這夜深人靜的,他家寶貝在上面每扭動一下他都聽得清清楚楚,加上先前的無限幻想,你說他能忍住嗎?什麼,你說下午不是那啥了一次嗎,我靠,他鄭允浩都等了那麼多年了,那偷偷摸摸的一次算什麼啊!

「啊!」在中連忙捂住嘴,有些慌亂地看著男人直接把自己橫抱下來。

下鋪也不見得能寬到哪裡去,在中所幸完全貼合地趴在鄭允浩身上。近距離地看著這張臉,臉再次不爭氣地紅了。兩人就這麼抱著,彼此的呼吸交融。

「鄭允浩‥‥」在中有些不自然地喚著,他當然感受到了男人已經開始變化的某處,下午的刺激他不想再體驗了,「我們睡覺了好不好?」

男人不說話,只是笑著看著他。在中小心翼翼地打算側過身子,也示意鄭允浩側身。可就在那一瞬間,他便躺在了鄭允浩身下。

翻身的動靜有些大,上鋪的人似乎睡得不安穩,因為這個動靜而咳嗽了兩聲。再看看對面,被孩子折磨了一天的夫妻,就那麼以極其扭曲的姿勢睡著了。

「寶貝。」熱氣呼進耳朵,在中有些不適應地扭扭身體。

「不要‥‥他們會被吵醒的‥‥」在中小心地說著,捧著男人的臉,親了一口,「忍忍好不好,到那邊了隨便你怎麼樣。」

鄭允浩快要被自己寶貝的樣子迷死了,狠狠的吻了那紅紅的唇。

 

纏綿的吻後,兩人便側身抱著打算睡了,可是兩人都沒有睡意。在中知道鄭允浩憋得難受,臉埋在鄭允浩的肩窩打算和他說說話,以轉移注意力。

「允浩,大學是不是和高中很不一樣啊?」

「嗯。」鄭允浩摸摸在中的頭髮,「我就是在大學的時候認識朴有天的,那時候,我、朴有天還有沈昌珉,我們三個在學校裡囂張地要死。」

「肯定有很多無知少女追著你們跑,」在中癟癟嘴,伸手捏著鄭允浩的臉,「說,交了幾個女朋友?」

「沒有。」鄭允浩側過臉,親了親在中的手,「你男人我真沒交過女朋友,那個時候,都和那兩個混蛋混在一起了,沒談戀愛的心思。」

在中一聽心裡開始樂了,但是嘴上又不承認,「誰信你,回去我要問有天叔叔和昌珉叔叔,看看你大學的時候有沒有幹什麼壞事。」

「喂喂喂,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啊,寶貝可是我的初戀!」鄭允浩不滿地咬了口在中的嘴巴,「我也是寶貝的初戀吧。」

在中的臉再次發燙。這個男人,以前不知道有這麼厚臉皮,說什麼話幹什麼事都那麼淡定,每次都搞得自己恨不得找個冰箱去冷卻一下自己臉上的溫度。

「才不是!」在中“輕蔑”地說。

「嗯?」鄭允浩的手伸進在中的衣服,撓著他的癢癢,「竟然敢對其他人動心思,看我不收拾你!」

在中癢得直想笑,可是又不敢發聲,只得在男人懷裡亂動。你說這不大的空間裡,貼在一起的兩個本來就不安分的身體,哪能禁受住亂動帶來的摩擦?

所以‥‥就在在中發現男人的手已經不是在撓癢癢而是在縱情撫摸的時候,感受到下面被什麼直直地頂著的時候,在中終於明白什麼叫自討苦吃。讓坐火車的是自己,聊天聊到大學的是自己,開玩笑的是自己,亂動的還是自己。

「允呐‥‥」在中求饒般地喚著,把埋在自己胸前的頭抬起來,對著那一雙已經開始燃火的眼睛小心地說,「真的會被他們看到的,我‥我幫你弄出來好不好?」

鄭允浩喘著氣。其實他也知道這一做他肯定會忍不住胡亂衝撞的,到時候動靜太大,這車廂裡還有那麼多雙眼睛呢。可是啊,他的自制力根本就抵不住他家寶貝的誘惑啊。

當在中倒著趴在鄭允浩身上時,憋屈地吸吸鼻子,這都是今天第二次這麼做了。平時都是自己躺在床上讓鄭允浩好好服侍的,下午弄了現在臉頰還有些疼呢。可是他又不忍心看著鄭允浩自己在那裡冷靜半天消火,在中拉開鄭允浩的褲鏈,捧起那燙得嚇人的地方,溫柔地親吻著。

鄭允浩知道他家寶貝的辛苦,拉下在中的褲子,動情地揉著面前的小屁股,靈巧的舌頭,在那私密的地方緩緩地遊走。

車外的燈光依然晃動著,安靜的車廂裡隱隱地可以聽到那努力憋住的呻吟。在最後爆發的那一刻,在中的幾乎空白的腦裡只閃過一句話,真的再也不要坐火車了‥‥

 

 

 

 

 

 

 

 

Part. 43

好不容易到了T城,兩人興奮地看著這陌生而靜謐的城市。

乾淨的街道兩旁是枝繁葉茂的梧桐。廣場上,小孩子在噴泉邊玩耍,飛濺的水珠落在孩子帶著燦爛笑容的臉上。這個城市沒有一個聞名的景點,但總是以處處可見的美景吸引著遊客專程到這裡住幾天。這裡也沒有豪華的酒店,到這個城市來,住酒店旅館就是太俗氣的了,這個不大的城市的郊區,很多家庭都直接接納客人,讓遊客感受最真切的這裡的生活。

在中早在出發前,就聽朋友介紹了一個不錯的地方,那裡的人家都很是好客,環境也不錯,離城市和城外的山區都比較近。

那家人是一個普通的家庭,四十多歲的夫婦帶著領養的八歲的小孩,還有一個七十多的老太太。夫婦的孩子是在十二年前病逝的,領養的小孩算不上是領養,確切的說是婦人妹妹的孩子過繼過來的。

「小童,快來招呼客人!」婦人熱情地向鄭允浩和在中打招呼。

「來了!」小童從房間裡跑出來,手裡拿著玩具槍,「叔叔好,哥哥好。」

「鄭先生,你們裡面請吧。」婦人帶著鄭允浩他們進屋,「房間都收拾好了,這位帥小夥就是留名字的金在中吧。」

「阿姨,你不用忙了,我們自己收拾就好。」說罷,婦人出去準備午飯了,小童在院子裡一會兒陪陪奶奶,一會兒自己玩耍,鄭允浩和在中簡單地收拾了一下後就出了房間。

「奶奶,賢重哥哥不是說今天要來我們家嗎,怎麼還沒來?」

剛剛走進院子的鄭允浩和在中聞言愣在了那裡。

賢重哥哥?金賢重?!

「你就最喜歡你賢重哥哥。」奶奶點了點小童的頭。

「奶奶,是不是舅媽又打賢重哥哥,不要他來了?」小童擔心地問著。

「你舅媽?你舅媽早就不管你賢重哥哥了‥‥」奶奶自顧自地說著,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長長地嘆了口氣。

鄭允浩和在中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或許是終於在一起了無暇顧及其他,也或許是在中始終不知道如何面對金賢重,從知道真相的那刻開始,就一直沒有再想到這個人。如今卻要在這種場合這樣突然的相遇,不管是在中還是鄭允浩,都不知道該怎樣處理。

 

就在兩人愣神的時候,門口響起了熟悉的聲音。

「小童,我回來啦!」金賢重帶著簡單的行李進門,然而就在進門的那一刻,燦爛的笑容僵在臉上。

三個人都是尷尬地立在那裡,小童詫異地看著金賢重,卻在這詭異的氣氛裡不敢開口詢問。

「在中,允浩叔叔,你們怎麼在這裡?」金賢重的手心滲出細細的汗。

那天看到在中就那麼飛奔著離開,他知道在中明白了一切,卻不知道該怎麼辦。一直以來,他從來沒有想過事情被揭發的那一天會怎樣。在面對哭泣的楚天依的時候,他沒有愧疚;在面對受傷的在中的時候,他只有一種得逞的快感。或許他曾經是有把在中當作好朋友,可是這是他第一次那麼喜歡一個人,第一次有那麼強烈的想要爭取,第一次願意向把自己的一切都剝削走的上天反抗。在知道在中明白真相的那一天時,他都還沒來得及考慮如何應對,便被得知自己畢業的母親叫回去。母親改嫁後的男人的兒子,馬上要上高三了,自己被殘忍地叫回去幫他補習,每日體驗著差別待遇,就連在叫一聲「媽」的時候,都會得到白眼。楚天依一直沒有找他,在中一直沒有找他,他以為事情並沒有那麼嚴重,只是知道真相的他們兩個妥協于現實。可就在剛剛看到鄭允浩和在中的那一刻,心就突然緊張起來,是找他找到這裡來了??

在中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用力緊了緊握住鄭允浩的手。

金賢重抑制住心中的慌張,故作鎮定地和小童以及奶奶打了招呼就進了屋。

「姑媽,在做飯嗎?」金賢重直奔廚房。

「欸,賢重來了。」婦人忙放下手中正在洗的菜,就著圍裙擦了擦手,「房間都給你準備好了,你媽現在‥‥」

「姑媽,我們不說她。」金賢重把行李放到一邊,「姑媽,外面那兩個是?」

「哦,來這兒旅行的客人,你也知道,姑媽也沒工作,這一帶大家都把自家當旅店,這都特色了,況且,這兩個人給的價錢挺高的。」婦人笑得格外開心。

金賢重終於鬆了口氣,但心裡還是有些不安,既然在這裡遇到了,那麼事情就不會那麼簡單了。

「賢重,快去屋裡收拾一下,你看缺什麼,姑媽好給你準備。」

金賢重提著行李進了房間。站在二樓的窗前往下院子的角落。

 

鄭允浩和在中並肩坐在院子裡花圃的檯子上。

「允浩‥‥」在中把頭靠在鄭允浩的肩上,握起允浩的手似有似無地把玩。

鄭允浩知道在中此刻的心情。他的在中是怨恨金賢重的所為,可是在真相大白之前,在中都把金賢重當好朋友,因而他又不舍責駡金賢重,可面對金賢重時,那種尷尬複雜的心情讓自己很難受。

「寶貝,別想那麼多,」鄭允浩把在中擁到懷裡,「我知道寶貝恨不起來,雖然心裡不舒服,但是其實早就原諒他了是不是?」

鄭允浩把在中抱起來,讓在中面對自己坐在自己的腿上。

「碰到他是偶然,但不能因為他影響我們的旅行啊,都很久沒有和我們在中旅行了,好不容易有機會,可我們在中的表情難看得要死。」鄭允浩知道在中容易想太多,他太善良,總是不願意傷害別人。之前聽在中說了那麼多,心裡已經猜的七七八八,金賢重是因為喜歡自己而做得這一切吧。在中擔心楚天依,更擔心自己,這個最容易糾結的破小孩,要是自己不把他越想越亂的思維拉回來,估計這趟旅行就泡湯了。

「才沒有!」在中嘟嚷著,他伸手環住鄭允浩的後頸,和鄭允浩的鼻尖相碰,「他對不起我,更對不起天依,可是我對他生不起氣來,但是看到他我的心裡就很難受,說不出來那種心情。」

鄭允浩輕輕地碰了碰在中的唇,「寶貝,這是正常的,你們需要時間,也需要談談‥‥」

「可是‥‥」在中突然彆扭起來,臉也有些紅紅的,似乎醞釀了好久,才終於憋出一句話,「他說他是因為喜歡你才這樣的‥‥」

鄭允浩笑著看著面前表情糾結的臉,緊了緊環在在中腰上的手。

「我不怪他陷害我,但是我怨他傷害天依,還有,」聲音一下子變得小的不能再小,「我討厭他喜歡你。」

鄭允浩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吻了吻在中的鼻尖,「寶貝討厭別人喜歡我,那之前為什麼一個勁兒地把我往外推,嗯?」

什麼不提又提起先前的痛處,這這這根本就不能這樣理解的好不好?

「鄭允浩!」在中推開離自己只有咫尺的鄭允浩的臉,「你是不是故意要惹我生氣看我笑話的?」

「誒誒誒,」看著在中生氣的樣子,鄭允浩立即收緊懷抱,「寶貝,我怎麼會故意惹你生氣呢?我只是開個玩笑,聽到寶貝那麼說,我心裡可是高興死了,來來來,我必須得獎勵寶貝一個香吻啊!」

耍流氓一般地說著,言罷真的擒住在中的紅唇來了一個激烈的吻。

在中趴在鄭允浩的肩頭喘著氣,這個男人越來越不老實,越來越愛耍流氓了。

「允浩,那你說我該怎麼辦?」

「既然我們在中選擇原諒他,現在就當不知道一樣繼續我們的旅行,相信我,他會來主動找你談話的,到時候,寶貝就可以和他好好談談,他本不壞,只是錯誤地解讀了一些事情,況且天依那麼喜歡他,要是他肯回頭,天依會原諒他,會和他好好在一起的。」

在中點點頭,心裡也不再那麼難受了,伸手捧起鄭允浩的臉,用力地搓了搓,又用手指捏了捏鄭允浩的唇, 「這裡說出的話真有道理,不錯喲~~」說完還調皮地眨眨眼睛。

鄭允浩笑著看著在中像個小孩子一樣東摸摸西捏捏,然而就在在中捏著他下巴迫使他抬頭的時候,他看到金賢重站在二樓的窗前。陽光模糊了他的表情,鄭允浩看得不真切,但是鄭允浩知道,一切不會像他給在中說的那麼容易。

鄭允浩不想再讓在中擔心難受,先前承受了那麼多委屈,現在好不容易恢復了笑容,他不忍再讓他的寶貝受到一點傷害。既然一切都是從金賢重對自己不應該有的感情開始,那麼,還是由自己來解決掉這件事情好了。

 

鄭允浩低下頭不去看金賢重,抓住在中還在那裡作亂的手,狠狠地吻了吻破小孩才讓他不繼續折騰。

在中伸出舌頭舔著鄭允浩的嘴唇,嘴裡還發出些微的呻吟,像極了一隻溫順的小貓,「允呐,我們下午去城裡走走。」

「嗯好。」鄭允浩再次向二樓看去,這一次他看清楚了。

他看到金賢重捏緊了拳頭,胸口因憤怒而劇烈地起伏。

 

========================================

 

我是北七!!!!9點就PO文了

結果沒發現是草稿的狀態= =|||

還好發現了

要不然親估等整晚都看不到文>"<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