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44

午飯是在詭異尷尬的氣氛中結束的,雖然菜肴的味道相當地道,但是幾乎所有人都吃得心不在焉。

飯後,鄭允浩二話不說地把在中拖出去了。在飯桌上已經忍了很久,那個金賢重看在中的眼神讓他恨不得馬上摔筷子。他家寶貝明明都已經是帶著原諒時不時試探性地看金賢重兩眼,但是金賢重卻絲毫不領情,整頓飯吃得就是羡慕嫉妒恨,鄭允浩當然知道金賢重在想什麼,十八九歲的孩子在自己面前那丁點心思要是看不出來他這麼多年就白活了,所以他就是要不停地給在中夾菜,把魚刺剔掉,再溫柔小心地幫在中擦掉嘴角的油漬。本來這些就是習慣性的行為,但今天鄭允浩帶著故意做給金賢重的心情來完成,所以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到最後在中都已經很不好意思了,在中覺得對面婦人看到他和鄭允浩親昵舉動時下巴都要掉了的樣子讓他覺得害羞地要死。

「聽說這裡的各種小店還不錯,我們去看看吧。」鄭允浩拉著在中,幫在中拿著包就往門外走。

「鄭先生是要去城裡嗎?」婦人聞言立即熱情地說,「我們這裡有很多有特色的地方,都不太好找,不如讓賢重帶你們去,這裡他熟,反正他也沒事。」

這話一出來,三個人都愣了。

婦人是一片好心加滿腔熱情,鄭允浩一時不太好拒絕,在中看了看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好。

「姑媽,你快去忙吧,我帶他們去就行。」沒想到金賢重倒是答應了,故作自然地走到鄭允浩和在中身邊,「我們出發吧,早點走還能趕回來吃晚飯,姑媽說晚上要給你們做這裡特色小吃,千萬不能錯過了。」

 

T城確實很有特色,就連不太熱鬧的小街道裡的店也有吸引人的東西。

金賢重瞥了眼一旁的在中,他和在中認識這麼多年了,他知道在中此刻心情很不好,逛街也像神遊一樣,這樣他的目的是達到了。他就是不想讓在中和鄭允浩安逸地過二人世界。他心裡有一種難以控制的憤怒,幾乎在每一次看到鄭允浩和在中親昵的動作時都要失控般地湧遍全身。

「手給我。」鄭允浩柔聲道。

在中疑惑地把手放在鄭允浩的手心裡,然後就看到鄭允浩把一枚精緻的戒指帶在自己小拇指上。

「剛好。」鄭允浩笑著仔仔細細地看著在中的手。

在中看著這一枚戒指,也終於不再心不在焉,幸福的笑容慢慢地攀爬至唇角,「真好看。」

這是他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幻想過的情節。那個時候,他還是一個人懷揣著那一份龐大的憂傷,像一個少女一樣努力地把這一切都幻想了一次。

鄭允浩看著在中臉上的笑容一陣心動,把在中輕輕地拉進自己的懷裡,貼著他的耳朵說,「結婚戒指會更漂亮。」然後鄭允浩成功地看到自家寶貝靠在他肩上,臉全都紅了。

結婚。

說來,這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在中一直覺得,能在一起就好了,他是自己的叔叔也好,是自己的允浩也好,只要自己能一直陪在他身旁,其餘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可是這個詞語又透露著巨大的誘惑,聽著都讓人覺得神往。結婚的話,他們之間又多了一個永恆的承諾。

鄭允浩側過臉,輕吻了在中的耳朵,完全沒有在意小店裡其他客人的驚訝,也忽略了周圍的閃光燈。

「還有人‥‥」在中羞得要死,把鄭允浩推開一段距離,可是此刻自己的心跳卻難以控制。在中看了看周圍不少的客人,臉紅紅地直接跑出去了。

金賢重的緊握著拳,什麼知覺都快沒有了,他看著鄭允浩匆忙付了錢追出去,然後兩人在店門外親昵地打鬧,心裡所有不好的感覺都翻湧而出,半晌,他掏出他身上最後的錢,買了那只戒指,和在中手指上一模一樣的戒指。

 

夏日的陽光明明晃晃,午後沉悶的空氣讓人覺得有些無力。僅僅走了幾條街在中就開始後悔了,這個地方不應該這個時候來,太陽真的快要了自己的命。

鄭允浩感覺到在中的不適,看了看時間還是決定明天陪在中去這裡的山上玩,念及這裡離車站還有些路程,便蹲在了在中的面前,「來,背上來。」

街上都是人,而且鄭允浩背著自己的話太顯眼了,可是,可是,自己真的不想再走路了。其實也不是找不到車坐,但是他知道,這個男人是太久沒有背過自己,自己也想念著他溫暖寬闊的背。雖然自事情弄清楚後,兩人那啥的次數不少,鄭允浩全身哪個地方沒有看過摸過,甚至還在那個壞男人的誘惑下親過,但是這樣單純地靠著他的背的時間太少,過去回憶裡的甜蜜一下子翻湧出來,在中也顧不得別人的眼光,「你站起來,站到前面一點。」

在中看著不遠處男人有些汗濕的背,帶著燦爛的笑容一鼓作氣衝過去,掛在男人的背上。

鄭允浩笑著抱起在中的腿,他家的寶貝有時候讓他覺得一直都沒長大過,永遠都是那麼可愛。

畢竟已經不是那個曾經的小孩,鄭允浩背起來也有些吃力,但就算全身都在流汗,他也很享受這個時刻。

在中也不嫌熱地環著鄭允浩的脖子,甚至還誘惑地伸出舌頭舔了舔鄭允浩臉頰的汗。他倒是在背上自娛自樂,卻沒有發現男人帶著“陰謀”的壞笑。你現在就舔吧舔吧,誘惑吧誘惑吧,回去有你受的。

 

 

 

 

 

 

 

Part. 45

兩人幾乎是被汗濕透了,把禮物給小童後就直奔樓上的浴室。

「寶貝,我們一起洗吧。」在中捏著門把手,猶豫著。

上一次這男人這麼說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好像是男人壞笑著進來,打著幫自己搓澡的旗號然後摸啊摸親啊親,最後自己直接被抱到床上‥‥

「不行。」再怎麼說這裡也是別人家裡,那男人一做起來就什麼都不顧了,萬一被這家人看到聽到多不好,況且金賢重還住在這個樓層。堅決不能讓他進來!在中知道只要一放鄭允浩進來,首先自己也會控制不住,再者就算自己控制住了那男人一決定那啥自己又不可能拒絕。

「寶貝‥‥」鄭允浩早就知道在中會這樣,心裡憋笑,「寶貝,我熱得多快死了,你忍心看著你男人在外面自我蒸發嗎?」

「蒸發吸熱。」在中狠了狠心。

「你看這衣服都全打濕了,你男人這麼性感的濕身的樣子,你捨得讓金賢重看到嗎?」鄭允浩癟癟嘴,老男人開始賣萌了。

在中恨不得用一個白眼把鄭允浩砸死!什麼性感濕身,誰熱了不是這樣子的啊,況且這一路下來金賢重一直在後面,什麼看不看的!

「不行。」在中說罷就要關門。

「誒誒誒,」鄭允浩趕緊用手擋住,他可是一路都在計畫這浴室什麼什麼的,怎麼能就此被扼殺?「寶貝,你男人年紀也不小了,今天背著你走那麼久腰酸背痛的,你都不幫我搓澡嗎?寶貝太狠心了,下次不背了‥‥」

在中咬咬唇,想到是自己幫鄭允浩洗,他也不會對自己動手動腳,況且鄭允浩腰酸背疼了自己也心疼,還可以給他按摩按摩。

「那好吧,你趕快去拿換洗的衣服。」

他家寶貝太心軟了吧!歐耶!鄭允浩立即樂騰騰地朝臥室奔去。

我們可憐的在中啊,就被自己對這男人的心疼矇騙了雙眼,見過哪個腰酸背疼的人那麼麻利地直接從不大的門縫鑽進去?哪個累得要死要活的人還邊跑邊哼歌?

 

不到一分鐘,鄭允浩便拿著衣服出現在浴室。

「過來先泡泡,水溫剛好。」在中坐在浴缸的邊沿上,手試了試水溫。

鄭允浩咽了一口口水,他家寶貝是要怎樣啊!只穿了條小內內坐在浴缸上啊!臉紅紅的啊!還那麼溫柔體貼地試水溫啊!

鄭允浩迅速地把自己扒光,跨進浴缸躺下去,發出一聲舒服的喟嘆。

「躺好。」在中的臉更紅了,這男人‥‥真的很帥很性感。

在中蹲了下來,認真地按摩著鄭允浩的肩。

「寶貝,腿酸,給我揉揉腿。」鄭允浩舒服地要死,就知道他家寶貝愛他關心他,「寶貝真的太好了,改天我也要為寶貝按摩。」

「誰稀罕你!」在中用力地拍了拍在中的腿。拍了之後看到紅紅的一片,又不動聲色地小心地揉了好一陣。

「寶貝上面一點。」鄭允浩的聲音已經開始沙啞,只是認真做按摩的在中並沒有察覺出來。

「再上面一點‥‥對對對‥‥嗯,舒服‥‥」

在中的臉更紅了,手也不知道該怎麼自然地揉捏了。尼瑪的鄭允浩,一直上面上面,都到大腿根了好不好!!

在中不敢看那一塊地方,可是餘光總能瞟到,已經腫脹成那樣了啊‥‥在中咽了口口水,卻一不小心嗆到了自己。

「咳咳咳‥‥」

「寶貝。」鄭允浩立即拍著在中的背,趁著在中咳嗽地昏天暗地,一下子把在中也抱進了浴缸。

「好些沒有‥‥」鄭允浩順著在中的背,讓在中好好地緩口氣。

等在中終於緩過來的時候,他恨不得抽這男人一巴掌。現在是什麼情況啊!自己坐在鄭允浩的腿間,那根標誌著鄭允浩內心某些想法的東西正直直地抵在自己的小腹上。

鄭允浩動了動,那滾燙的東西和濕內褲裡的小在中慢慢地摩擦著。

「鄭允浩‥‥」

還沒等在中開口大罵,紅唇就被堵住,脆弱便被鄭允浩的手掌包裹。

「嗯嗯啊啊‥‥」

呻吟聲越來越大。等金賢重路過浴室的時候,那裡面讓人聽著臉紅心跳的聲音已經持續了半個多小時。

「允‥‥慢,慢‥‥慢一點‥‥」

「啊啊‥‥受不了了‥‥」

「允‥‥嗯嗯‥‥允‥‥」

最後幾乎已經變成了哭腔。

浴室裡滿溢著激情,到最後在中只能癱軟在鄭允浩的懷裡,任由鄭允浩翻來覆去地折騰,只能發出細細的像貓叫一樣的呻吟。

雙手還在那愛的要死的人兒身上縱情撫摸,動情地和在中唇舌糾纏,快感快要讓兩人癲狂。

終於,又一股滾燙射了出來,已經沒了力氣的在中忍不住顫抖。

「允,允‥‥」幾乎要哭出來。

鄭允浩心疼地撫摸著在中的臉頰,一點一點地親吻,幾乎用盡了所有的溫柔。

金賢重忘了自己在門外站了多久,直到聽到裡面沒了那些聲音,聽到裡面的人親昵地對話然後要出來時才邁開步子離開。

黃昏的餘暉落進來,灑在被鄭允浩抱出來的在中那帶著幸福的紅暈的臉上,晃疼了不遠處金賢重帶著淚的雙眼。

 

 

 

 

 

 

 

Part. 46

有些人,總以為受傷的一直是自己,用顯微鏡放大自己的痛楚,卻從來不想別人的感受。這些人,他們其實非常脆弱,他們一直背負著曾經龐大的悲傷,活在自己都恨的世界裡。他們總是覺得,這個世界上只有自己能夠保護自己,而他們保護自己的手段就是,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不擇手段地要回一切想要的東西。

金賢重就是這樣。

他有著那樣令人唾棄的家庭。沒有父親,母親改嫁又有了“新”兒子,而自己是一個拖油瓶,礙著所有人的眼,被所有人嫌棄。

所以他在第一次看到鄭允浩的時候,第一次看到那樣溫柔體貼地對待在中的鄭允浩的時候,他面對著自己一直沒有的溫暖,動了心。

他想擁有這樣的人,想擁有這樣的溫暖。瘋了一般地想。嫉妒、渴望與痛苦一直纏繞著他,讓他變得連自己都覺得陌生可怕。可是那個潛伏在心底帶著絕望的渴望一直在呐喊,一直催促著他去奪取,奪取他想要的一切。

 

正好比這個夜晚,下午被鄭允浩折騰了一番的在中,撐著酸痛無力的身體被鄭允浩摟著下樓吃晚飯。

硬硬的板凳讓在中更為清晰地感受到後面的不適,在中皺著眉,小心翼翼地動著。

「寶貝對不起啊,下午把你弄痛了。」鄭允浩湊在在中的耳邊說。

在中一下子就臉紅了。這有一二三四四個外人啊,鄭允浩哪兒來的厚臉皮說這些!要死了要死了!

金賢重面色很難看,筷子無力地在碗裡挑著,只有幾顆飯粒送進嘴裡。婦人看著鄭允浩他們的眼神變了,一看便知心裡肯定在揣測著什麼。只有奶奶和小童在那裡沒心沒肺地吃著。

「到我腿上來吧。」鄭允浩也不容在中反抗,直接把在中抱到自己腿上。

在中知道反抗是無效的,只有埋著頭紅著臉在鄭允浩懷裡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

「哥哥是怎麼了?」小童天真地問著。

「哥哥他身體不舒服,小童快好好吃飯,別擔心哥哥。」鄭允浩說著,手裡也不閒著,挑了一些在中喜歡吃的放進碗裡。

「我自己吃。」在中小聲地說,雖然他現在沒什麼力氣,可是這是在別人家裡,況且金賢重還在那裡看著,總覺得不太好。

「乖,靠著我好好休息,要吃什麼我餵你。」鄭允浩蹭了蹭在中的頭髮,感覺到自家寶貝放鬆身體靠在自己懷裡了,便帶著無比幸福而滿足的笑給在中餵飯。

到了這種情況還看不出他倆是什麼關係的話,那真的就可以去死了。婦人在心裡默默地震驚了一把,難怪看那個叫金在中的小夥子直接叫比他大好多的鄭先生「允浩」,難怪今天下午聽到了一些聲音,當時自己還以為是幻聽了呢。雖然她不是第一次看到男的和男的,上一個月也有一對男男住在自己這裡,可是,眼前的這兩個差這麼大的年齡,難道是‥‥包養?婦人為自己的想法抖了抖。再看看自己的侄子,從一見到他們就不正常了,難道是‥‥自己的侄子喜歡著那個金在中的小夥子?就覺得那個小夥子長得特別好看,特別討人喜歡。

「啊,不要這個。」在中把臉往鄭允浩胸前埋,像小時候一樣抗拒著青菜。

「這青菜是自己種的,我看著大姐在園子裡摘的,對身體好,回去就吃不到了。」鄭允浩柔聲勸著,「我們在中最乖了哈。」

在中不理鄭允浩,摟緊鄭允浩兩眼一閉準備睡覺。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童爆笑了,「在中哥哥比我還不聽話,不吃青菜‥‥」

這下,婦人尷尬了,鄭允浩卻看好戲一樣地笑了。

在中特別不好意思地睜開眼睛,僵硬著身體從懷裡坐了起來。脖子上的吻痕格外明顯,看得金賢重想殺人,婦人覺著無比震撼。

「誰說的,誰說的我不聽話。」在中瞪著小童,鄭允浩看著在中這副模樣笑得格外寵溺,他家的寶貝終於不像以前一樣愁得像個小老頭,能夠這麼開心而沒有負擔地過著,甚至和小孩吵嘴,這真的讓他覺得幸福而愉悅。

「哼,在中哥哥就是不聽話,」小童轉了轉眼珠,「要不我們比賽看誰吃得多,就吃這個青菜,要是哥哥比我吃得多我就承認哥哥聽話‥‥」

在中一哽,這不得要了他的命嗎,但是一想到連個屁點大的小孩都來嘲笑自己,還有那個鄭允浩笑成那樣簡直就是在等著看好戲,不管了,今天吞也要把它吞下去!

在中搶過鄭允浩的筷子,開始瘋狂地和小童搶菜吃。

奶奶看得起勁,幫著自己孫子夾菜。

「你也幫我。」在中嘴裡還包著菜,嘴上是一圈清油,艱難地吞咽,尼瑪的,這比吞鄭允浩的那啥還痛苦。天,這是什麼破比較‥‥幹嘛想到這個!

鄭允浩揉揉在中的頭髮,加入搶菜行列,還不忘叮囑,「慢點吃,」習慣性地補充一句,「又沒人跟你搶。」

「誰說的,那個小崽子就在跟我搶!」連身上的不適都忘了,在中馬力全開地吃著碗裡堆得高高的飯菜。

金賢重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鄭允浩臉上的寵溺太過刺眼,他放下碗,默默地離開飯桌。

這一個無比幼稚的比賽以在中獲勝告終,在這麼也是小童兩倍的年紀,要是連吃飯吃菜都比不過那就太不像話了,只是這一桌東西已經被搞得杯盤狼藉。

「呃‥‥」在中打著嗝,在鄭允浩懷裡扭了扭,「撐死我了。」

鄭允浩拿著紙幫在中擦嘴,「一會兒去吃點消食片。」

在中特傲嬌地朝著已經撐得躺在一遍的小童「哼」了一聲,然後又在鄭允浩懷裡換了個位置,朝鄭允浩撒嬌似的嘟嘟嘴,「胃都硬了,揉揉。」

鄭允浩覺得現在在中的樣子特別好笑,像一隻吃飽喝足的懶貓。雖然自己基本都沒吃什麼東西,但還是放下筷子,把溫熱的手伸進在中的衣服,一下一下揉著那已經鼓起來的肚子。

婦人覺得前所未有的尷尬,「鄭先生還吃不吃?」

懷裡的在中發出淺淺地舒服的哼唧聲,都快要睡著了。鄭允浩朝著婦人搖搖頭,有些抱歉地說,「麻煩大姐收拾一下了。」說完,就抱起在中朝院子裡走去。

不指望這隻懶貓能去散步了,但至少也得吹吹這裡的晚風,看著已經暗下來的天空,早聽聞這裡夜間星星特別多而亮,讓這隻懶貓看看也不錯。

 

晚風帶著幾片蛙聲,鄭允浩緩緩地順著懷裡的人的頭髮,在中則是一副享受的表情。

「哇~~現在已經很少能夠看到天上有這麼多的星星了!」在中很是驚訝,「喂喂喂,那是不是北斗七星啊,哎媽呀,我終於數出完整的七顆了!」

「允呐允呐,今晚我們去樓頂上睡覺好不好,」在中一臉渴望地看著鄭允浩,「好不好好不好?以前初中的時候,就聽我們班一個住鄉下的同學說他夏天晚上睡在樓頂上,看著天上就找各種星座,等了這麼多年了終於給盼上了啊!」

鄭允浩看著在中這樣子他能不答應嗎,況且,這樣,對他來說正好。

別想歪,今晚,他是想要找金賢重的。

 

 

 

 

 

 

 

 

Part. 47

在中終於在一陣亢奮地找星座後沉沉睡去。鄭允浩小心地給在中蓋好被子,然後走下樓去。

站在金賢重的房門口,鄭允浩頓了頓,才輕輕地敲門。

「允浩叔叔?」金賢重很是詫異。

「能和你談談嗎?」鄭允浩說,「其實我很早之前就想找你談談了。」

金賢重能夠預感到什麼,確切的說他對擁有鄭允浩並不指望,所以他就不想看到鄭允浩被別人擁有,這樣的心情,已經纏繞著他很多年了。

「進來坐吧。」

不遠處的蛙聲依然清晰,這個夜晚的月光很美好,落進房間裡,顯得格外靜謐。

「我想,你應該知道我想要說什麼,」鄭允浩看了微埋著頭的金賢重一眼,「賢重,其實在中並沒有怪你,在他知道所有的事情的時候,他都沒有怪你。」

「我不想聽這些。」金賢重抬起頭,臉上是不屑的笑容。

「呵‥‥」鄭允浩輕嘆了口氣,「其實,賢重,你有沒有仔細地想過,你對我的感情到底是怎樣的?」

「我自己怎麼想的我當然清楚。」

「其實,你心裡的喜歡與渴望是一直擺在一個位子的,只不過恰巧我先出現了,事實上,換成任何一個人都可以,你只希望找到一個愛你的人。」鄭允浩微微皺著眉,認真地說。

「哼‥‥」金賢重拉大了臉上詭異的笑容,「我知道你一心對在中,沒想過其他的什麼,既然我不能得到,別人也不能擁有。」

「賢重,你想一想,當初你和天依在一起的時候,天依對你的愛難道就沒有讓你動容過?難道就沒有和你對我的幻想重疊過?」

金賢重不說話,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不是沒有過。真的不是沒有過。

那個女子的笑容,對自己的親昵、溫柔甚至是縱容。他不是什麼變態,不是冷血,只是他心底的執著根本就不允許他在乎這些。

「我知道你想說你不在乎,可是你現在要是能想起和天依以前的點點滴滴,就說明你心裡明明是在乎的,為何要被自己的一個想法困住?一個勁兒地往裡鑽,到最後,最難過的還是你自己。」

依然是沉默不語。

半晌,金賢重慢慢地抬起眼睛,月光下,他的眼睛晶亮。

「賢重你要想想,你自己真正地想要什麼?」鄭允浩緊緊地看著眼前的男孩。他知道他的話讓金賢重至少有了那麼一點動容。這個和在中一般大的男孩子,有著那麼曲折悲慘的經歷,他現在只是強迫著自己把自己困在一個怪圈,只要他走出來,接受已經有了的溫暖,一切便會不一樣。

 

似乎過了很長時間,長到鄭允浩已經沒有耐心等待下去,金賢重突然走近鄭允浩。

「我真正想要什麼?」他的聲音輕而沙啞,「我最想要什麼?」他臉上的笑容慢慢地放大。

突然,金賢重猛地捧住鄭允浩的臉,容不得鄭允浩的反應,衝著鄭允浩的唇便吻了下去。

「你在幹什麼?!」鄭允浩一把推開金賢重。

「我真正想要什麼‥‥哈哈,有誰知道我想要什麼?」金賢重癱坐在地上,笑得滿臉是淚,「七歲的時候,我想要一個爸爸,我媽找了一個男人,我高興地跑過去,以為那就是我爸爸。可是那個男人怎麼對我的?哈哈,我親愛的允浩叔叔,為什麼我就遇不到你這樣的叔叔呢,那個我叫著“叔叔”的男人除了會打我罵我讓我滾,還會什麼‥‥」

「讀書的時候,我穿得渾身破爛,我想要漂亮的衣服,帥氣的球鞋‥‥」

「我曾經很想要一架遙控飛機,我看著我的同學一起玩得很開心,我鼓起勇氣想要加入他們,可是,他們說我是乞丐,是垃圾‥‥」

「餓得一兩天沒吃一粒米的時候,我在想,要是我也能像我同學一樣給自己的媽媽打個電話,馬上就有錢了‥‥我呢,被自己親生母親指著說,別再給她找麻煩‥‥」

「我想要什麼,我能得到嗎‥‥想有什麼用,有什麼用!!」

「你問我想要什麼,我想要你像對金在中一樣對我,餵我吃飯,和我接吻上床,你願意給嗎?」

「明明就把我當垃圾一樣的下賤的存在,何必要給我講這個有的沒的!!」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他那個什麼都有誰都愛的金在中會因為我而難過了,你就要讓我放開一切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和他再去當好哥們兒?啊?我說得對不對‥‥」

「可是你們有沒有誰為我想過‥‥」

金賢重失控地說著,激動地抓著頭髮,他的眼睛發紅,看上去顯得十分猙獰。

就在金賢重哭泣的時候,突然之間,他就被一股力量提起,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震驚了,鄭允浩正壓在他身上,用力地撕扯他的衣服。

「你幹什麼!!」金賢重開始掙扎。

「你不是想要這樣嗎?金賢重,你自己問問你自己,躺在我身下的時候,你覺得幸福嗎?」鄭允浩喘著氣,然後從床上站起來,「你喜歡的並不是我,你只是喜歡你心裡的渴望。」

「你口口聲聲說沒人為你想,可是你能想像一下嗎?一個曾經什麼都不知道就被你做了的女生,後來還那麼愛你,那麼死心塌地地對你,你被你的嫉妒蒙蔽了雙眼,你根本就看不到天依對你的愛!」

「你口口聲聲地說你喜歡我,那你到底喜歡我什麼?你瞭解我多少,你知道我喜歡吃什麼喜歡做什麼嗎?知道我平時的壞習慣嗎?知道我這個人有多少缺陷嗎?」

「可是在中知道,他都知道。他那麼愛我,你就忍心去破壞這些嗎?」

鄭允浩把金賢重從床上拉起來。

「我並沒有要求你向在中道歉,並沒有要求你要當作一切都沒有發生。在中早就原諒你了,我也原諒你了,你對我們已經沒有任何愧疚。可是,還懷著你孩子,被自己父母罵得狗血淋頭的楚天依,還在等你的楚天依沒有原諒你,你對她已經不僅僅是愧疚,她不需要你的道歉,她還在等你的接受。」

「你好好想想吧,過兩天我和在中回去,我定了三張機票,我希望,你不要辜負天依。」

鄭允浩理了理剛剛被自己扯開的金賢重的衣服,而後輕輕地拍了拍金賢重的肩,「我是在中的鄭允浩,我也可以是金賢重的允浩叔叔。」

「我們都關心著你,正等著你發現這一切。」

鄭允浩緩緩地走出房門,輕輕合上門,走向屋頂。

他小心翼翼地脫了衣服鑽進被窩。畢竟是地面,硬的很,就算他們已經鋪了幾層墊絮。鄭允浩怕在中睡得不舒服,小心地把在中摟進自己的懷裡。把臉埋進在中的頭髮,深深地呼吸。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那個他以為熟睡的人,悄悄地揚起唇角,慢慢放大。

 

 

 

 

 

 

Part. 48

在T城待的日子,已經只剩下最後一天。

雖然這次的旅程沒有去看任何所謂的景點,可是在中愛死了那和鄭允浩牽著慢騰騰地走在安靜的地方的時光。他在想,以後會不會等他們都老了的時候也會這樣,用不著天南地北地說話,僅僅是相視一笑,都能尋回最初的心動。

第二天上午的飛機,所以下午的時候就開始收拾東西。

在中特地給小童買了很多玩具,鄭允浩也給老奶奶買了不少營養品。這幾日,金賢重幾乎都是一言不發,只有在吃飯的時候才出現在大家的視線裡。在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那晚其實鄭允浩一鬆開他他就醒了,所以鄭允浩和金賢重的談話他都聽到了。雖然他很高興鄭允浩能這樣和金賢重談話,他也覺得金賢重已經開始慢慢地想開了,但是!那個男人怎麼能那樣,撲上去的動作只能對自己做好嗎?還扯衣服?尼瑪的啊,平時只有你會吃醋啊,我也會吃醋的好不好!!所以在那之後的第二天,在中就開始對鄭允浩不爽,還好鄭允浩聰明,很快找到原因,立即採取各種甜蜜攻勢以表自己不二的衷心。說來,那天所謂的甜蜜攻勢真的,真的‥‥好讓人害羞。在中只要稍微一想就會臉紅。

 

那天下午,按照原計劃兩人去了T城有名的湖,湖很大,兩人租了一艘當地特色的木船便開始在湖裡晃蕩。

來湖裡晃蕩的人不多,零星幾艘船在湖面上顯得有些渺小。在中還對鄭允浩是不冷不熱的,獨自坐在船的一頭無聊地發呆,心裡則是怨念了鄭允浩無數次。

船滑到一大片荷花旁時便停住了,因為沒有風,船還算挺得穩。

「寶貝‥‥」鄭允浩從身後將在中整個環在懷裡。

「幹嘛?」在中語氣不好臉色不好,總之就是一句話,老子現在對你鄭允浩很不爽!!!

「寶貝有沒有覺得這裡很漂亮?」鄭允浩繼續溫柔地說,完全忽視自家寶貝的不滿,伸手摘了一瓣荷花,帶著極度享受的表情嗅了嗅,「好香。」

在中打死也不想承認他男人此刻的樣子帥爆了,小心地吞了口口水,「香又怎麼樣?」

「你說,要是身上也是這種香味該多好啊?」鄭允浩的手指慢慢地撫著花瓣,「寶貝‥‥」鄭允浩的聲音沙啞,「把寶貝也變成這種香味好不好?」

在中根本就不能思考鄭允浩想幹什麼,只是在瞬間,他就從鄭允浩懷裡變成了在鄭允浩身下。

鄭允浩緩緩地把在中的衣服拉起,就著手中嬌美的荷花,極其動情地在在中身上撫摸。一瓣一瓣的荷花被鄭允浩覆在在中身上,替代了在中的衣服褲子,直到那白皙的身軀完全呈現在眼前。

在中的臉已經紅透了,他咬著自己的唇,不想讓那些聲音冒出來。

「寶貝‥‥」鄭允浩覆在在中身上,臉埋在在中的頸窩,深深地呼吸著在中的味道,「還沒原諒我嗎?我錯了行不行‥‥」

「哼。」在中毫無氣勢的哼哼。

「寶貝‥‥」鄭允浩的唇舌開始在在中的身上游走。

「嗯‥‥」在中忍不住呻吟出聲,開著自己身上的荷花,以及無比溫柔的鄭允浩,覺得自己熱血翻湧。

「寶貝‥‥」鄭允浩皺著眉,眼裡無限溫柔,含住在中的唇,「以後再也不去碰別人了,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言罷,手指便進入了後面緊致的地方。

在中也是情動的難耐,尤其是聽到男人說一切都是他的時候,身體裡所有的情愫都被挑動。他主動伸出手環住身上的鄭允浩,和他瘋狂地唇齒交纏。

那天,他叫的好大聲,就算是在被鄭允浩要了兩次後也依然扭動身體配合著鄭允浩。

那些挑逗他的荷花散落在一旁,空氣裡滿是清香以及情動時的熱情。在中已經沒有力氣睜開眼,只能微微睜開一條縫看著眼前大汗淋漓的男人。

至於那天的後果是‥‥到今天都開始收拾東西了,腰也還是酸的。

想到這裡,在中邊疊衣服邊在心裡怨念,這次旅行啥收穫都沒有,就是在不同的地方被鄭允浩折騰地要死不活。那男人到是舒服了,自己腰還酸著呢。在中打死也不想承認在這些不同的地方那啥自己也很舒服很刺激= =。

 

婦人為他們準備了這麼久以來最豐盛的晚餐,眾人吃得格外滿足。

飯後,就在鄭允浩和在中坐在院子裡乘涼的時候,婦人從屋裡出來,手裡拿著一對繩扣。

「這是我們這裡特別靈驗的廟裡求來的,那天我和小童他奶奶去的時候,順便也為二位帶回來這個。」婦人有些不自然地說,「雖然‥‥雖然‥‥」意識到自己真的不好意思開口,「但是,我知道你們的感情很好,祝你們幸福。」

在中接過繩扣,「謝謝阿姨,你真的太好了‥‥」

在中坐在鄭允浩腿上,讓鄭允浩幫他戴,還一邊特好奇地問著婦人,「阿姨,這個是有什麼寓意的?」

「我們這兒就信這個,開過光的情人扣,會保佑愛人永遠在一起。」

婦人笑著看著眼前的兩人,目光移到那緊扣的十指,以及那兩隻手上簡單卻美好的情人扣,婦人也為著此刻的幸福而感動。

鄭允浩看著婦人離開的背影,立即吻著在中的耳朵,「聽到沒有,永遠在一起‥‥」

「嗯,永遠在一起。」在中點點頭,然後吻上鄭允浩的唇。

月光動人,落在他們的身上,那不息的光芒為兩人鍍上一層薄紗。和那一對情人扣一樣,祝福著他們。

永遠在一起。嗯,永遠。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