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49

金賢重一直沒有和鄭允浩他們說話。在中雖然嘴上不說,但是鄭允浩能明白在中此刻的心焦,他想金賢重和他們一起回去,因為他們都知道,還在那邊的楚天依並不好過,要是金賢重再不回去和她一起承擔的話,事情恐怕會越來越糟。

清晨的陽光格外明亮,帶著郊區泥土的清香。

婦人一家人都站在門口,為鄭允浩他們送行。

在中的臉色很不好,因為他在幾分鐘前去二樓,金賢重的房門依舊禁閉。

「阿姨,小童,還有奶奶,下次我們再來看你們。」在中不捨得說。

鄭允浩提著行李,拉著在中準備離開。然而就在他們踏出大門的那一刻,聽到背後的呼喊。

「在中!允浩叔叔!」

金賢重提著行李,臉上是燦爛的笑容。一如很多年前,那初遇之時校園樹葉罅隙裡落下的斑駁的陽光。

在中笑著駐足,陽光晃得視線有些模糊,「快點,我們一起回去。」

有些事,終於有了最好的模樣。

 

 

楚天依一臉詫異地看著來人。她瘦的厲害,儘管腹部已經有了明顯的突出。這麼多日的眼淚與痛苦讓她變得無力而憔悴。這些個夜晚,她總是睡不著,就算是淺淺的睡眠也會被那些聲音驚醒。金賢重帶著嘲笑的聲音,在中帶著失望的聲音,鄭允浩帶著怒意的聲音‥‥太多太多,糾纏在一起,凝結成一股強大的力量,沖碎她所有的心安。

楚天依的父母坐在沙發上,再招呼過鄭允浩和在中後,面色極差地看著金賢重。

都沒有說話,只有楚天依知道自己的心裡已經在經歷翻天覆地的變化。好不容易開始沉靜的悲傷又變得躁動,似乎要衝出心底漸漸形成的防線,翻湧而出。

「你還有臉來這裡嗎?」天依的母親冷冷地說,「要不是天依攔著,你現在早就在監獄裡了!」

「媽‥‥」看到母親咄咄逼人的樣子,楚天依小聲地喚了聲。

「你給我閉嘴,前幾天還哭得死去活來,真的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少幫他說話!」天依的母親立即厲聲道。

「伯父,伯母。」金賢重的聲音不大,但是很認真。他帶著一種讓人信服的感覺,似乎為了這一天準備了很久。鄭允浩看著金賢重的樣子,心裡滿是欣慰,他知道,那天晚上的話起到了作用。

「我知道,要你們再接受我很困難‥‥」金賢重深深地看了楚天依一眼,「這幾天,我想了很多,我知道“對不起”對於你們來說微不足道,可是我又想不到其他的辦法,但是,我真的真的希望你們能接受我的道歉,至於原諒,我真的沒有資格奢求。」

大家都沒有說話,楚天依的父母依然是生氣的樣子。楚天依垂下眼簾,不敢去看金賢重的眼睛。

「天依,你好好照顧自己。」金賢重緊了緊拳,喉結滾動。其實他還有很多話要說,在來這裡之前,他想了無數個場景,可是,當他站在形容憔悴的楚天依面前時,他明白,所有的準備都是虛無。道歉的話真的顯得太淺薄,楚天依突出的腹部像一把刀狠狠得割在他終於開始醒悟的心臟上。他花了好大的力氣才讓自己看起來很鎮定,而事實上,他真的一秒也多待不下去。

「真的對不起。」金賢重深深地鞠了一躬,而後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離開了。

 

那天,金賢重離開楚天依家後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他在街上晃蕩,陽光很刺眼,他已經分不清是陽光晃疼了眼睛,還是眼淚模糊了視線。他看不到來來往往帶著怪異目光的人群,也聽不到在他身後不斷響起的喇叭聲。他的腦海裡,一幕一幕的,都是過往。

回不去了,在楚天依癱在地上自己說著打第二個孩子又何妨的時候,在金在中轉身奔跑的時候。

或許是在很多年前的那一天,他正在挨母親的罵,金在中和鄭允浩推門而入的那一刻,事情就轉向了另一個不可回頭的方向。

說不後悔那是不可能,可是金賢重比誰都清楚,後悔是沒有作用的。他無法面對腦海裡楚天依滿臉是淚的模樣,無法面對金在中和鄭允浩。

他就是這樣,從出生開始,被親人拋棄,然後又被自己拋棄。是他自己親手毀了自己,傷害了這個世界上最愛他的人,最終落得滿身是痛。

 

 

 

 

 

 

 

 

 

Part. 50

眼看著暑假沒剩下幾天了。

在剛開始解開所有心結在一起時的激情後,兩人的二人世界變得平靜而溫暖。然而鄭允浩卻深深地鬱悶了。這才和在中在一起沒多久,在中又要去上大學了,兩人即將面臨著漫長的分別,而重點是,他家那個寶貝在兩人還存在著各種隔閡的時候選擇了那麼遙遠的城市,這都保送了,鄭允浩也只有恨得牙癢癢的份了。可是每當看到他家寶貝也是一副“你以為我想啊”“我也不知道會這樣啊”的可憐兮兮的樣子,別說罵,他連氣都生不起來。

而更重要的是,雖然他的父母在小安之後覺得心存愧疚沒有再催鄭允浩結婚也不再熱衷於介紹物件,但是在偶爾過來他這邊的時候,還是會情不自禁地提兩句,畢竟他三十八歲的年齡擺在那裡,而父母想要他成家的熱情絕不會因為小安那次的失誤而減退,頂多就是以後多長一個心眼。鄭允浩不知道對於他和在中在一起他的父母會有怎樣的反應,也沒法下手去做任何準備。可是紙裡包不住火,鄭允浩也擔心著冷不丁有一天父母發現了這一切,事情變得無法控制。

雖然鄭允浩心裡擔憂著,可是他還是表現地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繼續和在中過著甜蜜的日子,只是在幾次和朴有天、沈昌珉喝酒的時候,會一口一口不停地灌,那種不知所措的感覺糟糕透了。一邊是養育自己的父母,一邊是自己心愛的寶貝,他誰都不想傷害,可是這絕對沒有兩全其美的方法。

鄭允浩不知道,他家的寶貝又不是沒心沒肺啥都不想的寵壞了的孩子,在中也在擔心著這一切的發生。他能不懂嗎,就一個流掉的孩子都讓鄭允浩的父母要死要活,還別說他和鄭允浩在一起,這又是讓鄭允浩沒有後代又是同性戀再加和道德上的亂倫,能不嚴重嗎?要是鄭允浩的父母平平靜靜地接受了那才叫奇怪。可是在中知道自己絕對不會放手,他已經和鄭允浩經歷了那麼多了,好不容易在一起,他絕不能放手,只要能在一起,這樣擔憂著過日子也沒關係。他不能表現出自己的擔心,他不想讓鄭允浩像以前一樣不停地猜測自己的心情,他要好好地做一個鄭允浩懷裡的孩子,好好地和他在一起。

 

「在中啊,一些日用品就不用帶了,咱過去買就行。」鄭允浩把行李箱收好,拍拍手,大功告成。

「嗯行,反正是你買。」在中抱著一個小西瓜,一勺一勺吃得很是歡快,「允浩啊,在走之前我想再和俊秀,有天叔叔他們吃頓飯。」

「就知道你會這麼想,我已經把地方定好了,人也通知了,明晚咱們就去好好聚一晚,」鄭允浩坐過來,微微伸過頭接過在中餵來的西瓜,「聽說,你小芩阿姨打算要個孩子了,正和你昌珉叔叔努力呢。」

「啊!完了,以後有人要和我和俊秀搶小芩阿姨了!!」在中癟癟嘴,西瓜汁順著嘴角流了出來,鄭允浩一點也不嫌棄地捧過在中的臉,三兩下舔乾淨,嗯嗯,這味道,比剛剛那一口好吃。

「這話你可不能讓你昌珉叔叔聽到,他可是花了好大力氣才說服小芩要個孩子的。」鄭允浩繼續吃著在中餵過來的西瓜,「你到時候亂說,沈昌珉搶光你的吃的可不要到我這裡來告狀。」

在中繼續癟嘴,白了鄭允浩一眼,「大學人那麼多,美女也多,要是也碰到一個像小芩阿姨一樣的該多好~~」在中佯裝憧憬地說著,完全忽視身旁立即變成黑面神的鄭允浩。

「我說叔叔啊,」這孩子一旦開始說啥不好的事情,就開始叫「叔叔」,「你到時候得給我把把關,要娶了小芩阿姨那樣的女孩子,可就真是得妻如此夫複何求了。」

「你敢!」鄭允浩一把搶過在中手中的西瓜和勺子,一口一口地飛快地往在中的嘴裡塞,「堵住你這張小臭嘴!到時候我沒事就飛過來檢查,你要是敢亂勾引女生我就把你弄到看別人的力氣都沒有!」得,這快四十的男人竟然也開始像小年輕一樣開始吃飛醋了,還吃得理所當然酣暢淋漓。

在中包著一嘴的西瓜,看到鄭允浩生氣的樣子,終於忍不住笑一口噴了出來。

鄭允浩舀西瓜的手頓在那裡,就在那一瞬間,他的臉上佈滿了西瓜肉和汁水,眉毛上還粘著一坨紅紅的西瓜,極為搞笑與狼狽。

「哈哈哈哈‥‥」在中捂著肚子笑倒在沙發上。他笑,一是因為鄭允浩現在這慫樣,二是‥‥他沒事就飛過來好啊,就不用讓他只能捧著電腦手機冷冰冰的電子設備發洩思念了。

「臭小子!」鄭允浩也顧不得臉上的汁汁水水,伸手就去撓在中的癢癢,到最後弄得兩人身上都是西瓜。

「你!」在中終於逃開鄭允浩的撓癢,一下子站起來,隨意地拉起T恤往臉上擦,「把這兒收拾收拾,我去洗澡,一會兒衣服也是你洗!」

這破小孩脾氣大了吧,看那得瑟地使喚人的樣子可神氣了吧,哼哼。鄭允浩也就鼻子上哼哼,臉上寵溺的笑容完全出賣了他,接下來老老實實哼哧哼哧地擦地板的樣子讓躲在浴室門後偷看的在中捂著嘴笑彎了腰。

 

等在中洗完澡出來的時候,鄭允浩已經把他自己弄乾淨了,坐在沙發上一副求安慰的樣子。

「嘴上都可以掛油壺了。」在中捏捏鄭允浩的臉,把小時候鄭允浩非常喜歡說給他聽的一句話原封不動地送給鄭允浩,這男人也太可愛了吧,還跟自己撒嬌。於是在中又玩心大起,學著以前鄭允浩的樣子,摟過鄭允浩,「來怎麼了,說給叔叔聽啊,誰這麼大膽竟敢欺負我們家寶貝!來給叔叔說說,叔叔去收拾他!」

鄭允浩嘴角抽搐。

「來,寶貝,給叔叔笑一個,」在中變本加厲地伸出爪子去捏鄭允浩的臉,扯著他的唇角往上拉,「再這樣不高興,灰太狼會來把寶貝抓走吃掉的哦。」

「金在中!」鄭允浩真的想翻白眼。

「怎麼了怎麼了,難道叔叔給寶貝捏疼了,來叔叔給呼呼。」在中已經笑得開始抖了,邊笑邊真對著鄭允浩的臉吹氣。

眼前的在中像是以前角色扮演裝家長的破小孩,可愛得要死,還笑得花枝亂顫。讓鄭允浩又好氣又好笑,還叔叔呢。伸手抱過已經坐在他腿上的在中,「快去把吹風拿來,頭髮還這麼濕。」

在中跳下來,往浴室走,邊走邊說,「哎喲寶貝真不錯,都知道幫叔叔吹頭髮了,待會兒給獎勵。」

鄭允浩滿頭黑線地看著在中特大爺地拿回吹風往他腿上一趟,手上溫柔地揉著在中的黑髮,熱風徐徐地吹著,連髮尖也小心地弄乾。

關掉吹風,把在中的頭髮順好,眼珠一轉,「叔叔,獎勵呢?」

「呃‥呃‥」這回輪到在中黑線了。這男人太賤了!看他那賊溜賊溜的眼睛,就知道他在想不純潔的事情!還好意思裝成小可憐的樣子!

在中嘴角抽搐,手一揮,“啪”落在扮可憐的鄭允浩的頭上,「這就是獎勵了,叔叔把寶貝拍聰明了,以後考試都是滿分!」

「嘿嘿。」鄭允浩也不惱,臉上笑得無辜可爪子卻很是使力,容不得在中的掙扎,抱過來就是狠狠地一親,「叔叔,這個考試我是不是也是滿分呢?」

「零分零分!!」在中在鄭允浩懷裡張牙舞爪,

鄭允浩按住在中的手,又是狠狠地一親,「叔叔,還不是滿分嗎?人家明明已經這麼優秀了!」

是很優秀,每次被你吻都會理智喪失。在中在心裡默念,“啪”地又是一掌揮在鄭允浩的背上,「這個滿分有什麼用,叔叔餓了,想吃寶貝弄得滿分晚餐,快去吧!」說完,還主動親了一口鄭允浩的臉,親得特響。

鄭允浩本想繼續捉弄這個當叔叔當過癮的破小孩,可是都說餓了,立即起身去給破小孩準備晚餐。

在中晃著腳丫子坐在沙發上,看著在廚房裡忙活的鄭允浩,心裡覺得有說不出的濃濃的甜蜜。於他而言,幸福不是有這樣的東西或是做那樣的事情,只要是這個叫作鄭允浩的男人在自己身邊,那就是幸福。

還有,原來當叔叔這麼好玩,太過癮了!

 

 

 

 

 

 

 

 

 

 

 

Part. 51

鄭允浩覺得吧,他這兩個好朋友就沒一個好人。

「來來,叫有天叔叔,叫了我就給你買遙控飛機哈‥‥」

「還有昌珉叔叔,一會兒和叔叔一起比賽啃雞翅哈‥‥」

鄭允浩頭上萬噸黑線,牙咬得直響。而一旁的始作俑者已經笑得在KTV包間的沙發上滾來滾去了。

你說吧,這人有時候真的喜歡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都說去酒吧吧,鄭允浩一個人嚷著說什麼「俊秀還未成年」要死要活地一定要來KTV,其實他也就想聽聽他家寶貝好好地唱唱那首《為了你》。來了KTV就好好唱歌吧,這朴有天覺得無聊嚷著要玩遊戲,鄭允浩你瞎起啥哄啊,搞得像是黑人聽到《我有一個夢想》時一樣激動,一個勁兒地說玩遊戲玩遊戲輸了就說真心話= =,至於為什麼是真心話,這裡每個人都是有家有口的了,還是攜家帶口來的,冒險個屁啊。那真心話就真心話吧,這不,在中輸了。

問:在中啊,最近在家裡和鄭允浩幹什麼呢?

在中羞澀地答:角色扮演。

這四個字一出,小芩激動了,朴有天雞血了,沈昌珉恨不得順著在中的話爬到那個時候去看現場版,連最小的俊秀都興致盎然。角色扮演啊!!這四個字多血紅!

朴有天伸手摁掉那還在撒浪嘿的音樂,沈昌珉連爆米花都不吃了,眾人屏住呼吸。「詳細點!」

在中撓撓頭,支支吾吾的,「就,就這樣那樣啊‥‥」鄭允浩拳頭捏得發響,在中看到鄭允浩的樣子也有些怕怕不敢說得明白。

「快點說!」眾人等不及了。這樣那樣啊,多隱晦而那啥啊,是不是翻過來弄過去怎麼怎麼的。好吧,這一夥人都不純潔。

「就是‥‥」在中看看鄭允浩,一副“我也是被逼的”樣子,「我當叔叔,他當小孩啊,像以前他對我一樣,我也那麼對他啊‥‥」

眾人大雷。血紅沒有了,還把自己雷成這樣,於是朴有天和沈昌珉不甘心啊,嚷著要鄭允浩叫叔叔,於是就有了開頭的那一幕。

 

眾人鬧騰鬧騰後,也累了,癱在沙發上,開始有一句沒一句地聊天,說著天南地北的事,最後說到在中要讀大學了。

「在中哥啊,你先去大學打探打探,要是大學不好玩我就不讀了。」俊秀嚷嚷著。

「這哪兒來的屁話,你給我乖乖去學校!」朴有天一把拉過俊秀就開始“蹂躪”,不停地嚷嚷,「你給我好好彈琴」,「還要好好讀書」‥‥云云云云。

「在中啊,你就放心地去讀書,我和你有天叔叔就幫你監視你家男人,要是他敢有什麼貓膩,我們替你扁死他!」嗯嗯,還是昌珉叔叔最好。在中用力點著頭。

鄭允浩立即委屈了,他這麼多年什麼時候有過二心啊!抱著他家寶貝親了親才甘休,湊過去,「寶貝,想聽你唱那首歌。」

在中笑了笑,那笑容怎一個幸福能形容的。他曾經為了給這個唯一可以當他觀眾的男人唱這首歌,不管是在寢室還是走在路上,都一直哼著練著。越練越心酸,因為當時的他以為男人不回來。可是後來,知道真相的他寧願男人不來,在病床上躺了幾個月,在鬼門關走了一遭這可不是說著玩的,他心疼地要死。而後來,一直都沒有機會,就今天吧,就現在吧,在就要離開的時候好好地唱給他聽。

「好啊。」在中立即起身點歌。

其餘幾個人都還是無力地躺著,只有鄭允浩認認真真地坐在那裡,正對著拿著話筒站在那裡的在中。

「咳咳。」在中輕輕喉嚨,連衣服也理了理,「今天,我想要唱一首歌。」

「我想把這首歌送給我最愛的人。」在中說著有些害羞,在朴有天等人的起哄中,在鄭允浩炙熱的目光下埋下頭,咬了咬嘴唇,「我在很早很早以前就愛上他了,十五歲?不,肯定更早。」

「如果不是他,我還是在垃圾堆旁邊的小乞丐,或許在很久以前就死掉了。」

「他給了我父母的愛,還有愛人的愛。」

「他會為了我熬夜抄寫筆記,為了給我摘一朵花弄得一條腿鮮血淋漓,為了我擠在大媽大嬸中間買菜,為了我,和不喜歡的女人在一起強顏歡笑,為了聽我唱歌在病床上躺了好幾個月。」

在中吸吸鼻子,淚眼中看著鄭允浩,臉上是格外幸福的笑容。

「我到底是有多好的運氣才遇到他的呢?」在中偏著頭,「這兩個月我像是在做夢一樣,放肆地任由他寵著,感覺每一天都過得很幸福。」

朴有天和沈昌珉笑著看著坐在那兒一動不動的鄭允浩,包間裡有些昏暗的光掩去了鄭允浩臉上的表情,可是他倆知道,鄭允浩肯定感動地一塌糊塗。

「我想,以後的所有日子,我也要享受著他為了我所做的所有事情,當然,我也會好好地,盡我所有的愛,為了他做一切事情。」

「鄭允浩,我愛你。」

 

前奏響起,在中擦乾眼角的濕潤,輕輕合上眼,沉醉地唱出每一句歌詞,把自己的愛,唱歌面前的男人聽。

一曲終了,在中在幾人的歡呼中握著話筒,前所未有地堅定,

「以前,我總是不夠勇敢,錯過了很多時光。但是,我親愛的允呐,以後,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一直和你在一起,一直一直。」

還沒有等鄭允浩站起來,在中已經放下話筒撲進鄭允浩的懷裡了。

「我要看激情熱吻!」小芩激動地大喊著。

「喂喂喂,肚子裡的孩子也看著呢,這麼小就學壞啊!」沈昌珉拉住小芩,生怕她一個激動就讓肚子裡的孩子悲劇了。

「你個沈昌珉,懷上了還不給我們說啊!」朴有天猛拍桌子。還沒拍兩聲就被一飛來的靠枕砸中腦袋。

「你他媽才懷上呢!給我說話說清楚點!」沈昌珉怒吼道,伸手拿過話筒,「我還打算過兩天請大家吃飯再說呢,算了吧,擇日不如撞日,」攬過小芩的肩,「我家小芩,已經懷著小生命了,大家就期待我的孩子吧,繼我之後的又一驚世天才!」

大夥兒開始狂嘔,連小芩都忍不住給沈昌珉翻白眼。吐槽過後,大夥兒還是舉杯同慶。

沈昌珉“啪”地拍掉小芩伸向酒杯的爪子,「你給我安分點!」

「哈哈哈,小芩阿姨,你就忍忍吧,等寶寶生下來,我和俊秀都來陪你喝!」

「好啊好啊,到時候,我和在中哥陪你大醉一場!」

“啪啪”兩聲響。

鄭允浩和朴有天紛紛向自家寶貝一揮大掌,「喝你個頭喝,你還沒成年!」「金在中,你就給我喝吧,你不給我注重身體後果自己看著辦!」

「啊啊啊,我們都跟了什麼樣的男人啊,太可惡了!!」小芩和俊秀還有在中抱成一團,同病相憐。

鄭允浩,朴有天和沈昌珉三人呵呵地笑著。

 

音樂聲還在回蕩,有些昏暗的燈光閃動,笑聲在洋溢在這個包間裡。這一刻,對於六個人來說,都是人生中寶貴的時光,不管再過多少年,都還記得,那時我們在一起,笑得很幸福。

 

 

 

 

 

 

 

 

Part. 52

大學又是另一個全新的環境,然而在中關於大學的新鮮感在連續幾日的同高中一樣的試卷中全部被轉化成悲壯感——作為全校最苦逼的專業的學生,在中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其他專業的同學每天歌舞昇平,自己埋頭是做不完的試卷,寫不完的報告。

這邊的鄭允浩顯然也沒見得有多好過。公司近段時間遇到瓶頸,又在一塊業務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問題,每日的加班讓他不得不把和在中的通話變成短信,通常情況下,一條短信的編寫過程中,也會被秘書拿著檔打斷好幾次。

於是兩人的短信裡不約而同地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苦水,最後兩人是看著短信大大感概,這都苦逼到一塊兒去了,也免得其中一人有太多思念的時間。

所以,當在中從試卷中抬頭時,九月都已經過去了,新生的第一個月就這麼無比痛苦而無奈地過去,正琢磨著要不要十月初的長假回去時,已經接到了鄭允浩的電話。

「天依生了?」在中放下手中的筆。

「昨天生的,是一個女兒,在中啊,要不你十月初的長假回來吧,看看天依的孩子,現在賢重也都還沒出現,我看天依應該不好受。」

「嗯好,我這就去訂機票。」

 

 

二樓走廊的盡頭,是楚天依的病房。

她躺在病床上,眼睛看著窗外,看累了,邊閉上休息,不說話,也不像其他母親一樣帶著擁有新生命的激動。

她從來沒有後悔過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可是在今天,她後悔了。她以為這個孩子能夠挽回金賢重,至少,能給她和金賢重現在的處境帶到不少變化。可是,從進醫院待產到今日,金賢重至始至終都沒有出現過。

這麼些天來,她覺得自己什麼意識都快沒有了,望著窗外時看到的也不過是一片恍惚。流不出一滴眼淚,雙眼是痛苦蒸發後的乾涸。

天依的母親照顧著孩子,她看著病床上的女兒,心裡也不再是現在的氣憤,更多的是心疼。原諒嗎?早就原諒了,不然怎麼會縱容她把孩子生下來,其實那個男孩子只要肯一心一意地對自己女兒好,先前的,真的就不計較了。愛都愛上了,作為父母的能怎樣。

鄭允浩來看過楚天依一次。那時楚天依閉著眼睛不想說話,鄭允浩只是把買來的東西放下,看了看躺在一旁的孩子,和楚天依的母親簡單地聊了幾句後便離開。可是當他走出病房的時候,眼角的餘光隱約間看到了一個瞬間躲起來的人影,鄭允浩定了定,而後皺著的眉頭舒展開來,露出了他到醫院來以後的第一個笑容。

 

九月的最後一天,空氣中還帶著繁花過後的余香,陽光裡夾雜著些許夏天的味道,傍晚的風把原先的火燒雲吹成了婦人頸間的薄紗巾。

楚天依吃完飯後,在醫院的花園裡緩慢地走著,有些大的病號服在她瘦弱的身軀上顯得空蕩蕩的。僅僅是每日習慣性的散步而已,她走得格外麻木與無所謂,周遭的一切都仿佛感知不到,她看著前方的路,自己要走到哪裡去?怎麼走?輕輕地搖搖頭,蒼白的笑容令人心酸。

回到病房時天已經黑了,母親回家拿東西去了,小床上的嬰兒早已睡下,不時動動那肉肉的唇。

楚天依躺了下來,伸手摸摸一旁孩子的臉,眼睛依舊空洞無神。繼而,就那麼半靠著睡著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楚天依感覺到臉上有溫暖的觸覺。那觸覺她再熟悉不過了,在先前的很多個夜晚,那樣的溫暖都會給自己一個甜蜜的夢。楚天依猛地睜開了眼睛。

金賢重沒有想到這個時候楚天依會醒。前幾晚,他都是在這個時候悄悄地進入病房,有時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現在的他騙不了自己,思念深重,不是簡單地否認便可忽視的。鄭允浩說得對,曾經的他確實被嫉妒蒙蔽了雙眼,只是終於當他清醒的時候,卻真的不知道該怎樣面對楚天依了。

「賢重?」

金賢重立在那裡,手僵住,不知所措。

「你‥‥你還好嗎?」金賢重真的想抽自己幾個嘴巴,到這個時候了,吞吐了半天竟然說出這句話,好不好他自己心裡不是清楚嗎,還用問嗎?

「你瘦了。」楚天依淡淡地笑著。她坐起來,伸手撫摸了金賢重的臉,「看過琳兒了嗎?」

「嗯?」金賢重有些詫異。

「對啊,琳兒。」楚天依微微低下頭,不語,繼而抬頭是一雙晶亮的雙眼,「金琳,我們的孩子。」

 

 

鄭允浩忙得一個頭兩個大,上面的老總終於不再嘮叨,也肯放近來加班加成熊貓的他們回家了。

晚上只吃了秘書買來的一個漢堡包,下嚥的時候胃裡很不舒服,可是眼看著辦公桌上一大疊檔,想起老總這幾日臭得要死的臉,忍了忍還是只有哽下去。

把車停好的時候,鄭允浩覺得自己的胃又餓又難受,掏出手機想給在中打電話,至少聽聽他家寶貝的聲音也能讓自己好受點,可是手機光亮的螢幕上顯示著時間,00:31。鄭允浩只好放回手機,手撐著胃往家裡走。

打開家門的時候,並不是習慣的黑暗,飯廳裡留了一盞暖黃的燈,光線不強,昏昏的,卻顯得異常溫馨。立在玄關處,可以看到餐桌上擺著飯菜。

家裡只會有鐘點工過來,誰煮飯啊?鄭允浩有些奇怪,然而下一秒,他的呼吸幾乎要停滯。愣了幾秒鐘,鄭允浩連鞋都沒換就往臥室走去。

果然,大床上隆起了一塊。

絲毫感覺不到身體的不舒服了,鄭允浩脫掉外套坐在床邊,小樣兒,他家寶貝什麼時候學會這樣的驚喜了?明明說的後天回來啊,竟然悄悄地飛回來了。喲喲喲,這整個人都埋在被子裡是害羞嗎?

鄭允浩緩緩地掀開被子,繼而更加不能呼吸了。在中穿著睡衣躺在那裡,臉因為躲在被子裡而憋紅,顯得十分可愛。

「喂,鄭允浩,你怎麼回來這麼遲?我都快在被子裡悶死了!!」在中坐起來雙手搧風,鄭允浩見狀連忙將人兒摟進懷裡,生怕在中冷著了。

「俊秀說你們公司最近可忙了,沒好好吃飯吧?」在中特大爺地詢問著,看著鄭允浩吃癟的樣子,一把捏住鄭允浩的臉,「我就知道,起來!給我去吃飯!」

「寶貝,你說你都這樣躺床上了,我‥‥」

鄭允浩還沒說完,金在中便又一隻爪子捏住鄭允浩的臉,「我說現在去給我吃飯!」

得,他家的破小孩越來越神氣了。

 

鄭允浩抱起在中往飯廳走。暖黃的燈光籠罩在兩人身上。

「嗯~這粥還是熱和的‥‥」

「廢話!我每隔半小時熱一次好不好!你回來前我剛熱好!」

「不是說一直憋在被子裡嗎?」

「屁咧,那還不憋死啊!可鄭允浩你現在怎麼反應這麼遲鈍啊,我明明是聽到鑰匙聲音才躲進去的啊,你竟然半天都不過來,還得我快呼吸不過來了!」

「我那不是因為寶貝的驚喜而震驚了嘛‥‥」

「嘖嘖嘖,你最近加班給加傻了吧。我聽俊秀說有天叔叔最近在家把蘋果當成番茄給切吧切吧煮蛋湯了,我覺著你比有天叔叔更慘。」

「所以寶貝要安慰下被老闆虐待的我啊。」

「要什麼安慰‥‥唔唔‥‥」

帶著粥的清香的吻在這個冰涼的夜裡染透彼此的心。就這麼靜靜地接吻,然後頭挨著頭一句不停地說話,中途會在笑鬧中胡亂扭動,然後又會結束於一段安靜的吻或者軟軟的呢喃。

有你在,真好。

 

=================================

 

準備好~親估!要開虐了‥‥‥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