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57

朴有天站在門口,門鈴只響了一聲,就聽到裡面傳來鄭允浩激動的聲音。

「來了!」

鄭允浩猛地拉開門,努力地向外面看著。「有天,在中呢?你不是回家幫我把在中帶回來了嗎?」

「鄭允浩!」朴有天低沉著聲音吼了一聲。

「他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鄭允浩失望地垂下眼,用圍裙擦了擦手,轉身走進屋裡。

朴有天看到餐桌上擺滿了菜,正中處擺著一盤魚。

鄭允浩坐在沙發上,此刻的他渾身都在顫抖,他努力地從褲包裡摸出菸和打火機,可是顫抖得厲害的手半天都點不燃菸。

「允浩,」朴有天走過去,坐在鄭允浩身旁,扳過鄭允浩的身子,和他平視,「你聽我說,在中離開了。他從橋上摔了下去,現在員警都還沒找到屍體。他不在了,不會回來了。」

鄭允浩就那麼任由朴有天扳著自己的身體,微微地偏著頭,眼淚順著臉頰往下淌。

「在中沒有生氣,沒有躲在哪裡。允浩,我知道你現在很難過,可是你想想,之前在中為了你過上正常的生活,忍了那麼多年,得知你出車禍,傷心成那樣子。所以,你覺得你現在這樣子,在中看了會不心疼嗎?」朴有天看到鄭允浩哭泣的樣子,鼻子酸酸的,眼眶被淚水撐得生疼。

「有天‥‥」鄭允浩哽咽著,「我心裡好疼,好疼。」

朴有天抱住鄭允浩,輕輕地拍著他的背,「沒事,我們都在身邊陪你,在中看得到的,在中看得到你那麼愛他,他去天國也會幸福的。」

「我想他,好想好想他。」鄭允浩閉上眼睛,「他為什麼就不要我了呢,我們說好了的,他是我唯一的寶貝,他都走了,我該怎麼辦。」

「會好的,會好的,一切都會好的‥‥」

鄭允浩就那麼慢慢地睡著了。從在中住院開始,他幾乎就沒有休息過。此刻的他,憔悴地快看不出人形。朴有天把鄭允浩放躺在沙發上,進屋裡找了毛毯為他蓋上。

 

沈昌珉趕到的時候,看到的是睡著的鄭允浩,還有立在陽臺上不停抽菸的朴有天。

「允浩他‥‥」沈昌珉擔心地問。

「昌珉,」朴有天的眼睛還是紅紅的,「你沒有看到今天允浩他做了什麼,他還是接受不了,那個讓我們覺得天塌下來他都會抗住的允浩今天就在那裡不停流淚,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該怎麼辦?」

沈昌珉長長地嘆了口氣,「能治好他的,只有時間,還有他自己。」

 

 

 

 

※以下情節轉換,由第三者自述之後的故事。

 

 

 

 

Part. 58

我叫蘇嵐。

今年三十歲,恰好邁入無敵剩女的年齡範圍。一般來說,到這種年齡還雲淡風輕的單身女人,基本上是高學歷高收入高智商,可能還會附加上性格要強不解風情,更甚者是性冷淡。很不幸,除開最後一個條件,其餘的我都擁有了。我手下的年輕員工總是在背後說我找不到男人之類的風涼話,這點我非常清楚,其實事實上是我找不到值得我去愛的男人。

當然,也有可能是我真的和正規定義下的“女人”差太遠。我親自轟走過來公司給一個員工表白的男的,並且把別人準備的玫瑰花順手扔進了垃圾桶;我曾坐在樓上看著外面一直淋雨等被我折磨加班的員工的男朋友,我知道那個員工正忙的昏天暗地絕對看不到他的落湯雞男朋友,也非常不齒這個男的以為能把他女朋友感動得要死要活的行為,所以在看到保安想要叫那男的進公司時,很爽快地給保衛處打電話要求非公司人員禁止入內。

但是,我無視愛情到鄙視愛情的心理,在遇到那個男人後,也不能說被顛覆,至少,被改變了。

 

咳咳,如你所想,像我這種生活工作極度忙碌又很不屑一般男人的人,遇見那個男人絕非是在激情場所,你懂得,比剩女心理素質更差的、更為擔心的,永遠是剩女的父母。我是在被逼參加的相親中認識他的。他不是我要相親的對象。相親的物件是他親妹妹的老公的哥哥‥‥多麼糾結的關係。

他妹妹的老公的哥哥人很優秀,就是格外挑剔,其實說白了,這是花花公子應付家裡催婚時必然的理由,給女方下無數個定義,然後在家裡人賣命尋找時繼續過自己放蕩不羈的生活。我一看就知道,他妹妹的老公的哥哥就是這種人。所以在飯桌上坐下後不到五分鐘,我在內心裡就替他父母悲哀了。我父母倒是見怪不怪的樣子,反正關於我對相親的諸多不良史他們都經歷過了,只是他父母,一副“踏破鐵鞋無覓處”的樣子,讓我覺得分外可憐。真找錯人了。

緊接著,我在一頓無比無聊的飯局裡,在長輩無比殷勤地介紹中,在眾目睽睽之下,開始‥‥切水果。中途還破了我很久都沒破的記錄。在我正在還沉浸在破紀錄的歡喜中,激動地準備再破一次時,我爸終於忍不住了,他那極具含義的咳嗽聲提醒我,你再切下去後面會有你意想不到的結果。一般來講,我爸能帶給我的意想不到的結果,就是他自己不吃藥來虐待我,利用我一片孝心逼迫我做無數事情。無奈之下,我放好手機,一抬頭撞上的是他妹妹的老公的哥哥流氓一般的目光,忘了說,其實我還是有幾分姿色的,一看還是那種很不好征服的類型,估計是激起了這花花公子的征服欲。我胃裡開始翻湧,為了轉移注意力,開始看起酒店包間裡的電視。

向侍者要來遙控板,我開始在長輩們沒完沒了地所謂緣分的談論中換台。剛播到一個音樂頻道,哎呀,這不正是我喜歡的男歌手任宰范嗎?哎呀,唱得還是我最喜歡的那首《為了你》!我激動地調高了電視的聲音。

其實,我最開始並沒有注意到那個男人,確切的說,我反感相親場合裡出現的一切人物,不管是來當媒婆的當把關的還是來相親的,都讓我極度鄙視。

那個男人就在一派祥和中猛地站了起來。

這個時候,我才開始正式地看他。

嗯‥‥年齡比我大,比那個流氓帥多了,氣質也不錯。

「哥,你怎麼了?」他妹妹有些尷尬地問。

其實我一直都沒有搞懂為啥相親要帶那麼多親戚,還帶關係糾結到那麼遠的親戚,後來我才知道,只有他能鎮得住他妹妹的老公的哥哥,那個流氓在家裡誰的話都不聽,此生唯一不敢欺負不敢對抗的,就是他。不然那個流氓怎麼肯來相親。

「我出去一下。」他沒有多說什麼,甚至連歉意都沒有表達,就那麼急匆匆地出去了。

直覺告訴我,這個男人是受刺激了。

 

直到我去上廁所回來時,才看到他立在走廊的盡頭抽菸。抽得很是漫不經心,這表明他的思緒已經到達很遠的地方了。

「嘿。」我走過去,和他打招呼。

他見我走過來,臉上立即帶上禮貌的微笑,不動聲色地掐滅了手中的菸。

是一個紳士。

「你怎麼出來了?」他問。

「你都可以出來,我為什麼不可以出來?」我反問他。繼而,他呵呵地笑了。

不知為何,他身上帶著莫名地吸引力。我想,帶著我這樣的想法的女人,絕對有很多。他就是那麼一個出色的男人。

「在這抽悶菸多沒意思,不如出去走走?」

「你確定?」他有些詫異地指指不遠處我們相親的包間,意思是這還在相親呢,你一個女主角竟然要走?

我聳聳肩,「你知道的,這絕對沒可能。」我坦然地笑笑,「我爸媽都已經有足夠強大的心理承受能力了,就出去走走吧,裡面悶得慌。」

他沒答話。只是在我邁開步子後,跟了上來。

 

我們選擇了在酒店附近逛逛,簡單地交談後,我基本瞭解了他姓名年齡工作等情況。鄭允浩,不到四十,已經是某知名外企分公司總經理了。我欣賞著這樣有作為的男人,當然,這是出於同樣有作為的自己對志同道合的人的欣賞。

一路上鄭允浩還算輕鬆,我始終沒有問剛剛他為什麼在裡面突然走了,況且僅是初識,還沒必要也沒資格瞭解那麼多。

我們就那麼走著,直到一個推著賣糖葫蘆小車的商販經過我們身邊。

已經快要晚上十點,商販似乎已經收攤,小車上的糖葫蘆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串。

我詫異地看著鄭允浩在商販面前駐足,難道高端人士都有著令人匪夷所思的愛好?譬如像我喜歡玩弱者遊戲一樣?

鄭允浩淡定地付了錢,直到商販推車走他還立在那裡。

我正準備叫他的時候,突然看到了燈光下的他,臉上的表情變得前所未有的溫柔。我愣在那裡,幾秒後,鄭允浩緩緩地咬了一口那紅紅的糖葫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竟然看到了他眼底的閃爍。

我那個吃貨好朋友吃到自己喜歡吃的東西都不會激動到淚奔的,這也太奇怪了吧。

鄭允浩一直都沒有說話,我們兩個按著原路返回,走到酒店時,他剛好吃完那一串糖葫蘆,或許是吃得太專注,白色的襯衣上粘著一小塊紅紅的糖都沒有發現。

進門的時候,我指指他的襯衣,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可是瞬間又陷入了沉思。

給長輩們解釋了一大通為什麼現在才回來,說完後發現鄭允浩他妹鄭智慧正用著意味深長的目光看著我。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兩天後,我才明白這目光的含義。

 

 

 

 

 

 

 

 

Part. 59

鄭智慧比我大將近五歲。雖然不想我這種工作強人,但至少是在女人中算是出色的了。因而此刻,我絕對不相信她所說的恰好路過我們公司樓下的咖啡廳,恰好看到了我在裡面喝咖啡,恰好她沒事,恰好她很喜歡我,恰好她想和我聊聊。

本以為她想要勸勸我關於他老公的哥哥的,其實我也覺得我當初拒絕的太殘忍,直接在相親宴的末尾直接否定了別人。可是鄭智慧在坐下來五分鐘後,完成了她禮貌的寒暄後,開始聊起了鄭允浩。

我也是這個時候才知道鄭允浩單身,有著比我父母還要熱衷於催婚的父母,經歷了鄭智慧不便透露給我的經歷。於是我明白了,兩天前鄭智慧意味深長的目光。

「我媽身體不好,一年前腦溢血後就不能受一點刺激,我一直擔心著我媽會不會因為我哥在婚事上的拒絕而急得一命嗚呼了。」鄭智慧有些無奈地說,「家裡人都勸過,我哥還是那樣。」

「他是經歷了什麼?」我不解地問。根據鄭智慧對鄭允浩孝子形象的描述,加上剛剛所說的他們老媽受不了一點刺激的情況,鄭允浩就算不想結婚也應該為了自己老媽的老命找個物件了啊。

「呃‥‥」鄭智慧的眼神慌了一下,一副很為難的樣子。

「沒關係的,我也只是好奇問問。」其實我很想直接說,你哥他是gay吧,只有這種情況,找了物件比不找物件對他們老媽的刺激更大,才符合鄭允浩所謂的孝子形象。

「那天,我看你和我哥挺投緣的。」鄭智慧終於開口了。她是哪隻眼睛看到投緣的!似乎在她所目睹的過程裡,就只有我和鄭允浩各自不認識地分桌子兩邊坐著,以及回來是一同進門吧。

「其實還好,就只是聊了兩句。」我心裡已經開始吐槽。我對鄭允浩有很好的印象沒錯,可是絕對還沒到這種地步,要是僅是一面之緣我就能心動到談婚論嫁,那我苦撐了這麼多年豈不是白浪費了。

「我想,你們應該是合得來的那種‥‥」鄭智慧眼珠一轉,「這週末我兒子生日,你能過來吃飯嗎?」

我幾乎想翻白眼,這週末就算不是你兒子生日也得辦一個生日出來吧,想要撮合的意圖太明顯,簡直有悖我這種堅持順應自然的人的路線。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最擅長拒絕人的我,竟沒有拒絕。

鄭智慧看起來很高興,似乎聽著我喊「智慧姐」都能直接想像我喊她「姐」的那一天了。半個小時後,我滿頭黑線地送走了情緒激動的鄭智慧。

 

在連續幾日的加班後,等到了週末的時候,我連打扮的精力都沒有了,素面朝天地穿著普通休閒裝就去了鄭智慧家。

看到她兒子激動的樣子,我覺得似乎今天真的是他生日。那就好,主題目的明確後,我就不用那麼抗拒了。

鄭允浩做在沙發上,和外甥打遊戲,我則坐在一邊,接受著鄭允浩他爸媽極具含義的目光洗禮,以及一系列接近我底線的詢問。

「蘇嵐你條件這麼好,都沒有找物件?」

「你爸媽也挺著急的吧?」

「你和我們允浩一樣啊,都只顧著工作去了,其實啊,真的應該好好考慮一下對象的事了‥‥」

我瞪著眼看向鄭允浩,沒想到他竟然像瞭解我心情一樣投以我同情的目光,末了聳聳肩,一副極其無奈的樣子。

暫態,我對這個男人更感興趣了。至少,我覺得我們成為好朋友的機會非常大。

那天那頓飯吃得我極不自在,也許是因為我和鄭允浩都沒有表現出我們心底的反感,所以似乎給了他們一家子希望,告別時他老媽拉著我的手一口一個「嵐兒」的聽得我直發抖,我親媽都沒這樣叫過我,至於像沒見過媳婦兒一樣激動成這樣嗎?所以當鄭允浩把我送回公寓告別時,我心裡對他的同情又加深了。

 

很快,我父母也知道這件事,似乎鄭允浩調動了他們所有的熱情,兩家的老人立即打得火熱,似乎像是准親家一樣,鄭智慧充分發揮了她自己八婆的本質,三天兩頭搞這個聚餐那個活動的邀請我去吃飯,只不過,這多半被我或者鄭允浩拒絕了,原因,都說了我們是社會的精英了,哪兒來的那麼多時間陪這些媳婦兒女婿饑渴症的大媽大爺娛樂!

再次被鄭智慧邀請的時候,已經過年了。

年底的忙碌讓那一夥兒熱情高漲的人也消停了一會兒,可是這年假剛剛開始,那一夥人便繼續激情澎湃了。

那天是鄭允浩四十歲的生日。

據鄭智慧說,鄭允浩不喜歡太鬧,所以就在家裡吃頓飯慶祝一下,就家裡幾個人以及我父母,還有鄭允浩的幾個鐵哥們兒。我左思右想還是決定去,在商店裡逛了一下午才選了一個價格讓我震驚的手工筆記本作為禮物。據店家說,這種本子獨一無二,也算能表現我的心意了。

吃飯的地點是在鄭允浩父母家,據說現在鄭允浩也住在這裡,方便照顧隨時都可能出意外的鄭母。我和父母到達時,其他的客人基本上已經到齊了。

就在開門的那一瞬間,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尷尬。

我看著面前的幾個人,他們的表情都讓我覺得不舒服。尤其是那個高高的男子,雖然他長得確實很帥,但是此刻他的臉臭得厲害,還是他一旁的桃花眼男子推了推他,他的臉色才有些緩和。

鄭家的父母開始熱情地介紹,我才知道,那個高高的男子叫沈昌珉,是市醫院的院長,旁邊可愛的抱著孩子的女子就是她的妻子莫小芩,那個桃花眼男子叫朴有天,身旁萌萌的男生叫金俊秀。據說,他們都是鄭允浩的摯友,好得不能再好的那種。可是,那個四十歲還沒對象的鄭允浩要找對象了,做為鐵哥們兒的至於是這樣的表情嗎?

不過還好,後面我們還算是聊開了,似乎明白我心中對相親的抵觸以及對鄭允浩沒太多想法,幾個人對我大態度幾乎是一致地變好了。

只是到了中午十二點了,鄭允浩還是沒有出現。午餐似乎不是正餐,說晚上客人才到齊,所以大家在給鄭允浩打了幾通電話沒人接後,就自行解決午餐了。

 

下午我就和沈昌珉、朴有天以及莫小芩搓麻將。平時幾個都是忙人,難得有時間打牌,所以搓得相當愉悅。

快七點的時候,一個叫韓庚的人和他爸來了。鄭家父母說人到齊了招呼著大家吃飯,可等大家坐上桌後,發現鄭允浩還是沒有回來。打電話時發現他關機了。原本歡鬧的氣氛一下子沉寂了下來。

能感覺在座的除了我和我父母還有莫小芩懷裡的孩子不知情以外,其餘的人似乎都明白什麼,一時間我覺得前所未有的尷尬。

「伯母,要不你們先吃,我去找找。」朴有天說。

「我也去吧。」我這話一說出口,眾人都投來奇怪的目光。拜託,我只是覺得在這裡很尷尬,和朴有天還能說幾句話呢,總比在這裡好。我無奈地看向朴有天,朴有天似乎明白了,點點頭,拿上外套就往外走。

等我準備出門時,聽到身後鄭家父母和我爸媽聊得「你看嵐兒多關心我們家允浩」時,我差點兩眼一黑直接倒地。

朴有天的表情很凝重,一路上一句話都沒說。

他根本就不像是找人,分明就是接人好嗎,極具目的性地朝一個地方開。

 

二十多分鐘後,朴有天把車停在了大江的橋邊。我跟隨著朴有天下車,還沒來得及問,就看到不遠處坐在江邊椅子上的鄭允浩。

朴有天沒再靠近了,於是我跟著朴有天立在花圃後面,看著坐在那兒不知道在幹嘛的鄭允浩。

鄭允浩的面前擺著一個蛋糕,上面插著的40歲的蠟燭在冬日的寒風中可憐地搖曳著微光。

「在中‥‥」我聽到鄭允浩喚著,繼而他正式地坐好,雙手合上似乎在許願,「願望呢,還是和以前一樣。願我的寶貝幸福快樂。」

鄭允浩吹滅了蠟燭,而後切了兩塊蛋糕下來,一塊放在他對面。

我眨了好多次眼睛才確認鄭允浩對面沒有人,而不是我沒看到。

「他‥‥」我拉了拉朴有天的衣袖,剛想問鄭允浩到底怎麼了,就看到朴有天臉上掛著的一滴淚。

內心無比震撼地看著這兩個男人。

「我們在中有沒有給我準備什麼禮物呢?」鄭允浩對著黑夜說。昏暗的路燈光落在他身上,寒風吹動著他的衣服和頭髮,一時間,我竟然覺得這個男人格外悲傷。

「我不要什麼禮物了,在中回來看看我就好,就看看就好‥‥」說完,鄭允浩用雙手捂住臉。

大過年的,這個時間點基本上大家都回家了,路上幾乎沒有人,連車輛都很少,就在某一個瞬間,我聽到了鄭允浩的嗚咽。

震驚還沒有過去,朴有天便靠近了鄭允浩。

「允浩‥‥」朴有天叫著,他的聲音有些哽咽,「回去吧,大家都在等你。」

我小心翼翼地走過去,心知我沒有身份講什麼話,便默默地立在一旁。而這時,我才看到鄭允浩已是滿臉淚光。

鄭允浩並沒有在意我們的出現,他沉默著,而後慢慢地,像一個小孩子一樣,把腿伸到椅子上,抱著膝蓋,整個人蜷縮成一塊。

這個男人和我印象中的太不一樣。印象中,他是不喜歡笑,但至少會有禮貌地謙和地嘴角上揚;總給人一種莫名的安全感,似乎把什麼事情交給他都會很踏實。而現在,蜷縮在椅子上的這個男人,哭得渾身顫抖。

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把年紀的男人哭成這樣,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允浩‥‥」朴有天哽了哽,「你別這樣,在中看到‥‥會難受的。」

「騙我,他看不到,他看不到!」鄭允浩抬起原本埋在膝蓋間的頭,「他要是看到了為什麼不回來‥‥」

半晌,鄭允浩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他猛地站起來,由於蜷縮的時間有些長,他一時沒有站穩,在朴有天準備扶他之際,鄭允浩已經跌跌撞撞地沿著江邊的小道一路走去。

朴有天並沒有追上去,我有些急,鄭允浩這種狀態萬一跳江了怎麼辦。朴有天似乎明白我的想法,他看著我,聲音低沉,「他一個人的話,會好受一點。」

我還是覺得不太放心,就算鄭允浩不跳江,他這樣跌跌撞撞地走,萬一竄到馬路上,絕對會被車撞死。

「我們先回去吧。」朴有天對我說,而後拍拍我的肩,示意讓我別擔心。

我想估計鄭允浩絕對不是第一次這樣了,所以朴有天才會這樣放心。又或者說,只有這樣,鄭允浩才能像朴有天說的那樣好受一點。

 

回去的路上,朴有天依舊什麼話也沒說。我倒是有很多問題卻不知如何思索。到了鄭允浩他們家門口時,朴有天才開口說,「希望你配合一下。」

我當然明白,屋裡的人,除了我父母其餘都應該知道鄭允浩的狀態,而我,不是說要給他們講鄭允浩現在在幹什麼,為什麼不回來,而是當作什麼都沒發生一樣,自然而然,保持愉快。

我點點頭,進門時便笑容滿面。

晚飯在還算不錯的氣氛中結束了。鄭父鄭母很是熱情,要我們留下打牌聊天,沒法拒絕,於是屋裡很快就組成了兩桌麻將。除了韓庚和他爸,其餘的人都沒有離開,莫小芩帶著孩子去休息了,而朴有天和沈昌珉,很明顯,他們其實在等鄭允浩回來。

 

麻將一搓就到了十二點,老人家撐不了便睡去了。

「你要不要去?」朴有天和沈昌珉看著屋裡只剩我一個人沒有睡便問我。

我點點頭,拿著鄭智慧先前給我的大衣便和他們出去了。

深冬的夜晚格外的冷。江面上已經有很濃的霧氣,路燈光在霧氣裡暈染成朦朦朧朧的一團,無法散開,給人更為蕭瑟的感覺。

朴有天沿著江邊一路開去,我坐在後面看著前面兩個沉默的男人,終於鼓起勇氣問,「在中是誰?」

而讓我尷尬的是,兩個人都沒有給我回答,甚至連一丁點反應都沒有。

往下游開了很久,才在江邊圍欄處看到鄭允浩。

鄭允浩的身邊散亂地擺著好幾個酒瓶。朴有天和沈昌珉走過去架起他時,他的嘴裡還咕噥著,「在中‥‥」

鄭允浩的鼻子凍得通紅,他穿得很少,又在江邊過了大半夜,加上喝酒,此刻應該特別難受。

朴有天調高了車裡空調的溫度。大家依舊沉默。

很久,朴有天才點開音樂。

那是一首老歌。至少我第一次聽它的時候還很年輕。

我側過頭,看著癱在一遍渾身寒氣加酒氣的鄭允浩。他似乎做夢了,有時候手腳都在動,嘴裡說著什麼聽不太清,直到有一滴淚劃過他凍得通紅的臉。

我收回視線,車裡的歌依舊在播,我努力地聽清每一句歌詞,繼而覺得心裡堵堵的,很難受。

 

有多久沒見你

以為你在哪裡

原來就住在我心底

陪伴著我的呼吸

有多遠的距離

以為聞不到你氣息

誰知道你背影這麼長

回頭就看到你

過去讓它過去

來不及

從頭喜歡你

白雲纏繞著藍天

如果不能夠永遠走在一起

也至少給我們

懷念的勇氣

擁抱的權利

好讓你明白

我心動的痕跡

 

總是想再見你

還試著打探你 消息

原來你就住在我的身體

守護我的回憶‥‥

 

我明白為什麼朴有天和沈昌珉不給我答案,我也不需要他們給我答案。

我知道,在中是鄭允浩的愛人。

而在中已不在。

 

 

 

 

 

 

 

Part. 60

「蘇經理,外面有一位沈先生稱要見你,因為二十分鐘後市中心的十一分店開張剪綵就要開始了,我幫你‥‥」

「沈昌珉?」我打斷了秘書的話。剛從辦公室的小隔間裡迅速換了馬上要出席剪綵的衣服,開年的時候什麼企業都講究更上一層樓的發展,休假完才不過半個月,已經忙得堪比年底。

「是的。」秘書回答,「但是他似乎很急‥‥」

我停下了手裡的動作。很急?其實沈昌珉來找我都算意外了。整個年假,我們光那些帶著刻意目的的聚會都已經有好幾次了,但是我可以清晰地感覺到,他並不是很待見我,這到也沒讓我很鬱悶,人和人之間的喜歡討厭總帶著說不清的色彩,但的的確確讓我很費解。然而今日,沈昌珉來找我,這讓我感到十分的震驚加好奇。

「先讓他進來吧。」

「這‥‥」秘書似乎擔心著時間問題。

「你先讓林部長過去,我可能遲到幾分鐘。要是最後我沒有出席,林部長替我過去就行,後面的事我會來處理。」就是在那麼一瞬間,我果斷地決定放棄出席剪綵,看看沈昌珉到底有什麼急事。

 

沈昌珉面無表情地進了辦公室,只是朝我點點頭,一句你好都沒有,如同在路上匆忙的偶遇。

「請問‥‥是有什麼事嗎?」已經進來兩分鐘了,沈昌珉一句話也沒說,我開始有些不耐煩。

「那個蘇嵐。」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我可不可以拜託你一件事情。」

我覺得此刻我的笑容很大方並且相當輕鬆,我放鬆了身體,「大家都是朋友,有什麼事你直接說就好。」

而就在我從容淡定地說完這句話的幾十秒後,我的臉幾乎變得很難看。

其實我寧願沈昌珉說「希望你以後不要出現在鄭允浩面前」。我覺得那樣的話都在我的意料之中。只是‥‥

沈昌珉正了正目光,這也是我和他的第一次對視。他慢慢地開口,

「我希望你能和允浩結婚。」

我是一個很奇怪的人。第一個表現就是看不懂漫畫。這使得我和很多人成長的樂趣完全不同,長大後我給這個病症糾結了一個名字,大概應該被稱為圖像障礙。第二個表現就是絕不看電視劇。講述著故事的畫面我看不懂,動起來的故事畫面會讓我相當煩躁。相反我媽特別喜歡看電視劇,每次在晚飯桌上還要給我講看的電視,因而我多多少少竟聽聞了一些橋段,其統一的稱謂是,狗血。

「伯母病了,」沈昌珉嘆了口氣,他放鬆了坐姿,也是瞬間我才看到他的倦態,「其實我才從手術臺上下來,我承認這是我最衝動的一次。」

我看著他,不說話。

「伯母一生最大的心願就是看到允浩結婚生子,而她能活多久,我也說不清,也許幾個月,也許幾年。」沈昌珉突然輕輕地笑了笑,「像電視劇一樣對不對?」

我無法笑出來,只是突然而來的未知感與無力感讓我的大腦一下子有些發鈍。

「允浩他現在‥‥狀態很不好,」沈昌珉吸了吸鼻子,「這是我們大家都必須面臨的結果,雖然,允浩他現在可能無法接受。」

「可能,這對你很不公平,但是,我必須把一切說清楚,你和鄭允浩之間是不可能有感情的,甚至鄭允浩會對你和現在的狀態一樣,可有可無的朋友,但是,我真的希望你能夠答應。」

「這不是鄭允浩讓你來的吧?」聽沈昌珉這麼一說後,我突然開始變得冷靜。

沈昌珉搖搖頭,「但是或許你能幫他減少負罪感。」

「對他父母的?」

「至少伯父伯母真的很喜歡你。」

「我不是做賢妻良母的料。」

「但你是這麼多年頂著相親名義的女的中間,唯一一個在吃完第一頓飯後鄭允浩還願意保持聯繫的。」

「那是他們家的人太過熱情。」

「鄭允浩沒有拒絕。」

「這不代表我能夠接受。」

「你對鄭允浩沒有太多想法,這很重要。」

「所以你找錯人了,你應該找一個愛著鄭允浩不介意鄭允浩對她各種冷處理的女人,還願意為鄭允浩生一窩孩子的那種。」

「那種女人很多。」

「所以應該不會要我來介紹吧。」

「可是她們相信愛情。」

「所以你認為我不會介懷那個在中的存在。」

沈昌珉突然笑了,「現在我真的發自內心地開始接受你了。」

「嗯?」我挑眉,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笑容。

沈昌珉突然站起來,他向我伸手,「我知道你會接受,因為你,真的不會介懷。」

我拍了拍沈昌珉的手,笑了,「或許是因為我是一個三十歲的老女人,恰巧鄭允浩能滿足我爸媽。」

沈昌珉的笑容變得更大,然後很認真地對我說,「謝謝。」

我相信這是我這輩子做得最不經大腦的決定。僅僅是憑著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或許我是對這些真的不在乎,以至於可以帶著仗義的想法給別人一個人情,順帶解決自己的麻煩。

 

可是那時的我,完全不知道,那其實對我來說是一個完全陌生的領域。那裡不像是我每天經手的策劃報表檔讓我得心應手,沒有目標挑戰和成就讓我享受其中。那時的我,以為這只是一張紙,滿足了四個老人,然後我可以繼續過我的生活,說不定哪天真的碰到了真愛。

可惜我錯了,我花了二十多年,從學習到工作找到了我想要的生活,卻只用了幾秒鐘的時間,改變了我的人生,從裡到外。

 

=======================================

 

當初在看到允浩江邊思念在中那段時,一邊看文一邊哭得淅瀝嘩啦的,尤其後面那《心動》的歌詞更是催淚。

沒想到現在校文再看到那段,還是被虐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o(〒﹏〒)o

在中啊~~~~~~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