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68

「在中‥‥」鄭允浩一步一步,緩緩地走近病床。

在那純白的被褥間,在那無數根管子中,那一張瘋狂思念的臉,蒼白,沒有絲毫血色。

「在中‥‥」鄭允浩站在病床邊,伸出顫抖地手,小心而疼惜地撫上那冰涼的面龐。

韓清立在病房門口,偏過臉,不忍去看。

他的印象中,鄭允浩一直是一個成熟穩重的人,感覺天塌下來都能撐住,可是現在,這個男人哭得一塌糊塗。

當初他不應該答應的,比起口中所謂的道理,他覺得這樣不堪一擊的鄭允浩才是最真的理由。他有些後悔了。

所幸的是,在中現在已經算是穩定了,只要能醒過來,不用過多久就會康復。

「在中‥‥」鄭允浩俯下身,輕吻了那失去血色的唇。

他做夢也想不到,他還能見到他的寶貝。那來不及細細體會的激動翻湧至全身。他不悲傷,因為他知道,他來了,他的寶貝不會離開。

 

「允浩!在中!」沈昌珉撞進來,完全沒有看到立在門口的他的偶像,在聽到「在中沒死」「在中在自己的醫院搶救」時,他直接從研討會上離開,急匆匆地趕回來。

此刻是淩晨四點,沈昌珉喘著氣看著鄭允浩,心中的震驚讓他無法說出一句話來。

「蘇嵐死了‥‥」鄭允浩看著他。

「什麼?!」沈昌珉驚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中已經脫離危險了,昌珉,先幫我看著在中,我要回去處理蘇嵐的後事。」鄭允浩握著在中的手,輕輕地揉捏,「昌珉,不管你有什麼事情,拜託你一刻也不能離開地守在這裡,我把那邊安排好就回來。」

「允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沈昌珉急了。

「有太多事情,我也沒有弄清楚。」鄭允浩抬眼看了看立在門口的韓清,「你先照顧在中,一有什麼問題立刻通知我。」

鄭允浩俯身親了親在中的臉頰,「寶貝,等我回來。」

鄭允浩起身,鄭重而認真地拍了拍沈昌珉的肩膀,在出門的那一刻,狠狠地瞪了韓清一眼。

 

淩晨的街道分外冷清。天空翻著魚肚白,醞釀了一夜的冰涼在太陽初生前被風吹得四處飄散。

鄭允浩開著車,神經因為一直緊繃此刻突突地發疼。

就在那麼一瞬間,蘇嵐死了,而在中出現了。一切太過突然。

為什麼蘇嵐會知道在中?鄭允浩突然想起前天晚上,蘇嵐剛回來時的反常,那個時候她問著什麼?對,那個時候提及了韓清。韓清,韓清,韓清。他為什麼會在國內,為什麼還會為在中做手術?

鄭允浩想起先前那個叫小可的女子的話。

『我不知道小在為什麼會這樣,一年多以前我遇到他時就是這樣。』

『他想回來,蘇嵐答應帶他回來,本來不會有這些事情的,本來小在不會這樣的‥‥當初不應該答應蘇嵐,這樣小在就不會出事了‥‥』

『蘇嵐和我帶著他去你們以前的地方,小在哭成那樣‥‥我知道你們兩個都很難受,小在知道自己隨時都可能有生命危險才一直不回來找你‥‥』

『他想你想得緊的時候,就拿筆劃‥‥睡覺的時候總是叫著你名字‥‥上天怎麼能這樣,小在一定會好的對不對‥‥』

鄭允浩揉了揉太陽穴。

那天晚上蘇嵐提起了天香雅居,而那個她說的在那裡買房子的朋友就是小可,小可一直住在美國,那麼說,蘇嵐是在試探自己?

太多的疑問糾結在一起,鄭允浩覺得前所未有的無力。而他現在什麼都沒法做,他能做的,只有把蘇嵐的後事處理好,等著在中醒過來。

 

蘇嵐的葬禮辦得很簡單。

四個老人輪流照顧著孩子,仿佛一夜間又老了很多。

朴有天和小芩都請了假來幫忙,靈堂裡,白玫瑰吞吐著悲傷與沉重。

前來弔唁的人很多,鄭允浩一夜沒睡加上事情太多,頭痛得厲害。然而就在他稍微休息的時候,他沒有看到靈堂的外面出現了一個男子。

男子靜靜地立在那裡,遠遠地望著蘇嵐的遺體。他手中拿著白玫瑰,卻始終沒有走進去。

良久,他拿出錢包,打開錢包的時候,一張被剪下來的紙映入眼簾,紙張看起來有些年陳了,那上面秀逸的字寫著一個名字。

男子的手指輕輕地拂過,眼淚緩緩地留下來。他嘴裡輕輕地喃著,蘇嵐。

而正抱著孩子的鄭母好不容易緩過勁兒來,她看著躺在那兒的蘇嵐,又看看懷中的孩子,突然想起蘇嵐出事的時候,一直喃著的話。

「你快,快走‥‥在‥在中‥‥在五樓‥‥五樓‥‥」

她一驚,手顫抖地碰了碰坐在旁邊的鄭父。

「怎麼了,你臉色怎麼這麼差?」鄭父擔心地問。

鄭母定了定神,吞咽了一口口水。

「在中,他回來了。」

 

 

 

 

 

 

 

 

Part. 69

在中是在兩天後醒來的。

那個時候他沒有力氣說話,他努力地睜開眼睛,看著面前的鄭允浩。

氧氣罩下,他張著嘴,發不出任何聲音。

「乖,別說話,」鄭允浩撫摸著他的臉,「我都知道,我都知道‥‥」

在中的眼角閃爍。緩緩地,露出一個蒼白的笑容。

鄭允浩明白他想要說什麼話,怎麼會不明白?時隔二年,當四目相對時,百轉千回。

鄭允浩從來沒有想過,一切會發展到現在這個樣子。

十二年前,他面對那個小乞丐心生憐憫。那時候的他和當時的蘇嵐估計是一個心情,他沒有說反對婚姻,而只是沒有合適的,可是家人一催再催,竟然想到收養這個小乞丐。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或許是把他帶回家的那個晚上,或許是中途某一日,一個單身男人的生活竟然因為這個孩子而變得不一樣。那個時候的自己,或許根本就沒有想過太多,只是想著,對他好,要他快樂,幸福。

倘若一直這麼下去,或許這一輩子不明確他們的關係鄭允浩也覺得無所謂。愛,已經有了,兩人皆因它幸福,那又何必糾結到底是愛情還是親情,又或者更多。

只是現實接受不了朦朧與模糊,歲月的軌跡是朝著越來越清晰的方向進行。或許是在在中提出搬出自己的臥室那一刻,或許是他拉著楚天依的手的那一刻,又或者是後來一次次在中將他推開。愛了嗎?愛了。

也曾慌亂過,也曾掙扎過。可是當一切被冠以愛的名義的時候,理智都未存在,那所謂的倫理傳統又何妨?他把這一生的情動都放在這份愛裡,默默地守護著,從未奢求什麼。

那麼多年的掙扎與兩人的忽近忽遠,而當他終於與他坦然相對時,這份來之不易的相愛竟然會對身旁的人造成這樣的傷害。

鄭允浩覺得,一切已經走到了盡頭,就算是他們的愛頂著罪名,那所要承受的懲罰也已經夠了。而今面前的在中,睜開了雙眼,一切又有了新的開始。

曾經鄭允浩總是幻想著在中沒有死,想像著在什麼地方與在中重逢。而如今在中終於在自己面前睜開雙眼時,他的心裡卻不是當年幻想時的那份激動,竟然是一顆無比平和的心,連用來亢奮的力氣都沒有,只容許細水流長。

昨天晚上,他一夜未眠。他想起蘇嵐從美國回來的那一天的種種場景。她提到天香雅居,她帶著懷疑的心情想從自己口裡打探出關於韓清的事情,她找自己母親談話。而從小可那裡得知,她在不知道在中身份的情況下,帶著在中回國,回到自己和在中以前居住的地方。而最後,她為了她不屑一顧的孩子,丟掉了自己的生命。最後的那一刻,口中喃喃的,竟然還是在中。

他懂了,開始真正地明白這個女子,也開始真正地明白自己和在中的愛情。

就算是蘇嵐對自己動了心,而在最後的一刻,她選擇的還是自己和在中的愛情。那個曾被蘇嵐和自己都忽略的孩子,在關鍵時刻存活了下來的孩子,或許就是蘇嵐給自己的最好的提示。

鄭允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而後紅了眼眶。

「在中‥‥」他溫暖的大手覆在在中的臉頰,「再也不會讓你受苦了‥‥」

眼淚緩緩地從在中的眼睛裡流出來,他費力地攤開鄭允浩的手掌,在上面慢慢地畫著。

一筆一劃,韓。

鄭允浩一驚,「韓庚?」

在中輕輕地點了點頭

 

「這兩天你和有天還有小芩,你們輪流去我家吧,」走出病房給昌珉打電話,「就說蘇嵐去世擔心他們,你們要好好幫我看看我爸媽有沒有什麼異常的舉動。」

「韓庚的電話打不通,韓清竟然在在中剛醒後就說要飛回美國!」

「這件事情一定有問題。在中怎麼去美國的?韓清還是他主治醫生,那韓庚絕對知道在中的事情。我現在懷疑,我爸媽也知道這件事,而且他們從一開始就知道。」

「醫院這邊我要照顧在中,我不想在他沒有康復之前說這件事,他肯定也有很多要給我說的。」

鄭允浩掛掉電話回到病房。

在中已經安靜地睡著,鄭允浩幫他蓋好被子。

我的小傻瓜,當初不僅僅是因為怕回來自己哪天死了我會傷心吧。是還有其他原因對不對?

 

朴有天是在下午的時候來醫院找鄭允浩,他看著還在沉睡的在中,而後緩緩地說,「我在想,會不會那天,在中根本就沒在車上?」

「不,我看著在中被抬上車,然後車開走的。」鄭允浩示意朴有天到病房外面去說,「在中上午醒的時候,在我的手掌上寫了一個韓字,我問他是不是韓庚,他點頭了。」

「韓庚?」朴有天皺著眉,「當時出事的時候也是韓庚去的‥‥誒,對了,當初去檢查為什麼不是你陪著去,而是韓庚?」

「你知道,我媽當時情況不好,我爸他們剛剛發現我和在中的關係,根本一點都不接受,我本來說要去的,但是我爸他那樣子‥‥對了!!」鄭允浩突然一驚,恍然大悟,「對了,我怎麼忘了我爸!」

「怎麼了?」朴有天有些不解。

「小安流產的時候,是我爸找韓庚去辦的手續結束了我和在中的養子關係。而當初我領養在中也是韓庚幫的忙。你想想,韓庚的爸爸和我爸是什麼關係,韓庚怎麼會不聽我爸的‥‥」

「允浩,你到底想要說什麼?」朴有天突然之間覺得詫異,「你該不會是說‥‥這一切是你爸的意思?」

「你在這兒看著在中,我要回家‥‥」

「喂!」朴有天一把拉住要走的鄭允浩,「蘇嵐的爸媽還在你家裡,你這時候去說這些,這‥‥不太好吧‥‥」

「不行,我一定要弄清楚。蘇嵐的爸媽遲早都會知道這件事的,今天就徹底說清楚吧,我不想再瞞著他們了,蘇嵐已經犧牲了這麼多,要是再瞞著她父母,我覺得我自己的良心都過意不去。他們要是能接受最好,要是不能接受的話,我也沒有辦法了。」

朴有天看著離開的鄭允浩,不由得嘆了口氣,而後立即給沈昌珉打電話,「喂!你還開什麼會啊,快去鄭允浩家,把小芩也帶上‥‥我給你說,今天鄭允浩是要徹底攤牌了,我怕會出什麼事情,平時鄭家兩個老人也挺喜歡你們的,我就留在醫院照看在中了,你給我快點啊!」

朴有天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在中,「真希望今天一切都結束了‥‥」

 

 

鄭允浩立在門口,穩了穩呼吸,而後推開門。

而讓他震驚的是,家裡,除了自己和蘇嵐的爸媽,還有韓庚,以及說要回美國的韓清,沈昌珉和小芩也在。

氣氛很詭異,鄭允浩打量了大家後,吐出一口氣,「爸,」他認真地叫了一聲,「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在中真的死了怎麼辦?」

鄭父沒有說話,他直直地坐在那裡,臉色很難看。

「允浩,你‥‥」韓庚見情況不妙,馬上說。

「你先閉嘴!」鄭允浩看著鄭父,眼裡帶著從未有過的失望。那種失望,在爸媽一直催他結婚時沒有過,在他們要小安和他在一起時沒有過,甚至在鄭父推倒了在中的那一刻也沒有過。「你可以否認,爸‥‥」

「你可以否認在中,否認我和在中的感情,否認這一切,都可以!可是爸,你有沒有想過,當初是誰把在中推倒的,要是在中真的死了,你的良心難道不會不安嗎?」

「鄭允浩!你在說什麼!」鄭母知道兒子猜到了這件事,看到蘇嵐的父母還在,拼命地提醒鄭允浩注意場合。

「我在說什麼你們比我還要清楚!」鄭允浩定了定,然後直直地跪在了蘇嵐父母面前。

「允浩,你這是‥‥」蘇媽媽一下子慌了,本來他們倆口子今天是過來看看親家的,來了就遇到這樣子奇怪的事情,完全手足無措。

「爸,媽,」鄭允浩的眼睛紅紅的,「蘇嵐死了,但如果你們還願意相信我的話,我想把事情仔細地告訴你們。」

「好好,那你快起來啊,跪什麼跪。」蘇爸爸連忙說。他們倆口子都是大學教師,從來都是安安分分地過自己的日子,沒遇到過今天這種狀況,這麼大一個男人在自己面前又是跪又是哭的,怎麼能這樣!

「爸,媽,我該跪,」鄭允浩看了一眼周圍的人,繼續說,「當初我和蘇嵐結婚,並不是因為我們兩個相愛。」

話音剛落,除了沈昌珉和小芩,所有人都驚異地看著鄭允浩。

「允浩你‥‥」蘇媽媽顯然被嚇了一跳。

「媽,你聽我說。我一直都有喜歡的人,蘇嵐從最開始就知道,而蘇嵐對我也並不是那種感情。我們兩個都知道你們做父母的焦急,而我們兩個又覺得彼此還挺能理解對方,比起和其他人心不甘情不願地在一起的話,還不如我們結婚。我答應過蘇嵐,一旦她找到她愛的人,會馬上和她離婚。」

「你在說什麼!!」鄭母騰地站起來,氣得渾身發抖。

「允浩說的是真的,因為當初和蘇嵐商量的人,是我。」沈昌珉淡淡地說,「我去和蘇嵐說的這件事。」

蘇媽媽怔在哪裡,蘇爸爸也是一臉不可置信。

「其實我和蘇嵐都對婚姻沒有期待,尤其是我,蘇嵐只是沒有找到那個她愛的人。我們兩個在一起並不影響自己原來的生活,反而還會讓你們安心,所以我們覺得這樣的狀態很好。」

「其實最開始我和蘇嵐都是反對要孩子的。我覺得要了孩子,對蘇嵐來說不公平,作為一個女生,已經和我做到這一步真的很不容易。只是,看到你們越來越期待我和蘇嵐,而我和蘇嵐明白,既然逃不了婚姻,那必然逃不了子女。」

鄭允浩垂下了頭。沈昌珉見狀,接上話,「試管嬰兒是我提出的建議,蘇嵐什麼不能懷孕的證明也是我做的。我最開始想,他們兩個都不想要結婚,可是又想不愧對父母的期待,這樣的方法確實很好。」

屋裡安靜地可怕,所有人都在消化剛剛的每一句話。

「爸,媽,」鄭允浩對著蘇爸爸蘇媽媽說,「我和蘇嵐並沒有想太遠想太多,這是我們的錯。我沒想到蘇嵐後來會‥‥」

「你別說了‥‥」蘇媽媽哭著說。到這個時候,她才真正地明白,蘇嵐最後的遺言,那句「爸,媽,我不後悔」的真正的含義。

「爸,媽,我都已經想好了,我依然是孩子的父親,不管怎樣都是他的父親,而你們也依然是我的爸媽,蘇嵐這一生留下來的遺憾,我會為她完成。」鄭允浩頓了頓,「昨天,孩子的戶口我已經登記了,他的名字,就叫蘇念。」

蘇爸爸一下子怔住了,「這‥‥」

「這不是對蘇嵐的愧疚,也不是對你們的補償,我不希望你們能原諒我,只希望你們能接受我完成蘇嵐這一生剩下的職責。」

蘇媽媽一下子便哭出聲來。當初蘇嵐說要結婚的時候,她是覺得女兒自己草率,她以為女兒是真正遇到愛的要命的人,可真相竟是如此。是他們自己把女兒逼上了這條路,用“孝順”這樣堂而皇之的理由,可是最終卻遇到這樣的結果。

 

「允浩,你先起來。」蘇爸爸正了正聲音,「這雖然對我和你媽來說太突然,我們也不是一下子能夠接受,但你先起來‥‥蘇嵐已經走了,是她自己選擇的,這不怪任何人,你先起來,先起來吧‥‥」

鄭允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爸,媽,我要說的,還不止這些。」

鄭允浩側過身,看著一直愣在那兒的自己爸媽。

「爸,媽,」他看了一眼蘇爸爸和蘇媽媽,「我剛剛不是說我一直有喜歡的人嗎?他叫在中,在兩年前,我以為他死了,所以後來才會和蘇嵐做出那些舉動。可是你們知道嗎?蘇嵐死的那一天,我才知道,我喜歡的那個人並沒有死。而這些,竟是蘇嵐告訴我的。」

「蘇嵐在被車撞後,我抱著她,她卻一直說在中在醫院五樓,讓我去找他。我後來才知道,蘇嵐去美國的時候,就遇到了在中‥‥」

「什麼‥‥」鄭母一下子睜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蘇嵐的朋友小可在韓清所在的那家醫院當護士,蘇嵐去美國時順道去看她。碰巧的是,韓清是在中的主治醫生,小可是在中的看護護士。小可想要和蘇嵐一起回國,看看幾年都沒看望的父母,在中知道後,也想回來。小可說,韓醫生給她下過死命令,不能把在中帶出醫院。可是你們知道嗎,最後是蘇嵐把在中帶回來的‥‥而那時,她不知道在中就是我一直喜歡的那個人。」

韓清緩緩地垂下頭,不去看鄭父和鄭母投來的目光,「允浩說的是真的,是蘇嵐把在中帶回來的,那個時候我在英國開研討會。」

「蘇嵐是按照在中所說的,把在中帶到以前我和在中居住的地方時才發現在中的身份的。那天回家後她就很反常,她騙我說朋友住在天香雅居想試探我的話,還兜兜轉轉地詢問到韓清。她一直知道我和在中的感情,而她這樣的試探,是因為她也覺得奇怪。韓清是我爸爸的好友的兒子,他作為在中的主治醫生,而我們所有人都以為在中死了,蘇嵐也在猜疑。」

鄭母突然想起那天蘇嵐來廚房和自己討論的問題,原來那個時候蘇嵐就知道在中了?天呐‥‥

「誰都沒想到,一直因為血塊壓住神經導致失明並左半身失去直覺的在中,會在回來的那晚血塊發生轉移。蘇嵐那天帶孩子去醫院看病的時候,在中正在搶救,小可不知道我和蘇嵐的關係,她看著在中快要死了想要完成在中想再見我一面的願望,她找到蘇嵐,要蘇嵐去找我,而蘇嵐跑下來的時候,卻不幸遇到車禍‥‥」

蘇媽媽和蘇爸爸完全震驚了,半晌,蘇媽媽才顫抖地問,「那個在中是‥‥」

「媽,我不會對您隱瞞。在中是個男的,是我在二十九歲那年收養的孩子。」

「這這這‥‥」蘇媽媽完全被嚇到。他們老倆口是大學老師,同性戀什麼都見怪不怪,思想也足夠開放,只是突然發生在自己身邊,真的讓人難以相信。

「他,現在還好嗎?」蘇爸爸趕緊問。

「他已經醒了,腦裡的血塊已經被清理,康復後就沒有問題了。」鄭允浩看著面色蒼白的鄭父,故意地不再說話。

 

屋裡再次變得安靜,最後還是蘇媽媽忍不住疑惑開口問,「允浩,你能告訴我,當初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鄭允浩扯出一個慘烈的笑容,「媽,我知道你和爸是大學老師,可能會能理解一點,但是我知道我和在中的錯。可是愛情是擋不了的。發現我們彼此相愛時,在中一直拒絕著我,成全我在爸媽的安排下和女的結婚甚至生孩子。可是經歷了重重的磨難後,我們發現離不開對方,讓對方和別人在一起過,對自己而言是一種痛苦。在兩年多前,我們終於走在了一起,然後被我爸媽發現。」

鄭允浩看了一眼鄭父鄭母,眼神暫態變得冰冷,「發現的那天,我爸親手推倒了在中,導致在中的頭部撞到了茶几的尖口,而後一直昏迷不醒。我媽被氣得住院。可是就在在中準備去別的醫院接受檢查時,救護車被追尾,撞翻進了江裡。那時候,我是真的以為在中死了‥‥」

後面的話幾乎是不言而喻。事情被人動了手腳。蘇媽媽蘇爸爸失神地坐在那裡。

「夠了,鄭允浩!」鄭父悶悶地一吼,「你這是在控訴嗎?!」

「呵‥‥」鄭允浩輕笑一聲,「我能控訴什麼,因為我到現在為止,我也不知道在在中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看看你現在在做什麼?你好意思把你和金在中的破事情拿出來說嗎?你不覺得丟臉我都覺得丟臉!」鄭母狠狠地說,「你這樣對得起蘇嵐嗎?」

「媽,您說這樣的話時,不心虛嗎?誰對不起蘇嵐誰心裡明白,我是對蘇嵐有愧,可是我能承認,我能想辦法盡力彌補,可是有些人根本連承認都不可能!」

「啪!」鄭母抄起一個水杯扔了過去,玻璃碎了一地。

「親家母,你們別急,孩子傷到了怎麼辦啊‥‥」蘇媽媽連忙跑過去把鄭允浩拉起來,她拍了拍鄭允浩的衣服,把玻璃碎渣抖掉,「允浩啊,好好說,跟你媽媽他們好好說。我和你爸現在不是很清楚狀況,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有什麼事情得好好說。蘇嵐的事不怪你們,真的不怪你們,那個丫頭想什麼我能不知道嗎?」

鄭允浩鼻子一酸,眼淚滑落下來。他不知道蘇嵐最後的遺言,而蘇媽媽和蘇爸爸知道。她不後悔,那就代表著,倘若她沒有離世,今天跪在這裡說話的,還有她。

「伯母,在中已經受了那麼多磨難了,還好這次有幸能撿回一命,要是當時韓清沒及時趕回來呢?要是蘇嵐當時沒有把在中帶回來呢?伯母,這是人命啊!」沈昌珉急了,他憋了一肚子的火,天下哪能有這樣的父母,雖然鄭允浩和在中的關係確實在這個社會裡是有錯的,可是有什麼錯是不可原諒的呢?

「人命‥‥你媽當時躺在醫院搶救時不是人命嗎?」

「可是當時在中也出於危險中!」

「你媽和我辛辛苦苦養你這麼多年,就是為了讓你淪喪道德盡做些丟臉的事情嗎?」

「這件事情再丟臉也比不上輕視別人的性命可恥!」

「鄭允浩你!」

「爸,媽,你們知道嗎?當初你們一個接一個給我介紹我並不喜歡的女人時,你們催婚催得我心煩意亂的時候,我沒有煩過你們,我知道我自己對不起你們,你們看著和我同年齡的人都有家室你們也擔心,可是感情是能說有就有嗎?當初小安做出那些事情,流產那天你們那樣冤枉在中罵在中,我也沒有對你們失望,因為我知道,你們以為那是你們的親孫子沒了,你們是在為我著想。當初爸你把在中推倒導致在中一直昏迷的時候,我也沒有對你們失望,我知道我和在中的關係並不是能讓人輕易接受的,我很愧疚把媽氣成那樣。可是你們知道嗎,我現在對你們失望透了,因為你們已經不可理喻!」

「鄭允浩!」鄭父大吼一聲,額角的青筋暴起。

「伯父伯母!」韓庚終於衝出來,「伯母伯母,你們先別急,允浩你也冷靜一下。你不是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嗎?我來告訴你,但是你們都先冷靜,別再衝動了。」

「當時伯母和在中住醫院我去看望的時候,伯父給我說了允浩你和在中的關係。我當時很震驚,也很不理解。當年伯父來我家給我說小安那次的事情時,我那時很不理解你,允浩,伯父傷心成那樣,所以我幫伯父辦理了手續,斷了在中和鄭家的關係。而那天,當我知道你們竟然做了那麼荒唐的事情的時候,我看到伯母躺在醫院,伯父幾乎要跪下來求我幫忙,我心裡滿是怒火。」

「那時我只是答應伯父挽救你。我沒想那麼多。」

「那天在中是在救護車上,我一直在他旁邊。出車禍的時候,我本能地抱住了他。落水的那時,江上正好有一艘漁船,也就是第一時間搜救我們的那艘漁船。車被撞壞後,我和在中剛好順著後面的破口被水沖出來,我和在中是最先被打撈上的。看到在中並沒有溺水跡象後,我知道那是機會。是我讓當時船上的兩個漁民把在中藏起來,然後我通知了那幾天正好在國內的我哥。」

「後來,我和伯父伯母商量,讓我哥把在中帶回美國治療,而那時候你以為在中已經死了,我們正好將計就計。在中在美國的情況很不好,大半年後好不容易甦醒了卻不幸失明,並且左半身失去知覺。我哥那樣的專家也沒辦法,並且在中隨時都可能因為血塊移動而喪命。伯父和我去美國看過一次在中,那時候在中的精神狀態也不好,一直嚷著回來,我們如實告訴了他的病情,並‥並且,騙他說允浩以為他死了,已經結婚了。伯父給他講了很多,最後差點給他跪下來求他放過允浩,在美國好好養病。他答應了,誰知道,蘇嵐卻把他帶了回來‥‥」

韓庚走到鄭允浩面前,「我知道我做得過分,如今所幸在中醒了過來,你怨我也好恨我也罷,對不起。」

鄭允浩沒有說話,他閉著眼睛,可是眼淚依然流了出來。

良久,他走到鄭母鄭父面前,「我只說最後一句話,這不是商量只是通知,我永遠不會放棄在中。」

繼而,他抱起孩子,對著蘇爸爸蘇媽媽說,「爸,媽,我先送你們和念念回家吧。」

 

 

 

 

 

 

 

 

Part. 70

有的時候我們終究是為了什麼。

在市場部工作的時候,為了陪客戶,很多個夜晚喝得昏天暗地,明明不喜歡那些魚龍混雜的場合,卻成為了城裡很多家娛樂場所的常客;在剛成為副經理的時候,這個不尷不尬的位置,在依舊笑得虛偽的同時,還要看更難看的臉色;而終於成為經理的時候,突然有一天想起小時候,乖乖背著書包上學的自己,拿著三好學生的獎狀,在某一天站在講臺上,雙眼放光地說,長大後要成為科學家。那個絕大多數小朋友,尤其是那個年代的小朋友都擁有過的夢想,在漸漸長大後,變成員警、變成新聞記者、變成檢察官,而現實最終的形態是一個在很多人面前高人一等渾身泛光的商人,或許上天還是給足了面子,至少在物質上滿足了自己的虛榮,可是那些吐得只剩胃酸的夜晚,那些被一杯杯黑咖啡浸泡的神經,那些被自己一路向上走而傷害過的人,僅僅是弱肉強食適者生存能解釋的嗎?

困擾了很多年,終於尋得似乎還合理的答案——小的時候拼命背課文算題後考到100分,爸媽笑了,他們辛苦掙的錢讓你每天早上吃雞蛋喝牛奶、每天穿著漂亮的衣服、每天用著最新的文具最好的玩具以及讓人羡慕的零花錢,這個時候,你不愧疚,他們也覺得值得;再長大些了,考初中考高中考大學,獎學金的背後他們老了,卻笑得更欣慰,你答應他們不早戀所以只有偷偷地喜歡某個有感覺的人,酸澀的感情膨脹只熏紅了你半夜不閉的雙眼;你答應他們考一所最棒的大學所以你每天早上開始刷題,凌晨檯燈下反胃的衝動只有你自己狠命地咽下。而終於有一天你進了大學,你依舊茫然,面對的未來是無限的未知,而你拼著闖著,咀嚼無數難過與孤獨,那個時候,他們說,嘿,長大了,該找個對象了。

似乎沒有必要過多地強調付出與償還,那樣會把愛表現成最大的債,其實無所謂報答或者對不對得起誰,孝心並不是一切按照安排。小的時候不懂事,在他們的教育下一步步成長,可長大後,面對的路是不同的,他們的期望和你的希望是不一樣的。有時他們會告訴你幹這樣幹那樣成不了事,可是你明明已經幻想到以後工作也做這事情;有時他們會告訴你該寫作業了該用心了該談戀愛了,可是只有你知道你還沒有擁有那樣的狀態。

鄭允浩開始面對著前所未有的失望。

他很想告訴他們,你們希望我吃好睡好,恨不得時時刻刻叮囑著,可是當我隨意解決某一餐的時候,只有那個人會為我準備胃藥,為我準備宵夜,當我失眠到整夜抽菸時,只有那個人會拿掉我指尖的菸,抱著我,那個時候我的神經才會慢慢地放鬆;你們希望我早日成家,可是成家是為了什麼,是找到一個愛你並且你愛的人,他愛你,給你精神支柱,你愛他,會有更多奮鬥的動力,累了的時候,兩人互相鼓勵安慰,高興的時候,兩人同享喜悅,不是為了戶口薄上多出一頁,也不是為了你期待了那麼多年關於兒媳婦兒的心靈空缺;你們希望早日抱到孫子,可是你們沒有聽到蘇嵐說的“精子卵子”的言論,當一個孩子的爸爸媽媽看到他時都不會有父母應有的慈愛,那他來到世上是最大的不公平;你們總以為你們的想法是對的,因為你們給了我生命,你們走在我人生的前面,你們經歷過你們所安排的一切,可是,人不一樣了啊,就好比你喜歡吃梨子而我喜歡吃蘋果,你不能吃辣而我喜歡吃辣一樣,想要的不一樣了,面對的時代與未來不一樣了,為什麼還要按照固化的模式來安排?

繁華的街道上車水馬龍,十多年前,鄭允浩開車穿過這一切時,總會覺得帶領他的是方向牌和路標,你應該到什麼什麼路,再左轉或者右轉,最後看到一個叫天香雅居的社區,哦,你到了。而自從在中來到他的世界裡後,他每次開車面對倒退的街景時,帶領他的力量,是家裡的他,靠近他,靠近他,最後回到家中來到他身邊。那個時候不是回天香雅居,而是回家。

蘇嵐在的時候總是說「今晚是去我家」「今晚是去你爸媽那兒哦」,嚴格區分著“我”和“你”,也清晰地說,你是去我家或是我去你爸媽那兒,于他們兩人都不是回家。

 

鄭允浩打開車窗,自然風迅速灌滿整個車內。

把蘇爸爸蘇媽媽送回去的時候,蘇念已經在蘇媽媽的懷中睡著。

「允浩啊,」蘇爸爸先開了口,「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我和你媽媽你不用擔心。」

「爸‥‥」

「孩子你媽媽和我會照顧,今天的事情,我們都靜下來好好想想。蘇嵐不在了,我和你媽媽也想過很多,說到底我們都有錯,我們都好好想想,以後不能再犯這樣的錯了。」

「你很多天都沒好好休息了,快回去吧。那個在中已經脫離危險了吧,過兩天我和你爸去看看他。」

「爸,媽,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鄭允浩的眼裡泛著淚光,「謝謝你們,明天我會來看念念的,這兩天他就麻煩您們照顧了。」

鄭允浩把車開向很久都沒住過的天香雅居。他不想回到爸媽那裡,因為這個時候,他們都受著傷,見面不過是給了對方的機會,看看你是怎麼傷害我的我是怎麼傷害你的。小芩留在那裡照顧他們,或許他們現在還在生氣吧,不過無所謂了,今天過去,明天又是一個新的開始。

 

 

在中恢復地很好,在四天後已經可以擺脫漫長的昏睡了,但是行動上還是有些不便。

鄭允浩寸步不離地照顧著他,而每當在中想要說什麼時,鄭允浩總是制止他,「好好養病,不要想那麼多,有我在呢。」

是在這一天,鄭允浩把在中抱到輪椅上,「帶你去一個地方。」

清晨的霧氣還沒有消散,幾聲鳥叫在某一處響起而後消失在滴著露水的樹葉裡。陵園很安靜,卻因為霧氣後明亮的陽光不再是以往的陰沉。

「允浩,到這兒來是幹什麼?」

在中很是疑惑,印象中,他認識的人裡沒有在這裡沉睡的。

鄭允浩沒有說話,只是順了順在中的頭髮。那因為長時間沒有修剪的頭髮變得長而柔順,服帖在臉頰,為整個人包裹上溫柔的氣息。

停在一方新墓前,墓碑前雪白的菊花還開得正好。

在中看著墓碑,而後震驚地話都說不完整,「蘇,蘇嵐‥‥是‥‥嵐姐?」

他第一次看到她的模樣。他曾經喜歡她的聲音,卻沒想過她的面容和她的聲音一樣讓人喜歡。

「嵐姐她‥‥」

「蘇嵐就是和我結婚的那個人。但是我們的婚姻是協商的。」

「那個時候我以為你死了,本想著就這麼過一生的,可是爸媽卻催著結婚,後來遇到蘇嵐,她也是和我處於相同的境況,於是我們兩個商量好,算是假結婚吧,只是領了結婚證。」

「我們兩個連婚禮都沒有舉辦,婚紗照也沒有拍,人前是夫妻,人後依然過著我們自己的生活。我和她有個孩子,是昌珉幫我做的試管嬰兒,因為爸媽催得緊,我們不得不選擇這個方法。」

「在她去美國之前,她只知道我有個愛人,是男是女長什麼樣子她都不清楚。然而她卻在美國遇到了你,還把你帶了回來。」

「她和你一起回到我們以前居住的地方,那個時候她才知道你的身份。那天回來她反常的要死,因為她發現了其中的不正常,可是第二天你的病情突然惡化,而當時正在醫院給孩子看病的她知道你在搶救時,跑下樓來找我,當時醫院外面正好有病人家屬鬧事,一片混亂,她為了救被推到馬路中間的孩子,被車撞死了。」

「她倒下後,一直催著我上樓去找你,最後一句話也是讓我去五樓見你‥‥」

「嵐姐她‥‥」在中的眼淚流了下來,「她‥‥」

竟然說不出過多的話語。是這個女子在不認識自己的情況下,毅然決然帶自己回來,看著自己在以前的家裡的種種,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依然告訴鄭允浩自己的存在。

「都沒和她真正地見一面‥‥」

「也沒和她好好說兩句話‥‥」

「允呐,當初知道你結婚的時候,我就相信你,我還以為又會是像上次小安那樣的女人,可沒想到是嵐姐‥‥」

在中艱難地站起來,慢慢地走到墓碑前。

「在中‥‥」

「允呐,讓我抱抱她‥‥」

瘦弱的手臂緩緩地環住那一方冰冷的墓碑。

我不能對你言謝,因為言謝便是對你的侮辱,沒有誰應該為了誰怎樣;我也不會難過到無法自拔,因為嵐姐,我記得你給我說的話。

『你要答應嵐姐,好好活下去,別怕醫生說的那些可能,要是看到你愛人也過得幸福的話,你就要比他還要高興地活著。』

 

 

 

 

 

 

 

 

Part. 71

在中出院的那天,他第一次見到了蘇嵐的父母,還有那個孩子。

「蘇爸爸,蘇媽媽,」在中笑著打招呼,他伸手摸了摸蘇媽媽懷裡孩子肉肉的臉,「好可愛的孩子啊,以後肯定和嵐姐一樣長得好。」

蘇媽媽和蘇爸爸有些尷尬地笑著。

「蘇媽媽,蘇爸爸,」在中立即補充,「我都知道都知道,嵐姐是我的好姐姐,永遠都是。要是你們不嫌棄,以後把我當兒子,我會好好照顧你們的。」

蘇爸爸和蘇媽媽呵呵地笑著,鄭允浩看到這樣的場景覺得很是欣慰,「爸,媽,還有在中啊,你們快上車,今天我在酒店裡訂了一桌,朴有天和沈昌珉他們怕是等不及了吧。」

一路上,在中一點也不覺得尷尬地和蘇家父母聊著,什麼都聊,在中怕蘇媽媽抱著孩子累,還主動把孩子抱過來,小心地摟著。孩子醒了也不哭,好奇地睜著大眼睛看他,而後笑得口水都流出來了。

「老頭子,你看念念還真喜歡在中呐。」

「你看念念笑得哦‥‥真好,真好。」

在中拿著紙溫柔地給孩子擦口水,鄭允浩看著他疼惜的樣子,忍不住伸手揉揉在中的頭髮。

蘇父蘇母看著他們兩個。

他們想了好多個日夜,不是不想自己的女兒,也不能因為一提到就傷心而閉口不談。或許在這個時候,他們才真正地明白自己的女兒,也真正地選擇理解。蘇嵐已經去了,再狠著往悲傷裡鑽她也已經走了。就算孩子是那樣出來的,他也是蘇嵐的孩子,也是蘇嵐用命換來的。鄭允浩在告訴他們孩子叫“蘇念”的那刻,他們就已經決定帶著原諒與平和的心態去看待以後了。蘇念,蘇念,宛若重生一般,帶著無比的希望。

 

到達酒店時,朴有天沈昌珉和小芩果然已經在那裡等了很久了。

「俊秀呢?」在中還沒來得及開口,鄭允浩已經幫著問了。

「現在還在德國,演出走不開。」朴有天也很是無奈。

蘇父和蘇母看了看包間裡的人,繼而蘇媽媽小聲地問鄭允浩,「你爸和你媽他們‥‥」

「媽,你別擔心,他們總有一天會明白的。」

一頓飯吃得格外熱鬧愉悅。蘇父和蘇母當了這麼多年大學教師了,很喜歡年輕人,況且幾個都是好孩子,蘇嵐在的時候平日裡也少有這樣的朋友,而且鄭允浩一副孝順兒子的樣子,真的讓他們很開心。

「允浩啊,我看反正你明天就又要去上班了,你們那邊住的地方還沒有收拾吧?讓在中來我們這邊吧,我們兩個最近也沒什麼課,在家也閒,在中剛出院,必須得有個人照顧,我看就這樣了,讓在中來我們這邊住幾天。」蘇媽媽關切地說。

「媽,這‥‥會很麻煩你們的。」

「哎喲,你都叫著我媽了,還嫌麻煩?況且在中還叫我蘇媽媽呢,念念也喜歡在中不是,在中沒事的時候也可以照看念念啊。」蘇媽媽笑著,雖然蘇嵐的去世讓她一夜之間老了不少,但是此刻的她,連臉上的每一條皺紋都昭示著心情的愉悅。

朴有天看到蘇嵐的父母能這麼體諒鄭允浩,而且真的是把鄭允浩當兒子一樣了,對在中也不排斥,反而喜歡得緊,便馬上接過話,「我看允浩啊,伯母說的對,你看你那住所也沒收拾,請了這麼多天假了回去工作也肯定忙,這兩天讓在中先去伯母那裡,伯母伯父兩個老人平時也難免會寂寞的,你又不能隨時陪著,在中剛好可以啊,而且也可以幫忙照顧念念。」

「對對對,」小芩也贊同,「你看我平時又想去看在中又想去看伯母他們,這要是他們在一起,我們去看望的時候也方便啊,這段時間的事情不太好,大家得在一起好好放鬆一下。讓在中也學學帶孩子,允浩你倒是會照顧了,可在中不會啊,他學會了後以後也可以減輕伯母伯父的負擔啊。」

在中被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說得有些不好意思,他碰碰允浩的說,「允浩,就這樣吧,你不用擔心。」

繼而抬起頭,對著蘇父蘇母笑得感激,「蘇媽媽,蘇爸爸,那謝謝你們了。」

「誒誒誒,別那麼見外,來來來,我們繼續吃飯,你看這菜都要涼了。」蘇爸爸忙招呼著大家。

或許,傷害後的難過不會一時平息,可是有你,有我,我們大家都在,一切就會往更好的方向前行。

 

========================================

 

明天最終章!!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