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72 【最終話】(共4話)

 

我是蘇念。

今年十五歲。

 

01—<我家的一天>

我每一天的生活都開始於叔叔雄赳赳氣昂昂地把爸爸從床上拖起來跑步。

「寶貝‥‥再睡一會兒嘛‥‥」

「鄭允浩!你馬上給我起來!!」

每天我聽到這些時,迷迷糊糊中我就知道已經是早上6點了,我還能再睡一個小時。而我每天早上起床時,總是會伴隨著被爸爸拖回來的氣喘吁吁的叔叔的那聲「念念,早安」。

至於為什麼叔叔總是雄赳赳氣昂昂地叫爸爸起床,主要是現在爸爸年齡已經‥‥唉,叔叔擔心爸爸的健康問題,不管風吹雨打,頭一晚有沒有偷雞摸狗,總是會在早上六點處於戰鬥力飆升的亢奮狀態。而至於為什麼正值男人的美好時光的叔叔會被一身大汗的爸爸拖回來,主要是因為叔叔平日裡工作很忙,每天還要照顧著爸爸和我的生活,重點是時不時還要和爸爸運動運動‥‥呃,爸爸雖然已經是那樣的年齡,但是,我已經沒辦法發表任何意見了。

一般來說,回到家氣喘吁吁的叔叔很少做早飯,所以我幾乎每天都被爸爸千篇一律的早餐摧殘,雖然他煎的蛋很好看,熬得粥看起來很美味,做的小菜很誘人,但是任誰天天吃也會煩膩的好不好?!因此我每週末去外婆外公家時,都有一種興奮感,要是去看望療養院的爺爺奶奶就更好,這樣還可以在外面吃。當然最好的還是去昌珉叔叔家,他那裡的早飯每日變化豐盛至極,這跟小芩阿姨沒有半毛錢關係,主要是昌珉叔叔每隔一個月要換保姆。

早餐時間是一個家庭幸福的開始,當然,我們家也不例外。爸爸像照顧兩個兒子一樣,除了照顧吃的,還一邊叮囑我好好學習,一邊向叔叔強調工作不要太拼太累。呃‥‥至於他,我忘了說,我十歲那年,爸爸就辭職了。叔叔不讓他工作那麼累,於是他憑著自己豐富而耀眼的資歷成功地在本市最好的大學混了一個講師當,每週三天有課,偶爾被邀請辦講座,是我們家最閒的一位。因此他常年“混跡”在菜市場、超市、療養院、外公外婆家、我學校以及叔叔公司。

我是走讀生,爸爸每天都會親自送我去學校,當初上初中的時候我以「還把我當小孩」的理由反抗過,但是爸爸總是把「這是父愛的一種體現」這話說得理所當然。其實我心裡挺高興的,同學也格外羡慕我的。吃完早飯,爸爸會毫無顧忌地和叔叔在門口來一個吻,很自然的那種,自然到每天目睹這種場景的我依然可以面色鎮定地檢查書包裡的東西帶齊沒。一吻完畢,叔叔去上班,爸爸送我去學校。

「念念,再見,今天要加油哦~」

叔叔的聲音真好聽。

然後一天就是這麼開始的。

 

我的午餐是在學校食堂解決的,學校食堂飯菜還算可以,加上可以和同學一起邊吃邊聊,我覺得很是滿足。而叔叔就不一樣了。雖然叔叔工作的公司很有名,但是食堂的品質卻和公司的成就呈反比例增長。重點是,叔叔是一個很拼的人,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他要不努力掙錢,就憑爸爸那個當講師的錢,我們家的各種消費、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的贍養就無法進行了,雖然我知道其實這些和叔叔都只有半毛錢關係,爸爸有沒有錢真的不用我去想的,就憑老爸動不動送叔叔那些讓我看了倒吸冷氣的禮物,還有爸爸每天塞給我這樣那樣的東西以及零花錢,我就知道叔叔那個理由只是在自我安慰罷了。呃,說回來,叔叔工作拼,經常把吃飯不當回事,自從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次叔叔胃痛住院後,每天中午爸爸都會給叔叔送飯。除了星期二,因為那天爸爸有課,並且不幸的是上午最後兩節和下午前兩節。

有一年暑假,我和爸爸一起給叔叔送飯,本來我說我去送就可以了,爸爸非要去。到了公司後,前臺接待小姐已經當爸爸是熟人了,打了招呼便主動彙報叔叔現在在哪裡,在幹嘛。通常情況下,叔叔是在他的辦公室,等爸爸。不過也有例外,比如開會開遲了,或者出去有事,那個時候,爸爸會等叔叔回來。爸爸總是頂著「吃完要把保溫桶拿回去洗」這樣的理由,其實有大腦的人都知道,晚上叔叔下班帶回來洗不是一樣的嗎,爸爸啊,他是必須要親眼看著叔叔吃完飯他才放心。

爸爸每天準備的菜色和份量都是有講究的,他沒事就上網查或者看書,偶爾還去聽他們學校裡的教授開的關於營養方面的講座,所以叔叔每天必須吃完爸爸才肯放過他。呃,又說遠了,那個暑假我和爸爸給叔叔送飯,當我看到叔叔邊吃飯邊聊天時完全忽略我時,我就知道了為什麼爸爸總是每天親自來送,而我也很自覺地再也不和爸爸一起去了。爸爸總是帶著讓我都覺得起雞皮疙瘩的目光看著叔叔吃飯,幫叔叔拿掉嘴邊的飯粒,聽著叔叔講一大堆有的沒的,看著叔叔手舞足蹈、揮舞著筷子的樣子,我都會覺得高興。

 

下午的時候,爸爸一般都比較閒,到療養院去看看爺爺奶奶,或者在街上逛逛,給我和叔叔買些東西,衣服、書、生活用品什麼都買,活像一個大媽。而爸爸從來不給自己買衣服,他的衣服全是叔叔買的,他總是說自己不會買,尼瑪啊,那你給我和叔叔買的就不是衣服嗎嗎嗎!話說回來,叔叔具有超能力,那就是逛街的時間以及逛街過程中的戰鬥力連小芩阿姨都無法企及,只有一個人可以媲美,那就是有天叔叔,有些時候,他倆會結伴而行,這個時候就不是我等凡人能夠隨便跟隨的了。叔叔逛街通常會和爸爸一起去,有時我會自虐地跟隨。

一般而言,叔叔在一家店一家店無比認真地給爸爸挑東西,當然偶爾我也會受到恩澤,爸爸拎著大包小包站在旁邊,在叔叔問「怎麼樣」時,總會回答「很不錯啊」「我們寶貝眼光真獨到」等等等等,然後叔叔就會更高興更雞血地挑下去‥‥我真的懷疑爸爸是故意的!難道他就沒有看到旁邊的我鄙視的眼光嗎?難道他就沒有察覺我一看見凳子就像看到菩薩一樣飛撲過去嗎?不就是叔叔總會格外細心地幫試衣服的爸爸弄這弄那嘛,不就是叔叔激動的時候總是笑得更好看嘛,不就是‥‥呃,不過話說回來,叔叔每次幫我挑的時候,我也很享受‥‥想到這裡,我算是有點明白爸爸了。

爸爸送我上學,但是不接我放學,他要去接叔叔下班。他口口聲聲地說是公平起見,早上叔叔坐地鐵我坐他車,下午就應該換回來,但是我知道,要不是叔叔不答應,他肯定會讓我早上下午都坐地鐵的。唉‥‥不過,我很滿足這種狀態並且堅持早上和下午接誰的順序不能換,因為叔叔每天下班的時候,都會順路讓爸爸帶他去白天公司裡那些同事說的好吃的地方,兩人便買回來當作晚餐的一部分。誰說我越來越像昌珉叔叔啦?我根本就沒法和昌珉叔叔比!我那是民以食為天的自然追求好嗎?!

 

晚飯是我最高興、爸爸最悲痛的時候了。通常情況下,我們家最豐盛的一頓就是晚飯了。而爸爸,因為不幸的年齡被叔叔嚴格規定晚餐的飯量,油膩什麼的,只能有那麼一點點。爸爸每次都是憋屈地看著叔叔把他剛夾進碗裡的美食夾出來放進我碗裡,我吃得滿嘴油光當然也沒辜負叔叔「多吃點長個兒」的期望,個子噌噌噌地長,什麼?爸爸的基因遺傳並不是理由好嗎?!

叔叔說,爸爸現在處於發胖的高危年齡,而這個時候胖了就會帶來一系列恐怖的病,什麼糖尿病高血壓,都會威脅我們家庭的長久幸福的。因此爸爸的晚餐有諸多限制,每次爸爸想再吃一塊肉時,叔叔總是狠狠地瞪著他,你們不知道,我叔叔那雙迷人的大眼睛瞪人的時候有多恐怖。當然一般只是瞪一下的話,是無法阻止我厚臉皮的老爸的,然後叔叔就會捏捏他肚子上的肉肉,「鄭允浩,你看你的肚子都什麼樣了,還好意思吃嗎?」「可是昨天晚上你還趴在他上面摸摸捏捏那麼喜歡的啊‥‥」爸爸通常會這麼回答。我會在在叔叔臉紅到發飆的幾秒鐘時間裡迅速埋頭吃飯,然後爸爸會在叔叔跳起來收拾他前及時遏止叔叔的怒火,一陣「寶貝我錯了」「寶貝別生氣」的話語襲擊,飯後還屁顛屁顛地主動洗碗。

其實我知道我爸是故意的啊!他早就認識到他是家裡最胖的人了,也早就清楚他肉肉的肚子是什麼樣的了,況且洗碗一事本來就是他的工作,他就是想看叔叔生氣的樣子。呃,我叔叔他也是故意的啦,老爸這樣已經那麼多次了,我看了都沒任何心情起伏,他真的會每次都生氣嗎?唉,倆口子的情趣我真的不是很理解。

 

晚飯後,不管我有多少作業,都會被叔叔拖去散步。我們一家人走在路上那不是一般的耀眼,隨便拎一個出來都是帥哥你懂嗎?尤其是我叔叔,在我爸年事已高(‥‥)我還未長開的大好時機,變得越來越令人矚目,那臉蛋,那身材,那氣質,我都為我爸擔心!當然我也只是說說,我叔叔對我爸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他的眼裡就只有四種人好嗎?哪四種?鄭允浩,家人,朋友,外人。什麼男人女人之分在他的世界觀裡根本就不存在。

說到這,我不得不講一個小插曲。某一個暑假,叔叔加夜班,我和爸爸一起去接他。就在叔叔準備上車時,一個女的衝了過來,臉頰紅通通地遞給叔叔一盒巧克力,我清楚地看到爸爸兩眼冒火,臉色發黑。叔叔接過巧克力,抱歉地對那女的說,「對不起,我不喜歡女的。」!!!!!這種話是能隨便說的嗎?我都怔住了好不好!但是我那剛剛還像黑面神的老爸瞬間就滿臉燦爛了。女的被嚇到一樣,失神地走了。

可就在她剛走不久,叔叔剛坐進車裡,把那盒昂貴的巧克力遞給我時,一個男的又過來了,他一手鮮花一手巧克力,笑得格外噁心。叔叔照收不誤,老爸的臉色比剛才還難看。「對不起,我不喜歡男人。」叔叔禮貌地回答。!!!!!這種話更不是能隨便說的好嗎?旁邊的那個黑面神加十級是男的好不好!!!男的一點都沒被擊退,「沒關係,你知道‥‥」叔叔立馬接話,「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已經有愛人了,抱歉。」估計男人還沒搞清楚這句話,等他反應過來時,那個樂得開花的人已經把車開得遠遠的了。

我抱著兩盒巧克力,心想著這是什麼好日子啊,然後慢慢品嚐這進口的美味巧克力,忽略掉前面兩人的膩歪。忘了說,那天是七夕,于我爸和我叔而言,每天都是七夕情人節外加蜜月,沒有特殊日子。還有還有,我叔叔他不喜歡男人也不喜歡女人,他就只喜歡鄭允浩。當然我不會輕易告訴你們的,你們快去給我叔告白吧,巧克力記得買好吃點。

咳咳,又扯遠了。每次散步的時候,爸爸和叔叔總是自然而然地牽著手,有時老爸會無恥地撒嬌吃豆腐等等,搞得我恨不得掛上一個牌子,上書,我不認識我旁邊的年輕帥哥旁邊的老男人。

要是晚飯和昌珉叔叔有天叔叔他們在外面吃的話,飯後我們會去娛樂一把,K歌是最常見的,也是我最喜歡的。當然,我很受不了我爸一副瘋狂小歌迷的樣子看著我叔唱歌。當然和昌珉叔叔他們的娛樂項目絕不僅僅是這樣,昌珉叔叔的兒子在美國留學,俊秀哥這兩年世界巡演,所以昌珉叔叔有天叔叔以及小芩阿姨這三個無聊寂寞的中年大叔大媽總是三天兩頭地來找我爸,他們四個愛好Party燒烤酒吧旅遊搓麻,所以我和我叔不是經常參與到他們的娛樂中。

 

散完步後,就是我叔最忙我最閒的時候了。我除了寫作業就是上網看電視,我叔忙著給我和我爸弄水果之外,卯起勁兒給我爸做美容保養各種按摩。話說,我爸給我開家長會時還能在一群比他小十多歲的家長中談笑風生稱兄道弟,這全得歸功於我叔。我爸隨時關注著營養健康,我叔就時刻緊盯著美容養顏新動向,把我爸活生生地弄得格外年輕。當然,昌珉叔叔小芩阿姨有天叔叔也都研究著這些,昌珉叔叔是珍藏級醫生教授,走得是專業科學路線,經常帶著他們這一夥人嘗試先進技術。

小芩阿姨是美術教師,對,一直都是美術教師,從領域到資歷都沒有變過‥‥她走的是藝術路線,經常帶著他們這一夥人接受藝術的薰陶。有天叔叔,我都不想說他了,他這個走在時尚最前沿的老男人,每天周旋於各種頂尖護膚美容品中,把一張臉硬生生地弄成海報上一樣令人羡慕,經常帶著他們這一夥人體驗各種頂尖品牌。

至於我爸,他走的是老婆路線,而且是走得最成功的,因為我叔叔又專業又藝術又時尚,集各種於一身啊!並且昌珉叔叔小芩阿姨有天叔叔都是我叔研究美容保養事業的戰友,有啥動靜第一個通知的必然是我叔,再加上我那俊秀哥和我叔(聽起來很奇怪是吧?稱呼不重要!)無比好的關係,俊秀哥從世界各地帶回來的高端產品我叔必然擁有一份,所以啊,還是我爸最成功。

做完一系列金氏美容養顏青春煥發後,沐浴時間到了。往往從這個時候開始,就是我最不願意提及的,作為一個剛剛步入青春期不久的活力四射的青少年,我是真的真的心不甘情不願。我能告訴你們我爸會用各種手段把我叔騙去和他一起洗澡嗎?我能告訴你們我爸會在浴室裡和我叔弄出不正常的動靜嗎?我能告訴你們這兩個都這麼一把年紀了在一起這麼多年了還定期來一次高水準的鴛鴦浴嗎?

我叔說情緒不能波動太大,不然老得快,所以我要及時刹住車,我要是繼續說下去的話,我的情緒真的會來一次標準的全振動的,我不能這樣,不然我偷偷用的我叔那一堆護膚美容品就浪費了。

沐浴後,是晚睡時間了。咳咳,我將給予最標準最科學最嚴肅的回答。我爸和我叔的性生活相當和諧美滿,兩人新意不斷樂趣無窮浪漫無比。沒了,其餘的自行想像,因為我也只是根據那不厚的牆裡透出的聲音想像的。

 

 

 

 

 

 

02—<我的十五歲>

十五歲‥‥真的不是什麼有典型代表意義的年齡。主要是那個叫xxxx的作者,對這個年齡有特殊癖好,不信你往前面看,忘了第幾章了她就是以「十五歲,青春而明媚的年紀」這樣矯情的開頭寫我叔的。唉,至於我其他時間的生活,真的,你得問問她番外裡寫不寫,這不是我能控制的。

我的十五歲普通平凡,波瀾不驚。

初三的男生真的算得上是飛揚跋扈,像我這種長得帥成績囂張家庭條件又好的,要是不更飛揚跋扈就真的對不起自己的優勢,但是,我偏偏不是這樣,低調地可以,這是我爸和我叔常常教育我的。他們兩個對我的管教真的是相當之輕鬆自由,從不催促我寫作業,不給我報補習班,考試完後就問我自己感覺怎麼樣,具體多少分看我有沒有告訴他們的心情,甚至在初二五一補課時,我爸親自打電話給我們班主任請假說要帶我去旅遊,旅遊完後,我叔又親自給班主任打電話說旅遊嘛,他讓我不用做作業,所以不交作業了。

聽我這麼說完,你們肯定羡慕嫉妒到恨,然後就開始酸溜溜地說我爸和我叔根本就不管我對吧?錯!他們的關心不是每一個孩子都能像我這麼幸運地擁有的。我爸會時不時找我談話,不是你想的那樣哦,我的秘密疑惑期待什麼的都會給他講,他總不會給我答案,總是給我講我能接受的道理。我叔當年讀書是高手,有名的跳級人才中考狀元還是最知名大學的保送生,他總是給我分享學習小訣竅,和我一起制定我的學習計畫。這些都只是一部分,小小的一部分。

我記得當我把我想開一家動漫周邊販賣店這樣每個小孩憧憬的幼稚想法告訴我爸時,我爸竟認真地找我策劃。於是那一年的暑假,我和我爸還有我叔茶餘飯後都圍著這個事情轉,尤其是我爸,我們倆父子從實地勘察,到他向我瞭解各種動漫知識,再到後來他拿錢把我和我叔親自選的鋪面買下來,到最後的最後店真的開起來了,我爸總是先聽我意見,說他是和我叔是投資方,我是老闆,把我的想法都盡可能地付諸實現了。我能告訴你們學校外面全市聞名的動漫周邊販售店是我開的嗎?我能告訴你們裡面可是有五個員工嗎?哦,說到這兒我想起來了,十五歲這個年齡還是有意義的,因為這年是我的店鋪開店三周年。

 

初三下學期,我們學校來了一位新校長。聽聞校長之前是物理特級教師,是全市物理教師的帶頭人,並且,他不像我們的前校長一樣老得禿頂,他也不過是四十多歲罷。第一次見到校長,就是在初三下學期一開學的中考動員會上。校長大談著我們學校的歷史,然後說了歷屆我校的中考狀元。然後我聽到了一個名字,蘇嵐。熟悉而陌生。熟悉的是,她是我媽媽,陌生的是,聽爸爸說,她只陪伴了我幾十天,為了救我而被車撞死了。

我看著幕布上投影的媽媽初中時的照片,不得不說,我和媽媽長得很像。尤其是眉宇間有一種隱逸的傲氣。我當時以為是幻覺,校長在看了媽媽照片一眼後,直直地看向了我。

三天後,我在我的動漫店,遇到了我們敬畏的新校長,莊晨。

「蘇念?」他叫我。

「校‥校長好!」我立即站直身體。我並沒有像任何同學透露我是這家店的老闆,而作為初三的學生被校長抓到在動漫店裡逗留絕對不是好事。

「呵呵,你不用那麼緊張。」他走過來,拍拍我的肩,「這家店挺好的,你爸爸真的對你很好。」

我當即傻了眼,校長這麼說,是知道這店是我的?!

我震驚地看著校長,而他正仔細地看著我,「蘇念,你和你媽媽長得很像。你媽媽這麼大的時候,也像你這樣,優秀,帶著傲氣。」

「欸?校長認識我媽媽?」

他點點頭,而後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我看了你的成績,物理真拖你後腿,你其他科成績都很棒,要是物理提升上去了,絕對是第一名。」他溫和地笑著,「以後,我給你補物理吧。」

我再次傻眼。我沒聽錯嗎?這個聽聞已經不怎麼上課的新校長,這個之前是我市最牛逼的物理特級老師,說要給我補物理?!oh, my god!

「校長,真的嗎?」

他抬手摸摸我的頭髮,「去我家裡吧,在學校裡不方便。時間的話,你自己定。」

「那校長,我能回去和我爸爸商量一下嗎?」

就在這時,我爸和我叔突然出現在了店裡。

「爸,叔叔,」我看著他們,「這位是我們的新校長。」

三個大人客氣地打著招呼,我爸若有所思地看著校長,而我叔叔的目光更加直接,他們和我一樣,這個才來的新校長,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店裡。

「爸,剛剛校長說要親自給我補習物理耶‥‥」

「真的嗎?那真是麻煩校長了,念念就是物理不太好,我都這麼大了,基本上忘了,他叔叔又沒那麼多時間,這是好事啊。」爸爸依舊帶著他那若有所思的目光。

「爸,校長說要我自己定時間,我覺得週五和週六晚上可以。」我看了看校長,「校長說要去他家裡。」

「哦?」我爸有些震驚。

「鄭先生,是這樣的。」校長迎上我爸打量的目光,「我是蘇嵐的同學,我知道蘇念是蘇嵐的孩子,蘇嵐生前我沒有做什麼事情,現在很遺憾,我想‥‥」

「校長,」叔叔坦然地笑了,「我明白了,週五和週六的晚上我會送念念到你家來,那就麻煩校長了。」

於是,我們的新校長就這麼成為了我的物理補習老師。兩個月後,我已經是我們年級的物理第一,以及總分第一了。

校長的家不大,但是很溫馨,並不像一個單身男人的家。對,我那四十多歲的校長,是單身。

每週的補習時間,校長除了給我講課很少給我講其他的。他像爸爸和叔叔一樣叫我「念念」,偶爾會留我吃晚飯,但是爸爸或者叔叔都會很準時地來接我回家吃飯。每次叔叔或者爸爸來接我時,他都會送我們下樓,看著我們的車開走他才離開。而我對校長的瞭解也很少,我還是不習慣叫他“莊叔叔”,依舊叫著他“校長”。

 

初三的最後時光很快地過去了,我如願以償地成為了我們學校走出的新全市中考狀元。那天爸爸和叔叔帶著很多東西去校長家道謝時,校長拒絕了爸爸提出的學費,也拒絕了那些名酒名菸,最後他說,「鄭先生,今晚能留念念在這裡吃飯嗎?」爸爸一怔,而後把東西放在校長家裡的茶几上,帶著叔叔離開了。

那天校長給我做了很多菜,我吃得異常高興,他坐在我對面笑著看著我,然後眼淚流了下來。

我捏著筷子怔怔地看著他,他不緊不慢地開始說,「念念,你想聽故事嗎?」

我愣愣地點點頭。

「我上初中那會兒,是班上最差的學生。打架,抽菸,作弊,什麼都幹。那時候你的媽媽蘇嵐是班上最好的學生,年級第一還是班長、學生會主席。後來老師覺得應該找一個學生來幫助我,於是我和蘇嵐就成了同桌。」

「蘇嵐的字寫得很漂亮,是我見過最好看的,我的每一本新書、新本子都會讓她給我寫上名字班級。我喜歡讓她給我講題,她認真思考的表情真的很迷人。她很有耐心,我那時差得可以,她就每一步每一步地把解題步驟講給我聽。她和其他的好學生不一樣,她喜歡和我一起看小說,經常聊一些其他好學生鄙夷的事情。她也很傻,一個勁兒地往前衝,為了考第一,可以連續熬很多天夜。」

「我喜歡她,可是我覺得我喜歡她這件事在別人看來肯定是荒唐到要死的事情。我不敢跟她說,可是控制不住心裡的喜歡,總心疼著她,想為她做很多很多事情,可是我的能力又很有限。我看過她幫我向教導處主任求情,那時我發誓以後絕對不要違規違紀,我看到過她給班主任講我這裡進步那裡進步,而只有我知道,我並沒有她說的那麼好。」

「我發現我越喜歡她就越覺得自己渺小,所以我總是偷偷地看她。那段時間真的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了。我的爸媽很早就離婚,沒人願意管我,而且我自己也不爭氣,蘇嵐是第一個說我好的人,也是第一個願意幫我的人。我那時天真的以為,好好學習,蘇嵐考上哪個學校我就去哪個學校。」

「我爸好賭,那時欠了很多錢,後來我被迫在初三時轉學,因為家裡沒有錢支付學費了,我只能去最爛的學校讀書。我讓班主任對別人說是因為我打架開除,我不想別人知道我的家庭,尤其是蘇嵐,因為我覺得那只會讓我變得更卑微渺小。」

「轉學後每天我都會悄悄地來學校,站在遠處看到她進校門了再去上學。我想努力讀書,因為我知道蘇嵐會去最好的高中,要是我能考到獎學金,說不定家裡會讓我去。可是我荒廢了那麼多年,成績變好並沒有那麼容易。那個爛學校沒有晚自習,有時候我會偷偷地翻牆回原來的學校,站在樓下望著樓上那間教室。有時候,會看到她下課出教室站在陽臺上,那個時候我會激動要死,卻怎麼也不敢上去。」

「我中考的成績離奇跡很遙遠,家裡說什麼也不要我繼續讀書了。那個時候家裡窮得一天三頓飯都吃不起,無奈之下我只能去打工。開始我在餐廳裡當服務生,那天我看到電視裡在公佈中考成績,她是全市中考狀元。表彰她的那天,我偷偷從餐廳裡溜出來,到達時已經遲到了。人很多,我在後面怎麼也擠不進去,我只能遠遠的望著她。她是我一生中最遙遠的夢想。」

「後來的我換了很多工作,都是在最底層掙扎。我去她高中學校偷偷看她,她生日的時候明明已經買好了禮物在她家等她,卻在看到她和她幾個同學回家時逃跑了。我又土又爛又沒錢,怎麼能有那樣的幻想呢?」

「我開始上夜校,自學,然後在二十歲那年終於考上了一個普通的大學。學費都是自己打工掙的,越爛的大學一般學費還貴得離譜,家裡的人還靠著我照顧,他們都勸我別讀書了,可是我始終堅持著,在最窮的時候,每天只能啃饅頭也堅持著,只有我知道,我在向那最遙遠的夢想靠近。」

「再後來,她在有名的公司工作,我大學畢業在一所中學教書。每次我去商貿中心看到那公司宏偉的大樓時,總會覺得很難受。她在裡面是出色的經理,而我,連這棟大樓,都沒有資格踏進。」

「三十歲那年,我在我的努力下,已經在市里最好的中學之一裡當物理組組長了。而我卻在那時聽說她結婚了。結婚物件是有名外企分公司的總經理,四十歲。我請了一天假跑到那家外企辦公大樓外等了一天,才終於看到了她結婚物件的模樣。我很難過,很不甘,很想去找她,可是我知道我根本沒有資格。我能給她什麼了,說不定我一個月的工資連一件她的衣服都買不起。」

「可是我依然放不下她,身邊的人都催我結婚,可是我不知道我在傻等什麼。我總是在想,那些有錢的男人沒幾個是好的,我怕她受傷害,雖然我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但是要真的發生了,我還能去保護她,所以我不能結婚。」

「但是她卻意外去世了。去她葬禮時,我正發著高燒,我在靈堂最外面看著,卻不敢靠近她的遺體。我不想去醫院看病,我想就這麼隨她去吧,還能陪著在另一邊孤獨的她。可是天不遂我願。」

「得知你在這裡讀書時,我花了好大力氣才調過來。你和蘇嵐真的很像。我想,那麼要強的她肯定希望你比她還優秀。而你已經做到了,我很高興,真的。」

 

我看著面前滿臉是淚的男人。

這是第一次有人給我講這麼多關於媽媽的事情,我只是聽過外公外婆零零碎碎地提起。確實,媽媽過早的離世導致在我的情感世界裡,她並不能造成什麼影響。可是這個男人在給我講這些的時候,我第一次因為媽媽難過地要死。

「念念,你爸爸是個好男人,你叔叔也是。我想你媽媽要是能看到的話,肯定會很高興的。」

「莊叔叔,」我第一次這麼叫他,「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回到家後,我紅著眼給爸爸和叔叔講了這些。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爸爸哭,叔叔抱著他,也默默地流著眼淚。

那天晚上,我輾轉反側睡不著,起來喝水時,聽到爸爸和叔叔還在房間裡聊天。

「她那時答應和我結婚,說要是遇到真正喜歡的人就會和我離婚。其實她一直在等莊晨吧,那麼多年‥‥」

「允呐,嵐姐會知道這一切的。最開始我以為嵐姐是對你有感情才為了救念念不顧自己的生命,其實我知道,嵐姐是為了我們‥‥」

「下輩子,她一定要幸福,不能再這麼傻了‥‥」

我默默地回到房間。媽媽和爸爸的事情我不太瞭解,但是叔叔和爸爸的事情我全都知道。而此刻,我似乎明白了那沒有陪伴過我的媽媽,她雖然錯過了愛情,但是她卻挽救了愛情。而最重要的是,她一直都擁有著她的愛情,就算是現在。

 

 

 

 

 

 

第1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