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估們!番外我都會集中放在這一帖~

=================================

 

【番外一】:琳琅 

>>>>>

那一段同你走過的時光長廊裡,

盡是你用愛帶來的裝扮,

琳琅滿目。

 

 

 

(一)

那一年,在中剛剛病好,似乎所有的磨難都離開,一切都變得很好,可是只有鄭允浩知道那個時候在中的苦。

面對已經二十一的年紀,在中沒法再去讀書,鄭允浩把在中安排到自己公司上班。

在美國的漫長時間裡,在中基本上沒有接觸到社會,很多東西都變了,更何況,在這之前,他連大學的一學期都沒有讀完。在中並不想借著鄭允浩的關係怎麼怎麼樣,所以當他以實習生身份出現在市場部時,老員工們可沒少折磨他。

端茶遞水,打掃辦公室清潔,跑業務時,總是做最累的活,曾經在大熱天的中午頂著毒辣的陽光跑了好幾條街。

鄭允浩看著心疼,可是他卻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當年他也是市場部出來的,可是至少在剛進公司時,名牌大學加上大學期間的實習經歷讓他一路走起來比別人順暢。而現在,他只能給曬傷的在中擦藥,在和他在一起的時候講講經驗,然後偷偷地找市場部經理小小地談了談話。

那時蘇念還小,蘇爸爸蘇媽媽幫著照看,鄭允浩每天做營養豐富的菜肴給在中,總想著在在中工作之餘,安排一點放鬆有趣的事情做,也總想著該怎麼給他寶貝安慰與動力。

 

這天,是在中實習的第二周,因為在中要求不和他一起到公司一起下班避免別人起疑,所以鄭允浩買菜回家已經開始做飯了,也沒見在中回來。

等他把一盤盤菜放在桌上時,在中才拖著疲倦的身體進了門。

等在中沖了澡出來的時候,鄭允浩已經把晚餐做好了,把盛好的飯放在在中面前,「寶貝,今天可是做了你喜歡吃的水煮魚哦,快來嚐嚐。」

在中只是點點頭,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鄭允浩沒說話,今天早上碰到市場部經理的時候,經理給他說了的,市場部最近在做一個區居民消費品的調研,都跑了好幾天了毫無進展,市場部也累得夠嗆,在中跑了好幾個社區都撲了空,沒少挨駡。

鄭允浩把剃掉魚刺的魚肉放進在中的碗裡,「今天工作不順利嗎?」

在中癟癟嘴,本來想抱怨一下,但是怕鄭允浩聽到後去找他抱怨的對象,於是便搖搖頭,夾起碗裡的魚肉,卻怎麼也沒胃口,「吃不下‥‥」可憐兮兮地看著鄭允浩。

鄭允浩無奈地嘆口氣,把在中碗裡的飯倒給自己一半,「至少要把這些吃了。」

「沒胃口‥‥」

「誒,吃了飯才有力氣,又不是小孩子了,至少在挨駡時心裡嘀咕抱怨的力氣該有吧?」鄭允浩看著在中猛然抬起的目光,不禁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在中近來因工作而消瘦的臉頰,「這些都是正常的,想當初我剛剛進市場部的時候,每天都挨駡,別人三個月就轉正了,我硬是拖了半年‥‥」當然這是騙人的。

「那你當時還幹?」在中接過鄭允浩餵過來的飯菜。

「我當時年紀小,又沒經驗,」鄭允浩邊說邊一口一口地把飯菜餵給在中,「部門裡面就數我最受歧視了,競爭那麼大,又沒有人願意幫我,總是讓我幹最累最髒的活。」當然這也是騙人的。

「別人只看得到結果,根本看不到你努力的過程,所以我沒少挨駡。當時我就想,你們瞧不起我吧,我就是要做好給你們看。」鄭允浩把在中嘴邊的飯粒撿起來放進自己的嘴裡,「你們不待見我,我還是對你們好,我只要把自己做好就行,而且,市場部的工作,除了苦力,還要動腦筋專研才行。」

在中咽下一口湯,他曾經可是懷著一腔熱情,可是現在弄得灰頭土臉,什麼心情都沒有了,「可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啊?」

「寶貝現在做的啊,就是好好把飯吃完,一會兒泡個澡,為夫剛剛學會一套按摩大法,當然要讓寶貝好好享受一下。然後美美的睡一覺,明天不是星期六嗎,為夫帶你去一個地方,包你滿意。」

在中忍不住憋笑,「什麼為夫不為夫的‥‥」

「嗯?難道我們寶貝不要我呢嗎?」鄭允浩立即一臉憋屈的萌相。

「誒誒誒,好好吃飯!」在中拍開鄭允浩湊近的臉,完全不知道沒有好好吃飯的是他自己。

鄭允浩看著在中心情稍微變好,立即把剛剛倒進自己碗裡的飯再給在中倒回去,「寶貝,多吃點,今天的菜我可是做了好久的呢。」

 

第二天一大早,在中就被鄭允浩拖進車裡,然後一路莫名其妙地被鄭允浩帶到垃圾處理廠。

「允浩,我們來這裡幹什麼啊?」在中一頭霧水,得到的答案確是鄭允浩神秘兮兮的笑。

鄭允浩和那邊工作人員打了招呼,接過他們給的工作服,然後給在中也穿上。

在中茫然地看到鄭允浩跑到一大堆垃圾旁邊,「寶貝,你不是要做xx區xx街道、xx街道和xxx街道居民消費品的調查嗎,這裡是這幾條街道的社區的垃圾。」鄭允浩帶上口罩,然後向在中揮手。

在中恍然大悟,驚訝地張大嘴,對啊,要調查他們的消費品從垃圾上來看是最直接的,這些垃圾就反應著他們平時購買最多的商品和品牌,這比去一家一家訪問和超市調查客觀多了!

在中立即戴上口罩,飛快地跑過去。

鄭允浩知道在中想通了,也不負自己給了垃圾廠一筆錢安排這安排那,看著在中不顧髒不怕臭地熱火朝天地幹著,看著在中即使帶上口罩也難以抑制的笑容,鄭允浩的心裡總算放心了。

就這麼統計了一天,兩人加上垃圾廠工作人員的幫助,把兩條街道都弄完了。

「哇,你身上一股臭雞蛋味道!」在中皺起鼻子,雙手撲扇撲扇,「你離我遠一點!」

「不知道誰身上一股爛茄子味道,還好意思嫌棄我。」鄭允浩一把把在中摟進懷裡,壞笑著,「寶貝,既然這樣,我們是不是得趕快回去來個痛快的鴛鴦浴啊!」

在中笑著,伸手摟住鄭允浩的脖子,飛快地親了親鄭允浩的唇,而後小聲地說,「那就快點啊‥‥」

當然,兩人當晚雖然是濃情蜜意卻也沒有擦槍走火,因為第二天還要處理剩下的一條街道的垃圾啊。

 

週一的時候,在中已經把熬夜趕出來的統計資料交給了經理。經理看了兩眼放光,當即在部門會議的時候好好地把在中表揚了一番,心想著這孩子進步大又能幹得趕快給總經理彙報啊,雖然不知道總經理和這孩子啥關係,但是根據那幾次“談話”來看,總經理肯定會高興噠!

那之後,在中似乎有了更大的熱情,一路上走得很順暢,直到成為市場部一小組組長時,在自己和鄭允浩的商討下,到了另一家公司,再往後,實實在在地往上攀爬。

在中知道男人心裡對於自己沒能上大學的難受,知道男人在自己工作不順時的安慰與心疼,更知道男人對自己的幫助。他都明白,所以他在工作時總會那麼拼命,因為這裡面有男人的付出;所以他在蘇念讀高中後毅然決然地放棄原來的工作,因為他至始至終都知道,比起這些,這個男人,鄭允浩,最重要。

 

 

 

 

 

 

(二)

在中轉正後,在市場部幹得算是風生水起,業績也相當漂亮。

「後天就是耶誕節耶,我們市場部這一群單身一起去熱鬧熱鬧怎麼樣啊?」快要下班時,有人這麼建議,立即得到大家的贊同。

「在中,你呢?難道說‥‥有情況!」那人看到在中遲遲沒有點頭,立即八卦起來,於是眾人紛紛圍過來。

「快點交代,什麼時候有女朋友的啊?平時看你也沒發短信打電話啊?」廢話,鄭允浩就在頂樓,打什麼電話。

「不對耶,上次我們轉正聚餐的時候,你明明說過沒有女朋友的啊?」當然,女朋友沒有啊。

「在中啊,你真不夠意思,脫單這種幸福事都不和我們分享嗎?」

在中被圍在中間,神情尷尬,「不,不是,你們誤會了,沒有女朋友,是那天有事。」

「耶誕節這種時候能有什麼事啊,難不成你是回去陪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開玩笑吧!」

在中繼續好不尷尬地解釋,「沒有,真的是有事。」

眾人看到在中一再否認也覺得沒趣,紛紛收拾東西下班了。

在中吐出一口氣,如獲大赦。

後天。在中不禁想起小的時候和鄭允浩過耶誕節的情景。買很多很多賀卡,他會一張一張地寫給同學;兩人去餐廳裡美美地吃一頓,或者做些更浪漫的事情。話說這麼久以來,一直忙著工作,和鄭允浩基本上連看電影之類的事情都沒做過,最開始忙的那一個月,在中每天累得要死不活,硬生生地沒有和鄭允浩進行愛愛之事,鄭允浩好幾次吻著吻著控制不住了,但看到在中疲倦的樣子只得跑去自己解決。想到這,在中不禁開始思考起來,這個耶誕節到底該怎麼過。

 

耶誕節那天正是週五,頭一天下的雪還沒有化掉,早上又開始簌簌地飄雪。

在中是被小便憋醒的,剛剛六點,天都還沒有亮。快速地跑去廁所又三兩步地衝回來。昨天晚上破天荒地停電,空調地暖什麼的全都沒法用,啊,外面真的冷死了。

在中跳進被窩,就這麼一小會兒就弄得身體發冷,哆哆嗦嗦地往已經被他弄醒的鄭允浩的懷裡鑽。

「你的手怎麼這麼冰?」鄭允浩抓住在中的手往自己胸前帶。

「你上廁所不洗手嗎?」在中的聲音都還在發抖,突然的寒冷以及突然的溫暖讓他很不適應。然而下一秒,卻抽出自己在冷水裡泡了一下的手,開始在鄭允浩身上亂摸,「看我怎麼冰你!」

鄭允浩用腿夾住在中的腿,在中下半身動彈不得卻還是揮舞著爪子掙扎不已,到最後,活生生地把手給蹭熱和了。

鄭允浩把被子拉好,而後把閉著眼睛準備繼續睡覺的在中抱好。在中毛茸茸的腦袋在懷裡蹭了蹭,換了好幾個角度才找到最佳姿勢,末了還閉著眼睛捏捏面前的大胸,「允呐,你可以穿胸罩了,不然要下垂。」鄭允浩滿頭黑線地低下頭捏捏在中的臉,看到他真的準備再睡了,也便不再逗他,「乖乖地再睡一會兒,昨晚睡得遲。」

在中懶懶地點點頭,突然想起今天是什麼日子。都怪昨晚那一個策劃書,弄得他睡得遲不說,把這事都忘了。睜開眼睛,雙手捧著鄭允浩的臉,然後用力把鄭允浩的臉擠變形,性感的嘴唇變成肉肉的一個O。

「哈哈。」在中被鄭允浩這個樣子逗樂了,自己也把嘴撅成章魚嘴湊上去,響亮的一個吻過後,「允呐,耶誕節快樂喲。」

鬆開手,鄭允浩留有紅印的臉上笑容燦爛,大手握住在中的腰補上一個綿長的吻。「寶貝也快樂。」

在中的臉紅撲撲的,兩人熱熱的呼吸都交融在一起,四目相對,看著看著彼此不禁莞爾。這麼長時間來,兩人很難得在這個時間點還有精力在床上膩歪,因而這難能可貴的時刻烘染著按捺的心動。

其實比起晚上的纏綿,在中更喜歡清晨的時候,和鄭允浩躺在床上互相取暖,軟軟地說話。那種睜開眼睛就看到最愛的人的臉的感覺,讓人一輩子都膩不了,一輩子都難掩這淺淺的情動。能和你度過漫長夜晚的人很多,然而能和你一起享受醒來的清晨的人卻難以求得。

「再睡會兒嗎?」

在中笑了笑,熱熱的呼吸落在鄭允浩的脖頸,解開鄭允浩睡衣的扣子,咬了一口大胸,「睡不著了。」

鄭允浩翻過身,熱吻落下。

耶誕節從美好的清晨開始。

 

部門裡開始忙活了,偷偷地借著工作的閒暇開始討論今晚該怎麼過。

「在中,真的不和我們一起去嗎?」暗戀在中很久的女同事惋惜地說。

在中抱歉地笑笑,雖然昨天忙的忘了準備,但至少,這一天能和鄭允浩好好在家吃頓飯,喝點小酒,晚上再那啥那啥就很滿足了。想到這又不禁想起今早的溫情,哎喲,迫不及待地想要快點到晚上了。

部門的同事們詫異地看著在中一個人坐在那裡,笑得滿臉緋紅,互相交換眼神,這小子肯定有女朋友了!!

這個在心中默默肯定的八卦在各位同事心裡醞釀了一天,直到臨近下班時徹底爆發了。

「好漂亮的玫瑰花!」

「女朋友是白富美哦!」

「還是有人在倒追?!」

在中尷尬地簽收下那一大束火紅的玫瑰花。看到卡片上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字寫著幾點去xx酒店,心裡難掩激動。

鄭允浩給他送過一千多風信子,送過山間難以摘采的百合,可是代表著愛情的玫瑰還是第一次收到。他和鄭允浩一直都明白著彼此的心意,那種愛與被愛一直都存在於生活的點滴,而他們卻不常言愛。這一次和以前不一樣,仿佛把這麼多年的心動都放在這一片絢爛的火紅裡,一次性傾吐。雖然都懂得,可是更明顯的告白更讓人高興不是嗎?

同事們紛紛調戲依然沒有得到在中的承認,眾人興致缺缺地下班到聚會地點,忽視掉那個脫單的不誠實的小子。

在中想著要把花帶回家,所以一路上收到的各種目光也被他的好心情淡化了。嗯,要在飯廳客廳臥室裡都插上,浴室也要插上。欸,家裡有那麼多花瓶嗎?在中皺眉,沒那麼多花瓶也要插滿整個家。

 

抱著花來到鄭允浩說的酒店時,那裡已經有很多人了。這家酒店今晚要搞聖誕活動,看到外面貼的訂座價格,讓在中不禁抖了抖。鄭允浩真捨得花錢。

「請問是金先生嗎?」門口的侍者禮貌地問道。

「欸?」

「鄭先生訂的位子在裡面,請跟我來。」在中跟著侍者走進酒店。

大廳中央有一個舞臺,舞臺周圍是餐桌,雖然是這樣的公共場合,酒店卻別出心裁地把桌與桌之間巧妙地用花草聖誕樹隔開,燈光屬於曖昧型的昏暗,能見度很低,倒是舞臺上一派華麗。

在中被侍者招待著坐下來,心裡不禁念叨,這鄭允浩到底是燒了多少錢啊,正中間有沒有,小員工和總經理貧富差距也太大了吧!

周圍一對一對的情侶都已落座,可是在中還沒有看到鄭允浩,打電話也沒人接,該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然而就在在中擔心的時候,舞臺上出現了主持人,興奮地說著祝賀詞,然後宣佈酒店的活動開始了。

在中很沒興致,擔心著鄭允浩會不會出事,想走,又怕鄭允浩是路上堵車啊什麼的來遲了,到時候過來看不到自己怎麼辦。

酒店派出的聖誕老人在大夥兒的歡呼聲中出場,抱著一大堆的禮物。那裝扮的胖乎乎的聖誕老人挨桌給大家發禮物,走到在中面前看到這桌只有一個人便跳過到下一桌。

在中心裡默默地鄙視著這聖誕老人,沒看到我手上有這麼大一束玫瑰花嗎?難道我自己買的不成?這酒店訂這麼高的價連個禮物都捨不得,切。

 

在中撥著鄭允浩的電話,可是還是沒人接,在他真的沒法再安心坐下去時,那被他鄙視的聖誕老人又回到他的桌前。

光束跟隨著聖誕老人落下來。

「我能幫你實現三個願望哦。」那胖乎乎的聖誕老人拉開一個小橫幅,然後禮貌地說,「Please。」

在中吐出一口氣,整個人就是不屑的樣子,「我想見鄭允浩你能幫我實現嗎?」

看著聖誕老人誇張的白眉毛下瞪大的眼睛,在中癟癟嘴,「所以,別擋在我面前了,我要去找人了。」

「Wait a minute!」聖誕老人轉過身去。

在中已經站起身來,抱著玫瑰花準備走了。

然而下一秒,當那個熟悉的臉龐出現在自己面前時,輪到在中瞪大雙眼了。

男人手中還拿著剛去下來的眉毛眼睛假鼻子和鬍鬚,細細的汗水在額間滲出,燈光下是異常迷人的笑容。

「那,」在中忍住笑,偏著頭說,「我想要鄭允浩的一輩子你能幫我實現嗎?」

男人笑笑,神秘兮兮地從禮物口袋裡拿出一個盒子,打開。

高級禮盒裡,是一對閃耀的戒指。在中認得,那是市中心商廈上巨幅海報宣傳的某品牌的最新限量情侶指環,每天上下班都會路過。

在中笑著,可是在揚起唇角的時刻,鼻尖忍不住發酸。

原本精心設計的場合裡每對情侶都是各自甜蜜,然而在這個聖誕男人單膝著地的瞬間,周圍竟也響起歡呼聲。

「哎,寶貝,都老夫老妻了,還要讓我這麼跪下去嗎?」鄭允浩憋屈地說。

在中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浪漫一點不行嗎?老夫老妻了人家也還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場景耶,讓我享受一下不行嗎?!」

兩人都笑了,四目裡泛起的閃亮只有他們才懂。

在中伸出手,一點也不羞澀地說,「那就快給我帶上吧!」

鄭允浩鄭重地握起那隻他一直牽著握著捨不得放開的手,緩緩地,將戒指戴好,然後在上面印下溫柔的吻。

鄭允浩脫掉手套,「寶貝,我呢?」

在中拿起戒指,「快點給我換位置!」

「欸?」鄭允浩還在茫然,就被在中推到剛剛他站的位置,而下一秒,在中在他的面前單膝著地。

破小孩揚起得瑟的臉,那飛揚的眼角分明昭示著「我也是老公」!

鄭允浩招牌寵溺笑容再次出現。

「驚喜一點!激動一點!我在向你求婚,給我認真點!」在中忍不住抱怨,「眼睛再瞪大一點!把自己變成少女鄭吧!」

鄭允浩滿頭黑線,但也乖乖聽命,在中這才滿意。然後帶著前所未有的虔誠,將戒指戴上,在中吻了吻鄭允浩的手,「第三個願望,我要現在就有很多人看到我們的幸福你能幫我實現嗎?」

鄭允浩戴好聖誕老人的裝備,然後背對著在中手撐著腿。

在中笑著撲了上去。鄭允浩背起在中,穿著那胖胖的聖誕老人衣服,在燈光的追隨下,穿梭在酒店的大廳,所到之處,是大家的掌聲還有祝福的笑容。

在中緊緊地摟著鄭允浩的脖子,「聖誕老人,我也可以幫你實現願望哦。」

鄭允浩側過頭,「我想要金在中你能幫我實現嗎?」

在中毫不避諱地吻了吻鄭允浩的臉龐,

「那就快點吃飯,吃完飯我們回家。」

「我訂了豪華套房的誒。」

「趕緊退掉!我要回家,我們在一個地方‥‥後,我就在那個地方插上玫瑰花!」(BO主很懷疑那個插上玫瑰花的地方‥‥難到是戶主最愛的菊穴?!!!=口=! )

 

 

 

 

 

 

(三)

市場部經理李廣平(這是whisper裡面的名字湊活用= =)很困惑。

今天早上例行的經理層會議後,回部門開部門會議時,大家都興致勃勃地討論著在中無名指上的戒指,他隨意地瞟了一眼,但是,就是這一眼讓他困惑了。

這個戒指好熟悉啊!在哪裡見過來著?

他當然看過市中心商廈上那囂張的海報,只是他似乎還見過誰帶著。這到底是誰呢?客戶?這才週一,根據自己的記憶情況,最近見的一個客戶都是上周的事了,自己都快連人家長什麼樣都忘了,怎麼會記得這些。那就是‥‥先前的經理層會議!!

對對對,那在螢幕上比劃的手‥‥今天誰上去講了的?除了自己,還有,副總經理,她是女的耶,那戒指分明是男款。對了!總經理!!

此刻,李廣平完全被自己的意識嚇到了。

雖然經理層會議大家的關注點絕不會像下面會議一樣走偏,但是今天他也看到總經理手上帶戒指了,而且散會的時候,那個暗戀總經理暗戀到全公司都知道的人力部經理還震驚地感慨來著。一定錯不了。

總經理和金在中?天呐!

李廣平看了看此刻已經在認真工作的在中,他當然知道在中多少歲鄭允浩多少歲,還是男的和男的!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這件事困擾了李廣平整整一周。他又不能給別人說,又不能放任自己的好奇去瞭解到底是怎麼個情況,只有每次面對金在中和鄭允浩時,心裡都七上八下的。

 

好不容易捱到週末,李廣平決定帶女兒去遊樂園,順便自己也放鬆放鬆。

「爸爸,我要棉花糖!」來到遊樂園的女兒很激動,玩了小火車後就嚷著要棉花糖。

週末來遊樂園的人很多,就連賣棉花糖的小店前都排起了長隊。

李廣平抱起女兒排著隊,然而就在這時,他看到了隊伍的前端站著兩個熟悉的人。

鄭允浩抱著小蘇念立在那裡,在中手中拿著兩個口味的棉花糖,挑一點點小心地餵給蘇念,然後又給鄭允浩餵。

李廣平傻了,總經理懷裡的是‥‥兒子?!

「來念念,啊‥‥」在中餵了一小口給蘇念,然後自己把蘇念含著剩下的吃了。「念念,告訴爸爸,四十多歲的男人要少吃甜食,不然中年發福很難看!」

鄭允浩要糖未遂,委屈地癟癟嘴,然後看到周圍人沒看過來,拉過在中一口搶過在中剛剛餵進嘴裡的糖。

小蘇念笑得開心,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李廣平徹徹底底地傻了,爸爸?!剛剛那是什麼動作?!

他從另一個分公司調過來快兩年了,沒聽說過總經理結婚了啊,這都有兒子了!還是和金在中!!

原本用來放鬆的遊樂園之行瞬間變成李廣平繼續困惑之旅。而後頻繁地看到鄭允浩他們。

他看到在中在裡面開碰碰車,鄭允浩抱著蘇念在外面看,小蘇念激動地口水直流。

他看到在中抱著蘇念坐在旋轉木馬上,鄭允浩坐在另一隻,兩人對望的目光還有燦爛的笑容。

他看到在中抱著蘇念,鄭允浩摟著他的腰,三人一起去坐摩天輪。

他看到三人坐在長椅上,鄭允浩拿著熱氣騰騰的烤紅薯溫柔地餵給在中吃,鄭允浩會時不時親親蘇念,然後偷吃抱著蘇念的在中的豆腐。

 

午飯女兒嚷著要吃肯德基,李廣平端著一堆垃圾食品和女兒坐下時,正好坐在鄭允浩他們的斜對面。這是什麼破運氣,要是看到了該怎麼打招呼?總經理他們肯定是不希望被公司的人看到的吧,不然在公司裡怎麼一點交流都沒有。

「還以為自己是小孩子啊,這種垃圾食品應該少吃一點。」鄭允浩看著正啃雞翅啃得歡快的在中無奈地搖頭。

「很久都沒吃了,就懷念了嘛。」在中順手拿起一根薯條塞進鄭允浩的嘴裡,還帶著一副「你也不是吃了」的表情。

「餵我一口聖代。」在中兩手無空,張著嘴。

鄭允浩邊餵邊嘀咕,「少吃點涼的,你胃又不好‥‥哎哎哎,金在中,我發現你現在越來越不聽話了。」

在中咽下嘴裡的東西,「是嗎?那你今晚睡沙發,不要和不聽話的人睡在一起。」

「寶貝‥‥」鄭允浩立即變狗腿,「冬天那麼冷,怎麼能少了我這麼個大暖爐呢?」

在中癟癟嘴,對著坐在鄭允浩懷裡看著一堆不能吃的食物流口水的蘇念說,「念念,等你讀書了回來和爸爸叔叔一起住的時候,叔叔就和你睡好不好,讓爸爸睡地板去。」

鄭允浩徹底無語。

 

而就在在中得瑟的時候,他看到了斜對面坐著的人,那不是李廣平還是誰!

他沒看見吧沒看見吧沒看見吧?

鄭允浩順著在中的目光看過去,李廣平瞬間坐直。

「李經理?」鄭允浩倒是一副特自然的樣子抱著蘇念走過去。

「鄭總好!」李廣平笑得極為尷尬,「璐璐,快叫鄭叔叔。」

「鄭叔叔好!」

「鄭總這是‥‥」李廣平不知該如何開口。

「哦,這是我兒子,念念。今天帶他到遊樂園。」鄭允浩笑得和藹可親,「在中,把東西拿過來吃吧。」

不知道鄭允浩這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竟然竟然過來吃?

「李經理。」在中端著盤子過來,順勢坐在鄭允浩旁邊。

李廣平尷尬地應著,目光掃過對面的二位‥‥真的是那情侶戒,只不過都是男款!

璐璐看著在中盤子裡的食物,兩眼放光。

「璐璐,要吃什麼隨便拿吧,還想吃什麼叔叔去買。」鄭允浩一副父愛氾濫的樣子,他自然而然地騰出一隻手摸摸在中的頭髮,然後接過在中餵來的雞塊。

李廣平心裡七上八下,想著鄭允浩肯定要一系列警告自己當作什麼都沒看到。可一頓飯下來,李廣平除了看鄭允浩和金在中秀恩愛,之外,鄭允浩什麼都沒說。既沒打算說明關係,也沒打算警告什麼。

既然中午飯都是一起吃了,下午的娛樂項目自然是一起進行了,這直接導致李廣平心神不寧,也怨念著自己的女兒。

璐璐想要大熊玩偶,鄭允浩親自上陣去投籃給她贏過來。在中一邊溫著奶瓶給蘇念喝,一邊給璐璐買熱奶茶。

李廣平看著鄭允浩自然地就著在中的手喝在中的奶茶,一時之間覺得自己是巨大的燈泡。

 

天色慢慢地暗了下來。

道別後,李廣平看著那漸漸遠去的背影。

鄭允浩一手抱著小蘇念,一手牽著在中的手。兩人緊緊地靠在一起,有說有笑。

他們很幸福。好比今日,妻子選擇去和幾個姐妹逛街而沒有和自己一起陪女兒來遊樂園。去肯德基時,妻子不會蘸好番茄醬餵到自己嘴裡,也不會那麼細心地照顧女兒,還和女兒聊些亂七八糟的小朋友世界的事情。當然,自己也不會像鄭允浩那樣,真的做不到。

然而他們又不像自己和妻子熱戀的時候那樣,他們甜蜜,但總把一切做得絕非激情有餘而是自然而然,像是老夫老妻一樣。

「爸爸,鄭叔叔和金叔叔是不是像爸爸和媽媽一樣?」璐璐好奇地問。

李廣平摸摸女兒的頭髮,笑著點了點頭。

 

 

 

 

第1頁|全文共3頁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