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6 脫離苦難的靈魂

 

昨夜的放縱,讓第二天醒來的金在中苦不堪言,渾身酸痛,身上到處是被鄭允浩種下的草莓,兩條腿僵硬的平放在被子底下,腿間的細縫還被鄭允浩軟下的東西填滿著,金在中為昨晚的放縱不禁鬧了個臉紅,慢慢的翻身,想撐起身體,但是身體過分的酸痛一個簡單的動作做得非常的吃力。

不大的動靜還是把鄭允浩給驚醒了,看到金在中難為情紅著的小臉,鄭允浩一大早心情大好的覆上那片姣好的豔唇,才慢慢的起身扶起金在中:「是不是不舒服?太難過的話,我叫醫生過來看看。」

金在中在心裡翻了個白眼心想:我這個樣子看什麼醫生。

鄭允浩不知道金在中對前不久發生的事是否還在介懷,他也不主動問起,金在中也沒有要說的意思,這件事兩個人都選擇忘記。

但是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金在中是在第二天才收到的消息:洛凡死了,在pop的酒吧包間裡被發現的,全身赤裸被狠狠的侵犯過,真正的死因是因為吸食過量的毒品。

金在中沒辦法反應,現在的各大報紙的頭條上依然醒目、恐懼的標題:二線明星洛凡吸毒致死。

警方對於這次的案件很是重視,因為這樣的新聞在韓國受到高度的關注,不做出點成績說不過去,對娛樂圈的態度更是堅決,一定要徹底的清查娛樂圈的架勢讓明星們是人人自危,就怕把不好的傳言往自己身上貼,毀了自己的前程。

跟洛凡來往較親密的幾個都被這次的八卦新聞纏身,金在中更是八卦狗仔關注的重點對象,而那些跟著玩的公子哥們有背景且不在人們的八卦的範圍內,對他們並沒有任何影響。

張伊智看著電視新聞裡各種對金在中的猜測開心的合不攏嘴:金在中,看到了吧,你是鬥不過我的。

 

金在中的經紀公司在第一時間就已經做出了解釋:金在中與洛凡是好朋友,但是洛凡的私生活金在中根本不瞭解,金在中是一個健康積極的藝人絕對不會做有犯法律的事情,請廣大的粉絲們放心。

之後的幾天金在中只能托人安置好洛凡的屍體,他自己現在還不能出現在大眾面前,至少等這件事慢慢的淡出眾人的視聽裡,他現在心裡很亂,對於洛凡充滿了虧欠,也許那天晚上自己硬是拉著洛凡一起跑的話,是不是一切都會改變,洛凡現在還在這個世界上?

幸好金在中的住宅區很高檔,擁有大量的保安和各種防護才不會讓那些記者、粉絲來打擾金在中,鄭允浩也可以在這陪著他。

金在中自從知道洛凡的死訊後,整個人低落得連鄭允浩都不知道怎麼辦了,金在中的脾氣怪得誰也不敢惹,不能出去的鬱悶更是增大了壓力,對著鄭允浩也是沒什麼好臉色,鄭允浩只知道洛凡跟金在中挺好的,一起長大,金在中對於洛凡的感情鄭允浩是不太瞭解的,在大家族的獨生子鄭允浩沒有任何的兄弟姐妹,從父親去世後就只有鄭母陪著自己,一直幫著自己,在鄭氏是一個不可缺少的半邊天。這個曾撐起鄭氏的女人對金在中的人生起到了絕對的決定性。

 

鄭允浩這天讓高柏斯給金在中買了一個金在中最喜歡的大象玩偶,金在中卻沒有任何高興的表情,沉浸在洛凡的死亡裡,看到鄭允浩一臉漠然不禁心裡冷了起來:如果是自己遇到這樣的事情,鄭允浩會這麼對他呢?想了想又不禁為自己的想法好笑,鄭允浩從來沒對自己許下任何的承諾,一句喜歡也沒有,自己又怎麼會使高高在上的男人感到悲傷還是痛苦。

心裡淒涼,一股不安的情感無法發洩化作怒火,一把將大象玩偶丟到地板上:「這個有什麼用,洛凡都不在了。你怎麼會有感覺,你連愛人都不會!」

鄭允浩皺起眉頭,從來沒人敢怎麼大膽的對著自己吼叫,鄭允浩還是有自己的脾氣,也許你怎麼做他都不會對你生氣,但是今天是金在中在對著他吼叫,像是質疑自己一般的話語讓鄭允浩無法冷靜和壓制自己的怒氣,用手捏起金在中的下巴:「我寵著你,不代表你就可以做任何事情,對著我鄭允浩應該掂量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這幾天好好反省一下,你,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說完放開已經失了神的金在中,頭也不回的的走出金在中的公寓,坐上車子就往鄭氏私人機場那去,連夜回了美國。

鄭允浩一關上門,金在中只聽到門關掉的聲音,才回過神來,追到已經關上的門口,雙手放在門背上,自嘲又無力的翻過身靠在門上慢慢滑落,眼淚也在不知覺的流下,好像在這個世界上所受到的委屈,在今晚上都被釋放出來,自己終於可以盡情的哭泣,為所有的一切做個祈禱,為洛凡,為沒有出生的孩子,為沒有得到回報的感情,傾盡一切的努力和付出,自己真的能得到回報嗎?

鄭允浩,我金在中是否能得到你,還是被你忘棄在無數的情人裡,自己受著錐心的痛苦,已經失去一切的我連你也要失去嗎?

 

 

 

 

 

 

 

 

 

Chapter 17 上帝的禮物

 

鄭允浩回美國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金在中沒有收到鄭允浩的任何資訊,在金在中認為自己是不是被鄭允浩打入“冷宮”。但是自己的工作沒有任何的影響,照樣的特別待遇,越來越火熱的人氣,越來越接近頂端的事業,金在中知道自己不能一輩子依靠鄭允浩,他要有自己的領域才能站在鄭允浩的身旁,才會趕走一切的危險,跟鄭允浩一起享有這個世界。

金在中在幾個月前就開始收了YJ的股份,成了自己經紀公司的股東之一,當然他想要的不只是這點,對外金在中並沒有公開,他還是跟李吏在策劃自己的新專,同時打算在今年拍部電影。

有現今的名氣金在中也要開始大牌了,不會像剛開始那樣,為了人氣盡一切的努力出現在各大電視臺或是去爭取一部電影,一年一專加一部電影是他的打算,他的心思和目光不再僅僅停留在藝人的身份上,在沒有鄭允浩的幫助下,他慢慢的深入YJ的經營內部,這個娛樂經紀公司他勢在必得。

李吏還是一直跟著自己,金在中覺得在一切過去後,自己真的開始慢慢的沉靜了,不浮不躁,在娛樂圈獨佔風騷,只有對於鄭允浩他沒辦法冷靜和成熟,在他的面前自己永遠是一個可愛撒嬌又任性的小鬼,自己也只想在他的面前露出自己最真實的一面,佔有鄭允浩的一切,溫柔,寵愛。

鄭允浩似乎真的生氣了,不知道是不是在等金在中先低頭,他不再像往常那樣盡情的容忍金在中的任性,當然就因為平時的過分寵愛也讓金在中這麼肆無忌憚的對著他發脾氣。

金在中在美容院做美容,明天有個新聞發佈會,宣佈自己的新電影正式開拍,躺在美容床上,金在中閉著眼,雙手輕輕的放在自己的腹部,腦子裡想的都是鄭允浩,那個該死的男人就是不主動來找他,也沒任何表示自己是否可以離開他了,當然金在中還是害怕鄭允浩是真的不理他了,還沒能拿下鄭允浩,怎麼能讓他就這樣輕易的脫離掉。

腹部突然一縮緊,一股疼痛襲來,接著胃裡抽搐,一陣噁心湧上,金在中不顧在為自己按摩的美容人員,掀開蓋住自己的毯子,直奔洗手間,伏在洗手台乾嘔,金在中被這個突然而至的反應搞得頭腦空白,來不及反應,美容的服務員站在開著門的洗手間不安的詢問著,金在中卻難受得不想說話。

好不容易好受一點,抬起頭看著鏡子裡自己因剛才的反應蒼白的臉色,手撫上還是微微疼痛的腹部,離鄭允浩回美國差不多要兩個月的時間,那個瘋狂的晚上,一切似乎都明朗了起來,手不禁緩緩的撫摸著自己的肚子,一份莫名的喜悅充斥著整個心房,金在中蒼白的臉上浮現的溫柔且溫暖的笑容絕對讓正在擔心的服務員驚豔到了,一個美麗得連作為女人也感到自卑的男人此時正在絢麗的微笑著,似乎周圍枯謝的花朵都因這個笑容而再次開放,春日的日光也再次照耀在冰冷的雪地上。

金在中像決定了什麼無比重大的事情一樣,表情凝重的從美容院出來,李吏上前為他打開車門,看著金在中帶著大墨鏡的看不清表情的臉,剛想詢問他是不是不舒服,金在中沒有回答,一臉的漠然,但是並不知道現在的金在中心裡像著了火一樣的激動,他在努力的壓制自己內心的狂熱,他這次絕不會讓自己的親人再受到任何的傷害,他金在中現在有能力絕對的能夠幸福,他真的開始相信上帝,那個人信仰的上帝,在不甘一切的苦難後,金在中還是感恩,感恩上帝的這份美好的禮物。

 

李吏直接將金在中帶到日本料理的包廂裡,今晚請的人是金在中即將開拍的電影導演吳俊,絕對的新生代導演,去年憑藉一部處女作震驚整個電影界,囊括了好幾個大獎,所以李吏才讓金在中接這部由吳俊指導的電影,為了禮貌也象徵性的請一下,這樣的應酬金在中沒理由推脫。跟李吏來到包間,裡面沒什麼人,看來吳俊今晚就只想與金在中兩個人吃吃飯。

酒過三巡吳俊的意圖越來越明顯,語言上的各種暗示李吏和金在中就當聽不懂,就等著吃完回去。

吳俊知道金在中的後臺很硬,在圈子裡聽到不少金在中的傳言,之前自己只是一個名不經傳的副導演,對金在中這種大明星也就聽聽,但是自己現在成了名導,像金在中這種明星還是有必要巴結一下自己的,他似乎很有把握,誰都知道金在中的成功背後的原因,那個傳說中的大佬有多厲害,他吳俊似乎太年輕氣盛把那種厲害的關係忽略了,再說明星又有幾個為誰潔身自好的。

趁著李吏出去接電話,吳俊歪著身子就往金在中那邊靠,一下摟住金在中的腰,在金在中的耳邊低語:「金大明星真是帥氣啊,這麼帥氣我希望下一部戲也找你來拍,絕對紅到頂峰!」

金在中沒有說話,也沒看吳俊貪婪的打量自己身體的目光,吳俊以為他默認了,剛想親上思慕已久臉龐,金在中剛想退開身,李吏就走進來,吳俊停了下,手卻沒有收回。

李吏微皺著眉也沒阻止的意思,他知道金在中的個性,他覺得吳俊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倒是吳俊按捺不住先開口:「也沒什麼事了,接下來我想和在中談談劇本,李經紀人沒事可以先回去了。」

金在中冷著臉還是不說話,李吏都不知道他到底魂飛到哪了,還是不得不說些什麼:「在中,鄭先生來了,在萊斯等著你,說要請你去吃點宵夜,你看呢?」

金在中的眼睛在聽到“鄭先生”時就亮了,但是還是沒說話,倒是吳俊好奇的問李吏:「鄭先生?鄭允浩先生?!」

“鄭先生”這個充滿敬畏的稱呼,在韓國並不陌生,對於鄭允浩的稱呼儘管只是鄭先生三個字,但是就是這三個字融入的絕對不僅僅是一般的禮儀,那代表著韓國還有那個鄭先生能讓一個YJ的金牌經紀人李吏如此恭敬的稱呼?

吳俊沒等李吏回答就將自己的手收回去:「呵呵,鄭先生的邀請當然重要,我今晚也有事,看時間也到了,我就先回去了。」又看著坐著沒動的金在中:「金先生明天見,我們會合作得很愉快的,有什麼需要儘管跟我說,希望在鄭先生那幫我問個好,那我就先走了,再見!」

說完也沒剛才的醉意,大步的走了出去。見吳俊走後李吏坐在金在中的對面,拿起桌上的燒酒倒上一杯,金在中直幽幽的看著李吏:「他什麼時候來的」

李吏抬起眼看著金在中明亮的眼睛,還沒說話,金在中看著李吏為難的表情,前一秒還展開的眉頭一下子皺了下來,李吏剛要喝下杯裡的酒,金在中一下子跪起來一把將桌子上的東西全部一掃,桌子上原本精美的日本料理被掃到地上狼狽不堪,金在中喘著粗氣站起身,跨過矮桌穿上鞋就走出了包廂,李吏可惜的看著被掃一地的燒酒,不敢再多逗留,一口喝下杯裡的酒就起身跟著跑了出去。金在中的少爺脾氣被鄭允浩慣得已經無法無天了,要是出了什麼事,他李吏可不好交代。

李吏來到停車場,看著金在中因沒車鑰匙急得只拿腳踢著車門,趕緊跑上去打開車門,金在中氣衝衝的坐上去,一句話也不講,李吏也不好說話,現今的金在中有他自己明確的目標和想法,李吏知道他不再是以前那個懵懂的少年了,他也不好說什麼。

 

金在中一打開門就直奔衛生間,趴在馬桶上就開始乾嘔,金在中一直沒說話不僅僅是氣的,還因為實在難受的厲害,怕一說話就忍不住想吐,李吏不可思議的看著吐得身子軟的金在中,不知道自己現在心裡的答案是否正確。

還沒問出口,金在中就扶著牆站起來,對著李吏:「如你想的那樣,這次我絕對要保護他。」說著眼神變得堅定裡帶著溫柔,手又不知覺的撫上腹部。

李吏看著這樣的金在中也不知道開口說什麼,看著金在中有點困難的走出衛生間,還是上前扶住他:「我知道,我也不會再阻止你了,你已經長大知道自己真正的要的幸福是什麼,也有能力讓他幸福。」

金在中以為李吏會像上次那樣反對,看著李吏眼裡的關心金在中在這段時間來唯一舒心的笑了,他現在至少還有個朋友不是嗎。

 

金在中沒有來參加今天的新聞發佈會,吳俊還在忐忑不安的等著消息,在想是不是昨晚的事,讓自己的電影化為烏有了,因為金在中沒來,發佈會不得不取消。

吳俊還在為自己昨晚的魯莽後悔不已時,李吏親自來到跟他說明了一下情況,金在中決定退出參演電影的拍攝了,但是經過調整,金在中將作為這部電影的出品人,主演有金在中本人決定。

吳俊對於這樣的決定沒有任何不滿或是拒絕的理由,可能沒有金在中當主演會有些失望,但是有金在中擔任出品人還是讓這部電影有一定的吸引力,畢竟金在中這個名字在韓國有絕對的品牌效應。

李吏跟吳俊談好一切事宜後,新聞發佈會在第二天又開始了,發佈會上沒有金在中的影子,男主角定為新生代演員姜介,而金在中是出品人。

對於金在中突然決定不參演電影而是做出品人的問題,李吏早有所準備,對著各大媒體,李吏面帶微笑的解答著人們的疑問:「金在中先生剛出了新專,又有時尚大片即將在美國拍攝,而以後的行程也比較緊張,為了是電影的進度不被延遲,金在中先生才決定這樣的計畫,但是作為影片的出品人,他還是在無時無刻的為影片做出自己的貢獻,請大家不必失望,電影一樣的精彩!」

就在李吏在發佈會上完說辭,金在中正坐在飛往美國的頭等艙內,一切似乎變得不一樣了起來。

 

金在中這次的美國之行,在外人看來是為了工作,在美國有時尚大片要拍,但是拍完片之後金在中並沒有急著回韓國,而是去參加了好友丹恩主場的時裝秀。

金在中這一行絕對的高調,美國媒體也為這個美麗的東方美人做無數的報導,誰都知道金在中現在在美國,用自己驚人的豔麗震驚著這個號稱時尚帝都的美國紐約,金在中與名模丹恩為好友的消息更是讓人們津津樂道。

在紐約今晚的時裝秀上人們關注的不僅僅是臺上的丹恩,更是台下穿著代表潮流的東方少年金在中,媒體們的閃光燈不僅要忙著對著臺上的丹恩,也忙著對準台下的金在中。

在大家為之興奮的時候,又一個時尚界的名媛千金林卡莎的帶來,讓今晚的時裝秀更加的靚麗多姿。

金在中坐在T台的右側,正對著T台左側的林卡莎,金在中無法不去注意這個帶著獨特氣場的女人,看著對面的林卡莎,他心裡像帶著一根刺一樣的難受,他不想去與一個女人比較和爭奪什麼,但是那是鄭允浩,自己無比在乎的男人,他孩子的父親。

林卡莎還是感受到了來自對面的強烈目光,對面耀眼的男孩,有著令自己都喜歡的外表和氣質,看著18歲的樣子,讓人無法相信,這個男孩就是現今紅極一時的國際明星,引領著整個韓國的時尚潮流,被美國媒體為之追捧,那個亞裔明星得到這樣的待遇?林卡莎在短短的幾分鐘裡也明白了為什麼鄭允浩願意為他所傾倒,這個男孩永遠不是外表看來的那麼安靜單純,他那雙直射你內心的深眸正在彰顯著他的不滿和敵意。

對著對面的金在中露出一個自以為很友好的微笑,但是金在中卻轉過臉一側面回應,林卡莎不禁覺得好笑:鄭允浩你也太會給本小姐樹敵了吧!

 

結束後的時裝秀,金在中應邀參加了慶功宴,跟著丹恩認識不少頂級的時尚大人物,流連在時尚的頂端,金在中足夠然所有人驚豔。

林卡莎主動來到金在中的跟前:「你好,我是林卡莎,有

機會跟金大明星交個朋友嗎?」

金在中手裡拿著一杯香檳,與穿著足足20寸高跟鞋的林卡莎平視,這是絕對是一個火辣高挑的女人,金在中笑了笑:「當然,能和紐約名媛林卡莎小姐認識絕對的榮幸,更何況是鄭氏未來的女主人呢。」

金在中笑得很是燦爛,但是口氣可沒那麼輕鬆,這樣可愛的表現惹得林卡莎不顧形象的在宴會廳上哈哈大笑,鄭允浩的小野貓好真是好特別!

金在中看著林卡莎誇張的表情不滿的皺了眉頭,林卡莎好不容易緩過氣:「呵呵,在中真是可愛,鄭允浩算撿到寶了」停下笑聲突然變得有那麼一點的嚴肅「鄭允浩是不那麼容易的被一個人制服的,而我並不是那個意外,希望你是,弟弟祝你好運!」說完看著金在中不明就裡的表情,拍了拍他肩笑著轉身回去。

金在中的眼睛跟著林卡莎的背影直到她走到一個高大英俊的歐洲男人的身邊親密挽住對方的手臂為止,才回過頭來,她在說什麼,她在祝福我?

 

 

鄭允浩今晚按以往的規律回到鄭家老宅陪鄭母篤姬賢吃晚飯,兩人吃過飯就一起坐在大廳裡看電視,鄭允浩與篤姬賢的關係並不像所謂大家族裡普遍的那樣,篤姬賢對鄭允浩而言並不只是自己的母親,更是自己的導師和朋友,他們可以是一般家庭裡親密的母子,也可以是生意上互相提議的朋友,而鄭允浩之所以這麼成功和有一個接近完美的性格這些無法與篤姬賢分離開,俗話說得好「一個聰明男人一定有一個很算計的母親」,而一個想嫁給聰明男人的女人應該要明白,這個條件的背後就是你將又有一個很難搞的婆婆。

所以篤姬賢這個曾經在自己丈夫去世後,兒子還不夠成熟的時候撐起鄭氏整個帝國的女人,年過半百的她依然貴氣高雅,永遠是外人看來的精緻美人,精明帶有女王的氣勢。這就是鄭允浩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她確實足夠讓鄭允浩敬愛她和讓金在中敬佩她。

「最近公司沒什麼事吧?」篤姬賢拿起茶几上的茶杯問著正坐著調台的鄭允浩。

「沒什麼事。」鄭允浩漫不經心的回答著。

「那怎麼見你天天在公司加班?柏斯可都抱怨說“先生”太賣力,做下屬的跟著累了。」

「他那天不喊累的,他都那麼累您還是別老叫他給您跑腿了」

「沒什麼就好,你沒事也去找找卡莎,訂婚幾年了,到底是想不想結婚?」

「那可不是我能決定的,您那準兒媳現在可有新目標了,你不也是支持她尋找真愛嗎」

「說是那麼說,要是沒有還是早點結了算了,至少有個孫子給我解解悶」

「您就少想這些有的沒的了,看您開挺明的呀,說出去誰都不信鄭夫人這麼年輕就想要孫子。」

「呵呵,說出去誰也不信鄭先生還會跟他老媽貧嘴。」

兩母子和氣融融的樣子讓整個寬大沉靜的鄭宅都變得無限溫暖了起來。

電視裡傳來美式誇張的腔調,電視記者一臉興奮的介紹著出現在鏡頭的少年,帶著甜美可人的笑容,一口流利的英語自信的面對著鏡頭,金在中從容的回答著記者和主持人的各種問題。

他靚麗的特寫鏡頭出現在電視螢幕上,鄭允浩有那麼一刻的失神,短短的零幾秒卻還是被篤姬賢察覺了:「今晚留下來嗎?」

鄭允浩回頭對上自己母親的臉,笑著搖了搖頭:「不了,我也差不多回去了」說著就起身俯過去親了親母親的臉頰告別就回去了。

看著鄭允浩離開,篤姬賢回過頭看著電視裡金在中明媚的笑容,伺候了篤姬賢半輩子也看著鄭允浩長大的玥嫂從廚房裡端來養生茶,將茶水放在茶几上,抬頭看了眼電視,不禁感嘆道:「現在的孩子都長得這麼漂亮嗎!」

篤姬賢笑了笑:「是一個讓人見了不得不喜歡的孩子。」

聽到鄭夫人不常見的稱讚,玥嫂邊彎著腰收拾茶几便輕聲說道:「要是能讓少爺安定得下來也不為一件好事。」

篤姬賢抬起茶杯喝了口茶,沒有再說話只是看著螢幕上的少年笑了笑。

 

這邊鄭允浩一個人去驅著車從寬敞的大道上彎進大街上,心裡、腦海裡想的是金在中迷人,陽光的笑臉,幾個月不見,他明媚的臉上不復分離哪天的痛苦和深沉,他一直知道金在中並不是

一個單純,逆來順受的人,他有著一般人看不到的堅強和理智,也具有著陰暗的算計心,他可以是純潔可人的天使,卻也是一個媚人的小狐狸,打著自己的算盤,但是就是這樣的金在中使自己喜歡得不得了,讓他覺得這個世界上美麗的事物那麼多,可愛這樣的詞確實存在著,金在中這個給自己帶來從未有過感覺的男孩,讓他鄭允浩沉迷,儘管他有時狡猾,任性,但是鄭允浩無法否認自己迷戀這樣的金在中。

車子急速的驅駛著,鄭允浩嘴角彎出好看的弧度:金在中,你又會做出怎樣令人吃驚的事情,真讓人期待!

 

 

高柏斯輕敲了幾下眼前高大豪華的門,等到裡面的鄭允浩回應後才推開門走進去,這是鄭允浩在美國鄭氏總部的辦公室,在這棟高到就像要觸及天空的大廈的最頂端,寬敞的落地窗可以看到這個城市最好的風景,俯視它的奢華,掌控著它的生死。在這個大得讓人驚訝的辦公室裡,眼睛所觸及的每一處,低到地上鋪的厚厚的奢華地毯,高到天花板上的裝飾和吊燈無不彰顯著這裡主人的獨特品味和他所具有的財富。

而這裡的主人鄭允浩就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後方的豪華靠椅上,頭沒有因為來人而抬起,眼睛正看著桌上擺著的材料。高柏斯看著鄭允浩專注的看著這個月的報表,又不得不開口打擾:「先生,金少爺現在在休息室裡等著您,讓我過來跟您說一聲。」

高柏斯剛才正在助理室裡,秘書薩亞突然激動的推門直接進來:「高先生,大‥大廳‥‥有位金先生在大廳裡說要見鄭先生!」看著高柏斯不甚理解的表情又補充道:「是金在中先生!」

高柏斯一驚趕緊站起身走出辦公室,除了金在中會這麼大膽的來這裡找鄭允浩還有那個金先生?高柏斯來到底層大廳看到金在中正悠閒的坐在大廳的單人沙發上,幸好這裡有最好的保安系統,要不然就金在中這麼冒然的來這得引來多少人。

走上去恭敬的點了下頭:「金少!」

聽到聲音,抬頭看了看著急著趕來而有些冒汗的高柏斯金在中心裡有一絲好笑:「我要見鄭允

浩!」

高柏斯一開始有些為難的看著金在中,但是看著金在中冷峻的臉孔,高柏斯還是將金在中帶到頂層的休息室去了,金在中能就這麼的走進鄭氏的大門,並且能讓薩亞就這麼急促的去找自己,那麼自己又怎麼阻止得了他上去找鄭允浩呢,還是乖乖的將他領了上去,要不然最後倒霉的是自己,這可是鄭先生力保寵愛的人呐!

鄭允浩好一會兒才抬起頭看著等待自己發話的高柏斯,眼裡的笑意就這麼赤裸裸的毫不掩飾的顯露在高柏斯的面前:「讓他進來。

 

金在中走進來的時候,鄭允浩還是低著頭看他的資料,金在中看到鄭允浩烏黑的頭頂心裡還是有一絲的不甘,自己都到這來找他了,擺明著是道歉嘛,但是鄭允浩的態度讓他很不高興,非常的不高興!

轉身走向背離鄭允浩所在的位置,走到辦公桌對面的大廳裡,走在擺在那的大沙發,他倒要看看鄭允浩能忍到什麼時候,讓自己進來卻不打算理人,實在可惡!

環視了一圈整個辦公室後還是無聊的收回目光,最後看到茶几上的幾本雜誌就拿起來翻翻,都是一些財經雜誌,但是還交雜著幾本娛樂時尚雜誌,那都是金在中做的封面,心裡那塊堅硬的地方瞬間被軟化,轉過臉看向還在埋頭工作的男人,金在中才發現自己從沒見過鄭允浩工作的樣子,那麼的認真、嚴肅,充滿著一個成熟男人的魅力,深深的吸引著金在中,他愛這個男人,儘管他強大到站在世界的頂端,但他是他金在中的鄭允浩,只屬於他!

站起身走向男人,金在中最後停在男人坐著的老闆椅旁,直到鄭允浩轉過椅子抬頭看著自己,金在中附過身坐到鄭允浩的懷裡,雙手主動摟緊他的肩膀,在別人面前自己那麼的獨立、堅強,是一個自信、不願軟弱的男人,但是在這個男人的前面他願意放下一切,真實的去擁抱他,儘管這讓他看起來那麼脆弱,但是他金在中喜歡鄭允浩的懷抱,鄭允浩的寵愛,鄭允浩所給予的一切,同樣作為男人,他金在中願意鄭允浩來守護他,他愛鄭允浩,不管別人怎麼理解,他不在乎在鄭允浩面前軟弱。

「好想你」金在中軟軟語氣回蕩在鄭允浩的耳旁,鄭允浩被這句簡單卻包含著無限感情的話深深的觸動,抬起雙手緊緊的抱住懷裡的人兒,他想金在中,從未這麼渴望過一個人,他知道自己喜歡金在中,他也不會在意這就是人們所說的愛情,他只想要金在中陪在自己的身邊,任性的想讓金在中一輩子就這麼的待在自己的保護圈裡,只能是自己守護著他!

兩人漫長的擁抱使周身彌漫著一種美麗甜蜜的氣味,鄭允浩雙手撫上金在中的臉頰,真真切切的看著眼前的金在中,陷進他明亮深邃的眼眸,慢慢的送去自己的嘴唇,覆上思念已久的紅唇,金在中永遠那麼的甜美可人,唇舌彼此糾纏著,僅僅兩個多月的錯過,卻讓他們覺得時間那麼的漫長。

兩片唇帶著彼此的唾液分離,金在中甜甜的笑著看著鄭允浩:「我好累,這幾天都沒有好好休息過。」

帶著可愛的撒嬌口氣讓鄭允浩喜歡得不行,狠狠的啵上這個可愛人的嘴唇,寵溺的看著金在中乖巧的小臉:「我等下還有個會,我讓柏斯先送你回去,洗個澡好好睡一覺,等我回去。」

金在中難得乖巧的點頭答應。

 

金在中以為高柏斯會把他送回酒店,但是車子卻改了方向最後在紐約曼哈頓的一棟住宅大廈前停下,底層的門衛接過高柏斯的車鑰匙之後,高柏斯就將金在中領進大廈裡,乘著電梯按下這棟大廈的最頂層,金在中到現在也明白了,這一定是鄭允浩住的房子,自己從未接觸過鄭允浩真正的生活,現在的他心情確實很好,這說明自己真的在一步一步的走進鄭允浩,瞭解他的生活。

到了頂層,電梯門一打開就可以直接走進這個大的讓人吃驚的房子,兩層的複式結構,加上現代感十足的裝飾品,世界最奢華的各式傢俱,這絕對是一個令所有人嚮往的國度,而這裡的主宰者也讓每個人為他瘋狂。

金在中一進來直接坐到大廳裡看著最為舒適的大沙發上,不一會兒就有一名女傭將泡好的茶水擺在茶几上:「金少爺,先生打電話來吩咐過了,我已經在樓上臥室的浴室為您放好了水,您有還有什麼需要就跟我說,我是先生這裡的管家,他們都叫我奧薩。」

看著前面有好和藹的40歲左右的女管家,金在中還以一個明媚的笑容:「好的,謝謝。」

之後高柏斯又跟著奧薩說些什麼,回到金在中的跟前:「金少,您有什麼事再給我打電話,我先回公司去了。」

微笑著點點頭,跟著高柏斯道別後金在中就上樓去了。

奧薩帶著金在中來到二樓,上到二樓後過道是十字形設計的,每個方向都有房間,其中的三個方向在過道兩邊都有一扇門,過道的盡頭是一扇圓形的窗子,而剩下的一個方向一直走過去就是那裡唯一的一扇門,毫無疑問那就是這所房子的主臥。

金在中的眼睛盯著那扇門,直到奧薩走到那扇門的門口打開門:「少爺就是這裡了,您就自己進去吧,有什麼需要就按一下裡面床頭上的黑色按鈕。」

「嗯,好的,謝謝」

奧薩看著金在中禮貌乖巧和氣的樣子,從心裡喜歡這個被先生主動第一次帶回來的人,先生一個人從15歲開始離開鄭宅,就是她一直照顧著他的生活起居,自己是玥嫂一手培養出來的,就是要照顧好鄭家少爺鄭允浩,所以她也從十幾年前開始一同從鄭宅出來,這裡除了她,還有幾個傭人,他們盡可能的讓鄭允浩在生活方面過得最好,但是他們從沒見過有哪一個先生的“情人”來過,這個在上回回到老宅聽到夫人和玥嫂講過得少年現在就在樓上,而且是先生的主臥,看來這個少年確實不一般。

金在中一路上強忍著不適,現在能躺在舒適的按摩浴缸裡,絕對是舒適的要死,他不知道鄭允浩什麼時候可以回來,但是進入到這個房子以後他就絕對有信心,見到鄭允浩不會太久。

 

金在中什麼都沒吃就睡了,鄭允浩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8點多鐘,金在中從下午洗完澡後就一直睡著,奧薩見他睡得那麼熟就沒叫他,直到鄭允浩回來。

似乎有心靈感應,就在鄭允浩走進房門,金在中就醒了,憑著那份感覺走到樓下,就見到鄭允浩剛脫下外衣坐在沙發上,對著鄭允浩笑著,兩人的目光交結,金在中坐到鄭允浩的身邊,鄭允浩看著睡過一覺後精神了不少的金在中問道:「怎麼不吃飯?」

看著男人對自己寵愛的眼神金在中心裡甜甜的:「睡著了,現在一起吃!」

有點兒霸道的拉起鄭允浩,把他拖到餐廳裡,餐桌上在前一刻已經被奧薩擺滿了食物,金在中前一秒高興得表情在看到桌子上豐盛的大餐後一冷,扭頭就直接奔向洗手間。

鄭允浩看到金在中反常的反應心臟就開始緊張,跑到洗手間裡就看到金在中伏在馬桶上嘔吐著,走上去,輕拍著金在中吐得弓著的背部,心中隱隱的抽痛:「怎麼了?」

金在中很想回答他的話,但是過於兇猛的嘔吐讓他直接開不了口,鄭允浩看著就急了:「奧薩,打電話給傑姆,讓他快點!」

聞聲趕來的奧薩看到正吐得不能自己的金在中也慌了起來,趕緊跑到大廳拿起電話,叫來鄭允浩的私人醫生---傑姆。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