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8 承擔

 

傑姆到達鄭允浩豪華的住宅時,金在中就已經坐在大廳的沙發上緩著氣,沒有吃過東西的胃經過剛才那一吐,現在的金在中實在好受不起來。

鄭允浩一見到傑姆趕緊站起身,讓傑姆為金在中做檢查,金在中臉色蒼白的任傑姆檢查,他不擔心,因為單從這樣簡單的檢查,自己懷孕的事是不可能讓人想到和信服的。

看看金在中的現狀,傑姆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等待結果的鄭允浩,鄭允浩見他不說話先開口了:「怎麼樣了,好好的怎麼會吐?」

「現在還不太好判斷,還是請金少爺去一趟醫院,那裡有精細的儀器,能更好的幫到金少爺」

傑姆的話讓鄭允浩慢慢的冷靜下來,轉頭看向臉色依然不佳的金在中,還未來得及開口就被金在中搶先說話了:「允浩,我只是這幾天太累了,沒事的,我不想去醫院!」

鄭允浩還是擔心,哄著金在中:「還是去看看,沒事的我陪你。」

傑姆也幫著腔讓他移駕醫院,最後以金在中生氣上樓為終結。

鄭允浩打開臥室的門,走進裡面就看到金在中半躺在黑色的大床上,看著對面牆上掛著的巨大液晶電視,無奈的走過去,坐到床上摟過生著氣的金在中:「好了,不去醫院,但是得下樓吃點東西,嗯?」

看著鄭允浩不像騙人的表情金在中才回以一笑:「這還差不多,我真是餓了」

兩人最後又回到餐廳裡,餐桌上早就沒有了之前的菜飯,桌子上是兩碗清淡的瘦肉粥,旁邊還有一碟韓國的泡菜,金在中看了食欲大增,高興得坐到桌子旁。

他不知道,是因為傑姆跟鄭允浩保證,就金在中在他初步的診斷下完全沒什麼大問題,只是金在中近於妊娠的反應實在是讓他不知道怎麼開口,這絕對是一件荒唐的事,再說金在中也不可能會懷孕,在心裡嘲諷了下自己的異想天開,最後告別回去了。

金在中此時躺在鄭允浩的懷裡,慢慢的小心的將原本摟著他腰側的修長的雙手伏在自己的腹部,見金在中的舉動,鄭允浩以為他肚子還在不舒服,就慢慢的撫摸著肚子,那份溫暖似乎正慢慢的傳到腹部裡,孩子似乎感受得到金在中此時的安心與幸福,還有孩子另一個父親的寵愛和溫柔,一點也不像剛才那樣的折騰得他難受不已。

恬靜的氛圍下,金在中盡力讓自己的心不跟著自己的想法變化,在腦海裡已經組織好的語言還是遲遲說不出口,怎麼告訴他自己懷孕了?

「我‥我們‥‥」

「怎麼了?」聽到金在中遲疑的話語鄭允浩問道。

「我想跟你說件事,我‥‥」金在中猛地一回頭,對上鄭允浩擔心帶著疑惑的眼睛。

但話還沒說出口就被床頭櫃上的手機鈴聲給打斷了,那是鄭允浩的電話,示意讓鄭允浩先把電話接了,鄭允浩聽著還在響的電話沒法也就接了,是丹恩的,因為鄭允浩接起電話就語氣不怎麼好的講了句:「丹恩?!」

金在中還是窩在鄭允浩的懷裡,雖然聽不到丹恩的話,但從鄭允浩的話裡也聽了個大概,什麼孩子之類的,從鄭允浩的嘴裡聽到孩子這兩個字開始金在中就繃緊自己的身子,心裡帶著不安,還有一股興奮,孩子,他們在談論孩子!

但是鄭允浩後面的話讓金在中的那股興奮感一瞬間降到零點,「要什麼孩子啊,就兩個人好好的生活不就好了嗎,毆傑斯不也沒說要收養一個孩子啊,孩子有什麼好的,又吵又鬧,煩都來不及,誰會去受這個罪,我還是奉勸你再好好考慮考慮。」

不知道那邊的丹恩又說了些什麼,最後鄭允浩只好妥協:「好好好,我明天跟福利院說一下,你們自己過去看看。」

掛了電話,轉頭卻看到金在中愣住的表情,附上去用嘴親親那臉色突然蒼白的臉蛋,這才讓金在中回過神來。

「怎麼了?」回過神後抬頭問看著自己的鄭允浩。

「是丹恩,他想收養個孩子,想到我們鄭氏資助的福利院去看看,毆傑斯也沒說想要個孩子啊,就他一個人熱情的不得了,既然兩個人在一起了也就別太在意孩子這樣的事了嘛,真是搞不懂」

「那你覺得‥‥有一個孩子不好嗎?」

「要什麼孩子啊,有你當我的孩子就夠了,明天要不要跟丹恩去看看?他剛才知道你還在這,想約你一起去看看,寶貝兒,別想那麼多,孩子很煩人的。」

金在中不想再說什麼了,他低下頭:「我想睡了」

鄭允浩看著他沉靜的臉色想著他還是不舒服就摟著他睡了。他不知道就因為在他看來不怎麼當真的話,卻引起了一大波不必要的誤會,讓他們的生活陷入痛苦裡。

 

丹恩和金在中在高柏斯的帶領下來到鄭氏在美國資助的一所福利院,這裡環境很好,因為是早上的九點鐘,大一點的孩子都在教室裡上課,小一點的在空地裡玩耍,這顯然成了一個小小遊樂場,看到這樣的場面丹恩和金在中不禁心情好了起來,隨著明媚的陽光,他們臉上也帶著對於將來有一個孩子會不一樣的生活充滿期待。

因為怕太大的孩子認生,丹恩決定收養一個才幾個月大的孩子,院長知道他們要來後就幫著找到了一個合適的孩子,金在中能感受得到丹恩此時激動到不能言語的心情,就連他都是帶著神聖而又期待的心情一起走進孩子睡覺的房間裡。

隨著院長的腳步,他們來到孩子還在睡的嬰兒床旁,床上是一個只有兩個月的孩子,是兩個月之前剛被抱來的,可愛的像一個芭比娃娃,金色的頭髮,多麼像丹恩,也有一雙藍色的眼睛,毆傑斯就是有一雙這樣藍色的眼睛。

一看到這個可愛漂亮的小男嬰,丹恩似乎就覺得這就是自己的孩子,輕輕的想抱起寶寶,但又怕弄醒他,正不知所措時,院長輕輕的幫他抱起孩子,再轉到他的懷裡。

孩子還在恬靜的睡著,金在中附過身低下頭看著丹恩懷裡的孩子,輕輕的用手撫著孩子帶著可愛的嬰兒特有的嬰兒肥的臉蛋:「寶寶,漂亮的寶寶!」說著抬起頭與丹恩相視一笑。

就在兩人抱著孩子等待一切手續辦得差不多的時候,一輛豪華車又停在福利院的大門口,毆傑斯從車上走下來,但是後面並沒有鄭允浩,他們今早就是一起談生意的,但是鄭允浩沒來!金在中心裡的失落感更加的深入心海裡。

毆傑斯滿臉的幸福摟著丹恩看著在他懷裡的孩子,這樣幸福的畫面卻讓金在中感覺不到一丁點的幸福可言,就連為丹恩感到高興的心都在緊緊的縮緊。

在一切辦妥當後,丹恩和毆傑斯與他告別後坐著車子回去了,讓他和鄭允浩有時間到歐洲去找他們玩,一起去看看他們的寶寶。

金在中強忍著心裡的苦澀跟著他們揮手道別,最後與高柏斯坐上車,車子正慢慢的遠離這家帶給丹恩他們幸福的地方。

坐在車裡,手慢慢的撫摸自己的腹部:寶寶,我的寶寶也一定很可愛漂亮,爹地也會讓你幸福的!儘管沒有另一個爸爸。

鄭允浩是很喜歡他,他是能感受得到的,但是那份喜歡是否會變成愛呢,鄭允浩從未說過愛他,或是喜歡他的話,他確實沒有那份信心,鄭允浩真正接受自己了嗎?而自己的孩子是否也會得到認同?

四個月的肚子已經變得有些大了,但是鄭允浩並沒有絲毫的注意到,因為這次不知道是他休息得太好了,孩子長得很快,記得上一次五月了也就只出來一點點,無論如何好他都會因為孩子這樣明顯的成長感到高興,儘管這樣的成長讓他受到的折磨越來越大,這都是他們的孩子,寶寶會長的像自己多一點還是像那個人?一想到結合著自己與鄭允浩的寶寶,金在中再覺得苦澀也變得微不足道了。

寶寶,好期待見到你,你曾經有過一個姐姐或是哥哥,爹地對不起他,但是爹地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再也不會!就算是一個人,自己也要把這一切承擔起來。

 

金在中回去後,就打包行李,奧薩見了忙問:「金少爺,您這是?」金在中邊收拾邊說「我要回去了,那邊還是有工作要做的」

「哦,那要我幫您收拾吧。」

金在中看著這個對自己如親人的大姐還是笑了笑:「不用了,也沒什麼,謝謝你了,奧薩。」

「謝什麼,這是我應該做的」看了看這個友好,美麗的孩子奧薩還是開口了:「金少爺,你來的這幾天,先生像變了個人似的,沒見他像這幾天笑得那麼多過,別看他都30好幾了,這心裡啊也就一個孩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想法,他有些不對的地方你也別介意,我也算是看著他長大的,他身邊需要像你這樣願意陪著他的人,呵呵,看我也有些口無遮攔了,都說了些什麼。」

金在中看著這個真心對他們的奧薩,心裡一股暖流流過:「怎麼會,鄭先生有您這樣為他著想的管家,是他的福分,我會的。」

金在中當然想就這麼的留在這裡跟著鄭允浩與他形影不離,但是他不可能讓自己像一個女人那樣進入豪門當什麼夫人,再說他不想聽天由命,等到那一天被鄭允浩厭煩了,就像被丟棄一樣抱怨嗎?!當然不可能,不僅為了自己,也為未出生的寶寶,他都要堅強起來,沒有鄭允浩,也要自己的孩子得到最好!

 

 

 

 

 

Chapter 19 命運

 

金在中回韓國了,沒有和鄭允浩道別,因為當時鄭允浩沒有在美國而是去了德國談生意去了,幾個星期的時間,再次踏上韓國這個充滿自己一切回憶的地方,金在中仿佛恍如隔世。

李吏不知道金在中這次回來是否想好如何面對一切了,他看到金在中默落的臉龐不知道要開口說些什麼,在身後幫他搬行李。

回到公寓,金在中才慢慢放鬆自己一直以來緊繃的神經,這裡有自己一切的回憶,這裡就像自己的家,從一個人,與院長媽媽,和洛凡,再到遇見鄭允浩,到現在陪著他的寶寶,他的生活短短的時間內已經起起落落了幾番,他是有些累了,現在只想好好睡一覺,什麼也不想,就讓他和寶寶好好睡一覺吧。

金在中睡著了,李吏輕輕的關上公寓門,金在中的生活他看在眼裡,在他的身邊呆著卻無法去介入些什麼,對於金在中真心對待的那個強勢的男人,李吏更加不可能去介入些什麼,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儘量的陪在這個多磨難的孩子身旁,盡自己的所能讓他少受一點苦,這麼辛苦的孩子,努力生活的孩子,相信上帝是不會虧待他的,他一直以來追求的幸福會到來的,因為他是金在中,一個多麼美好的孩子!

 

第二天李吏和新艾來的時候,金在中就已經在衛生間裡吐得昏天地暗,剛到四個月的身子,反應得讓金在中實在招架不住,這次的強烈反應不知道是不是好事,但是金在中現在的這個狀態實在沒有辦法工作,就連呆在韓國都有問題了。

金在中好點後,李吏趕緊將他扶到客廳裡,新艾在他坐下後遞上一杯開水。

見金在中緩和下來,李吏就說出自己的想法:「還是跟鄭先生說了吧,去美國呆著,等這陣子過了才回來。」

金在中還是搖了搖頭,他是想得到鄭允浩的感情,但這不意味著他要帶著自己的孩子去祈求一份未知的回應。

李吏看著金在中堅決的態度也沒辦法:「但是你不能帶著這個孩子在冒險,這樣吧,我向外界宣佈你出國進修,你得到外面去,讓孩子好好的生下來,也就不會讓鄭先生知道了,就去幾個月,我們會把孩子帶回來的。」

這絕對是一個最好的辦法了,金在中知道自己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鄭允浩一結束近期的一個專案就趕來韓國了,金在中沒安排任何的工作,這天在家等著鄭允浩,兩人就像平時那樣,鄭允浩並沒有任何的覺得不妥,但是他不知道金在中現在心裡打的是什麼算盤。

兩人吃飯的時候金在中就跟他說了他想到外國進修,鄭允浩不解的問:「怎麼會有這種想法,那種事做不做都一樣。」

「怎麼會一樣,你也知道我也沒讀多少書,我也不想一輩子只是唱唱歌,拍拍戲,我想多學點東西。」

看著金在中認真的表情鄭允浩不好再說什麼:「那也好,去哪我去幫你安排‥」

「不用!」金在中急忙的回答著,看著金在中著急的樣子鄭允浩有些想皺起眉頭。

「額‥‥這些事李吏都幫我辦好了,就是跟你說一聲,放心我就是出去逛逛又不會出什麼事。」金在中說著,站起來走到鄭允浩的身邊,走到他的懷裡,低頭吻上還要說話的唇。

鄭允浩當然不會再懷疑什麼,美人在懷,毫無疑問金在中說什麼他都信。

慢慢的將金在中抱躺在床上,吻著思念已久的紅唇,鄭允浩確實被美人迷惑的不能自己,撫摸著美好的胴體,手一路下滑,來到腹部,感覺微凸的腹部,剛想起身看個究竟,又被金在中主動的雙手環住脖子:「對我輕點,老公,我怕疼。」這樣的妖精如果還有清醒的頭腦那你絕對是因為不舉。

金在中就像一條扭動的蛇,在鄭允浩的身下吸取的他的溫柔,他的疼愛,他願意為鄭允浩傾盡一切。

 

第二天金在中就和鄭允浩告別,登上了飛往荷蘭的飛機,這是第一次金在中先鄭允浩離開韓國,他似乎不再是等待王寵幸的美人了。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離開,他當然沒有感到任何的不妥,他要是想見金在中只是坐一下飛機飛過去就行了,但是僅僅幾個月又有誰知道世界會發生什麼,自己又會改變多少,命運又給你帶來什麼?

就像此時坐在飛機上的金在中,他永遠也不可能知道自己接下會遇見什麼,但是命運確實會作弄人,但是這樣的命運註定他就將與鄭允浩糾纏不清,在遠在美國的荷蘭有誰又會如此巧合的相遇,你可以覺得這很狗血,但是這就是生活,金在中確實真正的感受到生活的狗血。

 

 

李吏給金在中在荷蘭安排的住處環境很好,在荷蘭市中心的一個郊區社區裡,有什麼事離城裡也不遠,又防止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不放心金在中一個人,李吏又不可能陪著他,最後決定還是新艾陪著他。

金在中很享受這樣的時光,儘管對鄭允浩有著思念,但是如此休閒安靜的度過日子還是第一次。

每天下午5點半都和新艾吃過飯就到社區附近的公園裡散散步,拖著五個月的身子確實有些不便,再說孩子實在長得太快了點,新艾直呼一定是個大胖小子,看著長得速度!

金在中不介意寶寶是不是男孩還是女孩,胖了還是瘦了,只要平平安安的,健健康康的生下來就好了,任何苦難的事都由自己來頂。

 

這邊就像命中註定一樣,篤姬賢前個星期受到老朋友的邀請來到了荷蘭,原來是老朋友的孩子生了個大胖孫子,倆個人是大學的同學一直是摯友,這樣歡喜的事篤姬賢沒辦法不受邀來看看,但是就是這樣的巧合才讓她遇見了在郊區公園裡的金在中。

篤姬賢和玥嫂坐的車從老朋友的郊區大別墅裡離開,打算明早就坐飛機回美國的,但是就是那一瞬間的輕輕一眼,卻讓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她用其極不符合她的作風的大喊:「停車!」使得司機和玥嫂一驚,他們跟隨著篤姬賢多年極少見到這個好強的女人如此的失控!

司機一聽趕緊停車,玥嫂也將目光越過看到了坐在公園的木椅上的金在中,正翻著放在雙腿上的雜誌,似乎沒什麼不一樣的但是卻覺得那裡不一樣了。

一陣晚風吹過將金在中放在旁邊的幾張紙吹散最後落在不遠處的地上,只見金在中困難的扶著椅子的把手站起來,緩慢的走過去,但是蹲下撿起紙張的動作實在擺不出來,怎麼也蹲不下身子。

正想著放棄的時候,只見眼前出現一雙手幫著撿起地上的紙張,站起身看向來人一個和藹平和的婦人:「謝謝!」說著感謝的話同時也看到了婦人後面還站著一個貴夫人,不同於一般人的氣度讓金在中心裡明白這絕對不是一般的貴夫人。

點頭問好後又向貴婦人道了聲謝謝,感受到兩人看著自己凸起的肚子的目光,金在中感到一陣的尷尬,潛意識裡將手上的幾張紙張擋在腹部,但是絲毫沒有作用,反而更突出他奇怪的腹部。

正在不知要如何打破這份尷尬的時候,新艾幫金在中買水回來,看到金在中幾人忙問道:「在中,沒事吧?要不回去吧。」

感激的看向新艾向兩個婦人道別後就和新艾轉身回去了。

篤姬賢一直沒講一句話,看著金在中極其彆扭的走姿,心裡的困惑越來越大,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又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有些臃腫的身子,但是並不影響他低調的美麗。

篤姬賢轉身向車子走去:「玥嫂,打電話跟少爺說,我還要在荷蘭呆幾天,今天不回去了,讓飛機不用等了。」

玥嫂更是頂著個大問號走在後面,聽到自家夫人發話趕緊回應:「啊‥是!」

坐進車裡,篤姬賢拿起電話撥了出去:「幫我去查一個人‥‥」

 

之後的第三天金在中正躺在臥室裡休息著,他的妊娠反應一直有增無減,他不知道其他人懷孕的時候是不是也跟自己一樣,總之今早起來就開始嘔吐起來。

新艾看著他吐得胃都空了,想著出去幫他買點吃的,直到現在還沒回來。聽到門鈴的響聲,金在中艱難的起身去開門,想著是不是新艾沒帶鑰匙。

打開門看到門外的婦人,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這不是兩天前幫自己撿東西的那位婦人嗎,剛要打招呼卻見婦人讓過身,身後還是那位貴氣的夫人,金在中現在才真真切切的看到這個上了年紀但卻依然美麗高貴的夫人,也感受到了她身上帶著特有的強勢氣度,看了看眼前的貴婦人,金在中在她的身上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不久後才知道那種感覺原來來自哪裡。

看著眼前臉色蒼白,周身都在表明很不舒服的金在中,篤姬賢還是開口了:「不請我進去坐坐

麼?」

金在中這才反應過來讓開身子先請人進來,帶著迷糊的表情強忍著身體的不適給婦人幾個倒上茶水。

還來不及開口問些什麼,眼前的貴婦人先看著他的肚子後對上他的眼神:「我到這來就是想把話挑明瞭說,我是鄭允浩的母親。」

輕描淡寫的兩句話把金在中給蒙住了,他沒想過自己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他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對這句話做出怎樣的反應。

他還沒回神,篤姬賢又開口說道:「我知道你為什麼會來這裡,作為鄭家的長輩我是不會容許我們鄭家的子孫就這麼的流落在外的,不管孕育他們的是誰!」

金在中驚恐的看著並沒有因為這樣的事感到不適的篤姬賢坐在對面的沙發上依然優雅的喝著杯子裡的茶水,連忙說道:「我‥‥」

話還沒說完篤姬賢又開口了,金在中完全在這樣的女人面前喪失了主權。

「但這並不意味著,你也被鄭家接受,你是聰明人,才會躲著允浩來到這裡,我是他的母親我當然瞭解我自己的兒子,讓他愛一個人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我們鄭家也不是那麼的保守頑固,而要看鄭氏的企業是否經受得起這樣的勁爆的新聞,到現在我出現在這裡,只想讓我們鄭家的子孫回去,享受他們應有的一切。我不完全否認你有養育他的能力,但是你不可能讓他擁有權力、地位,你是想讓他做第二個金在中還是下一代的鄭允浩?!」

見被自己說得不知在說什麼的金在中,篤姬賢直接開口叫著玥嫂:「玥嫂,幫金少爺收拾行李,今天回美國!」

金在中一驚:「不!我不是一件工具,我的孩子不管怎樣都得留在我的身邊!」

看著生氣而眼紅的金在中,篤姬賢還是不緊不慢的說著話:「我說過,我不是一個保守固執的人,我需要我的兒子幸福,也要我的孫子幸福,如果這樣呢,只要允浩愛你,我絕對不反對,你可以和他在一起還有孩子,我們鄭家完全接受你,但是允浩不愛你的話,孩子就必須只屬於鄭家!」

看著已經有些猶豫的金在中篤姬賢又說道:「再說你躲在這,完全不可能瞞得了允浩,我可以幫你,孩子出生後你有時間去允浩那找到答案,我可不想我的孫子得不到他父親的認可,要嘛我直接會要孩子,你知道我完全有這個實力,如果你有信心就不會一個人到這來了,這是一場賭,你敢賭嗎?」

金在中知道小小的自己確實無法抗拒這樣的壓迫和誘惑,他不知道自己下一步的決定會造就怎樣的結果,但是一切似乎並不是自己能夠拿得到主權,孩子,爹地要怎麼辦?

 

 

金在中站在離飛機不遠的地方對著新艾囑咐了幾句,總之就是要把自己跟篤姬賢回去的事別讓任何人知道。

李吏應該知道這裡面的利害關係,鄭允浩或是鄭母兩邊都是不能惹的,瞞著鄭允浩的一切卻被他的母親瞭若指掌,他不知道篤姬賢對著他的態度代表什麼,但是儘量讓自己知難而退的戰略,在不讓鄭允浩知道孩子的存在的情況下去爭取他的愛情,毫無疑問作為鄭允浩的母親,他確實足夠瞭解鄭允浩,但是她似乎低估了金在中在鄭允浩心中的分量。

篤姬賢確實喜歡金在中這樣的孩子,但這不表明她就會接受金在中與鄭允浩的愛情,外界對於這樣的戀情的看法,所有一切讓她不得不考量好這份感情,再說不管怎樣金在中肚子裡的孩子始終是鄭家的,她還是有著一份私心,她想要一個孫子,她兒子的孩子!但是就只是僅僅是孩子,最好金在中能看明白這裡的厲害關係,最好主動退出或是輸了這場賭,一切得到最好的結果。

但是再堅韌強硬的心,在與金在中短短的幾個月的相處下,和對於自己兒子的執著她覺得對於金在中的勝利她並不覺得失落,想一想雙贏的好像是自己呢。

 

金在中走在豪華的機艙裡,對面坐著的是篤姬賢,面對這個精明強硬的女人,金在中無法不帶著一分的敬畏。

有些不自在的坐著就掏出手機,卻在下一秒被伸過來的手驚到,「以後禁用手機,你不知道這東西對我孫子有多大的影響嗎?」抓過金在中伸過來的手機又補充道:「我會讓你跟允浩聯繫的,盡一切方法讓他不來找你,我會讓人幫你安排的,讓他覺得你一直在歐洲,只是五個月,你就會回到韓國開始我們的賭注,明白?」

金在中聽著這樣強硬的話反而沒有之前的不自在,雖然在極力的掩飾著什麼,但是金在中還是收到了那份溫柔,不管對孩子或是自己,金在中還是會感恩,對自己和孩子好的人。

 

經過漫長的旅程,金在中與篤姬賢在鄭家老宅的後院從飛機下來,這裡足夠大,就像一座城堡,金在中小心翼翼的打量著這裡的一切,從今天起直到孩子出生自己就要住在這裡,鄭允浩就是在這裡長大的吧,小小年紀就一副老成的樣子,還是一副看到美人不正經的樣子?

金在中隨著篤姬賢從後花園走到整個宅子的正廳,這裡並不像他所想像的大家族的沉悶壓抑的老宅,裡面正式卻不失靜雅。

還在打量著,篤姬賢就回過身來:「我已經讓人收拾好房間了,允浩基本上不會回來住,你就住他之前的臥室,你也累了,先洗洗好好吃點東西休息。」

金在中軟語的回應著:「嗯,謝謝!」

似乎怕被發現些什麼篤姬賢又加重口氣道:「不好好休息累到我孫子怎麼辦?」

說完先走出了大廳,金在中有些莫名奇妙:你孫子?他可是長在我肚子裡的!

還在心裡非議著這個“自以為是”的孩子的奶奶,玥嫂的聲音換回了金在中的神:「金少爺,我帶您上去。」

「哦‥好。」

金在中洗好澡出來後才好好的打量這間臥室,鄭允浩的臥室,並不是很特別,但是所有的擺設、顏色、傢俱完全符合那個男人,想他了呢,有沒有也在想自己,還是自己不在了,被哪個小子或是丫頭給勾了,想了想金在中覺得好笑,自己在幹什麼呢?不管怎樣現在“婆婆”站在他這邊呢。

 

金在中在沒有鄭允浩的日子裡,倒是與鄭允浩的母親相處得不錯,那個心裡強硬但是又帶著孩子心理的“老人家”可讓金在中有些頭疼,原來跟“婆婆”過招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金在中就這樣安心的在鄭家老宅裡過著輕鬆的孕夫生活,篤姬賢覺得金在中應該很是乖巧的,但是他也是個帶著惡魔尾巴的小惡魔,金在中盡然會反駁自己,不認同自己的看法,但是這樣的金在中卻讓她真正生不起氣來,反而覺得他可愛到爆了,難怪允浩喜歡他。

金在中現在的妊娠反應不怎麼厲害了,只是越來越大的肚子完全影響了他的正常作息,還有越來越不受控制的脾氣,金在中想著心裡又冒著股火。現在鄭家的下人們對他更是小心翼翼的,他現在可是最大的,沒見到老夫人對他都格外的“體諒”。

 

金在中的身子不方便進出鄭家,他基本上就和篤姬賢在鄭家看看電視,聊聊天,講講時尚,金在中才發現他似乎高估了篤姬賢,她再怎麼的強大但還是個女人,對於購物時尚完全沒有免疫力。

因為不能出去,都是叫人將東西帶到鄭宅裡兩個人看看,特別是一些嬰兒的用品,金在中覺得粉色好看的,篤姬賢就覺得是藍色好看,兩個人在為自己的眼光爭論著,一片火光交接中,卻讓鄭家所有的人看破了眼睛,這‥這‥這就是冷靜優雅的夫人和安靜乖巧的金少爺?!

金在中的身體狀況好了很多,但是篤姬賢覺得還是不能就這麼的養著,還是找了最好最權威的專家帶著金在中做檢查,毫無疑問對於這個孩子她和金在中一樣的期待,希望他是最健康的。

為了做最全面的檢查,金在中還是由著她帶到了專家的私人診室裡,有著最好的儀器設備,這一檢查,對於他們來說,這不僅僅是一份上天的禮物,是兩份!

金在中難掩心中的喜悅,回頭看著篤姬賢笑得一臉的美好,篤姬賢被這份美麗柔和的笑容深深地觸動,這是作為一個孕育新生命的美好感情,是對孩子最好的呵護,當年自己懷允浩的時候也是帶著這樣的幸福感,多麼神奇的禮物!金在中一直以為是孩子長得快,但是沒想到是龍鳳胎,裡面帶著自己的兩個孩子,一男一女,難怪這麼折磨爹地。

但是伴隨著這份喜悅的同時他們還是在小心翼翼的,鄭允浩必須對於這一切毫不知情,他們還在賭!不管有多麼的荒唐,這就是他能得到孩子和允浩的唯一方法,他必須為了最親的人,不顧一切!

 

 

鄭允浩是信任金在中的,要不然他早就應該知道這一切,但是現在又有鄭夫人的介入,金在中在美國的事就這麼的瞞天過海。

鄭允浩在這個月又來看篤姬賢了,房子還是房子,大廳還是大廳,一切都沒有什麼不同的,但覺得又有那些不一樣了,但是又說不出來那裡不一樣了。

鄭允浩來的那天晚上,金在中只能在樓上待著,無法拂去那份想念還是站在二樓階梯的拐角處聽著樓下鄭允浩帶著磁性有低沉的聲音,金在中的手撫上自己的腹部:寶寶,聽爸爸就在樓下呢,在和奶奶說說笑笑,他和奶奶的關係真好啊,對呀,他們是母子所以應該站在一條線上,我又怎麼能不顧所有的跑下去呢?

金在中站了好大一會兒,最後還是強忍著不見那個就在樓下的男人回房間去了,自己絕對不能輸!

 

「最近家裡來人了嗎?」篤姬賢聽到鄭允浩的問題,眼睛含笑:「前幾天,你表弟來過,是你叔父給我送了點東西,怎麼?最近忙不忙,聽說中東的那個工程被近來的那些變動搞得不太好。」

「是的,那邊一直都不太平穩,原先打算在那邊做工程也想到了這個問題,總的來說影響是有,但是還差不多。」

很好的將話題引開,篤姬賢笑著說道:「我兒子有這個能力,對於現在的鄭氏你完全把它管理的很好!」

鄭允浩笑了笑:「當然,鄭家是我的一切!」

「今晚要不留下來,很晚了。」

「不了,我還是回去了,明天還要開會,過幾天可能要去趟中東。」

篤姬賢聽了點點頭也沒再說什麼,就和鄭允浩道了別。

這邊金在中站在臥室了落地窗前,臥室裡沒有開燈,他就這麼的看著鄭允浩走到鄭家的大院裡坐上車駛出鄭家的大院,他也沒有一丁點的回頭,我就站在這裡啊!心裡帶著苦澀,但是又不能怎樣。

寶寶們現在越來越皮了,有時夜裡不停的踢他,睡得不是很好,激烈的胎動讓他有些受不了,但是一想到這是寶寶們在成長又覺得這樣的疼痛是值得的。

沒有另一人的陪伴確實很委屈,但是自己現在真的沒有那麼大的能量抗拒這樣不公的世界,他不怪篤姬賢,也不能怪鄭允浩,站在世界的頂端,要面對的總是比別人多,更要保重不能讓別人有機會來搞垮自己,而自己經歷過那麼多,也不再是當初激情慢慢,那麼自負,覺得鄭允浩絕對會愛上自己,為自己不顧一切,現在的他不敢再保證,就像篤姬賢說過的那樣:讓這樣的鄭允浩愛上一人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寶寶們又踢了他一下,金在中疼得雙手扶住腹部,安撫著躁動的寶寶們,是不是在怪爹地這麼晚還不睡,寶寶們想睡了,金在中也有點扛不住了,這段時間自己是越來越嗜睡了,想想現在自己也不能怎麼辦,先安穩的把寶寶生下來再說吧,但是要他放棄這類的話,他是永遠不會接受的,他愛鄭允浩,他愛寶寶們,他是不會放棄的!

 

 

 

三個月後鄭允浩才將有關中東工程的相關事宜辦妥,總算是閒了下來,在這三個月裡他都有和金在中聯繫,聽著金在中將自己去了哪裡,都見到了些什麼,也學了些什麼,鄭允浩覺得見不到金在中的這幾個月裡,還是不那麼的難熬。

他喜歡金在中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對一個像他這個情場如魚得水的王子來說,所謂的喜歡並不是為對方保持情操,人和人之間沒有愛是可以有性的,當金在中回來後才發現,那些不安的因素必須徹底的清除,自己絕對的統領這個圈子。

鄭允浩還是想金在中的,停下工作後就說要去看看金在中,金在中有些慌了,但是現在的他正好好的等著預產期,再有一個月孩子就出生了,一切都會重新開始,他又會回到韓國,去爭取他的愛情,只是這一次不僅僅是為了自己,也為了寶寶們。

最後金在中以最後兩月以遊學為由躲過了,說想試一試一個人走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只是兩個月自己就回去了,要不然太久人們都要忘了有一個大明星叫金在中。

鄭允浩還是被金在中可愛的想法和玩笑給說服了,金在中還很年輕,有這樣的想法和精力很正常,鄭允浩就因為喜歡他才會放任他。

讓一個花花公子傾心了,他也會是最專一的,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