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1 面對

 

金在中剛回到韓國不到半天就跟著高柏斯坐上了飛往美國的飛機,他不知道鄭允浩急忙叫自己過去到底是為什麼,但是從心底裡不可忽視的不安感一直隱隱的在心裡蕩起,不管怎樣,他早就想好一切最壞的打算了,現在對於他來說最重要的除了那個想要佔為己有的男人以外,他還有自己的寶貝們‥‥

高柏斯只是將他送到鄭允浩的公寓樓下,金在中是自己坐著電梯上去的,從高柏斯隱隱不安的眼神他就感覺到,這次並不是簡單的見個面罷了,但是還是硬撐著笑臉。

當電梯門打開時自己還是笑著的,一進去就看到鄭允浩低著頭不知在想什麼的坐在沙發上,屋裡的光線很暗,除了鄭允浩好像就沒有其他人了,平靜著自己內心那股強烈的不安感,金在中臉上帶笑的走過去:「怎麼了,才回去不到一天就得回美國?」

鄭允浩抬起頭看著一臉柔和的金在中,兩眼深深的看著他:「你沒有什麼要跟我說的嗎?」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一臉等待著什麼的眼神,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說出隱瞞了這麼久的真相和事實:「我‥‥我能有什麼可以說的呢。」

鄭允浩牽動著嘴角,但是金在中確確實實看到了他的自嘲,還想說點什麼,就被一下子站起來的鄭允浩嚇得抬頭與男人對視,一張單薄的紙擺在自己的眼前,男人一手緊緊的抓住自己的一隻胳膊,一手拿著紙張在眼前搖晃:「這個呢,就一點也沒有解釋的意思嗎?!在老宅裡的那兩個孩子就一點也沒有任何解釋嗎?!」

金在中在聽到孩子後兩眼直直的看著鄭允浩血紅的雙眼,張了張嘴也不知道要怎麼去解釋,孩子,我們的寶貝,多可笑,原來直到現在我竟然沒有讓他的寶貝們得到任何的解釋,就因為自己的私心,他們就一直活在沒有父母的大宅子裡,金在中痛苦的看著鄭允浩,嘴裡念著「寶寶‥‥」

鄭允浩放開金在中:「現在想說了嗎,就因為可以拿到YJ的股權,拿到現今的地位,讓我母親帶走孩子?」

金在中不敢相信的看著鄭允浩,他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這樣看待他。

鄭允浩又一把抓住他的兩隻胳膊,雙眼死死的盯著金在中蓄滿淚水卻沒有流下任何淚水的眼睛:「那麼我還想問問,以前打掉孩子是不是因為他影響你的前程了!」

「啪!」金在中看著自己還舉在半空的手,看著被自己打了一掌還死死盯著自己的鄭允浩,淚水順勢的沿著兩隻大眼睛流下:「鄭允浩!那是我自己的孩子!」說完沒等鄭允浩有任何的反應,推開前面的人,絕望的跑出了這套對於他來說即將得到幸福看到曙光的房子。

一直以為能進出這裡,也以為著自己已經踏進鄭允浩的心裡,但是原來一切都是自己的想法,就連他最愛的人都不能真正的理解,怎麼可以就這樣的給自己下死刑,憑什麼?!那是他金在中死死守護的愛情和孩子,而鄭允浩更是不能就這樣的否決這所有的一切!

 

 

 

篤姬賢在客廳了喝著茶,玥嫂站在她的身後理著今早上在花園裡剛摘進來的百合花,金在中突然的到來就確實讓她們吃了一驚,畢竟昨天金在中才剛回韓國,看著兩眼通紅的金在中,沒有再顧忌任何禮節問題,聰明如她篤姬賢當然想到,到底發生了什麼。

金在中在她的對面坐下,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就被篤姬賢搶著開了口:「怎麼,現在是來認輸的嗎?我也一直也沒覺得你會贏。」

金在中輕笑著:「知道現在我最後悔的是什麼嗎‥‥我最後悔的是跟著你打賭,來贏取這份卑微的愛情,竟然用我自己的孩子做的賭注!」

看著金在中激動的不能自己的再次流下眼淚,篤姬賢張了張嘴還是把話說了出來:「既然已經這樣,你就得服從這個規則,孩子還有允浩,都必須和你無關!」

金在中驚得抬起頭看著這個一點也不亞於鄭允浩強勢的女人:「不!我是再也不會讓你們鄭家隨便的決裁我和我的孩子,鄭夫人,如果你還是真心的看待寶寶們,還記得我也付出過,我請求您,把我的孩子還給我。」

篤姬賢緊皺著眉頭,她是喜歡金在中,她疼愛他的寶貝孫子們,但是她怎麼會讓金在中將她本來就計畫好的一切搞亂掉,現在的一切不正是她一直期盼的結果嗎?!怎麼一丁點喜悅或是輕鬆的感覺都沒有。

還沒等篤姬賢做出任何的回應,金在中又直直的看著她,讓她無法就這樣的忽視這份對於孩子最真摯的情感。

「您說過,我希望孩子成為第二個金在中還是第二個鄭允浩,以前我還在猶豫,但是我現在想告訴您,再大的財富和權利都沒有寶寶的快樂重要,鄭允浩是怎樣的人您最為清楚的,原先我和您一樣,在期待著他,但是對不起我的孩子不能成為第二個鄭允浩,他不能沒有信任,沒有感情!」

篤姬賢放下手中的茶杯,玥嫂驚呼:「金少爺‥‥」

客廳裡一下子平靜得可怕,金在中還是直直的看著眉頭緊鎖的篤姬賢,玥嫂更是不知道要對於這樣的事情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可能過於壓抑的氣氛,使二樓上的寶寶們也開始不安了起來,寶寶們洪亮的哭聲響起,金在中本能的起身就衝上了二樓,篤姬賢看著他急促的背影,眼裡的光芒亮了亮,也許這樣試試也不錯呢。

回頭看向玥嫂:「去準備飛機,讓金少爺和寶寶們回去吧,那是他們自己的孩子,我這個奶奶怎麼能搶了他們作為父母的權利呢。」

玥嫂有點不相信的看著面帶著笑容的篤姬賢:「夫人,真的讓他們走嗎?」

篤姬賢無奈的看向後花園的方向:「允浩如果想要的話,會把他們帶回來的,也像那孩子說的那樣,再大的財富和權利怎麼能跟我孫子比呢!」

 

 

鄭允浩無法否認,當看到DNA的結果時,自己內心深處的那股喜悅感,那是他和金在中的寶寶,一直以來他一直以為除了篤姬賢,自己真的沒有其他的愛人和親人了,父親對於自己和母親的冷淡,讓他覺得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美滿幸福的家庭嗎?但是金在中的出現,讓他開始嚮往和期待,愛情曾是一個一直不敢表露出來的一個夢,而金在中卻讓他會思念除了母親以外的人,給他帶來笑容的人。

他喜歡金在中,他不否認,如果沒有看到其中的這些關聯,他也許就這麼的想跟金在中一直這樣下去,當他小心翼翼的開始讓金在中走進自己的內心時,卻發現原來這裡面,不只是單純的情感而已。

寶寶的出生他看不透,為什麼隱瞞,又為什麼願意一個人承擔,看到篤姬賢與他在利益上的瓜葛後,他無法不聯想到,金在中隱瞞的這一切是不是與他的利益有關,金在中這一切要我怎麼辦,要我怎麼寬恕你的一切,要我怎麼有勇氣再愛你一次!

 

 

篤姬賢沒想到,金在中之後來的竟然是鄭允浩,鄭允浩的臉色並不好,一進門也沒有坐下而是直接開口說話:「我是來帶走我的孩子的。」

篤姬賢眉頭一挑:「你的孩子?允浩你承認他們嗎?你願意就這樣接受寶寶們嗎,當在中一個人在這裡忍受著那份痛苦的時候,你有想過你願意為他捨棄一切嗎?你是我的孩子,我不認為你可以接受這份感情,金在中很聰明,他才願意與我打賭,但他也很無助,也只能和我打賭,就因為你是我的孩子,我才那麼有信心贏得這場賭,鄭允浩,你敢說你沒有怪他,你願意為他捨棄所有,你愛他嗎?」

鄭允浩看著自己母親的咄咄逼人,張了張嘴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或是看待這些問題,沒想到今天竟然是自己的母親在質問自己,是她從小看著他長大,把他培養成現今如此成功的人,但是卻是一個缺少會愛的人,他不怪誰,母親一個人給他的已經足夠多了,金在中給他的也已經足夠多了,腦海裡一直是金在中絕望的臉孔,耳邊是他的慟哭,還有他的質問:「鄭允浩,那是我自己的孩子!」

似乎想了很久,才慢慢的坐在篤姬賢的對面,露出自己都不能理解的笑容:「您說得對,我確實沒有想好自己的感情,很抱歉,讓您擔心了,對於您的問題,我現在可以回答您了。」

放鬆了自己的身體,鄭允浩看著自己的母親,這個強勢果斷,從小與自己相依為命的女人,他想堅定的告訴她自己的想法,自己要的幸福:「我愛他,我愛金在中,我要帶走我的愛人和我的孩子。」

篤姬賢看著這麼快就給自己答案的鄭允浩:「你確定?」

鄭允浩看著挑眉的篤姬賢笑了笑:「我也不確定,但是我要金在中,我要我和他的孩子,所以我要把他們帶走!」

篤姬賢笑了笑,並不急著回答,慢悠悠的喝著飄著香氣的花茶,鄭允浩也不忙,慢慢等著。

「為什麼現在想通了呢?我和他可不是簡單的“婆媳”關係,他之所以拿下YJ可不是一個人的力量。」

鄭允浩這時也拿起玥嫂早就給他端上的茶水,慢慢的抿了一口:「我知道,原先我也以為我不會理解,金在中一開始跟著我就不是什麼單純的感情,但是,不是您不放心幫著我看了嗎?!有哪個人讓鄭夫人您這麼喜歡,也只能是我鄭允浩看上的人。」

篤姬賢好笑的看著上一秒還死灰著臉的鄭允浩:「不愧是我的兒子,我就知道你是最聰明的。」

「那我老婆和我孩子呢」

「都說那是你老婆和你孩子了,我能怎麼管得住。」

鄭允浩眉頭微皺著看著篤姬賢,玥嫂這時覺得自己實在沒辦法不開口了:「少爺,現在飛機可能還沒開‥‥」話還沒說完,鄭允浩就站起身跑了出去。

篤姬賢還是很悠然的喝著自己的花茶,只是嘴角已經不受控制的揚起:快點把我的寶貝孫子們帶回來吧,才一會兒就想得緊。

 

 

 

寶寶們似乎感受不到即將的離開,可能看到和自己最親密的身生人,和自己在一起就覺得是最幸福的事了,兩個小寶寶硬是一起要金在中抱著,原先覺得兩個一起抱不過來,但是讓跟著的人幫抱著一個,就開始哭鬧,沒辦法金在中只有兩隻手穩穩的抱住兩個調皮的寶寶。

坐在開往上飛機地方的車上,看著在自己懷裡呵呵笑的寶寶,金在中似乎覺得很滿足,他不責怪命運的不公,跟著洛凡一起從孤兒院到娛樂圈發展,遇到鄭允浩更是自己一輩子不會後悔的事,現在有兩個寶寶陪著他,他金在中這輩子再也不會有任何的需求,只希望寶寶好好的,即使離開已經擁有的一切。

跟來的女傭先下車接過金在中手裡的律希,寶寶一下子不高興的癟嘴,兩隻小手伸向在後面抱著澤希的爹地,金在中看著寶寶可憐兮兮的小表情,心情好些的對著律希笑著,寶寶也跟著下笑開了,這時懷裡的澤希一下興奮的手腳亂動,金在中不得不好好的抱著他。

六個多月了,開始長牙,抓到什麼就往嘴裡放,扯到金在中胸前的鏈子就要往嘴裡放,口水還流了滿嘴,剛要把寶寶手裡的鏈子拿掉,就見寶寶主動的丟開鏈子兩手向後方伸著,前面的律希也跟著嚷嚷起來。

不解的看著兩個異常興奮的寶寶,直到身後響起了以為一輩子也不想再聽到的聲音:「金在中,你不能把孩子帶走,我是他們的爸爸!」

金在中氣憤的轉過頭看著說這句話如此理所當然的男人,不想再理會,既然篤姬賢答應讓他走,他就有自信就算是鄭允浩也不可能強迫他。

回過身繼續往飛機走去,但是懷裡的寶寶竟然開始鬧騰,嘴裡嗚嗚的叫著,就不安分的讓自己抱著,金在中想忽略寶寶的不安分,但是後方的男人就這樣直接的趕上了,兩手轉過他的身子:「你不可以走,你還沒向我解釋清楚,寶寶也是我的。」

鄭允浩不知道自己怎麼就說出這些話來,不是要留下他嗎?直接說留下來,不要走就好了嘛,幹嘛還把金在中氣的兩眼又開始發紅,愣愣的看著眼前的金在中,鄭允浩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麼,看著金在中憔悴到不行的小臉,也不知道要怎麼說下去。

金在中深吸了一口氣才抬起頭看著現在拉著自己說不能讓自己帶走他的孩子的鄭允浩:「你的孩子?你有資格說這是你的孩子嗎,你有在我的面前,在寶寶面前說過你喜歡孩子嗎,鄭允浩你怎麼可以這樣,自大自私,看輕別人的感情!」說到最後以為早就流乾的淚水再一次決堤。

不想再一次留戀這個男人,金在中剛想掙扎開他的禁錮,就一下子被抱住:「對不起,不要走好不好!」

耳邊聽到了不可思議的挽留,金在中還沒說話,懷裡的澤希就開始哇哇的大哭起來,在別人懷裡的律希早就委屈得一聽哥哥一哭也跟著哇哇大哭了起來,金在中顧不上還在深情默默的等待自己回答的男人,退開身子,就開始安撫懷裡的寶寶,又有些著急的看著女傭懷裡哭得差點岔氣的律希。

鄭允浩心裡卻開始苦悶:寶寶,要哭也得等爸爸把爹地哄回去再說啊。下一步趕緊走過去把女傭懷裡的律希接過來,笨拙的跟著金在中的樣子哄著懷裡的寶寶。

 

寶寶是餓了,在金在中和女傭的懷裡正努力的挪動小嘴吸吮著奶瓶,鄭允浩只好一起坐在車上看著,今天開來的是加長車,裡面足夠的空間不至於讓人覺得擁擠,在他們寶寶進食的空檔,鄭允浩幾次想開口,但是金在中就是沒一丁點抬頭看他,他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打破這樣對他來說自己無法掌控的局面。

寶寶的小嘴挪動的幅度越來越小,最後直接合著眼睡著了,車上這時更加的安靜,金在中這才慢慢的看向鄭允浩,將兩個寶寶小心翼翼的放在車上的軟墊上,用眼神示意鄭允浩出去談,看到鄭允浩眼裡一閃而過的那一絲欣喜,金在中還是動搖了,但是害怕會失去的恐懼讓他覺得還是不要去嘗試擁有的好。

兩人下了車,金在中背對著鄭允浩站在前面,在寶寶吵鬧之後,突然的寂靜讓兩人都一下子都不知道怎麼開口的好。

不想就這樣的下去,鄭允浩還是先開口了:「我知道,你還是很難相信,但是,我是真的想要你和寶寶,在中‥‥給我一個機會,一直以來我並不是一點感情都沒有,難道改變了我以後就這麼想拋開一切,那要我怎麼辦‥‥我覺得我再也不是以前的鄭允浩了,現在的鄭允浩好像有了金在中以後才會完整‥‥留下來好嗎‥‥」

說著走上去把金在中整個人擁入懷裡,雙手緊緊的將懷裡的人抱住,金在中沒有回答,但是滴落在自己在他胸前的手背上的淚珠,讓鄭允浩相信,金在中還會是自己的。

兩個人就這樣保持著這樣的姿勢,金在中在鄭允浩懷裡慢慢的恢復自己的情緒,這是鄭允浩對他的表白,他等了五年,似乎真的等到了,但是心裡並不只有那份幸福還有一份恐懼,他害怕這份等太久、付出過太多的感情,真的就這樣在孩子的事情後得到回報嗎?

鄭允浩,這個自己十八歲就開始與他有瓜葛的男人,統治著世界的男人,一步步的走近他,在娛樂圈裡靠著他才能走到現在,在充滿利益和色彩的圈子裡,沉沉浮浮,就是有著這個男人一直在自己的身邊,在自己的心裡,支撐著自己,也讓他在失去一些東西後仍然對這個世界充滿希望,義無反顧反抗命運,為他生下孩子,就是因為這是自己和他寶寶。

金在中好久之後才翻過身回抱一直緊緊抱著自己男人,滿臉的淚痕看著一臉憔悴冒著鬍渣一副邋遢的男人,頭慢慢的靠在他的肩上,他也許是別人眼裡的統治者,十八歲的自己也視他為神,但是現在在他金在中的眼裡鄭允浩是他愛的人,是他寶寶的父親,是他金在中今生今世都不會後悔遇到的人。

好久才聽到懷裡的開口說話:「允浩,我需要一點時間,我不想再患得患失」

鄭允浩沒有再說什麼,親吻著懷裡人的額頭:「嗯」

 

 

鄭允浩一回來,篤姬賢就趕緊站起來,往他身後張望著:「我寶貝孫子呢?!」

鄭允浩把外套脫下遞給傭人後,才看向一直皺著眉看著自己的母親:「回韓國了。」

「回韓國!怎麼就回韓國了,你不是去把人留下來嗎,難道你就沒一點魅力!」

「媽!」

「好了,好了,知道了。」篤姬賢當然知道金在中有自己的想法,怎麼可能就這麼被哄回來,只好放手讓他們自己去處理他們的感情,什麼事都好插手就是感情的事不好辦。

 

 

 

 

 

 

 

 

 

Chapter 22 你是我的命運

 

李吏是晚上九點多鐘接到的電話,就趕緊趕往鄭氏的私人機場,電話裡金在中也沒說的太具體,於是李吏還是被兩個瞪著眼睛看著自己的寶寶給嚇住了,他怎麼也沒想到金在中這次匆忙的過去不到一天就把孩子給帶回來了,幸好是鄭氏的私人機場要不然金在中這麼把孩子帶來可不是什麼好事。

可能寶寶們沒見過李吏,兩個都眼睛一錯不錯的看著李吏,李吏看著盯著他的那兩雙單鳳眼還是在心裡感嘆了一下:不愧是鄭允浩的孩子,看人那眼神完全霸氣啊!

把金在中他們帶回金在中的公寓,李吏還是問出了自己的疑問:「怎麼把孩子帶回來了,鄭先生知道了?」

金在中在忙著給孩子沖奶粉邊回答:「嗯,以後寶寶都由我照顧,也就是說,我現在和他之間有問題了。」

過了一會兒有看向還在迷惑的李吏:「我們都打算好好理一下我們之間的關係‥‥哥‥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想了幾年的事情現在要變得真實了,反而害怕了。」

李吏雖然不太瞭解具體發生了什麼,但是既然金在中可以把孩子留在身邊說明,鄭夫人還有鄭允浩都是接受他和孩子的,兩人一起磕磕絆絆了五年,李吏都看在眼裡,也不好說些什麼,只好走過去拍拍金在中的肩膀:「會沒事的,一切都會好起來,寶寶現在不是在你身邊了,在中‥‥你們之間的感情我也不好說些什麼,既然寶寶現在在韓國,你當前應該好好地照顧寶寶,我看還是在找大一點好一點的地方住,這裡是市區,再好也不能把寶寶麼照顧好,再說你本來下星就要出專輯回歸的,那要不要往後推一推。」

李吏他真的是一個完美的經紀人,金在中很放心將自己的事業放在李吏的身上:「嗯,我知道,過兩天我就搬過去,江南郊區的別墅讓人去打掃過後就行了,我也知道把寶寶帶過來有一些不便,但是既然把寶寶帶過來,我就不會讓寶寶受到任何的傷害,專輯照發,但是我不會做任何的宣傳,我回來了,李吏相信我。」

李吏看著金在中為了孩子而變得自信的面孔,他相信金在中有這樣的實力,現今的金在中是鄭允浩擦亮的那顆鑽石,鄭允浩應該驕傲金在中是屬於他的。

 

金在中搬新居的消息還是流了出去,媒體整天都在為金在中寬大美麗並且價值不菲的豪宅做報導,但是那一區保全工作都做得很好,媒體現在最大的遺憾就是不能深入的去瞭解金在中豪華的大別墅,再加上金在中回歸韓國的第一彈竟然讓所有人譁然,出了專輯卻不作任何的宣傳,也許就是這樣才更加讓人想要去探索。

娛樂新聞無不都在報導著金在中出乎意料的成績,排行榜上的各種第一讓所有同時期出專輯的藝人發狂,銷量的第一無不證明著金在中一生俱來的藝人光環,金在中消失一年再次掀起韓國娛樂甚至世界的新聞讓所有人知道,不管傳聞中金在中靠關係上位或是真實實力,都改變不了金在中在娛樂圈神一樣的地位。

專輯是出了,但是確實金在中最閒的時候,他不用趕通告,不用去宣傳,他現在最累的事就是在家裡看著寶寶。

六個月以後除了長牙,也在開始學著爬了,那力氣可不小,一不留神抓住什麼髒東西,鑽到椅子或是桌子底下都是有可能的,金在中有時候無比煩惱他們過於充沛的精力,還要對付時不時就過來湊一腳的鄭允浩。

基本上這兩個多星期鄭允浩就上他家的次數都數不過來了,寶寶們每一次都興高采烈的依依呀呀的對著鄭允浩揮舞著小手,倒是一起在寶寶玩具房裡玩得好不開心!

最可惡的是就這麼明目張膽的在自己面前教寶寶學叫baba,幸好他寶寶們沒理他,就會嗚嗚的叫,但是也不想想是寶寶還小還不會說話,讓寶寶怎麼個理人法。

其實也不是什麼原諒不原諒的事,有時一家四口一起坐在家裡的沙發上看著電視,金在中覺得這就是自己想要的幸福,任著一切就這樣的發展著。

寶寶們不喜歡自己睡在嬰兒床裡,金在中只好讓兩個寶寶跟他睡在大床上,都是等他們睡著了才抱上嬰兒床,要是自己也跟著睡著了,父子三人就這麼的睡在一起。

當鄭允浩強烈要求睡在金在中家裡的客房,夜裡起來過去看到的就是金在中和寶寶們一起的畫面,三十多年的生活,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滿足,他鄭允浩是如此的完整。

 

但是平靜並沒有保持多久,鄭允浩頻繁的韓國行還是讓人發現了疑端,鄭氏總裁與頂級偶像金在中同在一個別墅區的新聞鋪天蓋地而來,有人更是在網上開始開扒金在中的演藝星途,十八歲開始在YJ出道,第一張專輯之後的所有電影及電視劇的投資方都跟鄭氏有關,金在中與鄭氏的利益糾葛並不是現在才被人們所知,但是加上現在的新聞,似乎一切都不一樣了起來。

人們無疑被這樣勁爆的娛樂新聞所吸引,記者媒體們都在想法設法的聯繫到兩位主角,來證實或是來找到一些他們想知道的事情。猜疑很可怕,對於明星而言,不管事情的真假,當你被人們拖到娛樂的尖口,就不得不接受所有人的質疑和嘲諷。

李吏被記者的電話打得煩躁不已,他沒想到鄭允浩那邊竟然沒讓人把消息壓下,這不是明擺著讓別人知道這其中的關係嗎?金在中那邊的情緒也沒怎樣,但是這畢竟會影響金在中今後的發展。

事情似乎在越演越烈,兩方都沒有正面的回答記者的疑問,所以人們就把這看作是一種默認,對於鄭氏集團領導者,掌控大部分世界經濟命脈,更是韓國娛樂圈的掌控公司的統治者鄭允浩竟然與韓國頂級偶像金在中相戀,這意味著鄭氏的腐敗和金在中事業的作假?!YJ更是受到不小的威脅,股市下降。

 

李吏看著金在中眉頭緊鎖的看著電腦上的新聞,還是開口了:「我們是要先出去說清楚嗎?鄭先生怎麼說,是否認還是‥‥」

「我不知道,他沒跟我說,新聞一出他就回去了。」

李吏聽完金在中的回答,整個人都醃了,這麼說鄭允浩不打算說清楚嗎?

金在中看著李吏更加發愁的黑臉,還是笑了笑:「我相信他,就像當時他只是把我從萊斯送回到宿舍,什麼也沒有承諾一樣的相信,因為他是鄭允浩!」

看著已經經過這幾年殘酷現實今天依然像十八歲那樣美好又帶著堅定笑容的金在中,李吏似乎一下子就安下了心,是啊,勇敢追求了二十幾年的幸福,還怕嗎。

金在中:不怕了,一直以來都在追求幸福,原來幸福就是十八歲開始有你!

 

 

晚上七點後,寶寶們都會很乖的坐在沙發上看著爹地給他們放的幼兒動畫片,可能還不理解,但是電視上鮮豔的色彩和可愛的動畫還是很吸引他們,眼睛會很新奇的看著螢幕上的花花綠綠,有時還會跟著哼哼幾句,金在中也安靜的坐在他們的中間時刻護著他們。

電話鈴聲響起,三個人才一同的看向響聲處,澤希哼哼著就先向前伸手,金在中趕緊將他抱在腿上,律希也跟著爬上來,金在中將手機接起,一手護著兩個硬是要搶著拿手機的寶寶。

「在中‥‥」鄭允浩低沉的聲音在電話裡傳了出來,金在中忽然發現才幾天,事情發生後的第一個電話,竟然這麼想他。

看著懷裡依然興奮的想要拿電話的澤希邊回答:「嗯‥‥」

「和寶寶都吃過了吧,今天寶寶乖不乖?」

「嗯‥寶寶都很乖。」

「在中‥‥想你了‥‥也想寶寶們‥‥」

「‥‥嗯」

「以後我們都要在一起對嗎?」

「‥‥‥」

「寶貝兒‥‥我愛你‥‥」說完那邊的電話就掛了。

不等金在中的答案,鄭允浩就把電話給掛了,金在中看著手裡的手機還在發愣,澤希寶寶兩手一起終於把一直想要的手機拿到了手裡,律希也跟著把手往手機上伸,金在中這才回神把手機拿回來,寶寶們一下子不滿的看著自己的爹地,金在中愛憐的分別親了親兩個寶貝的臉頰,寶寶,以後我們一家人都在一起,有我們澤希,我們律希,有爹地,有爸爸。

 

 

早上八點鐘江南郊區的別墅區還是很安靜,只是時不時的有車子開出,只有一輛低調的黑色加長林肯車悄然駛進別墅區,最後停在一棟白色的別墅前,就有人下了車按了門鈴,不久就有人打開了精緻的大門,之後才見有位婦人在黑衣人打開車門後走了下來,直接走進房子裡。

打開門的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見婦人越過他走了過去,直接朝坐在嬰兒車上看電視的兩個可愛的寶寶,不由分說的就彎下腰親了親寶寶紅潤的臉蛋。

金在中看著看到寶寶就沒跟自己說一句話篤姬賢,再看看後面跟著進來的玥嫂,玥嫂倒是笑吟吟的說:「金少爺,夫人是太想寶寶們了,這不趕著就來了韓國,看看給寶寶帶好多禮物呢。」

金在中笑了笑也跟著走過去,早上的他還有點昏沉,寶寶們每天早早六點多就醒了,起來以後就特別的精神,金在中也不得不強打著精神跟寶寶一起起來,玩玩玩具,看看動畫片,沒想到篤姬賢這麼早會在這個時候來韓國。

玥嫂到廚房弄些吃點,金在中和篤姬賢坐在沙發上看著寶寶們坐在泡沫板上玩玩具,篤姬賢在看到寶寶到現在嘴唇基本沒合過,回頭看向金在中:「寶寶們,現在很健康很快樂,你把他們照顧得很好。」

金在中笑了笑:「這本來就是應該的,還要謝謝您。」

「呵呵‥‥我還害怕你會把我想成一個惡毒的老太婆呢。」

「怎麼會,我和允浩都應該感謝您,寶寶們也很想奶奶呢。」

「我也想他們,一直看著他們幾個月了,一下子不能見到真的很想」看著寶寶之後轉頭看向金在中:「孩子‥之前讓你受苦了。」

「‥‥‥」

「允浩能像現在這個樣子我沒想過,我以為他會娶了卡莎就順著兩家人的婚約結婚,過著沒有愛情的生活,他們給鄭家開枝散葉,允浩好好的管理公司直到他的孩子長大‥‥..是你讓他在我和他父親的婚約裡又看到幸福,現在他真的在為他的愛情為他的孩子負責,我真的已經很滿足了,一直在愧疚,愧疚沒有給他一個完整的一個家‥‥而你填補了這個缺憾。」

金在中驚訝的看著今天坐在他面前表露真心的篤姬賢,她一直很強勢,一直喜歡掌控著別人的一切,她的風範也一點不亞於鄭允浩,有時候金在中覺得他們母子倆像極了,但是現在他面前的篤姬賢只是一個純粹的母親,在幫他有了缺點的孩子說好話,希望得到別人的諒解。

金在中不知道要怎麼回應這份偉大強烈的母愛,在他的面前這個令人欽佩的女人也是鄭允浩的母親:「我會照顧好允浩的,再強大的他,我金在中都能守候得了!」

篤姬賢哈哈大笑了起來:「不愧是我看上的孩子,你有那個能力,能站在允浩身邊的只有你!」

 

九點一過,篤姬賢把電視給轉了,寶寶們看到畫面不見了還沒發出不滿,就看到大螢幕上的大熟臉,於是興奮的揮動著小手,似乎這樣就能讓他們的爸爸注意到了。

金在中也一驚,他不知道昨晚還和自己通話的男人現在竟然在首爾!

篤姬賢看著螢幕上的鄭允浩:「我們是一起來的,而他直接去了新聞發佈會的現場,我沒想到他沒跟你說,前幾天回去後就跟我說在韓國遇到的你,所以要在這裡給你承諾,其實承諾什麼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願意以全世界換一個金在中,我知道你一直對允浩的感情感到不安,現在的他都讓我吃驚‥‥」

後面的話金在中也聽不見了,他只看到螢幕上的男人在接受各大媒體耀眼的閃光燈,還有那些犀利的問題:

「鄭先生,您與韓國偶像金在中先生真的是在交往嗎?」

「你們現在是住在一起嗎?江南區的別墅是您送給他的嗎?」

「金在中事業是不是一直都是您在支持的呢?」

「對於一些人認為您與金在中先生的關係您是怎麼看的?」

‥‥‥‥‥‥‥‥‥

男人還是依然的保持著微笑,直到高柏斯站起來:「各位媒體記者們,大家先安靜一下,對於大家的各種疑問,在這裡我們鄭先生都會一一做出讓大家滿意的答案!」

記者們這才安靜下來,現場就只聽到哢嚓哢嚓的照相聲,一直備受關注的“允在戀”今天即將被揭開這裡面的真假,大財團與明星的潛規則的新聞也要浮出水面,在場的記者或是其他人都似乎異常的激動和興奮。

鄭允浩坐在上面環視了一周,人們被他的視線看得更加的沉靜,心裡的所有興奮和激動硬是被壓抑著。

「大家好,我是鄭氏集團的執行總裁鄭允浩,對於我與金在中先生的關係,我和金在中先生確實在交往!」

現場所有的人開始騷動,一直被猜測的事情得到證實後還是讓所有人震驚不已,就連金在中聽到男人有力剛正的聲音後心裡也是一緊。

在大家還在震驚中鄭允浩又開口說道:「我很幸運能和金在中認識,是他讓我知道愛情,讓我真正的感到幸福,在這裡我要告訴所有人我鄭允浩愛金在中‥‥」

下面的記者徹底回過神來,搶著問著這個剛承認自己禁忌之戀的男人。

「鄭先生,您這樣坦白的說出這樣的事實,難道不怕對整個鄭氏有任何影響嗎?這樣的大財團不是很重視聲譽嗎?」

「很感謝你為鄭氏著想,今天作為鄭氏的執行者我很肯定的告訴全世界,我鄭允浩做事和整個鄭氏集團一樣,敢作敢當!」男人王者一樣的宣告天下,鄭氏的強大,他自己的強大,他驕傲的愛著一個值得愛的男人──金在中!

 

新聞發佈會後,不只是韓國全世界都在為這場令人驚嘆的禁忌之戀討論著,有人只是得到答案後的舒暢,有人嫉妒這場轟動世界的戀愛,有人驚嘆鄭允浩和金在中的勇敢,也有人唾棄這場違背世俗的禁忌之戀,一切在別人眼裡只是一時的,總有塵埃落定的時候,相愛的人,在一起才是最幸福的。

 

 

 

 

 

 

 

 

Chapter 23 執子之手

 

同天后的一個小時,YJ也正式回應和宣佈金在中與鄭允浩的戀情,出了專輯之後金在中才算真正的露面於媒體的面前,金在中更是在特推上發表了自己與鄭允浩相愛的言論,所有事情都似乎明朗了,不管贊同還是唾棄,YJ現任社長兼國民偶像的金在中和鄭氏財團執行總裁鄭允浩的結合事實。

強大的財團並沒有受任何的不良的影響,兩個相愛只要不影響他人的利益,在大多數人眼裡,這是別人自己的生活,而真正喜歡愛戴金在中的粉絲也只會支持自己的偶像,但是在這樣的時期,YJ還是決定金在中暫時的停止了近期的一切活動,所以金在中當晚就與鄭允浩一同飛往美國的新聞就被各大媒體給報導了。

 

 

兩年後

金在中很悠閒的半躺在舒適的義大利沙發上,手上是李吏今早給他帶過來的劇本,故事和情節都很精彩,當初馮京導演打電話就強烈的邀他出演男一號,說只有他能奴駕這個角色,金在中很久沒出演過任何電影和電視劇了,基本上兩年來都在幕後,好好地打理YJ和推出不少的新人,寶寶們成長得很快,兩個一起都讓自己頭大,也只能回答說在考慮考慮,沒想到馮京硬是讓他看了劇本再說,這不今早李吏正好來美國順便把劇本也拿來。

李吏也很鼓勵金在中的復出,他天生就是戴著藝人的光環,當年因為鄭允浩有了機會,讓全世界都知道了金在中,後來也是因為鄭允浩,金在中才轉為幕後,但是誰也無法否認金在中在演藝事業中的所有成就,他天生就適合站在大眾的面前。

現在看了劇本後金在中真的很心動,一個真正把演藝當做藝術的藝人來說,有一個好的劇本就像一個精美的藝術品!金在中把看完的劇本放在茶几上,轉頭透過落地窗看著外面今天有些灰濛的天空,心情卻也不壞。

現在的房子是來美國後才好好的裝修後才搬進來的,這是鄭氏紐約曼哈頓市中心蓋的住宅區,基本上都是紐約的上流人士,而他們住的就是其中一棟的最高層,兩層複式型,都是金在中一手設計裝修的,一家四口還有時不時會過來的篤姬賢一起,這就是金在中和鄭允浩的家。

 

門口的電梯有了響動,金在中趕忙走過去,兩個小傢伙一下子就衝了出來,金在中趕緊張開手護著,鄭允浩隨之跟著進來,兩個兩歲半的寶寶摟著金在中親了親臉頰,律希就開口不滿的問道:「爹地今天怎麼不去接寶寶?」

金在中牽著兩個人的小手走到客廳裡:「不是有爸爸去了嗎。」

澤希馬上控訴道:「拔拔都沒有帶著寶寶吃喜歡的霜淇淋!」

金在中好笑的看著在接受寶寶們控訴的鄭允浩,鄭允浩則無辜的看著金在中,金在中這才俯身下去捏著澤希的小鼻子:「霜淇淋多吃了不好的,我們澤希不是要跟爸爸一樣帥嗎,吃胖了就不帥氣了。」

兩個寶寶一下子坐在沙發上思考了起來:帥氣和美麗比起好吃的霜淇淋那個更重要一點?

鄭允浩趁著這個空檔摟上金在中的腰就先親上一口,金在中有些嗔怪的看著他,但還是讓他摟著,金在中看著還是想不通的寶寶們,彎下腰拉著兩個人站起來:「先上去換身衣服,等下要去奶奶那吃完飯,卡莎阿姨也來哦,寶寶們肯定又要收到禮物了。」

一聽到禮物兩個小傢伙都眼睛一亮,但是澤希之後又開始擔心起來了:「卡莎阿姨的禮物好幼稚啊,只有律希會喜歡,我不要!」

鄭允浩直接抱起澤希:「呵呵,搞不好卡莎阿姨知道我們澤希不喜歡那些娃娃之後送別的呢,我們要趕緊過去,紳士是不可以遲到的。」

鄭允浩是鄭澤希的超級偶像,這是金在中最不滿的,鄭允浩那性格要多深沉就有多深沉,有時在家裡辦公沉著臉,偏偏澤希就是他爸爸走到哪跟到哪,學著一副深沉的樣子,才兩歲半跟著鄭允浩一本正經的坐在書房裡看報紙,要不就跟在客廳裡看財經新聞。

他老想著孩子嘛,就應該活潑,男孩子就應調皮才對嘛,他直接害怕他兒子小小年紀就成個小老頭了,篤姬賢還每次火上澆油,說多好啊,以後肯定跟鄭允浩一樣把鄭氏管得好好的,當著他的面說:「我孫子真像他允浩小時候,看看著眼睛著眉毛,還有這個性,哈哈‥‥我孫子真可愛!」還硬是現在就把律希給慣得脾氣十足,說女孩子就要有這個性,天天跟著林卡莎跟他兩歲的女兒說什麼美容經,看著越來越大小姐脾氣的律希又說:「我孫女真乖,看看多像他爸爸。」

直到小魔王出生後她也說那像鄭允浩,金在中直接想對越老越不顧她氣度的篤姬賢翻白眼,你孫子像鄭允浩,可他們還是我生的呢,他真覺得那不成鄭允浩小時候得了分裂症?!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金在中去拍個電影也怎麼不放心,他在的時候他家寶寶一直就受那兩母子的影響,我這一不在幾天什麼的,那我孩子不得讓他們給慣壞了,但是工作還是很重要的,金在中還是千囑咐萬囑咐他的兩個寶寶,就飛往韓國去了,也沒想到澤希律希聽懂沒聽懂。

 

金在中復出的消息一出,娛樂圈沸騰了,不管怎樣大多數的人都想看到消失了兩年的金在中,對於今後的娛樂圈更加的有興趣了。

之前在美國也只看到有狗仔拍到的一些私生照,現今的回歸滿足了人們的娛樂心,金在中因家在美國兩邊頻繁的跑動,最多的便是機場圖,每家報社現在都以先出機場的新聞為目標,無處不在時刻關注著這個大人物。

金在中不免有些頭疼,坐私家機就被誇大其詞說鄭氏出手大手筆,聽著他不爽就寧願天天坐客機,誰知道他們又喜歡天天圍堵你,更有粉絲在機場守著。

鄭允浩一直都放金在中自己去做他的事業,金在中所做的一切都不會讓人失望,每次他回來很累的時候,鄭允浩也只是默默的把他揉一揉他酸痛的身體。

相處了九年,就像老夫老妻一樣,金在中是一個要強的人,他不會依靠鄭允浩的太多,鄭允浩倒是覺得在外面承受了一天之後,回去後看到金在中後才會感到真正的安心感,有個人一直在你的身旁,關心你的冷暖,這就是金在中給鄭允浩的家。

 

晚上七點多鐘才回到美國的金在中一進家門,就被人摟了上來,還來不及驚呼,嘴唇就被吻住了,熟悉的男性味道,就像迷藥一樣讓人不知覺得沉迷,激起身體的每一處細胞都在等待著愛撫,炙熱的濕吻後兩人都氣喘。

好不容易被放開了嘴唇,脖頸一下子就被啃咬,也只能雙手抓上男人的肩:「寶寶‥睡了嗎?不要‥在這裡。」

帶著情欲的聲音讓還在金在中鎖骨上奮鬥的鄭允浩一下抱起金在中直奔樓上的臥室:「寶寶一放學,就被媽接過去,現在只有我們。」

金在中看著在男人眼裡的火熱,微微的笑開了,他不知道這讓放著他回韓國拍戲的鄭允浩徹底的欲火攻心了,就被這樣的丟在床上。

金在中覺得羞恥得不敢看還站在床邊正脫這衣服的鄭允浩,寬大炙熱的胸膛壓了下來,自己被鄭允浩覆蓋得嚴嚴實實的,來不及閃躲那要將他吃掉的眼神就這麼的吻去了理智,任男人的雙手撫摸著自己最敏感的地方,直到最私密的地方被人剝去了遮掩物,就這樣的落入他人的眼裡。

與男人經過無數次的魚水之歡,但是每次坦誠相對時還是控制不了身上皮膚的開始泛紅,鄭允浩也好喜歡他害羞的樣子,每次都忍著自己的欲火,欺負一下這個害羞的人兒才善罷甘休,舌尖沿著鎖骨、乳尖、最後是敏感的的大腿根部。

金在中被這磨人的前戲搞得喘息不已,可惡的男人,不放過身體上的每一處,把自己挑逗到最極致的時候,強迫著自己說些難堪的私話,就像現在。

「寶貝兒‥‥舒服嗎。」

雙手捏緊金在中的臀部,把兩個人的胯部貼近,摩擦著已經鬆軟潮濕的入口,金在中細細的低吟聲不斷傳來,男人就是不肯直接了斷的進去,嘴唇更是隻不安分的公牛,在自己最敏感無措的地方點火。

金在中被弄得不能自己,這該死的男人每次都是耍盡手段,讓自己徹底淪陷,雙手摟住鄭允浩的脖子,豔紅的嘴唇主動獻了上去,修長白嫩的雙腿環上男人結實精壯的腰:「老公‥‥舒服‥‥要‥想要‥‥.」

沒有在說話的餘地,嘴唇被深深的吸允唾液的同時下面早已經等候的小穴終於也被進入,兩人滿足的悶哼了一聲,下體自然的抽插頂動,最原始的情欲,帶著對一個人的迷戀,深深的被進入,緊緊的被包裹,此刻,我只想與你上天堂。

「嗯‥‥不‥慢‥慢點」

「噢,寶貝‥‥呼‥」

淫言浪語並不只是低俗的,相愛的人告訴你這是因為我們的在一起了。

金在中接受著鄭允浩今晚過於強烈的寵愛,整個人已經昏昏沉沉了,腦海裡沒有了意識,下身只是本能的跟著鄭允浩頂動,小穴也是只會不停的收縮,似乎想將男人吃進去,讓彼此永遠的鍥合在一起,鄭允浩的汗水滴落到身下人的胸口上,無法用語言表達的情感,那就只有狠狠的做出來!

「啊‥‥」高昂的彩虹音響徹整個寬大的臥室,兩人腦子空白了半分鐘,最後金在中只能閉著眼低泣著,鄭允浩趴在他的身上緩和著,過了好久金在中才回過神了,但是體內剛發洩過的巨物又開始變得堅挺炙熱,他一驚,忙要推開男人,但是完全沒有作用。

「唔‥允浩‥‥不把寶寶接回來嗎?」

「讓他們在那待一晚沒事的」嘴上已經開始啃噬著那人紅腫的乳頭。

「不行‥‥寶寶以後‥都會不聽我話了‥都被你們帶壞了‥‥嗯‥允浩‥‥」

「那就再生個乖乖的寶寶,就只聽她媽媽的話好不好‥‥」

「啊‥嗯‥‥你才‥媽‥媽呢」

「乖‥‥我們再要一個乖寶寶‥‥可愛又聽話‥的小公主‥好不好」

金在中沒辦法再接話了,再要一個寶寶啊,那一定要個乖乖的!再也沒有力氣在想任何事了,男人霸道的讓金在中現在只有他鄭允浩!

 

夜裡春色盎然,一個新的生命正在被孕育,那是金在中和鄭允浩不停努力的結果,金在中覺得自己被鄭允浩給騙了,哪裡是乖寶寶分明是最鬼靈精怪的混世小魔王!

 

 

==================正文完======================

 

呼~在電腦桌前坐了一個半小時,終於把最後的三章發完了

這篇還有番外,很長,會分兩天發完

感想番外再補了~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