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記 (潛出番外)

 

Chapter 1 小魔王降世

 

金在中是提前完成了自己的戲份就離開了劇組,直接回了紐約,鄭允浩在看到金在中回家後一個月前不好的臉色才緩和的,金在中都覺得鄭允浩是太過緊張了,自己是兩個月前在劇組拍戲的時候發現自己真的懷孕了!

心裡欣喜的就打電話給了鄭允浩,沒想到他說那還拍什麼戲趕緊回來!金在中想著哪有誰像他這樣的啊,再說再拍兩個月左右就差不多殺青了,自己也剛懷上一個月多,對於接下來的工作完全沒問題,也就沒理會男人見自己執意懷著孕拍戲而擔憂和不爽,金在中當年還不是懷著孕工作的,他倒是一點也不擔心。

倒是鄭允浩隔三差五的把家裡的那兩個機靈鬼往他老媽那一放,就往韓國這邊來,幸好劇組拍戲的地點比較隱蔽才沒惹來那麼多媒體,要不然又要怎麼上頭條了。

每次一來就請全組人吃頓飯,馮京導演倒是樂了,這人呐吃得好了幹勁也更足了,鄭允浩沒來了幾天就直跟金在中念叨:「這鄭先生怎麼還不來啊,在中你打電話問問唄。」

金在中倒是害怕了,鄭允浩一來自己都不敢有大動作,生怕一下來就被念叨,趕緊回話:「我今天請客還不行嗎。」

知道的人直呼原來鄭先生是絕佳愛妻男!

這不好不容易先拍完後沒等殺青就趕回來了,這下鄭允浩可滿意了,公司也不怎麼去,讓高柏斯天天往他們家裡跑,等金在中睡了才去辦公。

兩人也對這個寶寶充滿的期待,一心想著乖巧的小公主,但是三個月了金在中開始強烈的妊娠反應,當初懷雙胞胎兄妹的時候也沒這回難受。

金在中原先還想著是不是又是兩個,幸好有鄭允浩在,雖說不怎麼會照顧人,但是每次自己孕吐時看到男人擔心有心疼的眼神,金在中倒是沒那麼難受了。

鄭允浩真的很緊張,硬是整天監督金在中的飲食、作息,聽說剛開始幾個月要都運動就天天傍晚陪著金在中去郊區公園散步,澤希、律希也都三歲了,別看澤希平時耍酷,也跟律希一樣特愛黏著他爹地,所以鄭允浩為了不讓金在中被兩小傢伙纏得太累還要分散他們的注意力,隨時注意兩個寶貝不時的蠻力就這麼的衝到他們爹地的懷裡。

金在中一直在強調自己不可能這麼脆弱,好讓雙胞胎那陣子對他們家老爸很不滿,本來都是一直讓爹地給講睡前故事的,他老爸給搶了,您那裡是在講故事啊!分明在直播新聞嗎!

 

鄭允浩前天就去的歐洲了,寶寶們終於獨佔他們的爹地,今天週六就要拉著金在中去肯德基說好多小朋友都在那裡吃東西,金在中現在四個月了,還沒有看出身形但是肚子裡的這個一直不消停,去檢查過不是雙胞胎,一個就夠折騰金在中了,出來後一定要好好教育,按這個皮法不教育不行。

律希就直接鬧上了,拉著金在中的手一直「爹地、爹地‥‥」的叫,澤希還好,但是就是一直看著你,金在中知道這幾天鄭允浩把這兩個小不點管的有點嚴了,沒怎麼玩,逮著這個機會硬是要金在中陪著了。

「好好好‥‥」金在中沒辦法也就答應了。

他倆也沒去過哪些篤姬賢一直說是垃圾食品的地方,有回接他倆放學開車路過肯德基,就被記住了,有好幾次鬧著要去,都被壓下來。

金在中開著車讓兩個小傢伙坐在後座按的嬰幼兒座上,一路上興奮的不停地講著話,律希坐著還抱著她的泰迪熊,澤希似乎很不滿律希做為晚自己出生半個小時的律希,在他看來他妹妹實在是太幼稚了!

在中微笑著聽著兩人的對話,肚子裡的這個也好像感染了這時候的好心情倒是不怎麼折磨人了,但是久不久的一陣踢動像是彰顯自己特有的存在感。

這時律希一臉,好奇又期待的看著她爹地:「爹地,你是不是要給我和澤希送個妹妹?」

金在中錯愕自己懷孕之後還沒跟他倆說呢,自己真是沒組織好語言怎麼跟他們說肚子裡寶寶的事,難道是鄭允浩說的,但是別看鄭允浩那樣他最害怕是律希加上澤希問他為什麼了,那些問題問誰誰頭疼。

金在中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澤希也按捺不住了:「奶奶說,就是因為爹地要有小弟弟了,讓我們好好照顧爹地。」

金在中還沒來得及回話,律希已經不滿的對著澤希大叫:「是妹妹!」

澤希小眼神鄙視了一下律希,聲音穩穩的對著:「就是弟弟!」

金在中完全插不上話,直到到了肯德基門口,兩人一下子默契的不再爭吵等著金在中打開車門就直衝衝的奔著門口進去,金在中在後面提心吊膽的跟著跑了上去。

週末人很多,小孩子身形小一下子就進了進去,金在中艱難的跟在後面有點急了,走進後環視了一周,才看到兩個小不點早已經興奮的坐在位子朝著他招手,金在中好笑又好氣的走過去,一臉嚴肅的看著兩人:「如果再這樣不聽爹地的話下回就不可能這樣讓你們出來了,明白?」

澤希和律希聽後也一副嚴肅的看著他們家爹地:「嗯,我們聽話!」

雙胞胎特有的默契感,讓金在中好笑的摸摸兩人的頭:「這還差不多,在這好好坐著,爹地去點餐。」

 

兩個小不點第一次如願以償的吃到想吃的東西,開心的吃著,金在中在看到這些油炸的東西後就不怎麼舒服了。

澤希看著爹地一樣也沒一起吃就問:「爹地不吃嗎,很好吃的。」

律希直接上手遞過薯條,金在中屏住呼吸把她的小手拿過去:「爹地在家吃得好飽才出來的,吃不下了,你們自己吃。」

律希又有些不甘的說:「那妹妹不想吃嗎,奶奶說現在寶寶在爹地的肚子裡,爹地吃了寶寶才能吃的,就像以前律希和澤希也是在爹地肚子裡才會長這麼大的是不是?」

金在中知道一開始對於這些問題,他們也不打算隱瞞什麼,他們也很乖,幾乎也不怎麼在乎這些。

記得他們第一句話就是對著自己喊媽媽,金在中那是心理除了滿足和感動就沒有任何的想法,一開始他們一直改不過來,後來慢慢的教著叫爹地才開始變了稱呼,周圍的環境,和接觸的人什麼的,金在中一度的擔心他們心裡會有些什麼想法,但是孩子一生下來就會在潛意識感知到他們最為親近的身生人,澤希和律希在心裡或是身體上都是無比依賴和親近在中的,在他們認知裡,其他的小朋友可能有爸爸媽媽,但是他們有爹地和爸爸就夠了。

金在中看著兩個好奇寶寶在等待自己的答案,心裡滿足的笑道:「是啊,小小寶寶就像寶寶們以前一樣的在爹地的肚子裡,現在比寶寶們都要淘氣,以後澤希和律希要好好照顧小寶寶哦。」

這下兩個小傢伙感到了無比重大的責任,很是重視的點了頭:「嗯!」

金在中溫柔的笑開了,跟著寶寶們在肯德基的餐桌上有愛的說笑著。

而這一幕被跟來的八卦記者們拍了下來,毫無疑問這是第二天早上的八卦娛樂頭條:金在中回歸電影上映之際低調與子女在肯德基就餐。

 

鄭允浩看到新聞後臉色沉了沉,這兩個小鬼趁著自己不在家就纏著他們的爹地。對於孩子外界都是知道的,只是各自紛紜,對於孩子真正的來歷大家都好奇也在揣測,鄭家或是金在中也從來不在意,自己知道這是自家最寶貝的寶寶就行了,一家人生活在這裡難免不受到人們的關注,而他們過自己的生活就好,八卦狗仔還是喜歡出點兩人一家的新聞,對於他們的私生活畢竟好多人都會好奇的。

 

 

日子過得不緊不慢,金在中在一家人的陪伴下忍受著來自肚子裡的小壞蛋的折騰,鄭允浩每天又心疼也無奈的看著金在中受到不適,一手握著金在中的手,一手撫著金在中隆起了七個月多的肚子:「寶貝,辛苦了‥‥等著小頑皮出來我幫你好好教訓他,打他屁股叫他怎麼折騰他爹地‥‥」

話還沒說完金在中就被肚子裡踢了他一腳的寶寶惹得直呼出聲,趕忙雙手護住肚子:「看‥你還說,就是不讓我消停一下。」

鄭允浩似乎被這一下給嚇壞了,也跟著金在中一起安撫著寶寶:「好了,好了‥‥我們寶寶乖‥不說寶寶壞話了。」

金在中好笑聽著鄭允浩的話,男人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是有魄力很深沉穩重,而這幾個月卻像孩子一樣開著玩笑,也溫柔的對自己因為煩躁的心情,學著照顧自己,就是讓自己在這段時間受煎熬的時間裡,儘量的開心一點好受一點,世界上誰對金在中怎樣他都可以一笑而過,只要有這個男人在,他就會有那份走過困難的決心和力量,鄭允浩,我金在中這輩子的男人,我也會一直守護你!

 

 

一個星期後一直被期待的小寶寶出世了,當天晚上澤希律希被趕過來的篤姬賢守在家裡等著,祖孫三人滿懷期待的討論著即將降生的小寶寶,而金在中在鄭允浩的陪同下做了手術,寶寶一出生伴隨著洪亮的哭聲,皺巴巴的笑臉都擠在了一塊,金在中昏睡了過去,鄭允浩看著這個哭的死去活來的小丑醜:寶寶你總算出來了,看把你爹地給累的。

第二天金在中醒來的時候,澤希律希還有篤姬賢都跟著鄭允浩在他的病房裡,律希是第一個發現金在中醒的,撲著過去巴在金在中的病床前:「啊‥爹地睡醒了,爹地,爹地我們都看過小寶寶回來了,小寶寶長得好醜也不會睜開眼睛。」

澤希還是保持著以往的酷哥形象,走過去一臉不屑的看著他認為太幼稚的律希:「奶奶不是說了嗎,弟弟那是太小還不會睜眼,確實皮膚紅紅的像小猴子一樣。」

金在中失笑的看著這兩個活寶:「小寶寶再長大一點也會變得跟我們寶寶一樣帥氣的,寶寶們小小的時候也是這樣的。」

鄭允浩走過來:「好了,跟爸爸把小寶寶抱過來給爹地看,走。」

等三人出去後,篤姬賢才走上來,笑著握著金在中的手:「想那時候你醒過來,就我一個人在你身邊,現在好了,寶寶們還有允浩都在,孩子你永遠是一個奇跡,看到你跟允浩這樣是我今生最大的滿足了。」

金在中回握住篤姬賢:「媽,現在我也很滿足,有允浩,有寶寶,還有媽媽。」

這時候還在煽情的兩個人怎麼也讓人想不到在孩子的教育方面都不願讓步,爭得熱火朝天,但是這就是生活。

 

金在中抱著小寶寶,看著澤希說像小猴子的小臉,一臉寵溺的親了親寶寶,這個折騰了自己幾個月的小頑皮現在安安靜靜的躺在自己懷裡睡著覺,鄭允浩摟著金在中一起坐在病床上,看了看寶寶最後卻是親了一下金在中笑得鼓起來的臉蛋:「讓我給寶寶取個名,以前是我不在,現在寶寶跟他爹地姓,他以後就叫金允在。」

金在中看著疼惜著自己的鄭允浩,把頭靠在他的肩上,笑著說:「呐,我們允在要乖乖的哦。」

寶寶在懷裡動了動鄭允浩跟著用手輕輕的拍了拍寶寶:「當然要乖乖的,乖得就只聽媽媽的話。」聽完這話寶寶更是動得厲害了,金在中更是不滿的騰出一隻手掐著鄭允浩:「我叫你亂說話!」

允在夫夫忙著調情完全沒注意到他們家小允在不滿的嘟著小嘴,小鬼頭在出生的第二天就被他爸爸媽媽教得三觀不正了。

 

 

 

 

 

Chapter 2 教育

 

如果說澤希和律希的長相比較偏向於鄭允浩,那麼金允在完全是縮小版的金在中,一雙大得出奇眼睛,布丁的小嘴,特別是那顆大大的蘑菇頭,而且在鄭家完全受寵,眼珠子一轉大腦袋一歪,完了,鄭家小少爺一定又要幹些什麼了,絕對惹得金在中打也不是罵也不是,最後還得笑出來。

鄭允浩對著這縮小版的金在中能生得起氣來嗎?!當然不可能,絕對幫忙善後,篤姬賢更別說了,被那大眼睛一望,得,祖宗哎,你讓我跟著你幹都行!

而澤希是不理會型,再說在鄭家越來越像鄭允浩的澤希完全鎮得住他,他也最崇拜他哥,也跟鄭澤希一樣完全無視刁蠻任性的鄭律希,所以律希更不可能管他或是說他了。

金在中在那裡是怎麼也想不通,這性格,這脾氣到底是跟誰學的呀,明明從小按了好好教育的教條教的嘛,怎麼就教出了這麼一個混世小魔王了?

其實倒是有點像金在中,特別是對著鄭允浩耍橫的金在中,要怪還是檢討自己在孩子面前太肆無忌憚了。

 

但是天生的成分怎麼也少不了了,在金在中肚子裡的時候就開始鬧了不是,出來後,整夜鬧得鄭允浩和金在中從來沒睡過好覺,一長牙連沙發都啃,會爬後直接上了家裡的酒櫃去,篤姬賢帶他從超不了一個小時,會爬後一不注意得把整棟房子給翻遍才能找著。

開口喊了媽媽就從沒改過口,也不跟澤希律希一起叫爹地,金在中怎麼教著改正也是改不了,後來也就隨他了。

走的了路後簡直是不得了了,直接跟你玩捉迷藏,帶著出去得留一萬個心,逮著一路人的頭髮直揪,或是抓著什麼東西就甭想放手了,還好他至少聽他麻麻的話。

金允在七個月時就開始講話了,說出的第一句話是喊的麻麻,金在中那是那無比得意,看他小寶貝懂事的,從此之後我們允在就沒改過口,害的鄭允浩被金在中禁止與他同房半個月,說是鄭允浩那個時候說什麼只聽媽媽的話,看被這小壞蛋聽去了吧,誰都叫得好好的,就是不跟著他哥哥姐姐叫自己爹地,直到現在金在中還在循循善誘,但是都以失敗告終。

 

 

 

 

教育之叫爹地

 

「來‥‥寶寶乖‥到爹地這來‥」

金在中蹲在離小允在不遠的地方,叫著寶寶爬到自己這邊來,已經很會爬的寶寶樂呵呵的就衝著他麻麻去了,金在中一接到寶寶就抱起來,誘惑著「來‥‥叫爹地‥爹地就給寶寶吃糖糖。」

金允在腦袋一歪樂得兩隻小手抓住金在中的臉跟著說:「糖糖‥‥」

金在中似乎看到了希望親了親他家小寶寶的臉頰:「對‥吃糖糖,來叫爹地。」

「麻麻‥寶寶糖糖‥」已經開始流口水的寶寶張口就啃上金在中呆滯的臉上了。

鄭允浩無奈的走上去,把金在中連著寶寶摟坐在沙發:「看寶寶把你啃得滿臉是口水,現在他還小,大了在慢慢改口嘛。」

金在中白了一眼事無關己的鄭允浩:「你倒是說的好聽。」

寶寶等著也沒見到糖糖伸著小手又追著:「寶寶‥‥糖糖」

金在中好笑的看著瞪著大眼睛又開始流口水的寶寶,轉手把他抱到鄭允浩的懷裡:「你自己看著辦吧,吃多了對牙齒不好,我要是知道你敢給他糖吃,看我怎麼收拾你,我去接兩個機靈鬼。」

鄭允浩傻眼了,看著懷裡的寶寶趕緊又看著在中:「不是你讓我去接的嘛,我去接好了,你在家等著就行。」

金在中沒理他直接拿了車鑰匙就出門,鄭允浩看著這會兒還乖乖坐在自己懷裡的寶寶,心裡卻開始嚎叫了,等下他要是發現他麻麻沒拿糖給他遭殃的是我啊!

 

 

 

 

教育之氣球

 

金在中現在處於工作休假中,這也意味著他只是從工作上換到家裡看著他們家的小魔王。

一大早因為金寶寶很小還不知道睡懶覺是多麼美好事情,於是早早就起來了,所以金在中即使沒有工作也得陪著起來。

早上六點不到,金寶寶的哭聲比鬧鈴還準,金寶寶剛會走路,哭著歪歪扭扭的就到了他麻麻拔拔的房間門口了,房門一貫的不鎖著的,從金寶寶會爬開始,他們就不敢鎖了,如果在他想進入而進不了的話後果真的很嚴重,撓得小手都疼了,越疼卻是越撓,為了他們家小寶貝,鄭金夫夫就不敢再把門鎖著了。

雖然好幾次被寶寶突襲到不良情況,但是孩子還小還是好糊弄的,最多鄭允浩有怒不敢言,這是他老婆的心肝,也是自己的心肝的心肝,總之鄭家基本以金寶寶的一切為準。

雙胞胎基本都是鄭允浩接送的,鄭允浩學會帶孩子後,幫金在中分擔了不少,再說雙胞胎現在大了懂事了不少,律希喜歡她爸爸帶著她玩這玩那的,澤希更不用說了,小臉一沉,絕對鄭允浩縮版,但是睡前故事一定要爹地講。

 

「寶寶,乖乖一個人在客廳玩,爹地和奧薩要在廚房裡做午飯,寶寶不能亂跑哦」

金在中很認真跟著坐在沙發上拿著變形金剛玩得沒空看他麻麻一眼的金寶寶,金寶寶會走後,可比會爬時不讓人省心,可能覺得自己麻麻太嘮叨了,頭沒抬就先點了點,金在中這下安心了不少,幾步一回頭的進了廚房。現在家裡就留了奧薩一個人幫忙,她瞭解他們,有了奧薩,他和鄭允浩才可以更好的去工作。

不到幾分鐘金在中就出來看一次寶寶,都是很乖的坐著玩著,把拌好的兒童營養餐裝在彩色的小碗裡,金寶寶都是在他們吃飯前就先餵飽了,因為金寶寶一直不能好好的靜下來讓人餵飯,你得跟著他跑他才會吃飯,所以沒辦法才會先把他給餵飽了再說。

但是那個小搗蛋不見了!金在中放下碗,在客廳找了無果後,金在中看了看上二樓的階梯,剛學著走路看來是爬上二樓去了。

轉戰二樓,玩具房、書房、寶寶的房間,最後鎖定自己半開著的臥室門,金在中才呼了口氣,走過去推開房門,一進去看到背對著坐在大床上小小的小人,陷了下去還只露著半個小身子,低著頭不知道在搞什麼入了神,嘴上還嘟囔著聽不清楚的話語。

金在中故意生氣的走過去:「寶寶!怎麼不聽爹地的話,要是爬到哪去摔了怎麼辦?!」

寶寶應聲的轉過小臉:「呵呵‥麻麻‥‥看看球球,吹球球。」

金在中愣住了,他家寶寶手裡拿著的是他們放在抽屜裡的安全套!金在中回過神趕緊走上前奪過寶寶手裡所謂的氣球,把寶寶抱起來:「這不是氣球‥是‥‥總之就是不是寶寶的玩具。」

看著散落一床的套子金在中應景的臉紅了,寶寶不死心仰著小臉看著他家麻麻:「是球球‥‥吹吹會變大的哦,但是寶寶沒有力氣!」

「麻麻都說不是了,乖等下拔拔再帶寶寶買氣球!」慌得連稱呼都忘了改了,趕緊抱著寶寶離開,心裡盤算著不能把這種東西再放在這裡了!

 

金在中抱著小淘氣剛下樓,鄭允浩和雙胞胎回來了,「爹地‥‥」雙胞胎很有默契的開口叫爹地,鄭允浩接過他手裡的小在在,金在中彎下腰親親他們家的兩個寶貝:「洗洗手,可以吃飯了。」

澤希律希剛放下書包,金寶寶在拔拔懷裡伸出小手展開:「拔拔看看,球球,吹吹的球球‥‥」鄭允浩看著小傢伙手裡的東西莫名的看向金在中,金在中白了他一眼,趁著雙胞胎還沒注意搶過寶寶手裡的漏網之魚:「寶寶乖讓拔拔餵寶寶吃飯!」要讓雙胞胎看到那就得問個底朝天了。

鄭允浩看著對著自己閃爍著跟他麻麻一樣大眼睛的寶寶:「乖乖‥拔拔做錯了什麼了?」寶寶也不知道對著他拔拔搖搖頭。

金在中跟雙胞胎還有奧薩坐在餐桌上吃飯,不時的給雙胞胎夾菜,這邊鄭允浩在小魔王後面追著跑:「寶寶乖乖‥‥來先吃口飯‥」

被逮住的金寶寶張口吃了一勺,又跑開了,眼尖的看到他麻麻給哥哥姐姐餵吃的,就跑過去:「寶寶要要,麻麻餵寶寶‥‥」

律希看著眼巴巴看著爹地的寶寶:「乖乖‥姐姐餵你吃。」

金寶寶小頭一扭「不要‥要麻麻‥‥」

律希不高興的對著他做鬼臉,金在中無奈把他抱在腿上接過鄭允浩遞過來的小碗,寶寶滿意的坐在麻麻腿上:「吃飽飽後,麻麻要帶寶寶買球球哦。」

 

 

 

教育之麻麻不在的日子裡

 

剛學會走路的小允在這個星期都是跟著拔拔和哥哥姐姐,因為他麻麻因公事去了韓國,他倒是沒什麼概念只知道他麻麻不見了。每晚上都是拔拔幫他洗澡給他講故事,但是他是越聽越是睡不著。

鄭允浩一直以為自己講故事的技巧夠好了,沒見到以前澤希律希聽不到一半就直說想睡覺不聽了,誰知道他家小寶寶越聽越開心兩隻大眼睛依然有神的看著自己,鄭允浩只好打電話叫那邊還在開會的金在中趕緊騰出點時間哄哄他家寶貝,要不然一直不睡自己也沒辦法睡了。

所以鄭先生這個星期徹底淪為奶爸,澤希和律希白天還好都去了學校,但是一個小魔王就可以使我們在別人眼裡萬能的鄭先生趴下了,篤姬賢和玥嫂完全駕駑不了小魔王,除非金在中在要不然她們可不敢來。

一早上澤希律希吃過早餐就跟爸爸拜拜,在司機的護送下去了幼稚園,剛跟寶寶們告別的鄭允浩一回頭,金小壞蛋就直接不見了,喚來還在廚房裡收拾的奧薩:「寶寶呢?」

奧薩一臉莫名:「先生,寶寶剛才一直跟著您啊。」

鄭允浩的太陽穴突突的跳,趕緊轉身找了起來,沙發後,桌子底下,酒櫃上,連二樓都找遍了,就是沒見到那個淘氣的身影,鄭允浩真是被打敗了,金在中一不在,自己真是沒辦法掌控好著三個小淘氣!

還在急著讓奧薩在到處看看,現在想的是就不應該住這麼大的房子,看那小淘氣能跑哪去,但是事實證明再小的房子對於小魔王來說也能跑掉。

電話鈴聲響起鄭允浩先平靜下來才接起,「先生,小小少爺現在在大廳裡,您下來接他回去吧!」大廈大廳的管理員查理的聲音帶著點無奈傳來。

鄭允浩這會兒真的頭頂冒青煙了:該死的,他什麼時候跑下去的,千萬不能讓在中知道自己連兒子也看不了!

掛了電話就急急忙忙的乘著電梯下去,奔到大廳的櫃檯處,就見櫃檯下面紙張滿地,他家寶寶一手揪著掉落在地上的電話線,一手拿著一張紙看著滿臉欲哭的查理:「查理‥‥快快‥寶寶要紙飛機‥」

鄭允浩直接蹲下去抱起寶寶,看著查理一臉嚴肅:「記住,這件事千萬不能讓金先生知道!」

查理這會兒真的想哭了,鄭家小少爺鬧了他就算了,現在鄭先生還威脅自己,萬般無奈下用力的點了頭,看著鄭先生抱著小小少爺飛快的消失在電梯裡。

金寶寶看著一臉嚴肅看著自己的拔拔,完全搞不懂拔拔幹嘛很生氣的看著自己,在鄭允浩還沒發言前就先開口了:「拔拔‥‥寶寶不會讓麻麻知道拔拔讓寶寶一個人下去的。」得,剛才威脅人倒被學的青出於藍了。

 

週六三個寶貝外加他們的爸爸一起在家看電視來著,鄭允浩這個星期真是要累垮了,再多的工作他鄭允浩也不吭一聲,但是三個寶貝‥‥幸好他媳婦兒週一就回來了。

澤希坐在他老爸旁邊看著電腦上的表格,這麼小按金在中的話就是他不可能現在就看懂那些財務表的,卻可以跟著他老爸把這深沉做的那麼好,這邊兩父子看著電腦,那邊律希抱著芭比娃娃拿著遙控器看芭比娃娃之美人魚,但是金寶寶不高興了,平時候都是自己在看長著兩顆大牙齒的黃黃寶寶的(那是海綿寶寶),今天被姐姐搶著看大娃娃了,他十分不高興!

走過去趁著律希看得入迷,搶過她懷裡的芭比娃娃,律希第一時間就發現被搶了娃娃,兩姐弟開始無聲的搶奪,別看金寶寶小他姐姐三歲多,現在被他麻麻養得肥肥的小胳膊還是很有力的,於是我們鄭家的寶貝大小姐最寶貝的芭比娃娃被鄭家的寶貝小魔王殘忍的弄掉了頭。

鄭家大小姐不輸於小惡魔的哭聲引得鄭家上下震盪了,鄭允浩被驚得趕緊走過去,金寶寶很準時的跟著他姐哭了起來,可想而知鄭家大少爺鄭澤希那會兒有多不耐煩又無語的堵住耳朵,看著他拔拔也要哭的深沉臉色。

鄭允浩真是要哭了,手心手背都是肉,這兩人要是都哭了絕對不能不哄的,看著身首異處的娃娃鄭允浩也能猜出個大概了,即使不知道娃娃這個慘況是為了什麼。

「好了好了‥‥跟爸爸說說怎麼了?」一手抱著一個,把小寶貝抱到腿上,把大寶貝摟到懷裡。

律希真是傷心欲絕了,說話都哽咽著:「嗚嗚‥拔拔‥‥寶寶把律希的娃娃給殺死了!」

對於姐姐的控訴金寶寶巴眨著大眼睛帶著一丁點虛心看著他拔拔:「嗚‥‥律希姐姐不讓寶寶看大牙寶寶。」

「嗯‥‥但是寶寶這樣做不對哦,以後不能這麼跟姐姐搶好不好?」

寶寶很是認真的點頭:「嗯!」

鄭允浩看著還是很傷心的律希:「好了,寶寶都知道不好了,律希是姐姐應該要讓著寶寶的。」

律希還沒發表金寶寶已經在那笑開了。

後來以鄭允浩帶著他們三到玩具城去買新娃娃,姐弟兩才慢慢的笑了起來,澤希更是開心了,但是為了自己穩重的形象硬是忍住了,他可以買到上回看到的汽車模型了!

最後律希得願以償的買了更漂亮的芭比娃娃,澤希買了汽車模型,金寶寶沒買大牙寶寶,不知從哪個角落裡拖出來的大笨熊,比十個金寶寶大不知多少的大笨熊硬生生的被金寶寶拖著一條腿拖到鄭允浩面前,一臉笑容像一支太陽花似的:「拔拔‥..寶寶要熊熊。」

現在鄭允浩在金在中回家之前唯一想做好的事:一定要三個寶寶在他們家爹地面前誇誇他這個做爸爸的有多偉大!

 

 

 

 

教育之交朋友

 

金寶寶兩歲半了,說話利索,走路快速,就被送到幼稚園去了,沒像律希哭鬧著走進幼稚園,也沒像澤希安靜的走進幼稚園,他是高興的走進去的,第二天早上穿著小睡衣就先提著他的小書包來敲他拔拔麻麻的門了。

「麻麻‥‥」隨著洪亮的叫聲,門也被推開了,金在中昨晚被某人折磨得不醒人事了,金寶寶扯著被子也沒見他麻麻起來,最後是他拔拔把他拎著出去的,直到被送到幼稚園才忘記並且不追究他麻麻為什麼沒來送他,鄭允浩這才鬆了口氣。

從帶著他洗漱開始,他家金寶寶就一直在問他麻麻為什麼不起來給他洗臉,餵他吃早餐,送他去學校?好不容易把他交給老師,對著寶寶揮揮手,鄭允浩很是艱難的完成了任務。

金允在小寶寶從第一天進幼稚園就交到朋友,一回家就跟他麻麻說,他有個很聰明很高的朋友,跟哥哥很像呢,麻麻一定會喜歡昌昌的,金在中當然高興了,他寶寶有了好朋友。

但是這位沒見過面卻一直被金寶寶提到的昌昌,似乎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乖巧。

金在中在金寶寶放學前十分鐘就在寶寶校門口等著了,手裡是寶寶的吃的小蛋糕,金寶寶一出樓門口就見到他麻麻在大門口等著他了,要不是有老師揣著他,他早飛奔過來了,金在中滿眼都是他家寶貝,於是忽視了他家寶貝旁邊戴著打量自己的目光。

一雙小鹿一般的眼睛,從聽到允在寶寶在旁邊大喊麻麻的時候就開始打量起站在大門口漂亮的人,原來在在說的是真的,他麻麻真的比艾兒老師漂亮呢,艾兒老師可是他的理想型!在在麻麻難道要代替艾兒老師在我心中的地位了嗎?!精明的笑臉瞬間糾結了起來‥‥

被放出來的金寶寶就像一隻出籠的小鳥,噗呲噗呲的飛了過來,金在中也早早的蹲著雙手張開接著他,手幫著把他的小書包拿下來,後面來個小孩直直的盯著金在中,金在中被那過於火熱的目光看著不由看了過去。

比寶寶高半個頭,老神在在的看著自己:「你就是金允在的麻麻,我是他的同學沈昌珉,很高興見到你在在麻麻!」

金在中差點石化了,無奈看著一臉期待的小孩子:「呵呵‥‥你叫我金叔叔就好了‥」

小鹿眼眨了一下:「怎麼可以!在在麻麻這麼漂亮,要叫哥哥的!」金在中蹲著摟著自己高興的金寶寶:「嗯‥‥也好‥」總比叫在在麻麻的好。

「麻麻‥寶寶有邀請昌昌週末到我們家做客哦,麻麻要買好多好多吃的。」

金在中看著兩個寶寶期待的眼神:「好啊‥昌昌週末的時候就過來吧,叔叔給昌昌和寶寶做好吃的。」

「不對,是哥哥!」兩個寶寶很是介意金在中那不合理的稱呼,默契的同時開口。

「昌昌‥‥你怎麼一個人跑出來了,不知道媽媽在那邊等著嗎?!」

美麗的夫人氣呼呼的趕過來,蹲下身拉過偷偷從門縫裡溜出來的兒子,教訓的起勁,完全沒有看到金家兩父子因為看到小小的昌昌翻著小白眼明顯的在鄙視自家媽媽太過於的大驚小怪,他們當然不知道僅僅兩歲半的沈昌珉為什麼就會鄙視自己媽媽,想當年,對!就是兩個多星期前沈昌珉他家老媽帶著他去吃肯德基後來華麗麗的迷路了,還是沈天才把他媽給領回大道上攔下了的士才回的家!

「老媽!我在和同學說再見呢。」趕緊打斷他家老媽的嘮叨,沈昌珉又一臉乖巧的對著金在中:「在在麻麻哥哥,這是我媽媽!」

似乎已經意識到自己在自家兒子面前丟臉的事情被人看到了,奧麗兒尷尬的看著兒子同學的家長:「啊‥不好意思,您好,我是昌珉的媽媽。」

金在中趕緊直起身握住對方伸出來的手:「您好,你是沈太太吧‥‥您不記得了,去年是您先生幫著允浩打了一場官司,我們在酒會上見過的。」

奧麗兒這才抬起頭:「啊‥‥是的,金先生真是很高興在見到您,沒想到我們的寶寶在同一班,哈哈‥‥」

金在中有點錯愕的看著不久前對著兒子嘮叨,前一秒又突然溫婉可人,這會兒這麼豪放的沈太太:「呵呵‥‥是啊,真是有緣。」

去年鄭允浩的公司陷入了個經濟案件,是沈明瑞就是昌珉的爸爸幫忙打贏的,他是出了名的大律師,做為一名亞裔律師,沈明瑞在美國甚至是世界上都是赫赫有名的,原來世界還真是小啊,寶寶竟然和昌昌是同學呢。

但是金麻麻沒想到這份緣分真是太深了,沈昌珉這小子就這麼的與他們家掛上了深深的關係!

「在在麻麻哥哥週末見!」邊揮舞著小手邊拉著他家看著帥哥就開始花癡的老媽,沈昌昌告別了金家還在發愣的兩父子。

 

 

第1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