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拔拔和金允在~ (看到文裡描繪的金允在就想到PIBI畫的鄭在中)

e0062174_490f218cc5c73  

 

Chapter 3 深陷苦惱的金家長

 

週五晚上九點多鐘,金寶寶精神太好了,怎麼哄都不願意睡,拉著小車滿客廳的跑,鄭允浩真是急了,原本想著把雙胞胎送回房間睡覺後,再哄哄小不點,再然後就只是他還有美麗的金在中,兩個人也早早的回房間做些愛做的事,但是金寶寶不睡覺也意味著他麻麻必須得一起不睡覺,他麻麻不能睡了,那他這個當拔拔的自己睡有什麼意思啊!

在心裡咆哮了N次後,鄭爸爸不死心的跑過去抓住金寶寶:「乖乖兒‥..很晚了我們寶寶要睡覺的,要不然寶寶就長不大,就不能像麻麻一樣漂漂的了。」

金寶寶還是不聽勸,掙扎著就又跑了,改推著今天見他乖了不少獎勵給他紅色小車,早知道就不該給他買什麼獎勵小車!

無奈走到金在中前面:「你去哄哄‥.怎麼就不願睡覺呢。」

金在中白了鄭灰狼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寶寶自己不願睡誰哄得了,等他玩累了就睡了,也不是很晚啊。」他就是故意縱容他家寶寶不早睡,你能怎麼著。

也不知道金寶寶今晚都興奮些什麼,直到十點鐘照樣特精神的讓他麻麻陪他玩拼圖,鄭允浩只有在旁邊乾著急的份。

看了看鐘錶,金在中還是不能讓他家寶貝晚了還不睡覺,對小孩子不好,抱起金寶寶親了親玩得紅彤彤的小臉頰:「寶寶‥.要睡覺覺咯,爹地到寶寶房間給寶寶講故事陪寶寶睡好不好。」

金寶寶搖搖頭明顯不想睡,金在中直接把他抱起來就上樓:「明天昌昌要來寶寶家玩的,寶寶不早點睡就會變成大熊貓,明天昌昌一定會笑話寶寶的。」

金寶寶在他麻麻懷裡很認真的考慮了一下才點點頭:「好吧‥‥不能讓昌昌笑話寶寶。」說著也沒注意到他麻麻把他已經抱到他房間門口了。

 

悄悄的關上寶寶的房門,金在中剛回身就被人抱了起來,驚得想叫了起來又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狠狠的瞪著抱著自己的男人,男人反而嘿嘿的笑,一步做百步的趕緊把美人兒抱回房間去,等了這麼久我們鄭先生真的很不容易了。

金在中被男人壓在床上,雙手頂著男人想伏下來的身體:「怎麼越老越不正經,幸好寶寶還小,以後不准在寶寶面前這樣!」剛才在客廳裡男人竟然拿手摸他PP,這個老不正經!

鄭允浩又是嘿嘿一笑:「夫人什麼時候見過我正經了。」

說著嘴唇壓下開始狠狠的掠奪這張自己老早就想狠狠侵佔的豔唇,金在中半推半就的就讓男人吻了下來,張開嘴唇讓男人侵佔。

「麻麻~~~~~~」響亮的叫聲伴隨著臥室門被推開,金在中混沌的腦袋一下子驚醒,推開自己身上的男人,趕緊理理自己有些散亂的睡衣。

兩人將視線移到聲音發聲處,金寶寶拖著那隻高大的大笨熊的一隻腿,大笨熊的一大半身體還在門外,金寶寶正費力的想拉他的大笨熊進來,鄭允浩看了之後洩氣的倒在大床上,金在中好笑的看了一眼鄭允浩下了床去抱起他家小調皮,順帶把寶寶的大笨熊拖著上了床:「寶寶怎麼了,怎麼不睡覺?」

金寶寶可憐的眨巴著大眼睛:「寶寶睡不著,寶寶要跟麻麻一起睡。」接著轉過頭看著挺屍在床上的拔拔:「拔拔拔要是怕擠的話去寶寶床上睡吧。」還不等他老子反應就拉著大笨熊睡在床上,又拉著他麻麻躺下。

鄭允浩直起身看到的就是那隻跟他差不多的大笨熊和金寶寶睡在他和他親親寶貝之間,原本即將緊緊相貼的身體硬生生的被他們寶寶和這隻該死的大笨熊隔開了!

金在中也不理會接近暴走的某人,摟著他家寶寶慢慢的哄著他:「寶寶快快睡,爹地陪寶寶。」

金寶寶把頭埋在他麻麻的胸口:「麻麻‥‥明天要早起等昌昌哦。」

這會兒鄭先生只能死命的躺在無比寬大床上的一邊,怨念的看著睡在自己旁邊的大笨熊。

 

早上九點鐘,昌昌很準時的來到了金寶寶的家,雙胞胎同班今天週六幼稚園大班的去郊遊,跟弟弟的朋友昌昌拜拜後就由鄭爸爸送走了。

昌昌看著鄭澤希眼神發亮,像找到同道中人似的走上去握住他自認為是他大哥的手:「澤希哥,我聽艾兒老師說你是我們幼稚園最聰明的小孩子!我覺得只有澤希哥才能當我的大哥!」

鄭澤希看著一臉崇拜自己的弟弟的朋友,拉開被他緊握的手:「嗯‥‥等我回來再談。」

那一臉的深沉讓自以為最聰明的沈昌昌更加堅信:跟著澤希哥混一定有好的將來!

日後的事實也證明了投靠鄭家大少對於他沈昌昌深入鄭金家庭是多麼重要的基礎。

金在中拉著金寶寶驚訝的看著沈昌昌一臉“深情”的目送自己的大兒子,這又是哪一出啊。

「麻麻,哥哥是學校的大名人,昌昌說哥哥一看就是大人物,因為哥哥在學校酷酷的,好多女生都喜歡哥哥,都送哥哥好多吃的!」

金在中都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這新一代的思想有點跟不上啊。

 

家裡現在只剩下在打掃的奧薩,坐在沙發上看劇本的金在中,圍著茶几上的大堆零食玩著拼圖的金寶寶和沈寶寶,金在中看著劇本還得不時的看著兩個小傢伙,沈昌昌看起來很是滿意允在麻麻哥哥買的零食,從拿出零食到現在沒停過,金在中想金寶寶要是也這樣的話是不是也能像沈昌昌這樣高了?

「昌昌,我跟你說哦‥‥」金寶寶從小就不是小嗓門,還有模有樣的用手遮著自己的小嘴巴湊近沈昌昌的耳朵邊「我有跟小朋友都不一樣的東西哦,我麻麻房間裡有很不一樣的氣球,昌昌~~~我們來玩氣球吧。」

金在中驚得坐直身體,「那才不是氣球呢!」

沈昌昌處變不驚的看著歪著腦袋不相信看著自己的金寶寶「那是大人用來不讓生寶寶的,如果那個沒有了,就會有一個寶寶搶你的玩具,你的零食!」

金寶寶後怕的想著要是有個寶寶跟他一樣,就會搶自己的小車,佔麻麻的床不讓自己跟麻麻睡了!不可以!

沈昌昌回過頭看著憤恨的金寶寶:「所以說那是不能拿來玩的。」

聽到這金在中真的徹底石化了,誰來告訴他,沈昌珉他絕對是一個小妖怪!!!!在金家長的潛意識裡他開始注意到這個有著小鹿的眼睛,笑起來可愛,小小就看著很精明的沈昌昌同學是一個危險的人物!

但是沈昌昌同學真的很會討人喜歡,因為他真的很會說話,輕而易舉的就把原先還擔心自己寶寶跟著這個小妖怪會學壞的心理打破了,沈昌昌真是那個註定得到這一家子的認同,註定融入這個幸福的家,讓他們的生活更加的有聲有色!

 

自從沈昌昌來過他們家後,沈昌昌很自覺的往他們家跑,比澤西小了兩歲竟然能和澤希玩得很好,要知道澤希一直在裝大人,很是不削和他所謂的小孩子一起玩的,但是沈昌昌這個小妖怪竟然可以陪著澤希打那些遊戲,一副他才是和鄭澤希是好朋友加知己的架勢,每次都是金寶寶一副懵懂的跟在他們身後。

金寶寶眾所周知特崇拜他哥哥的,現在發現有一個和他哥一樣的沈昌昌更是喜歡得不得了,並且這個人還那麼“聽”自己的話。

金在中簡直把他看作自己的另一個兒子,金寶寶有什麼吃的就一定要沈昌昌也有一份!

兩家人也一下子走得更近了,所以金寶寶與沈昌昌是絕對的竹馬竹馬,這位竹馬似乎真的很不簡單!

 

 

 

 

煩惱之交男盆友

 

金在中以及篤姬賢再加上鄭允浩都有了一個新的問題:我孩子(寶貝乖孫)早戀了!!!!

確切的說,這個問題是金爹地本人硬要鄭爸爸及篤奶奶深度的客觀的看待的:小孩子早戀怎麼行!

但是身處美國環境的篤姬賢和鄭允浩並不是覺得這個問題有多不可,而是當這個問題出現時,要怎麼讓小孩子知道怎麼對待和看待這個問題。

但是鄭家的主心骨金爹地開口了,其餘兩人還是極其認真和負責的坐在金爹地這一方,而另一方鄭澤希無奈的雙手抱在胸前。

今天他之所以坐在這,因為他爹地極度的認為這樣的“課程”自己有必要要好好的聽,而今晚真正的主角鄭律希鼓著張包子臉抱著芭比娃娃一臉不服的低著頭,而還在幼稚園上大班調皮卻又大條的金允在一手扶著桌子上霜淇淋盒,一手拿著小勺子正美美的享受今晚最後的一盒霜淇淋,對於他之所以坐在這金在中完全是無視的,金在中認為金寶寶才四歲半還不可能像他姐姐在小學裡就開始交男朋友的,金允在完全是哪熱鬧哪湊的。

「鄭允浩你先說!」

金在中語氣很有震懾力的響起,鄭允浩趕緊坐正身體看著對面的澤希、律希:「咳咳‥嗯‥‥爸爸覺得寶寶們現在才剛上小學,還那麼小不能早早的就交男女朋友的‥‥」

話還沒說完律希就不服氣的抬起頭看著還在想組織語言教育的爸爸:「爸爸怎麼可以這樣,戀愛是自由的,不分年齡的,再說奶奶說爸爸三歲就和卡莎阿姨BOBO了,爸爸小小就開始交女朋友了!」

這下篤姬賢更是不安的在座位上動了動:「額‥‥那時候‥‥哎呀‥我也覺得沒怎樣,不就交了男朋友了嘛。」感受到金在中憤怒的目光篤姬賢又看向律希:「但是律希確實還是太小了,不能理解真正的感情的,所以還是先交普通朋友再交男朋友‥‥」

金在中覺得不能指望篤姬賢了:「律希!對於你現在就交男朋友的事情爹地是不同意和極力反對的,所以你現在要清楚你才六歲多你怎麼去談戀愛!」

澤希無語看著自家爹地的過度緊張,就是嘛,就鄭律希那個笨腦袋她知道什麼呀,不就是他們班上那個林家的少爺幫律希搬了張小凳子,從此律希就開始和那小子熟了起來,現在的小孩子誰不知道交男女朋友的事,不就是整天在玩嗎,他都懶得看到他們兩個那一起玩得幼稚樣,回家就嚷嚷自己交了男朋友了,害他們爹地緊張的,今晚就開了個早戀不好的教育課程。

但是鄭大少爺似乎忽略了自己也是一個六歲半的孩子,對於那所謂的愛情他也是一竅不通的。

律希紅著眼看著還繃著臉的爹地:「嗚嗚‥‥爹地罵律希,律希不理爹地了」說完跳下椅子蹬蹬的跑上樓去了。

金在中一下子不安的看著那跑上去的小人影,鄭允浩嘆了口氣,摟過金在中:「沒事的,你也說他們還小,長大了會懂的,我知道你關心寶寶們,這交個朋友有什麼嘛,我鄭允浩的女兒聰明著呢。」

金在中被鄭允浩說得笑了出來:「有變相誇自己呢,那也是我女兒。」

澤希看著又高興的爸爸和爹地:「那我回房打遊戲了」

篤姬賢也跟著站起來:「我先去看看律希,在中孩子還小呢,再大點就怕你管不來了,放心‥‥我這個當奶奶的肯定為我孫兒著想。」說完跟著澤希上樓去了。

鄭允浩親了親金在中紅潤的臉蛋,金在中回了一個溫和的笑容,是啊,寶寶們在長大,不管怎樣他還有鄭允浩都會死死的守著他們,怕什麼呢,自己的孩子誰也搶不走,他們會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長大。

轉過頭看著還忙著吃霜淇淋的小寶貝,他還那麼小,調皮的要死,整天跟著澤希和昌珉,晚晚都是自己哄了才睡的,還是小的省心。

還沒發表完對於小魔王的“乖巧”稱讚,小魔王吃完最後一口霜淇淋抬頭看著麻麻對著自己美美的笑著,也跟著呵呵的笑:「麻麻,寶寶要跟你和拔拔說一件事情。」

金在中及鄭允浩滿滿的笑臉對著金寶寶等著寶寶說什麼今天學校裡的開心事。

「今天昌昌答應做寶寶的男盆友哦。」說完還一臉的期待他的麻麻拔拔高興的誇獎自己有本事讓昌昌當了自己的男盆友呢,昌昌說了只有當了男盆友以後才能一直一起玩的,當了自己男盆友以後都會一直聽自己的話,所以之後自己就問昌昌那昌昌當寶寶男盆友吧,沒想到昌昌一下就答應了,呵呵寶寶好聰明哦。

當金寶寶回憶完今天輝煌的事蹟後,鄭金夫夫才回過神,他們萬萬沒想到他們小魔王早早就被沈少爺定下了,而金寶寶被自己賣了都不知道。

當多年以後鄭金夫夫意識到沈昌昌真的把他們家寶貝死死的吃住後,已經來不及了,一向感情遲鈍的金允在竟然真的喜歡上沈昌珉了,於是一直讓鄭家傷腦筋的混世小魔王轟轟烈烈的與律師世家的沈天才來一場戀愛,他的麻麻一度的很是不高興,看著自己寶貝被沈昌昌就這樣這樣那樣那樣傻傻的給勾搭去,怎麼想都是不舒服,要是早知道他倆會這樣,他肯定要他家小魔王把那個小妖怪壓住,白白給沈小妖佔了便宜,但是就金寶寶那只會鬧的小腦袋,他那被自己爸爸壓得死死的麻麻再怎麼“培養”,怎麼能敵得過從小就開始計畫的沈天才呢?

當然鄭金夫夫還是安心了,最鬧騰的寶寶有人疼著寵著,怎麼惹禍都有人看著,也罷,誰讓沈昌昌不僅討他們歡心,更重要的是他忍得了並管得了金允在,有這麼一個兒媳(其實是兒婿,在在麻麻一直都在幻想中)鄭家真是更圓滿了。

 

 

 

 

 

 

Chapter 4 我們

 

一家人穩穩安安的度著日子,在寶寶們鬧騰下,鄭金夫夫很滿足的跟著自己最親近的人生活著,看著寶寶們慢慢的長大。鄭先生也一刻不忘著跟那位依然年輕俊美的金大明星談談愛調調情。

金在中的事業也慢慢的轉到幕後,他把YJ發展到史無前例,毫無疑問金在中不僅天生帶著藝人的光環,他還是現今娛樂圈的神話,從藝人到發展藝人,金在中的成功都在詔示著金在中天生就適合於娛樂圈,那個隱忍不安尋求庇護的少年真的真真正正的站在他一生瞻望物件的身旁,鄭允浩為能擁有這樣的金在中第一次感謝上天,感謝鄭允浩與金在中的相遇、相愛。

李吏今天的到來讓金在中更是高興得不得了,週一除了他這個只需要遠端系統管理公司的人以外其他人都是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去美容院保養的保養。所以李吏到的時候也就看到金在中正和奧薩一起把家裡打掃一遍。

李吏是一個金在中這場曲折的人生中必不可少的人,是他一直在自己身邊告訴自己怎麼正確的尋求幸福,更是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伸出援手的那個人,現在更是為金在中不在韓國能幫他處理好一切事物的人,李吏這個金在中視為繼洛凡之後又一個親哥哥,也許當人們一直關注著金在中的人生時,忽略了李吏這樣在金在中旁邊的人,但是誰也無法否認他的人生一樣的出彩和傳奇,沒有鄭允浩外露的氣勢和矚目的權杖,李吏確是金在中認為可以與鄭允浩匹敵的那個人。

而現在這樣的一個人親自來到金在中的眼前跟他說:「在中,我要結婚了,我是來請你跟鄭先生還有寶寶們去參加我和柏斯的婚禮的。」

金在中愣住了,李吏這個一直以事業為一切的男人要結婚了,新娘(新郎)金在中還認識的,高柏斯!!鄭允浩最得力的助理!是篤姬賢的乾兒子!一本正經的高柏斯!

等等,這意味他金在中錯過了某些精彩好戲,那樣要強精明的柏斯被李吏制服了!不管怎麼金在中真的激動的說不出話了,就像自己一直找不到媳婦的兒子終於要結婚了一般,那媳婦還是自己一家人都喜歡得不得了的高柏斯!

李吏要結婚了!當鄭允浩順不順路的接完了三個寶貝回到家時,家裡就彌漫著說不出來的一股喜悅,看到從沙發上起身向自己點頭的李吏,也很理解的看著金在中高興的哼著歌在廚房餐廳裡進進出出。

儘管金在中與鄭允浩在一起了,李吏對鄭允浩還是保持著起初的那份尊敬,確切的說,那是一種敬仰,一個男人敬佩另一個男人說明那個男人真的很出色,才會心甘情願的忠誠於他,除了對於金在中以外,但是這是鄭允浩一直默許的行為。

寶寶們看到李吏也很高興,對於這一點很像金在中,好像對高柏斯也是這樣,誰讓他們對寶寶都是百依百順的呢。

「呀,柏斯快快進來坐著,你怎麼天天跟著允浩也不透露點風聲呢?」金在中一看到跟著鄭允浩後面進來的高柏斯一個勁的激動,走過去拉過那人按坐在李吏旁邊。

高柏斯一進來就看到李吏了,自己今天只是跟著來給先生送材料的,沒想到李吏怎麼在這?再看看金在中眼睛從自己進來後就笑彎了加上剛才那句話傻子都知道怎麼了,惡狠狠看著李吏(心裡活動):我不說等我準備好才來說的,你這是幹什麼?

李吏心虛的別過眼:昨天到這兒跟你求婚,你答應了,人家高興嘛!

這一切在金在中眼裡完全是暗送秋波嘛。

鄭允浩這會兒也感到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了,一臉疑惑的看著李經紀人和高助理,兩人都被大老闆看得有些不自在,金在中走過去挽住鄭允浩的手:「允浩天大的喜事,李吏要結婚了!和柏斯。」

前一句話倒是值得人高興,但是後面是什麼?和高柏斯?!意思他的助理跟他老婆的經紀人有一腿,自己竟然不知道?!!

一旁的澤希深鎖著小眉頭,表示也在消化著沒怎麼一起來家裡玩的高哥哥和李叔叔怎麼就談上戀愛了?

律希緩過神興奮不已:「耶!律希要當伴娘!」

金寶寶走過去拉著已經尷尬不已的高柏斯,抬起期待的大眼睛:「那寶寶可以當伴郎嗎?」

於是李高夫夫尷尬的一起與從知道他兩事情以後比他們自己要結婚還興奮的一家子吃完了晚餐,一句話也說不上,基本上都是金在中在說要怎麼舉行婚禮的事,還有三個寶寶嘰嘰喳喳在旁邊跟著湊熱鬧,就連平時嚴肅的鄭先生也說哪種形式比較好。直到晚飯後聽到消息匆匆趕來的鄭夫人,硬是拉著高柏斯說得熱火朝天,在鄭允浩和篤姬賢眼裡高柏斯才是自己這邊的,怎麼能不上心呢。

於是鄭家一家人都在滿懷期待的等待一個月後在荷蘭舉行的李吏和高柏斯的婚禮。

 

其實婚禮並沒有怎麼隆重,就像當年金在中和鄭允浩一樣請最親的人一起舉行一個簡單的儀式。

看著戴在無名指上的卡地亞鑽石婚戒,金在中躺在鄭允浩懷裡,鄭允浩戴著同樣婚戒的手與他的十指相扣,低下頭虔誠的吻上這個自己視為珍寶的人的嘴唇,世界之於你我願放棄只選你!

吻慢慢的變得熾熱,兩人的呼吸開始沉重了起來,身體被那人修長寬大的雙手撫摸著,金在中任著自己沉淪於這樣的情欲,只是他金在中的男人,是他的鄭允浩,他願與他共赴天堂和地獄。

身上的衣服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脫下,雙手自然的環上鄭允浩的脖子,仰著頭讓他更好的親吻自己的頸部,那帶著魔力的雙手來到挺翹的臀部慢慢的扳開,羞恥的部位漸漸的裸露在空氣中,金在中有些不適想攏起雙腿,卻被不容退縮的更加扳開雙腿,手掌整個罩在那個迷人部位,隨著的就是金在中甜膩的呻吟,鄭允浩像受到召喚,吻又落到紅豔的小嘴。

房間裡情欲的氣味越來越濃,當折磨死人的前戲即將結束,鄭允浩堅挺的高昂進入在就為他打開的神秘入口,令人滿足的感覺接踵而至,兩人早就無比鍥合的身體早早就感受到那份令人失去理智的快感中,深深的進入你感受到你就是我自己一個人的,一個只有我能這麼的擁有你!明知道這樣迷戀這樣的快樂中是令人羞恥的,但是只有是你給的就會接受。

黏膩的汗水留了滿身,就像從水中打撈起來的一樣,抽插的聲音更是加劇了這場迷醉幸福的快感,金在中雙腿抬起緊緊的環上男人結實有力的腰,無聲傾訴著自己的需要,更快更深的抽插又帶來更令人迷失的快感,緊緊貼合的身體無不揭示著這份用蒼白的語言無法解讀的愛,只有這樣深深的侵佔能讓另一個人知道我有多愛你!

令人感到羞澀的呻吟不斷的響起,交織的身體在大床上不斷的扭動:我在用行動告訴你,我愛你!

 

李吏和柏斯的婚禮後,鄭允浩和金在中帶著三個寶寶坐著飛機直接飛往了韓國,帶著一家人一起回到充滿了疼痛、快樂回憶的城市——首爾。

帶著寶寶們踏上這片土地,自己成長的地方,金在中覺得這就像一場夢,一直想要幸福的夢實現了。最小的寶寶被金在中抱在懷裡,看著麻麻突然留下來的淚水慌了,忙著抬起小小的雙手擦拭麻麻臉上的淚水,最後被嚇的跟著嗷嗷大哭了起來,金在中回過神,破涕為笑的親親哭的傷心不已的寶寶,鄭允浩上前摟過金在中和懷裡的寶寶:「我們在一起呢,感謝這裡,讓我遇到了叫金在中的人。」

第二天兩人沒帶上寶寶們,開著車來到了山裡的郊區,下了車走上了山上,這裡一片的寧和,越往上走就看到越多的墓地,金在中的心情也越來的無法平靜。

每年都會這個時候來,因為今天是哪個美好少年離開的日子,而今天鄭允浩是第一次陪著自己來,因為以前都是自己偷偷來的。

看著李吏和柏斯結婚後更加的想念這個和自己從寬大高速路上走進城市的男孩,是他緊緊的握住自己的手帶著自己尋求幸福的,一臉堅定的對著自己說:「在中,相信我,我們一定會有錢的,一定會幸福的。」

洛凡,我最親愛的親人,謝謝緊緊的拉著我從孤獨的孤兒院跑出來的你,謝謝狠狠的推開我逃離恐怕的地獄的你,謝謝你,我的哥哥。

淚水無聲的流下,站在洛凡的墳前,看著墓碑上男孩那燦爛的笑容,金在中把手裡的白菊花放下,洛凡我現在很幸福,還有寶寶們,我跟他們說他們有一個天使一樣的叔叔,一個最帥氣的叔叔,你感受到了嗎?現在就是幸福的味道,我在努力的生活在努力的幸福,因為我想要你也幸福!

金在中久久的站在墳前,鄭允浩從身後走上前摟住金在中,看著照片裡年輕俊麗的少年,這是金在中一輩子無法忘懷的人,他叫洛凡,他們沒有過交集,他只是一個曾經出現於自己記憶裡的男孩,鄭允浩也要感謝他,是他帶著金在中來到這個光鮮卻帶著血色的世界裡,才會讓自己遇到金在中,只是在娛樂圈裡,他成了犧牲品,但是他是一束陽光,照耀過金在中的人生。

金在中將頭靠在鄭允浩的肩膀上,慢慢的開口:「洛凡一定回到了天堂,他一定是天使。」

鄭允浩沒有說話,加重手上的力道,告訴金在中洛凡會幸福,你有我!

 

==================全文完===================

 

這樣的文....親估們喜歡嗎?應該是喜歡的吧~

文裡的在中雖然一開始的心態可議,但最後還是牢牢的抓到了自己的幸福

我個人最喜歡的篇幅是在在中懷雙胞胎之後自己一人忍著思念及害怕生下孩子

然後因為不可抗的因素忍受和孩子的分離

那幾章的在中很讓人為他揪心和疼惜

後面一家人終於快樂的生活在一起的甜蜜生活也很讓人會心一笑

不過可能作者沒有實際與小孩相處的經驗

在小孩語句的語氣上有點感受不到實際年齡的氛圍

明明才兩歲半可講出的話卻感覺是小四小五生

這邊有點可惜了~

但不管怎麼說,還是感謝作者寫了一篇這麼精彩的文

 

這篇放完我可就傷腦筋了

因為下篇要放什麼我心裡還沒個底= =|||

看完的沒有PO的欲望

想PO的要不還沒完結、要不就是作者不給授權o(〒﹏〒)o

這幾天待我好好想一想。。。。。

 

 

 

 

 

第2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