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我快跑到的時候,正看見一條張牙舞爪的水龍衝天而去,火勢已經滅了。我這還是第一次看清師父以前住的房子,一團焦黑。

小米和鄭允浩站在房前。天色昏暗,看不清他們的臉,只有聲音,斷斷續續傳過來。

「他在裡面嗎?」允浩原本極其溫潤的聲音,不知為何如此尖銳起來。

「你說呢?」小米笑起來,帶著幾乎淒慘的聲音,「鄭允浩,真是恭喜你啊!你親手燒掉了,感覺好嗎?」

「朴有天‥‥」允浩深深呼吸,「不可能的,這房間裡沒有他的氣息。」

「那你又為何一直問我他是不是在裡面?你不是很有信心他不在裡面嗎?「小米譏誚地問,「既然他不在裡面,你又何必擔心,又有什麼好擔心的?」

 

一陣強風,他們的聲音被打斷。

我正想靠近點,一隻手臂突然把我拉了回去。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隻手攔腰給抱過去,另一隻來歷不明的手也按上了我身上的重要部位,害我嗚嗚啊啊幾下,愣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可惡,你要幹什麼!把手拿開,不准捂嘴!我用力掙扎,可這人力氣真是很大,我實在沒法子。

可以感覺這人比我高得多,他的下巴正放在我頭上,努力仰起頭,想看看這人是誰!

哎喲我的天!這一看不得了‥‥

這媚眼如絲,這巧笑盼兮,這絕代容顏,這不是那我見尤憐的沈美人是誰?!

不對啊,女人哪裡有這麼高,而且這隻捂著我嘴的手,說是女性的也委實大得有點勉強,我向後靠去,往緊靠著我背部的胸膛磨蹭了幾下,這麼平?絕對不是女人!

一個低沉的聲音再耳邊響起,「小聲點。」

男人!絕對是男人!

沈美人竟然是個男人,一定有許多人要傷心難過了,我就是其中最哭天嗆地之一。

想想又覺得不對啊!

當初我曾跟沈美人說了那麼久的話,還有近距離的肢體接觸(忘了嗎?她扁我),當時明明是非常動聽的女聲,雖然這聲音也悅耳,但明顯不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思考的時候我不再掙扎,那困住我的雙手也就勢輕輕鬆開。

「沈昌雪,你是男人?!」我轉過身來,定定看著身後這人。

「你認得昌雪?」他疑惑地看著我,偏了下頭,突然笑顏逐開,「啊,是了!你就是那隻倒楣狐狸!」

這美人,也是個出言不遜的主。

不過他長得和沈昌雪真是非常像,只是線條剛硬些,個子高些,肩膀寬些,胸部平些,下面‥‥拜託,我是隻狐狸好不好,又不是色狼。

看我上上下下地打量,他立刻擺了個美美的姿勢供我各個角度參觀,這自戀勁,定也是平心崖上數得出名的怪人。

「你是誰啊?」

美人嫣然一笑, 端的是風情萬種,看得我心砰砰直跳,「在下沈昌珉,平心崖掌門鄭允浩的師弟,你說的沈昌雪就是我孿生妹妹。」

孿生姐弟?難怪都是美人呢。

美人瞅著我,笑得好不詭異,「嘖嘖,那兩個就為了你打起來啊,真是品味堪憂。」

這話什麼意思?!

 

不過這話提醒了我那邊還有兩隻棘待解決!連忙轉頭看過去,那邊允浩和小米已經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不行!我正要大喊,嗓子卻一啞,竟然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了,甚至雙腳也無法動彈,全身上下,只有雙手還可以自由活動。

肇事的就是這位沈昌珉,他朝我搖頭,緩緩道來「雖然世間盛傳平心崖的鄭允浩天賦稟異,卻鮮有人知道他究竟所長何物,雖然世間盛傳他法術詭異,卻鮮有實證,你可知為何?」

搖頭。

「二甲子前,天象異變,妖魔道開,」昌瑉雖看著我,眼光卻落在不知何處,仿佛沉浸在什麼回憶中,「妖魔道開的後果你知道嗎?血妖凶魔闖入人世,將致生靈塗炭,可世間少有人知道這件事,竟是平安過渡,你道是為何?」

搖頭。

「當時師尊算出有此一劫,命平心崖眾人全面退離,偏偏鄭允浩驅鬼術初成,需血肉養鬼,他雖然是良心不多,但到底未泯,還不至於拿活人養鬼,所以此種可以妖魔血肉養鬼的大好時機怎會放過,他對師尊的命令陽奉陰違,獨自留在在妖魔道所開之處,也就是平心崖底,召集數萬厲鬼,妖魔道洞開七日,但凡妖魔越過陰陽界進入平心崖底,遂遭萬鬼噬咬,縱然是我夜觀天象也陡見血光萬道,七日內,平心崖底血霧彌漫,但無一妖魔越過陰陽界入人間,如今平心崖底仍是妖風哭號,當日慘烈之狀可見一斑。」說到這裡,沈昌珉頓了一下,指指那邊,「你仔細看鄭允浩身後,看仔細點。」

我凝神看去,鄭允浩身後原本是什麼都沒有,可是定睛一看,好似有什麼東西在空白之處移動,扭曲著視線和空間,似有一片混沌在他身後醞釀。

「萬鬼盤集!百年未重現的一幕,可能今天就要上演了!」沈昌珉眼裡放射出火熱的光芒,「噬咬過妖魔的數萬厲鬼,如今又成長為什麼模樣了呢,我真是迫不及待了!」

我擔心地看著那邊,小米,我始終不敢相信他對我的絕情,即便如此,我仍是擔心他。

沈昌珉看出了我的擔憂,擺擺手,「放輕鬆點,我給你出個謎語你猜猜看,一種生物他不是人,不是妖,不是仙,不是鬼,不是魔,不是獸,那他是什麼?」

不知。

「哈,猜不出吧。」沈昌珉細長的眼睛裡閃現一絲精光,「答案就是朴有天。」

「平心崖上的眾人,俱有出身,就是朴有天的來歷不明,記得那次妖魔道開七日後,平心崖眾人下崖底尋找鄭允浩未果,他自那時起傷重失蹤,十餘年才重見我們這些師弟,當他重回平心崖的時候,帶了一個小孩子,就是如今的朴有天了。」

「對於朴有天的來歷,鄭允浩是絕口不提,可是平心崖上別的沒有,就是好奇心旺盛的閒人過剩。」昌珉頓了一下,「於是師門內掀起了查證朴有天身份的熱潮,可是大家方法用盡,也只證明了他不是人,不是妖,不是仙,不是鬼,不是魔,不是獸,卻始終無法得知他究竟是什麼,不過,整個師門裡就他一個敢跟鄭允浩對著幹,單憑這一點,就絕對不是個普通角色。」

說到這裡,沈昌珉詭秘一笑,「哈,萬鬼噬咬場景和朴有天的真實身份,恐怕今天只好由我一人見識了,真是何德何能何幸之有啊。」

你眼睛怎麼長的?我不是人啊!

 

沈昌珉不再理會我,轉過身去。

怎麼辦!我口不能言腿不能移,但就一雙手能動,就算想阻止也不行啊!

沈昌珉也料定我不能有任何舉動,坦然背過身去注視那邊的兩人。

急急急!

一陣強風起,將這邊的灰塵捲起直衝著鄭允浩他們那邊去,突然頭腦裡靈光一閃!有了!我掏出藏在胸口的畫卷,深呼吸一口,順著強風用力向兩人所在地擲出去!

師父!

只要不殺不剮,徒兒待會任你處罰!

 

 

 

 

 

 

 

23.

能不能阻止他們二人無謂的內鬥就在此一舉!

老天爺保佑!

順著強風,再加上我一直以來頗有自信的臂力,那畫卷就這麼在空中飛了一條弧線,直飛鄭允浩和小米!帶著我所有的希望,伴隨著呼呼的風聲而去,突聞哢的一聲!

‥‥‥‥

事實證明,老天爺再一次拋棄了我,

飛得挺好的畫卷,竟然被一棵長得稀奇古怪的樹給阻擋了!隨便突出的枝幹給掛住了上面的繫繩和掛繩打成的結!

天要絕他們!不是我!

沈昌珉回頭,瞪了我一眼,雖然他皺眉頭的樣子並不難看,但看得出他不快了,聲音有點陰鬱地問道,「你扔了什麼東西過去?」

我沉默著。

「拒不回答,很有種嘛!」昌珉別過頭去不再看我。我翻翻白眼,不是我不想說,而是你剛才動的手腳不讓我說話!!!

沈昌珉仔細盯著樹枝上隨風擺動的畫卷,喃喃自語,「好像是施有法術的道具,而且還是相當強力的法術。」他疑惑地瞟了我一眼,「我是絕對不會讓你打擾到這場決鬥!」

語罷,沈昌珉拔身而起,悄無聲息地選擇了一條相當費事的曲折路線前進,小心翼翼地掩身於花叢樹幹之後,不被那邊兩個發現。

我明白過來,沈昌珉大約是以為我扔出的畫卷有什麼特別法術,所以打算拿回來。

心下嘆息,那畫卷確實特別,不過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看著他白色身影在樹叢下穿梭,輕巧得好似花畔蝴蝶,不沾半點塵埃,身法流暢,有如舞蹈一般美妙。

這樣仙子般的妙人,為何會如此熱衷看熱鬧‥‥

果然林子大了,什麼樣的鳥都有。

 

再看那邊已是風雲變色,雖然還是不甚清楚,但隱隱覺得兩人似乎已經處於不同時空中,一個身形詭異,一個氣勢蕭殺,了不得!

這樣下去,當真一次解決兩個禍害!

沈昌珉已經攀上那棵長得特別難看的樹,因為距離較近,可以看到他緩慢,不帶一點聲息地伸出手去,想要把那畫卷拿回來。

他伸展的手臂藏在樹枝後面,手指幾乎要夠到畫卷!不過畫卷的掛繩好像套得相當牢,沈昌珉用手指撥了兩下,它只是晃了晃。看來從下面出手,是絕對取不下來的。沈昌珉看看上方,攀得更高,我看懂了,他打算從上面把掛住的畫卷給取下來。

沈昌珉順著樹幹生長的方向傾身,完美藏身於後,然後身子稍微放低,準備往上一拉取下畫卷‥‥

也許,還有一個辦法!

我義無反顧地伸手探入胸口衣襟,將我珍藏多時的寶貝拿出來,使盡全身力氣瞄準了扔出去。

一切靠你了!

老饅頭!

因為重量的關係,老饅頭飛速地前進,正砸在沈昌珉頭上,乓得好大一聲!

沈昌珉吃驚之下,幾乎失去平衡,原本伸手拉畫卷掛繩的動作變做一扯,那個結原本就是我隨手繫上的,這麼一扯當場給扯鬆了!畫卷底軸較重,失去繫繩的支撐,嘩地迎風展開!沈昌珉看見了畫裡人,吃驚地「啊!」了一聲!

 

這一叫不要緊,鄭允浩和小米都回過頭來。看到了那張畫,畫裡人,以及後面站著的我。

雙雙臉色大變,繼而撲了過來。

你若是見了他們倆撲過來的絕頂速度和氣勢洶洶,就會知道用猛虎下山來形容“撲”這個動作是多麼的浮淺。

鄭允浩原本站的位置靠近這邊一些,因此以極微弱的優勢搶先取到畫卷。小米稍微愣久了點,再加上位置不利,晚到丁點,咬咬牙當即放棄畫卷朝我撲過來!

千分之一秒,清脆一聲響,紙張撕裂開的聲音。

小米的動作霎時凝固。

他離我的距離大約幾步之遙,我可以清楚看到他的表情,但我形容不出那是怎麼樣的面孔。

小米漂亮的眼睛摻雜了太多感情,他雖然看著我,眼瞳裡卻好似沒有我。而我卻可以看清他,看他咬緊了嘴唇,肩膀戰抖,看他完美面孔上的困惑和挫敗,看他漸漸轉過身面對鄭允浩。

鄭允浩胸膛起伏,也看得出來十分激動,他的雙手拉著畫卷兩側,我和小米都可以清楚看到畫卷中間已被撕開一條縫隙,只不過還沒有撕到師父的身上。鄭允浩慢慢說道,「你別動,也不要抵抗。稍有額外的行為我就撕了它。這麼做的後果你比我清楚,從此就魂魄俱無,永世難尋了。」

小米依言僵直了身體,萬股冷風湧來,雖然目不能視,卻可以體會到萬鬼一湧而上,他置身其中而無法動彈。

鄭允浩嘴角掛起一抹奇異的微笑,「很好,很好。」他將畫一卷,緩步走回到我的身邊。

我還是不能動彈,不過已經大大鬆了一口氣。

他的手指彈了一下我的額頭,全身一鬆,我幾乎當場跪倒。鄭允浩用手上的畫卷敲敲我的頭,「小混蛋,你躲到哪裡去了?!」

「別!」我和小米齊聲阻止他,我則跳起來,想要拿回那裝著師父的畫卷。

鄭允浩略微一錯身子,不讓我碰到。他思索了一下,「原來如此,有天定是將你藏在這畫中,置於俊秀房內,激我燒屋子,想要造成我親手殺了你的後果。「他的眼神陡然陰兀起來,「後來應該是俊秀來救的你?」

我點點頭,小米吃驚地看著我!

「然後俊秀和你一起藏起來了‥‥俊秀知道的可以藏人的地方‥‥是我的午休房對不對?」

點頭。

「你和金俊秀什麼關係?!」小米插了一句話,他雖然受困,卻無半點氣餒,深黑的雙眼仍然是驕傲得可以。

「他是金俊秀這些年最親近的人。」鄭允浩添了一句,應該是實話,卻激發小米的怒火,我幾乎可以感覺到小米對我的怒氣!這是第一次,他直瞪瞪看著我,好像想將我碎屍萬段般惱怒和‥‥嫉妒?

鄭允浩無視我和小米的眼神交流,繼續問,「接下來呢?又發生了什麼?」

小米突然說,「還能有什麼,俊秀那呆子,對於救人的概念定然是從畫裡放出來。他被困畫內七天有餘,畫裡脫身後定然動彈不得,俊秀不得不等他恢復,也不知道再把他收回去。而定是在等他恢復的時候,他不小心把畫打開,結果誤把俊秀收進去了。」

鄭允浩接著說,「俊秀知道現在平心崖只有我們三個能放他出來,不過以他的性子,定是不肯來見你的。」明明說有三個人,鄭允浩卻特意說不肯來見你,我看他是擺明瞭要氣小米。

小米也不愧是小米,他深呼吸了一口,「是啊,而小狐狸他也不肯來見你,所以只好作罷。」

鄭允浩的臉色也不好起來。

小米接著說,「後來我們倆在這邊的事情鬧大,平心崖上定是議論紛紛,所以好心的小狐狸一定想來阻止我們。」

鄭允浩的面色稍霽,「不過這裡有個最好事的傢伙,」他掃了一眼翹著雙腳,悠閒坐在樹上看戲的沈昌珉,「就是這樣吧。」

對,你們兩個真的很能猜,我連一句臺詞都沒能用上。

 

鄭允浩眉頭舒展,「原來如此,害我好擔心你。」他的手指輕輕撫摸我的臉頰,溫熱的觸感,非常舒服,他低聲說,「我絕對不會放過想傷害你的人,我和有天的新仇舊恨,馬上一概解決。」

我看著鄭允浩,對他的話有點不解。

鄭允浩微微一笑,「有天竟然想燒死你,他是不是很壞?」

我疑惑了,如果我沒有記錯,那把火,是你親自放的吧。

 

 

 

 

 

24.

小米沒有說話,偏著頭看他,冷靜得出奇。

我有點發傻,也看著鄭允浩一句話顛倒黑白還笑得甚是開懷。

鄭允浩斜過身子,不再看小米,反而揚聲呼喚雙手托腮,坐在樹枝上看戲看得無比投入的沈昌珉,「平心崖門下第十七代弟子沈昌珉!」

「弟子在,掌門若有差遣,即使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是‥‥」沈昌珉仍然是笑嘻嘻的,說到這裡的時候含糊了一下,「去的。」好像中間雜了個“不”的音。

「師門第二戒律為何?」

「不得內鬥。」沈昌珉瞄了一眼小米,小米回看他,沒有說話,靜默著,似乎在想些什麼。

「師門第一條訓誡為何?」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師門戒律之間有所抵觸時如何?」

沈昌珉索性往樹枝上臥倒,眉開眼笑,「以下從上。」

「好!」鄭允浩滿意地一點頭。

我突然有了非常不好的預感!直覺要糟糕!

「鄭允浩!」 雖然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麼,但不論他要做什麼,直覺我都必須阻止才行!身子正要動,鄭允浩斜了這邊一眼,眼光流轉之下我突然動彈不得!

冷風撲面,我的肌膚戰慄起來,有什麼東西過來了!在不受到傷害的範圍內,我的四肢被強力卻無痕地抓握住,是鄭允浩的鬼!

「鄭允浩!」我開口要說話,那東西捂住了我的嘴,鄭允浩衝我搖搖頭,「你知道我無法拒絕你的要求,所以這次我可不能讓你開口。你乖乖的,我馬上就好,」

回過頭去,鄭允浩左手托住畫卷,微微一笑,「小米,我知道你想要這個,拿去吧。」他突然拋出的畫卷直飛向小米,我鬆口氣,卻看見他右手在空中一劃,一道火焰飛竄,就在空中引燃了畫卷!

「不要!」我慘叫起來!

火焰席捲,畫卷雖然是奇物法寶,但畢竟紙造,遇火即燃,落到小米面前的土地上時,已經是燒得火勢熊熊。

而小米被萬鬼禁錮,根本無法動彈,即便他能動彈,這個燒法,也已經是無法可想!他只能眼睜睜看著,那畫即將在眼前化為灰燼!

我傻眼了!

束縛我的東西已經放開來。

那火焰燒得我慘叫起來!心裡撕裂般痛起來,比想像火焰燒著我的身體,比得知鄭允浩要長睡,比得知我一睡千年,比得知小米要借鄭允浩之手燒死我的時候,都還要痛!

雖然我的嘴已經可以開合,卻找不到一句可以對他說的話。

雖然我一直睜大雙眼,都看不清那近在咫尺他的面孔。

雖然我明明清醒,卻恨不得自己在長眠。

雖然我完好無損站在這裡,卻又好似比遭到萬鬼噬咬還要更殘破不堪。

 

我只知道一件事!

師父,我害了你,我害了你!

我站在鄭允浩的身邊,我竟然不能阻止他!

我不該為他的風采所迷,為他的容貌所惑,為他掩飾出來的溫柔所吸引,我不該對他念念不忘,我不該不聽師父的話,還要跑去勸阻他,我千不該萬不該,我不該忘了平心崖被冠以“身處一地,危害八方”的頭銜!

我雙眼一黑,對四周再無知覺。

 

鄭允浩,這次,你殺了我。

 

 

 

 

 

 

25.

醒過來的時候,我平躺著。

眼前一片空白,那是很自然的,我對著的正是一片天花板。

稍微側過頭來,只能看見一個細竹編成的筐子放在桌上,盛著我叫不出名的一些東西。

然後我看到了那雙眼睛,清澈透亮,仿佛沒有被世間污染過一樣,定定看著我,這樣的人,為何會有這樣的雙眼。

我的表情很呆滯,思索良久後,我收回目光,木然地說道,「我不想見到你,不想聽你說話,不想呆在這個地方。」

然後我閉上眼睛,捂住耳朵。

他沒有說話,只是一絲嘆息,「俊秀他並沒有死。」

「我不相信,你說的每個字我都不信!」

「真的,你聽我說,事情是這樣的‥‥」

我大吼一聲,「你住口!」

鄭允浩有些吃驚,瞪著漂亮的雙眼看我,我和他說話,連聲音大點的時候都沒有,更別提吼他了,他似乎有些委屈,小聲說,「他真的沒死。」

我稍微定定神,「好,你說師父沒死,他人在哪裡?」

「小米把他帶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哪裡。」鄭允浩道,他伸出手來握住我放在被沿上的手,我立刻抽了回去,他露出一點點受傷的表情,過了好一會才又說,「是真的,你不用擔心。」

「你又要騙我!你這個騙子!你說的每一句話都是騙我的!我知道你殺了我師父,還有小米!」

「俊秀和有天都沒死!」鄭允浩試圖安撫我,「你相信我‥‥」

「我為什麼要相信你!你的師弟師妹都說你不能相信!我就是因為相信你才這麼慘!我為什麼還要相信你!」

「你好好聽我說‥‥」

「我不要聽你說!你給我滾出去!」我歇斯底里地大叫起來,「滾出去!」

鄭允浩看著我良久,嘆了口氣,「好吧,你先休息一下,我出去了。」

 

 

 

 

 

《每個人的暫時結局》

 

小小米的結局(小狐狸)

 

我呆坐著聽鄭允浩走出去的腳步聲,聽見他吩咐平心崖弟子全部出去尋找朴有天和金俊秀的下落,聽見他在房間周圍走動,為了一丁點動靜就要探頭進來看看。

我拉過被子蓋住臉,偷偷笑起來了。

師父沒有死,我知道。

因為師父將我從畫裡救出來的時候,曾說我和他的處境都太危險了,鄭允浩和小米隨時都有可能對我或是對他下手,最好制約鄭允浩和小米不下殺手的法子,就是將我和他的性命聯繫起來,於是在我們身上施展了一體兩命的法術,如果我有個什麼不測,師父會掛;如果師父有個萬一,我也完蛋。

師父說這樣萬無一失,我也覺得。

不過我和師父都犯的一項錯誤就是,忘記了要告訴他們兩人這一點,才造成後面的險象環生。

現在我活得好好的,證明師父沒事。

不過為什麼呢?那幅畫不是被燒了嗎?

我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不管是為著什麼原因,得知師父尚在人間,可真是太好了,雖然他被小米帶走了,不過只要活著,必然有一日會再相見,我一點都不擔心。

 

對於鄭允浩,我的感覺還是十分複雜。

一方面他當時確實是打算燒掉師父呢,我還是很氣他!我就討厭他和小米一點,如果彼此有不滿,為什麼不直接對上,卻要牽連無關群眾,比如我和師父呢!(汗,若不是你去阻止‥‥)

所以,他是應該被懲罰的。

再說了,普天之下想罰他者眾,舍我其誰?

我決定也來騙騙他好了,所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他嚐嚐被騙的滋味,興許以後就不騙人了。

不過呢,我還是想原諒他。

為什麼,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有點想原諒他。

所以,我就一直裝吧,直到被他看破的那一天為止!

這就是我的決定。

什麼,你說凡是我決定要做的事情都沒有成功過?

亂講!

說起來,我還是成功阻止了鄭允浩和小米的決鬥嘛,聽那個沈昌珉的話,他們兩個好像勢均力敵的樣子呢,打起來一定是同歸於盡的命。

 

這麼說的話,是我救了鄭允浩?

我該不會為此遭天打雷劈吧‥‥

而且好像還一併救了小米?

天打雷劈的平方‥‥

 

 

 

 

 

 

小米的結局(朴有天)

 

上天真是很給面子。

其實當初打算把小狐狸關進畫裡的時候,心裡多少有點捨不得,小傢伙傻傻的,挺可愛,而且,總覺得他和師父有什麼地方滿像的,所以作計畫的時候,雖然原本是打算為了報復鄭允浩,要讓他親手殺掉愛的人。

我終究是一念之差,把師父那畫給改了一下,變做被燒掉後法術自動解除,人就會自然脫身,

我的打算是引導鄭允浩把實話說出來,然後燒房子,火燒到後,畫卷法術解除,小狐狸自然脫身,不會有性命之虞,再說小狐狸得知實情後,應該不會想再見鄭允浩了吧?就這樣,也算對得起他,也報復鄭允浩了。

沒想到當時的一念之差,卻救了師父。

看鄭允浩那麼得意地點燃畫卷,哈,我心裡簡直要笑死了。

任你千算萬算,也算不到我朴有天也會有發善心的一天吧!

也全虧如此,才可以目睹鄭允浩看見俊秀脫身而出時,那一刻的臉色!實在是爽呆了。

之後一口氣掙脫鬼手束縛,帶著俊秀到這邊來,這才是人生啊!

 

你居然傻到問我今天心情怎麼這麼好?

難道你不知道男人在得到滿足之後,總是特別好說話的嗎?

我才不要心疼他,這麼多年來辛苦死我了!

哈,老天,我再不詛咒你了。

我想師父應該會自覺自願地接替這個工作。

 

對了,他腳上的鞋底破了,應該是昨天被火燒壞的。

得快點去給他選一雙合適的才好,要是光腳踩在地上,一定會痛。

還有衣服也壞掉了(不過那和火燒沒多大關係)‥‥

其實我最喜歡選鞋底了。

因為本質上說,鞋底和臉皮一樣,總是越厚的越好。

而我,對這二者都很有信心。

 

 

 

 

 

 

 

師父的結局

 

老天,我恨你!

整個平心崖,就數我金俊秀日日睡覺,毫無劣跡,行為優良到可以入選十佳青年好不好!

為什麼平日我如此行善,卻落得如此下場!

而朴有天那個臭小子,一輩子為惡,偶爾為惡不夠徹底,卻能得到你的如此縱容!

哎喲我的腰啊!

那個臭小子居然這麼亂來,我這把骨頭啊,天呐!

夜夜都不能好好睡覺,這樣下去‥‥

這樣下去一定會死得很慘的!

我的唯一樂趣都被剝削了,我金俊秀生亦何歡,死亦何苦!

一定要逃掉,一定要逃掉。

 

老天你真是太對不起我!

我承認我向老天你許過願,希望老天保佑我每天都能用很長時間來睡覺,

但是不是這種動態的睡覺,而是靜態的睡覺!!

也不是複數的睡覺,而是單數的睡覺!!!!!

老天,你一定是沒有學好中文!

 

 

 

 

 

鄭允浩的結局

 

該死的有天!我饒不了他!竟然趁我不備抓了俊秀就跑掉!當初就不該圖一時好玩,把他帶回人間來了!

這個混帳!害我怎麼跟小狐狸說他師父沒死,他都不信!

可惡,必須趕快把他追回來才好!

而且這邊要安撫小狐狸也很難,不過幸好俊秀沒真死掉,看來若是真死掉了,小狐狸一輩子都會恨我吧,那就麻煩了‥‥

 

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婆媽媽的!

就算俊秀死掉,我隨便找個魂魄做個假人塞進去不就得了嘛!或者給他灌點失魂湯,失去對師父的一切記憶不就好了!

但是‥‥

他也會忘了我‥‥

反正也不是對我有利的記憶,忘了就忘了吧。

但是‥‥

若只是我一個人還記得,也很無趣。

該死的,到底要怎麼做才好。

還是先去找到有天好了。

 

不過話說回來也很怪,雖然大發脾氣,歇斯底里,但小狐狸居然乖乖呆在房間裡,也不說逃跑什麼的,這不太符合他傻乎乎的性子,奇怪,難道還有什麼內幕不成?

嗯‥‥值得注意。

不過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必須先總結一下最近幾天的事情,經驗教訓太多了!

 

 

第二天,平心崖戒律添上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兩條,

平心崖戒律三十七條:【隨手關門,利人利己!】

平心崖戒律三十八條:【預防火災,人人有責!】

 

 

================正文完===================

 

這篇歡樂無限的抽文,親估們還喜歡嗎?

偶爾看一下這樣的文也是有益身心發展的不是XDDDDDDD

這篇還有番外,不過明天因為要去見在中哥

所以後天再PO番外唷!

在中哥~~~~~~~~我來惹~~~~~~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