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算我倒楣番外--不吃白不吃

 

當然了,我還是原諒鄭允浩了。

我自我安慰說,鄭允浩他太狡猾了,我也是實在沒有辦法。

鄭允浩發現我的報復計畫很早,如果得知真相後他對我大發雷霆,我肯定還能多恨他幾天,但他卻一個字都沒說,還是一樣任勞任怨,乖巧討好。他這些日子小心翼翼在我身邊轉悠,簡直跟個小廝一樣,平心崖的掌門日日鋪床疊被,洗衣做飯,也委實受了些委屈。

呃,鄭允浩做飯真是沒得說,還記得那個把沈昌珉的頭砸出大包的老饅頭不?那就是他偶然下廚的傑作,我當時瞅著他做的饅頭個大結實,扔掉浪費,於是帶著防身,還真沒料到起了扭轉性的作用。

如果鄭允浩多下廚幾次,平心崖的廚房就算改成兵工廠,也會一樣名震天下。

 

扯遠了‥‥

所以,我發現他明知我騙他,還是一如既往,心裡也有些不忍了。

再加上小米和師父一起回來了,我一高興,也就原諒他了。

小米之所以會帶著師父回來,原因還是在我。

雖然知道師父(性命)無恙,但見不著人總是心裡不夠踏實,我還沒開口,心思剔透的鄭允浩已經洞察好了一切,討好地拍著胸脯說一切全由他搞定。

我當然是不相信他,起碼是不敢相信他。

鄭允浩在我不信任的眼神中,滿腹委屈地將古今中外能發的毒誓發了個遍,我終於點頭許他一試。

結果鄭允浩太不耿直了。

他想的辦法居然是讓我入師門!

而且詭異的地方在於,照平心崖上不知哪代掌門心血來潮定的規矩,(平心崖的規矩拉拉雜雜的還真不少),已有拜師的弟子若要入師門,必須師徒一起入,否則免談,而鄭允浩又濫用職權添了一條,入門儀式上,三代以內的弟子必須到場,而平心崖上一共就兩代,換句話說就是全部都得到齊。

(後來我才得知,一旦入了平心崖,很多規章制度就有了彈性,比如那條最要命的‥‥鄭允浩他一定是有預謀的!)

 

這下子,小米和師父若是不回來,就會被當做叛徒遭到追殺。

被平心崖眾人追殺,對別人來說,一定是想都不敢想的厄運,但是我想依小米的個性,才不會在乎,所以我質疑鄭允浩的做法,但是他說,這樣子我師父金俊秀也要再入師門,所以有天一定肯的,因為對他而言,和俊秀一起在平心崖的日子裡師徒相稱是最值得懷念的,而且有天既有霸道的個性又有霸道的實力,俊秀就算是不肯,也是沒有辦法的。

果然,儀式當天早上,小米帶著師父回來了。

順便一提,那天我終於見齊了平心崖的特產:平心崖五害。

除了小米,其餘四害都是鄭允浩當初的平輩,作為長輩的他們坐在大廳中央,鄭允浩再三叮囑我萬萬不可靠近,「坐著的都是些變態的壞蛋,你不要接近他們!」

「那站著的呢?」

「站著的都是有潛力變態的壞蛋,也不要理他們!」

 

於是我就只能跟在鄭允浩身邊,哪兒也不去,我四顧了一下,發覺五害之中我認識四個,鄭允浩,沈昌珉和他帶著的還在沉睡中的昌雪(‥‥平心崖的規定真的是很死腦筋,不過鄭允浩說這就是樂趣之所在),以及還沒有到的小米,唯一不認識的就是如同精雕細鑿而出,極似白瓷娃娃的唐棋。

同是美人,他和沈昌珉完全不同,沒有沈昌珉那種鋒芒畢露帶著危險感的美麗,反而是清純安靜的明麗,我看向他的時候,他羞澀一笑,感覺太過恬靜,站在壞蛋雲集的平心崖上實在是危險極了。

鄭允浩看我盯著他,過於強盛的危機意識作祟,立刻旁敲側擊地對我說,這可是天下聞名的平心崖五害之一的唐棋啊,太過震驚令我又轉頭去看他,這次他索性連人帶椅子藏到柱子後面去了,實在是很可愛的人,怎麼會躋身五害?

「他會是五害?不可能吧!長得這麼可愛!」我看著他,不肯相信。

鄭允浩攔在我和他之間,阻礙我的視線,「哦,以貌取人的話,你倒是說說看,我哪裡長得像平心崖五害之首?!」

我瞪他,「我說你哪裡都像,你不服?」

「服服服,當然服。」鄭允浩連忙收斂他的原先微嗔的表情,低眉順眼,但還是固執地擋在我面前。

我得意洋洋地繞過他,「那就不要妨礙我看美人,一邊去啦!」

鄭允浩不死心,緊緊跟在我身邊,嘀嘀咕咕企圖對我下暗示,「別看他一幅少年模樣,其實已經老得可以成精,你不要被騙了,他最壞了,真的!」

「再壞壞得過你?」我斜他一眼。

鄭允浩正色道,「我只是名氣比較大‥‥我其實‥‥」

「其實怎麼樣?」我瞪,「不准說謊!」

鄭允浩嘴張了又張,最後還是無奈地說,「‥‥其實還是比他壞。」

我往前走幾步,鄭允浩又趕上來,緊張兮兮地說,「唐棋比較戀慕成熟的人!」他的言下之意,我很明白,就是說我是絕對沒戲的。

其實我對他沒什麼意思,多掃了他兩眼,就是吃驚他與別人迥異的氣質,再來也不過是想看看鄭允浩緊張的樣子。

 

我等師父已經等得非常不耐煩了,白了鄭允浩N眼,鄭允浩回了委委屈屈的N+1眼之後,堂外終於響起門人的稟報聲,小米和俊秀到了。

廳門敞開的時候,小米昂首而入,些許時日不見,他神采飛揚更勝從前,似乎因為心情大好的關係,走著路嘴角都掛著一絲淡淡笑意,為那張酷酷的臉平添魅力,迷倒一群沒怎麼見過他的平心崖小輩。

我四顧了一下,沈昌珉滿臉看熱鬧的樣子,翹著腿開心得緊,而唐棋已經縮到柱子後整個沒了人影。

小米站在大廳中央,享盡周圍豔羨的目光,然後輕輕側開一點身子,回過頭去,「師父,快點!」

然後我看見了師父垂袖站在他身後,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看見師父一幅睡眠不足的樣子,我好是心疼,想起我來照顧師父的時候,他雖然不是白白胖胖,也不至於這個勞累樣。

如此懶惰的師父居然千里迢迢趕來救我,而我卻因為衝去去阻止鄭允浩和小米箭在弦上的決鬥,導致他被小米虜去,實在是太對不起師父了。

眼眶一熱,我大喊出聲,「師父啊!」,縱身投向師父的懷抱。

師父也是熱淚盈眶,從小米身後繞出來,伸出雙臂緊緊抱住我。

然後我們同時感覺到兩道死光一般的視線落在身上(不是來自同一人),若不是鄭允浩和小米相互制約,恐怕這裡我和師父起碼有一個已經橫屍了吧。

對了,什麼時候必須告訴他們我和師父同命的事情,免得死得冤枉。

 

鄭允浩輕咳了一聲, 假惺惺地問了師父幾句,「師弟,身體無恙吧?還頂得住吧?睡得好吧,不過勞吧?」

師父說不出話來,臉色難看,抱著我的雙手摟得更緊了。

小米白了鄭允浩一眼,「師父最近身體微恙,所以我帶他回來修養,小狐狸受你照料,身體想必好得很,只是掌門你的身體,不知還熬得住不?」

我點頭,輪到鄭允浩的臉色難看。

我覺得鄭允浩和小米還是老樣子,見個面就是冷嘲熱諷,說個話就是夾槍帶棍,我看著都累, 但這兩人就是好像樂此不疲。

 

平心崖的入門儀式非常之繁複,

下略‥‥‥

 

總之在我和師父抱頭痛哭的時候,不知怎麼著儀式就完結了。

該走的時候,我抓著師父的衣襟,依依不捨,師父更是抱著我,死活不鬆手。

但是‥‥小米和鄭允浩利益情況一致的時候,組成的黑暗同盟有多可怕,常人是難以想像的。

我被鄭允浩拉在身邊,還不忘叮囑小米注意師父的飲食習慣,「菜一定要現摘!魚一定要新鮮!肉不可過夜!還有飯,煮的時候一定要透徹,是很講究的!」

小米把師父抱滿懷,笑得詭異,「不必了,煮飯的事我很擅長!怎麼將生米煮成熟飯的事情,你不如教鄭允浩吧,免得他一煮幾百年。」

鄭允浩眉毛一挑,「幾百年?時間條件對了說不定就是明日。」

「明日?」小米呵呵一笑,帶著師父走了。

我覺得很奇怪,但直覺告訴我最好不要詢問鄭允浩。

大約小米心情很好,過不了多久居然打發人送來五言一首贈與我和鄭允浩,墨跡未乾,龍飛鳳舞,遒勁張揚,我覺得字句斟酌,意義深遠,於是把詩裱好掛在牆上。

鄭允浩回來,看後當場抓狂,將其撕碎。

我對此完全不解,而他則拒絕解釋,

那首詩是這麼說的:

「明日複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萬事成蹉跎。」

 

當夜,鄭允浩侍侯我躺下後,湊到我面前,嚴正陳述了他的立場。

總之就是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我躺在床上,心底嘆口氣,這當口鄭允浩整個人溜上床到了身邊,雙臂撐起身體,低頭在我耳邊呢喃著,他說的什麼,我記不得,我所有的注意力都被他接近的身體吸引過去,火熱的呼吸擾亂著我的心神‥‥我只聽到最後他的總結,「我若不是太喜歡你,為何不乾脆一次性給你下足份量的春藥?要這麼苦苦熬著?」

這是什麼話?!本來不想理他的我側頭看了他一眼,看他胸襟半開,手腳併用爬過來,微微的汗讓皮膚染上不尋常的光亮,胸膛的起伏令線條誘人,明明平日都是翩翩公子形象,現在卻這麼具有侵略性了?還是這才是他的真面目?他沒有進一步動作,只是抬起頭,靜靜看著我,他明眸中已經攙雜了許多情欲的顏色,仿佛等待我的許可,不,他確實是在等著我的許可,我有點惱怒,因為他的表情,好像已經篤定我會點頭。

我幾乎不再敢看他,直著脖子就是不點頭,他笑起來,大約看出我的逞強,用鼻尖輕輕蹭著我的臉,脖頸和肩膀,太親密的動作令我的呼吸驟然急促起來,心裡暗罵,還需要下什麼春藥,他本人就是一份超強效力的春藥。

「你到底喜歡我哪一點?」我好容易克服自己的胡思亂想,問了一句。

緊貼著我的鄭允浩伏在我的胸口咳了半天,好容易才仰起頭來開了口,「對喜歡漂亮的人來說, 你很聰明;對喜歡聰明的人來說,你很乖巧;對喜歡乖巧的人來說,你很漂亮,我喜歡漂亮聰明乖巧的人,既然你又聰明又乖巧又漂亮,我怎麼能不喜歡你?」

我大喜,遂從之。

 

 

########################

 

今天,風和日麗。

這麼好的天氣難道不該跟戀人卿卿我我嗎?

可是小狐狸不做,不做,不做不做不做,堅決不做。

這種時候我最見不得別人可以發情,決定去干擾有天。

俊秀的屋子好安靜,我使用開路符避開結界的干擾,打開門一看,俊秀四仰八叉地躺在竹席上,睡得毫無美感。

對著睡成這樣的一攤東西都能興奮,我真是欣賞有天的決心。

「師弟,師弟?」我拍拍他的肚子。

那睡得迷迷糊糊的雙眼睜開了一條縫,眼神恍惚半晌,認出我來,「掌門師兄?」

我笑得童叟無欺,「這麼些日子不見,我來看看你,有天沒有太過火吧?」

或者是我的口氣太溫和,再加上俊秀還沒有完全從睡眠中清醒,他渾渾噩噩地回答我,「怎麼沒有。」

我還泡杯茶給俊秀醒睡,在床沿坐下,戲噱地看著他「他可真疼你呢。」

「疼我?疼的是我!」金俊秀果然被我挑撥得怒氣衝衝,「你都還知道給我倒杯茶呢!他做了又做,做了又做,也不怕我會過勞死啊!」

照勞動量考慮,要過勞死也是他先,我心裡暗道。

俊秀還在說,一項一項列舉有天的罪狀。

‥‥‥

恨啊,原來有天過得如此逍遙!

我心裡怒氣高漲,憤怒難耐,我好說歹說小狐狸才讓步一下,他怎麼能這麼容易就幸福了!

「你可不能這樣縱容有天亂來啊。」我憂心忡忡地對金俊秀說,「這樣下去,你太辛苦了。」

俊秀連連點頭,又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可是,你也知道,小米就是這樣。」

我眼珠子一轉,計上心來,「我教你個法子,專門對付他。」

 

 

================

 

 

今天,風和日麗。

這麼好的天氣難道不該跟戀人卿卿我我嗎?

可是俊秀睡啊睡,睡啊睡,睡啊睡啊睡啊睡,就沒個醒。

這種時候我最見不得別人能夠幸福,決定去騷擾鄭允浩。

還沒走到平心崖的大廳,就看見一張傻乎乎臉向我撲過來,「小米!!!」

好犯傻的一張臉,鄭允浩看著這個都能發情,我實在是佩服他。

我不露痕跡地避開他的臉直接撲到我胸膛上,摸摸他的頭,語氣溫柔得自己都覺得不像是偽裝,「允浩又怎麼了?」

小狐狸立刻上當,開始一五一十地說了。

‥‥‥

恨啊,原來允浩的日子過得是這麼舒坦!

我心裡念頭百轉千回,不行,我都是好不容易才能和師父親熱一下,他怎麼能這麼容易就幸福了。

小狐狸還在一邊嘀嘀咕咕,「我說什麼時候也讓我翻身把攻做吧。」

別做夢了,月球一個星期撞地球十八次的幾率都比你攻他要來得大。我心裡想著,臉上帶著最贊成的表情說,「那他怎麼說。」

「他說可以。」

什麼,鄭允浩?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然後,」小狐狸突然帶上了哭腔,「他就把我翻了個身繼續做,說這就是翻身把攻做。」

‥‥‥

不能笑,不能笑,一笑就破功了!!!

我隱忍良久,拼命回憶悲慘的事情,好容易按耐下快抽筋的面部肌肉,沉痛地說,「我教你個法子,專門對付他。」

 

++++++++++++++++++++++++++++++++++++++++++++++

 

我從俊秀的房子離開,估算著小狐狸也快消氣了。我繞了一點路,去尋來數量足夠討他歡心的檸檬草,帶著一身芬芳的味道地往回走。心情甚好,哼起小曲來了。半路上,聽到對面也有人哼著歌,大約我們是同時聽到,聲音也同時停下來。

是有天,捧著靈藥仙丹一樣的捧著大盤的蒸餃,臉上掛著難得的專注表情,和我視線相接。

我想到接下來他將會有的遭遇,心裡大悅,對他報以一笑,擦身而過,等著倒楣吧,你。

 

 

*****

 

 

我從平心崖大廳出來,算算時間師父也該醒了。從平心崖膳食堂順的水晶蒸餃在手裡晃呀晃,心情愉快哼著歌兒往回走。半路上,聽到對面也有人哼著小曲,大約我們是同時聽到,聲音也同時停下來。

是允浩,抱著祖宗牌位一樣的抱著大束雜草,臉上帶著罕見的真實笑容,和我視線相接。

我想到接下來他將會有的遭遇,心裡大悅,對他報以一笑,擦身而過,等著倒楣吧,你。

 

++++++++++++++++++++++++++++++++++++++++++++++

 

我快樂地回到房間,放下禮物,小狐狸專心致志地念著什麼東西,沒注意到我。

輕輕敲敲桌面提醒他我回來了,手指不老實地滑進他的脖子裡,小狐狸抬起頭,對我咧嘴一笑。

今天這麼乖?

有詐!頭腦在對我發出警告。

可是身體,惘顧頭腦的警告,執意靠近,抱住他,輕輕抬起他的下巴,這才看到小狐狸嘴唇移動地很快,明顯是在念什麼咒法,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只聽見他最後兩個字,「‥‥魂現!」

魂現?短時間內按照靈魂的本質重現肉體原始形態的法術?這不是我剛剛‥‥?!

煙塵起,我手裡突然一空,被我抱得結結實實的他突然消失在面前,一個毛茸茸的腦袋出現在面前,狐狸,現出狐狸本相了!!!

它雙足站立著,前爪搭在我肩上,蓬鬆的大尾巴猛搖,粉色的舌頭舔舔我的鼻子,很親密,只是眼神不對,我讀出他的意思:若你這樣都能上,我就服了你!

空氣中傳來震動,有人預先設下的法術因為魂現之法而被引發,牆壁上浮現幾個大字,【養寵物有利身心健康――朴有天。】

 

 

*****

 

我快樂地回到房間,放下禮物,俊秀已經起來了,站在院子裡專心致志地念著什麼東西,沒注意到我。

我從後面抱住他,「我回來了。」把香噴噴的蒸餃在他面前晃晃。你吃蒸餃我吃你,很好的邏輯,食物鏈上也是這麼說的。

俊秀抬起頭,對我咧嘴一笑。

今天居然沒有看蒸餃半眼?

有問題!頭腦在對我發出警告。

可是身體,惘顧頭腦的警告,執意靠近,抱住他,輕輕抬起他的下巴,這才看到俊秀嘴唇移動地很快,明顯是在念什麼咒法,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只聽見他最後兩個字,「‥‥魂現!」

魂現?短時間內按照靈魂的本質重現肉體原始形態的法術?這不是我剛剛‥‥?!

煙塵起,我突然失去可以擁抱俊秀的雙手,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黑色羽翼,身體輕巧起來,帶著古怪的熟悉感。這是,這是我以前的模樣,凶獸覓漆的身軀。

俊秀站在地上笑起來,還伸手摸摸我胸前的羽毛,開心地笑了。他雖然沒說話,可是我讀懂了他的眼神:還想上我嗎?來啊來啊?

空氣中傳來震動,有人預先設下的法術因為魂現之法而被引發,地面隱隱現出字跡,那幾個大字是「當寵物有利身心健康――鄭允浩。

 

==================================

 

從此平心崖上多了項娛樂,觀賞崖上南北二面遙相呼應的兩股沖天的黑色怨氣。

「惡人自有惡人磨。」昌雪如是說。

「自做孽,不可活。」沈昌珉如是說。

「大快人心。」大家都想說但是沒敢說。

「不如交換一下伴侶,各得其所?」某人不知死活地說。

平心崖亂墳崗新添的一撮土證明,此人確實不知死活。

 

從此世間也多了個教育項目,無數次的私塾考試,題目都是【觀平心崖上南北二面遙相呼應的兩股沖天黑色怨氣有感】或是,【從平心崖上南北二面遙相呼應的兩股沖天黑色怨氣說起】。

正所謂道德人士從這兩股怨氣中看到的是道德敗壞,宗教人士從這兩股怨氣中看到的是因果報應,數學人士從這兩股怨氣中看到的是平行直線,藝術人士從這兩股怨氣中看到的是行為藝術,新聞人士從這兩股怨氣中看到的是八卦緋聞,星象人士從這兩股怨氣中看到了天象異變,普通群眾從這兩股怨氣中看到的是‥‥

「兄台,李家村怎麼走?」

「看到那沖天的黑色怨氣沒有?靠近了就左拐。」

‥‥路標。

 

 

另記:

魂現這個可以按照靈魂的本質重現肉體原始狀態的法術,因其一次擺平兩個禍害,受到(平心崖之外)眾人推廣,奉為聖術,但不幸於數百年後失傳。

唯一的線索,就是曾遊學平心崖的一個番人,機緣巧合之下得知這個法術的秘密,不過他很快就離開回國了,行蹤再難尋,所以眾修道門派都引以為憾。

聽說他叫達爾文。

 

 

 

 

 

 

小米俊秀的情人節對話

 

情人節,我上網。上畢,臉色鐵青。

小米察言觀色之後,無限接近我,「師父,你上網看到什麼了?」

「有人說要讓你SM我?」我怒氣衝衝,「就算什麼!我對你不好嗎?不至於這麼做吧!她她她居然要求你SM我?」

小米瞄了眼電腦,確定我只看到了一句“讓小米SM俊秀”之後,一副的笑臉,「師父,就是因為你對我好,她才要求我SM你。」

「這樣?」我十分懷疑,「‥‥對了,SM是什麼?」

小米眨巴眨巴眼,說得好誠懇,「SM是燒麥的拼音。燒麥是久負盛名的小吃之一,起源於包子,味道很好的。網上那些人是好意,要我用SM款待你。它皮薄剔透,色澤光潔,入口香醇鮮美。」他嘖嘖嘴,「回味無窮。」

「真的?」我懷疑。

「師父我騙過你幾次嘛?」他委屈地說,一臉的受傷表情。

「多得數不出來啊。」該受傷表情的人是我吧,不過,這東西聽上去不錯也,「那你什麼時候給我SM?」

小米為難地搖頭,「可是師父你不要啊。」

「我要我要,我想快點嚐嚐SM的味道。」

小米邪邪一笑,「我也是。」

‥‥‥‥‥

‥‥‥‥‥

‥‥‥‥‥

 

事後,我橫屍床頭。

小狐狸和鄭允浩來探望我,他湊到床前一臉憂心,「師父,你怎麼了?」

我學鳥叫了兩聲。

小狐狸急了,「師父,你沒事吧?」

還是鄭允浩七竅玲瓏,立刻懂了,笑著安撫他說,「俊秀他沒事,只是對你現場教育,想叮囑你一句,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小米和沈昌珉的情人節對話

 

沈昌珉來探望我的時候,我正坐在床上喝粥。

我沒空跟他說話,他就和小米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

「師侄啊,你身材不錯啊。」

「過獎。」

「師侄啊,你體力很好嘛。」

「過獎。」

「師侄啊,你體魄很強健嘛。」

「過獎。」

「師侄啊,你正值青春年少啊。」

「過獎。」

‥‥‥‥

‥‥‥‥

‥‥‥‥

我聽得昏昏欲睡。

突然沈昌珉一句話聽得我幾乎跳起來,他說,

「師侄,以你的體力,一天十二個時辰,你怎麼也要做上八個時辰吧?」

小米暴怒,跳了起來,「你說什麼?十二個時辰做上八個!你當我是什麼?!」

罵得好,我無聲地附和!

小米,你終於心疼師父了!

小米忿忿地把沈昌珉趕了出去,走回來,口中還在說,「一天做八個時辰,那我剩下的四個時辰要做什麼!」

 

 

 

 

注意注意,此文高H,不适者勿入!

 

鄭允浩和小狐狸的情人節對話

 

這是一個地上有網吧,天上有人禦劍飛行的時代‥‥

平心崖的掌門鄭允浩目前最喜歡情人節,最討厭愚人節。

我不解,「你這麼喜歡騙人,為什麼討厭愚人節呢?」

「我每天都在愚人,不需要這個節日。」鄭允浩笑得好不溫柔,手指頭自然地繞著我的頭髮,「就像每天都是生日的話,生日就可有可無了。」

我繼續問,「但是我每天都是‥‥咳,為什麼你還喜歡情人節呢?」

鄭允浩深深地看著我,「你知道有什麼事情比愛你更令我高興的嗎?」

我沒有回答,他點點我的鼻子,「就是再多愛你一點。所以能讓我表達自己愛意的節日,我當然求之不得。」

「允浩‥‥」

鄭允浩笑著說,「要知道,愚人對我來說是每日一課,但愛你對我來說是多多益善。」

他大膽地向我俯身過來,火熱呼吸灑落在我耳邊,不知不覺,衣衫已經混亂了。

「果然,與其‥」情動時,鄭允浩不自禁地說了半句,沒有接下去。

我擋住他的手,「與其什麼?」

鄭允浩亮晶晶的眼瞳對著我,慢慢說,「與其祈禱你突然更愛我,不如自己愛你再多一些,這樣我們愛的總量就一樣能增加。」

我感動,再從之。

 

 

 

 

小米和鄭允浩的情人節對話

 

呼吸剛剛平息,響起了敲門聲。

鄭允浩整整衣物,走出門來,正看見小米站在門口,「俊秀鬧著要見小狐狸,我來叫他。」

「還真會找時間。」鄭允浩皺眉,「你對他也寵過頭了吧。」

「我要維護我們的幸福嘛。」

「那也不能耽誤我的幸福啊。」

「所以我才在門口等了一會兒。」小米說罷,突然換了個古怪的表情,「對了,你剛才真想說的是這個?」

「什麼是什麼?」鄭允浩無辜地看著他。

「得了吧,瞞得過我?」小米笑笑,「就是那句“與其祈禱你突然更愛我,不如自己愛你再多一些,這樣我們愛的總量一樣能增加”。其實你原本想在“與其”後面說什麼?」

「你覺得呢?」鄭允浩淡淡一笑。

「你想說的大約是,」小米模仿著鄭允浩剛剛的聲音,「與其期望你突然大膽一些,不如自己更流氓一些,反正結果都一樣。」

沉默‥‥

過了一會,鄭允浩拍拍小米的肩膀,「如果世上沒有了你,該多寂寞啊。」

 

 

答大人們問:

為什麼此文號稱高H呢?

因為是在平心崖上發生的H,平心崖海拔三千多米,所以‥‥

 

 

================番外完==================

 

灑花!完結了!

這篇抽文的番外照例也是抽的我嘴角一咧一咧的XDDDDDDD

 

昨天渡過了很開心的一天,認識了好多的親估

而嗨過頭的結果就是導致今天一直處在昏睡當中

真的是老了啊~~~>"<

明天預計先寫一篇後記

後天(呃...應該吧)會開始PO新文。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