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要到的授權,一開始以為又會石沈大海,結果沒想到的作者大人很豪氣的說:OK!我看到回覆時簡直要內牛滿面啊~~~~所以很激動的給作者留了好多話,真的很謝謝作者大人。

這文在茶樓裡的點繫率粉高啊~~~~《當腐男遇上高帥富》作者單se的花,我想應該有不少人看過了吧~這文我一開始就追了,追了好久現在終於完結了。

單se的花寫豆花文的歷史算很久了,很多老寫手都不再寫了,單大至今還是為我們寫了很多好看的豆花文,單大又名雅染,她的作品有《致命反面派》《誰對消遣太認真》《代替愛》《獨占欲》《禁》《結婚狂》《顛覆》等等,她的文基本上我都看過了,有幾篇很喜歡,以後有機會希望可以再要到授權。

這篇豆花文很歡樂,非常!但有些地方有小虐一下,我覺得單大的這篇寫法很不同,有些地方不用靠大量的文字說明,簡單幾個字再配上生動的顏文字,那效果出奇的好,很多段子看得讓人捧腹大笑,還有些情節、對話完全讓人意想不到的反轉,真的讓人一陷進去就不想出來了。

文的故事是講述金在中這個腐男在鄭BOSS來公司的第一天因為手滑打錯了鄭BOSS的名字,鄭BOSS公報私仇(?)把金萌友耍得團團轉,卻也因為這件事讓兩人由恨(?)生愛,但金萌友腐雖腐,一直堅信自己就是一直男,不管鄭BOSS如何的誘惑他,始終沒辦法答應鄭BOSS交往的要求,在死忠親估沈昌珉不斷的敲邊鼓提點金萌友之後,金萌友終於肯敞開心霏正視自己的感情,決定接受鄭BOSS追求,就在自己準備告白的時候,公司的大BOSS卻告訴他,很感謝他為了公司利益願意和鄭BOSS扮演同志情侶,公司會好好的答謝他的。鄭BOSS不發一語坐在一旁,金萌友看著他感覺今天的冷氣怎麼特別強啊~全身、手腳都是冷的,特別是心臟的地方。。。。。

55040124ab18972b69f9a398e7cd7b899f510ab7  

單se的花微博: http://weibo.com/213363?from=profile&wvr=5&loc=infdomain

授權文出處: http://tieba.baidu.com/p/1779751686?pn=1

實體書訂購網址: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23737884763

實體書訂購說明帖:http://tieba.baidu.com/p/2294946507?pn=1

 

喜歡的親估可以去淘寶購買實體書!!!

 

 

下面放文~

 

================================================

 

 

 

真是氣死了

且不說這個小職工在他上任執行總監第一天的人事調動公告上把自己的名字寫成“蒸饅頭”的事

讓他去接兄長,結果卻把死對頭接回來也就罷了!

居然在喝了兩口酒後就對自己上下其手,一邊扭還一邊說奇怪的話:

「爺今兒就嫖你了!」「腹黑攻大哥~香嘴巴!」

自己明明是一個說話比三字經還節省的人

面對這個二貨卻總是無法冷靜

鄭允浩很惱火

——「金在中,你真的夠了!」

 

 

 

 

 

世界上最大的錯誤,不是知法犯法屢教不改,也不是同樣的錯誤再犯第二遍,而是你在銷售點付了錢,東西卻沒拿走。

金在中巴巴的望著鄭執行的辦公室,忐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眼看鄭執行的另一個助理從辦公室走出來那副欲哭無淚的樣子,嚇得扁嘴作哭狀。

 

黃色運動短髮,穿著清爽,肌膚白皙,臉蛋乾淨——金在中曾經這麼指著自己的臉蛋發了一條微博。

內容:正太受!

回覆1:好可愛!>///<

回覆2:好。。。好。。。好有自知之明- -!

回覆3回覆2:同右……

好友沈昌珉:你果真是世界上最2的腐男……

@金在中回覆@沈昌珉:寶貝,你真是越來越不會誇人了~~~

@沈昌珉回覆@金在中:抱歉啊,我也覺得剛剛是美化你了。

@金在中回覆@沈昌珉:吐豔!!

 

就是這樣一個皮囊的金在中,也算是小極品一個,可經常被鄭執行虐的不成人形、破壞公司形象讓人不敢恭維。

尤其是在,犯錯被罰的時候……

「鄭、鄭執行,我回來了。」小小聲,後半句連自己都聽不到。

走到這個男人面前,無風也可以抖的很有節奏。

 

鄭執行——姓鄭,名允浩,上周總部人事調動公告一下發,這個人就雷厲風行的閃現在凱越集團中國分部,造成公司女職員大面積面癱及精神渙散。

當時負責發紙張式調函的人事部職員金在中錯把鄭允浩的名字打成了蒸饅頭,成就了鄭允浩與其的第一次“親切”會面,並從此促成了直系上下屬的“親密”兼“合作”關係。

 

金在中偷拍了張鄭允浩低頭批示檔的照片放上去,瞬間在微博哭成了海。

內容:萬惡的拼音輸入法啊!~~~~~怎麼會是蒸饅頭,蒸饅頭啊!T^T……

金在中微博裡的粉絲看到鄭允浩的頭頂特寫後哭成淚海。

回覆1:髮型給力啊啊啊啊T0T

回覆2:肩膀見寛呀~小金毛記得幫姐調戲一下~

在中@沈昌珉:他不是人……我要被玩死了,救我!!!

沈昌珉回覆@金在中:這就是傳說中的“當腐男遇到高富帥”嗎?期待你被壓【奸笑表情】。

 

 

再次回到鄭允浩的辦公室來,聽到金在中的聲音,他才不緊不慢的抬頭道:

「放桌子上……」見某人手上空空,好像已經猜到了什麼,直起身子靠在老闆椅上,表面無波瀾,實際上安靜的令人髮指,「東西呢?」

「買,買了。」金在中抖得完全不受控制。

「在哪?」

「在超市……」

給我五秒鐘。

「抬頭,看著我。」鄭允浩的聲音無起伏,光靠聽的還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金在中從沒這麼希望自己是一美女,還是那種能順利勾搭上面前這位神的大美女……也不知道他口味偏好是什麼。

 

正在他神遊之際,某人已經走到他跟前,剛要再開口,金在中“呼”的一下抬頭看著他,面對這驟然放大的臉,鄭允浩的右眼角似乎跳了一下,不,他一定看錯了,這個人是個沒有多餘表情的虐待狂魔鬼!

「金助理,我讓你買出差用的一次性用品呢?」明明已經夠近了,居然還要一邊說一邊傾向他!

金在中隨著對方向前逼近的動作逐漸向後下腰,在腰部彎到極限的時候臉憋到通紅,卻還不見鄭允浩收回架勢,敢問這位兄台,gay否?

「鄭執行……」

「嗯?」

「我腰疼……」金在中剛說完這話,那人就轉身走開了,鬆了口氣順順小胸脯。可虐待狂又原路走了回來,看的金在中一路心驚膽戰。虐待狂駐足道:

「再去買一次。」

「沒錢了。」自己只帶了陪鄭某熬夜或陪鄭某應酬後回家打車的錢,再一次接受那能殺死人的目光後,金在中面前多了一個男士皮包——

「回來時帶杯拿鐵,中杯。」已經在忙自己的公事的冷面男。

「那個,鄭執行……我的錢會報銷的吧?雖然東西沒買來小票也沒有。」

「我讓你買的這些原本可以走部門經費的,由於你的工作失誤讓我自己掏了腰包,這個錢,你是不是應該考慮還給我?」鄭允浩說的每一個字就像原子彈一樣,震的金在中魂不附體。

終於,金在中像霜打茄子似的,耷拉著耳朵拉開辦公室的門。

「我會考慮一下。」

金在中突然來了精氣神,睜大眼睛歡樂的問道:

「考慮給我報銷嗎??」

「考慮要不要讓你還錢。」

……魂淡!!!

 

 

 

待金在中風捲殘雲的打包從超市出來,再去公司樓下買了咖啡,拿著咖啡剛要衝出門去又生生刹住了閘,「嘿嘿嘿」……嘴角邪惡的一勾,把一大袋東西放在桌子上,小心翼翼的打開咖啡杯蓋兒,然後往裡吐了口口水,表情邪惡的蓋上蓋,杯子緩緩舉到眼前,金在中露出來自黑暗的腹黑之笑。

「鄭允浩,讓你嚐嚐老子的味道。」腹黑笑持續了一會兒突然垮掉,默默離開座位,「這話太基情了,回去得寫個微博!」

 

 

金在中原本要乘電梯到37層,結果銷售部的一個同事說電梯從33層到43層的門突然壞了正在修理,又不得不從33樓下來換爬樓梯,金在中一向呼哧帶喘的上班形象已經根深蒂固在37層的每一位同事們心中。

 

「鄭執行……東西買回來了,還有……您的咖啡- _,-」

咖啡+牛奶+金大人的口水=拿鐵。

坐在辦公桌後的男人頭也沒抬一下,丟過來一句:

「你喝吧。」

「啊?」金在中瞬間僵硬。

「你的動作太慢,劉助理已經幫我買來了。」鄭允浩的目光滑向手邊那杯空了一半的咖啡杯冷酷無情的說道。

「可是!可是這杯!」才有我口水啊!

「這杯不用你掏錢。」以為在中心疼自己的錢的某人冷著臉說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這杯——」說到此,金在中看到了鄭某敏銳的鷹眸向自己掃射過來,他就這麼沉默的看著他,好像可以把他靈魂看穿,金在中心虛的雙手抱杯,「我喝我喝……」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鄭允浩靜靜的看著他將整杯咖啡喝掉,無情的嘴角有了一點點彎度,又頃刻消失。

不理會某人喝完後一臉吃了蒼蠅的表情,直接下逐客令:

「出去吧。」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差一點就露餡了!金在中掉頭就要逃竄——

「等一下。」

還有什麼事!?

鄭允浩從螢幕抬起頭,突然對他笑了,他竟然會笑??一定是他轉身的方式不對,再轉一次……天啊!

金在中強忍了半天才忍住掏出手機狂拍上傳微博的衝動,雖然這笑容有點讓人毛骨悚然,但這絕對是腹黑極品攻的表情啊,替自己的微博粉感到無限惋惜!問道:

「您還有事嗎?」

「不好意思。」

難道是今早起床的方式不對…………

他跟他道歉?什麼事?

金在中頭頂一堆大問號。

「我剛剛發了一份告函,不小心把你的名字打錯了。」

 

 

金在中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格子裡的,急忙打開公司系統軟體彈出的小框,找尋自己名字殘缺的身影。

突然眼眶撐大,倒吸一口氣,顫抖的念出上邊那三個字:

「金,雜,種?!……」

旁邊坐著的女同事同情的看著他:

「要怪就怪你惹的是鄭執行啊……堅持住!小在中!」

 

 

第二天,金在中在微博傳了張混著自己口水的咖啡和鄭允浩喝了之後的對比照。

內容:鄭允浩的隱藏攝像機——成功!!~\(≧▽≦)/~

回覆1:求金大和鄭大更深~入的接觸!

回覆2@回覆1:同求!

回覆3@回覆2:同求右邊!---》

好友沈昌珉:隱藏攝像機總有被揭穿的那天。

回覆4@沈昌珉:右邊突然真相了……金大保重啊!

金在中看了評論,瞬間無力回覆。

 

這時一串冰涼的東西放在在中的後脖子上,這下著涼的人可唱起來了,仿佛最近那首流行歌曲《high歌》的調調:

「依~依~~~~~~~~~」

造成金在中如此不良後果的沈昌珉立馬懺悔了,趕忙把葡萄端正,某人看到後驚喜的拔掉一顆,慢動作無比賤的含在舌頭上,三伏天裡被這麼一冰涼的小果子一激,金在中再次發出「嗯~~~~」的賤人聲音,仿佛蠟筆小新附身,兩腿內叉渾身酥軟的靠在好友沈昌珉身上。

看著某人無懈可擊的犯著神經,昌珉無比嫌棄的掀翻——

「你再不恢復正常我就回去改劇本了啊,你知道這次的編劇發起火來有多像綠巨人嗎?!我壓力山大你知道嗎!?」

金在中被掀翻到桌角,立刻小強般的滾了回來,跪地合掌,兩眼亮晶晶的晃蕩著弱受之光!

「呃——竟然使這招!……好卑鄙。」

沈昌珉用手臂阻擋這強大的目光,徹底重傷。

金在中撲了過來,摁住沈昌珉使其無法躲避自己的小哈巴狗目光。

對方壯烈的吐出幾個字:

「……我是不會……屈、服、的……」一撇頭,斷氣了。

金在中哼哼哼三聲笑,鬆開了手,立刻變頹廢哥,萎著靠在“屍體”旁:

「好啦不要玩了,我這回真的死定了啊……」

“屍體”睜開眼看他:

「自從你跟了鄭允浩之後不是天天都處在要死了的邊沿嗎?」

「這回不一樣!這回我真的會死!而且你注意措辭,什麼叫跟了鄭允浩??我金偉人的節操何在!?」

昌珉從矮桌上拿了聽啤酒“撲哧”一聲打開,喝口道:

「你先說來聽聽。」卻看到了某人一條縫的狐疑眼神——“你這話語氣跟虐待狂很像哎。”

「你到底說不說?!」

「虐待狂讓我明天去機場接他親生哥哥……」金在中耳朵耷拉下來了。

「鄭執行的哥哥會不會比鄭執行還要會虐人?」剛說完就被金在中強烈的熊抱住,甩淚道:

「知我者你也。」說完伸手要去搆矮桌上冰鎮的啤酒,被攔截,「啊呀呀~」被昌珉就著相擁的姿勢壓倒在地板上,好友的臉無比肅穆:

「你這人的體質不適合喝酒知道嗎?」

「為什麼~~可是人家就是想喝——嗷痛!」英勇睿智的沈昌珉在某人另一輪弱受之光發射之前來了個爆栗,某人滿地打滾。

沈昌珉腦海裡重播起原來的那場悲劇,突然驚醒,嘴裡念了好幾遍阿彌陀佛才算緩過來,這些都沒有被沉浸在自憐情緒中的金在中發覺。

 

 

第二天一大早,金某人頂著兩隻熊貓眼出現在航站樓裡,5點50的飛機啊!從他家到機場至少一個半小時,為此他金在中晚飯剛吃完就奔去床上數綿羊了,為什麼虐待狂的哥哥從美國飛過來卻讓當地人倒時差?T^T

鄭某人交代事情一向是能用三個字說完就絕不多說一個,金在中連他哥哥叫什麼都還不知道!打個電話問問吧,怕某人沒起床,可是不打的話完全不知道對方的情況。

於是金在中看著手機裡那個名字為“虐待狂”的號碼,看到手指顫抖,不小心碰到了撥通,內心無數個尖叫:撥出去了撥出去了!……

 

那邊廂,輕描淡寫的聲音:

「喂?」好聽極了。不過聽不出其他情緒,這個變態狂就是有這種讓人摸不透的能力。

「鄭執行,是我……」金在中心虛起來。

「誰?」對方聲音又清冷了一些。

「金在中……」= _ =

「什麼事?」

「那個,我現在在機場等您的哥哥,我想問——」

「他下午快六點的飛機你現在去是不是早了點?」

 

-口- …………………

 

「金在中?」撒旦在電話那頭叫他。

金在中在風中淩亂著,突然改口,拌有很嚴重的結巴:

「我我我是先來探探風!順——便請問您的哥哥有什麼身體特徵?」

「高。」

「還有呢?」

「帥。」

「然後?」

對方好像在思考,道:

「很有錢。」

「好的謝謝那我們公司見了拜拜!」深知如果再問下去某人會爆,假裝歡愉的要掛電話,被對方叫住了。

「早上9點有會不要遲到,把咖啡帶到會議室等我。」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金在中忍無可忍,當即大吼一聲:鄭允浩你丫就是個面癱變態虐待狂!

然後伸手擋開走過來的兩名機場保安嚷道:不用送了我自己走!

邊往公司顛邊總結了一下虐待狂說的特徵——高富帥。

又一次風中淩亂,這貨機場遍地都是啊……

 

「奇怪,我怎麼覺得我還有個問題沒有問?」金在中望天想了良久,發現今天天氣不錯,心情一下子開朗了,買口水咖啡去也。

 

 

這一天過得可真快,被鄭BT虐的時間嗖嗖的過去,轉眼,金某人又一次站到航站樓的接機口處,舉著凱越的牌子,反正,對方看到牌子就會主動過來找我了吧!於是金在中碰見一個高富帥就拼命往人臉上呼扇牌子,撲騰到一半汗流浹背,邊喘氣邊用胳膊逝去額頭上的汗,就在這時。

「你是凱越的職工?」一個溫柔的男人聲音在斜上方響起。

金在中看看那男人,跟鄭BT一樣的身高,五官也能尋出些相似!穿著一身昂貴的淺色休閒西服,金在中眼睛“噌噌”的冒著綠光,掩飾不住的腐男本性伸出剛擦過汗的爪子:

「你好,高富帥!~」

男人英俊的笑臉龐近在咫尺,與鄭BT的僵屍臉形成鮮明對比,難道不是他哥哥?可是長得真的很神似。對方握住他的爪:

「你好,凱越韓國區執行總監朴忠載。」

原來鄭允浩的哥哥也是凱越的高管啊。

金在中上上下下大大方方的把對方看個通透,心中打起高分:陽光溫柔攻,95分。

朴忠載頭一次被個男人用視奸的眼光打量,這種人生體驗實在是新鮮,不知道這個皮膚白嫩性格可愛的小黃毛是哪個部門的?

真想跟中國區總監要過來。

 

 

金在中發現了,虐待狂的哥哥就是為了彌補他所有的缺點而存在的!朴忠載是個脾氣好愛說笑的男人,一路上和金在中講了好些個有趣的事,就是對自己的弟弟一個字也沒提。

金在中心中暗暗替鄭允浩可惜:連家人都嫌棄你,做人真失敗!

確定虐待狂的哥哥是個幽默聰明的新好男人,金在中心中的石頭算是放下了,心中竊喜這次鄭BT的任務完成的夠漂亮!

一興奮就管不住腐男邪惡的魔爪,拉著剛下車的朴執行往鄭BT的辦公室快速移動。

「你要拉我去哪?」朴忠載有點費解,不過也不介意這個並不討厭的奶油小生拉著自己,要是在韓國,哪個部下敢這麼對他“動手”的?

「去交工啊!虐待狂,哦我說鄭執行,他老人家讓我把您好生接過來的,hi~劉助~你看我把誰接來了!」

「誰啊?」劉助理定睛一看,指著朴忠載變成了結巴:

「朴朴樸執行!您怎麼……」

韓國區的大BOSS被金在中拉著手在鄭允浩的地盤闖來闖去著實嚇了一跳,為啥他和接鄭執行哥哥的人在一起?

那鄭執行安排接您的那班子精英人馬去了哪??

見劉助理目瞪口呆,金某人以為對方是被自己的辦事效率震撼住了,(事實上的確是被震撼了)得意的拉著朴執行踏上電梯:

「不跟你貧了我先把他哥送上去再說啊。」

「什、什麼??你要送鄭執行那兒!?朴執行他——」說晚了,無力的看著電梯的示數不斷往上激增。

 

 

鄭允浩正坐在辦公室看報表,秘書告知金助理回來了。

不一會兒門就響了。

「進來。」

「鄭執行!人我給您接來了,您哥哥人真好,我們聊得倍兒開心!」金在中“謔”的推開了門,手上還牽著個高大英俊的男人。

鄭允浩看到人後立即起身快步走了過來,擦過金在中對那人道:

「朴執行這麼快就來了,幸會幸會。」

跟自己哥哥用得著這麼客套??

金在中看看朴執行,後者也是一臉的公事化,握住鄭允浩的手:

「中國區的業務水準漲速迅猛,身為韓國區的老執行總監感到很慚愧,此番虛心討教希望不會給您造成負擔。」

金在中腦子在飛速旋轉:

虐待狂=中國區執行總監 朴忠載=韓國區執行總監

虐待狂=新手兼黑馬 朴忠載=老油條

==》虐待狂&朴忠載=競爭對手!!!

金在中的頭被一個巨大地驚嘆號砸的魂飛魄散。

 

 

鄭允浩和朴執行寒暄了幾句,目光一轉,對門口的石像道:

「你去3號會客廳招待一下我長兄,謝謝。」

金在中通體打了一個激靈,鄭BT那句「謝謝」其實是在跟他說「滾蛋」,轉身望天,欲哭無淚。

 

 

轉眼拐到了3號會客廳,金在中泡了杯咖啡鑽進去,烏黑的大眼睛轉了一圈,找到鄭執行長兄的真身了!

對方聞聲望來,目光像一灘秋水,清透,嫵媚。

金在中捂著胸口鎮靜了一下:誘受,鑒定完畢,然後大大方方走過去。

怎麼感覺還是那個朴忠載和虐待狂比較像?

話說,虐待狂應該沒有告訴他哥哥我是負責去機場接他的人吧?……

 

「你就是鄭執行的哥哥吧?你好你好你好,我叫金在中。」為了不被鄭BT虐待致死,金某人做出了自認為非常一個偉大的決定——抱大腿!

對方起身與他回握:

「鄭弼橋,你好。」

鄭允浩,鄭弼橋,這才是一家子。

金在中暗自撇嘴,兩人除了姓一樣其他哪都很不像好不好?!

果然是和朴執行抱錯了嗎……

 

金在中腦內的情節是這樣的——

其實,朴忠載和鄭允浩才是親生兄弟!而鄭弼橋和鄭允浩從小長大滋生了斷臂之情!深愛著鄭BT的朴忠載從小憎恨搶了自己親生弟弟的鄭弼橋,並在出人頭地後決定找鄭允浩攤牌以及告白!鄭弼橋在知道此事之後忙從國外趕過來,朴忠載也在同一時間到達!馬上!!!朴忠載和鄭允浩將會同時出現在他金某人身後的大門口,與鄭弼橋進行激烈的對峙與愛的爭鬥!結局就是,鄭允浩對鄭弼橋的謊言心生憎恨,攜正牌朴歐巴的手揮淚而去!

 

 

「金在中,你在幹什麼。」鄭允浩不溫不火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出現了!!」金在中一下子彈開。

朴忠載和鄭BT出現在大門口,可是……

鄭允浩跟鄭弼橋說了句「我還有公事要忙,你先回酒店吧」就用那張清冷的臉對著金某人:

「你,出來。」

「我??」

朴忠載則笑著拍拍金在中的肩道:

「等我找機會把你從鄭執行這裡要過來,你就跟我去韓國分部做事吧?」

金在中對朴執行印象非常好,立刻沒心眼的眉開眼笑:

「好的思密達!!」回身發現鄭執行已經走遠,趕忙狗腿的跟上。

朴忠載看看那活脫的身影兀自笑了,手臂被人撞了一下才回過神來。

「抱歉。」鄭弼橋拉起行李杆一抬眸,與朴忠載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這邊廂,某人掏出手機打算對前邊走路帶風的總攻大人的後背按快門——

「對了。」鄭允浩突然回頭,就聽「哢嚓——」一聲,金某人手機裡的相機效果音。

兩人的動作定格兩秒鐘。

「金助理?」鄭允浩噙著陰霾的微笑慢慢走近他,那詢問的眼神分明要把金在中射穿,「你想對我做什麼?」

鄭允浩帝王般看著他,一副“你撒謊看看”的樣子。

「我……」金在中此刻在醞釀著驚天地泣鬼神的謊言。

橫豎都是個死,我還是噁心死好了!

金在中聲淚俱下,說的自己都信了。

「剛剛看到您的背影在走廊壁燈的照應下那麼的偉岸挺拔,就忍不住想要拍張照作為桌面膜拜一下,您就是我的神!」

鄭允浩靜靜的看著此貨,眉峰一抖,嘴角一動,吐出兩個字:

「胡扯。」

金在中立刻拍胸脯:

「請您相信我,我願意證明我自己!」

鄭允浩靜靜端詳他,給人以滿滿的壓迫感——

「哦?」

金在中很奇怪,為什麼他每次說那麼多話,而對方只要一兩個字就能把自己徹底擊潰?……

「既然你這麼崇拜我,那我就允許你把剛剛那張照片設置成手機桌面好了,你會這麼做吧,金助理?」

「會會!……」

金在中把手機抱在胸前忙不迭點頭,嗓子眼兒“咕嚕”咽了下口水——活過來了!

鄭允浩看看他懷裡的手機,失笑,轉身邁開步伐:

「今晚公司慶功會,你和劉助理準備些節目和禮品,李助理那邊已經叫了金乾爆外賣。」

 

 

隨後,金在中來到多功能廳佈置現場,在劉助理差使龍套們幹這幹那時,他則春心蕩漾的在臉上貼滿小黃花,哼著歌站在扶梯上裝飾花板。

「這回鄭執行帶領的銷售3部拿下巨額投標,慶功會簡直是大手筆啊!」

人事部林小雨結束手頭上的公事跑來添亂,美其名曰為“現場協助者”。

「在中你怎麼搞得滿臉都是菊花?」

林小雨啃著慶功宴買來的蘋果跟空中的人兒搭腔。

金在中聽後緩緩回頭,腦門兒上還端端正正的貼著一朵:

「林妹妹,你該不會是……」腐女吧?

這話還沒說出口,美女劉助一個巴掌拍金在中屁股上,金在中站在扶梯上抖三抖,驚得小臉一白,臉上的花都掉了:

「姐!我還不想這麼早報銷醫療保險啊!」

「劉助,你把在中的菊花都拍掉了。」林小雨洪亮的嗓子一出來,廳裡所有人都停下手裡的活看過來,金在中淚奔。

 

劉助理根本沒聽他們在說什麼,眼睛發亮道:

「特大消息!一會兒慶功會上的團隊遊戲鄭執行也參加!看,這是分組情況表,一對兒一對兒比,金助理,你和鄭執行一對兒!」

「親愛的劉助理,您能別瞎用兒化音嗎?」會嚇死人的!

 

金在中二話不說又去發微博哭訴,還把虐待狂剛剛那張回眸貼上當背景。

微博內容:

@金在中:#圖片分享#晚上的慶功會居然被分到和鄭BT一組……諸位有事請燒紙。

 

 

======================================

 

我好緊專啊~~~~o(〒﹏〒)o 單大說要來看我的BO,不曉得她會不會來

單大!如果你來了,呃‥‥隨便坐啊~不要客氣!

有什麼吩咐儘管說~~(你當你是店小二嗎?)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耽美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