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桑,又見面了!」

「是啊哈哈哈‥‥呃——」金在中徹底震精了。

因為他‥‥他說的是中文!!

「你你你會說中文?」

小栗旬有些抱歉的笑笑,溫暖而含蓄的成熟,發音生硬不連貫:

「我剛學,一點。」為你*^^*

「這樣啊‥‥好厲害,前前後後也不過才幾天,居然都能用上了!」

金在中感嘆,凱越的管理層精英真是一個比一個可怕,劉助說這個日本大BOSS還是虐待狂和朴忠載的大前輩?看不出啊‥‥怎麼以前沒發現亞洲是個風水寶地,能生出這麼些個逆生長來!

小栗旬因為昨天晚上的一系列事情,加上還很生疏的中文水準,和金美人說話也略顯吃力,索性只是欣賞對方一時間豐富多彩的表情。

 

正當金在中和小栗旬不知從何說起面面相覷的時候,多功能廳的門又開了。

朴忠載帥氣的亮相,嘴裡還和身後的人說著話:

「什麼事不能在會議室裡說啊鄭老弟。」

金在中一驚,朴忠載發現他後也一愣。

金在中來不及思考自己為什麼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拽著小栗旬就往桌子底下鑽,還不忘掀開桌布衝朴忠載做個“噓”的動作。

朴忠載笑笑,假裝什麼也沒看到,走進多功能廳。

接著,一個人也隨之出現,像從雜誌裡走出來的男人,一派英俊爾雅的外表——鄭允浩。

多功能廳是一個小型影院,前方是平日開會用來放幻燈片和視頻的大牆,中間是面向大牆的5、6排座位。

座位後邊有一個放資料的桌子,桌子下邊有一個神經兮兮的男人和一個看著神經兮兮的男人的男人。

 

朴忠載和鄭執行站在第三排座位的地方,鄭某人一抬手摁下遙控,大牆上的螢幕緩緩下降,他語氣無虞,說道:

「我想跟朴執行談比交易。」

朴忠載笑的很自然放鬆,看了眼旁邊面無表情的人:

「哦?鄭老弟是想私下開買賣了?我得看看是什麼好商品。」

朴忠載看向大螢幕,臉色驀地一變,播放出來的“商品”,竟然是鄭允浩的哥哥——鄭弼橋!

朴忠載不像剛才那樣從容淡定,表情有些緊繃,聲音也嚴肅了許多:

「你這是什麼意思?」

鄭執行淡淡一笑,用那雙看穿一切的眸看著朴忠載:

「我知道你喜歡他。」

相比廳內兩個執行之間的緊張氣息,躲在桌子下邊的某人卻是歡天喜地,聞到了耽美的味道,金腐男立刻豎起耳朵聽。

 

朴BOSS思量了了小會兒,對鄭BOSS道:

「我想你可能誤會了。」

「你們早就認識吧?」

「‥‥‥」

「我哥人是很好,就是脾氣比較倔,自尊心強不好控制。」

「‥‥‥」

「我有辦法讓他同意跟你回韓國。」鄭某人的聲音不鹹不淡的傳出來,卻能夠狠狠地砸中對方的心房。

「你確定?」朴BOSS一開口,金在中那邊就滿天撒花了。

承認了!他承認了!為了他的女王受,他偉大的做出了妥協!偉大的愛情,偉大的忠犬攻!

朴執行好樣的!o(≧v≦)o

 

朴BOSS繼續問:

「你想讓我做什麼?」

鄭BOSS關掉幻燈,大螢幕徐徐升起。他的側顏看起來那樣冷漠,說話的調子還是那麼清冷:

「百貨公司裡的節日促銷活動,希望朴執行不要介入。」

朴BOSS雖然算是達成了一個心願,卻終歸是個掌管分部幾百號精英的大BOSS,自然不習慣被人如此牽制,但一眼撇到身後不遠的那張看似很安靜的桌子,又揚起一抹深遠的笑,起身往門口走去,停在了桌子前邊,等鄭某人跟上才繼續道:

「那我們就一言為定,總部那邊我會自己寫一份說辭,鄭老弟答應我的事可不要食言哦。」

「好,一言為定。」鄭執行與他握手,誰知朴BOSS突然一句話殺了過來——

「你用你哥來跟我做交易必然不會虧,但是‥‥你要拿什麼跟小栗旬做交易呢?他好像蠻喜歡金助理的,」朴BOSS有點得意的看鄭允浩臉上一僵,又湊近一步,用桌子底下的人也聽得到的聲量說——

「你是不是也打算把他送給小栗旬?」

鄭允浩就站在桌子前邊。

而金在中的耳朵都快伸到外邊去了。

「如果有必要的話。」

他無起伏無波折的聲音對於金在中來說那麼突然,那麼毫無徵兆。

 

 

從多功能廳出來的鄭允浩直徑走向辦公室,路上碰到劉助,說道:

「叫金助理過來。」

「好的。」

而鄭BOSS回到辦公室後,發現自己用來對付韓國BOSS的王牌就坐在自己的專用辦公椅上,可鄭弼橋和他親生弟弟的氣場截然不同,疊著腿轉過來那股女王氣息撲面而來。

鄭允浩乾巴巴的叫了一聲「哥」,鄭弼橋有點受震盪,坐在那兒都覺得不自在了,稍作鎮定的回憶了一下:

「好像是自從7歲起就沒聽你這麼叫過我,是哪裡對不起我了吧?」

「這應該要我來問吧,親愛的——哥哥?」

鄭允浩明明笑著,鄭弼橋還是感到有股寒氣吹來‥‥

「我‥‥不懂你什麼意思。」

鄭允浩一步步踱到落地窗前,悠閒的抱臂站在那裡,墨黑的眸欣賞著窗外群樓高聳的建築,慢悠悠的道:

「前天的節日慶典的情侶活動創意,韓國那邊居然也置辦了一場,我找人調查了一下,結果讓我很吃驚。」

鄭弼橋喉嚨發出緊張的“咕嚕”一聲:

「允浩啊,這個我可以解釋一下的‥‥」

「我不想聽你說自己那天喝了多少杯酒,也沒興趣聽你和朴忠載是怎麼滾到床上去的,」他的話讓鄭弼橋猶如大難將至,臉紅的像番茄,自己卻還保持一副冰冷無感的臉,話語停頓,看向自己的親生哥哥——

「這件事我可以不追究,不過現在你得聽我的——去一趟韓國,收集那邊的情報,我會給你安插一個臨時職務,劉助會把具體事宜發到你郵箱,記得查收。」

「然後?」

鄭允浩掃他一眼:

「你希望還有然後?」

「那就一言為定!」冷靜如鄭弼橋,此刻也爭分奪秒的逃命,走到門口又停下,彆扭的指著面向窗外上鏡的某人,「你要知道,我之前是拒絕過朴忠載去韓國的事的,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個人是絕對不會去的!」拉開門要走,又想起一件事,「對了,剛剛那個日本的執行總監來找過你。」

 

鄭弼橋走出去時劉助進來了,鄭允浩轉身發現金某人並沒有來,而劉特助掛著一臉怪異:

「鄭執行,剛剛大廳前台說金助理因為家裡突然有急事請假走了。」

「什麼急事?」

「呃——」劉助哽咽了,冷面冰山的貼面上司什麼時候開始關心下屬了?於是摸不清狀況是好小心翼翼的口氣試探——「要不,我給他打電話問問??」

「不用了,明早叫他過來一趟。」

「好的。」這才像話嘛‥‥

劉助太監附體,倒退到門口,拉開門“嗖”的閃人。

 

鄭允浩抬手撥了小栗旬的私人電話,關機‥‥

靜思片刻,某人突然眸色一緊,倏地起身,拿起手機就往外走,推門道:

「叫金在中立刻來見我。」

「啊??」

劉助理詫異的連專業禮節都給忘了。

他沒聽錯吧!

鄭BOSS這是怎麼了?

要不是公司盛傳他是男女都不感興趣的無性戀者,還真要以為他老婆跟人私奔了咧!

 

 

 

「我勒個去!——」

這是鄭冷面走了之後,某人在桌子底下發出的第一聲感嘆。

小栗旬已經從桌下鑽出來,伸出手把他拉了起來:

「他們,說什麼?」

「他們把我賣了。」金呆萌扁嘴委屈狀。

「賣了?」小栗旬消化了一下,「什麼,賣了?」

「老子的節操。」

「‥‥操?」小栗旬單單只聽到這個字,關鍵是——升調也錯了。

金呆萌頂著一腦袋黑線道:

「是一聲不是四聲!唉反正是一個意思啦‥‥聰明聰明啊。」

難道鄭BT一會兒要跟自己說的事‥‥不會就是這個吧??靠!——

金在中徹底放棄被告白的念頭!

扭頭看看小栗旬——那充滿關懷的俊容,雙目含情看著自己,一種死而復生的趕腳又再次燃起——

對!那就將計就計的和日本大帥哥JQ一下!

 

「旬爺~~今天有時間嗎?」搭肩挑眉。

小栗旬石化,眼前的騷貨真的是剛剛那個渾身怨念的小白兔嗎?‥‥

但還是果斷答覆:

「嗨。(日文)」

金呆萌樂顛兒了,走在前邊和身後的人聊道:

「我們現在都可以交流了,完美!」

「交‥‥?」

「流。」=_= 他為什麼總撿這些字聽?

小栗旬笑著點頭:

「走吧。」

「哎哎哎,拉手不太合適吧?我可是鄭冰山內邊的人呐!讓公司的人看見了不好,我這個人可是很矜持的!‥‥」

某人一邊聒噪一邊暗爽著和日本BOSS走到大廳前台面前:

「王大美女!我家裡突然有急事,幫我跟劉大人說鄭BT哦不,鄭執行那裡幫我頂一下,謝啦。」

最終,金呆萌和小栗旬盪著小手離開了。

 

 

“哢噠”可愛的一聲,腐男的宅門開了。

金在中的手在空中轉了兩圈然後做了一個無比賤的請進動作,小栗旬微微一笑,邁出第一步,第二步——沒地兒下腳了。

「啊哈哈!‥‥且慢且慢,」只見金某人嫺熟的踮著腳在佈滿垃圾屍體的地板上蹦躂,「一會兒就好一會兒就好!」

小栗旬溺寵的笑,彎下腰撿起一盒空的速食麵:

「我幫你。」

於是兩人花了足足四十多分鐘用來打掃衛生,看看小栗旬潔白的西服外套,因打掃衛生而挽起的袖子,緊致有力的小臂,襯衫領口微開露出的麥色皮膚,如果能拍到日本BOSS的胸肌腹肌發到微博上的話‥‥

 

金某人說話就變作一臉笑瞇瞇的表情,殷勤的望著小栗旬:

「旬爺,熱不熱?把衣服脫了吧?」

小栗旬那迅捷的思維和初級漢語水準這麼一兼併,居然聽明白了。

一邊說好的一邊脫下外套,金在中像店小二遇到貴主一樣接過西服外套,那雙無比渴望的亮眸又鍥而不捨的衝小栗旬的襯衫望去,小栗旬有點汗顏,指指自己的襯衫:

「這個嗎‥‥?」

「嗯嗯嗯。」某人連忙小雞啄米似的點頭,後來覺得眼神太赤裸了,只好再加以利誘,「我是要給你洗衣服,你的明白?」

「洗衣服?」

「對對對!尼滴大大滴聰明!」金在中衝他豎起大拇指,又勾勾手——襯衫滴拿來。

「嗨,阿裡嘎多。(日語)」動作很麻利,身材很美好。

金在中兩眼發亮,為了不讓小栗旬察覺自己的企圖,抱著人家的衣服說道:

「我突然覺得有點渴,你幫我拿杯水來吧??」

表情有點不淡定,語速又太快,小栗旬一臉茫然地看著他。

「我~渴~了——你~去~拿~喝~的。」指指冰箱。

「OK。」小栗旬轉身。

金在中火速掏手機:先來他個美男之裸背!

“哢嚓”一聲,小栗旬聞聲回頭,只看到金某人吹著口哨走向浴室的背影。

真是個可愛的小傢伙。

他很久沒體會過這種溫馨感,小栗旬強迫自己移開那滿眼的欲望,打開冰箱門:

「啤酒可以嗎?」結果精神一放鬆就不小心說成了日語。

 

而金在中正在浴室研究小栗旬昂貴的衣服,話說這種幾萬塊的料子是不是必須手洗?‥‥

金在中覺得自己給自己下了個套,沒轍,開始找盆,然後放水,水聲挺大,小栗旬在那邊問了自己一句什麼??

管他什麼,金在中馬馬虎虎應了一聲:

「好!」關上水,倒入洗衣粉就開始搓。

於是一杯水出現在眼前。

金在中看都不看,甩掉一手的泡沫就接過來——“咕嚕咕嚕”灌進嗓子裡去。

這水有點嗆嗓子‥‥關鍵是,它還很苦。

金在中的五官皺到一起,看看杯裡的“水”,瞬間變僵硬。

「這是‥‥」

小栗旬微微一笑,中文發音頭一次這麼字正腔圓——:

「酒,啤~酒。」

一個名叫金在中的石像慢慢的裂開了。

 

金在中跟小栗旬眼對著眼,突然打了個嗝,臉和耳朵開始變紅,小栗旬表情關切,探出手摸他的額頭:

「你沒事吧?」

「別別別別別碰我‥‥」金子中迅速縮到牆角與他保持距離,掏出手機顫抖的撥通死黨電話。

漫長的四聲後沈昌珉終於接了:

「你找我准沒好事。」

「沈爺救我!我又不小心喝酒了!」看到小栗旬走近立刻驚恐的縮成蝦米狀——「你別過來!」你過來的話就出不去了!

沈昌珉那邊已經陷入緊張的情緒,邊穿外套邊追問:

「你身邊有人?誰??又是鄭BT?!你先找片安眠藥吃了再把自己關起來!哦還有快點讓他走人!」

金在中覺得自己開始頭腦發暈了,兀自淩亂的對著手機求救道:

「沈爺救我啊我不想獻身啊‥‥雖然人家鮮嫩多汁、細滑可口又好捏好揉易折疊‥‥但我只是腐男一枚並沒有升級為萬能受啊‥‥T^T」

上回是鄭BT這回是日本人,要不要醉的這麼科學啊老天!

 

小栗旬沒聽懂金在中那一大串可圈可點的中文,但看他如此崩潰的講電話也著實有點慌——要不要打電話報警或者叫醫生?

這才想起找自己的手機——

手機在哪?

在西服裡。

西服在哪?

在水裡‥‥

 

 

 

沈昌珉飛奔到馬路攔了一輛計程車準備去救人,坐在車上就開始止不住的嘆氣。

希望金呆萌能順利吃下安眠藥睡過去,希望鄭BT不會有迷奸的癖好‥‥

對了,可以先給姓鄭的打電話!上次鄭BT送在中回來時有遞過名片的,手機號無數個1非常好記。

沈昌珉趕緊開手機,憑記憶撥了過去,一聲兩聲‥‥

「喂。」

對方的聲音很沉,沉得沈昌珉心中一凜。

不管三七二十一,沈昌珉還是壯著膽子對電話那頭的人道:

「鄭執行您聽我說!您現在一定要遠離金在中那傢伙!否則會被他像上次那樣對您的身體進行嚴重的侮辱及侵犯‥‥還有您以後千萬別再讓他喝酒了!他一喝酒就會變成大色魔——」

「他喝酒了?他在哪兒?」

「他在家——呃?‥‥」沈昌珉突然覺得自己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小心翼翼的問道,「您‥‥沒和他在一塊兒?」

那邊的聲音變得更加低沉,沈昌珉仿佛能感到那雙黑的侗人的眼眸:

「他還說什麼了?」

「我聽到他對一個人喊“你別過來!”還有他說“鄭BT想讓我獻身可是我不想‥‥”,鄭先生,我是最瞭解金在中的朋友了,他平時雖然很不著調,會對很多男人犯花癡,可是我真的看得出來他一直都很支持您的!」

鄭允浩變得緘默,他的沉默讓沈昌珉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說錯了什麼,接著又聽到那冷冷的聲音:

「你先回去吧。」說完便掛了電話,那雙冷眸漂浮出一絲混亂。

 

 

8a22962f0708283860f60f96b899a9014d08f113   

 

金腐男的宅——

鄭允浩撞開了門,家裡安靜的可怕,他快速看了下便直徑向房門緊閉的那間走去。

原本是快步如箭的人卻在握住門把的刹那頓住了,手腕再一用力——

門,開了。

並沒有滿滿的酒味,但卻是個淩亂的現場,所有的東西都在地上靜靜的躺著,挨牆的那張單人床上,他全身赤裸,白皙無暇的身子趴在那裡。

金在中已沉沉的睡去,兩手還在緊緊地抱著被子,像個沒有安全感的孩子。

鄭允浩走過去,眉心驟然一緊,他看到了床單上那一抹驚心的紅‥‥蔓延到金在中的大腿根‥‥

「在中。」他握住金在中的手,還在睡夢中的人像受了驚嚇一般將手抽離了他的掌心。

他抬手去碰金在中露在空氣中的肩,卻被撥掉。

「好累‥‥累的不想再動了嗚嗚‥‥」

金在中這樣嗚咽著,扭開身子背對他。

鄭允浩脫下西服外套,一拉被子就貼了過去。

他不知道自己的動作有多輕多溫柔,將金在中反過來面向自己,撥開他微亂的頭簾:

「在中。」

他張張嘴卻突然失語了。

金在中臉上的那行淚,正在他眼前晃動著,顯得那麼無助。

他吻著他的眼瞼,他的鼻樑,溫柔的不可置信。

「是你嗎?」金在中發出很小的沙啞聲慢慢抬頭看去——是他‥‥是鄭允浩。就在這一刹那,他那雙又大又黑的眼睛瞬間濕潤了,豆大的淚珠滾落下來,像受了無盡委屈的人。

鄭允浩的心臟緊了又緊,抱著他的臉吻著他滾燙的淚。

「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金在中垂下眼咬了咬嘴唇,抬起臉分明是一雙流著淚的眼,卻還牽強的對他笑道:

「小栗旬離開時讓我轉達說他會離開中國,叫你不用擔心‥‥」

鄭允浩下顎緊繃,一向波瀾不驚的眼底浸著驚濤駭浪。

 

【你要拿什麼跟小栗旬做交易呢?他好像蠻喜歡金助理的,你是不是也打算把他送給小栗旬?】

【如果有必要的話。】

【鄭先生,我是最瞭解金在中的朋友了,他平時雖然很不著調,會對很多男人犯花癡,可是我真的看得出來他一直都很支持您的!】

 

「我抱你去浴室——」

鄭允浩刻不容緩要起身,金在中卻抱住了他的脖子,無言的搖了搖頭,任憑臉上再怎麼努力的笑,也始終蔓延不到那雙充滿悲傷的眼裡。

「鄭執行,我‥‥」他佯裝的笑容徹底垮了,上面只剩下蒼白,「我明天要跟小栗旬離開這裡了。」

 

這邊上演著可悲可泣的催淚言情劇,鄭執行眼底滿滿的愧疚讓金腐男暗爽無比,但說句實在話,他連自己到底有沒有和小栗旬發生one night love都不知道‥‥

於是一邊欣賞著面前極品腹黑攻鄭BOSS經典的被虐表情,一邊為如此缺心眼的自己震撼著‥‥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喝醉了酒還尚有理智的金在中在慌亂中決定把自己關起來,於是吞下兩片安眠藥就對門外的小栗旬喊道:

「——你聽著,不管我說什麼都別進來!現在!離開這裡!GO GO GO !」

不隔音的門就是有好處,小栗旬大概聽懂了,但還是擔心的站在門口大聲問道:

「在中,你沒事吧!」

「‥‥‥」屋裡變安靜了,小栗旬正在絞盡腦汁梳理整個過程,只可惜再聰明的腦袋也很難猜到金在中天一般的奇葩體質。

就在這時金某人在屋裡幽幽的唱了起來:

「小兔兒乖乖,把門開開‥‥」歌聲停了一下,崩潰了,「啊啊啊啊我剛才在幹什麼?!旬爺你千萬不要理我!!」

「在中!在中你怎麼了?」

之後,小栗旬聽見了頗為空虛的狼嚎聲,然後是精神患般的尖叫聲,再然後是怨婦般詭異的唱腔‥‥‥‥

這樣待著不是辦法‥‥要進去看看他才行!

 

小栗旬飛奔到樓下,從一層陽臺爬上去,在二層窗口冒出了腦袋,接著又一腿垮進屋來,腳步才站穩,就被金某人毀滅性的破壞力深深的震撼住了‥‥

一片狼藉的房間裡躺著一個男人。

一片狼藉的房間裡躺著一個名叫金在中的男人。

一片狼藉的房間裡躺著一個脫光光的名叫金在中的男人。

某人白嫩可口的模樣就那麼似掩非掩的晾在那裡,小栗旬拍了下自己的臉才把關注點放錯地方的目光收回。

輕步走過去,試探性的喊他:

「在中‥‥」

抱著被子的人哼唧般的聲音:

「旬爺‥‥我真的酒後會亂性啊‥‥呀滅‥‥」

小栗旬的水準來說,聽懂一半一半已經算奇葩了,或許他不想讓他看到自己醉酒後事態的樣子吧?

小栗旬笑了笑,蹲下身端詳那張十分中意的小臉蛋,突然有了另外的打算——

看得出鄭執行對金在中有種不一樣的情愫,雖然鄭某人的演技高超,但他小栗旬也不是吃素的,別人看不出來的,他卻能品出其中的幾分味道。

看到在中和自己的職場對手睡了一晚會氣到重度內傷吧?

鄭執行,我並不是第一個挑釁的人,是你那晚先對我露出了敵意,話說回來——

小栗旬看看眼前酣然熟睡的人,笑了——鄭執行也是為了這個小傢伙才跟自己翻臉的吧?

不夠冷靜啊鄭允浩。還是說‥‥他就是你的死穴?

那看來一定要試探一下才行了!

想到此,小栗旬左右看看,瞄到一把匕首後眼睛一亮,立刻在手心割出一個血口,血,滴在某人的腿上床單上。

事後他輕笑道:

「真想知道你看到他這樣會是什麼表情。」

‥‥‥

 

 

此時,鄭允浩緊抿著唇,好像在過濾整個事情的經過。

「你能走動嗎?我抱你去浴室洗一下。」

所以當這樣表情的冷面冰山說出那麼溫柔的話時,金在中的世界觀轟然坍塌了。

「你幹嘛那麼想讓我去洗‥‥」他坐起身看了下自己,的大腿,還有床單‥‥

「額!!——」

血血血血!?∑( 口 || )‥‥

從此以後金在中覺得騙人不光要付出代價,還有可能會變成現實!⊙﹏⊙

「怎麼了?」鄭允浩天一般的聲音。

「我,我暈血‥‥」

金在中佯裝暈倒往後一躺,鄭BOSS沒有去接他,後腦勺直接與床墊親密接觸,偷瞄一眼坐在旁邊的男人——嘴角就那樣清淡一揚,笑得夠壞夠促狹,望著那雙勾魂攝魄的黑眸,金在中差點陷進去。

鄭允浩把手機裡的短信舉給他看,金在中眼中赫然出現了這麼幾個生硬的中文字:

我晚上和在中度過了很美好的夜晚,謝謝款待,我明天回日本,後會有期。

「我差點就被他騙了,厲害。」最後那兩個字,金在中怎麼都覺得鄭執行想說的其實是“找死”。

然後,他又以一種金在中認為接吻才會有的姿勢靠了過來。

「其實你們什麼都沒有,你甚至沒讓他進屋,我說的對嗎?」

現在空氣中彌漫的這種曖昧氣氛是腫麼回事?‥‥

金在中腦子短路了,眼睜睜看他靠近,嘴唇被含住了,原來他真的是打算接吻來著。

⊙﹏⊙

 

「原本沒打算這麼快和你發生關係的。」

他與在中鼻對鼻唇對唇,所以這句話金某人實實在在的咀嚼出了某人那股強烈的獨佔欲。

他說什麼?‥‥

腹黑攻要和一個只會無邊無際YY他的腐男發生關係?

是我理解錯了吧?!

可是。

不斷被侵犯的唇都快腫了啊‥‥

≥^≤

 

金在中左閃右閃忙著脫離險境,兩手推著欺身壓住自己的人道:

「你說什麼發生關係?你不是已經把我‥‥和我‥‥內個我‥‥了嗎?」

「那你承認嗎?」他在上空看著他。

「承認什麼?」

「關係,我們之間的關係。」

金在中感覺自己被輕易繞進去了,瞪著眼睛裝傻:

「我們之間能有什麼、什麼關係!」

“CHU”一個響亮的波波聲,鄭允浩一臉令人毛骨悚然的笑——「這種關係。」

以外的,金在中感覺不錯,緊繃的身子也放鬆了下來:

「哦就這樣而已啊‥‥」

「還有這個——」他一隻手探到下邊杵了杵金在中的小麻雀,某人立刻發出無比賤的哼唧聲,鄭某人的手又滑倒他腰後,往下探去——進入中指。

「呀滅!!——別這樣別這樣!還有你上次用的那個優酪乳太涼了‥‥」

鄭某人點點頭:

「用橄欖油應該會好點吧。」

「嗯可能吧‥‥」

鄭允浩又是一笑,金某人立刻波浪鼓似的搖頭: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想說我們其實可以聊點別的東西啊,比如‥‥鄭執行你身上的古龍水好熟悉啊,是哪個牌子的來著?好像叫什麼什麼——根號兒?」

「是阿爾法。」

鄭允浩的表情像在忍笑又像在徹頭徹尾的鄙視他。

「搜噶!啊哈,啊哈哈哈‥‥」他的笑聲卻因為看到鄭冷面陰沉下來的臉而變得不自然。

鄭允浩不會告訴他是因為他那時不時冒出的日語。

 

很快酷刑就開始了,鄭BOSS的手握住了他的腳腕——

「鄭執行,你‥‥你聽我說!」他的腿再次被某人抬了起來,「我、我性別男!」

「我知道。」

「我愛好女!」

「是嗎?」

鄭大BOSS停住折疊他的動作,兩條潔白的大腿就那麼晾在空氣裡。

嗚‥‥好想抹脖自盡!

鄭BOSS氣定神閒的臉在他兩腿之間:

「你說你喜歡女人?」

「對啊!」

「那請問你手機裡那些男人的胸肌腹肌肱二頭肌是怎麼一回事?」

「你偷看我手機!」

「你暈倒那天我在你手機裡找電話薄時看到的。」某人正大光明的理由。

「我只是存一些身材好的男模照片激勵自己運動嘛!」

鄭允浩笑的越發狂了:

「哦?好像可以激勵你的只有一個人吧?」他不知道從何時何處拿到了金在中的手機,手指在螢幕上輕快的滑動起來,突然嘴邊漾起深意的笑,將螢幕伸向金某人——:

「金助理,麻煩你解釋一下,這個男人的肩上為什麼會有和我一樣的牙印?至於牙印的主人——還記得你喝醉那天對我做的所有事嗎?」

金在中看看手機,再看看眼前這個雙眼瞇起,笑起來叫人不寒而慄的人,無語凝煙。

所以鄭冰山是在逼一個腐男承認他愛上了一個腹黑攻?

 

金呆萌突然感到痛心疾首。

於是拉過身旁的被子蓋住自己,然後擺出一臉的苦口婆心道:

「你是一枚很正點的腹黑攻啊,你應該把眼光放開一點!和你在一起的應該是一個腦袋有點空,性格有點二,但是外形白嫩又很耐看的呆萌受!」金在中激動的振動雙臂,看向腹黑攻,「懂啦?」

鄭允浩沒做聲,只上上下下的把金在中打量了一番,道:

「懂了。」

「那就好,放我下來吧!喂喂?‥‥放我下來啊鄭執行!」金在中的腿被抬得更高了,嚇得血液都沖到臉上去了,此刻的他真恨不得把自己扔馬桶裡沖走。

腿被壓到了頭的上方,冰山的臉也逐漸靠近,摁著他的大腿與他臉對著臉。

金在中氣短的面對他臉上那抹佞然的笑。

「只要你在小栗旬面前承認和我有親密關係,我就放你下來,怎樣?」

「為什麼要承認?」

大BOSS移開目光,冷冷的道:

「我要去日本扳倒他。」收回目光再看向某人明顯一愣——這貨滿眼碎水晶般的花癡眼神是怎麼回事‥‥?

金在中兩隻小拳頭托著腮道:

「我願意~」

某人滿心歡喜的是終於可以親眼目睹兩王爭霸的場面了!

這麼說來栗爺也算是個高智商的腹黑攻了吧,短短幾天就學了不少中文,還敢給鄭執行下套‥‥

 

某腐男激動得想哭,可他很快就真的哭了。

剛被鄭某人放平的某人,又被倒騰了個個兒,下一秒直接被鄭某人從後邊撈腰而起!

「你又要幹什麼?!你不是說我答應就不搞我了嗎?!」

「我說的是你答應就放你下來,沒說不搞你,是你理解錯了,來——把腿分開點。」

金呆萌全身一緊,一鬆,又一緊,帶著哭腔討饒:

「你這麼撞我我膝蓋會疼‥‥」

鄭允浩讓他趴在枕頭上,自己俯下身就要進入——

「唔窒息了!我真的會被壓死‥‥」

鄭允浩似乎是猶豫了一下,然後,他默默從他身上起來了!

金在中剛要慶幸就又被翻過來雙腿舉高高‥‥

隨著鄭允浩清淡的聲音:

「看來還是這個姿勢比較好。」

⊙﹏⊙ ‥‥呃

「我進去了?」

 

≥﹏≤ ‥‥嗚

 

≥△≤ ——呀滅!

 

≥^≤ 嗯‥‥

 

≥ω≤ 哦~

 

≥▂≤ ~~~哈啊!~

 

≥0≤ yige ~yige~yige~(日語)

 

劈裡啪啦轟隆嘩啦!

 

(~ o ~)呼~

 

⊙﹏⊙還來?

 

@#¥%#¥%#^¥%@^‥‥‥

 

X﹏X 體力不支而死

 

 

 

======================================

 

想著也許有人不知道文裡的朴忠載和鄭弼橋(教)是何許人也~

這兩人其實都是"神話"裡的團員

 

↓↓↓朴忠載(藝名:前進)

 

↓↓↓鄭弼橋(藝名:申慧星)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