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7

宿醉就是難受,宿醉就是害人,不清不楚地就推開辦公室門,怎麼著?看見蕭逸被鄭老闆推開了,貌似是蕭逸索吻不遂被推的,嗯,如果他沒看錯的話就是那樣。在那一秒,金影帝多希望自己能隱形,或者說裝作暈倒?不行,太慫了,那就只能裝作沒看見,重新把門關上,當作沒來過公司就好了。金影帝其實不八卦的,只是跟鄭老闆有關的事,他都必須得多留個心眼。

鄭老闆不是喜歡蕭逸?按道理說不可能不喜歡,金影帝知道的,旁觀者清嘛,那又為什麼要推開人家?好吧,換做是你被自己愛的人無聲無息拋棄了,又十年不聞不問,一回來就投懷送抱說還很愛你?管你這十年是要去把月球摘了做禮物還是怎麼的,不發點脾氣都說不過去。

還喜歡又怎麼樣,你一回來就得把你捧在手心哄嘛,可能嗎?鄭老闆這種人,會乖乖讓別人握著主導權?趁著蕭逸回來,又這麼執意言歸於好,那就來個大大的下馬威,以後鄭老闆說一不二,肯定過得愜意,等鄭老闆愜意了,他就能更加愜意了,人生總是讓他看到希望!

直到鄭老闆來電話,金影帝才想起今天下午去公司是為了什麼,其實蕭逸都回來了,鄭老闆大概不知道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暫時不接受蕭逸認錯是一回事,但如果鄭老闆要跟蕭逸玩“啪啪啪”,那必須是妥妥的,蕭逸自己都洗乾淨躺好了,鄭老闆就是不懂啊,不懂才會依舊找他,雖說是有錢進帳吧,但金影帝想說,他真不適合幹這種體力活‥‥

 

 

 

老天爺在替蕭逸哭,下午的時候還好好的,到了傍晚就急轉直下,黑得很不正常,閃電一陣一陣,金影帝此時此刻在鄭老闆的跑車裡,好大的面子,因為是鄭老闆親自開的車,往別墅去的。

又一陣響雷,雨憋著下不出來,更可怕。金影帝往褲兜裡摸了摸,真憂傷,居然忘記帶糖了,都怪鄭老闆,每次專線一響就弄得人心惶惶。

這一段路車太多,全都慢行,最後堵住了。轟隆的一聲,鄭允浩眼角瞥到的,金在中震了一下,下一秒就聽到他說,「每逢這種天氣我就很怕‥‥」

難得這種語氣講話,鄭老闆看向他,誰知金影帝接著這麼一句,「老闆你肯定比我更怕,都說缺德事做多了,會遭雷劈的。」

就不該認為金在中會說出什麼人話來。

到車龍好不容易散開,鄭老闆突然一個急轉,繞過了前面的大貨車,金影帝差點覺得自己要被甩飛出去了,開車那位還是鎮定自若。以為鄭老闆是故意的?很顯然,比起遭不遭雷劈,鄭老闆更關心一件事,那就是一路跟他們開車到現在的蕭逸,到底什麼時候才死心。

鄭老闆看似不在乎,可他的眼睛瞄過幾次倒後鏡,金影帝都知道,數著呢,「老闆,你是讓他跟呢?還是讓他跟呢?」

「我讓你下車跟。」

鄭老闆說這種話,眼睛還看都不看人一眼,還好金影帝臨場反應快,這種時候,只要乾笑就可以了,「老闆真調皮!」

然後乖乖閉嘴,金影帝沒別的意思,他其實也沒盼著鄭老闆跟蕭逸怎樣,一來他管不著,二來他也沒意見,而且,他只是演員,寫不出別人的劇本。老闆就是老闆,想太多管太多都沒好處,真正吃力不討好,所以在鄭老闆看似任性鬧彆扭不理蕭逸的這段期間,他沒為蕭逸說過一句話。

 

本來做好心理準備大幹一場,實際上到了別墅,鄭老闆直接到樓上客廳,他自然也跟著,沒發生腦內的畫面,鄭老闆只是站在窗邊往樓下看,連燈都沒打開,憋了很久的暴雨終於在他們進屋不久之後下出來了,老天爺還是眷顧他的,沒讓他在暴風雨交加的馬路上忍受鄭老闆的玩命疾奔!

鄭老闆站在那看什麼,金影帝心裡有數,但還是走了過去確認一下,果然,蕭大帥哥正站在別墅花園草坪上淋著雨,本來鑒定之後可以第一時間閃回一邊呆著,但為免鄭老闆覺得他太無情,還是陪鄭老闆站一會兒好了。

「老闆,你就不怕人家蕭逸氣不過,再一走了之?」他其實就是怕蕭逸要再跑一次,鄭老闆會病發得更嚴重。

猜鄭老闆怎麼說的,人家很冷靜地回了句,「我瞭解他。」

算了,還是到一邊待著吧,金影帝窩在一邊的沙發上。窗外劈啪的雨,打得很起勁的雷,鄭老闆居然不擔心蕭逸一個倒楣被劈中,又是轟的一下,雷聲真煩,「老闆,有沒有耳塞借我聽歌。」

金影帝覺得蕭逸這做法有點傻,這雨得淋多久才能讓鄭老闆動容啊,換作是他,就算再得罪鄭老闆,也不會用這種方法求原諒。可仔細一想,又發現自己傻缺到極點,這事的成效不是做不做的問題,而是由誰去做,換了他來淋雨,那當然傻逼透頂,估計是淋到死,鄭老闆都不皺一下眉頭,可人蕭逸能一樣嗎,鄭老闆是真心喜歡到不行的,就算懲罰,看在眼裡也是心疼,罰過就好,就算沒徹底原諒,也差不多了。

人都是這樣,心向著哪裡,眼睛就停在哪裡,雨下了一夜,蕭逸在外面淋了一夜,鄭老闆站在窗前看了一夜,金影帝不知道自己湊什麼熱鬧,盯了鄭老闆一夜。

 

 

  

天濛濛亮的時候,鄭老闆下樓了,過了一陣,帶上來個落湯雞一樣的蕭逸,屋裡三個人,沒一個人講話,剛才肯定是有天使飛過了。鄭老闆像是很淡然,讓蕭逸去洗個澡,換了一身衣服,別以為鄭老闆真無動於衷,這眉頭不是皺著嗎,當然了,人蕭逸的臉煞白煞白的,做人真有意思,越在乎越期待,越是不能接受犯錯,最後懲罰了,心疼的還是自己,說到底是罰誰?

金影帝看夠了這齣默劇,起身去洗漱,往鏡子上一照,艾瑪!那是什麼,黑眼袋?如此深邃的東西怎麼可以出現在金影帝的臉上!都怪鄭老闆,還不如趁著風雨交加大幹一場!唉,等等,他怎麼會那樣想?肯定是腦子被昨晚雷聲震壞了。

蕭逸出現在他身邊,沒錯,像鬼一樣突然出現的,還特別幽怨的眼神看著他,「你們‥‥」

才開口說兩個字,金影帝已經知道怎麼回事了,趕緊把臉湊到蕭逸眼前,「你看!」

蕭逸愣了,「什麼?」

「聽說,熬夜之後會出現黑眼袋的,上輩子都是折翼天使。」

「啊?」

不明白?那就說白一點,「老闆的體力真沒好到這種程度,還一整晚呢。」

這話絕對不能讓鄭老闆聽見!不然真的會一整晚‥‥想想都毛骨悚然,他都已經冒著這麼大生命危險暗示了,可蕭大帥哥還是很純真地回答,「你說什麼?」

嘖嘖,這貨真浪費了這麼好的皮相,腦子太不給力,「你肯定以為,昨晚我跟老闆像天氣一樣翻雲覆雨了對吧,我是很想把你刺激暈了好讓老闆更心疼沒錯,可惜我天生就誠實,你看啊,要是有蛋白質的充分滋潤,我臉會殘成這樣嘛?」蕭逸肯定沒反應過來,「放心啦,我能想像你往後肯定神采飛揚!」

如此說來,這些年他皮膚這麼好,都是因為那個原因?‥‥操!又想太多!

總之,鄭老闆跟蕭逸算是和好了,那天淋雨之後,蕭逸病了,金影帝覺得太陽最近打西邊出來了,鄭老闆居然會照顧人。當然,要鄭老闆像個娘們一樣一天到晚把人守著,是絕對不可能的,又不是得絕症了。所以只是抽空去看下,照顧也說不上殷勤,跟關心朋友一樣,很顯然,鄭老闆的心結沒徹底解開,但起碼蕭逸的第一步是成功了。

金影帝想想,該不會是他說過那句“一哭二鬧三上吊”啟發的蕭逸吧,他貌似還說過要讓鄭老闆知道心疼什麼的話?哎!功臣,他倆能跨越這世紀性的一大步,他金在中絕對是功臣!

  

鄭太太不知道從哪收的風,知道蕭大帥哥病了,居然說要去探病,還非得牽上他,到了蕭逸家,鄭老闆早就恭候大駕了,鄭太太果真是個內心光明的好孩子,居然不覺得這有絲毫問題,行吧,是他內心太陰暗了。

像這種表示深切慰問的事,如果不是出於真心的,臉會僵掉,再說金影帝的演技本來就不好,連鄭老闆都沒噓寒問暖呢,他跟蕭逸什麼關係?太熱心都顯得裝逼了,自然把機會留給鄭太太,好人做到底,他坐得遠遠在一邊撥柳丁吃。

「我剛打電話給在中的時候,還以為打錯給蕭逸了呢,才發現原來你倆聲音那麼像啊!」

鄭太太這話差點沒讓他把橙籽兒吞下去,抬頭看鄭老闆,就像沒聽見這話一樣的鄭老闆,金影帝又把視線收了回來,聲音像嗎?原來這樣啊。

繼續吃柳丁。

從蕭逸家走的時候,金影帝苦口婆心地抓著鄭太太說了句,「以後別買帶籽的柳丁了。」

鄭太太還滿是驚訝地跟他說,「原來柳丁會有籽兒?」‥‥嗯,是他不該用凡人的思想跟仙女溝通。

  

 

 

人生不出點意外都不叫人生,金影帝看很開,眼看鄭老闆跟蕭逸和好有一小段時間了,金影帝這小日子依舊過得瀟灑,癡男怨女的愛恨情仇與他無關,可這會兒就出事了,很小的事,但是媒體喜歡小題大做,所以金影帝被困在保安室出不去了,旁邊還有一個蕭逸,他跟蕭逸好像結下了不解緣,這顯然不是好事。

本來今天只是到商場出席一個小活動,剛好蕭逸在同個地方,只是不同一層參加代言發佈,代言的是某品牌的男裝手錶,剛好上一任代言人是他金影帝,媒體總是喜歡替人拉仇恨,當初談續約的時候,是鄭老闆說不簽的,那會兒蕭逸還在國外晃著呢,要是那時候簽下了,現在蕭逸還有戲?偏偏被八卦雜誌寫得好像是蕭逸回國之後,把他的代言,廣告跟電影統統搶走了似的。

說到那電影,就更憋屈了,從頭到尾都沒找過他的一部劇,怎麼就被說成是他毛遂自薦,求角不成反被蕭逸搶走了呢?聽起來多丟人,金影帝不喜歡在現實中充當小可憐的角色,但世界就是這麼恐怖,如果把一個正常人跟九個神經病被放在一起,那一個正常人肯定會變成異類,並覺得自己才是有問題的那個,又扯遠了,意思就是說,現在大家都覺得,金影帝真的被蕭逸打敗了。

金影帝生氣嗎,不,他只是很無奈,就像你摔了一跤,一點事都沒有,但全世界卻把你當成了殘疾,唉‥‥

 

今天這小事是這樣的,金影帝的活動結束,離開的時候遇到了蕭逸,兩人才碰面,半路從人群中殺出個小女生,情緒很激動地往他們這邊撲過來,手裡拿著一把銀晃晃的東西,當時周圍人很多,當然了,兩個當紅明星在這,粉絲少不了。金影帝視力比較好,當下想著這人到底是要來捅誰的?要不要現在就閃人?

可潛意識的反應總是比理性要快一步,等他意識到的時候,發現自己又傻逼了,哪有人拿手擋刀子的?得跟鄭老闆商量讓他補補腦才行,那小女生驚呆了,金影帝才知道,人是沖著蕭逸去的,腦中瞬間神展開了,蕭逸是不是睡了人家小女生,小女生又不小心懷上了,蕭逸不負責任,還是說他欺騙人家哪位親戚的感情,害人家看不開諸如此類的。

想得太起勁,回神場面已經是一片混亂,那些尖叫聲比他出席活動現場的時候還要激動,眼中有點紅紅的東西,很顯然,手被割破了,不就是噴點兒血,他還沒感覺到痛呢。操,做人就是不能太虎逼,就這麼想著,就疼得要捶地了,又發現血還濺到蕭逸的衣服上了,惆悵,要賠怎麼辦?

蕭逸跟他被公司的人護著,第一時間離開了現場,到商場的保安室,那小女生也被帶進來問話了,金影帝很好奇,一邊讓人給他包紮傷口,一邊聽著那邊的情況。事實又讓他失望了,小女生不是受了情傷,跟蕭逸也不認識,她這麼偏激的理由是,蕭逸搶走了金影帝的代言跟電影。

得了,到頭來是他的粉絲,全部人都盯著他了,唉!別這樣啊!他還沒小氣到要買凶剷除對手吧,況且就算要請,也不會請這麼不專業的‥‥

小女生肯定後怕了,聲音顫得很厲害,蕭逸聖母范兒又來了,不顧公司的人阻止,上前去安慰人,媒體在外面守著呢,估計看見這畫面,蕭逸的形象瞬間光芒萬丈,金影帝呢?金影帝沒這麼多閒心,首先,手還疼著,然後想著衣服得賠的事。

  

鄭老闆來了,金影帝看到,辦正經事時的鄭老闆真是一副生人勿進的模樣,大概,是因為這事牽涉到蕭逸了,第一時間問,「沒事吧?」

可問的不是他,是蕭逸,手好像‥‥突然沒這麼痛了。

鄭老闆過來問他事情的時候,他還沒反應過來,小女生不止一次看著他,見自己的偶像沒有一點點表示,心如死灰的樣子,鄭老闆說,「蕭逸說不追究,事情鬧大了也沒意義,你說吧。」

「嗯,他不追究就成。」

鄭允浩看他難得蔫掉的樣子,抓起他的手看了下,「怎樣了?」

「我看是失血過多,老闆,給我點錢補補血吧‥‥還得補補腦。」這話多樸實,可鄭老闆不理人。

蕭逸被世紀的人接走了,鄭老闆跟商場的人交涉,外頭的記者走得差不多,小女生的家人才來,鄭老闆談好了事情,回來帶他走,臨走前,他過去跟小女生說,「你可以為我殺人,可我甚至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聽我說,人不值得為了一個不能負責自己人生的人付出這麼多。」

鄭老闆聽到了,其實這話是對誰說的,他都不清楚。

 

==========================================

 

這兩章已經可以慢慢看出來金影帝的心裡活動不似表面那樣的無所謂

譬如:

【明明嘴裡是甜的,怎麼感覺吃出了五味雜陳啊!】

【蕭逸在外面淋了一夜,鄭老闆站在窗前看了一夜,金影帝不知道自己湊什麼熱鬧,盯了鄭老闆一夜。】

【金影帝又把視線收了回來,聲音像嗎?原來這樣啊。繼續吃柳丁。】

【第一時間問,「沒事吧?」可問的不是他,是蕭逸,手好像‥‥突然沒這麼痛了。】

 

作者用看似平淡的文字表達了在中心情的起伏與傷痛~

這是作者厲害的地方,看似無意...卻是有心

 

 

 

 

第2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