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

鄭老闆好像很閒,沒有第一時間開著越野車走,等他洗過澡換好衣服之後,鄭老闆居然還在,特別優雅地坐在那裡,手機也才剛放下,業務這麼繁忙還不走啊?哦!看來是為了等他出來給他錢,「老闆你還挺有良心的,給你打個折,這次可以少付一千塊。」

鄭老闆睨他一眼,「一千英鎊?」

這眼神,這殺氣,老闆就是老闆,永遠別跟他討論金錢問題,「我近來還不需要去不列顛,老闆你不用這麼貼心,但你要想給英鎊的話,我也不會介意的,畢竟還是我比較貼心。」

「那我還不勞你貼這個心了。」鄭老闆說,還真的就拿出支票簽了,

金影帝一看,還真的是英鎊?受寵若驚啊,下一秒就覺得不對勁了,「老闆,這該不會是遣散費吧?」

金影帝表情,認真之中帶著難以置信,鄭老闆沒回答,他就又說,「太少了‥‥老闆,我在你心裡就值這麼十幾萬英鎊?」

「不值。」

「別再說了‥‥我心絞痛,你還來這裡幹嘛!」

「見你。」鄭老闆就說了兩個字,也沒什麼情深款款的眼神,石頭一樣。

「老闆,見跟奸有很大區別的。」

「我說成“見”了?」鄭老闆早就處變不驚了。

「我知道你很想我,你媽媽沒告訴你說男孩子要勇敢表達自己的感情嗎?」

如果不是正好有人敲門,真不知道要跟鄭老闆瞎扯到什麼時候,又要開工了,金影帝是勞碌命,這麼拼,還不知道賺來的錢有命花沒,昨晚到現在還沒吃半點東西,居然不覺得餓,看來蛋白質很有用。

  

片場,導演正在給女主角引導入戲,小女生是新人,剛開機那陣子,見到金影帝還會臉紅,但據說她最喜歡的演員是蕭逸,怎麼身邊那些個誰誰誰全都喜歡蕭逸?

「就是這樣,你內心的動搖要表達出來,你已經被眼前這個男人感動了,但內心在掙扎,最後還是選擇回到另外一個人身邊,懂嗎?」導演說著,小女生點點頭,金影帝只是禮貌地圍觀一下,還是被導演抓著說了幾句。

「小金啊,好好演!這場是感情突破啊,轉捩點得表達好!」

「我會的。」不就是一個很傻缺的男人一心想要對那個女人好,可惜那個女人一心向著別人,男人明知道女人是騙他的,還裝作不知道,眼睜睜看著她用自己早就知道真相的謊言離開自己,依然懷著一顆聖母的心希望對方幸福,這種苦情的角色不一般都由男二號充當?這年頭好人不吃香,得一渣到底才能所向披靡。

想到渣不渣的問題,金影帝眼神一飄,飄到鄭老闆那邊去了,說到渣,鄭老闆應該還有進步的空間。沒錯,鄭老闆竟然來監工了,不走就算了,還來片場看人演戲,真是閒的蛋疼,什麼時候金影帝也能過過朝九晚五的生活?不然專門找個人包養好了,大老闆們業務繁忙,頂多一個星期被捅一晚就好了嘛‥‥

跟女主角對了下戲,一開拍,順利的不得了,過去驗收成果,過了一遍,導演一拍板,「行了!小金再補一個特寫,最後那個鏡頭!」

金影帝鬆了口氣,鄭老闆不知道什麼時候拿著手機走開了幾步,以為他在處理公司的事吧,偏偏讓他聽見了蕭大帥哥的名字,就算不是跟蕭逸聊,也是關於蕭逸的事。公私不分的鄭老闆,到底誰才是盛宇的人啊,蕭逸還沒嫁過來吧?

補拍鏡頭一開,就看見鄭老闆掛了電話,離開了片場,金影帝想著一些事,就笑了。現實不像劇本,誰說付出了就能修成正果?還不知道人領不領你的情,這種事他早就看開了,與其做好人,不如做個明白人。

導演在看當下實拍的效果,都想拍手叫絕了,金影帝變了戲路,先前那一遍,男主角只是很黯然地看著女主角的背影,可這下,視線一收,慢慢轉過身去,臉上那種帶著自嘲又無可奈何的笑,把那複雜的心情表達得淋漓盡致,「卡!非常好!」

金影帝一愣,他還剛想說可以開始,怎麼就過了,不是還沒演嗎!

「小金,感情戲進步不少啊!」

我這不是還沒放感情嗎,可太過謙虛就成裝逼了,別人稱讚你就得大方接受,「還是導演你引導的好。」

  

感情戲結束,又開始趕拍下一場,爆破什麼的,槍戰片是少不了的,導演一直跟他強調說找來的是多麼專業的爆破隊,為了配合團隊的時間,故意把這場重頭戲提前拍了,可從頭到尾沒提過用替身,金影帝臉上笑著,心裡早就罵開了,為什麼今天之前沒人跟他說今天要玩命?又用敬業這套堵他嘴巴了,真的不屑啊,憑什麼拍個戲還要把命都賭上,多少演員出意外他不知道嗎,難得老天爺賞飯吃的這張臉,傷了誰賠得起。

「就這些,小金你沒問題吧?」導演拍著他的肩。

「沒有。」金影帝笑。

「那等下彩排,從那邊倒了的油罐跑到四號機這邊,OK?」

「嗯。」金影帝目測了下,兩百米左右,拉長鏡頭,又要補近鏡,爆破兩三條能過就不錯了,如果倒楣一點,很有可能補鏡要跑上十幾遍,不是說他缺乏鍛煉,只是今天特別累。

化妝師補妝,說著,「昨晚沒睡好?今天有點難上妝哦。」

「是啊,做了個噩夢,被人捅了一整晚。」還不是鄭老闆那衣冠禽獸害的,導演肯定是想著昨天讓他休息夠了,今天正好用來拍這場體力戲,想想都覺得危險,等下一不小心腳軟了,後果‥‥嗯,殘廢了就讓鄭老闆養一輩子!

「好了!」化妝師當他開玩笑,補完妝就笑著走開了。金影帝等著開鏡,突然有個早就不算熟悉,可在他記憶中揮之不去的身影,出現在人群之中,這比見了鬼還可怕,重新搜尋了一遍,又不見了,這下完了,怎麼連幻覺都出現了?出現其他人就算了,怎麼還出現那個人?

不行,一定是精神緊張了,還是吃點糖再說。

金影帝一心想著等下實拍分心走錯位會死得多有慘,就被告知說爆破隊的儀器出了問題,要延後拍攝。永遠不要拍是最好,不然找個替身也行,可想了想,這些都不可能發生,起碼不是今天拍,都要感動哭了,最後拍了幾場動作戲,流的汗比平日都多,撐了很久,知道自己不對勁了,大夏天的渾身冰冷還正常嗎?

這話都沒開口說,副導演就過來了,說,「小金,導演讓你回去休息一下再拍,帶著妝都看出你不對勁了,是不是低血糖啊?看你整天拿著一盒糖的,不要勉強啊,硬撐沒好處,物極必反知道嗎。」

金影帝笑著點頭,其實剛眼前黑壓壓一片,也聽不清對方說什麼,過了幾秒才好的,反正讓他回去休息這句是聽得清清楚楚,副導演又說,「要不要人送你回去?」

「不用了,才多遠的路。」

回到旅館,窗簾都沒拉開,以為已經走了的鄭老闆,竟然還在床上,睡著呢,占別人的床位是非常不厚道的事,可金影帝沒把人推開,應該是沒力氣了,話真的不能亂講,這回不是心絞痛,是胃痛了,喝了杯熱水就縮在沙發上,睡了過去,期間接了鄭太太一個電話,問他拍戲進度之餘又關心了下鄭老闆行蹤,好像鄭太太覺得鄭老闆的一切行程,金影帝都一定瞭若指掌一樣,他不是鄭老闆的秘書啊,況且真正清楚的應該是蕭逸吧?

鄭太太的電話完了沒多久,剛睡熟,蕭大帥哥電話又來了,真想問他們是不是約好的,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今天就奇怪了,一個兩個找他問鄭老闆下落,老闆的心思你別亂猜,於是金影帝一概回答說不清楚,掛了電話把手機一扔,沙發窩得渾身發痛,迷迷糊糊地就往床上爬,身上熱得很,難得旁邊躺著個冷血的鄭老闆,貼上去特別舒服。

  

 

金影帝是被人弄醒的,睜開眼的時候,鄭老板正坐在床邊拿著一杯水,讓他坐起來喝,「怎麼了?」

金影帝被問得雲裡霧裡,「什麼怎麼了?」

鄭老闆不說話,眼睛那麼一盯,金影帝低頭看看自己,也沒什麼不對勁,就是感覺全身都被汗濕了,「哦,太熱了。」

「熱到發抖?」鄭老闆自然不相信。

「嗯,我身體構造比較獨特。」睜眼說瞎話。

鄭老闆又盯了他一陣,才說,「我會儘快給你找的。」

「找什麼?」

「你之前不是說過請助理?」

啊,請助理啊,鄭老闆真有心,居然記下來了,這次拍戲的助理都是劇組自帶的,用起來不方便,鄭老闆總算開竅了,知道搶比人飯碗是不厚道的,所以說他很快就能過著那種進出都有人跟著的大牌生活了,果然蕭逸回來了,鄭老闆就沒空管他,真讓人高興啊,「已婚的不請,性別男的不請,年齡三十以上的不請,五官不端正的不請。」

「你可以直接說,只要未婚妙齡美女。」

「唉,還是老闆的總結力強,就是這個意思,你明白就行了。」

鄭老闆出去了,過了一陣,帶著吃的回來,還不便宜的樣子,鄭老闆真有本事,這種山溝溝裡還能找到那麼高級的東西,放在他前面就讓他吃,「老闆你怎麼突然這麼關心員工了?我有點不習慣。」

其實還是不覺得餓,可鄭老闆看著,東西不吃的話老闆不高興,「我知道了,你是不是記得我跟你說過,算命的批我活不過28歲,看我今天生日,還剩幾個小時活了,你才想對我好點?」

「知道就好。」

「你放心,我身份證上年齡寫大了一年的,老闆你這張冰山臉真的不適合做好人。」

鄭老闆看著他,「多吃點,我放了瀉藥。」

「靠!難怪你一口都不吃!」

鄭老闆手機又響了,這次沒說幾個字,只是一副神色凝重的樣子,很快掛了電話,整理了下衣服,準備走,金影帝好奇了,「趕去拯救世界?」

「蕭逸不見了。」說著把門打開。

「哦,他剛才給過我電話。」金影帝隨口說著。

「你跟他說了什麼?」

鄭老闆居然這麼認真地問他話,可那時候腦子不清醒,應該沒說錯話吧?「什麼都沒說。」

「你沒問他在哪?」鄭老闆的語氣很嚴肅,從來沒有過的嚴肅。

金影帝覺得自己真冤枉,「我怎麼知道他玩失蹤。」

 

鄭老闆走了,關門的時候特別用力,金影帝被震得一抖,過了一會,進廁所吐了,胃還痛著果然不能硬塞食物,他真的不是故意浪費糧食,洗了把臉之後,回到片場,想到今天在人群中閃現的那張臉,心頭一緊,往褲兜一摸,混身上下都找不到他的糖。

助理見了就過來說,「小金哥,是不是找糖?你今天回去的時候忘記帶了,被小茹拿了吃,哭著說糖是苦的,我吃了點還真是,估計是壞了,我把扔掉啦,我這也有壓片糖,你先吃著吧!」

小茹是這次演女主角妹妹的演員,才幾歲大的小女孩,金影帝頭痛啊,又不能罵人,只好接過糖,笑著說,「謝謝。」

導演看他來了,禮貌性地問他好點沒有,能說不好嗎?當然好了,笑容還沒消失呢,就一個晴天霹靂,導演說儀器修好了,等下彩排幾次,可以正式開拍,工作效率真是快的沒話說,專業就是專業。

彩排時來回跑了幾次,沒有爆破,壓力沒那麼大,到準備開始,現場靜的不得了,這要是有什麼閃失,真的不好說,爆破隊準備好,金影帝吸了口氣,正式開鏡,鏡頭跟著他一路往前,身後幾個爆破全都安全過渡了,剩下最後幾米距離,那個人又出現了,還是幻覺?這麼多年過去了,怎麼到今天才出現幻覺?

最後一個聲響,金在中的腿好像突然不會動了,距離那個爆破太近。

“滴答”幾滴血掉落在地上,看著劇組的人一臉驚嚇,只覺得哪裡很痛,脖子感覺有點濕,伸手一摸,全是血,明明沒有暈血症,這回居然站不穩了,有個人飛快地跑過來把他接住,嘴裡喊著,「小在!」

笑了,多少年沒聽過的稱呼,居然不是幻覺,這個人真的出現了,金影帝暈過去之前,只說了句,「你怎麼還沒死啊?」

  

 

 

  

 

第1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