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1

醫院消毒藥水的味道,其實挺好的,醒腦提神。金影帝醒了,還覺得頭腦比之前清醒了幾百倍,正想伸個懶腰什麼的,一動就發現有點不妥,唉,手上纏了繃帶,以及‥‥鄭老闆在一邊看著,鄭老闆居然一直在一邊看著?!

「別亂動。」

板著臉,蕭逸還沒找回來?金影帝多善良一人,看老闆這麼傷心,當然是要安慰的,可還沒開口,就聽見鄭老闆說,「噤聲一個月。」

瞪大雙眼,鄭老闆好殘酷!他不就是不知道蕭逸的下落,用得著這樣嗎,人權是什麼?鄭老闆肯定不認識。心情低落了幾秒鐘,像他這麼積極向上的好青年怎麼會因為一時的不公平對待而洩氣,在鄭老闆面前不作聲就好,還得拍戲不是?可‥‥脖子上也有紗布‥‥

腦子裡還殘留著躺醫院前看見的畫面,可這裡除了他跟鄭老闆,沒有第三個人,果然還是想太多了。

想太多啊,可心裡又很疑惑,應該在暈過去之前揍那貨一頓洩憤,至少也得給他鼻樑一拳,蠢了!此時此刻眼睛還是往門外看啊,很明顯是在找人的,鄭老闆明知故問,「找什麼?」

金影帝咧嘴一笑,用嘴型說著“醫生”‥‥

鄭老闆把醫生找來了,金影帝被撐著眼皮照了下瞳孔,又聽了下心跳,最後才聽醫生說,「有沒有哪裡不舒服?這幾天咽食的時候喉嚨可能會有點不適,受傷的位置接近聲帶,手術過程中有點受損,記得噤聲一個月,不然會有影響,可別把你那嗓子毀了,我女兒跟老婆都很喜歡你呢!」

原來鄭老闆是聽醫生說的,又聽念叨了幾句,不能吃什麼,最好多吃什麼,復原要多久,手腳的傷口都不要緊,還說不會留疤,其實金影帝不在意,靠臉吃飯的只要臉上沒疤就好,手腳留疤有什麼關係,橫豎能看的只有鄭老闆。

話又說回來,他堂堂金影帝,出了事沒有記者在外面圍著?什麼世道!雖然他也沒多喜歡八卦記者,還是說被擋了?醫生交待好事情就走了,鄭老闆在一邊讓人如坐針氈,找來手機,打字問了這是哪裡的醫院,才知道自己還在空氣清新的小鎮上,敢情是太偏遠了才沒記者來,現在的人怎麼那麼不敬業?

〔老闆你忙去吧,不是要找人?〕

「蕭逸回來了。」

〔這麼快?〕讓鄭老闆一看這三個字,眉頭一皺,金影帝知道講錯話了,連忙補上,〔我是說,這麼快回來真好!〕

「你從前天睡到現在。」

這麼久?難怪覺得精神,就算有記者也撐不了這麼久,是說蕭逸也鬧完脾氣了?不然鄭老闆應該沒閒心管他吧,可又不像,還黑著臉呢。

〔外面沒記者?〕

「封鎖消息了,你的戲份等你出院補拍,不要拖延大家的進度。」

唉,不就是讓他快點好起來,鄭老闆真彆扭,〔老闆!我是不是能有保險金‥‥什麼的‥‥〕

鄭老闆一副“你死了再說”的表情,金影帝只好轉話題,想了半天,居然錯手發成短信到鄭老闆手機裡,寫著。

【要是我以後聲音不像蕭逸了怎麼辦?】

鄭老闆低頭看了下手機,再抬眼對上他,雪特!這話怎麼跟“我不再清白了你還會不會愛我”有那麼濃厚的異曲同工之妙啊?

〔我手滑〕

不再看鄭老闆,要是他真的認真回答這問題,他該用什麼表情面對?還是給小吳發個短信吧。

〔帥哥,我時日無多了,快來XX醫院送我一程,順便帶點糖來,人不到也沒關係,重要是禮要到!〕

過了一分鐘,收到回覆,【拍戲就拍戲吧,還跟老闆玩那麼大?】

【我老闆本來就大‥‥唉,不對,你丫就會關心我老闆大不大,你是不是暗戀他啊,誰才你財主,他沒找你看病吧!】

【你是迴光返照啊,回短信真帶勁呢!】

  

 

過了一陣,鄭太太風風火火地趕來,身後兩個傭人提著一大堆東西,一來到就問長問短,比他想像中的老媽還要緊張,還不忘說道,「看著大家還開開心心地給你慶生,等著你這部電影,現在我明知道你受傷,都不能告訴他們,身為在中你的影迷會副會長,我一定要代替大家給你應有的關懷!」

怎麼越聽越像在立誓似的?

轉頭就說,「這醫院很一般呢,等下我就去找Uncle.Wang,我們轉去他醫院,那邊設備比這好多了!」

果然是白富美,金影帝感慨,拿手機飛快地碼著,〔不用了,反正明天就能出院,轉來轉去很麻煩,被媒體發現就完了。〕

「那你出院的時候告訴我,我來接你哦!」

 

鄭老闆走人的時候,鄭太太也小鳥依人地跟著過去了,當天晚上,小吳來了,一看他這副像是車禍後的尊容,嚇了一跳,問他怎麼回事,金影帝總不能說是因為看見某個人渣的身影導致的吧,況且那個所謂的身影極有可能是幻覺,他可不想被人抓去做精神檢定。

「說到底,還是你活膩了!」這是小吳的總結。

欺負人不能講話啊,〔我很珍惜生命的好吧?下次我醒目了,不會因為害羞而不要求用替身的,別人死總比我死的好。〕

「就你這思想,沒准是報應呢。」

〔別這麼說,像我這種良民都有報應的話,人類早就絕種了,重點是,我的糖呢?〕

「糖個屁啊,哪有人沒事拿藥當糖吃的?沒病都吃成有病了。」

〔我又不當Rapper,不習慣藥藥藥地喊,況且這叫以毒攻毒,都病入膏肓了,不控制一下精神狀態,我可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來。〕把手機湊到小吳眼前,一邊挑著他下巴,調戲良家青年應該就這樣的。

「你這表情動作,十足不良青年勒索小學生的樣子。」

〔法克!〕金影帝很淡定的用嘴型加中指。

「對了,我剛來的時候,看見門外有個男的走來走去,盯著你這房門的,該不會是記者?」

記者?消息都封鎖了,誰能越過鄭老闆這道防線啊,〔病友吧,你知道,明星就有這種煩惱,怎麼說我也是影帝對吧,可能是想要簽名又不好意思的!〕

小吳看不下去了,掏出一盒藥跟一盒糖給他,「說真的,別總靠這個玩意,有什麼事情記得找我,不要像以前那樣有亂七八糟的想法。」

金影帝飛快碼了一行字,〔我那不是想法,是在想之前已經行動了,其實就心緒不寧而已,哪個受過感情創傷的沒精神恍惚過?別在我身上用醫者父母心這套,我不想認你這個便宜老爹。〕

「不是看你這鳥樣,我還真想掐死你。」

金影帝很得意,〔我老闆掐這麼多年都沒弄死我,就你?〕

不得不說,金影帝這人真的看不慣別人對他好,就算啞巴了也要用文字把你氣成內傷,小吳自問是個挺成功的心理醫生,可最怕就遇上這種表面上看好得很的,把問題往死裡藏,最難解決。

  

吳大帥哥呆了沒多久就被他趕走了,繼續聽那貨念叨,耳朵絕對能起繭。到廁所把糖倒掉再裝藥,心裡踏實了,回到床上閒得蛋疼,金影帝只好躺屍,一覺醒來,居然是淩晨了。

恐怖片常演,半夜的醫院最邪門,金影帝總覺得自己八字陽氣夠足,絕對不會碰上那玩意,今晚就破功了,一打開門,旁邊椅子上躺著睡著的人是誰?瞬間忘了自己手腳剛動過手術,閃回房裡。

在床上翻來覆去,漫漫長夜無心睡眠,好不容易到早上,外面又打著雷,隨時暴雨的樣子,天亮不起來讓人特別鬱悶,又一個響雷,金影帝眉頭一皺,吃了顆“糖”,開門準備出去的時候,看見的是什麼?他認了,不過有點慶幸,原來不是自己精神有問題,而是十年沒見的人真的出現了。

「小在。」

聽眼前的男人這麼喊著,好像十年的時間不過就是一場夢,他叫什麼名字來著?記不清了,這麼多年刻意的抹殺總算有點效果。印象中,當初覺得這樣的稱呼格外親切,現在他只想打幾個字,〔還小?你還沒回答我問題吧?〕

「什麼?」

這人不長記性,〔忘了?我問你怎麼還沒死啊。〕這話讓那人看了,臉頓時一僵,接著才打了句,〔開玩笑的。〕

雖然他沒在笑。

反而男人尷尬地笑了,「你變了好多。」

〔多虧了你。〕如果不是這人,他怎麼會勾搭上鄭老闆?還真是多虧了他,〔你不是去美國了,回來探親?〕

「沒,是我爸公司,出了點問題,我打算回來自己創業。」

真夠委婉的,破產就破產吧,〔恭喜了,來醫院做什麼,看病嗎。〕

金影帝肯定不知道,從這男人出現在他眼前,他臉上就沒出現過笑容,對方看他這個表情,不知道怎麼應對了,「我只是擔心你,那個‥‥鄭允浩是你老闆對吧?你醒來那時,他沒讓我進來,我真沒想過你會當藝人。」

男人最後笑了笑,他看著這人的臉,突然發現,想要洩憤的感覺,並沒有想像中的強烈,〔你猜我怎麼進娛樂圈的?〕

金影帝直勾勾地把人盯著,眼看對方啞口無言,才在手機上打著,〔如果早知道,只要被自己最相信的人,狠狠出賣一次就能過上好日子,我應該會一早勸你再做得離譜一些。〕

「‥‥那個時候,真的很抱歉。」

〔別這樣,特別謝你讓我學會怎麼做人。〕金影帝笑,道什麼歉?

「那晚之後我根本找不到你,後來我被送出國了,根本沒辦法回來,這件事我愧疚了十年,請你相信我,我真的非常抱歉‥‥」

當然,犯了錯可以道歉,但別人不一定得接受,自己居然看上過這樣的貨色,真是無語,金在中點著頭,想轉身回房間,又被拉住,「當年我是真的喜歡你,是我錯,是我不敢承認,故意跟他們說些言不由衷的話傷害了你!」

這話聽得金影帝表情都變了,回頭瞪了那人一下,又是想當年,最不屑想起的當年,不過就是有錢少爺遇上窮小子,陰差陽錯混出個感情,最後被那群紈絝損友知道,又覺得丟人,就故意裝情場高手玩感情的狗血劇情,可感情這事,沒人玩得起!

「你知不知道,在那天中午,你跟他們說對金在中只是試著玩,沒想到他這麼容易上鉤的時候,在你說你講的一切金在中都會照做時候,在他們讓你約我晚上回學校,討論他們打算怎麼跟我“玩”的時候,我全部都聽得清清楚楚。可我還認為你不是那種人,結果,你竟然真的約我,明知道是個陷阱,還想著把我扯下去,我抱著對你那一點點信任回學校,最後被你毀得那麼徹底,現在你又想挖個坑讓我跳嗎?我還那麼天真的話,這十年不是白活了?」

金在中開口說著,聲音很沙啞,語氣倒是平靜,後來發生什麼事?不過是他跟那幾個雜種幹了一架,雖然被打得很慘,但對方也好不到哪去,離開的路上下起了雨,打著雷,手不是因為怕才發抖,只是心底壓抑停不住地顫,好像從那時候起就討厭打雷聲,特別討厭。

 

一心想著把這人打發走,偏偏這個時候又有第三者插隻腳進來了,是誰?那個過分熱心的鄭太太,鄭老闆就在後頭,導致最後都進了房裡。

「這位是?」看見陌生混血帥哥,鄭太太等著人介紹,看了看金影帝,金影帝默默在心裡表示不記得。

「你好,我是駱揚。」

哦,原來是這個名字。

「我是‥‥」

鄭太太話沒講完,駱先生就說,「我知道,鄭先生跟鄭太太對吧,你們婚禮的報導,我都在網上看的。」

鄭太太笑著,反觀一旁的鄭老闆,冷著臉,也不能這麼說,試問鄭老闆的臉幾時暖過?鄭太太似乎對這長著歐美范兒的高富帥很感興趣,「沒聽在中提起過你呢!」

「嗯‥‥我是小在的高中同學,很多年沒見了。」

「這樣啊,今天在中出院呢,你等下有事嗎?不如一起到我們家吃頓飯?」

駱先生聽了,看看金影帝,沒得到回應,倒是鄭太太,很熱情地邀請,最後‥‥

  

真的不要問他一個家常晚飯,怎麼會是這種局面,他可是病人,這些人就不能讓他心底輕鬆點?今天唯一出奇的就是,蕭大帥哥沒在,難道蕭逸缺席的飯局,金影帝早就看出倪端了,情路崎嶇的鄭老闆,真可憐。想著,金影帝伸手想去弄一點蟹肉來,本來左手就不靈活,然後還被鄭老闆瞪了。

對哦,不能吃海鮮,瞧一桌的好東西,他只能吃粥?

正惆悵著,旁邊的駱先生竟然把自己的盤子放到他面前,上面是切好了的雞丁,金影帝想都沒想,就把推回去了,眼睛往自己對面一看,鄭老闆餐盤裡有好吃的,於是眨巴眨巴地看,鄭老闆像是視若無睹,可過了一會兒,就淡淡地把自己的餐盤放到了金影帝面前,一看還多添了些胡蘿蔔。

胡蘿蔔?金影帝很討厭這玩意的味道,就算對傷口癒合有好處也不想吃,剛準備動手要把它弄走,對面鄭老闆手指叩了叩餐桌,這是一個警示,說明了就算死也得把這玩意吃下去,金影帝感慨,命真苦。

「對了,你們是高中同學,認識這麼久,一定知道在中家裡的事吧!他出道這麼多年,還沒聽他提起過家裡呢!他爸爸媽媽是做什麼的?」鄭太太滿懷期待問駱先生,駱揚確實知道不少,金影帝聽著就那麼一瞥,繼續吃東西。

駱先生還沒蠢到這種地步,就搪塞說,「我也不是很清楚呢。」

「在中以前在學校一定也很受歡迎吧?你給我說說好不好?」

「嗯,他很低調,平日很靜,學習很好,對誰都很有禮貌,做任何事情都很認真。」駱先生似乎真的陷進回憶裡了。

金影帝想裝作沒聽見,可面對鄭太太炙熱的目光,只好勉為其難地笑了笑,再怎麼好的人,現在連影子都看不見了,從前就是做人太認真,才被騙得那麼慘。

  

晚餐之後,鄭老闆跟金影帝在陽臺,抬頭明月光啊,不對,好像是床前明月光的,眼睛很心虛地看著月光,耳邊就是鄭老闆的聲音,說著,「什麼關係?」

鄭老闆果然不相信駱先生的話,唉,怎麼就不學學鄭太太,天真單純一點不好嗎?當然,金影帝還是堅持,〔老同學。〕

「嗯?」

鄭老闆又強調了一遍,更加言簡意駭,金影帝哪敢造次,只能說,〔他追我。〕

鄭老闆很平靜地回了句,「欠了多少?」

〔是他欠我!〕

「他還你,你不要?」

〔誰規定還你就得要?那麼多人愛我,我還一個個愛回去不是得累死?老闆,你能幫我把他弄走不?〕

「大概。」說完又補充了三個字,「他來了。」

猜下一秒鄭老闆怎麼著?沒錯,直接捧著金影帝的臉把人吻住了,動作堪稱快狠准!此時此刻,金影帝心裡仿佛有一萬隻草泥馬在疾命狂奔,天!幫他弄走那位元仁兄,需要用這麼絕的招?好歹他們是公眾人物啊,被傳出去了怎麼辦?

 

 

 

第2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允在 YJ 耽美 豆花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