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4

金影帝又煩惱了,身邊都是演技派,個個登臺能拿獎的料,這樣下去他還能活啊?再怎麼說他也是靠臉混吃的,常言道歲月不饒人,不先找後路就慘了,想著想著,駱先生臉帶微笑地出現,打斷了他思維。

「就知道你在房裡,怎麼不開燈?」

沒錯,金影帝是個對未來很有抱負的人,所以見過鄭老闆回來之後,在床上呆坐了好幾個小時用來思考人生,一轉眼又到了晚飯時間,駱先生又很貼心地把吃的送到他面前了,開了燈,金影帝瞇了一下眼睛,瞅了駱先生一眼。

「刺眼?那我調暗一點‥‥現在可以嗎?」

點頭,身處黑暗太久的人,通常不能接受光明。

「吃點東西吧,沒再燒了是不是?撞到的位置要不要拿熱毛巾敷一下?」

駱先生嘴巴就沒停過,有這麼熱心嗎?這不科學,在他的認知裡,只有一種人會表現得這麼積極,那就是拿錢辦事的人,想想看,把自己要伺候奉承的人看成一座金山,誰不積極?

〔有沒有興趣加入娛樂圈?〕演技挺好,真的挺好。

駱先生眼睛瞪得快掉出來了,因為金影帝把這句話亮在他眼前,見他反應不過來,又補充了一下,〔我想你演戲會比做生意更有一番作為,我當你經紀人怎樣?〕

「你真會開玩笑。」駱先生笑得好不自然,接著說了一大堆廢話。

〔其實娛樂圈從十八歲混到四十出頭才成功的人真不少,你才三十不到,按娛樂圈這尿性四十就能登頂的話,你少說也省下十幾年奮鬥,多划算啊!〕

看完這話,駱先生似乎並沒有比較開心。

看來,經紀人之路初戰就敗了,得另尋出路,〔瞧你害羞的,不想加入沒關係啦,反正我永遠是你的觀眾對不。〕

噢,上帝!多麼動人的情話!當然,因為駱先生只會演給他看。他才沒有拐著彎損人,不然駱先生怎麼會不懂他的意思?嗯,金影帝是個正直青年,一根腸子通到底的,拐彎抹角那麼深奧的事做不來。

駱先生這才笑得放鬆了些,讓他下來到桌邊吃東西,脖子上的項鍊一晃一晃,金影帝一手抓住,扯了一把,駱先生差點往他身上撲到,還好穩住了,但是似乎不願意動,就這麼撐著床沿不起來。

金影帝放手,把人推開,耍流氓一樣挑著眉,〔刻了誰的名字啊?秘密情人?〕

駱先生不講話,直接把項鍊拿下來,塞到他手上,「你知道的。」

他怎麼會知道?低頭一看,雪特!這都什麼玩意,為什麼刻的是他的名字?要不要這麼煽情!

「這些年我一直戴著,希望有一天能讓你收下,不要像當初一樣將它還給我‥‥」

他自問智商沒問題,還算挺聰明的,可駱先生這話他怎麼不懂了,這是人話?項鍊分明是不久前才注意到的。

「如果能回到那時候多好,當然,如果你能收下項鍊最好,你不知道我當時多受打擊,說什麼東西太值錢了不敢收,還說怕會被搶劫呢,明知道我特意訂做到你生日送你的。」駱先生笑得有點靦腆。

金影帝很認真地問,〔愚人節到了?〕

「啊?」

駱先生所謂的當初,肯定是十年前,可是他並不記得有過這麼一回事,必然是駱先生耍人,太調皮了,〔討厭,人家早長大了,別總是騙人行不行,這項鍊我真沒見過。〕

駱先生難以置信,「你在說什麼?」

他在說什麼?艾瑪,駱先生的演技好得差點讓他以為自己病得那麼嚴重,連這麼重要的事都不記得,〔對啊!開玩笑!聽說過嗎,得不到的總是最好的,我怕擁有之後就瞧不起它了,你還是留著吧。〕

項鍊放一邊,駱先生看著,有些話卡在嘴裡像是吐不出一樣,「小在,你是不是‥‥」

〔俗話說,距離產生美,我們這距離就挺好。〕眼看駱先生想靠近,急忙又增加幾個字,〔再遠點就更好了。〕

當下的好時機,金影帝還是發揮了他多年囤積不多的演技實力,上演了一出〔驚覺發現駱先生房卡竟然被遺留在床底下〕的失而復得戲碼,最後怎樣?當然是駱先生啞巴吃黃連似的把房卡收下,大家心知肚明怎麼回事了。

〔下回別弄丟啦!〕

如果說駱先生還能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只能說明他臉皮夠厚,很可能比金影帝都厚,很不湊巧的,駱先生果然是個厚臉皮之人,而那天之後,鄭老闆像是撞邪一樣,把金影帝當不存在,視而不見,在他眼前走過都絕對不會讓路的那種,金影帝無奈啊,不過就是怪他在蕭逸面前告密嗎,證據都還沒確鑿呢,就給判刑了。

  

日月如梭,金影帝身上的傷痊癒之後,聲帶也休養好了,聲音有一點點改變,不大,只是不像蕭逸了,也算是好事。其實他多想借休養之名再偷懶久一點,但大家都說金在中敬業,他能怎麼辦?打腫臉也得充胖子啊,所以他必須敬業!

要說駱先生,這段時間下來,都快成他專職保姆了,鄭老闆之前說幫他請助理,這下又省了。回歸劇組那陣子忙得天翻地覆,要趕落下的進度,都快把金影帝弄得過勞死了,莫非這要成為他的遺作?這不夠高端啊,他還沒演過開飛機,還沒掌握過全球經濟命脈呢,死得太草根了!都怪鄭老闆,對劇本挑三揀四的‥‥

白天不要講人,因為隨時說什麼中什麼,一個多月沒聯繫過的鄭老闆居然來電了,嚇得差點連手機都摔了,「哈嘍!老闆!」

「還知道叫老闆?」

久違鄭老闆冷到掉渣的聲音,真讓人心曠神怡,「怎麼能不知道,我沒取消來電提示功能!」

「連劇組鬧不和我都是從新聞上看見的,你一個電話沒有,翅膀硬了?」

艾瑪,這不是老闆在鬧脾氣才不去招惹的嗎,明知山有虎,還往虎山行?

這段真心話過濾之後,出口是這樣的,「最硬的當然不是翅膀,你懂的!老闆你業務繁忙,小的怎麼敢打擾,又沒話題,難道要關心你性生活和諧否?」

「你可以問。」

「那請問,老闆你行不行啊?」

「你覺得呢?」鄭老闆反問。

金影帝對答如流,「這得問蕭逸了!」

他說完,鄭老闆就不接話了,然後駱先生那貨又很殷勤地告訴他要開鏡了,只能跟鄭老闆收線,還沒發聲呢,鄭老闆就先開口了,「就這樣吧。」

「嗯,我要‥‥」

想說要去接著趕戲,鄭老闆直接打斷,「聽到了。」

再見都沒說就掛了,鄭老闆十年不變的惜字如金。

「小在,跟誰講電話?」駱先生笑問。

「我老闆,走啦!貢獻勞動力去。」把專線手機放一邊,駱先生肯定是第一次看見這手機出現,從他復工開始,鄭老闆這是頭一回給他來電,也難怪駱先生那麼好奇地看著。

  

 

每天有人死不出奇,每天有人出生也不出奇,出奇的是一個月後,鄭太太居然打電話告訴他說,「在中,我懷孕了。」

懷孕?鄭老闆好樣的,說是不碰不碰,還搞出人命來了!

「Wow!恭喜!是男孩女孩?雙胞胎?龍鳳胎?預產期什麼時候?」值得慶幸啊,鄭老闆後繼有人了,等等‥‥鄭太太的語氣似乎煩惱大於喜悅,難道她知道鄭老闆跟蕭逸的關係了?

「我‥‥」鄭太太欲言又止的。

「小老闆娘,你又胡思亂想了是不是,安心養胎吧,我忙完就去看你。」

「嗯。」

似乎鄭家人都有這種優良傳統,不說再見電話就收線,鄭太太聲音有點憂鬱啊,該不會這麼快就產前憂鬱症吧?鄭老闆肯定天天只顧著蕭逸忽略了老婆,真不稱職的老公。

  

等電影拍攝完成,沒過多久就開始宣傳期,到所有事情都告一段落的時候,前後近四個月沒見過鄭老闆,當然電影沒那麼快排到期上映,到了首映期還是無數的活動,想來就累死人,不過這都是錢,人活著不就是為了賺錢嗎。

鄭太太身為他的頭號粉絲,對他的行程瞭若指掌,剛在他閒點的時候就把人召喚過去吃飯了,這不得了,快四個月沒見的Boss,突然就要到他們家吃飯,金影帝有點緊張,因為不知道帶什麼伴手禮,最後叫人幫忙選了一大堆孕婦適合用的東西,反正鄭老闆什麼都不缺,有蕭大帥哥就夠了。

開門的是蕭逸,金影帝笑得無比燦爛就問,「鄭太太呢?」

幫他分擔了一部分禮物,笑說,「剛出去買東西,還沒回來。」

出去?挺著個肚子還那麼折騰啊,「老闆呢?陪她出去了?」

「允浩在樓上,公司剛來電話,他就到書房去了,先坐一下吧!」

看啊,這就是正宮的范兒,鄭太太在場都絕對比不上,人家蕭逸多自然,鄭太太都懷孕了還笑得出來,該說他大度還是怎麼著?想問蕭大帥哥怎麼這麼閒,聽說他電影剛殺青,按道理也是宣傳期,不過還是不多事了,在客廳“聽電視劇,看蕭逸講話”度秒如年,期盼已久的開門聲終於在他臉快笑僵的時候出現。

這麼久沒見鄭太太,沒有想像中憔悴的面容,懷孕的肚子也還不明顯,畢竟也才兩三個月,身後跟了一位保姆一樣的婦女,吩咐對方把東西拿進廚房之後,鄭太太滿臉笑容又很雀躍的飛奔過來,金影帝比她都怕,「別激動!小心寶寶!」

「沒事,寶寶強壯著呢!我想死你了!」

果然鄭太太還是鄭太太,虧他之前還擔心了一下,「你天天想著我,寶寶出生了長得像我怎麼辦?」

「那正好啊,我肯定更加疼他!」

我可不想被冤枉成“姦夫”‥‥

「你們聊吧,我上去看看允浩忙完沒!」蕭逸很“識相”地退了。

猜鄭太太抓著他聊什麼,全是懷孕的事,金影帝覺得自己現在頭上肯定有個“婦女之友”的光環,但總比面對蕭大帥哥強,畢竟鄭太太這種妹子他還是挺待見的。

  

「太太,飯菜都好了。」

剛才那位保姆過來說了這麼一句,鄭太太手一拍,「好啦!開飯!」

鄭老闆跟蕭帥哥還沒下來,「我上去叫他們。」

上樓在書房沒發現那兩位,找了一圈,當某個畫面出現在眼前的時候,金影帝覺得自己上來是正確的,他又不小心聽見別人小倆口悄悄話了,真不是故意的,只是他想開口喊他們之前就被某些話嚇得躲起來了,蕭逸說,「去哪裡註冊好?」

鄭老闆說,「你喜歡就好。」

「切,你還是快點離婚吧,有婦之夫!」

不勒個是吧!鄭老闆居然要做這種拋妻棄子的事?到時候鋪天蓋地的負面新聞,公司肯定被影響,他還有公司的股份呢,要不‥‥提前拋出去算了?

「在中!喊人都要這麼久啊!」

沒錯,鄭太太上來了,而且突然就出現了,這個時候金影帝看看她,再看看正摟著鄭老闆在親的蕭逸,連忙擋著鄭太太的視線,拉著她就往樓下走說,「我餓死了,別等他們了。」

鄭太太用奇異的目光看他,他只能笑著一邊冒冷汗,在飯桌旁坐下沒多久,鄭老闆跟蕭逸下來了,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坐下來吃飯,蕭逸給鄭老闆夾菜,好恩愛的樣子,金影帝食不知味,回想起剛才的畫面,心臟都快蹦出來了,估計鄭老闆的“選擇性無視期”又復發了,眼角都不瞄他,都不知道又哪裡得罪了他。

  

吃完晚飯,鄭太太竟然說她來收拾碗筷,把三個大男人趕去一邊看電視,金影帝心中一驚,上帝,這小公主也有變成賢妻良母的一天?想來想去坐不住,想要去觀摩一下,他才不會說是不想看著某兩位秀恩愛才走的,雖然他們也沒幹什麼,只是坐著而已‥‥

在廚房看著鄭太太洗碗,還真的很嫺熟的模樣,好像廚娘剛被鄭太太打發走了,「怎麼不讓廚娘洗?」

「本來想學做菜的,某人又不讓我動刀子,說危險,我就只好洗洗碗啦!」回頭看了金影帝一眼,接著又繼續洗碗,笑說,「那兩個傢伙,整天在一起都不膩!」

這話說的‥‥「什麼?」

「允浩跟蕭逸啊。」鄭太太笑著回答,過了一秒,很快地回頭看他,「天啊,你該不會還不知道?」

「知道什麼?」感覺,有什麼驚天大秘密‥‥

「他們倆是一對啊!」

是的,金影帝覺得事情來得太過突然了,「可是,你說你懷孕了?」

鄭太太不好意思地笑了,「本來想把孩子的爸爸介紹給你認識的,不過他臨時有事不能來,說起來還要謝謝蕭逸呢,沒有他,我不會認識這個人,更加不會發現真正的愛情原來是這樣的,之前我還覺得蠻對不起允浩的,剛發現自己有了寶寶的時候真的害怕死了,後來才知道,原來他跟蕭逸那麼多年的感情了,他能找回愛的人,我真的很替他高興。」

多讓人意外的一段話‥‥

鄭太太又說,「不過在中,我是挺驚訝的,後來我想了很多遍,怎麼看都覺得你跟允浩更有可能點。」

金影帝該怎麼辦?笑?

「別這個表情嘛,我知道你不會,我隨便說說!」

  

從廚房出來,看見了蕭逸,應該說蕭逸在等著他,肯定是聽見他跟鄭太太的對話了,「我要的只是允浩,小淩是個好女孩,我不會害她,只是幫她找了更適合的人而已,你不用擔心。」

「我看起來像很擔心?」

原來這就是全部的事實,鄭太太找到了真愛,孩子的父親另有其人,那人是蕭逸介紹給鄭太太的,鄭老闆跟蕭逸的關係她也知曉了,但居然沒人預先告訴他。被蒙在鼓裡的只有他,幾個月的時間確實足夠變得翻天覆地,誰叫金影帝那麼忙啊,與世隔絕的,難不成還讓人定期報告感情生活嗎,不怪別人,就怪自己知訊太落後了。

跟蕭逸擦肩而過,又被他抓住,「嘿!等等!」

手被一拉,揣著褲袋的手被順勢扯了出來,那盒糖都掉地上了,彎腰要撿的時候,有人比他快了一步,是鄭老闆,看來是一步都離不開蕭逸。

看著鄭老闆垂眼打量著撿起的盒子,記得以前說過他沒代言費怎麼還吃這玩意,可他就是戒不掉能怎樣,伸手去拿,沒想到鄭老闆捏著不肯放一樣,雙眼又死死地盯著他,只好用力把糖拽了回來,「謝謝。」

把糖揣好。

「不好意思,我家的煤氣閘好像沒關緊,先走了。」說完這句,金影帝直接出門,當然不是逃避,他需要逃避什麼?局外人而已。

  

幾天之後,有個稀客找上了門,金影帝開門那瞬間差點傻眼了,鄭老爺也會大駕光臨是何等的榮幸啊!

「您隨便坐,要喝點什麼?」

鄭老闆的面無表情跟鄭老爺如出一轍,不過鄭老爺更嚴肅就對了,這下鄭老爺說,「免了,我說幾句話就走。」

狗腿是少不了的,「嗯,您請說!」

鄭老爺歎了口氣,「允浩他,有離婚的念頭,你知道嗎?這是因為誰,我想你也心知肚明。」

「知道。」看來鄭老爺子早就知道蕭逸又跟鄭老闆好上了,可怎麼現在才找來?難道要找他去搞破壞?

「明白人講明白話,你跟公司的約期也快要滿了,我不打算讓公司跟你續約,當然,我知道世紀那邊一直想簽你,你可以過去,我擔保盛宇不會妨礙你的演藝事業,不過你得徹底離開允浩。」

嗯?沒聽錯?離開誰?

「不願意?別告訴跟我談什麼真心,你跟著他的時間也不短了,真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私下是什麼勾當?說白了還是錢,多少才夠,你開個價。」

哦!成了!鄭老爺以為他才是鄭老闆要離婚的罪魁禍首,看來他還不瞭解自己兒子啊,可是要揭穿嗎?不,怎麼成!鄭老爺跟鄭老闆哪個命長?不出意外的話肯定是鄭老闆活得更久,就算鄭老爺能保他平安也沒能保幾年了,得罪鄭老闆才是活膩了!

所以當下金影帝又決定把這死耗子吞了,起碼還能在鄭老闆面前逞英雄,就算最後鄭老爺會發現“真命天子”另有其人,起碼能擋一陣子了,於是說,「快別這麼說,沒公司就沒今天的我,做人要厚道,大老闆您不高興,直接說,我立刻走,合約我當然不會續,我走沒問題,不過除了我能決定的,其他事情我都說不準,你別怪我太直白就是。」

鄭老爺子盯了他一陣,最後點頭,「也好,乾脆點,大家都好辦。」

辦事就是講求效率,鄭老爺正事一談完就走了,金影帝剛把自家門關上,頭就撞牆上了,雖然不捨得用力,但還是氣自己又傻缺了,給錢幹嘛不要?

  

 

 

 

 

第1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